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枫不知干儿喜事失面子 张学友发短信紧急致歉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0 09:15:07

丹尼斯·霍普(以下简称丹):这不是不合法的。我们所有关于销售土地的法律文件是根据大部分国家相关的条款而制订的。

丹:如果别人侵占了你的土地你可以起诉,其实这和你购买普通的房地产没什么不同。

丹:在2004年4月的时候我们写了212封信给各国的政府,我们收到了57封回信。其中30封不理我们,27封信表示愿意跟我们建立关系,并且还在得到各国的认可过程中。

记:万一哪天有外星人也宣称对月球拥有土地所有权的话,是否会带来一场星球大战呢?

丹:“银河系政府”是一个具有“独立主权的政府”,就是想能消除一切威胁和战争。我们不打算发起星球大战。

据了解,在买卖月球土地的同时,丹尼斯也筹备建立了“银河系政府”,来管理月球等星球。

丹:我们在2001年的时候就想到怎样保护我们的土地所有者的权益,所以在拉斯韦加斯我们就召开了一个记者招待会,通知所有的政府,我们准备起草一份“宪法”。在2004年3月我们修改了我们的“宪法”,其中有99.99%的土地所有者都表示同意。

记:如果您只销售月球土地的话还是一种经济行为,但是您成立了一个“银河系政府”,这个可以理解成为一种政治行为吗?

丹:我们现在所做的一切事情在1980年开始的时候就已经做了。而我们整个的销售是由客户驱动的,“银河系政府”在2001年的时候由于有100万的土地拥有者,他们要求保护他们的合法权利,所以“银河系政府”是在这种情况下形成的。

丹尼斯说,在经营月球土地之前,他是一名木偶戏工作者。1980年他对月亮突发奇想,月球就是他的不动产,而根据《外层空间条约》规定,当时所有签署条约的政府都同意任何国家不得占有太空星体。但没有条款表明个人不能够拥有这些星球。于是,他向当地法院、美国、前苏联和联合国递交了一份所有权声明,宣布丹尼斯·霍普为月球、太阳系除地球外的8大行星及其卫星的土地拥有者。“我们不买卖太阳土地是由于当时没能找到地图,后来有一位神父称太阳为自己所有。”信报记者陈燕

时报讯(记者何雪华通讯员云公宣张毅涛田继刚刘艳)童装店里藏着赌博城、地下旅馆大做卖淫嫖娼生意、黑网吧还敢让十二三岁的少女狂上网、黑休闲中心内卖淫女的“上钟本”让警察和记者大开眼界……广州白云警方事先摸查出永平街的解放庄和新市新街两个黑发廊、销赃黑点和黑摩泛滥的重点地区,昨日开展“剑锋”第三战役,清查112间违法场所,抓获违法犯罪嫌疑人82名。

据了解,广州白云区警方经过前期摸底调查,排查出永平街的解放庄和新市新街两个重点地区,昨日下午,白云区公安分局500名民警集中对上述两地区进行了全面清理整治。清查无证照发廊(美容美发厅)、制贩假证照场所、制贩假发票等场所112间次,取缔无证照发廊、制贩假证照等场所29间,打掉窝点18个,抓获违法犯罪嫌疑人82名,其中刑事拘留16人、治安拘留47人、强制戒毒9人。

昨天下午,记者随警队来到新市街棠涌综合市场一家“宝乐童装”店,看到里面摆满了赌博机。8名看场打手和3名赌徒被当场抓获。警员告诉记者,这实际上是一间以赌博游戏机为主经营的非法游戏室,警方缴获麻将机6台、老虎机10台、水果机11台、跑马机2台、扑克机4台等赌博游戏机,抓获涉嫌赌博嫌疑人11人。那些机币就是赌博的筹码,每次下注是5~10元。

警方新街大路一间打金店柜台里发现一批假公章。制章人说,他们根本就不要求刻章的人出示证件,只按要求刻章。警方经细致摸查,对新市西街处一间出租屋进行清查,缴获假证件、假印章一批,抓获嫌疑人3名。在新市南街26号捣毁一个办假证团伙,带回涉嫌办假证的彭×虎(27岁,湖北仙桃市人)等2名嫌疑人,收缴假证一批。

在新街一个“丽x休闲中心”,警方搜出一批“学习本”和账本。原来“小姐们”各有一个用学习本做的“上钟记录本”,里面是记着每一天小姐上了几个钟,还虔诚地写着“万事如意,客似云来”等祝词,最让人捧腹的是,小姐们都挺向往“学生生涯”的,本子上写着“学校:飞机修理厂,班级:跑道,姓名:狂花浪蝶,学号:13148FJ”,所不同的是“靓MM”等小姐名字。而休闲中心就另有一本小姐们的上钟总账本。

昨天,警方还在新市街萧岗双拥路一无牌发廊,抓获涉嫌容留妇女卖淫的郭×(女,26岁,湖南省湘潭县人)及涉嫌参与卖淫的罗×(女,26岁,四川省达州市人)等3人。

在永平街解放庄内,一个一直以游击战应付警方打击的无证网吧昨日最终落网,警方从里面还搜救出两名年仅十二三岁的长期狂上网少女。记者在现场看到,这个网吧里面分两层,共有40多台电脑,而少女们就是躲在二层最角落的电脑前。警员告诉记者,这家网吧特别鬼,开业一个多月,但是时开时关,借以逃避相关部门的检查打击。

据了解,昨日,白云区一天之内出动500警力在全区进行整治行动。行动中,共出动警力1608人次,清理捣毁站街、派卡招嫖窝点场所87间、制假证件窝点5个,清查取缔无牌无证发廊、美容美发室322间次,无牌无证娱乐场所157间,打掉违法团伙7个,抓获犯罪嫌疑人216人,刑事拘留39人,治安拘留135人,罚款警告30人。

本报记者黄海霞报道一位年近不惑的吸毒父亲出狱后三次强奸17岁的亲生女儿,并为了毒资带人殴打、勒索女儿男友。为了摆脱生父的蹂躏,女儿先后两次共服下180片安眠药。近日,这位隐君子被大兴法院一审判处有期徒刑八年。

37岁的刘福是大兴区农民,只有小学文化程度,却曾因吸毒分别在1999年和2002年被行政拘留和劳动教养。1994年3月,因其吸毒且与其他女人有染,妻子带着6岁的女儿李蔷改嫁。

2003年刘福解除劳动教养后,找到与自己离婚的前妻王某,见到了已经17岁的亲生女儿李蔷,看到女儿青春年少的样子,刘福动了坏心眼。

去年年初,中途辍学的李蔷因交了一男友并发生关系后堕胎。母亲知道后非常气愤,于是跟刘福商量,让亲生父亲“好好管教一下女儿。”

2004年4月16日晚上七八点钟,刘福以对女儿进行管教为名,在自己的租住房内将女儿强暴。刘福还威胁女儿说:“这事永远不准提,从今天开始,你什么都听我的,要不然小心你妈和你的脑袋!”

在距离第一次强暴4个月后,刘福给女儿打电话称自己找了个女朋友,请她吃饭。单纯的女儿信以为真,认为父亲有了女朋友自己就安全了,于是欣然赴约。结果再次被强暴。2004年9月,打听好女儿独自在家,刘福翻墙入室又一次强暴了她。

吸毒成瘾的刘福,在第一次强暴女儿的第二天,又纠集几个“混混”将女儿的男友刘某骗出,以女儿打胎一事相要挟,勒索3万元,要不就告刘某强奸。刘某于次日悄悄搬走。

因为害怕父亲报复连累家人,女儿曾先后两次共服下180片安眠药,但都没自杀成。后在母亲的鼓励下,李蔷于今年1月20日写信向警方报案。(文中均为化名)

本报讯(记者冯志卿裴晓兰)昨天上午11点,北京西客站北一广场地下一层邮币卡文化广场右侧一电梯出口的执勤保安被人偷袭,砍成重伤。

上午11点40分,西客站北一广场邮币卡文化广场右侧电梯西出口周围被警戒线围起,西出口北侧一米处有一摊鲜血。几名警察在现场勘察,10多名保安站在电梯各角落,禁止行人靠近现场。

“我们赶到时,他躺在地上流了很多血。”一保安说,上午11点,电梯西出口执勤保安刘明泼被人从背后突袭砍伤。

邮币卡文化广场门口一卖手机的商户称,8点30分上班后,一直没看到有人在电梯口厮打。11点出去买馒头时,见电梯西出口旁一保安趴在地上痛苦地呻吟,随后,10多名保安赶到,将受伤保安抬走用出租车送到了附近的北京世纪坛医院。

中午12点半,记者在世纪坛医院急诊科第二抢救室看到,刘明泼脸色煞白躺在病床上,护士正在为其输血。医生说,他背部肌肉被砍伤,伤口长达15厘米,失血近1500毫升,血压非常低。因刘明泼送来时右腿没有知觉,医生说可能已伤到神经。

下午2点,刘明泼被推进手术室。昨晚7点,记者从外科四区病房了解到,经过近5个小时的抢救,手术完成,但刘明泼尚未完全脱离危险。

北京西客站恒兴物业管理中心一保安队长称,刘明泼是河北人,现年18岁,在西客站已经工作半年的时间。出事时,刘明泼正在电梯口执勤,禁止一些“拉客党”在电梯出口拉客。

多名目击者告诉记者,当天上午9点左右,正在执勤的刘明泼曾与五六名在电梯旁拉客的“拉客党”发生过争执,其中一男子对刘明泼不依不饶,破口大骂。

据法新社19日报道,一名48岁的法国强奸犯为了能在作案后洗清自己的犯罪嫌疑,竟然想出一条“妙计”:从垃圾筒中找出被别人使用过的避孕套,保存好里面的精液,然后当自己犯案后,将别人的精液留在作案现场,从而达到混淆调查、嫁祸他人的企图。然而上个月,当这名强奸犯再次强奸并杀害了一名24岁的女子后,法国警方经过调查,终于揭开了这名强奸嫌犯“盗精栽赃”的无耻阴谋。

据报道,这名法国强奸嫌犯名叫让·路克·卡耶兹,现年48岁,是法国首都巴黎南部塞纳河畔索西地区的一名公寓看门人。卡耶兹可说是个不折不扣的恶棍,他过去曾两次因犯强奸罪被判入狱,出狱后,卡耶兹依然恶念不改,图谋袭击单身女人。然而,他又担心在案发现场留下证据,从而让自己再次锒铛入狱。卡耶兹心里清楚,如果他再犯下强奸罪,作为惯犯的他这辈子可能再也别想出狱了。

有一次,卡耶兹在看一部侦探节目电视时突然产生了“灵感”,该侦探节目介绍了一些强奸犯将别人精液留在案发现场的诡计,从而对警方破案工作带来了极大的误导。卡耶兹从这部电视片中获得“启发”,认为这一手段显然可以在将来帮自己逃脱法网。此后,卡耶兹经常趁人不注意,到公寓门外面的垃圾筒中偷偷寻找被别人使用过的避孕套,将里面的精液小心翼翼放在冰箱中冷冻起来,以备“不时之需”。

事实上,卡耶兹早就选好了下一个性袭击目标,她是一名叫做奥德丽·朱安奈特的24岁女孩,就住在卡耶兹当门卫的那幢公寓楼里。奥德丽长得年轻漂亮又是单身居住,正是卡耶兹认为最易袭击的作案目标。

上个月的一天,卡耶兹在夜深人静时闯入了奥德丽的房间,将她的嘴巴堵住,手脚绑起,然后对她实施了惨无人道的强奸。由于在挣扎过程中奥德丽辨认出了卡耶兹的身份,卡耶兹恶向胆边生,决定一不做二不休将奥德丽杀害。随后,他将随身携带的装有他人精液的避孕套取了出来,将里面的“替罪羊”精液洒在了受害者身上和床单上。随后卡耶兹悄悄离开受害者房间,神不知鬼不觉地继续当起他的“门卫”。

当这起强奸谋杀案曝光后,来到现场调查的法国警方第一个就将怀疑目标锁定在了卡耶兹身上,因为他是强奸惯犯,曾有过两次前科。可是当警方对作案现场留下的精子DNA进行化验后,只好非常困惑地将卡耶兹剔除出了嫌疑犯名单———因为案发现场的精子DNA和卡耶兹的DNA显然并不相符。

然而,就在卡耶兹心中窃喜、以为“妙计得逞”时,法国警方深入调查发现,卡耶兹仍是最可能的作案嫌疑犯。在警方的审问下,卡耶兹的辩护漏洞百出,最后他意识到自己难逃法网,终于心理崩溃,向警方竹筒倒豆子般供认了自己强奸杀人、“盗精栽赃”的阴谋。目前,卡耶兹已经面临强奸罪和谋杀罪指控,法国司法官员仍在对此案进行调查。木子

近日,时报惠州办事处接到不少市民投诉的哥诸多不文明的行为,包括说脏话、绕远路、提高价等问题。对此,惠州市物价部门提醒市民,的哥私自提价属严重违规,市民可直接向交通管理局相关部门投诉。而惠州出租小汽车公司则表示,将对违规的哥进行严查,并对其进行教育,如不改正将被开除。

的士设对讲机为的是方便的哥行车时互相了解路面情况,但近日有市民反映,市内不少的哥存在滥用对讲机的问题,有的用来与其他的哥聊天,有的还说脏话,更有的居然论起性事。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惠州市内的士基本上都安装了对讲机。市民陈先生告诉记者,有一次乘的士,的哥用对讲机聊天。聊得高兴时,突然车速加快,当他提意见时,的哥却不满地说:“我聊天关你什么事,只要安全送你到目的地就行了,如果不想坐的话可以下车。”

而市民游小姐向记者表示,有一晚,当她从西湖乘的士到龙丰,在行车期间,的哥不停地用对讲机与其他两个的哥谈论性的话题,还不时的爆出一些脏话,这让她感到十分尴尬。她想对的哥提意见,但又不敢说,怕的哥会发难,只好默默地忍到下车。

记者了解到,目前,在惠州市内有相当一部分的哥,为了贪图利益,采用绕远路等方法来延长路程。特别是那些不熟悉环境的外来游客,往往成为那些不良的哥的猎物。

日前,记者假扮游客在惠州汽车站进行了暗访,当记者讲明要去东平的东湖花园,车上的哥表示,只要20元就可到达。据记者了解,从汽车站到东湖花园全程只需10元左右,而的哥打表全程竟用了25元。

据行内人士指出,乘客以为先谈妥好价钱再上车是一种保险的做法,可以避免的哥绕远路。但这种方式是最不保险的,因为的哥很清楚整个路程需要多少钱,他们提出的价钱往往比实际计费要高一些,因此乘客不要被这种“双赢”的假象所蒙骗。

近日,有市民反映,不少的哥为赚更多的钱,竟关掉计程表,由自己的意志来私自定价,市民对此意见颇大。

市民方先生告诉记者,今年十一,由于有急事,他从步行街打的到丰湖酒店,上车后发现的哥没打计程表,他向的哥提出疑问时,的哥说:“今天是十一,交通十分拥挤,10元算了。”当方先生称平时打表也不过五六元时,的哥却不耐烦地叫道:“你不坐就下车,我还要做其他人的生意。”由于担心等不到下部车,方先生只好忍痛上车。

惠州市交通部门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惠州市“克隆”的士较少,但不排除有违法者。所谓“克隆”的士,就是把无牌无证、已报废或者在报废场里拼装而成的原车套上车牌,然后“打扮”一番,给原车装上顶灯、计费器等一些的士的必备设备,再复制正规的士相关的证明、证件后,在道路上进行违法运载。“克隆”的士无论外观、车辆号牌、车辆营运证,还是出租标志牌等,都是对正规合法的的士进行复制,乘客一般很难辨认。

惠州市交通部门也曾严查过一些“克隆车”的哥,打击了犯罪分子的嚣张气焰。但还是有人违规经营,为逃避正常执法,有些的哥甚至寻机逃跑,这对行人生命安全构成威胁,严重影响市内交通安全。

有不少市民向时报投诉称,惠州市的士普遍存在随意停车、相互抢客等现象,交通事故时有发生,对行人及其他车辆的安全构成了严重威胁。

据记者调查发现,有些的士为了多上客,不顾路面的实际情况而强行载客,经常造成交通短暂性堵塞。市民高先生向记者表示,自己一般不会在交通繁忙的路段随意上车,但却时常看到不少的士任意上落,而且险象环生。

野蛮行车是市民意见最大的问题之一,特别是在下雨天的时候,的士生意特别好,因此的哥为了多载客增加生意额,不管路边的行人和骑车者的安全,各自间互不相让,经常溅起一米多高的水花喷向行人和骑车者,然后扬长而去。

市民金小姐说,9月中旬,有一天下着大雨,她准备过对面马路坐公交车,不料前面有一个人招手拦的士,这时,一辆捷达的士飞快地驶来。金小姐心知不妙赶快往后退,岂知还是被路面的脏水贱满一身,本想上前理论,但的士已消失在雨中,只好慨叹倒霉。金小姐认为,这种野蛮的行为应该加以管制,不能让其肆意逍遥。

据介绍,惠州市的士是以0.5元为单位计价,但有相当一部分的哥为贪图便宜,不惜用“化零为整”的手法,如遇到0.5元时,以没有零钱为由来收取一元。市民对此却有不同的看法,有的认为无所谓,但大多数市民认为不能接受。

市民冯女士认为,的哥不应该也没权利把零钱转化为整数来收取,因为这样做是未经乘客同意,属不正当行为。碰到这种情况,她有时为赶时间就不跟的哥理论,有时则据理力争。有一次,冯女士乘坐的士到达目的地后,看到计费表为6.5元,于是递了一张10元给的哥,但却只找回3元。冯女士发现后,马上质问的哥,但的哥却说没零钱,冯女士刚好没有0.5元,但却坚持要的哥找钱。说话间,的哥突然间向前行驶了一小段距离,计费表刚好跳为7元,的哥回头不无得意地说:“现在不是7元吗?”冯女士气得说都不出话来,但又无可奈何地下了车。

针对的士私自提价的违规收费行为,记者采访了惠州市物价局商品价格科武科长,他表示的士这种行为是违法的。

武科长表示,的士的收费价格是由惠州市政府物价局统一规定的,任何人都没有这个权力私自随意定价。而且交通局也有《惠州市出租小汽车管理暂行办法》等管理条例。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