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色情女星当选地方议员 女友忆其学生生活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4 04:38:47

这位一贯善于活跃气氛的部长当时却显得很沉重,他呼吁,和“经济”这条腿相比,“社会保障”还是条短腿,老龄化、矿难抚恤、退休人员医疗、失地农民保障,需要公共财政拿出更多的钱来支持。

3个月后的今天,从山西省委书记任上接手劳动社保工作的田成平,将面临这一系列让郑斯林感到沉重的话题。

郑刚接手劳动和社会保障部部长职务时,将再就业问题作为着力点,提出确保实现中央提出的城镇净增就业800万人以上的目标,完成下岗失业人员再就业400万人以上的任务,将城镇登记失业率控制在4.5%。

身高一米七六的郑斯林幽默风趣,常开玩笑说自己是“南方人却长一身北方相,南方人却操一口北方腔”。香港媒体经常报道郑斯林英文了得,在“两会”的记者会,他会不时穿插几句英语。

谈及一次悉尼市长向他抱怨多达十几人失业时,他用英语说:十几人在中国只相当于一个“小型足球队”,引起全场大笑。

在担任中央企业工委副书记时,他曾经毫不隐晦地批评一些企业领导干部惯于发号施令,耍“老板作风”,喜好交际应酬,在房子、车子等待遇上搞攀比,追求享乐,以致走上犯罪道路。

接触过郑斯林的人都评价他很实在,他说自己在工厂干的时间较长,又是技术干部出身,喜欢干脆,不喜欢拖泥带水,也特别讨厌虚言假套,搞小聪明。

相对于讲求实在的前任郑斯林,新任劳动和社会保障部部长田成平流露出些许诗人气质。

2004年5月4日,时任山西省委书记的田成平在一份气象报告上批示“一雨人心定,歌声四野闻”,感谢气象人员为人工增雨所做的工作。

在5年前接任山西省委书记后不久,他在接受采访时曾指着墙上的一幅山西地图说,山西的版图像一枚树叶,更像一艘希望之舟,省委、省政府一定要高高扬起结构调整的风帆,带领全省人民驶向新世纪的彼岸。

身为产煤大省的首脑,除致力于经济结构调整,田成平也多次出现在矿难现场。

2002年5月山西省运城富源煤矿非法私自开工生产,发生瓦斯透水事故,矿长隐瞒不报。田成平在省委常委会上说,出了事故,一定要边抢险边报告,不能等搞清楚了才报告,对运城事故一定要彻查严办。

他很气愤:运城富源煤矿的事故现场调查组,几天之内情况说不清楚,而现场的记者却很快搞清了事故的真相,遇险者姓啥叫啥,名单都有了。

当年6月,在繁峙县义兴寨金矿“6·22”特大爆炸事故现场他痛斥发生事故后“黑心”矿主隐瞒不报,并且转移尸体、焚尸灭迹的严重犯罪行为。他严厉批评了基层一些地方在抓安全生产中存在的“口上喊得响、行动不落实”的现象。

在7月1日上午召开的山西全省领导干部会议上,中组部副部长李建华对由省长转任省委书记的张宝顺这样评价:“他思想敏锐,知识面比较宽,适应能力强,广泛团结同志,作风民主,原则性强,公道正派,在廉洁自律方面能起表率作用,在干部群众中有较高的威信。”

兼具中央和地方党政工作经验的张宝顺,以谦和、务实、平易近人的作风赢得了当地的良好口碑;而几年的磨炼也使他弥补了地方工作经验的断层。特别是他担任山西省长之后,在经济结构调整、财政收入增长、发展循环经济、解决环境污染等方面,都有显著的政绩。

2004年1月12日,是山西省代省长张宝顺上任的第一天。上午8点,在省政府与机关干部见面后,就匆匆赶到正在举行的全省煤炭工作会议现场。

张宝顺的开场白这样讲道:我是带着喜忧参半的心情来参会的,喜的是刚刚过去的2003年,山西煤炭工业经济取得显著的成绩,忧的是煤矿安全生产不容乐观。

当地媒体说刚上任的张宝顺既“亲民”又“拒人”:长期在中直机关工作的他养成了不愿让人称呼职务的习惯,坚持让人叫他“宝顺同志”;他“约法三章”,个人绝不审批重大项目、重要资源和大数额投资,绝不为任何亲友来山西经商、投资、承揽工程等打招呼或写条子,绝不搞权钱交易。

在山西政坛,他倡导的“三不”会风相当知名:“能开小会不开大会,能开短会不开长会,能用其他简便方式就不开会。”

气质平易的张宝顺其实颇有个性。今年春节过后的第一个工作日,省去寒暄,省长张宝顺直击时弊,提出“三戒”,向各部门一把手打招呼,敲警钟。

一戒督查变扰民。张宝顺说,加大行政督查力度存在过多过滥倾向,督查员爱使“剃头匠”的功夫,动辄各地市“平推”一遍,动辄把市长、副市长喊出来,人家不抽出身来做汇报、陪你几杯酒,你还不高兴,给人家打低分。

二戒审批变寻租。张宝顺批评“寻租行为”是典型的“没出息”,胸襟狭窄,器量不大。

三戒配合变扯皮。构建和谐社会要从构建“和谐班子”做起,省政府党组一班人要相互补台,“任何部门都不能干关起门来走窗户的事情”。

负责煤炭大省,必须面对矿难难题。今年2月24日,张宝顺批示:阜新孙家湾特大矿难震惊全国,国务院已初步进行了严肃处理,我省当引为鉴戒。

但在3月9日,吕梁交城县香源沟煤矿发生的瓦斯爆炸事故造成29人死亡,3月19日朔州市平鲁区细水煤矿发生瓦斯爆炸造成了72人死亡。

在调任山西省委副书记、并提名为山西省省长人选的消息宣布前两天,于幼军才率领湖南省政府代表团从美国归来。在招商引资领域深有作为的于幼军,用他最擅长的方式,为工作了两年的湖南留下依依惜别的礼物。中组部副部长李建华代表中央对于幼军的主要评价包括思想解放,接受新事物快,有开拓创新精神。

7月2日,在山西,于幼军承诺,要把这些年来在广东、深圳、湖南工作期间和港、澳、台工商界建立起来的人脉关系、合作伙伴带过来,促进山西经济更快发展。

51岁的于幼军是中国地方干部中的政治明星。曾任广东省委宣传部长,任职期间,南方报业集团得以飞速发展,其开明为粤媒熟知。此后,于任深圳市长。2003年5月,他从东南沿海来到经济相对落后的中部省份湖南,担任湖南省委副书记、常务副省长。

对于幼军来说,山西和他以前经历的地方有着不同的风土文化,而观念保守是包括山西在内的中西部省份的特点,于是否可以以其“开明”、“开放”给山西政坛带来新的气氛,山西人多有期待。

据《瞭望东方周刊》了解,于幼军赴任山西,山西干部普遍表示欢迎。一位从事对外贸易的干部说,于幼军是山西多少年来从沿海开放城市过来任高官的第一位官员,期望能给山西带来新的活力,把发达地区的经验和干劲一起带到山西。

于幼军在湖南省政府主要主管经济与财政,很大精力放在招商引资上。他到任湖南后一段时间,让人印象最深的是,当地媒体经常刊出他会见世界知名企业家的来访消息,给湖南添了不少人气。这些企业家多是他在广东任职期间的朋友,于鼓动他们来湖南投资。

湖南近两年每年在深圳、香港分别举行大规模的招商引资洽谈会,于幼军都扮演了穿针引线的重要角色。

被公认为交际手腕一流、在商界极有人缘的于幼军,演讲时往往一语中的,同时又不失幽默。他出席湖南永州市的招商活动演讲时,突然一瞪眼对当地官员说:“不要东张西望,要懂得在最好的地方找全球合作伙伴,要南下,到广东走走看,到香港招商引资。”

不少与于幼军熟识的香港记者,即便在他任职湖南后,仍旧习惯把他看做“深圳前市长”。的确,在深圳推行决策、执行、监督“行政权力三分”改革试点,与网友我为伊狂见面探讨“深圳是否被抛弃”,这些做法让人们熟悉了于幼军的开明务实。

他说深圳的经济发展已走上轨道,可以“长袖善舞”;湖南经济落后,百废待兴,所以要“闻鸡起舞”。许多在珠三角尤其是深圳一点就透的道理,在湖南却还要反复做工作才能为人接受,有时令他啼笑皆非。

他希望引导湖南的青年不要千军万马争做“大官”,而是将聪明才智用于发展经济上。

一位湖南干部说,由于不同一般的身份,他对湖湘文化的褒贬让人过耳难忘,虽然他离任湖南,但这些话将留给有心的湖南人久久回味。-

吴爱英的从政生涯起步于公社党委书记,此后15年在山东省共青团、妇联部门工作,1993年后任山东省副省长,5年后任山东省委副书记,2002年起任山东省委副书记、省政协主席。2003年11月,她带着正部级职衔调任司法部副部长,这种“高职低任”的情况并不多见。

江苏人郑斯林在辽宁工作了22年,在陕西省当了4年副省长,随后任对外贸易经济合作部副部长1年,1994年回到老家江苏,任中共江苏省委副书记、省长到1998年,之后以正部级身份任国家经贸委副主任,中央企业工委副书记。2003年成为新一届政府班子的劳动和社会保障部部长。

一直在北京企业及区委工作的田成平,1988年由北京西城区委书记升任青海省委副书记,在青海一待10年,1998年从青海省委书记调任山西省委书记。任内7年,先后有孙文盛、刘振华和张宝顺三位省长与他共事。

张宝顺有23年的共青团及青年工作经历。1982年他当选共青团中央书记处候补书记兼工农青年部部长时,同届的书记处书记有胡锦涛。1993年,他开始了在新华通讯社8年的副社长生涯;2001年赴任山西省委副书记、省委党校校长,2004年任山西省省长。

今年满50岁的于幼军说,孔子说“五十而知天命”。什么是天命?天命首先是人民意志、人民利益。“金奖银奖,不如群众的夸奖;千碑万碑,不如人民的口碑”。坚持把“以民为本、民为父母”的理念贯穿于工作的各个方面;自觉把与人民群众利益的密切程度作为各项工作轻重缓急的首要依据。■

新华网7月13日消息新加坡“联合早报”近日发表陈鸿斌的文章,认为日本处于“对华心理调适期”,预计这种调适期会持续很长一段时期。在这段时期,日本是很难理性地制定对华政策的。朝野共同发泄对中国的不满情绪,与中国对着干,借题发挥,小题大作,各种以前很难看到的现象,如今接二连三出现。小泉连续参拜靖国神社,就是其中的典型事例。因此中国必须有足够的思想准备,并在这段时期相应制定正确的对日政策,这样才可能形成一个有利于中国发展的周边环境,不能让日本阻挡中国的发展步伐。

这两年的中日关系真是进入“多事之秋”,除了历史问题成为一个无法解开的“死结”以外,领土争执和东海围绕天然气资源的划界问题,也困扰着双边的关系。

中日关系出现目前这样的局面,当然有各种偶然因素的作用,如小泉连续参拜靖国神社等。但更重要的是必然因素的作用,这主要是随着中国的和平崛起,中国的国力明显提升,国际地位显著提高。

而作为经济大国的日本,经历了泡沫破灭后十余年的徘徊,国际地位相对下降。如今虽然中国的国内生产总值还远不如日本,但只要中国的政策不发生变化,抓住战略机遇期全力发展和自我提升,则中国超过日本不会是太遥远的事。对如此这番力量对比的剧烈变化,日本从决策层到普通公众都缺乏思想准备,他们也很难接受这一现实。

日本通过1868年的明治维新这一改革运动后来居上,跻身世界强国之林。从此之后,日本的国力始终在中国之上。即便在战败后日本成为一片废墟,但凭借雄厚的工业生产基础和在世界名列前茅的教育水平,日本很快便得以复兴,并在1968年就确立了世界第二经济大国的地位,而中国那时还处于10年动乱中。

中国实行改革开放以后,日本率先向中国提供了日元贷款。这当然在于感谢中国政府在两国关系正常化之际放弃索赔,很显然日本也不愿看到中国经济崩溃。

然而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日本根本没想到如今风水会转到中国这边来。从1989年中国发生政治风波以来,日本的一些反华学者和政论家就一直在唱衰中国,各种版本的“中国崩溃论”不一而足。然而中国却奇迹般发展和壮大起来。去年中国的外贸总额居然超越日本,跃居世界第三,今年的中日贸易额很可能超过日本与美国的贸易额。去年,大陆加香港的贸易额,已经跃居美国之上。

虽然日本的外汇储备仍位居世界第一,但中国去年一年就猛增超过2000亿美元,增幅在日本之上。而在中国改革开放之初,外汇储备一度还是负数。至于上海和深圳等港口的集装箱吞吐量,日本的东京和横滨等港口都望尘莫及。

虽然中国经济在今后的发展过程中还将面临许多问题,但中国的增长潜力和前景毕竟是日本所无法比拟的。一些初到中国的日本人,在上海外滩看着对岸的陆家嘴,怎么也想不通这情景怎么会出现在中国。因为中国曾经是连续多年接受日元贷款最多的国家(2003年刚被印度超越)。考虑到20几年前提供日元贷款的背景,如此巨大的反差使日本人很难接受。

目前日本对中国正处于一个心理调适期,预计将会持续很长一段时期。在这段时期,日本是很难理性地制定对华政策的。朝野共同发泄对中国的不满情绪,与中国对着干,借题发挥,小题大做,各种以前很难看到的现象,如今接二连三出现。小泉连续参拜靖国神社,就是其中的典型事例。

中日之间在历史认识问题上发生争议,远非始于今日,在1980年代就出现了这样的问题。但那时只要中国高层领导人(主要是邓小平)一发话,对方马上就会采取一定的措施来平息事态,如免去在历史问题上大发谰言的政客的职务等。

当时的日本政府之所以能这么做,并非是其时的日本政府领导人在历史问题上具有正确的认识,而是在其时的日本看来,对中国做出一点“让步”也无所谓,因为双方根本不在同一条起跑线上,日本有足够的“让步”余地。

目前韩国在严厉清算日据时期的“亲日分子”的行为,个别政客甚至因父辈的这类历史问题而背上沉重的包袱,同时韩国官方和媒体对小泉参拜靖国神社的举动也始终予以严厉抨击。但日本在这一问题上显然对中国和韩国采取了双重标准。只要中国官方对这类问题一表态,日本马上会强烈反弹,但对韩国的指责不仅熟视无睹,去年以来日本全国各地还掀起了“韩流”热潮,韩国的电视剧在日本长时间热播,其主角更是成为日本中年妇女的偶像,以致小泉访韩时也要求一见。

很显然,这无非是因为在日本看来,韩国国力不对日本形成任何威胁,日本大可不必加大双方在历史问题的对立程度,日本国民也不会因此对韩国产生反感。所以1998年金大中访日期间,日本就在文件上向对方表示了歉意。

但对中国就完全不一样了。在日本看来,中国在历史问题上不断“敲打”日本,就是在有意识地打“历史牌”,就是为了压住日本。日本若按照中国的要求在文件上道歉,就会在中国面前永远“抬不起头”,留下无穷后患。

中国越是强调参拜靖国神社的举动会伤害中国人民的感情,日本的右翼政客就越要这么干。他们这么做,一方面是得到某种心理宣泄,另一方面是借此来干扰中国,不让中国顺顺当当地发展。

这两年来日本在《防卫白皮书》上强调中国的威胁,联手美国制约中国,在台湾问题上不时做一些小动作(如允许李登辉访日),甚至反对欧盟对华出售武器,都是出于同一个目的。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