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警察枪案凶手之妻以泪洗面寻求心理辅导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6 11:47:06

“他在房地产方面确实赚了一些,但不至于太多”,一位熟悉吴旭的人士表示。

而吴旭真正的发家与海南发展银行(以下简称“海发行”)有关,上述熟悉吴旭的人士表示。

1995年成立的海发行,由富南信托、浙琼信托、蜀信信托等5家信托公司合并组建而成。该人士称,吴旭旗下的公司是海发行的股东之一。

据说,吴旭曾将其持有的海发行股权到银行质押贷款,套取出一大笔现金。并且,他旗下一些公司在海发行获得了不少贷款。“作为海发行的股东之一,在贷款方面他有便利条件。”

1998年6月,海发行由于“出现支付危机,无法偿还到期的债务”,成为新中国成立后被央行宣布关闭的第一家银行。而吴旭旗下公司的贷款,亦大部分被当作坏账处理掉。

日前,吴旭的秘书告诉记者,吴旭已经从旭龙集团退出。吴旭的资产并不多,现在主要的企业是四方控股,旗下有一家担保公司,还有一家在江苏的毛纺厂。

本报讯记者今天在马甸邮币卡市场看到,进入动感地带资费调整后的第三天,批发商们已经提高了40元以下动感卡号的售价。

记者发现,原来33元左右、不带“4”的号码,现在最低也要38元;而低于30元的“差号”基本见不到了。

在马甸邮币卡市场,一位正在挑选号码的学生告诉记者,他今天是来给女友也买一个动感号码的。他身边不少用神州行的同学也打算在近期加入动感地带。

目前中国移动营业厅所销售的动感号码,主要都集中在134的号段上,价格统一为70元,而且消费者只能通过随机抽取的方式得到号码。

在马甸、马连道等批发市场,号段则很丰富。动感号码不仅有134、1358,还有最早发行的1381号段。不过好号则要贵一些,需要100元左右。

7月5日,山西焦化公布了一份“迟到”的公告:公司国家股转让已于6月19日获得国务院国资委批准。

山西焦化董事会秘书表示,6月21日公司董事会收到了国资委的公函。国资委以国资产权[2005]608号《关于山西焦化股份有限公司国有股转让有关问题的批复》,对山西焦化的申请予以批准。这份批复文件的产生时间是2005年6月19日。

而在4个月前,山西焦化曾第一次把国有法人股转让的申请上报国资委,但被要求复议,这在上市公司中并不多见。所以,山西焦化二次申请获准,也就有了不一般的意义。

国资委复议上市公司国有股权转让并不常见,而山西焦化的“特殊待遇”却在一定程度上让人看到了国资委对于国资转让定价的底线。

一位接近国资委的人士表示:“从目前国资委的政策来看,对两类公司国有法人股的转让把关比较严。一类是公司基本面良好,股价总体呈上升走势的公司;二类是能源、高新技术类公司。”

据他介绍,对于以上两类公司国有法人股的定价,国资有相应的原则,也就是每股的转让价格必须相对净资产溢价10%以上。

在今年2月第一次把股权转让的申请上递给国务院国资委的时候,公司在申请中表示:西山煤电拟以每股4.87元的价格,受让山西焦化集团有限公司所持有山西焦化国有法人股5338.81万股,合计2.6亿元。股权转让完成后,焦化集团还持有山西焦化32.02%股权,仍为大股东;西山煤电占总股本的26.32%,成为山西焦化的第二大股东。

今年2月,记者曾电话联系西山煤电董秘宁志华,他表示,“因为此次转让是由国有法人股变更为一般法人股,国资委担心会有国有资产流失。”宁志华说,如果价格一旦变动,就要重新通过公司有关程序,连协议都要重新签订,目前公司也还在对价格一事和国资委沟通。

而在山西焦化上报申请的一周后,国资委回函表示,考虑到公司的行业特点和公司业绩,国有法人股应该有稍高的估价。

随后,山西焦化一方面与受让方西山煤电进一步沟通,另一方面在有关中介机构的参与下重新对国有法人股进行估价。据透露,此后,山西焦化大股东山西焦化集团曾经报出了比净资产高出8%和10%的转让价格。最后,还是由国务院国资委一锤定音——溢价12%。

记者与了解此次定价决策的一位人士进行了沟通,他表示,国资委当时是看到了这样一个事实,从国内经济发展的长期趋势来看,能源行业处于上升期,相关企业的业绩也正呈现强势的增长,业绩的增长也必然要带来公司资产的潜在升值。国资委认为,山西焦化的主体资产是能源行业,而且近年业绩增长良好,所以对其资产应该有一个乐观的估价。

记者致电山西国资委,得到的回答是,“国务院国资委要求我们对转让价格进行复议,是对国资高度负责的态度。

据了解,复议价格不影响转让,因为这次收购是在焦化集团划转到焦煤集团背景下的行为,对于这次行为,山西政府下了很大决心,目的是促进完善煤、焦、煤化工产业链经营战略的考虑。

国务院国资委以往很少要求复议国有股权的转让价格,对此山西国资委的有关人士向记者解释说,西山煤电收购山西焦化是国有股权之间的转让,而且是在山西政府拟将山西焦化母公司焦化集团划转给西山煤电母公司焦煤集团一事背景下进行的收购,并非市场化收购。

“此次山西焦化国有股权的转让确实让人看到了国资委定价的痕迹,但不能说明国资委有了没有公开的标准。”国务院研究中心企业所的一位专家表示。他说,对国有股的定价是一个复杂的过程,有几个因素需要考虑,一是公司业绩和增长预期;二是行业发展趋势;三是宏观经济形势。此外,甚至要考虑和观察公司的治理结构和董事会及管理层的素质和运作水平。

银河证券能源行业分析师刘准表示,对于山西焦化国有法人股5.2976元的价格,基本还是合理的,高于山西焦化2004年底每股净资产4.73元。至于国资委之所以要求复议,他指出,可能是考虑到山西焦化的2004年良好的赢利情况每股收益0.93,连续三年递增100%。

对于所处行业预期和业绩良好的公司执行不低于10%的定价原则;那么,对业绩差的公司的国有股定价,国资委又有什么样的原则和标准?

“不低于净资产这个原则,国资委是很难突破,不管这个公司的业绩如何差。”以上接近国资委的人士表示,他说,国资委绝对不会说出“可以低于净资产出让”的话。

山西国资委产权管理局的一位人士向记者表示,“由于协议转让为主流形式,因此,上市公司国有股权协议转让的价格有较大差距,这种差距主要是相对于上市公司的净资产而言定价高低不同形成的。”

他指出,国有股权较高的转让价格,表明收购者对该公司的前景十分看好,也表明了国资监管部门对这类资产的珍视。而质量较差的公司,其转让价格相对较低,但总体上转让的平均价格略高于每股净资产。

近期,海外媒体对中国的关注持续升温,《财富》、《华尔街日报》、《新闻周刊》、《时代》周刊(美国版)、BBC、CNN等等主流媒体纷纷推出大篇幅报道,“中国世纪”、“中国崛起”、“中国的技术革命”迅速成为热门话题。

中国的迅速发展也成为美国关注的战略重点,“未来是否属于中国”这样的问题不仅为媒体所瞩目,而且亦成为美国国会讨论的专门议题。美国人在取得了伊拉克战争的胜利之后,突然发现了正在以惊人的速度崛起的中国,这令人不由联想到中国曾经辉煌的历史。更准确地说,中国文明正在复兴。

中国复兴的信心来自26年改革开放的成功。改革开放成功的秘密何在?成功还能持续多久?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那么,中国的技术革命和经济飞跃会否带来针对美国的“中国挑战”?这些问题都值得中美双方深入思考。

近期,本报特邀1993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福格尔(RobertWilliamFogel)、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林毅夫、清华大学国情研究中心主任胡鞍钢、清华大学中国与世界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李稻葵、美国三一学院经济系副教授文贯中共聚“21世纪北京圆桌”第50期,就以上问题进行了讨论。

林毅夫:30年后,我国的经济规模可能会和美国一样大,但是我们的人均收入水平还是比她低,所以我们还是一个中等发达国家,美国还会是高收入国家,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还可以利用后发优势来维持快速的经济增长。另一方面,到那时,我相信我们在很多产业会很有优势,而发达国家已经不再具有优势,那时我们要加强研发,成为这些产业新产品、新技术的提供者。

福格尔:我想在未来几年内,中国市场很有可能成为一个巨大的单一市场。我预计在20到30年内,中国市场将会超过美国市场和西欧市场,而且我认为没有什么能阻碍这个结果。一个巨大的与美国、西欧和拉美互动的中国市场,意味着这几方都能自由交换彼此的产品。

很显然,当前美国的经济发展水平被低估了。原因在于政府官员没有充分地考虑到教育和医疗健康的发展对于经济的推动作用,也没有将之作为计算GDP时的考量因素。我认为,美国在过去一个世纪GDP的增长率,应该是3.6%而不是现在公布的2.0%。我要强调的是,即使中国和其他的新兴工业国家,能在今后持续保持6%-7%的经济增长率,我并不认为科技领袖的角色,会从西方转移到东南亚,当然我也不排除这种可能性。原因在于,美国聚集了世界上最优秀的科学家,其在生物制药、基因、能源生产、信息技术等方面的优势不可比拟。美国将在未来继续占据着科技水平的顶尖地位。

无论如何,新世纪中,能看到国家间科技领域的竞赛,将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

李稻葵:我的估计是四分天下,一个是美国、加拿大、墨西哥的北美自由贸易区,占世界四分之一的经济活动;中国应该也是四分之一;欧洲国家长期以来都是四分之一,300年前是四分之一,现在也是四分之一,比较稳定;还剩下来的就是世界上的其他国家。前三个区域形成三大统一的市场。

胡鞍钢:实际上过去我们过度地美化了美国,神化了美国,然后又盲目地崇拜美国,历史常常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从当代现代化历史看,更像前浪推后浪,后浪更比前浪高。第一代市场化阵营的人口大体有7亿多人口,但是那是处于空前的冷战或者局部战争时期;而中国、印度加上俄罗斯再加上转轨国家,将近有27亿到28亿人口加入到市场化阵营,形成第二代现代化的显著特征,面临的另一种意义上的战争是世界上最大的就业战争,全世界制造业就业人口1.8亿,中国占有9000万,这是整个问题的核心。

中国、印度和转轨国家进入市场经济,实际上是众多就业人口的加入,必将形成非常残酷的竞争,背后本质的因素是资本的流动,现在看来全世界大洗牌过程中国际资本投票给了中国。与其说中美之间的对立是意识形态,不如说是国际资本和中国的劳动力相结合,形成转轨国家或者新兴市场国家同发达国家的劳动集团的利益冲突。所以说尽管美国今日实力强大,技术水平极高,但是在就业市场的竞争中已经明显地显示出其致命弱点。

福格尔:中国模式和美国模式正在聚合。我想中国市场是充满活力的。长期来看,我也不认为这种聚合会有任何问题或出现矛盾。中国变得愈加富有时,对美国也越有利。中国可以制造出更多相对廉价的产品给美国,而美国经济也会做相应的调整,以保持其产品及服务的比较优势。

在美国,制造业在萎缩,这种情况会持续下去。与之相适应,美国今天制造业的从业人数已比一百年前少得多了。这就意味着在某些工业领域,工人面临着失业,这是一个痛苦的过程,而且将成为美国的一个问题。我们应该想办法让这些工人转行或转业,这意味着我们必须着眼于对工人的再培训。当然,这也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了,例如西欧就曾经经历过这一过程。一些制造业已经失去了竞争力,因为它们制造的产品没有优势,而人们可以买到更价廉物美的相同产品。而这正是三个世纪以来,经济发展的动因。我想,政府已经有很多经验去减轻这种过渡过程所带来的不利影响。

当我在上海时,看到生产别克车的工厂,看起来甚至比美国的都要好。别克车价格也很便宜,只有1万美元左右,即使加上运输费,还是很便宜。现在,中国已经出口这些车去东南亚了,也许有那么一天,中国的车能销往底特律。

《21世纪》:基于这样的未来,我们该如何处理中美两国的政治、经济关系?

李稻葵:在美国,那种认为中国早晚会不行的观点,尤其在美国的精英阶层,这种心态特别强烈,可以说在美国越成功的人士这种心态越强烈。这种心态是深入骨髓、很难调整的,所以导致了两国政治上的不断摩擦,而政治上的摩擦又不断带来经济上的摩擦,所有两国的经济问题都有政治的背景。所以在处理中美两国的关系上一定要有全局的观念,汇率、贸易摩擦、购买企业这些相对于大局而言都是小事,要认清楚它背后的东西,从全局上考虑问题。

林毅夫:对我们而言,当然要创造一个有利的和平环境,因为对我们来讲只有和平才能发展;美国当然会制造障碍,因为它是“独霸”。因此在处理与美国的关系上我们一定有智慧,一方面要做到有理有据,另一方面,要像小平同志说的,继续“韬光养晦”。

有很多人认为中国在20世纪末、21世纪初的崛起,跟美国在19世纪末20世纪初的崛起,有很多类似的地方。因为原来英国是霸权,美国还是相对比较落后的国家,到19世纪末开始追赶,到20世纪超过英国。中国现在当然也有这种快速追赶的态势,但是我觉得,中国跟美国比较起来有不利的地方也有有利的地方。不利的地方就是说,在1870年的时候,美国的人均收入按购买力平价计算已经达到英国收入的75%,所以它不是一个发展中国家,然而我们现在按汇率计算只有美国的4%,按购买力平价算也只有美国的15%左右,差距非常大。

第二点,当美国开始追赶英国的时候,按购买力平价算,美国的总体经济规模已经超过英国,而我们现在就是按购买力平价算,也只有美国的一半,所以我们总体的经济实力与美国比较差距非常大。

第三点,当美国在追赶的时候,英国不是唯一的霸权,因为欧洲的其他国家,像德国、法国基本上跟英国是并驾齐驱的,所以英国的那种被美国超过的失落感不那么强。

第四点,美国当时本身也是一个霸权国家,因为在1860年的时候,他们的舰队就敲开了日本的大门。

第五点,美英在文化上、在政治体制上的一致导致它不会被妖魔化,而我们的政治体制、文化与他们是不一样的,所以不能理解我们的问题,这是我们不利的地方。

但有利的地方是,我们是一个发展中国家,后发优势比当时的美国大,只要利用好这种后发优势,实现经济的快速增长,逐渐完善上层建筑使之与经济基础适应,尤其现在提出的“科学发展观、构建和谐社会”,如果能贯彻执行,我们快速发展的潜力会比美国当时还大,而且我们人多,增量的规模大,这也是一种优势。

胡鞍钢:早在2001、2002年分析美国经济的时候我就提出,中国更多地依赖于美国,1980年代初对美国的出口占GDP的比重不到1%,但到2000年达到10%,现在已经接近17%。从中国的角度来说并不希望美国不好,中美双边的贸易已经达到7个百分点,从美方收益来看是14个百分点,因此中国不好影响美国,美国不好也同样影响中国。

我个人希望美国应该改革也应该开放,因为改革就是结构性的、开放性的,开放性的就不能够回到贸易保护。1980年代初期,日本的竞争力提高,美国和日本的之间的贸易赤字出现以后,美国开始时也是拿日本做替罪羊,20年以后同样的问题又出现了,所以美国不应该把中国作为替罪羊,把中国看作是三大问题的根源,而是应该认真地认识到自己的问题,通过改革开放,调整心态。美国遇到的最大的问题不是醒来的中国,而是迅速崛起的中国,这对美国意义很深,到目前为止也没有办法对付或者适应迅速崛起的中国,我个人的看法,没有答案就是答案。

中国发展非常之快,遇到的挑战和问题之多是人类历史上没有的,因此中国领导人、学者要不断地创新,要走出自己的路。中国在国际事务、社会发展目标中应该起关键性的作用,第一是进一步减免对一些落后国家的债务,第二是帮助这些落后国进行人力资本投资,第三很重要的就是开放市场,第四个就是中国要从原来的主要的受援国转变为捐赠国,援助落后国家;最后要进一步总结自己的经验,同发展中国家分享。通过自身的努力加强南南合作,南北对话。

更多精彩评论,更多传媒视点,更多传媒人风采,尽在财经新评谈栏目,欢迎访问财经新评谈栏目。

本报讯本报近日接到多名读者报料,称广东阳西县程村镇狮子岭惊现豹子踪影。

程村镇边海自然村妇女陈月珍回忆起见到野兽时的情景仍心有余悸:7月1日下午4时30分左右,她在村边狮子岭山脚下的田间收获花生,忽闻身后“嗷”、“嗷”两声吼叫,回头一看大吃一惊:在离她不到10米处,一只黄褐色、有斑纹、貌似花豹的猛兽正对她虎视眈眈,并缓缓走近……陈月珍拔腿拼命向村中跑去,但出乎意料的是,猛兽没有再追过来。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