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日争端有深刻背景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7 00:53:58

这种战绩令杨元庆感到欣慰。联想权力层已决定提前5个月结束中国区与联想国际各自单练的过渡状态,“包括产品线、供应链、事业部的全方位整合,将不会晚于今年底完成”。

杨元庆昨天还反复引用一些新的名词,包括“交易型客户”与“关系型客户”。前者是消费者和中小企业,后者则是大型企业用户。对用户重新分类是为了更方便地跟戴尔竞争,对“交易型客户”,从中国到南美,联想认为自己过去的业务模式完全可以搞定;对大客户,联想会师从戴尔的直接销售模式,同时加上些原来IBM与联想的特色。

“联想中国模式,被证明是有竞争力的,完全可以拷贝到全球PC市场。”杨元庆说。

对于戴尔、惠普对新联想的“围剿”行动,杨元庆昨天强硬表示:“真正决定新联想成败的关键,不在于是否100%留住了老客户,而在于是否能成功进入那些收购前联想或IBM从未进入过的市场,这才是对手害怕的;在全球的中小企业市场、消费者市场,联想的增长是从零开始的质变,我们同时优先考虑的还包括印度、俄罗斯等新兴市场。”

昨天,杨元庆还首次完整透露了他对新联想5年后的四大期望,这是柳传志时代没机会实现的中国企业国际化的最高野心:“我期待5年后联想能成为在全球有影响力的品牌;期待联想的市场份额与地位显著提升,跻身全球最主要的两家厂商;期待5年后联想有一个健康的盈利,净利率在4%到5%以上;期待联想在5年后能有超出PC以外的新业务与新的增长点。”

据记者观察,在联想高层嘴边近来一直念叨的敌人只有戴尔。杨元庆昨天提到“跻身两强”,可看出新联想矛头所向,即在5年内超越惠普,与“老大”戴尔进行全球争霸。

笑称开始“洋插队”的杨元庆,目前已举家搬往美国,常年坐镇纽约联想总部,“在此后这关键的5年,估计对手会犯不少战略错误,那对联想而言,都是机会”。(晨报记者张旭光)

贝利和马拉多纳第一次见面是在1979年,当时阿根廷青年队在乌拉圭准备世青赛预选赛,准备进军在日本举行的决赛,马拉多纳和贝利在乌拉圭的阿特兰蒂塔酒店见面,两人见面了一个多小时,当时马拉多纳很激动,贝利则非常高兴,当时他还拿起吉他唱了一曲。

谁也没有想到,贝利再次在老马面前拿起吉他,居然等待了26年。这个节目中,马拉多纳就向当年的顽童一样,希望贝利再次弹奏一曲。64岁的贝利答应了,他弹唱了一曲称赞马拉多纳的歌曲。做为回报,马拉多纳演唱了一曲足球探戈。

马拉多纳遭到可卡因的摧残已经有好几年,去年他差点因为毒品造成的疾病而去世。贝利的儿子同样难以幸免,埃迪尼奥因为涉嫌毒品犯罪面临巴西警方的审讯。

马拉多纳首先表达了对贝利儿子的同情,贝利表示,“你一直是他的偶像,因为你是一个征服者,你的节目很快就会传到全世界,我想我们可以做很多事情,来帮助世界上很多受苦的人”。

贝利最后还提到1990年世界杯赛上,巴西队0-1输给阿根廷队的那场比赛发生的“饮水事件”,巴西后卫布兰科声称,他喝了阿根廷队队医给的水以后差点晕倒,对于这段往事,老马赶紧打住,“当时我并没有去”。

马拉多纳目前接受了肠胃部分切除手术,以减少他的胃口,控制他的体重,现在的马拉多纳已经健康了很多,现在,他开始在阿根廷的电视台中主持节目。

马拉多纳在节目最后提议,与贝利进行头球顶球表现,60多岁的贝利和刚刚减肥的马拉多纳互相顶了十几下,这引起了现场观众的疯狂,不过最终,还是马拉多纳没有能把球顶到位置上,这次即兴表现终告结束。

采访最后,贝利和老马相互交换了签名球衣,这让这次活动的气氛打到了高潮。

同时出席这次节目的还有众多体育名宿,包括阿根廷网球名宿萨巴蒂妮,阿根廷国家队进球最多的传奇前锋巴蒂斯图塔,以及90年世界杯扑点球专家戈耶切亚。

节目的最后,依然有巴西记者追问,谁才是世界最佳球王,马拉多纳幽默的回答到,“我的母亲认为是我,他的母亲认为是他”。(PIPPO)

体育讯北京时间8月16日消息,虽然到了特赦条款的最后期限。但是小牛队的前老大芬利还是没有能够逃过一劫,小牛队正式宣布他们已经放弃了这位队内的功勋球员。根据NBA方面特赦条款的相关规定,小牛队将在未来的三年之间内剩下5100万美元的奢侈税,而芬利则成为了一名非受限制自由球员。

芬利现在的合同还剩下三年5100万美元,加上他的未来的新东家签订的合同,这位老将在未来的三年内收入依然相当可观。根据NBA方面的规定,除了小牛队之外,其他任何一支球队都能够和芬利续约。

现在想要得到芬利的球队很多,其中包括了太阳,马刺,热火,活塞,掘金;根据休斯顿纪事报之前的报道,火箭队也对这位球星有意思。

马刺队现在仅仅用了一半中产阶级条款,他们可以给芬利开出更高的工资。而迈阿密热火和活塞队都能够给芬利全部的中产阶级条款,当然,掘金也能够做到这点。

芬利在1996年的时候被太阳队交易到了小牛,他接着成为了小牛队的队长。在过去待在达拉斯的8个赛季中,芬利平均每场得分达到了19.8分。根据报道,小牛已经找到了芬利的替身。他们和被魔术队放弃的自由球员克里斯蒂达成了一个一年300万美元的口头协议。

在纳什被交换出去之前,芬利,纳什,诺维茨基三个人被称为小牛队的三巨头。但是随着芬利的年龄增长,他的竞技状态也走上了下坡路,再加上高昂的工资,这也成为了小牛队放弃芬利最为关键的原因。

上个赛季芬利平均每场得到15.7分,这也是他在小牛队的新低。他的投篮命中率仅仅为42.7%,平均每场4.1个篮板也成为了芬利职业生涯的新低。

“现在的策略较量,已经不仅仅限于技术和经济实力比拼,而是已经上升到政治格局的高度。”他表示,从中方来讲,CDMA收费标准并不是目前决定3G发展的最关键因素

和高通的谈判会出现什么结果已不是最重要,但双方需要找到一个合适的解决方案,以便使3G产业化道路更为顺畅地铺开

日前,知情人士对《第一财经日报》透露,就高通目前的CDMA专利收费标准问题,中国已有数家企业正在准备和高通进行一对一重新谈判,以寻找新的降价空间。

此前和高通有专利业务往来的中国企业中,有企业与高通有过初步接触,“针对个别企业,专利费可能会出现一定程度的下调,目前正处于洽谈阶段,最后结果并没有敲定。”一位设备商高层人士答复,“专利费调整只是其一,根据全球性协议,我们将和高通继续一揽子合作。”

截至目前,已经公开和高通签署技术授权相关协议的中国企业包括:夏新电子、UT斯达康、中兴通讯、华为、波导以及TCL等。其中部分企业曾委托信产部电信研究院与高通进行有关调整专利费的谈判。

高通中国区董事长汪静称,对于已经和高通签订知识产权协议的公司以及即将签订协议的公司,“如有特殊情况,不排除重新就专利使用与企业进行谈判的可能性。”但他认为,签订的协议有法律时效,在时效期内没有必要进行修正,现在没有必要进行这方面的谈判。

据了解,上述企业并不是唯一希望和高通对降低专利费一事进行“磋商”的企业,国内好几家大型企业都有该想法,并将在适当时候予以实施。

国内一家设备商人士表示,他们正在搜集相关资料、了解有关程序,而在正式提出重谈要求之前,“最主要的是要了解其他厂商有无相关计划及部署情况。”

尽管“讨价还价”的部分条件具备,对于尚未形成的“降价同盟”,有些企业却只能望洋兴叹。

京瓷振华的一位内部人士透露,高通把手机部门卖给京瓷后,双方就签订了全球协议,不论在中国生产、销售,还是在美国、日本、印度以及其他国家,京瓷的CDMA专利费都将保持在5%左右。

他表示,在国际统一费率为8%,中国企业为2.5%的情况下,京瓷在中国生产销售手机的成本居高不下,“成为一块心病”。

一位业内人士分析,高通专利费酝酿调整,与信产部电信研究院代表中国决策部门与美国高通公司谈判受阻有关。

这场谈判从2004年2月前后启动,由信产部电信研究院牵头,院长杨泽民为首席代表,标准所所长王志勤为谈判责任人。

2005年年初,一场由主要的WCDMA专利持有者高通、摩托罗拉、诺基亚、爱立信以及西门子等几家厂商参与、细化到调整中国WCD-MA专利费率的问题上的谈判,已被迫搁浅,原因是高通公司无法接受专利费下调的计划。

汪静在一次采访中表示:“我们目前正在面临考验,因为在全球上百家使用高通技术的企业中,专利问题没有出现过类似情况(国外情况大都是高通直接和各个厂商洽谈)。”

而据记者掌握的消息,也佐证了上述说法,“两手准备”是高通目前对待谈判的操作方式。

一家负责企业知识产权的设备商有关人士略感诧异地称:“现在,高通的态度有了明显的变化,我们正在考虑是否需要择日提出降价要求。”

他认为,首先,作为跨国专利企业,高通擅长从战略的角度去判断形势,来决定自己应该采取何种立场。其次,从国外其他利益集团角度来看,高通也必将面对欧盟厂商的直接压力。最后,电信研究院和国外企业的专利谈判已告暂停,谈判结果和结束时间都难以预期,“企业不希望统一谈下的费率高出他们一对一谈出的价格。”

一位熟知此次谈判的西门子高层人士表示,一直以来,欧洲四大企业西门子、阿尔卡特、爱立信、诺基亚四大厂商就已经达成共识,“不是靠收取专利费来获利,而是利用现有的专利扩大在全球各国的影响力。高通已经到了该降低专利费的关头。”

除却各方带来的“压力”,“利益才是最大的诱饵”。科技部知识产权事务中心副主任杨林村认为,在中国政府借助信产部电信研究院与高通集体谈判的过程中,的确存在高通公司和个别企业单独谈判的现象,“这是高通的经营策略。”毕竟,高通怎么也无法忽视中国CDMA市场将给高通带来的巨大收益。

高通候任总裁斯蒂文·奥特曼日前表示,在高通的三个主要业务部门中,2004年,向手机厂商收取专利费和专利许可的高通技术授权集团(QTL)收入贡献比重为24%。

此外,高通CDMA技术集团(英文简称QCT),负责芯片的业务,去年对高通的整个收入贡献是64%;高通无线及互联网集团,2004年收入额度在整个高通中占据12%。

但TI(德州仪器)高层对专利收费只占高通收入的小部分的说法表示质疑。他强调,应该看到,除了生产需要获取CDMA手机开发授权,必须交纳2.5%的知识产权转让授权费、升级支持芯片软件所需要支付的授权费以外,生产CDMA手机,也需要购买高通公司的芯片。

“遗憾的是,目前诺基亚的CDMA芯片还处于‘自给自足’状态。”2003年5月,诺基亚牵头,建立了CDMA芯片第二阵营,意法半导体、德州仪器负责销售。

据知情人士透露,在信产部电信研究院牵头的WCDMA谈判中,诺基亚、爱立信等厂商因为拥有的专利数庞大,曾主张按专利数分专利费,而高通认为,其掌握CDMA的核心技术涉及三大标准,主张按专利的重要性分配专利费。

以至于到最后,“在怎样计算核心专利,核心专利如何分配上,再次让谈判陷入僵局。”知情人士称。

信产部一位权威人士告诉记者,实际上,目前的专利谈判没有一个时间表。

“现在的策略较量,已经不仅仅限于技术和经济实力比拼,而是已经上升到政治格局的高度。”他表示,从中方来讲,CDMA收费标准并不是目前决定3G发展的最关键因素。

和高通的谈判会出现什么结果已不是最重要,方需要找到一个合适的解决方案,以便使3G产业化更为顺畅地铺开。

《第一财经日报》:如何看待目前高通的专利授权?如果有企业希望和高通重新就专利费用问题进行谈判,高通持什么态度?

汪静:不论在中国还是全球,和高通有专利业务合作的企业以及产业链的其他参与者,一般都是经过对企业自身的发展策略以及成本问题的慎重考虑后,和我们签订相关协议。

从法律角度来看,协议签订后,在法律时效期内没有必要进行修正,也没有必要进行重新谈判。但如果确有特殊情况存在,企业会自动和高通公司联系,我们设置有专门的知识产权授权部门,可以保持很好的沟通。

但应该看到,每个企业的发展策略都不一样,成本本身的构成非常复杂,每家企业都不一样,如果不是给合作伙伴带来盈利,而是带来负担,不会发展到现在的样子。

《第一财经日报》:目前,CDMA市场状况并不乐观,您怎么看?作为上游厂商,高通是否考虑过给企业一定的优惠?

汪静:CDMA产业需要完全竞争,不可能保证每一个产业链的参与者,永远都成功。高通在CDMA和3G发展上,将会充分关注,这也是高通的利益所在。具体来说就是,积极投资、在3G排列和应用开发上,加大终端设计和投入。

《第一财经日报》:在中国,高通和信产部电信研究院的谈判进展如何?这场谈判已经终止了一段时间,您认为何时会继续?届时高通将采取什么措施?在谈判方式上,高通希望采用国外一对一的谈判方式,还是整体谈判?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