费俊龙聂海胜提前恢复正常生理指标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1 07:51:06

为营救群众,6月1日凌晨零时10分许,新邵县太芝庙乡乡长唐飞、党委副书记李映辉等6名乡干部被洪水卷走,乡长唐飞、党委副书记李映辉等4人殉职,2人失踪。

据新邵县县委常委、宣传部长申桂荣介绍,前日凌晨发生山洪后,太芝庙乡乡长唐飞、党委副书记李映辉等7名乡干部立即驾驶一辆吉普车,沿途组织村民自救。指挥过程中,6人随车被洪水卷走,仅李雄国1人跳车幸免于难。

昨日下午4时左右,记者在邵阳市中心医院见到了死里逃生的太芝庙乡计生办副主任李雄国。李雄国一脸疲惫,双眼深陷,身上多处受伤。他说,5月31日他们7人出差新邵,返乡途中获悉太芝庙乡当晚有暴雨。

晚11时40分许,他们到达苏家湾村时发现洪水,敲开沿途2公里的村民家门通知转移。

乡长唐飞敲苏家湾村村民李新社家的门,一连叫了三四次都没有反应。李雄国与孙春成两人用脚踢门,将李新社一家4口叫醒。房门一开,唐飞急促地说:“涨水了,赶快爬到高山上去……”之后,他们继续前行。

当他们上车准备去潭家湾村叫喊村民时,吉普车被洪水围住了,李雄国打开车门,让唐飞、李映辉钻出车,然后爬上车顶。据李雄国回忆,当时车顶上有4人。这时洪水涌了过来。“注意安全,每人抱一棵树……”唐乡长喊道。

“当时正好身边漂来一棵树,我死命抱着,随水流去。大约在洪水中泡了两三个小时,我被冲出近1000米远。然后,洪水将我和大树冲到岸边,正好岸边有几棵芭蕉树,我死死抓住芭蕉树,最后爬上了岸。站在岸边,不断听到房屋的倒塌声。”李雄国说,在听到唐飞喊了最后的那句话后,他再没听到其他同事的声音了。

在太芝庙乡人民政府,信访接待室内堆满了新邵民政部门送来的救灾大米。与唐飞同事多年的乡农机畜牧站站长刘长友说,唐飞待人和善,工作扎实,不怕牺牲,是一位人民的好公仆。在当地一次山火中,唐飞在火场中奋战了两天两夜,因劳累过度昏死在现场,苏醒后又继续战斗,山火扑灭后,他再次昏倒被送往医院。

“什么事情他都希望一人埋头做,可苦了他啊!”谈起主管企业生产的太芝庙乡党委副书记李映辉,刘长友不停地叹息。刘长友说,太芝庙乡的农业发展离不开李映辉的默默贡献。有一次,李映辉为让村民创收,根据实地调查决定发展香菇种植业,从采购种子、生产培育以及推广销售,他都一手经办,忙时天天睡办公室。他的妻子在新邵人民医院上班,李映辉因忙于工作,有时一个多月才能回去见妻子一面。

与李映辉相交十年的新邵县民政局副局长何艾华说,在5月31日晚上8时许,李映辉还给他打来电话,没想到竟然是最后一次交谈。

晨报讯:昨日,正当全国少年儿童欢庆自己的节日时,阿勒泰市克木齐乡阿合其村村民满南(音)两岁半的孙子乌拉尔,正经受着蛇毒的折磨,生命垂危。

而整个阿勒泰地区所有医院都没有抗蛇毒血清,孩子所在医院——阿勒泰地区哈萨克医医院与疆内及内地多家医疗机构联系也没找到救命血清。为了孩子的生命,该医院不得不向全国求救,紧急寻找救命血清。

5月26日,乌拉尔的父母上山放牧,留下他和爷爷在家。13时,爷爷在家休息,乌拉尔悄悄溜出家门。

不多久,满南突然被乌拉尔凄惨的哭喊声惊醒。老人连忙跑出家门,发现孙子正躺在地上拼命哭喊,右手已经红肿,手背上有明显被什么动物咬过的痕迹。

爷爷询问后才知道,孙子在门前玩耍时,不小心被一条长约20厘米的灰色毒蛇咬伤了右手。老人赶紧用绳子扎紧孙子的右手臂,以防止蛇毒随着血液循环蔓延。

医院接诊后,立即展开抢救。命虽然保住了,但乌拉尔被咬伤的手臂却肿得越来越大,很快就蔓延到腋下。血压也急剧下降,发热、头昏、气促现象随之发生,半边躯体开始麻木。

医生知道,对于毒蛇咬伤,惟一有效的办法就是注射抗蛇毒血清,但是医院没有这种血清。为了不耽误救治孩子,医院建议将孩子迅速转院到乌鲁木齐市治疗。

但是满南家经济较为拮据,甚至连到乌市看病的路费都没有。在阿勒泰地区人民医院住院治疗5天后,孩子病情越来越严重,有人说当地哈萨克医医院有偏方可以治疗蛇毒,满南就抱着希望将乌拉尔转到阿勒泰地区哈萨克医医院。

阿勒泰地区哈萨克医医院医生努尔兰回忆说乌拉尔刚来到医院时,整只右胳膊肿得跟小腿一样粗,并且出现胸闷、厌食等症状,血压已经很低,随时都有生命危险。

努尔兰说,要想及时有效治疗蛇毒,就必须用抗蛇毒血清。虽然当地有一种名叫蝮蛇的毒蛇,但目前在无法确定乌拉尔是不是被这种蛇咬伤的情况下,只能采用多价抗蛇毒血清。

昨日,阿勒泰地区哈萨克医医院书记王仁在电话中告诉记者,目前,虽然乌拉尔的病情暂时没有出现反复,但还没有脱离生命危险,急需抗蛇毒血清。

医院正采用当地的一些中草药研制的“土方”,结合西医常规的激素进行抗炎、抗菌治疗,但这也只能控制蛇毒在乌拉尔血液中的扩散。

要想乌拉尔脱离生命危险,只能采用抗蛇毒血清,昨日21时,记者从哈萨克医医院的办公室主任艾斯卡尔那里了解到,他们已与新疆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自治区人民医院、首府各大药店以及兰州生物研究所、上海生物研究所联系过,但都没有抗蛇毒血清。

目前,哈萨克医医院迫切希望能够通过媒体尽快找到多价抗蛇毒血清来挽救孩子的生命。

国家防总今天发布讯息说,5月31日至6月1日,湖南、贵州、四川等省部分地区降暴雨,局部特大暴雨,暴雨引发了不同程度的山洪灾害。截至昨日8时,山洪灾害已造成三省农作物受灾21.7万公顷,房屋倒塌3.62万间,至少死亡68人,失踪53人。

其中湖南47人死亡,50人失踪;贵州17人死亡,4人失踪;四川4人死亡,5人失踪。据悉,由民政部常务副部长贾治邦带队,国家发改委、教育部、民政部、财政部、交通部、水利部、卫生部、气象局组成的国务院工作组已赶赴湖南灾区慰问受灾群众,支持并协助地方抢险救灾。据新华社

中新网6月3日电台“行政院”3日宣布,由前“行政院长”、前民进党秘书长张俊雄出任“海峡交流基金会”(即“海基会”)董事长。

据“中央社”报道,原“海基会”董事长辜振甫逝世后,接任人选一直令人关注。台“行政院”今日下午宣布由张俊雄接任。

对于这项人事安排,台“陆委会”发言人游盈隆说,“海基会”董事长是具有高度象征意义和实质作用的重要职务,一定要由足够份量的人担任。张俊雄是出任“海基会”董事长的不二人选。

晨报讯趁着住店女客人醉酒,南京某大酒店服务员竟企图强奸,女客人逃出门后立即报警,近日,该服务员被建邺区检察院批准逮捕。

今年4月18日晚上,两名韩国人带着两个女孩来到莫愁湖附近某大酒店KTV包间唱歌,玩了一会儿后让在包间做服务员的赵东贤帮他们开房。房开好后,两名韩国人先后带着两个女孩到房间休息。

约两小时后,两名韩国人和一名女孩先行离开。而另一女孩金小丽则因醉酒在房内睡觉。赵将他们送走后便出去上网,从凌晨两点一直玩到六点才回大酒店。感到疲倦的他拿着两名韩国人退还给他的房卡进了此前开的房间,准备睡觉。进去之后,赵看到金仍躺在床上,便坐下和她聊天,两人还互换了名片。随后,金小丽继续躺下睡觉,而赵坐在床边看电视,看了一会儿后,赵突然对金产生了恶念,上前亲吻金,并企图强奸她。金极力反抗,将赵身上多处抓破,而金的嘴唇也被赵咬破。赵因力气耗尽没有得逞。随后,金假称此事就这样算了,赵将她放走,但金出门后立即报警,赵被抓获。(文中人物为化名)作者:建检冒群

美国对日本“入常”态度历经几次变化。美国曾反对为联合国改革设时限,一度为四国“入常”泼了冷水。

但在4月中旬,美国助理国务卿金·霍尔姆斯就安理会改革问题发表声明,表示美国不反对安南要求各成员国利用9月峰会达成共识的建议,“但也不赞成为遵守时限而仓促达成一致。”

美国驻联合国大使4月28日称,“美国强烈支持日本成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由此正式表明美国支持日本“入常”的立场。

美国国务院发言人鲍彻5月18日更加明确地表示,美国只支持日本的“入常”行动,对其他国家的“入常”努力,美国暂时还没有考虑。

据《华盛顿邮报》当天的报道,美国国务卿赖斯在5月5日和国会领导人的谈话备忘录中曾经暗示美国可能不会支持德国成为常任理事国。这篇报道在德国朝野引起不小反响。

当然,美国对日本的支持也有底线。尽管日本一再强调要向传统“五常”一样拥有否决权,但美国态度则是十分明确:日本要成为拥有否决权的常任理事国是不可能的!

日本外务省官员5月20日曾对外界表示,英国、法国日前向日本政府表示,如果条件成熟,两国有意成为德、日、印、巴四国旨在实现安理会改革的“框架决议案”的共同提案国。但截至目前,英法两国尚未对此予以证实。

对于英法的表态,日本外务省官员认为“这是来自常任理事国的支持,影响不轻”。有分析指出,英法提出上述支持条件,是为了在安理会改革中保持一定的话语权。

英国一直是积极主张联合国安理会改革的国家之一,对目前联合国在国际事务中的作用以及工作效率多有微词。特别是在伊拉克战争授权问题上,英国对安理会没有通过支持美英联军行动的决议十分不满。英国认为,安理会要想在国际秩序中保持核心地位,就必须进行改革。

而法国早在去年就表达过它支持安理会改革的态度。去年11月,总统希拉克访英在牛津大学发表演讲时,提议将具有否决权的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席位增至10个国家,其中应包括德国、日本、印度、巴西和一个非洲大国,这样可以使联合国更广泛地代表当今世界。

俄罗斯在安理会“增常”问题上似乎保持了刻意的低调,在安南公布联合国改革方案以及随之展开的多方竞争,并无过多表态。但上月底,俄外长拉夫罗夫在与日本前首相森喜朗举行会谈时,突然暗示将支持日本成为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不过,据外界分析,俄罗斯此举是希望日本能放弃对北方四岛中两岛的主权要求。

但事与愿违,在当天下午与日本外相町村信孝长达3个多小时的会谈中,俄日虽然就俄总统普京年内访日达成了一致,但在北方四岛问题上并没有取得任何进展。本报记者周杨综合报道

历经13年争论、8年规划和3年施工后,耗资36亿美元的“巴库-第比利斯-杰伊汉”石油管道(以下简称“巴杰线”)于5月25日正式开通。

这条贯通里海和地中海的大动脉,将阿塞拜疆的里海原油经过格鲁吉亚运往土耳其,输往西方。“巴杰线”的建成,将一改西方依赖中东油库的局面,有望永久性地改变全球石油市场版图。

早在克林顿政府时期,美国就提出这一方案。该管线于在2003年4月动工,这条管线全长1730公里,号称世界最长。在美国的大力支持下,2003年底世行和欧行最终决定向这条“最具政治意义的管线”提供贷款。

根据已探明的地质资料分析,里海的石油储量约在1100亿桶到2400亿桶之间,约占世界石油总储量的18%。其中仅阿塞拜疆和哈萨克斯坦两国就拥有近一半的资源,是美国石油储量的3倍多。里海的天然气储量也很丰富,据保守估计,天然气储量约14万亿立方米,约占世界总量的4.3%。

西方大石油公司把里海称为“第二个中东”,甚至宣称:“谁掌握了里海战略资源的控制权,谁就能主宰21世纪的国际能源市场。”

近年来,西方大石油财团,如美孚石油公司、德士古石油公司和BP、阿莫克石油公司等斥巨资用于在里海产油国家进行勘探开发、建设新的生产设施和恢复改造老油田。

阿塞拜疆独立后奉行“石油立国”战略,与西方石油公司签署了21个PSA产量分成合同,号称“世纪合同”,吸引直接外资达130多亿美元。

目前,美英控制着里海27%的石油和40%的天然气资源。美国作为世界第一大能源消费国,其石油消费占世界消费总量的四分之一。

里海地处中亚腹地,其油气资源只有运到国际能源市场,才能使“黑金”变成“黄金”。在某种意义上说,谁控制了石油外运的途径,谁就可能左右这一地区的政治经济局势。

因此,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才不惜代价修建了“巴杰线”。美国能源部长塞缪尔·博德曼说:“建设‘巴库—杰伊汉’石油管道主要目的是增加国际市场石油供应,我们将这看作是该地区能源安全前进道路上的重要一步。”

目前,中国已取代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石油消费国。中国经济的飞速发展以及国内石油生产的下滑迫使中国每天要进口250万桶原油。

自上世纪90年代中期以来,哈萨克斯坦就一直是中国在中亚地区最重要的油气资源合作伙伴国。1997年9月,中石油击败俄、美等国的大型石油公司,成功获得了哈萨克斯坦境内阿克纠宾斯克和乌津两大油田的开采权。

当时,中哈双方就曾商定共同铺设从上述两油田至中国新疆的输油管道。此后,由于从哈萨克斯坦到中国的管道工程成本较高、石油供应量不充分及开采成本较大等原因,中哈石油管线项目曾一度搁浅。

2004年5月,中哈双方签署协议,表示将尽快建成中哈石油管道,并落实相关油田开发项目。

根据设计方案,中哈石油管道将西起里海港口城市阿特劳,途经中石油在哈购买的阿克纠宾油区,横穿哈全境至中哈边境阿拉山口,再从阿拉山口至中国新疆的独山子。

目前哈萨克斯坦主要通过俄罗斯出口石油,约占其石油出口总量的70%,哈在石油出口方面完全受制于俄罗斯。为减少对俄罗斯的依赖,哈萨克斯坦一直在寻求石油出口的多元化。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