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米队长萨内蒂:安吉丽娜是第一美女 不喜欢米兰球迷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1 12:26:51

“全国都在通缉我,一见警察就怕,那种日子不好过。”几经思考,一年后,王选主动投案自首,又被加刑3年半。

再次回到监狱时,王选平静了很多。在监狱里,王选完成了初中学业,并在焊管车间锻炼。

“重庆民盟邦交协会,给了我很大帮助。”王选说,民盟人士教育他为人要踏实,凡事要用正当的手段解决,要回归社会重新做人。

王选那原本冲动的性格慢慢改变了,监狱生活让他对人生有了新的认识与感悟。

但让王选遗憾的是,父母在其服刑期间去世了。“两位老人在临终时也没有通知我,以后我要让他们知道,我这个儿子已经学好了。”

由于表现优良,王选被减刑,2002年10月30日提前出狱。家里过去的住房已经倒塌,成了空地,一无所有的王选第一次走进南纪门劳务市场求职。

“我只有初中文化,又有轻微残疾,还是个劳改人员,好一点的工作不敢问。”王选说,即使是这样,招聘人员也多向他投来白眼。

最后,市场上有人叫王选到呼和浩特一砖厂去当打杂工,称“一只手,只要肯干就行”。王选随后到了呼和浩特,但除去最基本的生活费,王选每个月只能领到几十元钱。呆了一年,王选凑齐路费又回到重庆,“回重庆时,我身上只有100多块钱。”

由于长期监狱生活,加上工作辛苦,王选落下了病痛,2003年,他只好投奔在贵州的弟弟治病。病好后,去年,王选再次走进浙江京华劳务市场求职。

“我找最低等的工作。”随后,王选在一家塑料厂找到了开机器的工作,月薪300元,“但那边生活费太高,我虽然努力工作,生活还是成问题。”

去年10月20日,王选又回到重庆,第三次走进招聘求职市场,找到一份在九宫庙杀鱼的工作,月薪400元。

“不过我的手不方便,长期泡水又红又肿。”由于肢体原因,干了20多天后,王选只好辞职。

“我打人很厉害,有过不少挣大钱的机会,但我放弃了。”王选说,他一出狱就有“道”上的朋友找来,出月薪5000元专门帮人打架,他想都没想就拒绝了。

“可能见我为人很义气,在呼和浩特、浙江打工时,有不少老板看上了我会打架的本事,至少开出上万月薪请我当保镖,月薪出得最高的是5万元。”但王选一一回绝。

“春节期间,又有‘道’上的朋友提着烟酒找到我,以月薪3万、包吃包住的待遇请我出山。”但这次,王选还是拒绝了。“道”上的朋友,他再没联系。

7日上午,记者陪同王选第四次走进招聘求职市场。王选没带任何简历,也没有西装革履,左手一直揣在裤兜里,专注地看着墙上一大版招聘广告。他表示,他过去在焊管车间工作了很久,对于维修以及车间工作都很熟悉,想找份类似的工作。

记者发现,大约有140余家单位现场招聘,同时有招聘技工的工作,就叫王选去试试,但他只是摇头,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去了也只是招白眼,我连一个正式文凭也没有,而且还有前科。”看了不到20分钟,王选就直接走出了大门。

虽然屡次求职失败,但面对高薪的诱惑王选始终没有动摇,昨天通过与其交谈,记者感觉到王选渴望重新做人的坚强决心。

王选:错过一次,我已经付出了沉重的代价,我不想再错,平平淡淡才是生活的真谛。

王选:父母临终时也没有去看一眼,没有做到长子该尽的义务和责任,每当想起逝世的父母心里就很难受。

本报讯(记者李晟实习生朱隽)社会对刑满释放人员的歧视,刑满释放人员对就业形势把握不准,以及刑满释放人员自身的心理压力,成为影响他们就业的主要因素。

重庆市监狱相关人士昨天表示,他们两年前开始对服刑人员进行热处理、缝纫、电工等职业技能培训,如今已有近千人拿到了各种职业资格等级证书。但近几年对刑满释放人员的跟踪调查显示,他们的就业形势并不乐观。

该人士表示,大多数服刑人员刑满释放后,都有改恶从善的想法,也想自食其力,但社会的歧视,总是让他们四处碰壁。同时,一些刑满释放人员没有认识到现在就业形势的严峻,对待遇和工种稍差的工作瞧不上眼。此外,小部分刑满释放人员因为自己曾经染上污点的人生,而有一定心理压力,由于心态不当,也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了他们的就业困难。

本报讯(见习记者黄玲)“我19岁就坐牢了,也没为社会做什么好事,我总想着能够为社会做点什么。”王选昨天说,打算把遗体捐献给红十字会,为社会尽自己的一份力。

王选说,通过在监狱里的学习,自己懂得了奉献,懂得了凡事不能总用武力来解决。

“看见‘道’上的朋友打打杀杀,我觉得很遗憾。”王选说,有时他还会劝他们找份正当的职业,过正常人的生活。

由于长期在监狱生活,王选对外面的世界了解很少。“我一无所有,只好用捐献遗体的方式为社会做点事。”王选说,但他不知道如何捐献。记者昨天为此联系上了我市红十字会,工作人员表示,王选只要到红十字会登记即可。据悉,王选近期就将前往。

回家后,王选特意找到了江北复盛民政局,希望为其在原地上起个房子,有个家,能够生活。江北复盛民政局王老师介绍说,王选一出狱,政府就补助了200元生活费,考虑到王选只有36岁,还是希望其找份工作,自食其力。至于居住问题,正在调查,调查完毕,在群众允许的情况下,政府将在原地上搭个棚。

晨报大连讯(记者李战洲)男孩姓“国”,女孩姓“党”,这个被大连市福利院沿用了30多年的规定将被打破。

昨日,大连市福利院办公室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百家姓已被确定为姓氏改革的参照,大连市民政局将制定具体操作方案。

据了解,大连市福利院用“国”、“党”作为孩子们的姓氏,已有30多年的历史,这一规定,一方面体现了政府对孩子们的关爱,另一方面也在某种程度上使孩子们“标签化”了,孩子们可能因为自己的特殊身份而自卑。

“这里的孩子们本来就属于弱势群体,将来他们带着这样的姓氏走入社会,可能会因姓氏特殊而产生精神上的压力,不利于他们健康成长。”福利院相关人员表示,正是基于这样的考虑,大连市福利院决定,为孩子们更改姓氏。

据介绍,孩子们的姓氏将从百家姓中选择,名字可能根据实际情况确定。如果孩子被送到福利院时身上留有名字之类的线索,福利院将尽量保留该信息,或者根据其他情况给孩子取名。但更具体的方案还要民政局制定。

大多数市民表示,福利院这种做法,可淡化孩子们被救助的身世经历,有利于保护孩子的尊严。

但也有少数市民认为,姓“党”姓“国”不会让人产生低人一等的感觉,要使孤残儿童融入社会,还是平时多对他们的人格方面进行教育,孤残儿童本来就敏感,过分的举动反而会增大孩子们的压力。

辽宁省社会科学院社会研究所研究员张思宁认为,为慎重起见,最好还是让孩子自己选择姓氏。部分市民也认为,福利院可以暂时为他们定“姓”,孩子长大后,如果他们同意可以再改。(华商晨报)

本报讯(记者李岚王永安蔡君彦)昨天,巩义市小关镇山怀村的村民给本报打来热线,称在该村发现了一个深不可测的奇洞。

昨天上午10时许,记者在当地村民的带领下,驾车沿崎岖的山路来到了奇洞的洞口。远远看去,该洞四周高山环绕,洞口布满了被挖出的青石和黄土,十多名村民挤在洞口边看稀罕。

上午10时10分,记者跟随村民,准备到洞中查看。在直径不足1米的洞口前,一根擀面杖粗细的钢钎深深嵌入山石中,一盘同样粗细的绳子的一端拴在上面,一端投入洞中。“脱吧,不脱棉袄下不去。”在村民的建议下,记者急忙脱去了棉衣,戴上安全帽,将矿灯系在腰间。

10时15分,村民老武抓着绳子,下到洞口下面1米、仅能容一人猫腰的小平台上,记者腰间系上粗绳,并紧紧抓着绳子紧随其后,可手稍一松开,就会打一个趔趄。此时,一名女记者不顾劝阻要由洞口下来。可刚到洞内,就听她“啊”的一声,人就失去了控制,急速向下滑来。在众人的帮助下,危险才解除。记者慢慢行进,只见洞口处有一个巨形钟乳石群,有的像袒胸露怀的弥勒佛,有的像飞鸟、游鱼,更多的像鲜嫩的竹笋,令人眼花缭乱。

在洞口,记者发现了许多挖掘的工具。“你们到有关部门办理相关手续了吗?”记者问。

“我们目前正在逐级申报,已经跟有关部门打过招呼了,村里镇里也都支持。”开发溶洞的倡导者之一王先生说,从去年12月14日开始,他们找来村民,进行人工试探性开挖,担心破坏洞内景观,一直没敢使用挖掘机等机械化设备。王还告诉记者,“我们已经打听过了,巩义的雪花洞只有1000多米,这个溶洞现在还没有人知道到底有多深,多长,估计至少要有几千米,我们觉得有开发价值。”

记者从郑州市旅游局了解到,根据有关规定,旅游资源的开发建设,必须经上级主管部门和当地旅游部门的批准,不允许私人盲目擅自开发。

所谓溶洞就是地下水侵袭石灰岩而形成的洞穴,最初是在石灰岩地区的地表之下,由于地下水的溶蚀和侵蚀作用而形成的。在漫长的岁月里,雨水沿洞顶不断渗入,溶解石灰岩并在洞内结晶,形成千姿百态的形状。从洞顶下垂凝成固体的是钟乳石,点滴积累凝结在洞底的是石笋。

新华网北京2月10日电(记者孙杰)立春后第一场大雪把首都北京装点得银装素裹。中南海的冰面上覆盖着一层厚厚的白雪。清扫干净的道路两旁,挺拔的松树焕发着勃勃生机。

在春节长假后的第一个星期里,温家宝总理在十分紧张繁忙的日程中安排了四次座谈会,邀请社会各界代表到中南海座谈,征求对《政府工作报告(征求意见稿)》和“十一五”规划纲要草案的意见。

2月7日上午,温家宝总理在国务院小礼堂主持召开座谈会,征求企业界人士和基层群众代表的意见。这是日程中的第三场座谈会。

在这次受邀与会的10位代表中,除了魏家福、张瑞敏等知名企业家外,三位基层群众代表格外引人注目。他们是:上海宝钢集团公司工会主席汪金德、哈尔滨电站设备集团公司汽轮机厂车工刘义明和河北省藁城市南孟镇南孟村党支部书记冯志华。

“这是我的主意。”温家宝满面笑容地对大家说:“这次我们开四个座谈会,特意邀请了一些来自基层的群众代表。我觉得听取各界人士对政府工作的意见,应该让基层的群众代表参加他们最了解实际情况。”

温家宝与企业界人士和基层群众代表围坐在一张椭圆形的会议桌前,边听边记,还不时插话。与会代表结合政府工作和“十一五”规划纲要草案,从各自的实际出发,纷纷发表看法和建议。

听完七位企业界人士发言,温家宝把期待的目光投向坐在他对面的三位基层群众代表。

工会主席汪金德首先发言。他说,政府要采取“阳光改制”、职工参与等措施,进一步规范国有企业改制和产权转让行为,防止国有资产流失,维护广大职工的合法权益。

温家宝边听边记,不时与汪金德交流。他说,规范国有企业改制和产权转让行为,防止国有资产流失,维护职工合法权益,是我们的一项重要任务。无论什么时候,都要注意妥善安置好下岗职工,防止国有资产流失。

“一个建议就是:国家要关注国有企业职工的综合素质教育和创新能力的提高。要多办一些专业技术学校,把优秀的产业工人送到学校里学习,为培养他们的创新能力创造机会。”

“一个希望就是:国家近几年把优秀的产业工人定为高技能人才,我们工人感到非常自豪,也非常欣慰。希望能够制定更具体的措施,让全社会进一步认可我们,让产业工人更加积极地为国家发展贡献力量。”

“好,你谈得很好!”温家宝连连称赞。一个普通工人提出的问题如此深远,让国务院领导同志深受感动。

村支部书记冯志华最后一个发言。他说,这几年来,党中央、国务院出台了一系列支农、惠农的好政策,特别是把做好“三农”工作作为全党工作的重中之重。关注农村、支持农业、关心农民正逐渐成为全社会的共识,农民的日子一天比一天好起来。取消农业税、提出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的目标更是深得民心。

冯志华说,“我认为,要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第一就是要保护好耕地,不能盲目乱上项目,否则要付出沉重的代价,无法向子孙后代交代。同时要清理村里的空闲地,引导农民逐步实行住宅按规划建设,既节省资金,又能省出不少宅基地占地面积。第二,建设新农村需要大量资金。除了国家支持、村里筹集外,不能不顾财力借款贷款,搞花架子,损害农民的利益。不然的话,农村会背上新的债务,形成恶性循环。”

温家宝插话说,“你这个村支部书记头脑很清醒,你讲的这两条都十分重要。”

发言完毕,冯志华站起来,激动地对温家宝说:“借此机会,我代表广大农民兄弟向总理当面表示感谢!”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