神庙雕直升机形 法老直升机困惑考古学家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7 05:25:32

在张新斌看来,关于河南人被妖魔化的诸多说法中,无论是“流民心态论”、“儒家文化积淀论”,还是“贫穷论”,最终都会落实到河南人是否遵守游戏规则的层面上来。另一个问题是,何种反歧视的方法更适应于当代生活?任诚宇相信,用法律和司法系统维护社会秩序会非常有效。张新斌则认为,建立一个良好的信用体制才会形成诚信社会,因为它的本质是监督,而非空洞的“教化”。

在任诚宇看来,他与同伴之所以决心打地域歧视官司,就是因为诉讼也是反妖魔化的方法之一,只不过与政府、媒体的两种反妖魔化有着路径上的不同。“法律有警戒意义,也有教化功能。”他说,“我们至少可以通过这个官司明确地告诉公众,地域歧视就是违法。”

这“第三条道路”被民间舆论认为是“先进的法律手段”,更具有“政治文明”的色彩。任诚宇和李东照本来希望在这条道路上走得更远,比如通过案例,催生一部“和解与反歧视法”。任诚宇解释,“一部好的法律可以解决任何其他途径都解决不了的问题。”

这个目标还有些遥远,不过任诚宇很有信心。“我们必须现实一些,”他说,“在政治文明的道路上,我们肯定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来源:南方周末

在101国道沈阳道义开发区路段,名为“星星旅店”的小旅馆正门上,贴有一张告示:“正规旅店,守法经营,没小姐,请勿打扰休息。”

“正是这两个规定,使我们流失了很多客人,”旅店一名女负责人说,“但我们确实不愿像其他旅店、饭馆那样毒害大学生!”

“星星旅店”距离沈北大学城仅仅百余米,按照该负责人的说法,近两年,经常有陌生男女来旅店询问是否提供“小姐”,是否可以联系嫖客,甚至偶尔会有大学生模样的人。

据了解,在大学城周边,有百余家小旅店、小酒店将其包围,其中有多数旅店、饭馆都藏有暗娼,这些暗娼对大学城里的学生们产生了相当大的冲击。

“这些白天不营业的酒店里,都有‘小姐’,她们晚上卖淫白天休息……”

由于时值假期,校园内基本见不到学生的身影,但在这些学校附近,却可以发现有多家酒店、旅馆、小吃部正在营业。

这些酒店有的挂有牌匾,有的干脆没牌匾,只在窗户上贴着“炒菜”的字样。

记者粗略统计,这些酒店、旅馆的数量达到百余家,分别坐落在文大路、沙平路和101国道上面,而沈北大学城刚好被这3条公路团团围住。

记者试图进入文大路上一家名为“××缘”的小吃部,但在多次敲门后,却发现房门已经从里面反锁住,无人应答。

记者来到附近20米处的“夜××”酒店,在多次敲门后,屋子里传出一个懒洋洋的女声,“白天不卖,不知道啊?”

一家便利店的女老板听到此问题时却反问记者,“你没来过这里吧?”她让记者随便叫辆出租车,“问问司机就知道了……”

2月8日上午,记者在铁西新区一名出租车司机那里得到答案:“这些白天不营业的酒店里,都有‘小姐’,她们晚上卖淫白天休息……”

按照该司机的说法,这里的暗娼现象早已不是秘密,一个“找靓妹子,去大学城”的顺口溜在沈阳的司机们之间口耳相传。

另一名出租车司机刘某,对这里的暗娼活动更为熟悉,“101国道上的‘××酒店’有5个‘小姐’……”他甚至能准确说出大学城周边部分暗娼的分布。

半天之内,记者在多名出租车司机那里都得到证实,这里的小酒店里多数都藏有暗娼,这些酒店都是白天闭店,晚上生意兴隆。

饭馆都挂上了粉色的霓虹灯,大一些的酒店门口,停着多辆出租车、面包车。

2月8日20时,记者再次来到文大路,此时很多酒店、饭馆都挂上了粉色的霓虹灯,敞着门营业了。

几家大一些的酒店门口,还停着多辆出租车、面包车,其情景与白天时的门窗紧闭大相径庭。

记者随后进入了一家没有牌匾的饭馆,一铺大炕上,三女一男正在搓麻将,地中央还站着一男子在抽烟。

男子说完让炕上的女人全都站到记者面前,然后让记者随意挑选。“中意的你就领到后边的小屋里去,小屋很僻静,保你没事儿,”男子说:“再说了,就算被人发现又能咋的?我没点能耐能干这个吗?”

西走10米,记者进入另一家名为“××香”的酒店,老板娘发现记者一行多人后赶紧表示,“妹妹们回家过年去了,我给你们借几个去!”

趁着老板娘出去的当口,记者在酒店里发现,有多处暗房藏于酒店中,如果不是内部人,应该很难找到……

在沙平路和101国道,记者又相继进入了10余家酒店,发现里面无一例外全部藏有暗娼,平均每家都有3~5名。

零时以前不会出台,不是熟人不会出台;“有人自称是学生,在这里谁也不会说真话!”

为了调查这些暗娼是否对大学生的生活产生了影响,记者决定约出一名“小姐”了解详情,但5家酒店给出的回答都是“我们的‘小姐’不出台”。

在一名出租车司机那里,记者了解到,并不是这里的“小姐”不出台,而是“小姐”出台有两个规矩:零时以前不会出台;不是熟人不会出台。

零时30分,在101国道上的“××缘”酒店,在这名出租司机的帮助下,本报两名记者以300元的价格约出了两名“小姐”。

根据她们的说法,在这里卖淫,1小时的价格是70元/人,老板从中提成20元,如果吃饭,一顿饭的价格是100元(仅包括4个简单的菜,如花生米、拍黄瓜、豆芽菜等),如果领“小姐”出来包宿,一宿(时间是零时~3时)的价钱是150元/人,老板从中提成50元。

一名“小姐”表示,这里的暗娼现象至少5年,其中的卖淫女多数是偏远地区的农村女子,嫖客可就来自四面八方了,外地慕名而来的也有不少。

至于卖淫女中是否有大学生,该“小姐”表示,“这我也说不清楚,有的人为了吸引嫖客,于是就自称是大学生,有的看上去也挺像大学生,反正在这里谁也不会说真话!”

“站在远处蹲坑,发现有嫖客进入时,就赶紧出击……”但仍旧存在暗娼现象。

记者了解到,在不久前召开的辽宁省政协九届四次会议上,曾有政协委员提出过类似方面的提案———

道义地区现有大学院校5所、院校学生7万余人,教职员工8000余人……所处的地理位置和人员构成的成分比较复杂,外来人口较多,社会治安秩序混乱,防控能力较差……政府及公安部门是否可以在可能的条件下,适量增加道义地区的防务警力,加强社会治安防控能力,以维护社会稳定。

当记者把该提案告知大学城周边各个村委会相关负责人时,他们一方面表示赞同,另一方面又向记者大倒苦水。

文大路有一路段在沈阳市皇姑区三台子街道方溪湖村辖区内,方溪湖村治保主任曹永林告诉记者,文大路在村辖区内有1.5公里长,这一路段是暗娼较多的地方,最多时马路两旁有17家小酒店,几乎每家都藏有多名暗娼。

曹永林曾配合公安部门对暗娼进行过查处,“我们站在远处蹲坑,发现有嫖客进入时,就赶紧出击……”

但曹永林表示,现在仍旧存在暗娼现象,“这些暗娼对村民、附近的学生肯定会造成影响……”

沈阳市于洪区造化乡旺牛屯村村主任兼治保主任陈德权也表示了同感,沙平路有一路段经过旺牛屯村,在这条近1公里的路段上,最多时有近20家小酒店,也是每家都藏有暗娼。

沈阳道义开发区正良新村村民委员会治保主任董洪海也是一肚子苦水,“暗娼现象确实存在,在正良新村辖区内的101国道上,有40余家酒店在经营,不敢保证说没有暗娼……”本组稿件由本报记者萧暮宇采写

2月11日,记者联系到了大学城里一所高校的学生处负责人,并向他了解了大学城附近的暗娼现象。

“这里属于城乡结合部,自从各个学校陆续搬来后,这个地区开始变得繁华起来,因此就衍生出许多餐饮服务场所,渐渐的,大学城就被包围了。

“对于部分酒店里的暗娼现象,学校有规定,一旦有学生涉足这些场所,学校肯定会予以开除处理。

“到目前为止,我们学校还未发现有学生违反规定的,但即使如此,我还是不敢完全保证就没有学生涉足这里。毕竟学生们还都是孩子,他们的想法还很单纯,而这些暗娼,无疑会影响到孩子们的世界观、人生观。

“学校就要开学了,每年的这个时候,都是这些旅馆、酒店生意兴隆的时候,我希望相关部门能够加大对这些暗娼的查处力度。”

由于时值寒假,大学城内的学生们均已放假回家,经过努力,记者联系到了两名在校大学生。

学生甲(女):我是住宿生,刚一入校,我妈就告诉我平时别乱往校外跑,所以我根本没去过你说的那些旅馆什么的。我们班有一些家境比较差的同学,但我没听说过有去那里打工赚钱的,不过,倒是有一些处了朋友的男女同学一起去附近的旅馆过夜,我还听说过一些同学结伙在附近的什么地方看黄色录像。

学生乙(男):那些地方我倒是听说过,以前天热的时候在门口也看见过,主要是有些女的穿成那样的,一看就不是太正经的人。我没去过,但这种事有很多同学都知道,据我所知,有个别同学去过那里,男女都有。其实,学校周围的这些小旅馆,确实对我们诱惑挺大的……

广东佛山市区的燎原路一带曾经是暗娼活动猖獗的地方,当地有市民甚至称这条路为“暗娼一条街”。

当地警方曾多次清查打击,但是由于警力不足、收集证据困难等原因,收效不大。每次民警清查后,这些涉嫌从事色情活动的女子又会卷土重来。

为此,警方在燎原路上安装了8台电视摄像镜头,对燎原路上的各个路段实施24小时监控,一旦发现有可疑人员,可以立即出动。

警方称,这些通过电视监控镜头拍摄到的画面还可以作为证据,希望从根本上扭转燎原路暗娼扰民、屡禁不绝的状况。此做法曾引起社会广泛讨论,有的认为可以有力地打击暗娼,也有人认为这对没有从事暗娼活动的行人来说是种人身权利的侵犯。综合

中国驻卡拉奇总领事孙春业在接受新华社记者电话采访时证实,6名来自中国安徽合肥一水泥厂的中国工程人员当天乘一辆客货两用车外出,当车行至距俾路支省首府奎达东南的胡布镇时,一名持枪歹徒将车拦住,并从车子正前方向车内开枪后逃跑。车内6名中国人中的3人和巴基斯坦司机被打死,另外3名中国人幸免于难,也没有受伤。

新华社驻巴基斯坦记者在接受晨报采访时说,事发时间在当天下午。目前巴基斯坦警方已着手调查,但遇难中国工程师的姓名和具体身份还不清楚。(编者注:最新消息称在巴基斯坦遇袭身亡的中国工程人员身份确定)

卡拉奇是巴基斯坦重要港口城市,位于南部的俾路支省。俾路支省首府奎达的警方负责人佩瓦兹·扎合尔说:"这是公开的恐怖主义行为。恐怖分子杀害了前来帮助巴基斯坦的无辜中国人。"

据卡拉奇警方透露,3名中国工程师遇害地点位于靠近卡拉奇的哈伯镇,他们为当地的一家水泥厂工作。

俾路支省是位于巴基斯坦最西部的一个省,面积广大,但人口稀少。一直以来,该省部落冲突和恐怖活动都相当频繁。宣布对此事件负责的"俾路支解放军"称,他们在为当地俾路支人的权利"战斗",以抗议政府"剥削"他们的土地。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