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大日报报业集团总裁总编谈五强联盟(实录)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4 03:17:10

也许,作为推动了中国股改的重要人物,李青原个人的使命到此完成了。强求李青原对股改负责到底,未免强李青原个人所难。

从李青原身上,我们看到了中国股市发展的希望和矛盾所在,也看到了股改的尴尬之处。当她把中国股市改革的突破口设定在股权分置改革时,也同时把自己置于各派利益交集的火山口备受煎熬。因此,当股改之后,股指表现一度未如人愿在千点上下徘徊时,李青原说出了“不以股价论成败”的名言,引起市场一片哗然,有人甚至因此将她视作“野蛮改革”的代表。在市场极为敏感的新老划断问题上,她又提出“新老划断界限已定”,“两三百家公司股改推出后,只要市值完成60%即可实行新老划断”,引起市场一片惊呼。看来,即便深谙国情的人,也难免对自己一手倡导的理论情有独钟,而发出急火攻心之论。

李青原本人虽敢言,但并非不善妥协。她自己公开说过,“作为学者,我们是追求终极真理,到底什么是最正确的,战略选择应该有一个最佳的东西,A点到B点的直线只有一条,但是现实生活当中不得不妥协,最后的结果往往是妥协的结果。”她希望,“最后妥协的结果真正能够有利于中国人民的长远利益”。

妥协从一开始就存在。作为市场派的代表人物之一,她既承认推动改革应该主要依靠市场化手段,但又说,我国证券市场还没有高度市场化的环境。如果片面强调只能依靠或者说大部分依靠市场手段,这是不行的。因此,在为股权分置改革创造宽松环境的过程中,不应该作茧自缚,只要是有效的手段就应该采用,使个股和大盘都相对稳定。即使在高度发达的市场经济国家,也会通过一些有效的行政手段阻止股市恶性下跌。

虽然李青原在股改之前就提出,解决股权分置必须特别注重保护公众投资者的权益,但在股改之后,又呼吁流通股股东不能对对价要求过高。在某些时候,对股改数量的关注超越了对质量的追求。

以致市场人士水皮坦言,李青原自我矛盾无非是不承认改革失败。此言当然不错,但李青原的自我矛盾何尝不折射出中国股市的尴尬处境。在那些完美市场派纷纷后撤之时,当监管层不得不屡屡从制度监管重回技术手段的创新以救券商之急时,中国股市露出了多年行政点拨之下市场化捉襟见肘的尴尬。但不管怎样,笔者仍然愿意向这位推动股改的勇敢的女士致敬。

本报讯(记者展明辉实习生范远志)昨日上午9时许,昌平区昌平六街东口工商银行拐角处,一名女子提款后取车时遭不明身份男子抢劫,反抗过程中双手肌腱被砍断。案发时,3名银行保安正在押款,未发现此事。经过3个多小时的手术,该女子身体情况稳定。目前,昌平警方已介入调查。

“当时她的橙色千里马轿车就停在巷口,”据附近一名交通协管员称,上午9时30分许,他看见一名表情痛苦的女子从巷子内跑出,“捂着肚子的双手全是血”,嘴里喊着:“快报警、快报警,有人抢劫。”随后,昌平警方赶至现场,将受伤女子送去昌平医院。

昨日下午1时许,据医院护士介绍,受伤女子姓周,刚刚做完3个小时的手术,被转至医院住院部,目前身体情况稳定。

据周女士及其家属称,上午9时20分许,周女士从工行提取3万元现金后准备取车回家。正当周女士进入驾驶室时,一名身材偏瘦的男子突然冒出,伸手就要抢她的钱袋。在周女士反抗过程中,该男子用随身携带的刀将她的双手砍伤,夺过钱款后跑离现场。周的家属猜测,除了作案男子外,附近应该还有其同伙在做接应。

据主治医生蒋大夫介绍,周女士的伤势主要集中在双手肌腱,两边都断了。

昨日下午2时许,工行城关分理处的保安魏(音)先生称,事发时,正好有一批现金到达,他与另两名保安负责押款。并且,他与同伴当时站在银行北侧角落,不清楚旁边胡同内发生的事情。“一般来说,我们只负责大堂的保卫工作,但如果看见外面有这样的事发生,我们也会管的。”随后,该银行值班经理证实,周女士被劫时,几名保安确实在押款,不知道此事。她还表示,当天上午,刑警已经前来询问过相关信息,银行方面一定会尽力协助他们侦破此案。

美国联邦公诉人2月15日称,5个专为美国硅谷妓院提供妓女的女人被判刑。这5人从2004年起向硅谷10家妓院提供了数百名妓女。律师凯文·瑞安说,这5名女子都是北加利福尼亚的居民,名叫肖凤申、贾静初、常爱青、宋燕、孙明(音译)。除了诱人卖淫外,她们的罪名还包括隐藏非法外国移民、逃税和洗钱。

在硅谷工作的多是高科技人士,个个收入不菲,因此从2004年起,这5人就瞄准了硅谷。她们先后在此租了10所住房,表面是开按摩院或美容院,实际是以此为幌子,进行卖淫活动。她们为妓女提供住宿、伙食和交通费,妓女挣来的钱则大半被按摩院扣下。

随着众多妓女来硅谷淘金,警方开展了一场名为“坏邻居行动”的扫黄运动。早在2004年,宋燕就因拉皮条被告上法庭,但其通过贿赂一名警官而逃过一劫。警方称,金钱贿赂和性贿赂是这些老鸨惯用的手段,她们为了赚钱什么都干得出来。为了抓住这些狡猾的老鸨,警方还求助于移民和海关部门,并多次假装成硅谷的技术人员去妓院搜集证据。一位警察说,由于这些妓院往往和黑社会勾结在一起,搜集证据的工作因而变得非常危险。

去年,5人终于被捕,此后一直被拘禁,此次她们的刑期都将在10年以上。瑞安称:“被告所犯的罪行严重损害了硅谷的生活质量,她们不仅贬低了在其妓院卖淫的妓女,而且也把其他各类犯罪活动带入了硅谷。”▲

本报海口2月19日电(记者任明超)针对1月15日嘉峪关机场,海南航空公司工作人员拒载断足少女事件,海航近日作出解释,认为拒载断足少女是按有关规定办理。

1月15日,甘肃省酒泉市14岁女孩皮皮(化名)因车祸截断右脚,要送至酒泉市医院急救。当其父皮汝义带孩子办理登机手续时,海南航空公司却拒载断足少女。由于延误了救治时机,皮皮右小腿被截肢。孩子的父亲认为,航空公司对此应承担相应的责任。

海航的书面说明指出,海航当时的机型为多尼尔328型支线喷气客机,载客量32人。皮皮及其陪护人员购买的是当日航班最后两张机票,由于该名旅客必须平躺于担架上进行输液和吸氧,不能坐立,还需在飞机上布置安放担架的场所,这将挤占应急撤离通道,不符合规定的应急撤离条件,影响机上其他旅客和航班运行安全。

中国国家海洋局发布了《2005年中国海洋行政执法公报》之后,引起日本媒体的密切关注,共同社、时事社、《每日新闻》以及《产经新闻》等日本主流媒体迅速对此进行了报道,并认为这表明了中国政府捍卫主权和海洋权益的能力和决心,明确了中国保卫东海海洋权益的坚定立场。

日本媒体引用中方公报的内容报道说,针对日本政府单方面决定在中日存在严重争议的海域进行海底油气资源调查的做法,负责中国海洋行政管理和执法的国家海洋局在2004年7月到2005年6月的一年中,先后派出海洋监视飞机146架次以及海洋监视船18艘次,对日本海底油气资源调查船队进行跟踪监视。

报道还说,执行海洋监视任务的中国飞机和船舶发现日本海上自卫队的P3C反潜巡逻机以及海上保安厅的巡逻船频繁出没在接近“日中中间线”的春晓油气田附近一带。中方还对日本的这些飞机和船舶进行了长达13小时27分钟的录像,并拍摄了7232张照片,对日作业船队喊话500余分钟。

共同社说,中国方面派出了海洋监视飞机和船舶,对在“日中中间线”附近从事海洋资源探测的日本调查船进行了跟踪监视,这充分表明了中国政府保卫海洋权益的立场。中国还对非法进入其专属经济区进行调查活动的美侦察船和海军海洋调查船进行了监视、驱逐;对进行侵权作业的美海军双体水声监听船实施了海空联合监视和海上跟踪监视。

《每日新闻》则强调,中国发布海洋行政执法公报,表明了中国政府捍卫主权和海洋权益的能力和决心。

日本时事社说,日本经济产业大臣二阶俊博将于21日访问中国,东海油气开发问题将成为日中两国会谈的焦点。中国在这个时候发布海洋行政执法公报,意在强调中国在东海的原则立场,显示了对国家海洋权益的管辖能力、决心和有效性。公报还强调,东海油气田开发问题是中日两国关系的晴雨表,并表明了重视解决这个问题的姿态。去年9月,中国海军的导弹驱逐舰还出现在“日中中间线”附近,日本方面的反潜巡逻机也因此加强了警戒。《产经新闻》说,中国为了加强对海洋的监视和权益保护,已经给海洋执法单位配备了4架飞机以及91艘船舶。中国发布海洋行政执法公报,意在显示中国对正在开发中的春晓油气田等海洋权益保护的强硬姿态。

日本媒体认为,东海海气资源开发问题最易导致日中两国发生冲突。因此,日方对中方有关东海海域的言行均十分关注。二阶俊博出任主管日本能源资源开发等事务的经济产业大臣之后,调整了原先中国方面若不事先提供有关东海油气数据就不谈联合开发问题的强硬立场,并表示,“国内有人说,日本可以理直气壮地进行试开采,但我不主张走这条路。”二阶还认为,协商、对话是解决日中东海争议的唯一办法;中国方面提出的联合开发是一项好的选择。日本资源能源厅长官小平信因也表示,“共同开发是一个好的解决方案”。中日东海问题已正式磋商了好几轮,都提出了联合开发方案,但因双方的想法分歧很大,对话没有取得实质性进展。

据日本媒体报道,日本经济产业大臣二阶俊博2月21日将访问中国,同中国有关方面就东海油气开发问题再次举行会谈。中日有关人士认为,涉及国家主权和海洋权益的谈判,很难通过几次谈判就取得实质性进展,但对话和谈判是解决争端的唯一方法,如果中日两国在东海发生冲突,对两国来说都是灾难性的。

2月19日,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曝光了8所教育乱收费学校,乱收费金额高达2270万元。消息一出,新华网、网、搜狐网等网站跟帖上万条,多数网友气愤之余,还点出了自己知道的教育乱收费学校名称、收费项目和数额。

教育乱收费是近年来社会关注的热点问题,党中央、国务院对治理教育乱收费工作也非常重视。为治理教育乱收费,教育部几乎年年要发通知甚至紧急通知,明确义务教育阶段公办学校要严格执行“一费制”收费办法、公办高中坚持“限钱数、限人数、限分数”、高校坚决遏制与招生录取挂钩的各种乱收费,内容不可谓不具体,要求不可谓不严格。

然而,有了中央的决心,有了教育部的政策,教育乱收费是否真正得到了有效遏制呢?我看未必。2003年2月,为治理教育乱收费,教育部部长周济首次提出“学校乱收费、校长要撤职”,湖北某报社为创收四处“曝光”中小学,他们的采访很简单,随便找一所学校,拦住一个学生问问学校没给条的钱收了多少,再问问一共有多少学生,两数相乘就知道学校乱收了多少钱。所到之处没有一个校长不花钱消灾。这家报社违背职业道德的行为当然受到了严厉处分,但有一点不能不承认,教育部的好政策并没有真正落实。

治理教育乱收费的成绩到底如何?公众的感受与教育主管部门有很大不同。2004年12月的一天,记者参加教育部举行的新闻发布会,全国治理教育乱收费部际联席会议办公室主任、教育部监察局局长刘金平宣布,经过对12个省(市)的督察,2004年共查处教育违规收费4.75亿元。而2003年共查处教育违规收费8.53亿元。同时,全国治理教育乱收费部际联席会议办公室8月~11月受理的民众举报电话也比上年同期下降了36%。由此,刘金平给出了这样的结论,2004年教育乱收费得到了“有效遏制”。

真正是“有效遏制”了吗?一名记者当场和主管官员激烈辩论起来,他的意见是,在公众看来,许多地方重点校超越政策底线招收择校生的“寻租”行为持续数年,于今为烈。一些地方重点校收取的高昂择校费成为当地政府的一大财源已成为公开的秘密。重点校竞相乱收费得到政府的鼓励,这种现象在中央督察的百余所学校之外普遍存在,“有效遏制”不过是一种自说自话罢了。

仔细分析,教育乱收费似乎现在也不能说得到“有效遏制”。分析国家发改委曝光的8所学校,沈阳市第二中学多收了360万元,违反的是关于严格执行择校生“三限”政策的规定;西安美术学院多收了559万元,违反了教育部不得擅自提高收费标准的规定,一句话,此次查处的乱收费都有政策依据。

可怕的是那些没有政策依据的、隐藏较深的乱收费项目。比如,数以万元十万元计的择校费,家长交钱还来不及,更不要说“举报”了。如果你说,你可以不择校呀!不择校就会少花钱了吗?当然不是,北京一名家长曾对记者说,教育部禁止学校以补课为名乱收费,她孩子就读的这所学校就和社会上一所学校联合,建议学生周末到校外补课,但学生还是这些学生,老师还按教学进度讲课,收取的费用倒手还是进了学校的腰包。

哪些是教育乱收费,为什么教育乱收费屡禁不止?相信这些问题很多专家学者已经深入讨论多年了。作为一名家长或未来的家长,人们的期望其实很简单:教育部和其他各级教育主管部门继续加大力度治理教育乱收费,如果完善政策需要时间,不妨就把网友的“举报”当成查办线索,相信将来曝光的不会仅仅是这8所学校。

新华网黑龙江频道2月21日电(记者徐宜军程子龙)黑龙江省牡丹江市水源地取水口发现不明絮状物,可能造成水污染。目前,部分市民开始抢购饮用水,并大量储存自来水。

据了解,牡丹江市政府部门在21日的当地媒体上公布了水源地发现絮状物一事,表示目前还不能确定到底是什么物质,但可明确漂浮物为有机物。

市民吕先生家住地明小区,他告诉记者,20日晚,他们小区居民开始大量购水,由于购水的人很多,他不得不到离小区很远的市第一医院附近去购水。他说,现在抢水的人太多,购水电话已经打不进去了。

几位市民向记者反映,20日晚,牡丹江市的两个大型超市关得很晚,后来去的多是买水的。记者发稿前,几位市民还告诉记者,他们得回家储水买水了,否则如果发生大停水的事就麻烦了。

据牡丹江市环境监测站站长叶丹介绍,牡丹江市的饮用水源地在海浪河下游。19日下午4时左右,市自来水公司报告说,取水口被不明絮状物堵住,环境监测站工作人员立即赶到现场取样检测。

叶丹说,为保证水质,自来水公司已经加氯消毒。经检测,自来水的理化指标没有发现问题,但有机项目在牡丹江市还检测不了,目前正取样送往省里进行检测。同时,市疾控中心也已经取样送往省城检测。据介绍,海浪河上游并没有什么化工企业。目前,牡丹江市区还没有停水,但有的地方水压不足。(完)

中新网2月20日电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今天下午与巴基斯坦总统穆沙拉夫举行会谈。双方在诚挚友好的气氛中回顾了两国关系发展的历程,就进一步加强睦邻友好,扩大互利合作,深化战略关系达成广泛共识。

穆沙拉夫表示,为进一步巩固和扩大双边关系的基础,巴方愿与中方共同努力,提升经贸合作水平,认真落实中巴自贸区“早期收获”计划,推进两国自贸区谈判,带动双方在投资、能源、基础设施建设领域的合作。巴方重视与中方合作,将努力建好瓜达尔港,使其成为巴中友谊的象征。巴方希望中方充分利用巴的地理优势,把巴作为在本地区的贸易和能源走廊。巴方还愿与中方加强在教育、文化、安全领域的交流与合作,共同打击“三股势力”,在国际和地区事务中加强协调与配合。

胡锦涛就此做出积极回应,他表示,中方愿与巴方一道:(一)加强两国高层交往,就共同关心的问题保持密切沟通、磋商与协调,巩固和发展双方良好的政治关系;(二)深化双边互利合作。双方要执行好在建大项目,确保这些项目顺利完成,同时加强在能源、交通、农业、基础设施建设等领域的合作。双方应共同执行好中巴自贸区“早期收获”方案,加快自贸谈判进程,争取早日建立自贸区。双方应积极拓宽合作领域和范围,加大在促进相互投资、开办合资企业、鼓励私营企业合作等方面的支持力度。两国政府要加强宏观规划和指导,使中巴经贸合作更加健康地向前发展;(三)支持巴地震灾区重建,落实好有关援建项目。中方同意对受地震灾害影响严重的中巴喀喇昆仑公路进行改造升级,愿援助巴建设覆盖全境的地震检测台网;(四)加强安全合作,进一步建立和完善相关磋商合作机制,共同打击“三股势力”;(五)扩大人文社会交往。加强双方在文教、科技、卫生、人力资源开发等领域的交流合作;(六)密切多边领域合作,加强双方在联合国改革、反恐、区域合作等问题上的协调与配合。

会谈后,两国元首共同出席了中巴政府关于扩大和深化双边经济贸易合作的协定、中巴关于能源领域合作框架协议等十多项双边合作文件的签字仪式。

近年来,关于中国公务员的规模问题,社会各界都很关心。尤其是每年“两会”前后,有关议论就更多一些。日前,很多网站和平面媒体在报道或转载如下消息:

零点研究咨询集团在哈佛大学肯尼迪学院亚洲部的指导下最新完成的《中国居民评价政府及政府公共服务报告》显示,近七成的民众认为目前政府公务员的总量应该减少。据国家行政学院经济学部副主任王健介绍,按照公务员与GDP的比例指标来看,中国公务员数量大大超出发达国家。…中国公务员“超标”近20倍。(据北京晚报报道)

那么,中国公务员规模是不是“偏大”了呢?从我们目前所掌握的资料来看,虽然媒体引用的基本依据似乎非常明确,见诸媒体的声音非常强烈,社会舆论的看法普遍趋同,但是议论性、情绪性的比重过大,专门性、科学性的研究很少。

现代政府理论认为,一个合理的政府规模是维护经济和社会秩序、保持政府有效运转的必要条件,当今各国也都非常重视控制政府公务员(或政府雇员)的规模。然而,判断一个国家公务员规模是否偏大,既不能简单地做历史纵向比较,更不能轻易地以绝对数量来衡量。有必要充分地、系统地运用社会科学的研究方法而不是人文的议论方式来探究公务员规模的问题。为了正确推动中国政府机构改革工作,我们课题组从三年前即开始此项研究,并以论文或内部研究报告的形式发表了部分研究结果。看到最近媒体对中国公务员规模问题的报道和讨论,感到其中确实有些问题需要做深入探讨,故借此机会谈几点看法。

1.不同国家对公务员界定的范围差异很大,“公务员”与“政府雇员”两个概念的区别也较为复杂

中国的“公务员”,按照2006年1月1日实施的《公务员法》的界定,大体上是通常所说的“党政干部”,包括了“党、政、群”三大领域,即国家行政机关干部(近650万人)、党派机关专职干部和主要人民团体的专职干部之和,近三年规模约为1100万人。与此相关的概念还有:(1)“干部”,是个身份概念,主要指“党、政、军,企、事、群”这六大领域,也即党政军、人民团体和公有制事业企业单位工作的所有脑力劳动者,约为3600万人;(2)“财政供养人员”,包括了党政机关干部、事业单位干部、两者的工勤人员和退休人员、农村部分领补助的村组干部,目前规模约为5000万人。发达国家所使用的“政府雇员”概念与我国的“财政供养人员”概念所界定的范围大体上接近。

因此,公务员是指具有公权力的公共管理人员,而从事如科技、教育、卫生事业的人员虽然拥有所谓的“干部”身份,但并不拥有公权力,他们为社会提供的是公共产品或者说是公益性服务,属于“财政供养人员”而不属于“公务员”,各国也基本是把这类“吃财政饭”的人员归入“政府雇员”范畴。比如,日本最近开始把国立和公立大学法人化,国立和公立大学职员不再是“公务员”,在退休待遇等方面都将发生变化,但国立和公立大学的财源多年来都是由政府提供的,只不过今后会以每年1%的速度递减。

坦率地说,对于非专业人士来说,在未经充分资料准备的情况下,要对“干部”、“官员”、“公务员”、“财政供养人员”的概念做准确的区分是有困难的。我们在调研中发现,很多人都认为,只要是在政府部门和事业单位上班的人,只要是负点责任的人,或者是能“管自己”的人,那么这些人就是“官儿”。

2.在媒体所引用的分析中,一些专家学者对“官员”、“公务员”、“财政供养人员”等相关概念并没有做清晰的界定,指标体系很笼统,数据使用不够严谨

有关中国公务员规模“偏大”抑或“偏小”的看法一直同时存在,但“膨胀论”是主导社会舆论的主流观点。这里,除了很多人并不清楚或能够区分与“公务员”相关的几个概念之外,媒体所导致的舆论放大是“膨胀论”盛行的另一原因。有关公务员过多、人浮于事的宣传,经常见诸电视、广播、报刊和领导同志的讲话;各级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在各种公开场合对“机构膨胀,人员臃肿”的“注脚”式言论更是引导了舆论。实际上将这些人都界定为公务员,不仅混淆了概念,也不符合情理。此外,一些专家学者论证的依据也很单一,说到底,就是那几组核心数字被简单地重复征引,没有对数据做深入、科学的技术层面分析,探讨这些数据背后的更深层次的问题,人云亦云。

比如,2005年5月26日《经济日报》在“我国公务员规模是否适度――访国家行政学院经济学部副主任王健”一文中,王健教授就认为,“美国、法国的政府公务员与财政供养人员数量相同;所以美国的“官民比”为1:12,法国为1:12,财政供养人员或曰广义公务员占总人口的比例:美国仍旧为1:12,法国为1:12。”

实际上,在美国的联邦政府、州政府和各级地方政府中,还存在着大量的“政府雇员”,这些人员的工资是由财政资金来支付的;美国州立大学的教师工资也是纳入州政府财政支出预算的。在他使用的数据中,只有法国财政供养人员的1:12较为准确(参见表1),但关于发达国家“公务员”和“财政供养人员”的概念使用是含糊和不准确的。抛开其数据来源的准确性不说,仅就“1:12”(8.33%)而言,就已是很高的比例了。中国即使加上所有事业编制的人员,也不足中国总人口的4%。不知道王健教授引用这些数字,是想说明什么问题?因为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财政支出占GDP比例的上升,公共部门需要向社会和公众提供更多的、私人部门无法提供的公共产品及福利性、公益性服务,同时部分缓解社会就业压力,政府雇员的比例有所上升是自然的事情。

再比如,2006年2月13日《中国改革报》在“我国单位GDP公务员数超发达国家20倍”一文中谈到:据国家行政学院经济学部副主任王健介绍,虽然我国财政供养人员占总人口的“官民比例”只有1:26,低于世界平均水平;但是从经济视角考察,即公务员与GDP的比例指标来看,我国为39人/百万美元,大大高于发达国家,目前美国为2.31人/百万美元,我国公务员“超标”近20倍。

首先,王健再一次把“财政供养人员”概念与“公务员”概念相混淆。在中国,这两个数字相差了4.5倍!所谓“官民比例”只是针对“公务员”而言。其次,文中提及的公务员与百万美元GDP的比例指标,既没有说明是依据什么理论推演得来(通常用来衡量政府规模的指标一个是财政支出与GDP的比例,一个是公务员规模与总人口的比例或者公共部门就业规模与总就业人口的比例),也没有说明这百万美元是否运用了购买力评价(PPP)来计算,因此,这个“超标”近20倍不知是什么“标”?按这个指标衡量,一些经济不发达的国家如某些非洲国家应该只需要极少的公务员,中东产油国因大量“石油美元”则应该雇用更多的人去做公务员;然而,实践并非如此。

1.对一个错综复杂的问题,如果单凭一个指标或者只谈及一个因素就得出判断,至少在研究方法上是站不住脚的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