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明仇人同意转投纽约豪门 火箭签斯威夫特又增胜算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1 10:23:26

新岭村5组村民李先锋介绍说:以前龙山河十分温顺,但在那天却突然变成了猛兽。仅10分钟,水就涨上来了,他们赶紧逃到了山上。听到下面一片呼救声,却无计可施。

沿着旁边的公路走了约400米,我们到达了坝体的上方。据目测,河坝高约20多米,宽约四五十米,中间大部分已经被水冲开,留下了一个“V”字形的豁口,像被撕开的夹心面包。这就是被外界广泛猜测的垮掉的大坝———“导致了数百人死亡的祸首”。

他说,该坝名叫红星坝,上世纪中期建成。当时建大坝是以木桩垫底,中间夹着泥、石头。坝上有两个涵洞出水口,另一个是旋转开关的闸门。

在上世纪70年代,河坝被加高,作为灌溉和小型发电之用。但在后来,因为当地接上了高压电,该电站就废弃了。灌溉用途也被距其两公里之遥的高坝(坝名———记者注)所取代,坝内的泥沙也就越积越深,闸门也被封死了。

李敏捷说,在上世纪90年代的一次大水中,这个河坝曾经被冲垮一次。后来乡政府组织修好,并在外加上了水泥层作为保护。天旱时水很少,但在山洪暴发当日,这一年代久远的拦河坝无法阻止排山倒海似的山洪,坝体很快被冲垮。

记者继续前行,发现往山上行走约100米,河床的底部海拔已经高出了下面大坝的顶部,而上游的河道并没有增宽,却有变窄的迹象。以此计算,即便该坝的所有出水口被堵死(事实上仍有两个出水口可以放水),也无须太大的水量就可越过这道“门槛”,而不可能像传说的那样积蓄了几万立方米的水一朝破门而出,酿成灾祸。

对红星坝的溃决,新邵县有关负责人的说法是该坝早已废弃,在很久以前已经被水冲垮了,并没有任何蓄水功能。他称,具体情况,要待湖南省水利厅的专家前往核实调查后才知道。

但另外一个坝的崩溃则得到了官方的证实。6月5日上午,当地政府承认,在山上面确实有两个尾砂坝。一个是国有新龙矿业公司的,坝里留有100多万立方米的矿砂。但该坝至今完好无损。另外一个则是太芝庙乡一私人老板的联合锑金矿的尾砂坝。里面原来存有13230立方米的矿砂。在暴雨的冲刷下,被冲开了一个豁口,流失了近三分之一的矿砂。

该县新闻发言人申桂荣表示:尾砂坝其实只是一堵墙,用石头垒成的。该坝不是水利设施,也不具备防汛功能。

他承认,这些矿砂的流失对河床的抬高、环境的污染有一定的影响,但不是主要因素。

特大山洪为何发生?当地官方的解释是,自5月初到灾祸降临之际,总的降水量达320毫米,与历年同期相比,多了一半。地表的含水量早已超过了负荷。

更加重要的一点是,县里的气象站证实当天以龙山为中心的地方降水多达122毫米。而且从5月31日晚上8时到6月1日早上8时,雨水连绵不断,超纪录地达到了197毫米,并且主要集中在5月31日晚10时到12时这一段时间。

这样,在龙山仅58平方公里的地方,总计有1600多万立方米的水覆盖,超过该地区土地蓄水能力数十倍。于是,从6月1日零时35分起,新邵发生了有史以来最大的一次洪灾。

民间流传的死亡失踪人数为300人,甚至上千人,而政府部门提供的死亡失踪人数却不过几十人,何以两者之间存在着如此巨大的差距?

6月3日,新邵县委、县政府新闻发言人申桂荣在接受媒体记者采访时解释说,官方所提供的死亡失踪数字,一直都是严格按照灾害损失统计口径统计,即“生要见人、死要见尸”。在事故发生初期,由于一直未能与该县太芝庙乡的牛头村、马家岭村、莫家岭村以及潭府乡的两个村联系,所提供的死亡失踪数字并不包括这些村落的情况。随着抢险救灾工作的深入,这一统计数据仍将继续变化。

他说,6月2日上午与这些村落进行联系后,里面的情况也已基本摸清。统计出来的死亡、失踪人数也变为“死32人,失踪45人”。

他说,山洪暴发之初,社会各界由于对情况不了解,有各种猜疑是正常的。同时加上交通中断,又是丘陵地形,政府部门对实际情况也没有完全掌握。“在第一次新闻发布会上,我们也说国有新龙公司的尾砂坝垮了,后来发现没有垮,于是又召开发布会赶紧更正。”

申桂荣称,为了掌握实情,在当天凌晨,主管安全的陈军渝副县长就跋山涉水赶到各灾区看实情。

邵阳市多位领导也赶到现场勘察。在发现变化后,他们都及时通过新闻单位向社会各界发布了消息。

6月4日,因有媒体报道灾区出现了3例伤寒病人,顿时引起了恐慌。在6月5日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邵阳市、新邵县的有关部门出面澄清:仅有1例伤寒病人,但病发在5月20日,而且不是灾区的居民。

消息源自何方?邵阳市的一个部门负责人认为,灾区太芝庙乡原来是伤寒老病区;并且,洪水之后出现疫情,不违反常理。所以,就会出现类似的消息。

这一消息的“直接后果”是:当地政府向湖南省卫生厅申请调拨了3万人份伤寒疫苗。现已接种了1万人份。“因为现在通讯方式很多,消息流传加快,而老百姓认为只要是媒体说的,就都是真的。”申桂荣说,这样的事情多了,自然会影响决策,浪费地方政府官员的精力。

来自新邵县政府的最新统计数据称:截至2005年6月4日下午6时,死亡43人,失踪34人。卫生部门接诊伤病人员860人次,其中重伤22人。记者洪克非

几乎所有被采访的人都说,灾难来自坝上一旁高耸的龙山。有人告知,山上的几个村庄伤亡惨重,强烈要求记者上去看看。

前行数公里,山路已完全被毁坏,到处是倒下的电线杆、石头、树木。从山上下来的太芝庙乡庙边村村民陈正求等人告知,10多里外的马家岭村有20多人死亡,房屋财产损失巨大。一些人已经吃了两天的红薯了。

疾行过一座被冲断的拱桥后,原来的盘山路已完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尖得可以作为工具的大小石块,和石块下不时飘出的恶臭。

据该村党支部书记莫铁钢介绍,他掌握的情况是全村50多户中已经有22人死亡,其中有10人尸体至今未能找到。房屋倒了30多栋,还有10多处危房。

最为严重的是第2组,有14人死亡。该组村民肖任明全家16人住在一个大院子里,一场洪水卷走了7人。

他说,龙山河是由他们这里的小溪和另外的几条溪流汇合而成,经高山而出,水势很急。但在平时,溪流里的水很少,有时连用来洗衣服都不够。

在5月31日前,曾经晴了两天,其余时间一直下雨。这样的经历以前曾经有过,但没有出事。

流向龙山河的小溪中有一条来自另外一个受灾严重的村庄———岳坪村。该村村民莫求伟称,村里500多人死亡了5人,整个村子已经没有几间房屋完好,财产损失殆尽。

马家岭村妇女主任李珍华称,此前1个月的雨水让她心神不宁。在5月31日前的几天,在新邵县第五中学读书的孩子说有历史性洪水,她有了点准备。

当天事发时,雨水砸在房顶上,响声像冰雹。发现涨水时,门前突然已有两尺多深的水,丈夫用力推开门后,他们跑到所在的第1组各家叫喊,把人一一劝出来,躲过了一场灾祸。

采访中,有人质疑:既然气象部门掌握了天气的异常变化,政府为什么不及时通知群众转移?

新邵有关部门负责人称,当地政府在灾害的预报防范上是按照上级要求做的,应该说尽到了责任。

2001年邵阳市绥宁县山洪暴发,此后市里每年3月份都举办山区干部预防山洪灾害知识培训,教授防灾方法。

5月31日晚,县里在8时30分给各乡镇发了通知,但限于通讯条件,从乡镇到各村未必都能及时传到。有些地方村干部家中无电话,更谈不上手机,就只好一家家地通知,这才有唐飞等人英勇牺牲的事情发生。

一位相关负责人则透露,以往山区居民的房子都在河边,邻水而居,公路也一样。此次安置灾民中他们吸取了教训,决定将现在灾民临时居住点与今后建房通盘考虑。“现在搭建帐篷的地方将是今后建房的地方”。

国家有关部门负责人考察后认为,人要给水让路,给风让路。本报记者洪克非特约撰稿邵斌

内蒙古晨报报道(记者晓波)我国少女怀孕的发生率以每年6.8%的速度递增,在全国每年100多万例的人工流产总数中,未成年人占到了其中的1/4;有专家指出,目前中学生“恋爱”正呈低龄化、普遍化和公开化的趋势。2003年的一项调查数据表明,我国未成年人的性知识近70%来自黄色杂志、三级片和成人网站;24%以上是自己通过各类书籍获得;而仅有约1.66%来自学校,1.32%来自家长……

韩文琦,内蒙古包头市卫生学校教师,中国航空航天集团北京东方红生物技术公司内蒙古地区首席客座专家暨医学顾问,但他似乎更喜欢自己的另一个身份——性学专家。公开谈性:

韩文琦出生在一个医学世家,他一直从事基础医学教育,潜心学习,涉猎群书。1983年,在一次偶然的机会,韩文琦意外地得到一本由中国泌尿外科鼻祖吴阶平主编的《性医学》,如获至宝,“那时候,‘性’字对广大中国人来说还是讳莫如深,性教育更是无从谈起。”

1999年4月1日,韩文琦来到包头人民广播电台,和台领导谈起《今夜不寂寞》,那时距《今夜不寂寞》节目正式开播不到半年。当时台里正为没有合适的主讲嘉宾而犯愁,包头市大小医院的专家几乎找了一个遍,却一直没找到一个合适的人选。台领导问韩文琦,“你知道这个栏目吗?感觉怎么样?”韩文琦回答,“听过几次,老实话,实在不敢恭维,要是换我主持,肯定要比现在强得多。”语出惊人的韩文琦引起了台里的高度兴趣,他们从医学,谈到《今》栏目,又从栏目谈到性知识、性道德,最后台领导拍板,“行,就是你了,明天就上节目。”

韩文琦反应敏捷、知识渊博、嗓音极具亲和力,把一档性咨询节目做得娱乐气十足。《今夜不寂寞》迅速火爆。一个多月后,面对此起彼伏的三部热线电话、堆积如山的听众来信和多家媒体的追逐采访,韩文琦惊讶地发现:在这个城市里,自己竟然还成了名人,而且人们还给自己一个称呼:性学专家。然而,《今夜不寂寞》得到的热烈的反响,却使韩文琦有了一种深深的忧虑:“以前我做节目时,只通过节目和别人交流,以为大家都能坦诚面对这个问题了,现在走出去才知道,还是有太多人不能坦诚面对。我们现在特别需要把性作为一门科学,培养一种探讨的氛围。”

与此同时,一些刺耳的声音也随之传来,“你主持的这个节目,越来越流氓,简直就是教人怎么做流氓……”对此,韩文琦轻轻地笑了起来,因为类似的事情,在多年的研究历程中他碰到的不止一次。然而,让韩文琦倍感欣慰的是,2000年至2002年,包头市统计局一项调查显示:包头人民广播电台中,除《天气预报》和新闻类栏目之外,《今夜不寂寞》已经是当时生活类栏目中收听率最高的栏目,听众上至花甲老人,下至十几岁的学童,遍及各个年龄段。

韩文琦主攻的领域是“爱情婚姻家庭社会学”——从字面上来看,这是一个极其正统而又略显枯燥的课题,“但其实这门课的名字和内容并不违背,从历史学和社会学的角度来看,爱情、婚姻、家庭都是和性密切相关的。真正的性教育是一种性文化、性历史、性观念的教育,是贯穿在整个人类生活中的一种精神。它必须让人们了解人的起源、人的本性、人类的性文化史,最后形成一种理性文明的性观念。倘若性教育只有最后一点干巴巴的东西,而没有了前面的性文化,那么,人们对性的认识仍然会停留在过去的层面上,仍然对自身和社会没有一个基本准确的认识,这种性教育便是失败的。”韩文琦解释说。

韩文琦的这种谈性方式看上去很美,但实际实施起来似乎有不少难度。那些不得不提及的大胆话题及字眼就是首先要渡过的一个难关。对此,韩文琦告诉记者,“好像没有很难的问题,但是有些问题,既要站在对方的角度,符合他的心理,让他觉得你能理解他,但是又要注意引导,这个度很难把握。我只有不断找感觉才能从容应对,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韩文琦认为,青春期教育其实是人格的教育,是人性和人文的教育,应该培养孩子会生活、会学习、会做人,培养他们的责任感,让他们学会与人相处,树立正确健康的婚恋观,学会理智地控制自己的行为,而不是一个人格残缺的书呆子。

关于同性恋,韩文琦在《今夜不寂寞》中,整整讲了5个月,共计40期节目。

韩文琦至今还记得他调查的第一例同性恋者是怎么来的。“在一次直播中,一个男子打电话给我,说他是一个同性恋者,他的同性恋经历从14岁开始,当时一个同性恋者引诱他进行了有生以来的第一次性行为,从此他便像上了瘾一般,对同性恋欲罢不能,但是当他理智时又会痛苦不已。因为他想过正常男人的生活,可是他又控制不了自己的性倾向。这时候,我又在想,倘若学校早早地开展性知识、性道德方面的教育,倘若他的父母都深知性教育的重要性,他还会有这么多的痛苦吗?”

“在绝大多数中国人那里,性好像还是一个负面的、必须藏起来的东西。”韩文琦告诉记者,“尽管有并将继续有一些社会环境对某些环境下的同性恋行为持宽容态度,但在大多数的社会环境中,同性恋行为被广泛认为是非自然的、异常的、邪恶的和有罪的行为。大多数生活在现实环境中的同性恋者是压抑又痛苦的,甚至没有人能够倾听他(她)们倾诉,也没有人能对他(她)们的行为给予理解,他(她)们大多生存于隐秘状态下。在我接到他(她)们打来的电话里或是寄来的信件中,我能很直接地感受到那种渴望交流渴望理解愿望的迫切与强烈。”

韩文琦很认真地说:“同性恋并不是人性不健康的一面,在并未伤害别人的前提下,社会对他们还是应该容忍和接纳。我始终认为性教育的早期介入对提高整个民族的素质是有积极意义的。如果不对孩子进行性道德教育,就像交给他们一把锋利的刀,却没有告诉他们去如何合理地使用,这是相当危险的。”

2000年9月29日晚10点整,为迎接《今夜不寂寞》开播两周年要进行现场直播。内蒙古科技大学师范学院7楼科技讲座厅内,能容纳700人的大教室里挤满了学生,连走廊和后场也都是人,韩文琦回忆,当时据说整整来了一千人。学生们期待着今晚的主角———《今夜不寂寞》主持人大东和客座嘉宾韩文琦的出场。那晚每个人心底都混杂着复杂的情绪,因为他们要共同面对的是一个曾被视为禁区的主题———性。

“教室很大,两个小时我基本上是吼完的。当我回到家里时,我对妻子说:‘教学生们公开谈性,并不像隐匿在电波之中办讲座,紧张并兴奋着’。”其实对于韩文琦而言,无论和学生们一起公开谈性,还是在《今夜不寂寞》中做客座嘉宾,不同的可能仅仅只是心态。这也是韩文琦迄今为止,惟一一次直接面对自己的听众。

“其实,那天大家都为我捏着一把汗,因为和学生谈这个话题,既不能说教,又不能导向错误,挺难的,但那天晚上在现场直播完后我感觉自己把握得还不错。”韩文琦回忆道,“特别让我感到欣慰的是,开始我们还担心没人提问。但是最后老师递过来厚厚一叠纸条,从内容上能看出绝大多数同学都是非常真诚的。”韩文琦说,“我们经历的性蒙昧时间太长了,许多人还不了解自己的性器官,甚至视追求性快感为罪恶,性爱的乐趣也许很多人一辈子都无法体会得到。对于我们这一代人,现在开始接受教育还不算晚,至少可以有助于我们形成正常的性心理,以便更好地影响下一代人,把我们的所知传给下一代,以免让他们重蹈覆辙。”

“青春期性教育太薄弱,应该有一个人出来呼吁了”,这或许是韩文琦公开谈性的主要原因。韩文琦认为造成一些学生过早发生性行为并由此造成不良后果的原因很大程度是因为青少年性教育的缺乏,也正因为如此,韩文琦公开谈性才有了它存在的理由与空间。

“别的城市有过一个调查,大学生中一半以上的人都觉得婚前性行为没什么。我们总不能说这么多人的道德品质都有问题,但是婚前性行为确实会带来一些伤害,对女孩尤其如此。所以我特别强调男人要负责任,要懂得控制自己,要懂得如何避孕,要有独立的经济能力,要有独立处理事情的能力。退一步说,就是为了对自己负责任,也不能轻易和别人发生性关系,因为性病、艾滋病离我们并不遥远。”韩文琦充满忧虑地告诉记者,“成人们常有一种误解,认为过早地把所谓大人的事告诉孩子就会让孩子效仿,引发性犯罪。可是当我们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之后,可能所有的一切都无法补救了。其实大人们更应该知道,在给孩子灌输性知识的同时,更是在培养他们的性道德。在这方面,家长更应该作出良好的表率,否则,我们仅仅告诉孩子性知识是远远不够的。”

从1999年开始,韩文琦便萌生要在内蒙古的大中专学生以及高中生中做个性调查,“但我一个人实在是能力有限,因为这个调查需要大量的人力和精力,所以这个调查一直搁置至今。”谈到下一步的计划,韩文琦最想做的事情,就是将这几年的讲稿,集结成册,“面对青春期,青少年群体明显表现出生理、心理、社会三方面成长不同步的现象,这使得青春期性教育承受着其他学科少有的重大责任与风险。同时,青春期性教育不仅仅是一个生理卫生问题,还涉及到心理问题以及社会道德、伦理等许多方面。正是由于这项工作的复杂性,才要求有与之相适应的严谨的教程和完备的方式。作为丰富教育方式的重要力量,作为缓冲传统观念与现实需求矛盾的有效手段,青春期性教育读物之重要性日益凸显。”

本报综合报道据5日美国媒体报道,美明尼苏达州男子马提·约翰森是个过着都市生活的抵押经纪人。可是在他40岁的时候,他却意外地得知自己竟然是尼日利亚一个叫做“奥基奇王朝”的王子!眼下,他成了这个“奥基奇王朝”的“第一顺位继承人”。

据报道,马提·约翰森现年40岁,他的身世颇曲折:1964年,他的母亲、一名在加州大学就读的女生凯瑟琳·欧康娜和另一名来自尼日利亚、攻读教育博士学位的交换留学生奥基奇一见钟情,并于1965年生下约翰森。然而约翰森出生后不久奥基奇就回国,这段恋情无果而终。随后,母亲凯瑟琳因无力独自抚养约翰森,将他送给明尼苏达州奥马哈市一户人家领养。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