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长江南北遭遇高温暴雨考验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2 11:22:53

为和网络上认识的南京人李亮(化名)厮守终生,20多岁的云南女子王霞(化名)只身来到南京。然而在一夜激情之后,李亮从生活中和网络上都消失了。在苦寻多日未果后,王霞报了假警,目的也就只是“为了见一面”。然而,王霞没见到李亮,却因自身犯法而被治安拘留。

今年5月份,云南的27岁女子王霞通过网络认识了在南京工作的李亮,每天晚上两人都会不约而同地出现在网络上开始聊天。王霞是当地的一名化妆品营销人员,自从认识了网络“单身汉”李亮后,整个人都变了,上班对于她来说已经不再重要,每天她只期盼着晚上能够与李亮在网络中相会。

通过近一个多月的聊天,两人开始视频聊天。视频中的李亮着实让王霞心动,浓浓的刀剑眉,方腮直鼻,一米八几的个头,富有磁性的声音。王霞已彻底被李亮的幽默、体贴、温柔所吸引。此后两人还曾多次在视频里做出不堪入目的行为,李亮也亲昵地称王霞为老婆,两人感情越发“如胶似漆”,双方定下了终老一生之盟。

王霞再也按捺不住内心对李亮的思念,她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9月30日她怀揣1000多元从遥远的云南只身一人来南京找李亮。而在火车站接到王霞后,李亮觉得她并没有视频和想象中那么漂亮,碍于情面,并没有说出口。

当晚7点多,两人在下关区某饭店开了个房间,两人喝了许多啤酒,之后发生了关系。到了半夜,李亮称,刚收到信息说家里发生了一点事情必须马上回去。“你在旅馆好好睡一觉,明天早上我来找你。”

第二天,王霞在旅馆里傻傻地等着李亮的到来。但等了一天始终没有见到李亮的踪影,于是王霞不停地拨打李亮的小灵通,并在网上疯狂地寻找李亮的身影,但仍然无济于事,小灵通关机,网上也没能见到李亮。

疯狂寻找李亮8天后,10月8日下午3点左右,王霞再也无法忍受相思之苦,便拨打了110称自己在9月30日晚上在某饭店被李亮偷走了1万2千元钱。由于涉案金额较大,二板桥派出所民警立即对该事立案侦查,警方最终找到了在南京某家公司做会计的李亮。面对民警的追问,李亮坚称只是与王霞发生了关系,并没偷钱。民警经过调查后认定王霞涉嫌报假警,最终她本人也承认,为了能找到李亮,自己虚构了被盗事实。按照治安管理条例相关规定,王霞被警方拘留。

前天晚上9点多,记者在派出所内见到了王霞。眼前的她个子娇小,一头秀发披肩,因不堪事实的残酷而哭肿了双眼。王霞低着头,双手不停地反复摩擦着。“通过报假警才能够找到李亮。”王霞很固执,“我就想跟他见上一面。”

办案民警认为,男方的这种行为在我国法律上并没有相应条款可以处罚,目前还只是一种道德层面的谴责。“道德上的犯罪,我们只能对男方进行口头教育。”据了解,李亮前天下午接受完审讯便离开派出所,王霞想与李亮见上一面的想法并没有实现。

在与王霞大约20分钟的交谈中,她始终重复着一句话,“我只想见他,别的什么都不顾了。”她还告诉记者,等拘留期结束后,自己会留在南京找一份活先干,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能够找到李亮。但直到她被拘留,王霞仍然不知道李亮的真实姓名、工作地址和真实的年龄,并不断试图从记者口中得知有关李亮的一切消息。

而在王霞来南京后发生的事实是,根据警方的调查显示,自从李亮与她发生关系后,李便决定甩掉这个并不如他想象中一样的女子,所以“金蝉脱壳”之计全在李的计划之中。李亮只是一个月收入一千多元的公司普通职员,有过婚姻,且于2004年协议离婚,父母健在,目前还有一个3岁的小孩。

尽管汇率问题不在本届G20的五大议题之中,但这个问题显然比五大议题还要热门。履新不久的进出口银行董事长兼行长的李若谷在G20间隙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如果人民币大幅升值,将造成“多输”的局面。

7月21日,我国拉开汇改大幕,以一篮子货币为参考、有管理的浮动制度。但此次改动并未使某些国家“闭口”,美财长斯诺在此次出行中国前还曾表示,人民币汇率制度仍不够灵活,此次将就人民币汇率问题与中国进行探讨。

对此,李若谷表示,汇率的提高并不能改变贸易逆差的现状。此前,美国敦促日本货币升值,但结果这一举动并未就双方的贸易状况作出改变。截至9月末,我国外汇储备余额达到7690亿美元,今年前9月,外储突增1591亿美元。

本届G20会议之后,中美联委第17次会议将在今天下午拉开帷幕。料美国代表将在此次会议上就人民币汇率问题给中国施压,不过在G20为期一天半的会议中,人民币汇率似乎未引起其他国家的过多关注。

德国驻北京大使馆参赞傅培言昨日向记者表示,尽管今年前7月,德国对中国的贸易逆差不断拉大,特别是汽车行业,德国对中国的出口锐减了50%,但这主要是由于很多德国企业来中国投资建厂,而非像以前从德国出口造成的。

“我们不会听美国的声音,要知道,美国国内也有各种各样的声音。”傅培言称,人民币过多升值,对美国百姓也有不利的地方,“他们也想买价格相对便宜的中国制造的东西”。

体育讯当地时间10月15日,NBA亚特兰大老鹰队中锋贾森-科里尔(JasonCollier)在经过短暂的呼吸困难后,于上午在家中去世,时年28岁。

老鹰队总经理比利-奈特说,科里尔的死因还不清楚,但在季前的体检中,这位身高7英尺,体重260磅的中锋并未表现出任何异样。科里尔的父亲杰夫-科利尔告诉美联社记者,他的儿子在送往医院的过程中死于救护车中,此前他除了膝盖有些伤病之外,身体没有任何经诊断的病症。奈特说:“我们将等待专家的结论,在此之前我们不会对任何猜测做出评论,现在我们应该多考虑贾森,他的家庭,他的妻子和他可爱的女儿,他是个好人,我们球队中优秀的一员,我们将怀念他。”同时,老鹰队取消了原定今天进行的季前赛。

奈特在接受美联社采访的时候说:“你可以想象,球员们很难接受,我们将努力处理好,并且保持前进。”奈特还介绍说,他在凌晨3点接到科里尔的太太凯蒂打来的电话,电话中凯蒂哭诉说科里尔呼吸困难,他的父亲已经给了科利尔紧急心肺复苏术(CPR)来维持生命,当救护人员赶到的时候科里尔的脉搏已经十分微弱,当他被抬到救护车上便悄然去世。

为了向自己心爱的女友表白真心,市民吴先生昨天在西单上演了一出“白马王子求婚记”,吴先生骑马求婚,令女友十分感动。据介绍,西单一家餐饮企业了解到吴先生的爱情故事后,特意操办了这次“白马王子求婚记”。

其实从1997年至今,相关政府部门已经进行了16轮的医药降价管理,但令人遗憾的是,在历次降价中效果并不理想,而在改革中,涉及产品降价的企业也是叫苦不迭,有专家学者更是将这种降价行为指称为“治标不治本的拙劣举措”。

既然这种行政指令性的降价行为如此受争议,为什么政府还一而再的采用这种管理方式?靠强制性降价来监管药品市场,是政府对药品的价格管理一直存在误区还是目前缺乏相应的改革配套措施?医药行业的产品价格能不能像其他行业一样由企业按照市场规律自行定价而摆脱政府约束?

关于消费者一直感受不到药品价格下降的原因,中国化学制药工业协会秘书长周燕总结为三个方面:

首先是降价的数量有限。虽然国家先后降低价格的药品数量上由2001年以前的100多种扩展到目前的1000多种,但相对于制药企业目前生产的十几万种药品来说,毕竟显得微乎其微,而且也多是限于医保目录的药品。

其次,即使发改委规定相关药品必须降价,企业和医院在实际价格操作过程中也未必真正执行,政府其他部门对此又缺乏相应的配套措施进行管理,患者自然不可能感受到实惠。

对降价效果起到最至关重要影响的最后一点是,对于政府要求的降价药品,企业和医院通常都会千方百计的寻找可替代性药品。

一方面,由于利润降低,医院也就失去了积极性,在临床上一部分医生也不再愿意使用这类药,而是选择其他没有降价或新的高价药品来替代。

另一方面,药品降价后,中间的“公关”费用却没有因此减少,因此一旦药品生产商认为这种降价药已无利可图时,可能就不再生产,使其彻底退出市场,或者采取“新瓶装旧酒”的办法,将原来的药品重新换包装,然后申请新药,从而既绕过降价令,又可能重新获得更高的价格。

而目前政策也让企业有机可乘。由于我国医药企业多是生产仿制药,产品同质化严重,不利于行业发展,因此为鼓励企业研发新药,按我国现行的药品定价办法,国家批准的新药可以高于成本定价。

这样,由于相关部门疏于源头管理,新药或“假新药”的上市价格通常是虚高的,最后导致的结果就是政府虽然年复一年的在做着降价调整的工作,但药价却还是一年比一年高,最终消费者怨声载道。

这次的降价吸取以往的教训,为确保消费者真正得到降价的好处,避免降价药品像以往一样从一些医院的处方或医药企业的供货单上消失的情形,发展改委会同卫生部首次联合出台了三项配套措施,即:将医院销售22种降价药品的实际加成率严格限制在15%以内;暂停22种药品的集中招标采购;加强对医院合理用药的监管,要求各级各类医院销售降价药品数量不能因降价而发生明显变化。

据悉,届时发改委将协同卫生部就如何保障降价品种的正常临床使用及暂停降价品种招标等方面达成共识:把降价品种的使用量有没有出现大的起伏作为考核医院的一项指标,将一并出台指导性意见。

但即使如此,仍有人对这些配套措施的有效性和可执行性表示怀疑。面对质疑,在采访中,中国医药商业协会副会长朱长浩则把这三项配套措施称为不同于以往的最大“亮点”。他认为,无论如何,与以往的降价措施相比,这次有了卫生部的切实配合,这就是很大的进步,至于执行力究竟如何,“观望就是了”。

针对发改委接连的降价措施,上海流通经济研究所常务副所长汪亮评论说,虽然发改委想从源头上抑制药价,但只要“以药养医”的机制没有得到根本改变,药价虚高的问题就不会得到解决,更不可能靠降价来改善。

既然如此,那么发改委为什么还在消费者不买账,企业、医院存有抵触情绪,专家学者不叫好的情况下坚持采用这一管理措施呢?

“政府职能分割的原因。”周燕说,她认为政府部门只能在自己的职能范围内做一些工作,以发改委为例,它对药品进行监管的权限就是在价格方面,因此在目前条件下,除了行政指令性的降价也没有更好的措施。

但是医药行业毕竟是经济行业,医药企业也是开放性的市场,对其产品价格实行政府管制,两者产生矛盾自然不可避免。那么政府可不可以完全放开市场,由企业根据经济规律自行制定药品价格呢?

“医药行业,更确切的说,是卫生体制,完全市场化是不合适的。”对记者的这一疑问,周燕很肯定的回答说。她认为对药品价格的管理一定要与国情相适应,同时也要考虑到医药行业的特殊性。

她分析说,由于政府财力有限,对医院的合理补偿机制还没有建立起来,加之医疗服务价格不能真正体现医务人员的技术、劳务价值,所以很难从根本上解决医疗机构追加药品收入、“以药补医”的问题。另一方面患者对药物知识及病理知识不甚了解,该用什么药不用什么药、该开多少药等主动权都掌握在医生手里,而医生却不是真正的消费者,因此在医疗体制不完善的情况下,企业、医生两者极容易联手把价格越抬越高。

这样的教训我们曾经有过。我国的药品价格管理其实也曾经历了从全部管制到基本放开,再到部分管制的过程。从上世纪50年代初到80年代中期,我国的药品价格一直实行的是政府定价;从80年代中期到90年代初,由于政府对价格管制比较宽松,医药企业得到了迅猛发展,但同时药品的出厂价和零售价的差距也越来越大,腐败现象横生,消费者怨声载道,迫切希望政府进行管制。因此,从1996年起,原国家经贸委开始整顿药品价格秩序,并下发了《药品价格管理暂行办法》,从1997年起则加大了对药品降价的速度和力度。

针对此后国家价格管理部门相继出台的一系列措施和对策,但收效甚微的状况,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业经济研究所余晖在撰文说,“药品价格管理的目的不是一味压低药价。”

他认为政府部门对药品价格管理存在误区,其中有我国改革开放以来实施的药品管制,在疏于对药品生产和流通企业的进入和标准管制的同时,却一直固守着对药价的严格管制,对几乎所有的药品都采取核定出厂价格加批零差价控制的方法。

要真正解决这个问题,除了医疗体制的改革外,在价格管理方面也应借鉴国外药品价格管理委员会的模式,改进和完善药品价格管理,认真研究建立科学的价格管理政策。通过各方面专家透明的讨论,制定出科学、合理、公正的价格,在定价的过程中,既要考虑企业的利益,使企业有开发新药的积极性,又要考虑患者的支付能力。通过平衡企业、医院、患者三方面的利益,使药厂有合理的利润,医保有比较合理的负担,患者用得起药。

1998年至2000年,6次出台药品降价措施,涉及300个品种,累计降价金额约80亿元;

2001年,69种抗生素类药品降价,平均降价幅度为20%,年降价金额约20亿元;49种中成药零售价格平均降价幅度为15%,年降价金额约4亿元;383种化学药品、30种抗生素单独定价药品零售价格平均降价幅度为20%,年降价金额约30亿元;

2003年,制定并公布了199种、900多个规格的西药最高零售价格,降价总额约20亿元;

2004年5月31日,发改委降价共计24个品种、400多个剂型规格,降价金额约为35亿元;

2005年10月10日起,发改委降低22种药品的最高零售价格,降价金额约40亿元,平均降幅40%。

邓肯为马刺拿下19分6个篮板,芬利先发出场,得了7分,马科斯12分,替补出场的吉诺比利只得7分。

姚明左脚大脚趾的指甲脱落,火箭队训练时他就一直坐在场边旁观。这对姚明来说算是旧伤,在2004年的7月他两个大脚趾的指甲都脱落,左脚是他自己处理的,结果复发,而右脚在医生的处理下,现在还没出现问题。由于火箭队和马刺队的季前赛意义重大,姚明希望能上场,他说:“圣安东尼奥是一支非常强大的球队,这就是为什么我想要参加比赛。”不过教练为了谨慎起见,最终还是决定让他休息。

少了姚明,火箭队的阵容又起了较大的变化。穆托姆博顶替姚明打先发中锋,前锋仍然是麦蒂和霍华德,后卫又发生变化,由新秀赫德跟老将威斯利搭档。在火箭的三场季前赛中,先发阵容都不同,变化最大的是后卫位置。

马刺队阵容也有很大的变化,芬利出现在先发阵容中,与邓肯组成锋线,中锋也由穆罕默德变成内斯特洛维奇,后卫线上老将巴里与帕克先发,吉诺比利打替补。

芬利在开场后不久就投中三分,马刺以7-0开局。少了姚明的火箭队,由麦蒂独挑大梁,他一人包办了火箭的前11分。霍华德也找到感觉后,火箭将差距缩小。首节还有4分20秒时,季后加盟火箭的斯威夫特也登场,这是他首次代表火箭上场。一分多钟后,斯威夫特连续两次得手,一次中距离投篮,一次扣篮,火箭队以22-20反超。首节结束时,火箭以24-23领先。

斯威夫特包办了火箭第二节前5分,麦蒂接着两投中的,两人包办了火箭本节前15分,其中麦蒂得了8分,火箭队以39-31扩大优势。巴里在本节还有50秒时投中三分,火箭以50-39领先了11分。半场结束时,火箭队以50-43领先。

上半场麦蒂就拿下了21分,不过第三节他没有出场。两队仍然派上了大部分主力,包括马刺队的邓肯等人。在吉诺比利投中三分后,马刺在本节开始不久将比分追成58-59。火箭马上还以6-0,又将差距拉开。三节过后,火箭队仍然保持7分的优势,以71-64领先。

最后一节两队以替补为主。在马刺将差距缩小到两分后,赫德连续投中两记三分,在比赛还有6分45秒时,火箭以81-75领先。火箭队此后一度将优势扩大到10分,虽然马刺顽强地反击,但最终还是无力回天。

夜深人静时,阳俭生独自梳理思绪,有个声音告诉自己:男儿流血不流泪。本来想接大女儿到广东和自己一起打工,谁知现在却阴阳两隔。更可恨的是,养父一生正直,如今惨死后还背上莫大的恶名。他发誓,为了至亲至爱,一定要找出真凶,为爱女雪恨,还养父清白!

案发半个月后的一天,阳俭生根据自己掌握的情况,连夜写出了一份《关于请求公安机关火速侦破衡东县吴集镇龙塘村特大杀人案的报告》,第二天便将报告打印出来,送到县公安局、刑侦队、政法委。这份报告不仅详细地列出了四大疑点,还提出“这是一起多人入室抢劫强奸杀人案”。请求衡东县公安局“依据事实,重新调查,查出真凶,以慰死者在天之灵”。但事隔多日,杳无音讯。

随后,阳俭生找到当时的村委主任阳谷生,通过他又找到吴集镇人大主席徐冬云。徐听了阳俭生的分析与推理后,联合7名人大代表,以提案的形式请求衡阳市公安机关重新立案侦查,但仍没有结果。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