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想200万像素音乐小天使狂降至1380元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6 11:54:09

采访随着陈萧7岁儿子的放学回家戛然而止,这是陈萧事先同记者约定好的。“我的事不能让儿子知道。他一直觉得我是被单位调到北京来工作的。”

殷东方主要是适时提醒老板凡事都有前因后果,具体工作由老板自己决定。

相对于陈萧的否认,殷东方则高调地表示:“我就是一个新时代的门客。”他说,古时候的门客依附在大夫和诸侯身边,但他们绝对不是奴隶,因为他们享有人身自由,如果主公失势或对他不好,他就可以选择离开。“从这个角度来讲,我觉得做个门客没什么不好的。”

还没等记者抛出第一个问题,他又接着说:“‘至圣先师’的孔夫子,他也免不了一副门客的姿态,他说自己三日无君便惶惶不安,所以才会在各国之间奔波。”接着,他又一连串地引用了《吕氏春秋》、蔺相如、陈涉起义、项羽、刘邦等等一堆历史典故,以证明门客的巨大历史作用。

殷东方说他其实没有什么具体的工作,“我只跟老板讲讲道理,告诉他凡事都有前因后果,具体的工作老板自己定,我从不参与。”他现在有房有车,衣食无忧,都是现在的老板给的。虽然不肯说更多的信息,但殷东方透露老板来自山西,身家过亿。

记者对这种“靠嘴皮子”生活的方式颇不以为然,但对他这番旁征博引、谈古论今的言论,却也不由得心生佩服。可就在记者觉得他“的确有些东西”时,却发现其言论皆出自某文化名人的一篇文章——《“门客文化”探源》,甚至有些词句是原文背诵。现在,记者只剩下佩服他的记忆力了。

从经济学家到大学生,从艺术鉴赏人士到维持秩序的壮汉,“门客”可谓不拘一格。

据记者了解,现在一些艺术鉴赏方面的专家成为“抢手货”,因为艺术品收藏成为越来越多的老板的喜好。不少艺术品大型拍卖会上频频出手的老板身边,都会坐着这样一位艺术鉴赏专业“门客”。

殷东方告诉记者:“其实我们都不过是小打小闹,满足一些先富起来的人的个人喜好,就像给鳄鱼剔牙的小鸟,各取所需。真正称得上‘门客’的是那些高级的经济学家们,他们所服务的东家是我们所无法企及的。一个主意就要动用多少个亿啊,那是一种什么感觉!”

门客须有超大脑容量,要上知天文地理,下晓柴米油盐,不事事精通,也得八九不离十。

身为现代“门客”,不但要懂得为“客”之道,还必须具备五种基本能力。

·三寸不烂之舌:想要立于“江湖”,游走四方,能说会道是必需的。一旦功成,使将出来,就让人觉得黑与白、真理与谬误之间不再那么清晰可辨了。

·柔韧的腰杆:老板是任何时候都不能得罪的,该低头弯腰的时候绝不含糊,否则饭碗难保。在老板面前不能太聪明,也不要太糊涂,太聪明了,老板会担心自己被蒙蔽,太糊涂了,老板会另请高明,分寸和火候都要拿捏得到位。

·锐利的眼睛:有的老板好大喜功,有的老板谨小慎微;有的老板善良忠厚,有的老板黑心黑肺,因此要会察言观色。

·超大的脑容量:上知天文地理,下晓柴米油盐,言必旁征博引,雄辩滔滔。即使不是事事精通,也得八九不离十。人家没有想到的,你要首先想到,别人不关心的,你要去关心,要走在时尚和潮流的前沿,既能与人狂聊周杰伦的新专辑“十一月的肖邦”,也能就股市K线的走势大发见解,最好还能谈谈工笔画与“野兽派”画法的共通之处。

·非凡的第七感:月晕知风,础润知雨,见人所不见,知人所不知。其实门客们也不好当,谁知道哪片云彩要下雨呢。所以在关键时刻,能嗅出不同的味道,立即掉转船头,躲过大风大浪来袭,“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是老板们而绝不是门客应该说的话。

目前,一些高级经济学家也充当起“门客”。袁岳对经济学家做“门客”并不反对,他认为,部分经济学家可以堂皇而公然地成为特定利益集团的代言人,这样可以在现实的经济活动和矛盾冲突中,通过激烈的论辩和交锋“有力地刺激经济学的进步”。

知名学者鄢烈山认为,门客可能既不是武士(荆轲、朱亥、庞涓),也不是文士(毛遂、苏秦),可能仅仅是有鸡鸣狗盗等一技之长的“食客”。我国古代传统门客文化中的主客关系说到底是主奴关系,决定了门客的工具性,即使互称“知己”,也是一种假相。

其实,作为“门客”,无论是在古代,还是2000多年后的今天,都是指有权势的人收养的有学问有技能的人,三教九流都有,他们通过依附某个主子,将自身“工具化”,以实现或求富贵、或建功业的人生目标。所不同的是,现代“门客”群体早已摆脱了封建时代的主奴关系,更多地充当出谋划策的“人才储备库”的角色。在与这些人的接触中,记者感受到,这些人的收入并无固定标准,全凭“老板”的喜好,他们低调、务实,从江湖术士到饱学之士都有,这是一个在社会发展过程中随着收入差异而产生的新人群。

两年前,在广东教育学院读书的张平清成为全校唯一应征入伍学生(学籍保留)。上周六,他刚刚从西安某部队退伍回来。

昨天早上,小张在番禺乘坐公交车时,因制止车上一小偷扒窃遭到其同伙的疯狂报复。他的肺部被利刃穿透,伤口离心脏只有一两厘米。

被暗算后,小张勇敢地和歹徒搏斗,并最终夺过歹徒的刀刺向对方的胸口……经医生抢救,小张脱离危险,歹徒不治身亡。

本报讯昨日上午8时半许,广东教育学院大四学生张平清在番禺区17路公交车上制止一小偷扒窃,在大石镇上滘牌坊附近,他遭到小偷同伙背后暗算,肺部中刀,仍奋勇夺刀刺死对方。小偷同伙在送大石镇人民医院后抢救无效死亡,张平清则在3个小时脱离生命危险,但左肺被部分切除。

据了解,突遭不测的张平清刚刚退伍三天。两年前,刚刚升入大四的小张作为全校唯一应征入伍(学籍保留)的学生加入西安某部队。11月26日,他刚刚退伍回到广州,准备完成学业。

昨日上午10时一刻许,记者赶到大石镇人民医院,看到几名警察坐在急诊科抢救室门口凳子上,其中一人拿着手铐,目不转睛地盯着抢救室。

虚掩的抢救室玻璃门后,几名医生正在为一名男子做手术,男子满身是血,连床单都染红了。旁边椅子上放着一件红色外套。一名出来的医生说,听说受伤男子是小偷,刺伤了别人,又被别人反过来刺了。“不管怎样,先要救人。”

在医院住院部7楼病房,几名医生正在为一名受伤男青年包扎,医生说,男青年左后背被刺一刀,胸腔内有大量出血。几分钟后,院领导急匆匆赶来,说已经紧急联系番禺区人民医院的胸科专家,争取尽快做手术。

外边走廊里,几名男女拿着一个书包和一件白色衣服,焦躁不安。他们是张平清的哥哥、嫂嫂和同学。据他们介绍,受伤的男青年叫张平清,是广东教育学院大四学生,在公交车上制止小偷扒窃,遭到小偷同伙报复。

张平清的嫂子姓陈,她告诉记者,事发时她一直在场。几分钟后,一名警察上来,将陈小姐带进医生办公室做笔录。

陈小姐对警察说,张平清因为从学校应征入伍,两年没回过家。26号回来后,张平清提出先回中山看望母亲,因为张平清的哥哥有事,她就陪同。两人在南村上了17路公交车,车上人比较多,两人都站着。快到沙溪村车站时,张平清发现一名男子拉开了一乘客的背包,于是就提醒该乘客注意,男子很恼火,同张平清吵了几句。车子靠站后,男子恨恨地下车走了

陈小姐说,她以为事情就这样过去了,没想到麻烦在后面。车子开了两站到了上滘站,车上一名红衣男子突然将张平清推下车,她赶紧也跟着下了车。下车后,红衣男子对张平清推推搡搡,她突然发现红衣男子手上持有一把匕首,而张平清白色衬衣上已经有血。张平清和红衣男子扭打起来,并夺过匕首,刺了红衣男子一刀。两人最后都倒在上滘牌坊下面。她慌了,报警后,警察和救护车先后赶来。

陈小姐愤怒地说,红衣男子和张平清都被抬上救护车,但红衣男子还不罢休,又爬起来掐打张平清,被警察拉开。

上午11时10分许,民警正在医生办公室为陈小姐做笔录,一名警察走进来,低声说:“急诊科那个人没救活。”记者立即奔往急诊科,记者最初见到的那名在抢救室里接受救治的男子被推了出来,送往医院太平间。据一名医生介绍,该男子心脏中刀,失血太多。

张平清则在上午11时半许被推入手术室。下午3时许,从番禺赶来主持手术的番禺区人民医院心胸外科吴主任出来了,他安慰家属说:“手术状况较好,病人已经脱离生命危险。”吴主任介绍说,张平清左后背中刀,贯穿了左肺,因此造成大量出血,他们在张平清胸腔内抽出1900多毫升积血,接近人体总血量的一半。“差一两公分就刺中心脏了,如果那样就糟糕了。”吴主任说,从伤口上来看,凶器应该非常锋利,而且对方明显是要一刀致命,可能是匕首碰到肋骨,才偏离心脏刺穿了左肺,而且对方好像还故意转动了匕首以给张平清造成更大伤害。手术中,他们切除了张平清的部分左肺。

记者在医院还见到广东教育学院的高老师,她介绍说,张平清是该校2000级学生,2003年完成大三学业后,作为当年全校唯一学生应征入伍去了西安某部队,今年11月26日才从部队退伍。学校原本准备昨日上午为他举行欢迎会。昨日上午8时23分,张平清给她打电话说先去老家看看妈妈,过几天再回学校。没想到9点多钟,就听说张平清见义勇为受伤了。

得知张平清见义勇为被刺伤,广东教育学院所在的海珠区赤岗街道党工委、街道武装部领导立即赶往大石人民医院,为张平清送上慰问金和慰问品。街道党工委副书记黄素平说,张平清非常勇敢,赤岗街道将积极向番禺有关部门反映,照顾好张平清。

街道武装部部长吴舜华表示,要同番禺区公安局协调,保证张平清的医疗和生活费用。

张平清2年前入伍时,广东教育学院高老师参加了欢送会。现在,张平清光荣退伍,也是她在准备欢迎会。高老师说张平清活泼勤奋,人缘很好,各方面表现都很不错。

广东教育学院的高东和张平清是同班同学。高东说,张平清为人正派耿直,见不得不平事,平时看见让人气愤不平的事情,他都敢说敢为,“他在公交车上制止小偷,我不感到意外。”

张平清的哥哥是说弟弟从小性格刚烈、向往军营。2年前同学们都忙着找工作,但他却偷偷报名入伍,一直到过了体检关,他才告诉家人。

张平清制止小偷,是典型的见义勇为行为。在其后与小偷同伙的搏斗中,张平杨被刺伤后夺刀刺中对方心脏,对方最终死亡。那么,他被小偷同伙推下车后的行为,到底是正当防卫还是防卫过当,算不算见义勇为呢?众人或表回顾目击,或纷表达自己的看法。

中午12时许,上(水+窖)牌坊下面,几名联防队员用摩托车围起十几平方米的地面,警察正在拍照地面上的暗红血迹。这里距离上(水+窖)公交车站约几十米。

开“摩的”湖南人老王说自己当时正好在牌坊附近候客,亲眼看见血案发生:上午8点多,两男(分别穿着红衣服和白衣服)一女从上(水+窖)公交车站方向走过来,两男子边走边纠缠,突然,红衣男子先掏出匕首刺中白衣男子后背,白衣男子拼命夺过匕首,刺中了红衣男子的胸口,最后两人都倒在牌坊下面的马路中间。牌坊旁边一档口老板说,他在档口里看见两男子扭打,最后都受伤了。

下午1时许,记者来到17路公交车南浦总站,车队一值班人员说,当班司机彭某去了洛溪新城派出所配合民警调查,不方便联系。

在洛溪新城派出所,当被询问张平清的行为能否被认定为“见义勇为”时,值班民警说他没有参与调查此案,不了解情况,并请记者通过番禺区公安局联系采访。记者电话联系番禺区公安局有关人员,被告知需要征得市公安局有关部门同意。

而张平清的嫂子昨日傍晚来电告诉记者,民警或来告诉她,张平清的行为认定为见义勇为“应该没什么问题。”

广东明境律师事务所向华友律师认为,张平清的行为应该属于见义勇为,因为他制止小偷在车上作案。关键在于他被小偷同伙推下车后的行为,到底是正当防卫还是防卫过当。

向律师说,区分正当防卫还是防卫过当,关键是看防卫强度和损害结果。从防卫的强度来说,只要不过分超过对方的侵害强度,就应该属于正当防卫。对方拿刀刺了张平清,张平清夺刀刺伤对方,这种防卫强度不过分。从损害结果来说,只要不过分高于对方损害的结果,也应该属于正当防卫。对方背后袭击张平清,可能造成张平清当场死亡;张平清刺伤对方,也可能造成对方当场死亡。两种损害结果,没有哪一种更过分。

在哀牢山区,一直流传着这样一个古老而神秘的故事:从明代就世袭土司的李家,至最末一位土司在1950年而亡,积敛了万贯家财,据说他家是靠贩大烟、设卡收费、造大洋开工厂等发的财,至于说他家有多少金银财宝谁也说不清,但从还保留的至今豪华气派的土司府便可窥见一般。

关于李家宝藏在何处,目前在哀牢山区流传着三种说法。他的随从说,他死前已将大批宝藏藏进了地道,至于说地道的机关在哪里仍是个谜?他的一个随从保镖说,他死前的一个夜晚,曾有人亲眼所见,他用20多匹骡马将宝藏驮到了一个叫南达的地方。还有一种说法认为,金银财宝就在他家土司府地下藏着,因为在他家的大院子里还存有一些奇异的图案,这可能就是开启宝藏的指示图。近日,记者前往一探究竟。

李家祖坟地在哀牢山半山腰的关东岭跑马场,现在坟墓还在,但我们只能从残缺的守墓人石雕和坟山上那棵高5米的石柱感受到曾经的气派。据当地的老辈人回忆,李家祖坟原来是用石块镶砌,石碑和坟前都精雕着各种图案,旁边还有守墓人石雕以及石狮等,几乎占据了一个小山头,是何等的气派。但是,后来因为大家传言李家的宝藏不知去向,有些人就将目光转移到了他家的祖坟上,盗墓人屡屡“光顾”,一度将李家祖坟挖得千疮百孔,据说也没盗得什么宝藏,而守墓人石雕和石狮子却不知去向。

坐落在耀南村的土司府,原貌仍保存得完好,只是门前的12生肖石掉和墙上的图案已破损。哀牢山国家自然保护区新平管理局负责人罗忠俊说:“近年来在嘎洒除传统的花腰傣民族风情游以外,在哀牢山新开辟了原始森林游、石门峡探险游、寻访茶马古道游、追忆土法冶炼窑、体验尿道雄关游和观光瀑布游等,旅游有逐年升温的趋势,其中,最为火爆的当数土司府的探谜游,大家除了寻古觅踪之余,就是为了探访那神秘的宝藏,游客来了一波又一波,却没有谁能够揭开这个千古之谜,更使这栋古宅增添了神秘的色彩。”

罗忠俊说:“来观光的人,当听了导游说起这段宝藏的故事和看到了那刻在地板上的符号时,有的付之一笑,而有的顿时心潮澎湃,在古宅中留连往返,将古宅中的每一个墙角都瞅个仔细,特别是古宅中藏枪的秘室、可能曾是水牢的地下室、土司夫人为藏宝物而设的暗室、土司为正房设的取暖暗道以及为防偷袭而设的枪眼。还有人从正院转到侧院的花园,又从花园转到土司府背后的山上观整个古宅的全景,力图从中能发现蛛丝马迹。”

看过美国大片《国家宝藏》电影的人可能还会记得有这样一个情节:主人翁凭着一个像五角星的东西对上了那个宝藏之门的机关,最终开启了那扇财富之门。在这个神秘故事里,似乎也有点相似之处,就是在土司府正厅四合院里也有一些这样的奇异符号,是一块块正方形的青石板地砖,它们分别被安置在四合院的4个角落,院落右侧一块石板上刻着一个不规则的五角星图案;左侧一块石板上刻着的是像椭圆又像音符的图案,其余两块与此相似。这些符号到底象征什么意义?谁也说不清,要说是装饰,它又因为刻画得极不规则,与那些及其工整、精致的雕梁画栋很不对称;说它是开启宝藏的指示图,而它又指示的是那个方向,那扇“阿里巴巴”之门究竟在何方呢?这个谜团至今仍未能揭开。

因历史的原因,在哀牢山已找不到一位李家的后代,听说还有一位幸存的李家的保镖知道宝藏秘密,记者经多方打听和走了几公里的山路,才在嘎洒镇耀南村张家寨寻找到了这位84岁的老人。现在的谢林安已经老态龙钟了,双耳基本失聪,讲话必须大声吼叫,还要靠他儿子在旁边作翻译才能听懂,好在老人对过去的一些事还能记得起来。保镖谢林安一面抽着老草烟,一面段段续续的回忆起了70多年前的往事:在10多岁时,为了逃避抓壮丁,就去跟着李家放马,后来因为李家看到他既老实又能干,且个子高大身体强壮,就被土司看中叫到自己身边当了一名贴身保镖,土司走哪里,他就跟着到哪里,还为生意上的事跟土司去过缅甸、老挝以及英国等地,当时确实风光了好几年,一家人的吃穿也不用愁。

谢林安老人回忆说:“只是后来解放后,废除土司制,记得好象是在一个夜晚,他看到了一个由20多匹马组成的马帮来驮运,里面装的是什么东西就不知道了。”

现在还住在南达的罗恒聪说:“当时土司有一个女儿是嫁到了南达。有一个夜晚,我亲眼看到了有一个马帮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到过南达,里面估计就是财宝。”

据当地人还有一种传闻,宝藏就藏在土司府所在的这座山中的暗道里,只进暗道的机关在哪里谁也不知道。据新平哀牢山野生动物救护中心的郑宏文说:“我爷爷奶奶与李家最后一个土司有过交往,小时候听爷爷奶奶讲过李家的一些事。李润之年轻时候好赌钱,一次赌赢了钱在回家的路上遇到了一伙土匪抢劫,他机智地将钱撒在地上,说要钱你们都拿去,当土匪忙着去争抢地上的钱时,他顺手操起了木棒将土匪打翻在地。从此他恨透了土匪,就向他哥哥要了兵,自己带队剿匪,费了4年功夫将横行在哀牢山一带的土匪剿灭。”

郑宏文说:“后来李润之当上了李家最后一位土司,开设机械织(染)布厂、机械厂冶炼厂、铸锅厂和造币厂等,还贩大烟、设卡收费、收租赋、垄断官盐、到处设商号等等,管辖着双柏、景东、镇沅、墨江和新平5个县,聚敛了大量的财富,他家的财宝有多少谁也说不清,听我爷爷奶奶说过,他有钱还兴办了一所学校,现在这所学校还在,为了保养身体发明了牛奶煮鸡,还有鸡装鸽子,鸽子又装小鸟炖鸡法。后来听说他家的财宝都藏在地下暗道里了,暗道一直通往土司府后的这座山中,只是这暗道究竟在哪里?开启暗道的机关在哪里?谁也说不清。”

土司制度是我国自宋代以来国家对少数民族地区统治的重要政治制度,它对稳固国土、建设边疆起过巨大作用,新平土司府设立于宋代(公元985年),大土司李家祖籍在甘肃省陇西县,其祖父李毓芳在清乾隆年间平乱有功,被皇帝诰封为“云骑尉”,赐“哀牢土司”,世袭爵位。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