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立法院长”王金平拟邀请吴邦国访台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0 20:56:21

第二,过去记载都说:汪精卫原住27号三楼的前房,临时让给曾、方夫妇住,才造成误杀。但是两位亲历者斩钉截铁地告诉笔者:父母一直住在左侧25号三楼前房,连写文章都在这里,从没在右侧27号三楼那间前房住过。那间房在曾、方住之前只作会客室。

当时,中国当局的一把手派出多名部下潜往外国暗杀二把手,此事非同小可。特务们策划准备的时日不短,却破绽百出,不能不让人疑窦丛生——

陈恭澍在戴笠手下是个干将,戴笠亲自带着他到河内交代任务。然而,正如陈在回忆录中写的:行动小组成员是戴笠临时从全国各地调集的,将不识兵,兵不识将,在河内人生地不熟,法语、越南语都不通,两眼一抹黑。蒋介石多次派人与汪谈判,都能直接找上汪的门见面;而奉命秘密监视汪的行动组,却很长时间弄不清他住在哪里,“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他们虽然偷运进枪械弹药,还买下一辆半旧的福特小车作临时交通工具,却不知为何连一具望远镜都不肯添置,就这样找到了汪宅也看不清里面除了汪氏夫妇,还住了什么人,更不用说摸清居住方位和出入规律了。其工作态度,从陈恭澍到小喽罗都粗心得让人犯疑。陈恭澍明知手下一个叫唐英杰的家伙常闹笑话,却两次将登上楼顶侦查汪精卫卧室这样攸关成败的重任,只交给他一个人,唐回来汇报一口咬定:“不会错,他(汪精卫)就住在那间房。”行动那天上午陈恭澍布置任务,唐不见踪影,中午过后才回,陈恭澍在回忆录中说,他“说因为肚子痛出去买点药”,“分明是瞎话,可也无可奈何”。

奇怪之处还在于,陈恭澍将杀汪这件重要任务办砸了锅,回国后却没受处分,照样得到军统的信任重用。因此数十年来史学界一直有人怀疑蒋汪是唱“双簧”演“苦肉计”,还有人推测蒋有意设套将汪驱赶向日本。从汪、何回忆的经过看,前者未必属实,后者也令人难断实虚。高伐林[美国]

本报讯(记者廖卫华)北京大学朗润园、镜春园和全斋区域规划方案已由国家文物局原则通过,北京市文物局刚刚上报给北京市长王岐山签批。由于北大目前还在寒假阶段,原定于昨日开始的拆迁入户调查工作没有如期进行,将于近日展开。昨日,北京大学新闻发言人赵为民就校内即将进行的拆迁准备工作接受了本报采访。

“我们这次拆迁不仅不会拆掉古建筑,相反会恢复明清时期的古建筑风貌。”赵为民表示,北大对朗润园、镜春园和全斋区域内的拆迁工程是严格依照法律和相关程序进行的,经过了层层审批,“是一次保护文物的重要活动”。他表示,2007年1月9日前完成拆迁和搬迁工作,到2007年底基本完成北京国际数学研究中心土建项目。

赵为民介绍,由于历史的原因,朗润园、镜春园和全斋区域里有一些临时搭建的棚子和与周边环境不协调的违章建筑,为此,本次拆迁主要就是拆除这些平房和违章建筑。但凡属于文物或跟文物有关的,都不会被拆除。拆迁后建成的北京国际数学研究中心,将恢复明清时期的古园林风貌,整体景观将更加协调和美观。

昨日,北大相关人员还透露,北大去年已委托清华大学建筑设计研究院制定拆迁工程规划方案,该院文物遗产保护设计研究所吕舟教授领衔负责。

赵为民透露,北大目前已经成立了由常务副校长陈文申为组长的北大拆迁工作领导小组,前期的规划和报批由发展规划部负责,目前还没有进行到拆迁和评估阶段,因此尚没有委托拆迁公司和评估公司。

就媒体和社会各界对北大拆迁事件给予的关注,赵为民昨日还表示了感谢。他说一些国家部委负责人还为此来到北大,看了规划方案并进行了现场察看。

赵为民最后强调,北大作为国家最高学府,这次拆迁工程是按照国家发改委、教育部等部门的整体规划要求进行的,作为国家重要人才引进和重点学科建设工程,是北京大学创建世界一流大学的重点工程。

本报讯(记者郭少峰)昨天,北京大学发展规划部有关人员透露说,北大的未名湖水系治理计划向国际招标。这位人士说,未名湖燕园建筑保护规划现在已经向北京市文物局和国家文物局提交。而日前被媒体报道说拆迁的镜春园、朗润园也在这个规划之中。

据这位人士介绍,北大已完成未明湖燕园建筑保护规划,朗润园、镜春园等古园,不仅是北大、北京市,也是国家第五批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在拆迁前,北大已经根据地貌、水域等因素,制定文物保护规划,目前在等待北京市文物局和国家文物局等单位的批复。

这位人士透露说,新建的建筑将是仿古外观的。按照北大的规划,此次拆迁工作将包括:根据各个文物、建筑的不同特点和价值等,对文物、古建筑和有历史意义的建筑等保护、修葺、翻建;北大近年来修建的没有保护价值的平房、私搭乱建房全部拆除。

针对镜春园和朗润园的拆迁会否毁坏文物的疑虑,这位人士称不会。他解释说,朗润园和镜春园一带部分院落属清朝遗留建筑,但历经1860年和1900年两次损毁,建筑大多已丧失原貌,至今留下原貌的仅有水系。

但湖水已经干涸,只剩水道,而北大校内除了未名湖,其他湖基本都已干涸。

他透露,为改善校园水环境,北大计划今年进行全球招标整治校园所有水系。

“未名湖水系在北大不仅仅是一种景观,而且已经是一种文化,如果没有水,那还成为什么北大景观?”北大发言人说,“如果真正关注北大对文物的保护,就应该关注一下北大未名湖的水。”

北大发展规划部的这位人士还透露说,拟新建的北京国际数学研究中心属于规划范围内,据了解新建筑将仿照北大经济中心的风格,外观完全仿古。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拆迁只拆私搭乱建的平房,新建筑将绕开古建,位于此处的清代古门垂华门将原地保护,修旧如旧。而部分可能是古迹的房基也将进行现场勘测,确定保护级别。

北大新闻发言人抱怨说,此前有些媒体报道给人的感觉是北大在破坏镜春园和朗润园,这种指责让北大感到非常委屈。其实北大的建设是有一个整体规划的,现在拆迁朗润园、镜春园和全斋区域内的平房就是属于整体规划当中的一部分,其目的完全是为了恢复园林古貌,以后的建筑都是要有古建筑的风格,现在要拆的是跟这个园林风格不相协调的房屋,而不是拆这两座园子,“恰恰相反,是为了建设好这个园子,让北大的这两个院子恢复历史原貌,把那些破旧的东西修缮好,使北大成为古园林的风景区、学术研究区,而不是生活区”。这位发言人说,即将拆迁的这一区域,又脏又乱又差,这需要北大的校内整治。

根据此前公示,2月13日之后,将正式开始入户调查。但昨天北大拆迁办公室和拆迁公司并没有到朗润园、镜春园和全斋区域内的平房住户进行入户调查。

这一区域的住户对拆迁补偿和安置目前仍不清楚。据镜春园81号院的汪滨说,就这么一个公示,就说要拆迁,都没有先想好安置好这些住户,“我还以为这些公示是限放令呢。”朗润园的李大爷也说,现在也只是说要货币安置,但也没有底。

北大发言人昨天说,现在还没有到讨论这些问题的一步。但这是一个系统工作的一部分,下一步肯定要做。发言人还透露,一些具体的规划和拆迁补偿安置等会在周四的新闻发布会上公布。

在朗润园租房的郝晋级是位考研族,听说要拆迁镜春园、朗润园和全斋区域平房的事后,他的第一反应是:“将来再也找不到这么便宜的校内房源了。”郝晋级24岁,复旦大学毕业,去年辞掉在深圳的工作后,到朗润园租房,希望考取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的研究生。

记者了解到,在平房区每隔两三户,就有考研者租住。租住者介绍说,在镜春园、朗润园的房源大都是房东自己盖起来的,大房间一般有13平方米左右,屋内一般配备有两张床和两个桌子,月租一般为800元左右,适合俩人合租;而小房间一般就8平方米左右,月租一般为600元左右,屋内一般配备一张床和一个桌子,适合一个人租。

“还有个人跟我合租,俩个人共需付800元钱的月租,每人400,哪里还有比这更便宜的?”虽然条件比较简陋,这里没有室内卫生间,公共厕所被这里的大妈称为“比农村厕所还差劲”。但郝晋级觉得作为学生都可以承受,而且租房者都比较单纯,房客与房东关系也比较融洽。

在北大校内,可以去吃食堂,环境也比较安静,比较适合学习和复习功课,“我觉得环境非常好。”

本报讯(记者蒋彦鑫)就朗润园、镜春园和全斋区即将开始的拆迁工作,昨日国家文物局表示,涉及此事的未名湖文物建筑保护规划和国际化数学研究中心建设方案,都已获国家文物局原则通过。

文物保护司司长顾玉才在接受采访时说,北京大学不管是拆迁还是新建,都必须符合文物法的要求,不能对文物有任何破坏。

国家文物局文物保护司副司长柴晓明介绍说,北大在委托清华大学建筑学院做了镜春园和朗润园的建设方案之后,已经完成北京市文物局、国家文物局两级单位的审批

据了解,对这两个方案,有关方面组织2次专家论证会后,专家对方案已提出了一些修改意见。经规划、文物部门通过之后,目前,方案已经报北京市政府待批。

北京市文物局文物有关负责人则表示,对于镜春园和朗润园,前几年市文物局还投入过大量资金,对里面的部分建筑进行了维修。此次北大提出方案后,市文物局做过相关调研,此次的拆迁和新建筑与古建筑都无关,拆调的都是一些违章建筑,主要是一些平房;凡是文物或跟文物有关的,都不会被拆调。同时,规划中也明确,新建设的国际化数学研究中心,也将在外观上考虑与周围环境的协调性。

本报讯(记者蒋彦鑫)针对北京大学对镜春园和朗润园的规划,著名古建专家、中国文物学会会长罗哲文昨日表示,在这个过程中,拆除的建筑绝对不能涉及文物;同时,新建的建筑的高度、体量、形式等都必须与周边环境协调,不能喧宾夺主。

罗哲文说,针对拆除和重建,曾经举行过两次论证,“除了北大相关人员和国家文物局、北京市文物局的人员之外,有七八个国内文物界比较有名的专家参加。”在论证会上,专家们提出的原则性意见有两个方面,一是园子里有价值的建筑必须保留;一是在新建筑修的过程中,新建筑的体量、高度和形式,必须与周边环境相协调。

与此同时,罗哲文也提出了自己的担忧,“专家的意见仅仅是建议而已,并没有实质性的权利。”罗哲文表示,两次论证会上专家们的意见有些和规划草案不太统一,“比如针对新建筑的体量,在北大的规划中,密度有些过大,当时我们就建议说,房子有些过多了,应该减少一些。”罗哲文介绍说,按照程序,专家提出意见后,北大方面并不需要给专家回复这些意见是否采纳,所以,在论证会上的专家意见最终是否加进了规划,罗哲文表示自己并不知道。

国家文物局原顾问、中国文物学会名誉会长谢辰生在接受采访时说,作为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对于朗润园、镜春园必须好好保护,否则就是违法。不管是拆迁还是新盖房子,都必须按照程序报批,经过批准后再具体操作。

北京古代建筑研究所首席研究员王世仁也表示,在北大的此次行动中,有一点必须明确,就是拆迁绝对不能涉及文物,对古建筑或近现代建筑必须完全保护。

中新网2月14日电湖北武汉投巨资兴建的轻轨,如今却面对“入不敷出”的窘境。香港《大公报》今日的报道说,人们不禁担心:先后投资60多亿元建轻轨,对于武汉这样一个年均GDP二千多亿元的城市,会否是个包袱?

报道介绍,武汉版图面积8467.11平方公里,城区面积占逾半,非常有必要兴建快捷、便利的交通网络。2000年12月23日,全长10.23公里的武汉轻轨一号线一期工程正式开工,投资近23亿元。2004年7月轻轨试行时,数十万市民争先试乘,场面火爆。媒体称其为“开往春天的轻轨……能够缓解地面交通紧张……标志着武汉的交通进入轨道交通时代……”。然而,到9月28日正式运营后,却出现大闹客荒,至今累计乘客600余万人次,运营商入不敷出,并且“武汉交通拥堵路段的压力还未得到真正的缓解”(摘自《武汉政府公务网》)。

2005年12月15日,总投资44.22亿元、全长18.6公里的武汉轻轨二期试验段开工,预计三年内完工。报道说,与五年前轻轨一期开工时的沸腾场面及媒体热捧相比,此次低调许多,当地报章,没有热情洋溢的赞语,只给予小篇幅文字报道。目前轻轨每天客流仅1.6万人次,尽管拥有快捷、准点、安全的优势,但却面对入不敷出的窘境。报道举例说,在下班高峰时段,武汉轻轨三阳路站五分钟内进站乘车的不过5、6人。一路上,车厢内乘客寥寥,多的十来人,少则五六人。与轻轨设计日载客量21万人次相差甚远,按目前乘坐人次计算,放空率逾九成二。

武汉轻轨试营运时票价3元,售票情况不错,正式营业后载客量陡降,至2005年4月间,平日人均客流量为八千至一万人,收入仅二、三万元左右。2005年4月,武汉轨道交通公司将票价降至二元,客流增了三成,日均客流量达一万人。7月28日轻轨再次调价,最低票价为一元五角。尽管票价已降低五成,市民依然反应冷淡,每天的运营费用成为轻轨巨大的负担。

但轻轨每天的用电、人员工资及其它成本合起来需要24万元。此外,11.79亿元的贷款,每年利息高达6684万元,算来平均每天要还本付息31.3万元。就是说,轻轨公司每天至少需收入55万元才能维持收支平衡。

一位吴先生表示,自己很少坐轻轨,因为它到不了自己想去的地方,与公交车换乘不便,他表示,如果轨道干线能将武汉三镇联结的话,乘客会大量增加。轻轨车站附近公交车站有乘客接受采访时也表示,虽然轻轨就在附近,但他们还是选择公交车,虽然比较慢,但是可以一次性到达目的地,“如果坐轻轨,就要转车,很麻烦的”。

乘客普遍认为:武汉这个大城市确实需要轨道交通,如果覆盖站点更多、票价与公交车相差不远,大家也会选择轻轨。对于目前轻轨的状况大家都表示,线路不好,不实用,如果是设在交通更繁忙些的地方,比如能渡江的话,一定不会像现在这样惨淡。

报道说,轻轨沿线的一个大型建材市场“太古广场”自开设以来效益一直不佳,商家纷纷撤出,该市场现计划改做农产品市场。

2006年2月14日上午10时,公安部举行新闻发布会,公安部警务督察局副局长郑百岗通报公安机关警务督察工作有关情况并回答记者提问。

·《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警察法》和《公安机关督察条例》对公安机关督察部门的主要职责作出了明确规定,突出表现在四个方面。

·9年来,全国各级公安机关警务督察部门共开展现场督察活动360万次,受理核查检举控告65万余件,发现查纠各类问题130万件,发督察通知书、建议书、决定书11万余份,决定对10034名违纪民警停止执行职务、对5856名违纪民警采取禁闭措施。

各位记者朋友,大家好!今天是公安部每月定时定点举行的例行新闻发布会。

为此,我们专门邀请到公安部警务督察局的郑百岗副局长,向大家介绍这支队伍和有关督察的情况。同时,大家也会注意到今天发布会现场还有两位特别的嘉宾,我推举给大家。

他们就是公安部警务督察局的督察队员,也是我们全国9000名督察警中的两名督察大使,记者在发布会结束之后可以对他们进行采访。

他们带来了警察用的测酒仪,大家也可以试一试,非常灵的,一滴酒就可以有反应,而不是像司机测酒精含量。

大家可以看出,督察民警有别于其他的警种。这是一支头戴银白色警盔、腰扎白色武装带、胸配全国统一证件、专司警务监督,并常年奋战在一线的警队,被人们形象地称为“警中警”、“管警察的警察”。

截至今天,这支新警种的组建时间还不满9年。虽然他们是年轻的警种,但整个的督察工作受到了中央的领导和公安部领导的充分肯定,周永康部长有一个批示,推动工作落实,加强督察是一灵招。

郑百岗同志从1998年建立警务督察局后,专门从事这项工作。这些年,参与起查处了一些在全国造成重大影响的案件,多次明察暗访,荣立一等功,并被授予全国优秀人民警察,全国纪检监察系统先进工作者光荣称号。

郑百岗局长取得的荣誉是全国督察系统的荣誉,也说明我们督察在推动公安业务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

对公安机关来说,监督具有特殊重要的意义。公安机关是政府的一个职能部门,但它又具有不同于一般行政机关的一些特点,它是具有武装性质的行政执法和刑事执法力量,所处地位重要。随着上世纪90年代中期公安机关巡警、交警等执法流动性和分散性较强的新警种的建立,公安机关窗口单位与群众联系的增多和公安勤务机制改革,如何确保公安机关和公安民警依法履行职责、正确行使职权,如何加强对正在进行的执法执勤活动的监督,就显得极为必要和重要。

在建立督察制度时,公安机关和其他行政机关一样,都已建立了党的纪律检查委员会和派驻的行政监察等监督部门,这些监督的部门发挥了很大的作用。但是,这些监督还不能适应新形势下公安机关执法活动的需要。正是基于这些考虑,1995年2月28日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警察法》。督察条例是人民警察法的配套法规。

全国人大常委会在1995年2月28日通过《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警察法》。第四十七条明确规定:"公安机关建立督察制度,对公安机关的人民警察执行法律、法规、遵守纪律的情况进行监督。"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