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16岁男孩小发明:用老鼠给手机电池充电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6 07:51:09

随后,记者以一师妹要找类似的工作为由,拨通了广告上的电话。对方说,因为招聘条件好的公关很难,薪水也高,老板之间会互相攀比,看谁的秘书学历高、条子展(身材好)!所以很多老板都喜欢从高校临时招聘女大学生来客串一下。现在他们很需要这样的人。

记者约了口才好但相貌平平的女大学生丽萍(化名)去该公司应聘,而丽萍回来后却说,该公司以已经招聘了合适的人为由拒绝了她。

据调查,在各高校,周末豪华轿车接送在校女生并非个别,其中不乏从事陪类兼职者。一些男大学生告诉记者,这种陪类兼职的背后也许还隐藏着一些灰色交易。

尽管有许多大学生特别是文科类的大学生,认为“陪类兼职”只要不违法不耽误学业,利用自己的优势赚钱谁也无权干涉。

但也有人对此持强烈反对意见,认为“陪类兼职”是大学生以牺牲自己的人格为代价来换取金钱!不仅不能提倡,学校还应严禁大学生参加类似的兼职活动。

对此,兰州大学学生处一名工作人员说,高校目前还没有相关的规章制度,他提醒大学生们在做此类兼职时,一定要搞清对方的真实身份、联系方式,提高警惕,以防上当受骗。

最近,市场关于恢复“T+0”的呼声和传闻再次高涨,虽然上交所新闻发言人表态说“没有听说这方面的消息”,但是一些证券分析人士认为,恢复“T+0”的传闻并非空穴来风,而且在法律层面、技术层面等都做好了相应的准备,只等管理层审时度势启动“T+0”的按钮。

在今年10月通过的新修订的《证券法》中,已经删除了原《证券法》中有关“证券公司接受委托或者自营,当日买入的证券,不得在当日再行卖出”的规定,而赋予证券交易所根据市场情况,自行确定“T+1”或“T+0”的交易模式的权利。这就为恢复“T+0”预留了法律空间。事实上,从宝钢权证(资讯行情论坛)上市实行“T+0”交易模式看,冰冻近10年的“T+0”交易已经开始破冰。

1996年,处于抑制过度投机的需要,沪深股市改“T+0”为“T+1”,并且把“T+1”写进了《证券法》。在2000年之前,“T+1”确实起到了抑制过度投机的作用,加上涨跌停板制度的施行,股价大幅波动的现象有所减少。但是从2001年6月开始,市场进入熊市周期,投资者重复着“买进-被套-割肉”的恶性循环,“T+1”成为助长下跌、助长割肉的帮凶,因为“T+1”,散户投资者无法及时纠正自己的错误,而屡屡陷入庄家设计的圈套。

据说,以“勇猛果断追涨”的宁波敢死队,就曾被股市庄家运用“T+1”的手段陷害,庄家先建仓并拉高一只股票使其涨幅超过5%,吸引敢死队追高,等敢死队高位买进股票之后,庄家假意封住涨停板,由于“T+1”,敢死队的利润要在第二天才能兑现;第二天,股票庄家低开杀跌出货,把敢死队的资金牢牢地套住,成为庄家新的盈利模式。

熊市已经持续4年有余,投资者急盼改变现状,市场也面临流动性不足的困境。随着股改的深入,配套资金的短缺已经显露出来,如何利用“T+0”机制增加流动性,放大资金使用效益被提上了议事日程。是“T+1”还是“T+0”?投资者中的争论也颇大。其中一种观点也许给我们一点启示:“1996年以前的股市没有什么投资价值,因为有‘T+0’,股民仍然赚钱;现在的股市更有投资价值了,股民仍然赔钱,为什么?中国股市要与国际惯例接轨,‘T+0’为什么不可以与国际接轨?”

“T+0”,只是一个技术手段,但或许是解决市场低迷不振的一剂良药。在飞速发展的现代社会,谁敢轻视技术呢?

小芳,一个饱受丈夫7年非人折磨与凌辱的女子,今年9月向警方报了案。逃出“魔掌”获得新生的她,近况如何?

一个勇敢地解放了自己,一个选择了继续隐忍。两个女人,相似的遭遇,不同的结果。她们的生活轨迹能给身处家暴阴影下的女性什么样的启示呢?

让别人强奸自己的妻子,并胁迫妻子拍裸照,若不是亲眼见到受害者,记者不会相信这是真的。

小芳是晋中市某国营企业一名普通工人。因为右腿有残疾,她很自卑,觉得自己没有任何选择的权利,包括婚姻。1997年,经朋友介绍,她认识了同厂比她大6岁的张亮。交往不到一个月,两人就步入了婚姻的殿堂。

婚后的小芳开始了炼狱般的生活。丈夫白天衣冠楚楚,一副正人君子模样。晚上却狰狞残暴,在性生活中变态般地虐待她,小芳的隐私部位留下了永远除不去的疤痕。

尽管丈夫暴露了残忍的本性,但生性懦弱的小芳觉得:“嫁鸡随鸡,嫁狗随狗,能忍就忍忍吧,或许生了孩子,他会变好呢?”

1998年8月,小芳怀孕了。这时,丈夫向她提出了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要求——生完孩子,与自己的朋友过性生活。

小芳骂丈夫无耻,丈夫竟不顾她怀有身孕,将她摁在床上一顿暴打。“生完孩子就由不得你了!”打完后,丈夫摔门而去。

2000年4月的一天深夜,小芳正搂着10个月大的儿子在自家大卧室睡觉。喝得酩酊大醉的丈夫回家了,还领来一个朋友乔斌。进门后,丈夫让乔斌先到小卧室休息。他回到大卧室,要求妻子陪乔斌睡觉。小芳不从,丈夫强行把她的衣服扒光,抱到了小卧室里……

此后,丈夫先后把郭林、刘瑞频繁带回家,与其“共同享用”妻子。面对丈夫和其他三个男人的轮番奸污,小芳反抗过,但每一次反抗都会招来丈夫更加暴虐的毒打。

张亮学过美术,喜欢拍照,还喜欢玩电脑。每个月近两千元的工资让他挥霍殆尽:数码相机3部,笔记本电脑两台,打印机两台,还有一台“爱普泰克网易拍”的数码摄像机。而这一爱好最直接的表现形式竟然是强迫妻子拍裸照,美其名曰“为青春留念”……

自从有了电脑,张亮彻夜不眠地浏览黄色网站,从中学习了很多“技巧”,让妻子实践。

今年11月23日,曾在小芳报案时做笔录的当地派出所刑警中队队长赵瑞昌对记者说:“张亮的行为让人难以启齿,民警们听完张亮的陈诉后,都想狠狠揍他一顿,简直是禽兽不如。”他想不通,小芳上班的地方与派出所仅一墙之隔,小芳并没有被丈夫限制人身自由,为什么在受到非人折磨7年后才报案呢?“如果她能早点报案,悲剧就不可能发生。”

“我一个人站在雨里,不知道是眼泪还是雨水,我不希望自己再受到任何伤害,所以,只有把自己的痛苦深深地掩埋。”小芳平时喜欢摘抄一些优美语句,报案前,她在自己的摘抄本上,写下了这么两句话。

今年9月8日深夜,小芳再次被丈夫毒打后逃出家门,两天后她得知,丈夫已经两次跑到娘家闹事要人。

“只要不连累家里人,自己的面子又算得了什么?”9月11日上午,她犹豫着走进了当地派出所,向警方诉说了丈夫的恶劣行径。

今年32岁的小芳,穿着朴素,扎着一个马尾辫,走路稍稍有点跛。11月23日,记者找到她家时,她正和6岁的儿子吃午饭。饭菜很简单:米饭就着一盘西红柿炖白菜。“儿子就喜欢吃这个菜。”她对记者笑笑说。

小芳报案后,她的遭遇在有两万多人的厂子里传开。人们像看怪物一样瞅着她。谁也不相信,一向口碑很好的张亮竟是个衣冠禽兽。

报案后,小芳把自家防盗门的镂空部分用铁皮堵了个严严实实,她轻易不给人开门。

当时逃离家门时,若不是张亮在娘家闹事要人,小芳并没有想去报警:“能躲一辈子就躲一辈子吧。”

小芳家两室一厅的房子是单位分的,客厅里摆着一张双人床。家里有些零乱,地上撒着些小米。

“丈夫每个月近2000元工资,自己只有400多元。我当时想,离开他,我以后咋过?我不希望孩子生活在一个单亲家庭里,所以尽量把他伺候得好好的,但这样的家庭并没给孩子带来快乐。”小芳说,离开张亮后,自己轻松了很多,原来,一个人同样可以生活得很好。与儿子独自生活了两个多月的小芳,脸上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6岁的儿子鹏鹏让小芳很自豪,“我上班顾不上管他,每天,他就自己上学、放学,自己拿钥匙开门,回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做作业,还帮我扫地、擦桌子。”

“儿子是我的希望。一个人过也无所谓,我要把儿子好好抚养成人。”本不爱逛街的小芳每个星期天都要带儿子去公园玩,她要让儿子与其他小朋友一样健健康康地成长。当记者问鹏鹏是否想爸爸时,鹏鹏果断地说:“不想。他老打人,太不像话了。”。

小芳把丈夫“送”进局子后,60岁的父亲在她的摘抄本上写下了一段话:“你与他7年的结合,是可怜的历史,悲惨的历史,失去灵魂和自主、自由的历史,这一切都已成为历史,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不必后悔,更不必自暴自弃,希望你重新扬起生活的风帆……”

“女人,弱者不是你的名字。不要依附任何人,自强、自立,才能活出生命的尊严。”小芳希望把这句话送给所有的女性。

“是报社吗?请你们帮帮我,我丈夫老打我……”电话那端,一位妇女急切的声音传来。这是9月初,记者接到的一个电话。对方说,她是榆次人,从家里偷偷溜出来给报社打电话,不能多说,具体情况可与她妹妹联系。给记者留下她妹妹的电话号码后,她匆匆挂断了电话。

她叫丽红,今年38岁。住在榆次区长宁镇某村。丽红姐弟5个,她是家里的老大,因为父亲有关节炎不能下地干重活,她家经济拮据。不得不早早辍学回家,帮父母分担生活重担。21岁时,她经人介绍嫁给了长宁镇人二狗。丈夫经常借口打骂她,有一次,竟然用酒瓶砸向她的脑袋,一道长长的口子,血流如注……

丈夫对她的打骂几乎成了家常便饭。笤帚打断了,就用木棒,木棒折断了,就操起铁簸箕、菜刀背打。二狗对打老婆上了瘾,他不高兴时要打,高兴时也要打;她声音大了挨打,不出声还挨打。丽红原本是一个自信而有主见的人,丈夫的打骂让她越来越自卑。“凑合过吧,他就是那个脾气,打到他打不动的时候,他也就不打了。”然而,她的隐忍并没有让丈夫停止暴力。

丽红也曾多次闹到村委会和乡政府,要求离婚。丈夫跪地求饶,并信誓旦旦写下了一沓子保证书。

今年7月底,丈夫认为17岁的女儿不听他的话,对女儿劈头盖脸一顿毒打。丽红上去阻拦,被丈夫扭折了手腕,她带着伤离家出走。

娘家在同一个村,但她不能去。她漫无目的地走到哪儿算哪儿。后来,她拨通了榆次区妇联的电话。妇联副主席任秀花亲自带人到村里了解情况,确认属实后,征求丽红的意见,看她是否愿意继续与丈夫生活。丽红表示想离婚,妇联为她聘请了律师,并帮她向女子法庭交了420元诉讼费。第一、二次开庭,丽红担心丈夫报复,没敢出庭。第三次,她和丈夫双双到庭,表示愿意和解。法院尊重他们的意见,当庭撤诉。

丽红想着,通过这次离婚,丈夫应该有所收敛,没想到,回到家里,丈夫恼羞成怒,对丽红又是一阵毒打,她的腰当时便被打得不能动弹,女儿要去找医生,被丈夫喝止。女儿只好偷偷从外面买了几片去痛片给妈妈吃。丈夫认为是丽红的娘家人在挑拨离间,让她与娘家断绝一切来往,甚至不允许他们互通电话。

11月22日,丽红的妹妹丽珠与记者在榆次见了面。她说,姐夫生性多疑,姐姐现在不敢见任何人,她担心这些人走后,会换来丈夫更激烈的殴打。丽珠告诉记者,几次闹腾,姐姐认命了,她曾跟自己说,“如果哪天我被打死了,那是我命短。”

丽珠带来了一封信,是丽红在9月21日写给中央电视台《半边天》栏目主持人张越的,但这封信一直没有寄出去。丽红用的信纸是8岁儿子写日记的卡通纸,在信中,她这样写道:“……父母家穷,没有地位,没有经济来源,活成今天的下场。我在这个家奴隶一样地活着,我不甘心,但我又想不出解脱的办法,一双儿女生活在这样的家庭环境里,脸上没有了笑容……我盼望孩子们长大,却又怕他们长大。丈夫是个无药可救的魔鬼,我恨他,但为了儿女,我又无可奈何,我常常责备自己,是我一错再错……”

临分手时,丽珠告诉记者,丽红的女儿不堪忍受长期家庭暴力的阴影,已离家出走一个月……

在采访中,无论小芳还是丽红,逃离家门后都不知该去向哪里?丽珠问记者,如果姐姐跑出来,能不能为她提供一个姐夫找不到的住所。记者无言以对。

长期以来,人们把家庭暴力错当成两口子之间的私事不愿介入。一些政策制定者也总在指责妇女不自强、不自立,因此,从政府到社区,都缺乏必要的救助措施。有专家指出,对于家庭暴力,必须进行早期干预。而早期干预就要有一个庇护所,一方面让遭受家庭暴力的女性有一个去处,另一方面也能使处于激情状态的双方有一个缓冲。统计显示:许多伤害案是在施暴后24小时内发生的,有的是因妻子无处藏身,被丈夫毒打致死或致残;也有的是妻子抱着一了百了的心态,在激情状态下“以暴治暴”,杀死丈夫的。因此,让受虐妇女临时有一个栖身之地,别人再去做工作,就有可能避免更多的恶性事件。

据记者了解,目前,国内其他城市已相继建立了“反家庭暴力妇女庇护中心”。该中心专为那些遭受家庭暴力侵害后,回家居住极有可能发生意外,生活确有困难,具有该市户口的受害妇女,提供一个临时的安全避难场所。并对受到家庭暴力侵害的妇女提供心理、法律等方面的咨询服务及法律援助,使她们勇敢地面对生活中遇到的困难和挫折,学会运用法律武器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摆脱家庭暴力的威胁和困境。真正起到了为家暴受害妇女维权的“娘家人”作用,而这些机构的建立是和当地政府官员的积极观念分不开的。遗憾的是,我省现在尚属空白。山西省妇联妇女权益维权部部长张苏丽说,成立庇护中心有很多问题需要解决,所以暂时不可能实现。

可喜的是,即将在12月1日正式实施的新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妇女权益保障法》,首次将家庭暴力纳入:“禁止对妇女实施家庭暴力,公安、民政、司法等部门应在职责范围内预防和制止家庭暴力,为受害妇女提供援助。”(文中当事人均为化名)

前晚7时许,本报“傅艳工作室”接到了一个专程从攀枝花市赶到成都求助的女子的电话:“我在上班时间被同事黄某强暴,现在事件已过去9个多月了,对方还未被绳之以法。我本来是个健康单纯快乐的女子,出事后患上‘美尼尔氏病’,几次住院,对于未来,我只感到害怕、无助……”前晚与昨日,记者对这个女子进行了采访。

在一家咖啡屋,记者见到了这名叫晨阳(化名)的27岁女子。她看上去又瘦又小,虽戴了副眼镜,仍掩饰不住她娟秀的模样。

晨阳如背书一般讲述了自己遭强暴的事件,她的语气异常平淡,似乎在诉说一件与自己无关的事。说了几分钟后她紧闭双眼、呼吸急促:“对不起,我头疼,让我休息一下。”

记者随即请她不用着急,先说说为什么想把这件事情告诉媒体,甚至告知公众?她说:“事情发生在9个月前的几个小时内,可这几个小时的可怕经历,足以摧毁我的一生。期间我经历了恐惧、愤怒、羞耻、自责、自卑、抑郁、焦虑、紧张……始料不及的创伤,几乎让我没有活下去的勇气。我一定要尽最大的努力,给自己讨回一个公道。”

几度尝试重新“回放”当时的过程,几次都因哽咽、流泪和身体不适而中断,随后,她拿出了本人及知情人写下的《情况说明》,以及当地公安机关针对晨阳10月12日提出对“黄某强奸案依法公正处理”的信访事项作出的处理答复意见书。

据介绍,晨阳是某大型企业物质处下属单位的职工,为确保物资安全,晨阳与同事黄某等四名工作人员轮流排班,保证24小时有人。今年2月13日(大年初五)早晨8时许,晨阳前往单位接班,之前上夜班的正是黄某。按照交接班有关规定,她楼上楼下巡视一遍未发现异常,即让黄某把钥匙交给自己。黄某说二楼库房有锁被撬了,发生了盗窃。晨阳请黄某带自己上去看,晨阳再次将二楼的库房逐一查看,并未发现任何异常。这时晨阳回头,突然看见黄某不知何时已背上了一个黑色大包。她意识到了危险,转身就往楼下跑。

接下来的一个多小时,对这个身高只有1.50米、体重仅40公斤的柔弱女子来说,全是难以回想的痛苦。她嘴角抽搐着说:“那人身高约1.75米,虽然瘦但力气很大,当过很多年的钳工。可以说以我这样的个头、体力,面对如此暴行,我根本没有逃脱的可能。在他施暴的同时还表示,他已经为此准备很久了,如果那天没有得逞,第二天还将继续。”

“以前只在电影电视里提及的‘强暴’,竟然发生在自己身上,而对方竟是难以躲避的同事。只要一想到那个场景——他从黑包里掏出早就准备好的两把刀、绳索、照相机——我现在都会全身发抖。”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