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金指路:下半年瞄准消费类股票 债市仍有行情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4 02:43:49

虽然大多数员工与陈友献在医院民营化中的分配、中西医经营等诸多问题上存在着明显的分歧,但陈友献坚持认为:“以经营业绩来论,中医院是菏泽市5家改制医院中成果最好的。此前医院一直有条不紊的经营,导致大量员工一致要求收回国有的直接原因是由于9月7日政府决定收回菏泽市立医院和三院。”

2003年12月,菏泽市政府出台《关于推进公立医院产权制度改革的意见》。从2004年4月起,以平均每月一家的速度,一口气卖出5家医院。其中陈友献提到的菏泽三院产权出售给了北京鸿信公司,市立医院及分院卖给了上海道勤公司。2004年9月20日,国务院办公厅转发了卫生部等部门《关于进一步加强精神卫生工作的指导意见》。见到这份文件后,以收治精神病人为主的三院职工开始到市政府提出将该院收回的意见,并在去年12月17日停诊一周。无奈之下,菏泽市国资局找到了道勤公司,从此市立医院和三院等成了“兄弟”医院。

“市立医院和中医院所遇到的情况颇为相似。”菏泽市立医院一位员工向记者介绍道,“市立医院及分院被卖一年来,没想到越改问题越多。上海道勤公司没有兑现当初的承诺——修建1000多平方米的病房大楼、投资1700万元购买设备,医院职工的待遇普遍下降了20%,各种福利也都打了折扣。中级以上职称的大夫走了20多个,技术力量在减弱,设备在倒退,医院不仅没有发展,反而比以前更加倒退。”

2005年7月3日,上海道勤控股股份有限公司将其80%的股权以3200万元的价格转卖给了香港宝福公司。宝福公司接管后,由于各项工作依旧没有理顺,致使1000多名职工直接找到菏泽市政府申请将医院收回,甚至三院的职工在2004年12月17日停诊一周,两个医院部分员工开始到山东省委省政府上访。虽然在2004年12月31日,菏泽市政府有关领导来到两家医院,用了几天的时间与职工沟通,但职工们要求收回医院的反应依然强烈。在多方调解无效后,最终于9月7日,菏泽市政府决定终止与上海道勤公司的合作协议。

“如果没有市立医院和三院被政府收回,中医院不可能是现在的样子。”采访中陈友献无奈地说道,“中医院是受到了其他医院的牵连,因为决定终止与道勤公司协议与9月8日中医院职工上访仅仅一日之差。”10月1日和2日,当地政府相继作出了终止三院、中医院的投资合作协议。这也标志着一年前被卖出的5家公立医院又在一个月内被全部收回。

“由于公章被老板带走,目前中医院已经三个月未发工资了。”采访中,中医院一位副主任医师告诉记者,“工作组只是临时负责日常工作,医院许多决策性事务仍无法开展。经过民营化复又被收回,期间医院的损失将不可估量。”

而青岛双威的董事长陈友献也向记者表示:“一年来为医院投入了大量人力、物力和财力。如今政府部门单方面毁约、强行接管医院,我的投入和损失又应如何赔偿?”

一直以来,存在于医院职工中的一个看法是,当初政府如此迅速地出让医院产权是想“甩包袱”。根据市政府办公室的报告显示,2003年市立医院亏损200多万元,市三院亏损306万元,每年市里要向每家医院拨款补贴。但如今,当地政府非但没能如愿,反而不得不重新拾起这些烫手的“山芋”——再次面对众多医院职工,在资产清算后政府不得不逐一与投资方洽谈解除合同事宜。

由于目前五家医院现在均有政府工作组进驻,喧闹了许久的医改在医院中似乎暂时平息了下来,但这却开始成为医院内外、街头巷尾人们议论的话题。采访中记者发现,虽然也有部分职工认为,市场化的确能为医院带来先进的管理机制和良好的市场效益,但有很多员工和市民却把医改的失败归罪于市场化。

一位业内专家的观点代表了许多人的看法。他认为,医改市场化本身并无过错,但由于人们经常把改制的一个局部——产权转让视为整个改制本身,才会认为医院卖出去就完成了改制,政府的监管也就随之消失。而医院改制的初衷是为了提高自身的活力、效率和市场竞争力,在高卖价与远景发展的选择中应将后者作为改制成功与否的标准。这也就需要政府部门在完成产权转让后相当一段时间内仍须履行监管义务。而菏泽医改中恰恰由于政府的缺位,导致了医改的失败。

目前,中国卫生部正在修订《医改试点指导意见》,记者了解到,公立医院的民营化仍旧被作为改制的一个方向。但当记者以此问及正欣喜于中医院将被收回国有的一位老职工时,他却满脸迷惑地看着记者,久久未能作答。

新闻回放:2005年9月1日,沈阳市皇寺路小学迎来一位“特殊”的学生——57岁的沈阳市民张鹤龄经过几年的努力终于圆了自己的上学梦,成为了该校一年一班的一名“小学生”。

晨报讯(记者陈婵婵)离下课还有15分钟,57岁的张鹤龄趴在教室的门缝上看了几眼,推门进去了……

张鹤龄告诉记者,天气越来越冷了,她还会坚持来上学,上课迟到自己也没办法,但幸好基本上没有因此受到老师的批评。

一转眼,57岁的张鹤龄已经在沈阳市皇寺路小学度过了近两个月时间,对于这个“特殊”的“小学生”,她的学习和生活怎样?老师、同学以及她个人又有何感觉……

10月28日13时许,记者准时来到皇寺路小学一年一班的教室门口,20多名同学端端正正地坐在二楼的教室里,只有最后一排的座位还空着,张鹤龄没有来,老师带着同学在读课文。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当记者准备离开的时候,一阵急促有力的脚步声从一楼传来,喘气声越来越近,张鹤龄拎着一个蓝布兜,穿着蓝色羽绒服,戴着白色大口罩,低头跑上来,这时离下课还有15分钟。

“我还不知道呢!也不记得”,张鹤龄趴在教室的门缝上看了几眼,推门进去了。

张鹤龄的班主任车老师告诉记者,这些天张鹤龄经常迟到,因为其他同学年龄都小,所以老师们也没办法特别照顾她。

“她在我的课堂上很老实,”车老师说,“但在科任课上经常没收同学的文具。”

车老师告诉记者,因为其他同学们上课时经常搞小动作,所以张鹤龄经常没收他们的文具,自然也少不了争吵,有的同学还哭着向老师和父母“告状”。

张鹤龄对记者说,小同学们太贪玩了,所以有时就没收文具吓唬吓唬他们,“老师告诉我家长不愿意让我管他们的孩子,可这些孩子也太爱玩了,不认真学习。”

“她可厉害了,每次考试都得一百分,我也得努力!”张鹤龄的“同学”很羡慕她的成绩。车老师也认为,张鹤龄“基础”不错。

“数学我学的还不错,以前有基础,但是我的电脑水平还差很多”,张鹤龄也很羡慕她得小同学,“他们反应快,在家里可能都用过,我啥都不会,有机会得补习一下。”

利用空隙时间,张鹤龄向记者诉起“苦”来,她告诉记者,她母亲到现在还不赞同她来上学,每天中午她还坚持把饭打回家给母亲吃……

今年2月8日16时许,肇州县某村农民“吕老实”因本村农民蔡某与其妻有两性关系,又酒后到他家闹事,将炉子踢倒,要砸电视机,遂用单刃尖刀向蔡某左腋、胸、背部连刺数刀,蔡某被送往医院经抢救无效死亡。

“吕老实”与蔡某同住在一个村子里,在案发前的三四个月,蔡某将吕某的妻子给霸占了,3人同住在一铺炕上。

“吕老实”的妻子说:“蔡某有时在我家住,我男人也在家,但不敢吱声。总共两次,都发生性关系了,我丈夫就在眼前看着。发生关系后我和蔡某在一起睡,我丈夫在炕里边睡。”蔡某见“吕老实”不敢吱声,越发放肆。据“吕老实”的妻子讲,蔡某经常酒后到她家里来闹。

“2月8日下午,当时家里除了我和媳妇外,还有本村的蔡林等几个人。蔡某喝多了来到我家,进屋后就张口大骂蔡林,蔡林没吱声。他又伸手要打蔡林,我忙拉开他俩。蔡某看见我拉仗,就劈头盖脸地骂我‘活王八’。”“吕老实”说。

“吕老实”的妻子说:“事发那天,蔡某把我家地上的炉子给踢翻了,炉筒子也被拽了下来,满屋子都是烟。蔡林他们跑出去后,蔡某又抄起我家的饭桌子要砸电视,我男人就在炕上拿刀把他给扎了。”

“吕老实”说:“蔡某把我媳妇给霸占了,说领走就领走,把我媳妇叫走到他家睡了好几回。说到我家睡就到我家睡,我得给他倒地方。有一次来我家叫我媳妇,因没开门就把我家的玻璃砸了3块,我开了门,他同我妻子在屋里睡,我到外边去睡。后来又来了好几次。他怕我反对,平时到我家都揣着刀子吓唬我。在出事的前几天他来我家,把刀子扔到我家炕上,走时忘带了。”

本报讯(记者王喜阳)回忆母亲的被害经过,李平(化名)就像做了一场噩梦:从三天前开始一直守候在病房,企盼自己手臂骨折康复的母亲,昨日凌晨突遭邻床男陪员黑手,倒在了自己病床前的血泊中,永远地离开了自己。

昨日中午,记者在龚家湾附近的兰州电机厂医院四楼看到,楼道门口堆放着一些染满血迹的被褥和一件沾着血滴的衣服。随后记者在事发的17-19病房门口看到,里面空无一人,18号床铺上满床血迹。知情者证实,楼道口堆放的被褥和衣服,就是女陪员遇害时留下的物证。

据了解,10月26日下午李平在彭家坪不慎摔倒,胳膊骨折后入住电机厂医院做手术,后住进住院部4楼18床养伤。当晚17床住进了来自陇南待做眼部手术的男子及其弟弟。

据李平回忆,母亲像前几天一样陪护在他的身旁,昨日凌晨突然听到一阵嘈杂声,同时床铺有很大的晃动。后来别人打开灯后,他看到陪伴自己的母亲倒在床前,头部血流不止。

据医护人员称,当时19床的男陪员首先听到声音,起身查看时看到有人用东西猛砸在18床前陪护儿子的妇女,急忙上前制止时,行凶男子跑到了楼道里。当19床男陪员开灯后,看到妇女已经倒在血泊中,急忙呼救。医院的值班大夫及附近病房的陪员闻讯赶到,将行凶男子围了起来。

医院值班人员称,当时她也被面前发生的一幕惊呆了,和她一起值班的张医生马上打电话报了警。她们和闻讯赶到的病房陪员将行凶嫌疑男子逼进办公室,等待警方赶到。同时,医院组织人员对被袭击的18床女陪员进行抢救,发现对方右脑部遭重击,已经死亡。

事发病房的病人由于害怕,已转移或提前出院,而睡在17床待做眼部手术的男子竟趁乱离开了医院。

事发后,民警迅速赶赴现场,将被围堵的嫌疑男子当场抓获。据警方初步调查,该男子的杀人动机竟是看别人不顺眼。目前,该男子对用砖头行凶一事供认不讳。

对此,医院负责人称:医院会积极配合警方调查,并认为医院应该没有什么责任。当记者追问凶手行凶的砖头是从哪来的时,该负责人称,可能是凶手从外面带进来的。

事发后,病房19床的陪员男子证实,事发前他们一起相处了几天,从来没有看到过17床陪员和18床陪员之间发生过什么纠纷,他实在想不通对方为何突然行凶。

据医护人员初步推测行凶男子可能是突然发狂,才作出了伤人的举动,但该说法却没有得到警方的证实。

据死者的儿子回忆,昨日凌晨时分他隐约看见17床陪员男子曾过来他住的18床,好像倒了一杯开水离开。随后他就沉沉睡去,被惊醒后就发现母亲倒在血泊中。

但据医院医生分析,相邻病床陪员之间借开水的事常有,男子因琐事行凶的可能性不大。究竟事发前发生了什么,谁也不知道。

昨日记者在事发的电机厂医院走访看到,医院楼道里并没有保安巡视,各个病房的陪员随意走动存在着一些安全隐患。

随后记者在各大医院了解到,各大医院都不同程度地存在陪员现象,但相关的陪员制度不规范,存在着很大的安全漏洞。据悉,陪员之间盗窃等事件十分普遍,甚至一些病房男女陪员之间还发生骚扰事件。

2005年10月29日央视《经济半小时》播出节目:走进禽流感疫区。以下为节目实录:

昨天国家首席兽医官、农业部兽医局局长贾幼陵宣布,在我国内蒙古自治区、安徽省、湖南省先后发生三起H5N1亚型高致病性禽流感疫情。在这三起禽流感疫情中,湖南湘潭县的疫情是最新发生的一起。10月25日国家禽流感参考实验室确诊,湘潭县射埠镇湾塘村出现了H5N1亚型高致病性禽流感疫情。我的同事王立平深入疫区进行了采访。

湘潭县河口镇上星桥距离发生禽流感疫情的湾塘村只有5公里之远,湘潭县政府在这里设立了第一道哨卡。这是通往射埠镇的一条必经之路,由于是省道来往车辆非常多,在这里,动物检疫、工商、公安等部门的工作人员24小时值守,对来往车辆进行仔细全面的消毒,否则不予通行。湘潭县政府发布的封锁令也张贴在醒目的位置上。而像这样的哨卡射埠镇周边共有5个。沿着公路往上走记者注意到马路边、村民家里到处都洒满了石灰,甚至是低矮树木的叶子上都洒上了石灰,很是醒目。这些石灰粉在不时地提醒着记者,我们现在正在接近禽流感发生的地方。在湾塘村村边我们遇到了第二道哨卡。

一条小路就是通往禽流感疫情发生的地方湾塘村的,以湾塘村为中心3公里的范围内设立为疫情隔离区,在这里的哨卡不仅要对过往车辆进行消毒,而且进入疫区的人员必须身穿防护服。记者被获准进入疫区采访,但是必须戴上口罩、穿上防护服。进入村子之后,记者首先找到了最早发生禽流感疫情的村民刘立秋的家,10月10日当刘立秋一家人出来喂鸭子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养的鸭子出现了一些异常。

杨立英说,给鸭子打针吃药,病情并没有好转,反而得病的鸭子却越来越多。

短短几天刘立秋家的400多只鸡鸭全部死亡,很快鸡鸭病死的情况蔓延了整个村子,到18日共有545只家禽死亡。湘潭县政府得知这一情况之后,迅速对湾塘村方圆三公里内2400多只鸡鸭全部进行了捕杀、焚烧深埋。记者在村子里找到了一个处理点。

湘潭县畜牧水产局副局长周铁燕:“挖了2米长3米宽的深坑,里面垫了一层石灰,用柴油对400多只鸡鸭进行焚烧,再铺上石灰掩埋,象这样的处理点在这个村子里有6个。”

随后湘潭县政府对湾塘村进行了全面的消毒,给每位村民注射了流感疫苗,而且要求每个人必须每天测量体温,一旦出现高烧立即上报。

湘潭县畜牧水产局局长廖立春:“到现在为止没有任何证据证明禽流感疫情与人有问题。”

在湾塘村道路上,院子里全部洒满了厚厚的石灰。记者看到村民们仍然像往常一样平静地生活。

湘潭县射埠镇湾塘村村民王白桥:“刚开始时害怕,现在好多了,只要注意不吃死的就好了。”

湘潭县政府对作为疫区的湾塘村采取了严密的隔离措施,同时对周边5到10公里范围内的7个村子也进行了全面的消毒,对这一区域内25万只家禽进行紧急疫苗注射,要求全县300多万只家禽也必须进行疫苗注射。与此同时还关闭了射埠镇以及湘潭县所有的家禽市场,禁止销售活鸡、活鸭。

在湘潭县最大的农贸市场易俗河农贸市场,两个摊位以前是卖活鸡的,现在我们看到装活鸡的笼子如今已经成了空的,而装鸡粮的盆里仍然还有一些饲料。虽然活鸡、活鸭被禁止销售,但在湘潭县最大的一家超市里,记者看到市民们仍然能买到冷冻的鸡肉、鸭肉。

湘潭县某超市生鲜处处长周焱:“疫区的不能上柜台,如果是合格的产品就允许销售,顾客也需要安全可靠的商品。”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