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场:梦幻舞步也晃不掉姚明 姚氏火锅送绿衫军中锋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8 19:30:49

“一旦规定放松,基金投资权证除了法规规定的投资比例之外,基金不会大规模持有权证,业内一般认为也就在3%-5%左右,这个持有比例主要是基于风险考虑。”华泰证券研究所产品设计主任张松林说。

对于这种高风险的产品,是不是各种类型的基金都能进行权证交易,还是只限定在高风险的股票型基金上?第一创业证券咨询部经理钟建辉表示:“基金在权证上的投资比例,应该是根据基金自身特点来决定。”

据一位参加了投资权证座谈会的人士介绍,对上述问题在会议上并未形成一致意见。

深圳一家基金公司投资副总监告诉记者,希望关于权证的办法能尽早出台,以吸取上次短期融资券的教训。“由于货币市场基金一直不允许投资短期融资券,大家由于害怕违规,都不敢买。后来在结束认购短期融资券的最后一天,会里才口头通知可以投资,结果导致还是有部分货币市场基金经理没有来得及购买。事实上正式的办法一直到本月初才出台。”

据与会人士介绍,除了法律障碍问题,多家基金公司都提到了完善风险控制。“投资者需要注意价格剧烈波动的风险、时效性风险和履约风险。权证交易某种程度上有较强的投机性,若是操作规则不规范和不透明,则容易被人利用,成为操纵市场股价的工具。”

对于这类带有杠杆效应的高风险金融证券产品,基金公司如何制定参与策略,控制风险是头等大事。基金在获配权证后,应该奉行被动持有的原则即持有到期行权,还是可以采取主动操作策略?据介绍,对这些问题在会议上并未形成一致意见。

据业内人士介绍,即使在美国等海外成熟市场,监管层对共同基金买卖权证的种类、额度等都有严格限定。海外共同基金通常只有在持有股票现货的情况下,才能持有认沽权证,用于对冲风险。而且,基金购买权证的种类必须与所持有的股票有对应关系,以确保不是用于追求利润的目的。

“对于基金投资权证的风险,关键要看投资比例和权证自身的流通性,比如指数化权证就比个股权证的流通性大得多,权证风险也更小。基金在买入某一股票时,如果再买入相关股票具有对冲性质的权证,可以用于平衡买卖股票的风险,但如果想把权证用于挣钱就存在比较大的风险。”深圳一家基金公司投资副总监表示。

据中金公司人士介绍,“我国证券市场曾有过短暂的权证交易历史。我国证券市场第一只权证是1992年6月沪市推出的大飞乐配股权证。其后,1994年深宝安公司也曾把配股权以权证的形式发送给流通股东。”但由于疯狂炒作,宝安权证行权价格远远高于股票价格,理论上已经一文不值,权证由此在国内无疾而终。

“目前,我国证券市场的参与主体当中,机构投资者已经占据了绝对的份额,投资者更为理性,疯狂炒作权证的历史很难重演。”中金公司人士如是称,“而近年来,股市的低迷导致市场的交易清淡,投资者交易热情降低,市场期待新的投资品种,扩大投资渠道。”

“权证主要是一个避险工具,是一种产品创新,绝对是一个好事情”,国信证券综合研究所特级研究员卢宗辉表示。

景顺长城基金副总经理岑伟昌也认为,国内可以发权证的公司不多,对市场短期的影响应该也不大。一旦引入权证,首先要做好投资者教育工作,其实并不会增大风险,只要基金公司有效控制权证的比重,做好内部风险控制。

“随着权证产品的日益丰富,开发以权证为主要投资目标的基金也会进入基金公司视野。”据一位基金经理介绍,香港市场就出现过专门的权证基金。

“一旦基金参与权证投资,基金市场以后的竞争会更加白热化,基金经理在投资组合、投资品种上需要更多的考虑,这取决于基金经理的实力。”卢宗辉称。

周五中午12:30,初二女生郑同学去曙光路上的少儿图书馆看书。正值中午,图书馆里比较空。存包的地方在地下室,她下去的时候,看到楼梯下面有个20来岁的男的,靠在一根白色柱子边,好像是等人的样子。

郑同学存好包,准备上楼梯时,那男的突然跑过来,冲到她前头。又突然转过身,在她胸口摸了一把。郑同学大叫,男的头也不敢回,迅速逃了出去。

“我不知道这算不算性骚扰?这个男的不只我一个人碰到过,我好多同学也碰到过的。以前,他在文二路图书大厦那里,乘机拿胳膊碰女生胸部,对象也都是初中生和小学生,我身边就有三四个女同学,被他欺负了。”郑同学说。

2003年9月6日,在文二路图书大厦看书的李小姐,被一个30来岁、有点秃顶的男人连续撞了两次胸部后,开始悄悄盯着他。结果发现,哪儿女孩多,这个男的就往哪儿挤,而且专门用胳膊肘去碰人家女孩子的胸部,被他欺负的大都是十几岁的女孩子。

郑同学说,这次骚扰她的男的1米68左右,瘦瘦小小,短发,穿白色T恤、蓝色牛仔裤,提醒大家去图书馆、书店时要留意了。(记者殷志艳都市快报)

另外,在刚刚过去的7月底,中科健及其22家关联企业实行债权银行银团重组达成框架性协议,中科健对关联企业的14亿担保被全部免除。

8月10日,中科健董事长郝建学和总经理王栋在上海接受了本报记者的专访。

据悉,2004年度,中科健实现主营业务收入17.27亿,实现主营业务利润2873万,其中营业费用、投资损失和营业外支出达到14.6亿元。

“中科健经营性亏损并不大,只有7000万左右。”郝建学说,“造成巨亏的原因,是计提了多项减值准备”。

其中,包括应收账款和其他应收款在内的坏账准备7.53亿,存货跌价准备3.18亿,长期投资跌价准备8700万元,固定资产减值准备3987万元,无形资产减值准备593万元,以上合计12.04亿元。这12.04亿被全部计入相关费用类账户,冲抵利润。

“在上述12.04亿之中,中科健对关联方(注:22家关联方将组建成新智雄集团)计提的减值准备共计9.83亿元。”王栋说。

除了八大减值准备之外,截至2004年12月31日,中科健为非关联方提供担保累计4.6亿元,鉴于深圳石化工业集团、深港工贸有限公司等公司财务状况恶化等原因,按照担保额部分或者全额(计提比例分别是100%、50%和25%)计提负债,累计达2.08亿元。

但对于八大减值准备的计提,尤其是占比较大的坏账准备,引起了会计师的关注。

在应收账款中,计提准备之前的数字是7.47亿,按账龄划分,一年以内的占到近80%,根据会计处理原则,如果按照账龄计提坏账的话,账龄在3到4年的才能计提60%,其后累进。

对此,王栋解释说,在中科健资金链断裂之后,中科健的关联方企业资金链也完全断裂,因而在应收账款总额占绝大比例的关联方应收款项面临无法回收的境地,必须按照高比例计提。

据记者了解,一份于5月初拟定完毕的债权银行银团重组框架协议,在经过3个月马拉松式的谈判之后,终于在7月底等到了收获期。

记者辗转获得该份重组框架协议,在总计15条款之中,最为关键的第一条详尽描述了银团重组的五大基本原则。

其一,将中科健股份公司及其22家关联企业进行拆分,组成中国科健股份有限公司、深圳新智雄集团公司两大集团进行银团重组;

其二,中科健股份公司继续承担自身原有银行负债并负责偿还,原有银行贷款担保方式不变;

其三,中科健股份公司继续承担自身原有对科健关联企业外的担保或有负债;

其四,由科健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深圳科健营销有限公司、深圳智雄电子有限公司等总计22家中科健关联企业组建深圳新智雄集团公司,统一对上述公司资产进行处置与整合并组织偿还上述公司所欠银行债务;

其五,深圳新智雄集团公司所属22家中科健股份公司关联企业原有银行借款担保方式相应调整为深圳新智雄集团公司资产抵押、股权质押及第三方上市公司担保。

按照上述5条基本原则,中科健的财务结构将发生重大变化,从签署框架协议之前的直接银行负债7亿元,或有负债17.6亿元(对外担保总额17.6亿元,其中为关联方企业担保13亿元),转变为直接银行负债7亿元,或有负债只保留对非关联方的4.6亿元(其中已累计有2.5亿元为预计负债)担保,财务状况大幅改善。

在框架协议后续条款中,对21家贷款银团的组建、牵头行及参加行的职责等多个方面进行了约定。

“银行这次做出了重大扶持,就是将所有关联方的担保全部解除,让中科健轻装上阵。”郝建学说,“而近日该21家银行正委托律师、会计师整理数据,就下一步银团重组签署详细文本进行准备。”

“框架协议大量免除了或有负债,留下的既有负债部分,尽管在账上有17.32亿元,但其构成之中,仅有7亿元的银行直接负债和2亿左右的供应商欠款构成压力,另外5亿的应付款项和2.5亿元的预计负债将通过其他方式解决。”王栋说。

对于免除的13亿元或有负债,新智雄集团是否有能力承担?根据记者了解,上述22家关联企业累计亏欠银行贷款23亿元,但这笔巨额债务是否会对中科健后续的持续经营有所牵连?

郝建学对此回复说,第一,将或有负债剥离给新智雄后,将方便新的投资者进入;第二,给中科健减负,利于它尽快还款;第三,中科健好转以后,新智雄集团内部有中科健的两大股东,因而其资产得以增值;第四,智雄本身也有资产和业务,如生物医药、软件运营等,可抵冲部分债务。

但国际注册内部审计师(CIA)丁忠民对此仍表示谨慎怀疑,他说,银行尽管暂时将担保解除,但新智雄集团承担的23亿债务,未来是否还会连累中科健,是值得存疑的。

与2004年报一同公布的2005一季度报显示,中科健1到3月份,主营业务收入仅3500万元,季度亏损300余万元。

根据目前的进展境况,由于资金链条的原因,中科健自有品牌手机难以组织大批量生产,目前市场销售的手机乃是以前的机型,而当前主要业务则集中在手机加工业。

中科健副总裁唐俊说,为第三方承揽的手机加工业目前发展迅猛。选择该项业务的理由则是,“不需要资金沉淀,只赚加工代理费”。

而郝建学则说的更为简单,“以前可能是为了做大销售额,现在则只要加工费的利润,50块的,30块的都要”。

据唐俊估算,手机加工业目前每个月可实现利润100万元左右。而自有品牌的手机销售亦有不少现金回流。从3月份至今,正是凭借该等现金和适当的资产处置,中科健已累计向银行和供应商支付货款4600万元。

按照王栋的设想,中科健及上述22家关联公司将分类为4大业务集团,分别是移动通信集团、生物医药集团、电子制造集团、软件和电信运营集团。在4个集团的基础上,建立起科健系的总部,进行统一的人事、财务、法律事务管理。

郝建学表示,在四大集团之中,电子制造集团将以中科健为依托,努力开展科健品牌手机的制造和中国以及国际市场(俄罗斯、印度、巴西、东南亚等区域)的自有品牌手机销售,同时积极开展OEM业务,并在现有的手机制造的基础上,发展笔记本电脑电池、有线电视模块等IT产品的制造、销售和OEM业务。

而按照上述业务整合框架,王栋理想中的状态将是,到2006年,科健系公司的年销售额将达到29亿元人民币,实现利润1.65亿元人民币,到2010年,科健系公司的年销售额将达到105亿元人民币,实现利润6.75亿元人民币。

“在业务清晰和未来合理预测的前提下,我们制定了债务偿还计划表,从现在与银行沟通的情况来看,认为我们还是相当保守的。”郝建学说,“我们是要给银行一个意外惊喜。”

郝建学所称的债务偿还计划(如下表),前期还款将主要通过处置科健以及关联公司的相关资产进行,2006年下半年开始则开始透过科健系4大集团公司的现金流和利润适当偿还银行债务。

“马上要达成的银团重组细节协议,我们将请求银行免除罚息、免除年度利息、逾期贷款转为正常贷款。”王栋说,“而在上述还款计划后,到2010年后科健系的整体负债水平将大幅度下降,彼时,剩余银行债务将申请一次性转为长期债务”。

但有业内人士分析认为,中科健当务之急的任务乃是实现2005年度的年度盈利,尽快免除年度4000万元的利息,否则将面临退市的风险,一切免谈。

“中科健15亿的巨亏,短时间是否能活转过来,我还是有些担心。”末了,上海隆瑞执行董事尹中余向记者表示出了他的担忧。

核心提示:8月10日晚10时许,在榆中县和平镇某小区内传出尖叫和撕打声,在某公司当文员的小王被其丈夫打的遍体鳞伤后被闻讯赶来的亲友送往附近医院治疗。究其原因,原来丈夫欠了一屁股赌债无法偿还,竟然要求其妻子出去到某歌舞厅“坐台”还债,妻子不从,竟遭到丈夫的殴打。

8月13日下午记者赶到小王一家所在的小区,一位知情者告诉记者,最初,张某在和平镇开了一家饭馆人也很精神,而小王也长的漂亮在一公司里当文秘,两人郎才女貌,

结婚后不久,小王为张某生了一个可爱的女孩,那时候的张某干劲十足,起早贪黑经营着他的店,而小王一边操持家务一边还常到店里帮忙,日子过的挺红火,张某一家三口,常常在晚饭后一起散步,其乐融融令人羡慕。谁也没想到这样的家庭会闹到这个地步。

据知情者讲,可是近年来,手里有了几个钱的张某逐渐迷上了赌博,对饭馆的经营不再那么用心,而且染上赌瘾越陷越深,现在已经债台高筑饭馆也已倒闭,意志更加消沉的张某整日钻进赌场不进家门,面对已经6岁马上要上小学的女儿和日趋紧张的日子,小王多次劝阻张某再不要赌了,可是张某就是不听。近日,张某开始提出让小王出去“跳舞”挣钱的事,小王起初还当是丈夫的玩笑话,没有在意。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