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九江段大堤附近地面受地震影响裂陷组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6 13:11:55

这本书定价38元,有近三百页,文字寥寥,有几乎近半的空白页,据说这是为购书学生写励志日记特地留出来的。

“这是一本盗版书。”前天下午,高等教育出版社打击盗版办公室的吴主任告诉记者,2005年7月初,出版社接到一位家长的投诉,“说你们怎么出了这样一本书,这么高的价格,有一半是空白的,这不是蒙人吗?”

出版社接到投诉后展开了调查。“这本书书号是盗用的,盗用我们已经出版过的一本《多媒体技术与应用》的书号。”

根据高等教育出版社的举报,2005年7月7日,海淀区文化委员会执法人员会同海淀区警方,联合对位于海淀区华清嘉园的“清华大学高考状元励志演讲团”的办公地址进行查抄,现场抄得600多册非法出版的《成长日记》,并将演讲团负责人郑山林和暴强拘留审查。

郑、暴二人对执法人员说,他们二人编撰书稿,然后以每本书5元的价格委托某文化公司的刘某代为出版。《成长日记》一书自2004年11月开始第一次印刷出版以来,共印刷出版6次,共计31000余册,印刷费用共计17万元,售出25000余册。主要销售对象为中小学生及家长。经执法部门查实,该单位售书非法所得共计50多万元。

据了解,因为非法出版《成长日记》,郑、暴二人至今还处于“取保候审”阶段。

就在“取保候审”期间,郑暴二人继续他们在中学里的演讲,并继续签售“励志图书”。在《成长日记》被查抄之后,他们又编出一本《敢对自己说———谁比谁差》,以供演讲后销售之用。这本书照收了《成长日记》里的原有篇章,并增加了“50个励志小故事”。

《敢对自己说———谁比谁差》在书脊上标有“内部资料”四字,在封底标注“工本费25元”,除此之外再无任何标注,包括出版社名称。

记者向北京市新闻出版局咨询得知,按照相关法规,“内部资料”只能在单位内部使用,不允许在社会上销售。

市新闻出版局一名工作人员说,就《敢对自己说———谁比谁差》而言,没有准印号,没有印刷单位,应属于非法出版物,在学校里销售非法出版物则属违法行为。

这样一个主讲人伪造头衔、签售非法出版物的演讲团,为什么有那么多学校愿意接纳他们,并组织学生听演讲呢?

对此,曾接待该演讲团并组织学生听演讲的大兴区某中学政教处老师的解释是:“他们是‘公益演讲’,不收学校、学生一分钱。既然不收钱,还主动上门,那就让他们来讲吧,鼓励一下学生努力学习,总没什么坏处吧?”

至于对两名主讲人身份及所签售的图书的核对工作,这名老师连称“疏忽”。他说:“谁能想得到呢?”

是因为“资源过分向大医院集中,公立医疗机构公益性淡化,以及社会保障制度不完善的问题社区卫生服务资源短缺,服务能力低下、不适应群众卫生服务需求。”这些明确的表述来自国务院将在近期出台的《关于大力发展城市社区卫生服务的决定》(以下简称《决定》),这是自医改争论出现以来,国务院出台的首个关于医改的正式文件。

据知情人士透露,2005年12月27日,国务院已经召集全国10个省会城市、6个地级城市、2个县级市的主要领导和有关负责人座谈,《决定》已经基本定稿。

《决定》明确城市社区卫生服务“属于公益性事业单位”的性质,提出了到2010年实现“人人享有基本医疗和公共卫生服务”的蓝图,并要求“发展社区卫生服务的责任在地方,各级政府要建立对社区卫生服务稳定的投入机制”。

该《决定》目前还属于征求意见稿阶段,待意见收集完毕并定案后,将于近期公布。

届时,全国地级以上城市和有条件的县级市将建成较为完善的城市社区卫生服务体系,城市人口覆盖率达到80%。

同时,《决定》中还明确,要维护社区卫生服务机构的公益性质,注重卫生服务的公平与效率,防止盲目追求经济效益的倾向。

目前,我国只有部分大中城市建立了城市社区卫生服务,大部分中小城市都没有社区卫生服务。

“社区卫生服务提供最基本的医疗服务,是城市公共卫生的基础,应该是全体居民人人享有的。”复旦大学医学院教授陈洁说。

对如何达到这样高的覆盖水平,《决定》中有细致的规定。“在大中城市,政府原则上按每3万~5万城区居民设置1所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并根据居民卫生服务的需要,下设若干社区卫生服务站。”

对具体的实现步骤,《决定》中同样已经勾勒明确。“东中部地区地级以上城市和西部地区省会城市应加快发展,提前实现。”而且,“经济较发达的县和乡镇,可以借鉴城市社区卫生服务的做法,加强农村社区卫生服务建设”。

一个不容回避的现实是,目前,我国公共卫生支出占整个GDP的比重为0.9%,而世界平均水平是4%,在一些发达国家,这个比例更高达40%。

“现在上海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只在预防保健这块有一点人头费,就是按照辖区内人口,大约是每人10元左右,其他都要靠中心自己创收了。”陈洁教授介绍。

对此,《决定》给出了确定无疑的答案:发展社区卫生服务的责任在地方。此处的地方就是地方政府。

今后,各级政府要建立对社区卫生服务稳定的投入机制,调整卫生投入结构,新增城市卫生资源主要用于社区卫生服务。

具体说来,政府对公立社区卫生服务机构应按照公益性事业单位的政策,建立规范合理的收支运行管理机制,同级财政根据社区人口、当地发展水平、卫生状况、服务数量、本地综合医院的工资水平等因素,采取定额补助和综合补助等方式,核定日常经费补助,配备必要的基本设备和房屋等设施,维护公益性质和日常运转。

此外,有条件的地方,可以实行收支两条线管理。“收支两条线,就是机构的基本运作不依赖服务收入,但同时,财政的保障是‘扶而不包’,不能回到完全依赖政府的老路上。财政拨款可以根据不同情况采取相应办法,比如按医疗人员人头的定额补助、根据整体运作费用估算的综合补助,或者根据估算服务收入进行拨款的政府购买服务。”曾任卫生部政策法规司司长的蔡仁华解释说。

这对政府的财力无疑是一大考验。上海市长宁区正在进行社区卫生服务改革综合试点,其中政府的投入达到了50%。而一般仅有10%左右。但这种模式显然难以复制,欠发达地区的财力不够。

和之前完全由本级财政负担本级医院的投入机制不同的是,这次国务院要求省、市财政应该对区级财政给予必要的支持,中央对中西部贫困地区社区卫生服务机构的必要设备配置等项目给予适当支持。

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体系建立后,医疗资源过渡向大医院集中这一结构性顽症将有望解决。

“三个等级医院之间的定位差异性不强、提供的服务雷同,加上曾一度实施的转诊制度也不复存在,造成了整个医疗体制非良性循环,医疗资源配置极不经济。”蔡仁华表示。

为此,《决定》对不同级别医院的分工做了明确的划分。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只能是“常见病、多发病的基本医疗服务和疾病预防、妇幼保健、计划生育指导、残疾人康复等适宜的公共卫生服务”。

大型医院应集中力量从事危急重症和疑难病症的救治。目前的区级医院,及大多数二级医院,可能将逐步消化,从而不复存在。市辖区政府原则上不再办医院。

“如果社区卫生服务机构达到预定的目标,三级医院的‘瘦身’也未必不是好事。”蔡仁华认为。一般来说,整个医疗体制应当是金字塔形的,而目前我国却是倒金字塔形,顶端的三级医院无法体现出应有的技术水平和价值。

《决定》中规定的首诊制度很可能成为推动医院体系重构的起点:要采取有效措施推定建立社区首诊制度,引导参保人员首先到社区卫生服务机构就诊。

《决定》要求定期组织高资质的医务人员到社区提供诊疗服务和技术指导;有计划地组织社区卫生服务人员到医院和预防保健机构进修学习、参加有关学术活动。

“在社区医院的建设中,完全可以将三级医院中的一些技术人才调配过去,充当业务骨干。”蔡仁华说。他还指出,“一些有一定技术但精力有限的医务人员,在目前的三级医院中无法适应高强度的工作,就可以到社区机构去发挥自己的业务才干。”

晨报讯(记者杨芳)“两种版本”没有掩住撞人的事实。26岁的杜博被警方抓捕后,直到审讯的第12个小时,才交代自己驾驶宝马车撞人的事实。

1月11日23时30分许,沈阳市文艺路小南街交通岗附近,一名骑自行车的女子被一辆轿车从交通岗东侧撞到了交通岗西侧,女子当场死亡。

交警调查后认为,骑车女子是在要右转弯时与一辆直行轿车发生事故的。由于肇事车已经逃逸,沈河交警大队副大队长马俊紧急部署了追逃计划。

一位目击撞人过程的的哥告诉交警,肇事的是一辆深色宝马车,车牌头两位是“36”。

12日清晨,交警拿着肇事车辆的遗留物走访了宝马车的经销商和11家配件公司。最终确定肇事的是一辆525型宝马车,肇事车辆的车牌号是假的。

13日上午,交警接到举报,南湖公园西门附近一个汽车修配厂里停有一辆严重破损的灰黑色宝马车。

沈河交警大队事故科长李强立即带领两名民警前去查验。通过对比分析,他们断定这就是肇事宝马车。

对警方的到来,车主很诧异:“肇事了?我前两天把这车借给一个叫杜博的朋友了,可是他告诉我车是被两伙打架的砸了。”

直到交警道出事件原委,车主才恍然大悟。随后,车主随同便衣交警赶赴杜博所在的大东区某工厂。

面对交警,杜博不承认肇事,竟然把糊弄车主的话又说了一遍:“我没开车,我把车借给一个叫‘赵续’的朋友了,他说他把车开出去后被两伙打架的给砸了!”

“赵续?他是哪里人……”警方在网上查询后发现,沈阳市根本没有这个人。

见谎话不管用,杜博马上改口:“实际上,当晚我在一个酒吧里认识个女的,聊了20分钟之后,那女的就答应和我走,在送她回家的路上,那女的开车肇事了,我一直坐在副驾驶位置来着。”

直到14日0时许,杜博在挺了12个小时候后终于交代了自己开车肇事的事实。在看守里,杜博告诉记者,只因当时喝酒了,怕加重罪行才逃逸的。

据了解,当晚被撞死的女子34岁,家住沈河区罗马花园,有着两辆轿车的她平时根本就不骑自行车,而当天晚上,她突然想去单位看看,便骑着自行车离开了家。在单位办完事后,该女子骑着自行车往家走,眼看就要进小区门了,却发生了这起事故。

2006年1月,暂停了四个月的成品油出口退税政策终于打破沉默,给如坐针毡的石油巨头开出了一剂“药方”——恢复出口退税。同一时间,保障国内成品油供应的政策相继出台,削减出口配额、严格控制以加工贸易方式出口……然而,严重滞后并且扭曲的定价机制,让保障国内供应和适当出口的政策意图难以调和。

天然气价格调整试水,电煤的市场化改革启动,成品油定价机制改革也正渐行渐近,而“实时油价”方案很可能就是这场改革的破题之笔。

就在业内为出口退税后的市场命运担忧时,业内突然曝出惊人消息:2006年1月份中国汽油出口将大幅增至45万吨,高于此前预期的30万吨。这恰恰验证了出口退税的一个重要弊端:一些企业为追求为数可观的出口退税而盲目扩大出口规模,并可能重新造成国内市场成品油短缺。而这一连串儿连锁反应,必将导致国内供应量减少从而抬价的现象。

这一过激表现,似乎与保障国内供应的政策导向背道而驰。2005年12月30日,一条名为《2006年重要工业品出口配额总量》的公告出现在商务部官方网站上。公告中称,中国已将2006年成品油出口配额削减四分之一,由2005年的1200万吨减至今年的900万吨。

其实,从中国目前产业政策和布局来看,适当出口和保障国内供应有着统一的政策意图。一方面,政府维护国内油品市场稳定的决心相当明显;另一方面,成品油价格和国际原油价格严重倒挂,抑制了炼油企业的积极性,中央对成品油出口的限制态度开始发生改变。

但是,政府的这些措施并非“救命稻草”,只是“权宜之计”。发改委能源研究所高级顾问周凤起说,由于矛盾没有解决,矛盾的积累使国家的包袱越来越重,造成如今进退两难的局面。也就是说,即使恢复出口退税,成品油出口仍然受到国家严格控制,炼厂也首先要根据国家计划保证油气供应,出口只是成品油的很小部分。

目前,我国的成品油定价采用的是“市场化指导,政府定夺”的机制,发改委参照新加坡、鹿特丹和纽约三地前一个月成交价格加权平均后的价格,在计入其他费用和税款后制定出一个成品油零售价格标准。三地行情起落幅度超过上次调整价的8%,即可调价。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