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将在表决人权理事会决议案时投反对票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2 14:36:36

我的哥哥弟弟在外地,前几天也给我打电话,问我是不是犯什么错误了。我告诉他们没事儿。按照中央政策,高级干部到年龄退休是免职,犯错误是撤职。

按年龄,去年6月我就到岁数应该退休了,因为有些事情还没有完成,领导也想让我把国家助学贷款再推一把。原定今年年底退休,转到中华教育基金会去做管理工作。后来得到消息,这个基金会必须在今年年底以前注册,如果等到年底退休,就会误事儿。早一天晚一天的事儿,干脆提前退了。

这些情况事先我本人都清楚,所以免职的消息公布后,并没有感到突然和意外,是以一种很平静的心态接受的。

记:有人说,当着那么多媒体的面公开点名批评8省区,是您精心策划的一场“告别演出”。您在高级干部的岗位毕竟干了那么多年,不可能一点儿不懂官场规则,也不能用“情绪一时冲动”来解释您的行为。

当时我们也在新闻发布会现场,我们注意到,开初讲话时,您并没有具体提哪8省区,后来是中央电视台记者沈冰举手提问,您犹豫了一下才说出来的。可不可以认为,这次点名是被记者逼出来的?

7月中旬的时候,周济部长就找我和财务司的同志商议,开学之前,助学贷款工作是不是还要讲一讲。

国家助学贷款工作已经推进五六年了,去年在政策上又做了较大的调整,应该说是一个比较完备的方案了。可是直到今年7月助学贷款的情况汇总上来,还是不理想。

教育部和财政部便商量,推进工作不能总是停留在说空话的阶段,对执行不力的地方应该有点实质性的举动。经过教育部党组的反复讨论,最后决定第一是要点名,第二是要出台惩罚性措施。原来是准备在新闻发布会后的第二天点名,不过那天记者既然问了,也就先说出来了。

张:国家助学贷款只是我分管的一项工作,只是这几年干的一件小事。但我确实是动了感情在做这件事情。对社会上反响强烈要有一个清醒的判断,只能说它反映了老百姓的一种情绪,因为我们推动的事情和老百姓的利益相关。

张:真话我是一直在说,不过以前我一般只是在教育部门内部说说,而没有在社会上公开说。如果这几年你们出席过教育部年度工作会议,你们就知道我怎么看待教育形势,怎么看待扩招,怎么看待收费,怎么看待乱收费,怎么看待资助困难学生。总之,我都讲了,反复讲,但社会上不知道。

张:因为我很自信。我对教育的问题都是经过深入思考的。我是很难骗的。到农村去,我不听汇报,自己提问题。哪个问题算得不对,我就直接说。很多事情都有自己的判断。我不固执己见,但一旦形成自己的观点,轻易不会改变,尤其是在重大问题上。我在教育部26年,大、中、小学都管过,看的是最贫困的地方,地方干部看我与别的干部不一样,也跟我说实话。

有人说我胆子很大,其实我是有选择的。看不准的事情我不干。事情要么不干,要干就要干到底。比如说筒子楼改造的事情,我不听学校汇报,一个楼一个楼地核实。高校后勤改革,武汉我去了7次,西安去了6次。

我这个人的性格、脾气和作风是容易引起争议的,但我问心无愧。我最怕办对不起自己良心的事情。我少有反复,缩头缩尾。

记:看过您的诗集,最近10年来的诗中似乎总有一种淡淡的忧愁。有一句给人很深印象:“最坏无非芹与薯,不是落魄是国忧”。

张:从我的成长经历来说,我个人没有什么背景,也没有什么台阶,完全是靠党一步一步培养起来的,对我们的党、我们的国家,我怀有深深的感激之情。也因此有深深的忧患意识。

中国目前最大的问题是政令不通,中南海制定的东西有时都出不了中南海。像解决困难学生助学贷款的事情,下边根本就不听嘛,连这样的政策都不执行,还说别的吗?

张:我的工作重点首先是中华教育基金会,为什么接了这个工作?是因为这个基金会主要是资助困难学生的。我要把它做大,想在资助困难学生方面做点事情。

我还是很担心教育。毕竟干了一辈子教育事业,但教育搞到今天,并不算搞好了。

张:胡适说过,一个人一辈子总要有点爱好,要有一两件感兴趣的东西,还要有几个朋友。诗和书法是我的爱好。我还构思好了3篇小说,有时间要写出来。我还喜欢打牌,不是桥牌,我这个人一辈子讲究个悠闲自在,所以我选择打升级双抠。

王于伶给我发来的短信字字血泪。被控诉的那个男人在她的表述里几近体无完肤。又过了很久,我与她联系上,她依然满含着饱满的悲愤,渴望对我一吐为快。

一个做了别人19年情人的女人,当她老了,会是怎样的结局?于记者而言,与其说是好奇,不如说更多是一种关注,因此,整个采访过程我一直在专心致志地倾听,而王于伶的倾诉,就更像是面对自己内心的一场独白。

19年前,孙霖一只脚伸进我的婚姻里,将我平淡如水的生活搅浑了。我不怪他。我的丈夫叫雷周,一个没有多大能耐脾气却大得出奇的普通男人。30多年前,我们一起在涪陵当知青,然后很快好上并住在一起。住在一起,并非我们的感情好到分不开,而是,就像一个女人要去另一个地方,路上形单影只感到害怕,突然遇到一个孤独的男人,也要去同一个地方,于是结伴而行。就那样的感觉。

奇怪的是,我们的婚姻却出奇的稳定。1975年,我们先后有了一儿一女。家庭就像大多数普通家庭一样,吵闹多于温馨,但却不会造成家庭解体。

1977年我回城,分在一家建筑公司做库管。雷周后两年回城,在一所学校做炊事员。雷周的工作很有规律,上下班时间极准。可拥有这份稳定的他想象不到工作时间不能稳定的人的苦楚。我必须等到所有人下班后才能离开,且单位离家较远。于是乎我常常挨他的骂。他认为我在晚归的这段时间里很有可能完成与某个男人的约会以及亲吻拥抱甚至更为严重的什么事情。

我不能理解这种心态。有人说,男人吃醋,是爱到疯狂,可是我怎么认为这是自私、狭隘。因为那时我知道,我们之间,除了有婚约,根本没有所谓的爱情。

孙霖就是在这个时候来到我身边。1986年10月25日这天,是我永远难忘的一天。下班后,我正收拾东西准备回家,孙霖突然走进库房,二话不说就向我下跪,说要和我成为朋友,并许诺他会一辈子对我好。我惊得目瞪口呆。这个男人是我的科长,管我的,个头不高,但聪明能干。早有耳闻他的婚姻不幸,遂惯于在外拈花惹草,风流名声一段时期纷纷扬扬。现在他就跪在我面前,他要干什么?我在短暂的眩晕之后,想:什么交朋友?莫不是他要纳我做他情人,像其他女人一样?

我没有当面表态。我相信这个时候,每个女人都会和我一样,保持沉默,不管其内心所想到底是反对还是接受。这是女人的狡猾。而,这种沉默留给男人的效果往往是,以为是种默许。男人便会奋不顾身地扑过去。

要说当时我有多少不情愿,那是假。但若说我有多欣喜,也未必。就一个长相一般的科长,向我提出一个非份之想而已。我答应不答应都不会使对方造成伤害,因为难说对方对我有好感,他不过是婚姻不幸,想找个女人发泄。我是他找过的那些女人缺席后的补丁。他未尝也不是我的补丁。我的婚姻像沙漠一样荒凉,他及时的出现,让我看到了绿意的润泽。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那时雷周已有外遇,我想,一个孙霖的出现肯定会如雷贯耳地吓退雷周脑袋里所有奇奇怪怪的想法。

我认为情人之间,很难有真爱。曾经因为家庭是是非非而磨去激情不少的男男女女再在外面谈感情,总免不了要带上自家镣铐跳舞。所以情人之间少有温馨浪漫,却是心慌慌直奔主题。一旦性爱不存,两人离分手的日子便不远了。

这是我后来才体会到的,当时无心体会,一头扎进醉生梦死之中。但其实即使我当初知道如此,我想我也不会拒绝这份感情。

他向我提出交朋友之后,两人再相见,便自觉关系非同一般。有一次,他到我这里检查工作,完了后,我们坐在一张长凳上聊天。他问我是否喜欢看书,我说我看过所有的世界名著。他有些惊讶,拿眼久久地打量我。我知道他也是文学爱好者,他写得一手好散文。可我明白在这方面我也差不到哪里去,我完全可以迎着他的目光看过去。

我相信人与人之间的好感有时仅缘于一刹那,奇怪的是,这一刹那产生的效应有时可以维系一生,就像中了魔。一次,孙霖告诉我他星期天加班,叫我去陪他。我梳洗化妆时竟一点儿没有激情,更无快乐可言。可是我知道我非去不可。

他在办公室等我。我跨进屋时,心还在为守门老头多看了我一眼而狂跳。他一把抱住我。我吓得尖叫。我害怕守门老头或者什么人突然冲进来看见这一幕。

这就是所谓的偷情,是慌张而又凌乱的,甚至缺乏真诚度。我接受他的拥抱,并不意味着我爱他或者接受他的爱。他紧紧地拥抱我,也并非意味着他就爱我,爱得不能自持,需要用这种极其夸张的形式才足以表达。我相信世间所有偷情开始发生时,男人都是以这种形式开头,一会儿紧接着发生什么或者下一次发生什么就顺理成章了。

孙霖告诉我他一直在努力物色一个地方,那个地方一定要安全。在这之前,他约我看电影、去逛西效动物园或者南山。这个期间要说我是否对他产生过爱慕之情,我可以坚定地告诉你,一点儿没有。但我却不愿结束它,我认为它至少可以填补我单调枯燥的婚姻生活。而他是否爱过我,我也可以明确地告诉你:一点儿不。

孙霖有一次悄悄对我说,他要去江津白沙镇出差,叫我跟他一起去。我毫不犹豫就同意了。在那里,孙霖连连对我说他找到了安全的感觉。那天晚上,我们自然合在了一起。

之后就像驾驶员踩不住刹车,我们有了二次三次、无数次。有时在他家,有时在我家。从最开始走进对方家里的惶恐、慌乱到最后从容不迫自由出入,之间的间距相当短。对他的身体也是这样的,我很快适应了这具陌生的躯体。奇怪的是,这个时候我对他的情感却依然陌生。

我无意培养和他的感情,本来我们约定互不伤害对方的家庭,就这样保持情人关系直到哪一天精疲力竭。然而我们忘了我们的背后还有人可以操纵我们。一次孙霖将我的照片遗落在了他的办公室抽屉里,他那对我们的事早有耳闻的老婆气急败坏地冲进他的办公室,将我的照片洒向空中。我和他的事就这样像雪片一样传开了。

他老婆在他办公室哭、闹,将他七七八八的事逐一数落,他劝不成,走又被老婆扭住。公司里的人难得碰上如此闹剧,都跑来看热闹。我羞愧难当,偷偷跑回了家。

晚上我弄好了饭,等丈夫回家,久等不归。半夜,他低垂着头回来了。我想:完了。

离开家门时,心里陡然升起浓浓的酸楚感。泪水,差点流下。其实我心里究竟有多想死我是模糊的。也许我只是想吓吓他们,或者,我确是想出去散散心。

我去了河南嵩山少林寺,西安、云南丽江。沿途心情很坏。我知道我丈夫是一个狠毒且报复心强的男人。他的沉默比暴发更可怕。我打电话回去,希望他一定不要动孙霖一根毫毛,如果他要报复,我宁愿用我的生命去换他的生命。如他答应我的要求,我就这样死在外面,权当换孙霖一条命。他哼哼冷笑了两声。我的眼泪滚滚而下。

还有什么比不能掌握自己的性命更可悲的事了呢?我从一个城市游荡到另一个城市,心无所依、魂无所系。我没想好怎样结束自己的生命,我却想不出一个活下去的理由。这天我来到西湖。西湖是那么美!几乎一刹那,我的胸襟一下打开了,像这面湖一样,宽阔平静地舒展。我静静地感受着胸腔里有如湖水一样轻轻荡漾的温情,我对自己说:活着真好。

我回去了。雷周在我回去的当天便拿出离婚协议叫我签字。离婚后,我一个人提着几件衣服出了家,在大坪租了一间屋。孙霖帮我缴租金,他不回家了,与我夜夜同眠,他认为反正天下人都知道了,不住在一起,也洗不清污垢。

生活一段时间后,我发现我开始爱上他了。这时我们已有10年的历史。10年接触,爱才开始。这是幸与不幸?

一旦爱上,我就想与这个人永远生活在一起。我向孙霖提出过婚事,他也回去闹过离婚。老婆向他提出离婚条件,若要离,须拿10000元了事。当时10000元对我们来说,是笔不小的数字。就这样婚事一直拖着。

1997年,我去深圳看女儿。在那里我看到了良好的发展前景。回重庆后,我竭力怂恿孙霖去深圳发展。他去了,果真发展得极好,然后他又赴上海、北京发展,七八年下来,他混成了高级工程师,身价达到80万元。

我为他的成功高兴。有一次,我对他说:“我们都50多岁了,还好终于熬到了头。”其实我不是想分享他的金钱,我是想分享他的成功。可他的反应很让我失望。他说:“每个人只能享受自己的劳动果实,别人来分享无异于掠夺。”

我猛然嗅到了不详。果然今年的一天,他突然告诉我,他快要结婚了,对方是一个小他13岁的离婚女人,他们早在六七年前就相恋了。

难道这就是我做情人的下场?有人说,情人不能老,情人一旦老去,情人就变成了一张用过的手纸。现在我似乎应该端正自己手纸的角色,心安理得接受被人扔掉。

采访王于伶那天,王于伶感慨万分,因为19年前的这一天,孙霖向她下跪,求她做朋友。这一幕,她一直保存得完好无损。

可不曾想,人去楼空情犹在,只留悠忽空嗟叹。这就是爱情经不起衰老。说人老,实际是指爱情不堪其老,王于伶的体会尤其如此。她说,情人不能老,情人一旦老去,情人就变成了一张用过的手纸。言下之意,做人情人是不能做老情人的,既如此,又何堪在年轻时做人情人?

华夏经纬网11月14日讯:据台湾媒体报道,台湾海基会今天上午表示,针对大陆国务院台湾事务办公室兼中共中台办主任陈云林有意率国台办官员等60余人赴台一事,海基会接受有关机关嘱托,已于今日去函大陆海协,台湾愿邀请贵方立即派员来台协商相关事宜,协商结果,将作为研酌是否就陈主任一行申请来台案进行实质审查之依据。

据了解,海基会去函全文如下:“关于贵方国台办陈云林主任(兼中台办主任)有意率国台办官员等六十余人来台事,经我方有关机关嘱请本会转知如次:为了解贵方对于改善两岸关系拟采何具体作为,并对两岸关系正常化发展有何规划与设想,我方愿邀请贵方立即派员来台协商相关事宜。协商结果,将作为研酌是否就陈主任一行申请来台案进行实质审查之依据。如贵方不便派员来台,为积极谋求改善两岸关系之考量,我方愿派员组团前往贵方进行协商,其中,并不排除授权本会组团。请惠予尽速转知贵方有关部门,盼速获复”。

据悉,中国国民党邀请陈云林等大陆官员来台参加今年12月在台北举行的国共经贸论坛,日前已向“内政部境管局”递件申请,“陆委会”则是一再重申,由于陈云林系属高层官员,基于两岸对等互惠原则且顾及其安全考量,两岸应进行协商。

11月9日傍晚,重庆仍延续着立冬以来的阴霾天气,才6点过便已灯火闪烁的城市,仿佛提前显露了她入夜的性感。

8点半,解放碑爱上酒吧比平时更早地活色生香起来,人潮蠕蠕,蓝色光的碎片在暧昧的空间里精力过剩地飞旋,香烟四起,劲爆的HIP-HOP一下一下地击打着夜店男女嘴角眼底的妩媚和笑意。王岩、杨纪华、杨胤、陶波四个调酒师身着挺括的黑衬衫,打着秘艳的紫

领带,在一正方形的吧台里各据一边地忙碌,水晶珠帘映在身后,他们仪态亲切而又疏离,唇边挂着一抹流光般的微笑,身手皆有条不紊地敏捷:唰、唰、唰,君度酒、石榴糖水、鲜蛋白和着碎冰一齐放入调酒壶里,潇洒地摇动后滤入高脚杯,一杯樱桃点缀的“红粉佳人”,转眼就被送到了一位女士的台前。打火机的火舌骤然吐露,杨胤给一名酒客点烟,两人的面影随之明灭;陶波这边仰脖而尽,左右张罗的间隙,有客人请他喝上一杯……平日里,调酒师们占据的这块领地在鼎沸的夜场里,总保持着那么一点置身事外。而这些操纵者,吧台里的酒精巫师们,他们的人生有如那些夜色中的酒精,边缘而又充满故事。

今年23岁的陶波是长寿县云台人,父亲是镇上的公务员,母亲务农,整个家族在镇上也算过得去。家里一直以来认为他的人生理应是:考大学,找一份稳定的工作。

在念初中的时候,陶波是一个成绩优异的学生,毕业时他报考了市里的南开中学,不幸落榜。在长寿一中继续学业,从镇上到了县上,陶波的生活前所未有地丰富起来,踢足球、打篮球、喝酒,生活越来越轻快,成绩直线下滑。高二,他忽然彻底厌倦了念书,一门心思地想出来闯,想法很简单:再不济一个月也是五六百元吧,怎么也比当时的生活费三百块强。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