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结婚3年未怀孕 医院检查才知原是男儿身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6 12:26:51

次日早上,范正球又故伎重施,再次偷拍了两人发生性关系的全过程,并打听到明明老家的住址和电话。事后,范拿出200元给明明,让明明去买件衣服穿。

那夜后,范正球未再与明明联系,而是将偷拍的内容通过电脑处理,只显示明明的面貌,加盖“老狼侦探公司”印章,制成光碟后又复制了7份,企图实施敲诈勒索。

7月7日,范正球将一张光碟夹在书中,寄到明明的老家益阳。在信中,他恐吓明明的父亲李某准备8万元现金与自己联系,否则将光碟寄到其所在的村委会。7月13日,见李某没有回音,范又寄出同样内容的第二封信和光碟。

李某接到范寄来的第一封信后便未加理会。7月19日再次收到敲诈信后,李某拨打女儿的电话询问了情况,并于7月22日向长沙市公安局巡警支队芙蓉大队报案。

而此时,范正球还在计划着怎么将8万元弄到手,并于7月14日和21日先后给李某所在村的村支书寄出两封附有光碟的敲诈信,以逼李某“就范”。

根据明明的介绍和调查,警方锁定嫌疑人系租住马王堆汽配城内的范正球,警方决定收网。

8月2日晚10时许,办案民警以查暂住证为由清查范正球所在楼栋人员。查到4楼一房间时,民警发现门已被人故意反锁。经与房东确认,租住在里面的人正是范正球,但范正球死活不愿开门,双方僵持近3个小时后,民警准备从旁边的房间进入,见无路可逃,范正球只得开门走出来束手就擒。民警当场从屋内搜出了范正球还藏在家中的3张光碟。

经审讯,现年41岁的犯罪嫌疑人范正球(湖北公安县人)对犯罪事实供认不讳。目前,此案正在深挖中,范已被警方刑事拘留。

民警介绍,许多女孩子出外打工,由于社会经验不多,很容易被别人的花言巧语和“阔绰”所迷惑。同时,有的女孩又抱着嫁个有钱人的心理,致使犯罪分子得逞。民警提醒,交友时一定要谨慎,女孩子要学会自强、自立。本报记者龚芳柳

晨报讯(记者刘映花)近日,中国对欧出口套头衫和裤子在欧盟海关卡关,积压港口,女式衬衫进口配额也宣告用完的紧迫现实引起了各界关注,不过,中欧双方似乎已经决心通过磋商抚平“超运问题”引发的不确定性。

昨天,中国商务部就此表态称,中欧双方有关部门正抓紧时间,密切联系,研究解决问题的办法。记者同时从欧盟驻华代表团了解到,今年9月,欧盟贸易代表曼德尔森将再次造访中国,参加中欧峰会。这次峰会可能成为双方就灵活处理纺织品配额管理达成一致的重要契机。

其实,在过去的两个月里,中国纺织品的受限正日益成为一柄“双刃剑”。

今年6月11日,中欧签署纺织品谅解备忘录,但6月11日协议签署到7月20日实施监管之间存在一个多月的“管理空档期”。由于双方贸易商为规避之后实施的数量监管,在套头衫、裤子和女式衬衫三类产品上出现了抢关出口的情况,导致上述三类商品对欧出口激增。

但是,忧心的并不仅仅是产品被扣的中国企业,一旦中国纺织品因为配额用完而无法进入,欧盟的进口商和零售商也将蒙受巨大经济损失。由此,欧委会受到来自欧盟内部巨大的压力。据了解,在中国纺织品在欧盟海关卡关后,德国、荷兰、瑞典和丹麦已要求欧委会放松对中国纺织品的配额限制。

另据新华社电商务部外贸司负责人21日就中欧纺织品谅解备忘录执行情况答记者问时表示,中欧纺织品谅解备忘录签署后,我国纺织品整体出口环境正在向好的方向发展,今年我国纺织品整体出口将保持平稳较快发展。

本报讯(记者公冶祥波通讯员张立先黄然)通州区宋庄镇一家乡村洗浴中心,除提供普通的洗浴桑拿、足疗等服务外,还实行“会员制”,分级别向“会员”提供性服务。昨天,通州警方透露,8月20日凌晨,该卖淫窝点被清理,涉嫌卖淫嫖娼的8名男女被警方带走。

警方介绍,8月20日零时,通州公安分局治安支队、巡警支队、防暴大队20多名民警,悄悄将宋庄镇一家乡村洗浴中心包围。30分钟后,民警兵分两路,前后包抄进入洗浴中心。民警迅速将前门放哨的男子制服,让其与里院防盗门的把守人员联系后打开防盗门,并迅速将正在包房中涉嫌进行卖淫嫖娼的4对男女控制。

民警观察,位于村头的整个平房大院,从外边看是一家洗浴中心,共有三层院落:最外面的一层是洗浴休闲娱乐区,提供普通的洗浴桑拿、足疗、棋牌等服务;第二层是普通客房区,普通顾客可以在此留宿;最里面的一层是“高档客房区”,也是该洗浴中心为“会员”提供性服务的场所。

“高档客房区”与前面院落只设置一条通道,通道入口处装有专人看守的防盗门,只有会员或者会员领来的顾客才能进入防盗门。该通道非常隐蔽,需穿绕几个房间和弯曲的走廊,如无人引路就像进入迷宫,很难确定正确路线。在“高档客房区”的院落,还安装了一个暗道后门,用衣柜遮掩,直接通向院外的野地。

通州警方介绍,对于需求性服务的“顾客”,该洗浴中心实行严格的“会员制”,“会员”全都是常来消费的熟客,只有“会员”或由“会员”带领才能进入“高档客房区”包房接受服务。

该洗浴中心对“会员”按照客房豪华程度、酒水配备等标准,分为200元到600元不等的四个价位,相应提供从“单次”到“全套”、“包夜”等不同规格的性服务。

为防备警方打击,该洗浴中心在各个通道口均设置看守人员,每人配备对讲机,一有风吹草动,马上通过对讲机通报,客人就会从暗道溜走。

8月21日凌晨,8名涉嫌卖淫嫖娼人员被治安拘留。民警审查中获悉,该卖淫团伙头目为一名安徽籍男子,名叫韩胜立。当天夜间,因韩胜立不在洗浴中心而漏网,现通州警方正在紧张抓捕中。

据《星期日电讯报》21日报道,英国主要商业区的时装店近日都不无担忧地说,如果欧盟对中国纺织品进口设限的僵局不能尽快打破,他们将在两星期内面临服装销售短缺的局面。英国零售业专家称这种状况为“二战以来服装业面临的最大危机”,英国消费者下个月购买服装时就可能因此而受到影响。

在欧盟以保护欧洲纺织工业为由,对中国纺织品进口配额实施严格限制的举措后,发往英国服装零售商的汗衫、长裤和文胸等数千万件服装积压在英国港口。这些零售商中就包括英国最大的服装零售商“马莎百货”、国际著名时装品牌“HM”和“Gap”。

英国零售业协会主席阿里斯戴尔·格雷在布鲁塞尔表示:“如今已显现出灾难的前兆……在与中国的贸易方面,这是有史以来最严重的危机。目前这种情况已经到了危机爆发的临界点,秋季服装市场将面临巨大影响。”

同时,目前的危机对于时装公司而言也是个灾难。各大公司宣称,如果未来几天服装配额的问题得不到解决,他们将面临巨大的经济损失。一家时装连锁店的发言人表示:“冬季相对较短,时装的内在特性意味着我们无法在明年再销售这些服装……多数服装都是厚重的冬衣,这将占据很大的库存。我想大部分时装公司最后只能将它们便宜处理掉。”

英国纺织业消息人士透露,所有大型服装连锁店都已受到影响,其中包括“马莎百货”、“基戈索(Jigsaw)”、“法式服装(FCUK)”以及“阿卡迪亚(Arcadia)”。目前,多数时装连锁店都拒绝公开评论这场危机,其中一家连锁店的发言人解释说:“我们不希望令消费者感到惊慌。如果商业大街上的每家商店都将这场危机公开,这将令消费者退避三舍。“

“HM”公司所销售的服装30%都来自中国,该公司表示其正试图找到摆脱这种困境的方法,其中包括从斯里兰卡、孟加拉国和菲律宾等其他亚洲国家进口服装,将中国服装拿到欧盟以外的国家销售,比如挪威、丹麦和加拿大。

此外,能够承受得起“双重订货”的公司也有望纷纷效仿。然而,一些小型服装公司将面临破产的危险。英国零售业协会主席格雷表示:“尽管大型零售商可能通过规模效益保证其服装销售,但这种策略却不是小型零售商所能承担得起的。工人将因此失业,公司也会面临倒闭。这是我们即将面对的一个噩梦。在大家都未真正想到这个问题时,纺织品设限却不期而至。”

目前,“HM”公司和许多其他服装企业都在焦灼地关注着欧盟将如何应对眼下这种货物囤积的场面。瑞典服装行业协会指出,欧盟对中国纺织品进口设限,不仅损害消费者的利益,而且会导致就业岗位减少,因为大批服装进口商或零售商可能因此破产或出现巨额亏损。

比利时纺织品贸易商范汉思在接受新华社采访时说,纺织品被积压在欧盟的码头不能入关,将造成巨大的经济损失。首先,这些被积压的纺织品是欧盟进口商已经花钱订的,而现在他们花了钱却拿不到货;其次,欧盟消费者也将成为受害者,因为届时他们将买不到物美价廉的中国服装;第三、服装零售商利润损失严重,因为他们无货可卖;第四、装运这些纺织品的集装箱在码头被积压的时间越长,进口商支付的费用越多。

一位时装设计师告诉《星期日电讯报》,“每周都在人为设置新的配额。如果定单不是在配额设限前达成,那么我们就不会有库存。这完全是个灾难。”多数时装公司都从中国购买了一部分产品。自1月以来,甚至连意大利时装品牌“Prada”等奢侈品公司都表示,他们将考虑在中国设厂,因为在中国生产服装的成本要比全球平均水平低20%.

全球1/4的服装都在长江三角洲和珠江三角洲的3.5万家工厂生产。中国有超过1800万人在纺织业直接就业,间接就业人数更是达到1亿人左右。中国纺织品之所以受到世界消费者的青睐,一是因为价格;二是因为他们在3周至4周内将服装设计转化为成衣的非凡能力。这使得各大时装连锁店在同一季内得以不断推出多种时装。

目前,大量按订单发往欧洲的中国纺织服装产品因配额问题积压在欧洲各港口无法入关的问题已经引起欧盟内部的广泛争论。格雷说:“支持配额制的国家正面临来自国内纺织品生产商的压力。因此,英国消费者不得不为法国的不妥协态度付出代价。”(杨教宗贺)

本报综合报道英国《金融时报》近日报道说,欧洲零售商对欧盟限制中国纺织品出口越来越愤怒。有证据显示,由于中国发往欧洲的套衫受阻,欧洲零售商在关键的秋冬交易季节可能损失8亿欧元零售额。

在欧盟今年1月对中国纺织品进口设限后,英国服装零售商面临的困难开始显现。当时,由于来自中国的服装进口飞速增长,欧洲的纺织品生产商开始纷纷向欧盟抱怨,欧盟贸易委员彼得·曼德尔森6月决意对来自中国的纺织品进行配额限制。由于其中一些纺织品已在一个月内用完配额,这迫使至少5900万件汗衫和1600万条男裤积压在欧洲各个港口。但来自中国的纺织品每天仍旧在源源不断运到欧洲港口。曼德尔森在如何解决这些问题上面临巨大压力。

据说,曼德尔森正试图劝说欧盟成员国在一项协议上达成一致。根据该协议,这些国家可以给积压的服装商品放行,用这些商品抵消2006年的配额。十个受影响的服装类别包括汗衫、长裤、女短衫、外衣、T恤衫、被单枕套和原棉织品等。其中多数产品早在欧盟宣布配额限制前就已按照合同向中国生产商支付了钱款,而如今这些产品却无法入关。

荷兰、丹麦、瑞典、芬兰和德国已公开反对配额限制,宣称欧盟在“未充分考虑现代商业的现实情况下实行了配额制度”。这些国家的贸易或经济部长上周称此举是“经济自杀”,并敦促欧盟重新评估这项制度。

瑞典贸易部长托马斯·厄斯特劳斯上星期已写信给曼德尔森,指出了瑞典服装公司面临的问题。他在信中警告说,问题若得不到快速解决,“这些公司很有可能将采取法律行动”。丹麦经济部长本特·本特森响应厄斯特劳斯的观点,也希望与曼德尔森讨论配额体制的改革问题。

德国一家服装公司的老板甚至为此拿起法律武器,向该国法院提起诉讼,宣称配额限制令其公司蒙受不合理的损失。其他服装公司也有可能纷纷仿效。但法国、西班牙、葡萄牙、意大利和立陶宛等国希望继续实行配额制。

七八月份,本应是一个小学毕业生的快乐暑假,但对于13岁的英德女孩小倩来说,这却是一段噩梦般的日子。7月20日,独自一人到广州寻亲的她被人在罗冲围汽车站骗入淫窟,被逼卖淫将近一个月。经过亲人和警方的不懈努力,小倩终于回了家,数名涉案人员昨天清晨落网,警方正全力追捕该集团的主犯。令人发指的是,摧残小倩的这个卖淫集团,几乎每周都会在广州各大车站伺机拐骗未成年少女,然后再残忍地将她们推进火坑。

8月20日,在父亲和时报记者的陪同下,年仅13岁的小倩来到南石头街派出所。当天晚上,等待着做笔录的小倩向记者讲述了她的惨痛经历!

“小妹妹,这个公话电话很贵的,用我的电话打吧!”“你干爹有事情出差,托我送你过去。”——一个20多岁的“和善”女子。

7月20日下午,站在广州罗冲围客运站拥挤的人流中,从英德第一次出远门的小倩兴奋不已,因为这是她第一次来到广州,更重要的是,她马上就能见到5年没有见面的干爹了。临行前,干爹在电话里嘱咐她到广州时给他打电话,他好来接她。但当小倩拿起公用电话时却发现自己忘记了电话号码,一连试了几个都没有一个能够接通。

“小妹妹,这个电话很贵的,用我的电话打吧!”正当小倩准备拨打她熟悉的另一个号码时,一个二十七八岁的女人出现在小倩面前。“她看起来挺和善的。”在从小倩处得到号码后,那个女人拿起电话“拨通”了小倩干爹的电话。

几句对话后,女人告诉小倩:“你干爹有事情出差,托我送你过去,这样我们先去吃饭吧。”放下电话后,那女人把半信半疑的小倩带到一家餐厅。

那一顿,小倩什么也没有吃,因为她记得干爹的叮嘱:“永远不要吃陌生人的东西”。饭后,那女人把小倩带到了一个房间休息,并承诺明天早上带她去找干爹。“我们打的走了一个多小时直到六点钟才到,那里除了床和沙发外,什么都没有。”小倩回忆说。

“一直到晚上我都没有等到小倩,在和他爸爸联系后,我知道肯定出事情了!”——小倩在广州的干爹。

小倩的干爹刘先生是一名记者,几年前到英德采访时认识了给他带路的小丫头小倩。

“当时我要是早回家两天,小倩就不会一个人去广州了。”父亲罗先生自责地告诉记者,小倩走的那天他还在外做工。为了不让更多的人知道,没有惊动亲戚朋友的罗先生只身前往广州。“那段时间我白天到处找,晚上就到处打电话询问!”罗先生指着自己的满头白发说:“我的头发就是那段时间变白的。”

“一个失踪的女孩会有什么遭遇?可能是被卖去农村做媳妇,可能是……。”刘先生告诉记者,尽管不敢接着想下去,但他又禁不住去想,他的干女儿现在怎么样了。

7月21日上午,客运站遇到的“姐姐”将小倩又送回到了餐厅,餐厅老板娘说给她找了份服务员的工作,一个月2000多块钱。不久,一个30多岁的女人和一个50多岁的女人来到餐厅把小倩带到海珠区南箕路的出租屋,那里已经住着一个同样被骗过来的16岁广西女孩小林。小林告诉小倩,这个地方几乎每个星期都会住进来几个新近被骗来的女孩,那些人的头是一个老婆婆,人们都叫她“老怪婆”,刚刚带小倩来的两个女人就是她的两个儿媳妇。

“再不听话,就把你送到餐厅的老板娘那里。那里有个房间,里面全部是男人,有30多个。”——打手

7月30日晚上,不顾小倩的反抗,鸡头找来一个40多岁的男人为她“开处”,紧接着又带来两个男人。当晚,小倩哭了一夜。第二天,小倩又死命地抗拒,结果老怪婆叫来打手将她痛打,打完后再逼着一身伤痕的小倩“接客”。两天后,再也无法忍受痛苦和屈辱的她再次推开了客人。这一次,打手们边打边威胁,说如果小倩再拒绝接客的话,就把她送到餐厅的老板娘那里。“那里有个房间,里面全部是男人,有三十多个……”

从此每天多则三四个,少则一两个,十几天内年仅13岁的小倩接待了近50个嫖客。

和小倩小林一起居住的还有另外5个女孩子,她们大部分也是被骗过来的。其中一个叫小英的女孩也是被骗来的,因为时间长又肯“合作”,所以获得老怪婆的信任,成为监视她们的眼线。

终于在8月16日的中午,小英出外时将手机忘在了住的地方。小倩连忙拨通了干爹的电话,因为门外还有人监视,小倩只是说自己很好,不用担心。刘先生迅速找到公安部门对手机进行定位,确定了她就在海珠区工业大道附近。

8月17日,刘先生再次打电话到小英的手机上,佯称“你带几个小姐出来做生意。”对方一口答应可在海珠区工业大道附近见面。刘先生一边报警一边通知时报记者。经过周密部署,5个便衣刑警开着一辆面包车来到约定的工业大道一家酒店。等了40分钟左右,两个年纪轻轻的女孩进了房间,但没有小倩;跟随他们的还有一个很干瘦的男子,站在房间外面等候。经过一番询问,得知小倩前段时间生病了,这两个女孩看上去老成一点的叫小英,入行已经3年;另一个穿着绿色裤子表情怯生生的叫小林。警方将三人带回了南石头街派出所继续调查,得知小倩的确和他们在一起,平时住在海珠区南边村某间出租屋,警方连夜撬开房锁入屋,却没有找到任何人的踪影。第二天得到消息:小倩回到了英德老家。

原来成员的被捕引起了老怪婆等人的恐慌,他们连夜将小倩等人转移了地方。第二天早晨,醒来的小倩发现整个房子空无一人,她迅速逃离这间屋子,跌跌撞撞地坐车回了家。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