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广沪:郑智缺阵改打361 克劳琛眼光很毒很准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6 16:42:45

“每次跑回来他都逼我妹妹嫁给他。”李刚说事情并不是像张明继母描述的那么简单。

女老板李某说,希望本报能帮孩子找一个心理专家解决好心理问题,随后记者联系了长春市心理研究所主任郑晓华,郑主任表示可以为孩子做全面检查,以确定孩子是否有心理疾病。

至于土地之争,张明自称他有3亩多的土地要从爸爸手里夺回来,据他讲,这块地价值12万多。

据一直关注此事的一位律师介绍,这里面的情况非常复杂,年幼的张明很有可能沦为各方争夺土地的“棋子”,孩子小不懂事,可能从小就听了很多有关这块土地的纷争,在别人怂恿下要这块地,但无论怎样,孩子没成年之前,这块地的所有权应归其监护人。

女老板李某表示,5日晚,张明拿回家要他爸爸签字的土地转让纸条,是他自己想出来的,自己并不知情,自己也无意去争这块地。而张明也一直表示,在认识李姐前就一直在和父亲争这块地。

令人奇怪的是,采访结束后,女老板李某询问记者,能否找个律师帮忙问一下,看看张明能否拿到这块地。

国有商业银行纷纷远赴香港上市,内地投资者面对这些优质资产却只能“望洋兴叹”,如何让内地投资者也能分享到国有商业银行所带来的收益,具体方案仍旧处于讨论中。

3月5日上午,全国人大开幕会间隙,中国建设银行(0939.HK)董事长郭树清向记者勾勒了建行全球30万员工的持股大计——在香港设立一个职工投资基金会,让建行全球30万员工都能持有建行H股。

此后,在下午的经济组小组会议结束后,郭树清又就取消营业税加所得税、法兰克福分行事件等问题向本报记者表达了自己的看法。

原任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现中国建设银行董事长郭树清,今年以全国政协经济组委员和国有商业银行领导的双重身份步入北京人民大会堂列席全国人大会议。

郭树清透露,建行的股权激励和员工持股计划将分成两种方式处理,一种是针对管理层的股票增值权计划,这在去年就已披露了;另一种是针对建行全体员工的,即“职工自愿持股计划,职工自己拿钱买”。

谈到建行以股权激励员工的计划问题时,郭树清不愿透露员工持股的具体比例及作价,但他说:“我们在研究长期规划,规模不会很大。因为我们的盘子很大。现在我们股票的1%就已经有80亿港币,数额已经很多。所以我们没有计划说具体拿出百分之几用于员工持股。我想整个规模肯定不会达到5%,我们30万员工,一人1万股,才30亿股,很少的。这将会是流通股。”

但郭树清的员工持股方案存在一个不小的障碍,即内地员工如何用人民币买卖及持有以港元计价的建行H股,这涉及到中国国际收支中资本项目下的可兑换问题,这或许也是他不肯估计时间表的原因之一。

郭树清希望通过在香港注册设立一个职工投资基金会来解决职工投资建行H股的换汇问题。但该方式是否能够成功,郭表示,“我们正在研究,最后说了算的是政府,不是我。”

建行员工持股计划中的股价定价并不是一个很好把握的问题,此前国有商业银行引进战略投资者时就引起了国内关于国有商业银行资产贱卖的争论。此次郭树清继续对银行资产贱卖论进行了回应:“价格高低由市场决定,这个领域的交易不存在贱卖贵卖,只存在是否合法合规,是否公平透明,是否存在商业贿赂和其它违法违规等问题。”

事实上的情况是,全世界的市场人士都在监督——虽然谈判的过程很秘密,但交易非常透明和公开,郭树清表示。

“我们找外资股东也不是那么容易的,而且要对方承诺长期持股。外资银行在决定长期持股前,对我们的资产质量也有质疑,他们也得以一个合理入股价,说服他们本身的股东。”

内资银行税负相对于外资金融机构显得过重,外资金融机构在中国实际上在享受“超国民待遇”,随着年底银行业完全对外开放时间表的临近,要求减轻国内金融机构税负的呼声又一次高涨。从政府官员到银行一把手的郭树清对此并不陌生。在接受记者采访期间,郭树清对征收商业银行营业税态度鲜明:“我希望明天就取消!”

他说,营业税加所得税,合计便是银行所得的40%-50%,这令中国银行在和外资银行竞争时很不利。“不是说要税率低于外资银行,但最少得一视同仁。我不觉得需要特别降低所得税,但营业税是需要降低或者取消的,因为其它行业也有了这样的趋势。”

此时,中国民生银行行长董文标也在为此奔走呼吁。董文标去年在递交全国政协的提案中就提出要求取消商业银行营业额的议案,他表示今年将继续争取。据他计算,全国商业银行每年上缴的营业税,约为300亿元。

“以目前国家的财政收入看来,完全可以承担这部分短期的收入。300亿元当然是一笔非常可观的数目,但这部分收入本来就不合理的。商业银行过去多年已经对财政作出巨大的贡献,现在应该营造内外公平竞争的环境,迎接2006年年底外资全面进入中国金融市场。”董文标于3月5日的政协小组会议后说。

据财政部部长金人庆的报告,去年全国财政收入突破三万亿元,达到31627.98亿元,较2004年增长19.8%,完成预算的108.1%。

其中,中国银行、中国建设银行及中国工商银行实施了股份制改造,2005年上缴的企业所得税比上年增加200亿元。但报告并没有注明三大银行的所得税总额,也没有分项说明上缴营业额的情况。

本报此前披露,银监会向建行总行通报了去年10月18日至30日对建行法兰克福分行的现场检查情况,包括超出授权额度拆放资金在内的十大问题浮出水面。

郭树清承认“有漏洞,是有问题存在”。他同时回应说:“我们没有隐瞒,这件事在我们的招股书上没有披露,是因为在我们上市时(2005年10月),调查仍在进行中,还没有结论。我们不可能事事都披露,也不能披露模糊的信息。”

郭树清并不认为国有商业银行的操作风险在增加。他认为,“出现操作风险是很正常的,外国银行都有,只是他们很少披露。”

据郭树清表述,以建行来说,自1996年以来,金融犯罪案件一直在下降,由300多起减至几十起;涉案金额也在下降中,2004年建行的涉案金额为4亿多元,2005已减至2亿多元,减少了50%。国有商业银行的整体情况也是一样,案件和案件的影响都在减少。

郭树清认为,内部激励方案是减少操作风险及金融犯罪的办法之一,这或许是全球30万员工持股的初衷之一。

至于建行下一步的工作,郭树清表示,上市并不是最重要的一个方面,要转变成国际一流的商业银行,“还有很多事情要做”,比如业务流程改造、人力资源改革、收入分配及员工激励机制等方面,需加强改革和管理。

至于美国银行入股建行后,两行的合作进程未如汇丰银行入股交通银行后那么迅速,有评论指因为汇丰派出代表叶迪奇出任交行执行副行长,直接参与日常业务之故。

郭树清说,“美国银行入股后只有一名董事在董事会内,我们也欢迎他们派人参与直接管理,但他们拒绝了我们的要求。如果外资股东有代表参与管理,对引入外国先进经验很有帮助,我们将会继续研究。另外,我们已在全球招聘CRO(风险管理总监),但很可惜,迄今还未找到适合的人选,我们会继续物色。”

人和镇五年前失踪富豪江振尧尸体在和龙水库被拾荒者发现,此前七名绑匪中有四人落网,白云警方近日成立专案组,又擒获一人

2006年2月7日,一具“无名氏”尸体在白云区和龙水库内被发现,尸体由水泥、石灰灌注在一个铁制油桶内。2月27日,白云区公安分局刑警大队技术中队向5年前被绑架失踪的富豪江振尧的家属送发通知:经查明,死者为“江振尧”。

在金庸的小说《连城诀》中,万震山杀害戚长发后,将尸身砌在墙中,藏尸灭迹。这恐怖的一幕如今竟有了现实版。

江振尧,男,1959年9月8日生,如果活到现在,他该47岁了。江振尧曾是广州白云区人和镇的知名富豪,从事建筑工程行业,先后参与承包多条公路和新机场安置区工程建设。生前曾说过“我的钱这辈子也花不完”。2001年5月8日晚10时,他在人和镇天时停车场失踪,随后几天有人以绑架为名,致电江振尧的合作伙伴戴×森,向江家索要100万元。5月14日,交易前,绑匪中断联系,江自此下落不明。此前5年间,7名绑匪中有4人先后落网,而江振尧的尸体始终未被发现,直到近期拾荒汉在和龙水库捞铁油桶,江振尧的尸体才意外出水。

2006年2月7日,大年初十。和龙水库的水位比前一天又下降了20多厘米,半年来连续无雨,水库水位不断下降。水库堤上最高的水痕与水面间有了近2米的落差。

傍晚近5时,天渐渐暗下去。附近渔场的工人看见3名中年拾荒者沿一环路一侧水边,从库堤下慢慢朝渔场走来,边走边搜寻着水里和岸边的垃圾。走到距离库堤100米左右的位置,3人突然停下了脚步,其中一人用棍子在离岸1米多的水面下拨弄了几下,随后下水。不远处,和龙乡的保安宋新春刚巡逻到库堤上。几分钟后,当他走到一环路3名拾荒者上方的位置时,他看见3名拾荒者正努力地拉动一条绳子,绳子的另一端半个圆形铁桶已露出水面。

水库边,那名站在水里的男子捂住鼻子,用棍子捅了铁桶的一侧的小洞,随后惊慌地叫起来。3名拾荒者齐齐爬着土堤,跑上一环路。“他们说有死人,看见骨头了”,宋新春立刻报警。10分钟内,当值的水库管理员看见警车赶到现场附近的一环路上。警察立刻封锁了现场。过路的司机、水库的民工、附近渔场的工人和路边工厂的工人见有事发生,陆续聚集起来,围在封锁区外。警察随后调集5名工人,将铁桶打捞出水。按照目击者们的描述,那是一只普通小号汽油桶,高约1米。油桶出水后,警方进行了仔细的现场勘察。刑警打开油桶,桶内灌满水泥和石灰,水泥块的一侧已为水蚀,可以清晰看见里面的骨头。

到晚上11时,警察已将水泥块敲碎,从中取出一具穿有衣服的人的尸骨。这些水泥碎块至今仍散落在现场附近,将大片的碎块拼凑起来,依稀可以看见一个蜷着身体的人形。宋新春当时在现场看见,紧贴尸骨的一层是石灰,水泥层裹住石灰层,在警察取下尸骨时,一些残布仍夹在泥缝里,裹住死者头部的泥块边沿留有少量头发。水库管理员宋某听拍档描述现场情景时,后悔自己没有早报案,他说水位下降以来,他驾快艇经过现场附近时总能闻到一股异样的臭味。当晚,尸骨以“无名氏”进入广州殡仪馆存放。

次日清晨,大批警察再次赶到现场,而另一批警察则在彻夜调查,经过一夜对以往失踪案件的排查,5年前的绑架案受害人江振尧进入警方的视野。

尸骨发现次日,广州某小区。似乎在等待什么,陈×娣全家人整整一个上午,都没有出过小区。走出家门最远的是女婿陈某,他在早晨8时到楼下查邮箱里有无申诉资料的答复,这是他那些天每天必做的功课,查完他就回家告诉岳母,然后两人坐下来,岳母对着5年前在日历上记录的简单字句,回忆当时丈夫江振尧被绑架案的细节,陈则详细地记录下来。今年1月1日晚全家人吃团圆饭时,陈×娣突然哭起来,她在席上告诉孩子们,“爸爸死得冤,你们不要忘记”。女婿陈某当时答应岳母去司法部门申请再次调查此案,“至少也要找到岳父的下落”。

经过几天的资料整理,今年1月7日起陈某受岳母委托,开始了申诉之路。那天他第一次去广州市公安局白云分局查询江振尧案最新进展。此后,他与岳母两人几乎走遍所有可能和这个案子有关的司法部门,并在1月11日从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拿到了(2001)穗中法刑初字第322号判决书。

判决书显示,判决时间是2002年1月22日,参与绑架江振尧的7名绑匪中,已有曹镜添、叶练强、刘广灿等3人被捕并被判刑。到这个时候,江家老小才知道,父亲的下落已有线索。“阿振(江振尧爱称)在哪里?”陈×娣告诉孩子们:“你们要去查出爸爸的下落呀!”大女儿每天看着妈妈对着父亲的相片流泪,劝慰说:“爸爸在天有灵会让案情大白的。”

他们并不知道一天前50多公里外一个与此案有着莫大关系的铁桶已经露出水面,这天距离他们开始申诉行动的1月7日正好1个月。

1月8日中午12时30分许,陈某的手机突然想起来,这是白云区公安分局刑警一大队警员打来的电话,警察的语气非常严肃,通知他们“有很重要的事情”,要求陈×娣及子女下午到白云公安分局一趟。陈某说隐约觉得这个电话可能与岳父的案子有关。

下午1时20分左右,陈×娣和一个女儿在陈某陪同下赶往白云区公安分局,一路上岳母不断问女婿“是不是找到阿振了?是不是案子全破了”?而陈某什么也不知道,他事后回忆“当时我不知道怎么和妈解释”。1时40分许,3人到达白云分局,一名警察让陈×娣独自上楼去,其他人留在楼下等待。陈×娣跟随那名警察来到2楼的一个房间里,房间里早已有10多名警察等候,警察们细细询问了她丈夫江振尧的特征。“当时他问我,阿振是不是平头,牙齿怎么样,喝不喝酒,胖不胖。”问完之后,另外一名警察拿出一张衬衣的照片,问陈×娣是否见过,是不是他丈夫失踪前穿的衣服。照片上的是一件42码大的浅绿色长袖衬衣,上面有暗绿色的网格。“就是这个,就是这个,颜色再浅一点”,陈×娣说。

下午2时,一名警察通知陈×娣去一楼验血,并要求其通知儿子江×豪到场,“说一起验比较准”。1个小时后,抽取样本完毕,陈×娣被警察带到三楼的办公室里,在那里,警方详细询问了5年前江振尧失踪的经过。随后,陈×娣和家人一起,在一楼办公室里见到了照片里的衬衣。浅绿色的衬衣粘满了土,左边袖口有被火烧过的痕迹,陈×娣看到那件衣服扑过去,跪倒在地,痛哭不已,“是我老公的,那是我买给他的”。

尽管警方最后的检验结果没有出来,陈×娣已经认定让她辨认的就是丈夫江振尧的衣服。其后几天她几乎在眼泪中度过,孩子们私下四处打听,几天后终于知道尸体发现的位置在和龙水库边。

2月18日下午1时多,陈某开车,带着妻子和妻弟,到水库边寻找失踪5年的岳父江振尧的尸骨。白云区公安分局的警察告诉他们,发现尸骨的现场,就在和龙水库靠近堤坝交接的地方,“那里有一堆石头和别的地方不一样”。

3个人在湿滑的水边来回找了20多分钟,终于发现在一环路一侧距离堤坝100多米的岸边,有一堆水泥块,与水边其他的石头不同。陈某说,他当时想应该是这里了,拍了照,方便明天来找。

几乎同一时间,陈×娣带着另外一个女儿,从广州的家中赶到人和镇,在市场里采购蜡烛和香纸。“5年多没见过他了”,陈×娣哭着要女婿赶快接她去现场。陈某以天气阴沉,而且没有完全确定为由劝住了岳母。当晚,陈×娣带着两个女儿、女婿、儿子和两个小外孙,一家7口人挤在人和镇桥北路十幢的老房子里。女儿说:“整整一个晚上,妈妈都没合眼。”

2月19日早晨6时,天刚刚亮,陈×娣带着一家人,早早就赶到和龙水库边,在那堆奇怪的石头边祭拜。儿子、女儿们为父亲点燃蜡烛,为父亲斟上满满三大杯父亲生前爱喝的白酒。陈×娣跪在石头上号啕大哭,烧着纸钱,口里除了“阿振、阿振”已说不出其他话。

上午9时,为江振尧烧完最后一张纸钱,一家人准备离开。陈×娣起身的时候,突然看见其中一块水泥块的凹陷处粘着头发。她觉得奇怪,喊来女婿和儿子,一家人将散落在岸边的水泥块堆起来看,才发现有的石头上粘着头发,有的石头上粘着衣服的碎片,有些石头里面还能看出人的轮廓,而石头外侧是一层一层的圈痕,像是油桶留下的印记。陈某说“当时就傻了,以前以为那几块石头是警察留下来作标记用的,现在才知道父亲就被灌注在水泥里的,太惨了”。

2月27日,白云区公安分局刑警大队技术中队向江振尧的家属送发通知:死者江振尧的尸体已经法医检验完毕。法医用黑笔特别在通知空白处注明“死者以无名氏于2006年2月7日由和龙水库入广殡,经查明死者为江振尧,男,1959.9.8”。

在2月7日到2月27日的20天里,江家人一日未停,每天都在走访相关的部门,给主管单位和领导邮寄材料,打电话。而白云警方也因为新的线索出现成立专案组,将江家人的DNA样本提交技术部门检验,确认死者身份,同时到监狱重新提审三名2002年已经判决的绑匪和另一名2002年在增城再次作案落网的绑匪,根据罪犯新交代的线索,专案组近日又擒获一名在逃绑匪。

中新社北京三月七日电(记者沈嘉)“谁有钱,花三百亿(人民币,下同)就能买到中国最大的钢铁企业(宝钢)。”全国人大代表、首钢董事长朱继民不认为这是危言耸听。“如果不加快国家法垄断法立法并成立有关机构,我们将可能被国外金融寡头和跨国大集团肢解。”

给中国钢铁业者和政府带来极大震动的是尚未尘埃落定的世界钢铁巨头米塔尔(Mittal)和阿塞洛(Arcelor)的并购案。“一旦收购成功,他们将垄断欧洲、南北美,最可怕的是垄断巴西的资源。”朱继民称,中国矿石主要来源于巴西和澳洲,这意味着中国资源来源地的极大压缩。

目前米塔尔钢铁向中国渗入,据说已和某钢铁公司达成协议。理论上,米塔尔用约一百八十亿元就能控股在沪上市的宝钢,而上世纪七十年代后,中国为宝钢的投资超过千亿元。

事实上,世界上很多主权国家都不允许影响国家经济安全的外资并购。中国也不能例外。朱继民表示,对于来势咄咄逼人的并购潮,“企业和政府都很着急,研究防范风险和防范垄断的对策。我们目前缺少一个部门和一部法律。”

“现在对付中国不是靠枪靠炮,而是在金融上产业上控制中国。”朱继民说。应对正在成长的中国民族产业,已在中国市场独大的国外企业往往或以知识产权打压,或设法收购。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