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情会在四季度来临吗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6 13:12:45

日本《产经新闻》在一篇发自北京的报道中说,“(神六)能够得到约80%的地球表面的资料。而且,还能够在某种程度上探测他国的军事设施和地下蕴藏的资源。因此可以说,中国的情报收集能力大幅提高。两年前神舟五号飞船的载人飞行只有一人,因此试验的意义不大,然而这一次却是两个人,两人互相合作,能够在太空进行各种各样的实际工作,其意义重大”。

该报进一步指出:“由于中国的太空开发是以军方为主导,因此,如果完成下一步的太空站建设,那么,地球上大部分国家平时就会处于中国人民解放军的监视之下。对日本等国来说,这将成为安全保障上的重大压力。不妨认为,今后屈从于中国的国家将会增多……”

日本《朝日新闻》更是煞有介事地指出,这艘宇宙飞船可能在飞行中拍摄台湾、美国和日本的军事设施,“负有侦察军事设施任务”。

同时,美国专家在一份报告中更是猜测,如果拍摄美国一些农业区的照片,可以帮助中国对美国农业收成作出估计,从而获得商业秘密,帮助增加中国在与美国举行贸易谈判时的砝码。

针对这些说法,中国载人航天工程副总指挥胡世祥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我们这次全程直播,好多轨道数据都给了美国。不会像过去美国媒体报道,说中国发射飞船开始突然变轨,找都找不着了,把和中国导弹的分导技术都联系起来了。这个事情我们觉得毫无必要。”

胡世祥分析说,技术革命可以催生军事革命,军事的需求同样会带动技术革命。这是不可否认的。但是不能因为我们搞载人航天,而且我们一些人是军人,就断定是为军事服务的。美国航天局有许多都是过去的军人。前不久我们请了五六位美国老牌航天员,都是将军。我的好朋友俄联邦航天署署长佩尔米诺夫,他就是原俄航天部队的上将司令。他们曾经是军人,但现在搞的是和平开发利用太空,我们就比他们多穿了一件军衣而已,我们也是搞和平开发利用的。不能说他穿了什么衣服就说是为了军事如何如何。因为宇宙空间是全人类的,所以太空资源也应该是全人类的,它开发所得也应该为全人类造福。因此,我们愿意和全世界的同行共同开发外层空间。

事实上,西方社会的一些专家也客观地指出,虽然中国的研究成果在未来有转为军事用途的潜力,但不能就此认为中国的航天计划是为军事而生的。

日前,香港《明报》在一篇评论中举出证据,驳斥了军事说。该评论引述国际航天商业委员会8月发布的《2005年航天产业现状》调研报告指出,2004年,全球航天产业来自商业服务和政府计划的总收入高达1030亿美元,预测到2010年将会超过1580亿美元。在后冷战时代,发展航天科技的军事价值已经大幅减少,没有国家会幻想可以超越美国的太空成就,为什么欧盟和俄罗斯等仍积极进军太空?因为这些国家知道,太空产业的直接投入产出约为1:2,而相关产业的带动辐射则可达到1:8至1:14,是回报极丰厚的投资。

该报分析道,对中国来说,神舟计划带来的直接经济好处,是重振卫星发射事业;至于相关产业的辐射,涵盖面相当广,受惠的甚至可以是偏远地区的农民。例如,陕西境内黄河沿岸的盐碱地曾经只长芦苇,2002年,中国科学院的刘敏教授将带到过太空的种子带到陕西,开始在盐碱地种植,发现经过异变的茄子产量增加一倍,棉花产量提高四成,原来不适合栽种的荒地变成农田。这是比较特别的事例,至于航天科技在精确定位导航、气象侦测预警等方面的贡献,就更加多不胜数。

一场来势汹汹的疾病如天灾一般降临在一个贫困的家庭里。临高女孩符秋萍患上红斑狼疮后因无钱医治遣返回家。然而“恶病难进家门”的地方风俗让15岁少女在重病中面临露宿野外的悲境。一边是骨肉亲情一边却是无情的陈俗旧规,我们在呼唤爱心紧急营救的同时更要屏蔽陋习。

在距离符家房子200米外的杂草堆边,符秋萍散乱着头发坐篱笆边的草席上,席子边临时架起了一把大伞。父亲符光伟和母亲符丽梅席地而坐。符秋萍眼里吟着泪水时而激烈地喊叫,时而茫然地仰头喃喃自语,她不吃不喝。她在野外已经呆了三天三夜。三天后的小姑娘已经辨认不出父母,也不认识刚刚赶到家里的姐姐。

“她已经一个多月没去上学了。”与符秋萍同在加来中学的初三(6班)女生凌小惠告诉记者。人群中符秋萍同班的几名女生都哭了。

“刚才她说自己的妈妈是地瓜,爸爸是小狗。这孩子没日没夜地说胡话,也不肯回家。在这里睡只有一张被子,蚊子咬得厉害,太可怜了。”一名邻居说,也忍不住掉起了眼泪。

10月17日,花费殆尽的家人不得不把重病的她从海口接回家。昨天她在海南师范大学读书的姐姐向本报拨打了求助电话:救救我的妹妹吧。今天中午,在姐姐符秋妹的陪同下,记者赶赴临高县加来镇加来农场进行了采访。

符秋妹已经有十来天没有上课了,她往返于学校和医院之间,借钱成了她每天要面对的事。路上她接了一个电话后焦急地说“妹妹又跑出去了,刚被找到。”11点左右,记者在加来农场的一块野地里,见到了发病的符秋萍,她裹着一张被子躺在符丽梅的怀里,手脚上尽是红点,清秀的脸还有一些红斑留下的印记。

符丽梅向记者回忆起那个令她惊恐的台风之夜,家里的墙被风刮塌,女儿出了“怪病”急送医院。她告诉记者,家里孩子4个。因为老大老二在海口打工读书,只剩下秋萍和小女儿在家。9月中旬,符秋萍突然患上了感冒,符丽梅一开始以为是小毛病,便带着女儿到加来镇诊所打针。起初有一点痊愈的迹象,但三天后情况巨变。符秋萍全身红肿,嘴巴和鼻孔都外翻,肚子也肿大,脸上有蝶状斑纹,符丽梅再把女儿带到诊所,医务人员也不知她得了什么怪病,让赶紧转到县人民医院。

9月25日顶着台风他们把女儿送往县人民医院治疗。经过化验检查,初步认为可能是肾炎,但治疗了几天后病情并未好转。符秋妹也越发怀疑,妹妹的病状很像她认识的一个朋友,那朋友得的红斑狼疮症,她心里顿时一惊。通过堂姐符春江的一个从医朋友处,她的猜疑得到了证实。当时他们欠医院270多块钱费用,而且也再找不到钱,但病情不能再拖了。

符秋妹立即通过同学的母亲找到了省人民医院内科的黄医生,很快他们将妹妹转进省人民医院。一天后,符秋萍被确诊为红斑狼疮。治疗马上开始,三天用药后,符秋萍脸上的红斑已经退了。

“不知道怎么会得这样的病,她不会是拣田螺给得的病吧。”母亲符丽梅哭着语无伦次地说着。在她的眼里,这个孩子是帮她帮得最多的,挑水、砍柴,种田、拣田螺去卖,年仅15岁却是家里半个劳力。

堂姐符春江说,按说这样的病得住院治疗的,但是因为没钱却把他们硬生生地难住了。他们只是寄住在一个亲戚家里,定时去医院打针。后来干脆开了药和针水带到家里打。但是这样的治疗效果并不太理想,一回到家一不小心就发烧了。

“更让我们难过的是,如果不治疗,病情恶化会危及生命,但我们到处借钱也用不起好药,而价格很低的药,每打一针又损伤到孩子的大脑神经。才出现了那样的一幕。”符春江说,无论怎么选择,都让他们难以取舍,非常痛苦。

屋漏偏逢连夜雨,对于这个家庭来说,不幸还不止这一桩。就在刮台风的时候,符秋萍家的房子有一边墙塌了,瓦片也被掀翻很多,一家人只好寄宿在叔叔家里。这段时间符丽梅借遍了所有能借的人。在这些天在叔伯亲戚的帮助下,勉强将破屋修缮,有了住处。

“跟哥哥借了1000元,跟妹妹借了1500元、跟邻居借了300元……”符丽梅无奈地算着,自从丈夫有了腰伤无业后,她一个人挑起了全家的生活,仅靠种田和卖菜。现在连菜也卖不了,得天天守着符秋萍,但尽管这么努力,他们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见到这样的情况,家人急忙把她送到了省人民医院,随后又转院到省安宁医院。经过检查诊断,孩子已经出现了精神障碍,再不治疗,病情十分危急。

“孩子的白细胞太低,精神治疗难以进行,医生说也可以打针提高。但是我们后来才知道那种针水一支就一百多元。”符春江告诉记者。直到那一天,这个家庭已经花掉了1万多元。他们再也没有能力支付孩子的医疗费。10月17日,符秋萍被送回了家。这个随时面临着生命危险的女孩却面临着让人更感凄凉和寒心的境况。

在采访时记者了解到,自从符家被修缮后病重的符秋萍还没有进过家门。她被安排在离家几百米的野地里,仅靠一床被子一张草席,符丽梅两口子轮流陪护。

秋凉如水,野外的露水日渐浓重,一个重病孩子却在风餐露宿,是什么让咫尺的家变得这么遥远?在记者的几次追问下,符丽梅才无奈地道出了事情的原委。他们说父母两人何尝不心疼自己的女儿,丈夫几次忍不住想要把孩子送回家里,但农村的习俗就是这样。

“房子修缮还没有进屋,她哥哥还没结婚,怕她万一出事了对家里影响不好。”符丽梅告诉记者。依照农村习俗,还未出嫁的女儿是不能在家里过世,这样会给家里带来不好的运气,而女儿病情危重,不知道哪天就出事了,所以才这样做,而且家族里都是这个意思。

当记者问不论别人怎么看那都是自己的亲生女儿啊,符丽梅只有红着眼睛无奈地叹息。

符秋萍的命运该何去何从,符家沉浸在一片焦灼之中。然而一场爱心营救在海南师范大学校园里悄悄展开,孩子们质朴的爱心,每一个取舍的场景都催人泪下。

我一定要救妹妹,这个想法在符秋妹的心头越发坚定。这个大二的学生两年来都交不起学费,靠做家教支持着自己的学业,现在她想到了辍学,用贷款的学费给妹妹治病。副班长王克伟是符秋妹班里的同学,这个内蒙的女孩是一名来自农村的特困生。知道了符秋妹的情况后,她偷偷“挪用”了班里的团费。还给远在内蒙的家人打电话,让她的家人帮着借钱,最后她把500元交到了符秋妹的手中。

同班的何丽把她仅有的500元生活费拿出来给了符秋萍,她的银行卡里只剩下5.38元,生病后她只好向同学借了50元去看病……符秋妹家教的学生黄小雅从成都寄来了500元……

在野地里,符秋萍微弱地呼救着,她企盼援手。而在这里,爱心的火种已经点燃,同学们愿意用自己的力量换取符秋萍生命的延续。我们热切向社会呼吁,救救这个垂危的生命!

系统性红斑狼疮(SLE)是一个累及多系统多器官,临床表现复杂,病程迁延反复的自身免疫性疾病。近20年来,由于临床免疫学的飞速发展,SLE的早期诊断和治疗已经不再是难题。大多数患者只要得到医生的正确诊断和治疗,特别是坚持长期随诊的,病情多能控制。此病有遗传倾向,但不能称为遗传病,大多数患者的子女是正常的、健康活泼的。

19日下午,安徽省人民检察院陈怀安副检察长向省十届人大常委会第十九次会议报告:2003年以来,全省立案查处的渎职侵权犯罪给国家造成直接经济损失近亿元,造成死亡51人、重伤5人。其中,司法人员和行政执法人员贪赃枉法、执法犯法比较突出。

白城市民王先生来电:“今天我逛街,一家饭店的招牌吓我一跳。咦?那不是拉登的头像吗?怎么上了饭店招牌?这家饭店牌匾上怎么印着那个著名的恐怖分子的照片?”

本报记者邢阳核实报道昨日记者看到,白城这家饭店的牌匾上果然印着留着山羊胡的本·拉登,图片上的拉登伸着右手食指,似乎在说什么。饭店的服务员说:“拉登,我们想通过这个引起大家的注意,也算是广告宣传吧。”据其介绍,饭店开业两个多月,生意一直不错。

但饭店老板的回答却让记者大吃一惊:“拉登?你见过拉登本人吗?”他反问记者,“那不是拉登,那是我父亲的照片,他都68岁了。”说罢,还让记者比较他和照片上的人长得像不像。

记者到互联网上找到了一张拉登非常有名的图片,跟招牌上的表情、动作甚至手表都完全相同,只是照片上的拉登穿着迷彩服,而招牌上的穿着白色外衣。据从事电脑平面设计的工作人员讲,通过技术处理,给拉登换件衣服是轻而易举的事。

记者在路边随机采访了几名群众,大多数人对饭店这种广告宣传并不认同。市民吴先生告诉记者,“如果外国人看到这个牌匾会怎么想?这会有损城市甚至国家的形象,实在太不应该了。”

白城市工商局法规科一负责人告诉记者,《广告法》明确规定,广告内容不得妨碍社会安定和危害人身财产安全。《广告管理条例》上也规定,广告如有违反我国法律的内容,不得刊播、设置或张贴。据了解,商家开业前应将广告宣传创意报到工商部门审批,拉登是国际上有名的恐怖分子,这种创意是不可能被批准的。

中新网10月21日电据中国农业部消息,10月18日,蒙古国境内靠近内蒙古自治区锡林郭勒盟阿巴嘎旗边境发生草原火灾。火借风势,至10月19日,蒙古国草原火沿中国边境防火隔离带外侧燃烧至锡林郭勒盟东乌旗边境外。

接到火情报告后,农业部部长杜青林、副部长尹成杰对内蒙古自治区的境外火阻截工作高度重视,要求精心组织,全力阻截外火入境,并注意人员安全。

中新社上海十月二十一日电(记者许晓青)中国国民党荣誉主席连战今天在此间接受两岸媒体专访时表示,因为抗战胜利,台湾才回归了中华民族。他说,这是历史事实,能够面对历史才是真正的勇者。

连战在回答记者提问时表示,没有抗战的胜利就没有台湾的光复,因为抗战胜利,台湾才回归了中华民族。这是历史的事实,没有任何人可以加以改变。

连战说台湾光复纪念日是每年的十月二十五日。一九四五年后,每年台湾都会热烈庆祝,但过去几年因为民进党有意把它“冷处理”,节日的庆祝已不如往昔那样热烈,但事实上,各地都不会忘记这个日子。

连战认为,不论在台湾、在大陆,只要世界各地有华人的地方,都会对抗战胜利和台湾光复的意义加以重视。连战称,应加强台湾光复的节日庆祝,尤其是在台湾地区。

当有记者问及连战对“台湾地位未定论”看法时。他认为,这是少数持偏激政治立场的人所提出的,而在二战结束时签署的《波茨坦公告》已经对此有明确的表述,必须依照国际公法加以实施。

同时,连战还表示:有言论称“台湾光复”为“终战”,对此他表示遗憾和无奈。连战说,“光复”就是“光复”、“胜利”就是“胜利”。中华民族的军民以高昂士气浴血奋战这都是历史事实。他表示,能够面对历史才是真正的勇者,历史可以宽恕,但不可以回避、歪曲,历史不允许篡改。

如今长春市宠物用品店内出现了一种宠物专用的“内裤”,可以用来防止母宠物外出时受到陌生异性宠物性“骚扰”。

南关区东康小区的夏女士家养了一条叫豆沙包的白色京巴狗。“遛狗时最怕遇到牵着异性宠物狗的人,两条小狗往往置主人于不顾,当场就亲热,甚至能来段激情戏,让主人和行人都很尴尬。”今年春天,夏女士家的豆沙包怀孕了,而家人却不知道它的男朋友是谁。几个月后,豆沙包生下了一只黑色卷毛狗。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夏女士听说有了专门预防这种尴尬的“生理裤”后,一下子就给她家的“宝贝”买了五条。

昨天中午,记者在桂林路附近的一家宠物用品商店看到了这种狗狗专用的“生理裤”从设计上看有点像一条漂亮的泳裤,可以直接罩住小狗的生殖器。据工作人员介绍,“生理裤”的特殊之处在于正面装有卫生护垫,这就降低了宠物的性吸引力,能从根本上防范异性狗的“性骚扰”。据悉,这种“生理裤”售价多在25元左右。“狗在每年春秋两季发情,每年这个时候,‘生理裤’卖得都特火。”

“这种‘生理裤’还有个特别的功能,如果宠物长时间呆在家里,它闹情绪的时候会乱小便,在‘生理裤’内放上一小块宠物专用的‘尿不湿’麻烦就解决了。”

本报新任上海记者本杰明·约菲-沃尔特10日有关吕邦烈的报道很快被证明完全失实。约菲-沃尔特今年25岁,他此前的主要报道经验是在南非一家报社工作了半年直到这家报纸于2004年11月停刊,他同时担任英国《星期日电讯报》的特约记者。

约菲-沃尔特从9月1日开始受聘为本报驻华记者,临时代理华衷的工作。他五周后前往中国南方的太石村,在报道中称之为风起云涌的农村起义的热点地区。同行的还有一名当地司机、一名从上海陪同他前往的翻译和民主活跃分子吕邦烈。据约菲-沃尔特称,吕邦烈原来只是答应给他们指路,尽管三次要求他下车,但他坚持要陪他们去太石。约菲-沃尔特撰文讲述了所发生的一切。

24小时后,约菲-沃尔特回到上海报道了自己的亲眼所见。事实上,为了赶在周日(9日)截稿前发稿,他的3500字文章采用了意识流写法,后来发表的文章经过大幅删减。文中说:我的脑子里嗡嗡作响,一方面对吕邦烈的遭遇感到震惊,另一方面为自己的生命安全感到极度恐惧。

他在截稿前一个小时发出稿件,已经没有什么时间跟编辑部交换意见。伦敦的编辑部没有向他核实文内的一些细节,没有问及当吕邦烈挨打时离他有多远,没有问及他到底看没看清他在报道中声称自己看到的情形。与此同时,约菲-沃尔特没有向编辑部讲明他当时以及在撰稿时所处的状态。他始终坚信,吕邦烈死了。

接下来的消息表明,吕邦烈还活着,而且伤势与此前的描述不一致。读者在松了一口气的同时非常关注这篇报道的严重漏洞。本报急召约菲-沃尔特回伦敦,在他途经香港时,专程前来处理此事的本报外事编辑尤恩·麦卡斯基尔跟他谈了话。麦卡斯基尔和中断休假匆忙赶回的华衷采访了所有与约菲-沃尔特一同前往太石村的人,包括吕邦烈。本报安排吕邦烈进行了体检和扫描检查,但没有发现重伤。

所有目击者都声称吕邦烈遭到毒打,吕邦烈也证实了这一点。在伦敦,本报编辑纷纷探望约菲-沃尔特,无庸置疑,他们都对约菲-沃尔特心怀同情,尽管他的报道确实损害了本报对华报道的可信度和诚实度。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