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认为我国应大幅提高油价 应与国际水平相当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6 11:07:08

杀了人,张红旗锒铛入狱,万念俱灰。她只求快点判她死刑,一了百了。管教员赵延玲多次找她谈话,谈她的父母、女儿,张红旗封闭的心扉开一条缝隙,洒进一缕阳光。是啊,自己死了,解脱了,亲人谁管?张红旗说,最想见见女儿,赵延玲问她女儿在哪儿,她说女儿在儿童福利院。

赵延玲立即向所长徐艳汇报,徐艳放下手头的工作,和赵延玲到儿童福利院看望张红旗的女儿芳芳。芳芳长得很漂亮,和妈妈一样聪明伶俐。孩子听说眼前两位阿姨从关押妈妈的女子看守所来,哭着要跟阿姨去看妈妈。徐艳和赵延玲再也止不住眼中的泪水,把孩子紧紧抱在怀里……她们把芳芳的照片带给张红旗,照片上女儿穿着好看的衣服,稚嫩的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张红旗失声痛哭。见到女儿照片,如同见到女儿,张红旗踏实多了。赵延玲抓住时机,继续做她的工作,在日常生活中无微不至地关怀她,张红旗体会到了高墙电网里的温情。自己杀了人,早晚判死刑,管教员这么苦口婆心,自己再不认真悔罪,对不起政府。张红旗打消了寻死觅活的念头,世上还有值得她留恋的美好情感,要争取活下去。

接到死刑判决,张红旗情绪很坏,莫名其妙地吵闹。想到马上就要验明正身押赴刑场挨枪子了,她不禁留念世间的一切,留恋孤零零一个人生活的女儿。这时沈阳市公安局在女子看守所内大张旗鼓开展坦白检举活动,冥冥之中张红旗似乎看到一线希望,那是她发数万遍毒誓宁死不说,准备带进棺材里的秘密。

张红旗的一举一动都在赵延玲视线之中。初期工作,使张红旗走出“求死”的沼泽,平静地走过诉讼过程,一旦死刑判决下达,她的“求生”欲望就如同火山爆发一样。抓住张红旗急于求生的心理,辅以政策攻心,有可能挖出隐藏在内心深处的秘密,说不定张红旗因此获得减刑的机会。赵延玲找张红旗谈话,向她宣讲政策,介绍以往因检举他人犯罪获得从轻处理的例子。张红旗迟迟疑疑,没有反应。赵延玲没有灰心,继续找她谈话。一连谈了三四次,张红旗对自己隐瞒他人罪行的行为有了新的认识,终于鼓足勇气,把埋藏在心底5年之久的秘密和盘端托出。

张红旗从不愿提起自己的哥哥,因为哥哥和三姨之间有悖伦理的情爱让她在众人面前抬不起头来。

张红旗的哥哥和三姨年龄差不多,他们偷偷相好挺长时间,被三姨夫知道了,三姨夫愤而离婚,撇下老婆、儿子远走他乡。三姨成了自由身,张红旗的哥哥当然高兴,两个人不顾大家反对,搬到了一起。为躲避身边人的指指点点,他们索性搬到盘锦市,租间房子,大大方方过日子。一来二去三姨的儿子13岁了,13岁的孩子什么都懂了,他无法容忍表哥和自己的妈妈一起生活。于是母子之间的冲突在所难免。张红旗的哥哥夹在中间很难受,本来身兼外甥、情夫、表哥、继父这四种角色就够尴尬的了,他向着谁说话都不行。

三姨有点怨恨儿子,小小年纪好好活着呗,管得着大人的事吗。可无论俩大人怎么努力,孩子就是在中间“打横”。三姨恨死了儿子,觉得有儿子在,她就没好日子过。要想和情夫长相厮守,除非儿子“嘎嘣”死了!一天傍晚,孩子放学回家,三姨正要烧火做饭,娘俩没说两句又“顶牛”了。气得三姨眼睛发蓝,趁孩子不注意,抡菜刀将他砍倒,孩子见妈妈下了狠手,一个劲儿哀求,三姨已经疯狂了,菜刀如雨点一样落下,直到把他活活砍死。

孩子死了,三姨喘口气,说:“看你还管闲事不?”她拿起菜刀,把孩子肢解了,琢磨着怎么处置尸体。这时张红旗的哥哥回来了,见状吓得魂飞魄散。三姨冷笑着说:“怕啥,还不帮把手!”他犹豫一下,找把铁锹,在厨房就地挖个坑,两个人把尸体埋了。过段时间,他们又搬到新民市住,靠倒卖大米维持生活。

当张红旗得知三姨杀了亲生儿子,惊讶得说不出话来,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她真下得了毒手!为了哥哥,为了三姨,也为了全家的名声,张红旗发誓隐瞒到底,决不透露半个字。哪知命运就这么作弄人,张红旗因杀死亲夫被判死刑,自己死有余辜,而三姨为了所谓个人“幸福”竟砍死、肢解了自己的儿子,却一直逍遥法外,那孩子死得太惨啦!张红旗抱着一线希望,向管教员赵延玲检举5年前三姨杀子一案。

赵延玲弄清案件的原委,向所长徐艳作了详细汇报。徐艳又把案件汇报给上级部门。沈阳警方迅速传讯涉案的那对男女,经过几个回合的较量,案情就真相大白了。刑警赶到盘锦,按作案人指认的地点,挖出来一具被肢解的遗骨,5年前被亲生母亲杀害的13岁男孩沉冤得雪。杀人凶手及帮凶均被绳之以法。

张红旗检举了三姨杀子案,自己又陷于深深的自责之中。本来哥哥和三姨生活得很和睦,由于自己想戴罪立功,造成哥哥判刑,三姨也得枪毙。同时张红旗的家人也知道张红旗在看守所检举了这件事,纷纷谴责她:“你枪毙就枪毙得啦,还把家里人牵进去!”张红旗后悔自己过于冲动,又担心政府说话不算数。赵延玲和所长徐艳多次找张红旗谈话,劝她打消顾虑,政府说话肯定算数。

徐艳及时研究张红旗的心理状况,眼下最重要的就是让她卸掉包袱,鼓足生活的勇气,度过最难熬的时期。徐艳和赵延玲再次来到儿童福利院,看望张红旗的女儿芳芳。芳芳见到两位警察阿姨,急切地问妈妈怎么样,她好想妈妈。徐艳说妈妈很好,妈妈让芳芳写信。芳芳当场给妈妈写信,让妈妈放心,女儿12岁了,长大了,会照顾自己了,希望妈妈快点回来。儿童福利院负责人说,芳芳比别的孩子成熟、懂事,学习特别好。

张红旗看到女儿的亲笔信,不禁泪雨滂沱,女儿的字工工整整,字里行间流淌着对妈妈的思念。赵延玲介绍芳芳在儿童福利院的情况,张红旗听了,“扑通”一声跪倒在赵延玲面前,忍不住大哭一场。平静下来之后,张红旗解脱了。

鉴于张红旗积极检举他人违法犯罪,协助警方侦破一起杀人碎尸大案,戴罪立功,公安局、检察院、法院联合作出决定:张红旗由死刑减为死缓。

消息传来,徐艳和赵延玲在第一时间通知了张红旗,张红旗又惊又喜,涕泪长流:“女儿,妈妈活下来啦!”监舍里的人也替她高兴。

2003年春天,张红旗被投送到监狱服刑了。临行前,张红旗给女子看守所所长徐艳和管教员赵延玲深深鞠躬,再三感谢她们拯救了自己的生命,给了自己生活的希望。并表示好好服刑,争取早日和女儿团聚……

赵延玲讲完这个故事,眼窝已经湿润了。她说,张红旗经常来信,介绍在监狱服刑的情况,还谈到活泼可爱的女儿。作为管教员,不但要忠于职守,还要尊重每个在押人员,管教员的言行,关乎政府的形象。听徐艳所长说,通过赵延玲做张红旗的工作从而检举破案,赵延玲因此荣立个人三等功;今年5月,赵延玲和另两位警花代表沈阳市公安局参加辽宁省公安厅大练兵比武,获得集体第一名。如此看来,赵延玲的确不凡。(辽宁法制报杨清林)

时报讯(记者李文瑞)昨日凌晨,一名年仅17岁的高中女生在家突然分娩,少女自行剪断脐带诞下一子后,将赤裸的孩子遗弃楼外大树下。半小时后,少女的家人发现此事,将孩子抱回。目前,黄埔区文冲路这对母子已送院诊治。

产子的少女小林今年17岁,就读天河区某中学高二。她的母亲称,昨日凌晨5时许,小林在家人毫不知情的情况下突然临盆,她忍痛生下一名男婴后,自行用剪刀剪断脐带。仓惶无措的小林随后不顾身体流血,将赤裸的婴儿抱出家门,放置楼外的一棵大树下,再独自回家。由于小林在卫生间久久不出,母亲这才有所察觉。“当时我不停敲门,女儿久久不肯开,推门而入才发现卫生间满地是血,我这才知道出事了。”母亲谭女士说。在父母再三逼问下,小林才吞吞吐吐地道出实情。

期间,树下的婴儿的啼哭声引来了一名小区的清洁女工,她不知所措只好拿来毛巾包裹婴儿。6时前后,小林的父亲下楼将男婴带回家中,并拨打电话求救。6时20分前后,医护车、警方呼啸赶至,迅速将小林及婴儿送院救治。

昨天,记者在中山医科大学黄埔分院见到了病床上的小林,从脸庞上看她仍稚气未脱。小林表示,孩子是她和男友的,之前已知道自己怀孕。她还强调,男友并不是学校里的人。记者问她是否想要这孩子,小林点了点头。但迟疑良久又说:“我没有想过以后”。

据悉,小林入院后经过拿除胎盘、创口清洗等医疗处理,目前身体状况良好。她所产的男婴重7.2斤。该院儿科主治管医生表示,因生产时男婴脐带处理不净,不排除创口感染引发破伤风、败血症的可能,而且婴儿较长时间暴露在低温中,是否颅内出血还有待观察。

谈及女儿,母亲谭女士不禁双眼含泪:“我没想到她会怀孕,她从来没有夜不归宿,怎么会有孩子?”她说,女儿向来按时回家,和男生也少有联系,加之体形较胖,她从来没有怀疑过女儿有身孕。而此前问及女儿的例假,孩子也总以生理周期不准来搪塞。

据谭女士说,自初中开始,她就教导女儿要洁身自爱,不要早恋食禁果,说多了便引起女儿的反感,以致后来她一提此类问题,女儿便极不耐烦甚至闭门不听。她无奈地感叹:“这是我最担心的事,没想到发生了。”

附近邻居表示,小林平日行走如常,没有任何怀孕迹象,如今产子实在让人惊讶。

小林所在的天河区某中学老师表示,小林生性内向,成绩一般。“她是一个很乖巧的学生,平时尊敬师长,遵守纪律,对待学习也还认真。”

小林家所在街道居委会的负责人罗先生表示,近两年来,未成年人生子在该社区里尚属首次。此前居委会曾做过青少年性知识、计生知识等方面的宣传教育,但没想到仍会发生这种事。

昨日下午2点,重庆医科大学堂内座无虚席,该校300多名临床医学、大众生殖学专业的学子和教师早早守候在那里,等待来渝参加“首届国际性医学国际论坛”的两位大师--中国性学会理事长徐天明教授、美国性医学专家海特博士为他们带来精彩的讲演。两名大师虽然都是从看似普及的性科学知识进行讲解,但整个过程不时迸发出闪光点。特别在自由提问环节,学子们一个比一个火辣、尖锐的问题抛向大师,大师们也妙语连珠一一化解,原定于2个小时的讲演不得不延长30分钟。

“食,色性也!”徐教授以《孟子》中这句著名的话作为他所演讲的“性与健康”的开篇,就在学子们以为他只是照本宣科讲授一些教科书中早就教了的性学知识的时候,一个国人尚未知晓,但全球早就视为参考的性频率公式激发了同学们的强烈兴趣。

这个公式就是:性爱频率=年龄的首位数×9。例如一个在二十年龄段(20岁至29岁)的人,他(她)的性爱公式为2×9=18,18可以看成是10和8的组合,也就是说适合他(她)的性爱频率为10天内过8次性生活;一个在三十年龄段(30岁至39岁)的人,他(她)的性爱公式为3×9=27,即他(她)适合在20天内过7次性生活。

徐教授话音刚落,当即引起了台下一阵骚动,不少大学生已经迫不及待推算其他年龄段的性爱频率,都觉得这个频率非常有实际作用。“虽然这个公式比较粗糙,也比较绝对,但却是一个很好的参考数量!”徐教授同时笑称,这个公式对20岁以下的人士没有作用,说明国际上也不提倡年轻人过早有性生活。

徐教授继续说,很多人都在问他性生活怎样才合适?其实,除了参照一定的公式之外,自己的感觉最重要。和谐、美满的性生活其实对身体免疫能力有非常好的支援作用,一次良好的性生活甚至比一次有效锻炼能取得更大的好处。只要双方第二天不感觉疲劳,那么你和对方的性生活就不是合适的。

本报讯(记者童江华见习记者石果)“静儿,搞快点,报告马上要开始了,搞不赢了,要占一个好位子,录音机和电池都带好了的吧。”昨日下午13:50,重庆大学民主湖边,两个女生边说边快步向学术会议厅奔去,中国首届性医学国际论坛重庆大学公众报告会即将开始。

14:00,报告正式开始,澳大利亚医师学会主席、2007年第18届世界性学会大会主席玛格丽特·瑞德尔曼走上讲台开始关于“‘性’福生活与教育”的报告。两位材料学院的情侣,男友摆放好录音笔,并开始做笔记,女友则拿出电子词典对照投影屏幕进行现场翻译。他们称,双方都来这样更有利于两人的感情发展,并可以更加注意生理和心理的健康。

数十名动力学院和外语学院的学生形成了一对一的搭档,外语学院学生进行翻译,动力学院学生记录。

重庆大学的在职、离退休的老师也纷纷到场听报告,机械学院退休教师王老师表示:我们离退休老师来听听也是受益匪浅。”

“女性是冰冻的鸡,男性是没有冰冻的鸡,”玛格丽特·瑞德尔曼幽默地说,但是两个放在一起煮,还是男性容易早煮熟,而女性却慢些,因为女性在性交时高潮来得慢,男性容易在较短时间内达到兴奋。

玛格丽特·瑞德尔曼说,现在很多性伴侣之间因为交流不够造成对“性”福的障碍。她认为,谋求“性”福的方式有:一是用美好的语言来鼓励、赞美对方;二是与对方交流的时间多用第一人称“我”;三是告诉对方什么是你想做的,去促进你们之间的和谐。

“东方人与西方人相比,东方人谈论性生活很羞涩,请问您觉得东方人怎么才能更自由、更开放谈论性生活?”重大研究生院一年级学生张同学向玛格丽特·瑞德尔曼女士求教。玛格丽特·瑞德尔曼说,对于这一个问题,还是只有读性文化方面的相关书籍,了解性文化知识,还可以与自己的性伴侣一起看书、交流,因为性交是一生学习的过程。她认为,目前,在中国追求西方性文化的年轻人很多,而且大多数都是大学生,但是,西方性文化也有不健康的,不要学猎奇性的东西。她建议中国青年大学生可以学习西方健康的性文化,但也不要盲目崇拜西方的“性”福,因为中国的性文化有非常深厚的底蕴,应该保持和继承中国传统的性文化。

海特博士的到来赢得了学子们热烈的欢迎,黑色背心裙、白色衬衣,黑色丝袜包裹着修长的腿,灰红色的头巾里露出金黄色的头发,很难相信这位毕生致力于性学的魅力女士已经年届6旬了。

原本以为这位写有轰动全球的《海蒂性学报告》的专家会大谈女性性解放,但出乎意料的是,海特博士却讲起了男性行为及其性特殊问题。当海特博士从男孩的心理变化、性发育过程和男人的天性时,在座学子才恍然大悟,其实海特博士是在用以男性为例子,最终说明了女人痛苦和快乐的根源,其实是自己。

“其实,女性完全有能力让自己快乐!”海特博士通过翻译告诉学子,女性不是天生该承受痛苦的,应该与男性保持一种和谐的关系,不要让男性左右了自己的生活,不要让痛苦左右了自己。而根据海特博士对3500多名女性的调查,非常多的女性通过自慰刺激可以达到高潮,其中89%不用借助工具就可以让自己快乐,“有时候女性只需要合拢双腿就能得到高潮!仅仅需要这么做就可以!”海特博士用诙谐的比喻来告诫女性充分享受自己的性快乐和一切自由,一席话博得了台下阵阵热烈掌声,而众多女生也把关于女性性健康的问题抛向了这位为女性性权利高呼的学者。

“既然您的研究都表明女性完全可以靠自己获得性高潮,是否表示今后女人就不再需要男人了呢?男人在性方面对女人的作用会逐步减小吗?”一名不好意思当面提问的女生把一张字条递给了海特博士的翻译。此问题一出,立即引起全场一片笑声,海特博士也被逗得直乐。

“这个问题很搞笑,但我会认真回答!”海特博士说,不错,自慰是女性获得性高潮的一种永恒方式,但性却不只是勃起和射精,它是两人灵魂和身心的交流。因此,男人不可取代!

许多大学生都谈到,现在人们的性习惯和性取向也越来越多,对于一些有性虐倾向的性变态者,性医学上有没有治疗他们的好方法呢?

学生们原以为这个问题会让徐教授为难。谁知徐教授却轻松答曰:“性变态其实是一种心理疾病,可以治疗。如果一个是性虐狂,一个是被虐狂,两人最好结为夫妻,就不用治了嘛,正好打成平手!”台下学子们一下子就笑得直不起腰来。

“我想请问徐教授,您能够给有性能力、却还不能合法拥有正常性生活的人群解决之道吗?”一位男生勇敢地向徐教授提问,而这一问题也引起了众多大学生的共鸣。

“这个问题问得很好,确实存在,但也有解决办法!”徐教授认为,正常人在15岁左右就已经具有性意识和性要求。这段时间也被称为“性失业期”。

为此,徐教授开出良方,适当地看情色文学作品和自慰来解决。艺术性的情色小说或影视作品不能与淫秽物品等同,大学生适当接触一些有关性描写的文学书籍,也可以起到对性饥渴的释放的作用。通过调查还发现,我国有90%的男性和70%的女性在青少年时代都曾经有过自慰行为,通过手淫自慰达到排遣性饥渴带来的不悦,是解决那些暂时处于“性失业期”青年男女的好方法,社会也应该对这一现象予以认同和理解。

声明: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见义勇为的简阳人张德军(上图左二)驾驶汽车追赶抢夺项链的抢匪时,和抢匪的摩托车相撞。一抢匪飞出立交桥摔死,此后另一抢匪的左脚被截肢。警方对此事明确回复“不予立案”后,伤者罗军(图右二)及死者胡远辉的妻子(图右一)向成华法院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自诉,要求追究张德军的刑事责任,并赔偿死亡赔偿金、医疗费等共56万余元。

2004年8月14日下午,成华区圣灯乡人民塘村3组的李女士遭两男子飞车抢夺项链。张德军等人闻讯后开上奇瑞轿车追赶抢匪至三环路龙潭立交桥,在逼停抢匪的摩托车时两车相撞,开摩托车的男子胡远辉当场死亡,摩托车后座男子罗军左腿被截肢。

由于被抢项链价值未达到“抢夺罪”的定罪标准,警方此后按治安案件进行处理。今年初,成华区有关部门授予张德军等7人见义勇为奖。今年5月,罗军及胡远辉家属向成华区公安分局控告张德军,要求追究张的刑事责任,公安分局决定“不予立案”。

原告有死者胡远辉的父母、刚从广东赶回来的胡妻、罗军及代理人。被告张德军没有被法院采取强制措施。他在接受完法官的简单询问后,坐在了被告席上。

昨日庭审一直围绕“究竟是奇瑞车撞飞了摩托车,还是摩托车自己撞上立交桥护栏再反弹到奇瑞车上”这一问题举证辩驳。

张德军称,他一直开车跟在抢匪后面,对方是自己撞上立交桥栏杆再反弹到他开的奇瑞车上。罗军等人及其代理人提供了成都某报在2004年8月15日事发当时的报道,用以证明张德军当时和罗军的摩托车并驾齐驱,以致后来主动撞上摩托车。张德军的律师要求对该证据质证,认为一般性的新闻报道可能有失真的情况,新闻报道并不能作为证据。

罗军的律师随即出示死者胡远辉的照片、罗军的出院证明。被告对胡死亡一事、照片无异议,但认为这不能作为自诉请求的证据。

接着,罗军的律师出示了警方的现场勘验记录,证明两车相撞后摩托车与立交桥有5.1米的擦挂痕迹,奇瑞车的右前轮被撞坏,摩托车左后有被撞的痕迹,是从后面追尾。“这是原告律师的主观臆测。”张德军的律师承认这些证据的真实性,但认为这仅是警方纯客观的记录。

罗军说,他们逃到龙潭立交桥时,张确实开窗叫他停车,但是他不清楚驾驶者胡远辉是否听见。“我们还来不及停车,他就撞了过来,然后胡远辉掉下立交桥死了,我受伤昏厥。”

“见义勇为也不应该超过一定的‘度’。即使是犯罪分子,同样拥有公民的生命权、健康权。”原告律师认为,张德军无权判决一个公民的生死,他可以选择保持安全距离跟随,但不可以暴制暴,造成无法挽回的后果。但是,希望法院考虑到张见义勇为的行为,从轻处罚。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