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丽霸王花成为传情奇葩实为植物杀手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6 12:07:12

“预亏:长春高新预计2005年1月1日至2005年12月31日净利润将会出现亏损;惠天热电预计2005年度业绩仍将亏损。”

简评:上述预增股中的、处于支撑位附近的主流品种、非衰退性行业的,可以考虑。

深圳特区报《15家公司调高对价》“15家公司今日调高股改对价。其中(000400)许继电气由10股获送3股调整为10股获送3.2股。(000988)华工科技由10股获付3.5股调整为10股获付4.6股。(000635)英力特由10股获付3股调整为10股获付3.5股。(600499)科达机电由10股获付2.5股调整为10股获付3股。(600571)信雅达由10股获付3股调整为10股获付3.8股。(600021)上海电力由10股获付3股调整为10股获付3.2股。(600105)永鼎光缆由10股获付3股调整为10股获付3.5股。(600401)江苏申龙由10股获付3.6股调整为10股获付4.5股。(600150)沪东重机由10股获付2.8股调整为10股获付3.2股。(600356)恒丰纸业由10股获付2.8股调整为每10股获付3.3股。(600732)上海新梅由10股获付2.5股调整为10股获付2.7股。(600866)星湖科技由10股获付3.3股调整为每10股获付3.5股。(000959)首钢股份由10股获送2股+2.71元调整为2.4股+2.71元。(002030)达安基因由10股送2.8股调整为每10股送3股。(000968)煤气化由10股送2.6股调整为10股送3股。”

简评:“修改股改方案”个股不断增多,对于复牌之后的走好有利。未来还有局部机会。

东方早报《美推迟对窗帘布“特保”裁决》“美国纺织品协议委员会(CI-TA)当地时间17日宣布,将原定于即日对中国窗帘布的‘特保’裁决推迟至下月30日。分析人士认为,上述举措表明,美方可能希望为中美间最终达成纺织品贸易‘一揽子协议’留下余地。”

因觊觎自己亲伯父的钱财,27岁女子在与丈夫及朋友预谋后,由自己"献身"与伯父发生关系,随后再与同伙用殴打威胁的方式向其敲诈30万元。参与作案的6人随后悉数被公安机关抓获。检察机关随后以6人犯绑架罪向法院提起公诉。昨日,昆明官渡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了此案。

今年3月17日,一名男子神色慌张的来到盘龙公安分局白龙路派出所报案,称其51岁的岳父付林可能被人绑架了。原来付林自当日中午离家后便再没回来过,后来还打来电话要家人尽快筹集10万元汇入一个银行帐号内,电话中付林的语气惶恐,他也没说明要钱做什么,只称“"如果不存钱,我他就得入土归西了!”"。接到报警后,警方立即展开侦察。付的家人担心其安危,于3月18日将5万元钱存进了高某所说的该帐户。同日11时许,4名形迹可疑的男女急不可待地来到工商银行东风支行取钱时,被早在周围设伏的民警当场抓获。经查,失踪的付林正是被该伙人所绑架,根据他们的交代,民警随后赶到曙光小区某户周转房内将遍体鳞伤的付解救出来。3月20日,民警又在新迎小区某餐馆内抓获了本案的另外两名案犯。犯罪嫌疑人尽数落网,这起搀杂了色欲、金钱、乱伦及暴力的绑架案的始末终于浮出了水面。

据了解,27岁的嵩明女子王霞是被害人付林的侄女。付多年经商颇有财力,他平日里经常联系王霞,多次暗示王自己对她有意。今年2月,当王霞夫妇夫妇向老乡吴宇提起这件事时,3人经过盘算竟想出了一个生财"妙计"。3人预谋先由王霞牺牲色相勾引付林与其发生关系,再以此来为口实来敲诈付林。公诉机关指控称,今年3月17日11时许,王霞约好付林后,便打电话通知了吴宇,当时人在嵩明的吴宇当即电话通知陈勇、李军到王霞在曙光小区的住处,自己随后约着赵旭赶往昆明。付林到王霞被王约至其家中后,经不住诱惑,竟然与自己的亲侄女王霞发生了性关系。事毕不久,陈勇和李军突然出现。见到二人,王霞便哽咽起来,"我大爹把我强奸了!"。听他这般说,陈、李二人照着付林就是一顿暴打。当日15时许,吴宇和赵旭也赶到了王霞的住所,吴假装是王霞请来的律师。招架不住众人的毒打,又不敢声张自己的丑事,付林随后同意拿出30万来了结此事,并承诺先交出10万元,剩下的20万写下欠条,以过后再付。随后,假扮律师的吴宇和王霞、赵旭拟了一张份欠条及一份协议书,逼着付林照抄了一份交给王霞。付林随后被迫给家人打电话要钱。3月18日11时许,在得知钱已经存进了帐号后,王霞夫妇与吴、赵二人便到银行查询,临走还留下陈勇和李军看守付林。

被解救出来的付林被鉴定全身多处软组织受伤,受伤面积约占了全身的1/5,伤情构成轻伤(甲级)。今年9月26日,官渡区人民检察院指控王霞等6人犯绑架罪,向法院提起公诉,昨日9时,官渡区人民法院公开审理了此案。庭审中,除了赵旭认为自己的行为不构成犯罪外,其余5名被告均辩解他们的行为不构成绑架罪。王霞夫妇及吴宇认为自己的行为只是敲诈勒索罪,陈勇则称自己的行为构成非法拘禁罪,而李军则说自己是犯了故意伤害罪。吴宇的辩护律师称,吴等人当初预谋是想色情勾引,他们实施的犯罪行为也只是敲诈勒索,其对检察机关所指控的绑架罪表示异议。对此,公诉人称,6被告事前经过预谋,客观上用暴力手段拘禁受害者,并利用受害者家属的担忧心情索取钱财,他们的行为符合绑架罪的构成要件。在最后陈述时,王霞的丈夫称自己夫妇膝下还有一8岁的孩子无人抚养,请求法庭对其从宽处理,听他这么说,旁听众人均唏嘘不已。法庭经过近3个小时的审理后,决定择日宣判。(因涉及受害人隐私,文中人名均为化名)(本报记者熊瑞鹏)

据英国《泰晤士报》、《每日镜报》18日报道,英国曼彻斯特市西迪兹布里区一幢公寓近日遭遇了真实版的“狂蟒之灾”,该公寓数名住户在自家卫生间上厕所时,三番五次发现一条3米长的大蟒蛇从抽水马桶中蹿出来,后又不见了。上周六,当这条大蟒再次在一名住户家厕所出现时,终于被逮住。

据悉,该公寓的数名住户在自家卫生间上厕所时,三番五次看到这条3米长大蟒蛇从抽水马桶的口子中探出脑袋来,差点将一些胆小的住户吓昏。然而当公寓住户惊恐报警后,警方人员赶来检查时却压根没找到那条大蟒蛇的踪影,它可能已经顺着抽水马桶的管子逃进了下水管道里。

当地警方三番五次接到报警,可每次来到现场都找不到那条大蟒蛇,警方不免对这条大蟒蛇是否存在产生了怀疑,认为可能是一些居民眼睛看花所致。可是,该公寓的很多住户却再也不敢在家中上厕所,担心自己屁股刚坐在马桶圈上,那条恐怖蟒蛇就会从里面蹿出来。许多住户将家中抽水马桶的盖子都压上了重重的砖头,防止那条力大无穷的大蟒“破盖而出”。

直到上周六晚,这只神出鬼没的大蟒蛇才被逮住,从而结束了该公寓居民的“狂蟒噩梦”。

据悉,上周六晚,消防人员接到报警,称一名近视眼住户上厕所时遇到了那条大蟒蛇,可当消防人员赶到现场用光纤设备对下水沟和管道进行检查时,却没有发现这只蟒蛇的任何踪影。然而后来,这只大蟒蛇又突然出现在了另一个住户家的盥洗室地板上,那名勇敢的19岁住户强忍惊恐,在蟒蛇旁边放了一只桶,设法将这条蟒蛇“哄”进了桶中,这名19岁男孩随后搬重物将桶盖住,终于将这条大蟒蛇困住,随后他打电话向英国皇家防止虐待动物协会报了警。

警方调查发现,这条名叫“基斯”的3米长大蟒是条美洲王蛇,它是该公寓一名前房客养的宠物,那名房客因为欠了房东5500英镑的房租,已经于两个月前被驱逐出了公寓。警方怀疑,这条蟒蛇可能是该房客故意留在公寓下水道中恐吓居民的,目的是对自己被房东驱逐进行报复。

该公寓房东戴维证实,的确有一名该公寓房客因为拖欠房租于今年8月被赶走,此人也的确养有一条12岁大的蟒蛇。蟒蛇“基斯”目前已经被交给英国皇家防止虐待动物协会照顾。

据悉,王蛇通常来自中美洲和南美洲,它们可以长到5米长,能够爬树,猎食鸟和大如野兔的哺乳动物,它们最长能够活到30岁。尽管“基斯”被逮住了,但房客们却仍无法彻底放下心来,因为皇家防止虐待动物协会官员称,“基斯”可能是条母蛇,他们无法保证“基斯”不会在下水道中留下一些蛇宝宝后代。木子

美国女子桑德拉·斯科特白天在家中悉心照顾自己的丈夫和两名女儿,然而一到晚上,她就会摇身一变成为“赏金猎人”,从事起她的“第二职业”———追捕逃犯!尽管全家都为桑德拉的生命安全感到担忧,但喜爱冒险的桑德拉已经迷上了“赏金猎人”的行业。

现年39岁的美国妇女桑德拉·斯科特是两名女孩的母亲,尽管她从事“赏金猎人”的行业只有一年时间,但当她还是一名少女时,她就曾经帮助法庭将罪犯关进过牢狱。桑德拉14岁时,在家附近的公园中遭到过一名男子的袭击,正是她的证词帮助法庭给袭击犯定罪,将罪犯关进了监狱。后来,桑德拉成了一名私人调查者,最后变成了一名“赏金猎人”,专门为得到悬赏赏金而追寻亡命天涯的逃犯。

桑德拉只在晚上出去“工作”,白天她是一名尽职的家庭主妇,忙着家务,悉心照料自己的丈夫和两名女儿,可一到晚上,桑德拉就会摇身一变,成为一个令逃犯忧心忡忡的“暗夜追踪者”。

桑德拉的“赏金猎人”行业充满着危险,因为她毕竟是一名女性,当逃犯发觉桑德拉竟是赶来抓捕自己的“赏金猎人”时,多半会和她进行搏斗;同时,逃犯如果察觉到桑德拉正在一步步调查自己时,多半也会采取对她不利的行动。因此,桑德拉不得不经常乔装打扮。她就曾假扮过种花人或无家可归者,到逃犯的可能藏身地探听消息,还曾假装一只走失猫的主人,拿着一张猫照片挨家挨户地敲门询问,查看屋主是否正是她追捕的在逃犯。充当一年“赏金猎人”以来,尽管冒着巨大的风险,但桑德拉到目前获得的赏金报酬从来没有超过800美元。

桑德拉从事“赏金猎人”的行业让她的丈夫罗恩·斯科特深为担心,罗恩道:“我非常担心她遭到枪击、刀捅或被其他东西杀死。”

美国目前大约有1200名“赏金猎人”,其中大多数都是男人,并且大多数“赏金猎人”都有至少一名合伙人,作为保护性的后盾。桑德拉道:“作为一个赏金猎人,你绝不能单独出去,否则你就是发疯了。但我的家人知道,我能够处理好一切。”据悉,一家电视台已邀请她拍摄一部关于“赏金猎人”的真人秀。

本报讯“那种只有在影片中才能见到的血淋淋一幕在我们现实生活中上演,这种行为超出社会大众所能接受的程度,悖于人性,令人发指”,松岗孕妇被打流产案昨日在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受害者罗水秀的代理律师在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赔偿中如是说。

今年8月13日晚上,21岁的孕妇罗水秀因被怀疑参与盗窃物品,被松岗街道沙埔围社区东方红百货商场员工拖至小房间,用鞭打、用针刺,用盐泼等骇人听闻的暴力手段折磨长达两个小时。

昨日受审的6名被告中,检方指控称,东方红商场老板陈鹏飞、商场主管郑庚斌、商场防损员黄冬明、刘桂友直接实施对罗水秀的毒打行为,构成故意伤害罪,商场防损员黄先云参与对罗水秀的拘禁,构成非法拘禁罪。此外,商场文员吴元双因为在公安机关介入该案后,通过发送手机短信、接听电话等方式给黄先云通风报信,也涉嫌包庇罪在昨日同台受审。

罗水秀委托一名律师及其姑父为代理人也作为刑事附带民事赔偿原告出现在法庭上,他们对陈鹏飞、郑庚斌、黄冬明、刘桂友、黄先云5名被告提出医疗费、后续治疗费、误工费、伤残补助等八项总计达81万余元的索赔要求。

在昨日的庭审中,6名疑犯除陈鹏飞外均表示认罪,但对于自己在该案中所实施的行为却避重就轻。如对于检方指控用烟头烫罗的事实,刘桂友在庭上曾辩称自己不抽烟,陈鹏飞等人在发烟时没发给他,自己走开了,虽然见到陈鹏飞等人烫过罗,但自己并未参与。但其他几名被告均证实,刘桂友曾用烟头烫过罗水秀。

本案的第一被告东方红商场老板陈鹏飞今年40岁,他在公安机关所作交待材料显示,他曾在湖南大学机械制造专业就读,毕业后先到湖南省机械技校当老师,2000年辞职来到深圳松岗打工,2004年6月创办东方红商场。

在昨日的庭审中,陈鹏飞只承认打过受害人两耳光并用电话线抽打她,但对用针扎、用盐水淋却矢口否认。尽管其他三名被告当堂指证,亲眼所见陈鹏飞对受害人用过针和盐水,陈还是拒不认罪。

截至昨日下午,对于刑事部分及刑事附带赔偿的审判结束,法庭当日未作宣判。

8月13日晚7时50分许,罗水秀到东方红百货商场购物后准备离开时,被怀疑偷了商场的洗发水,商场防损员黄冬明抓住罗水秀的头发,将其拉到商场办公区,对其进行非法搜身,后又伙同另一名防损员刘桂友强行将罗带到三楼经理室,商场负责人陈鹏飞及商场主管郑庚斌当时正在经理室,4人便把罗带到经理室里间卧室,对罗水秀进行非法讯问。

由于罗否认有盗窃行为,陈鹏飞用手打了罗两耳光,接着陈、郑、黄、刘先后持一根电话线缠成的鞭子对罗水秀进行抽打(多名案犯在昨日的庭审中称,这场鞭打至少持续了半个小时)。

陈鹏飞还用一根缝衣针扎进罗水秀的食指,黄冬明用烟头烫罗的手臂,用打火机烧罗的左踝骨,刘桂友、郑庚斌还用脚踢罗水秀的背部、腹部,并用烟头烫罗的手。这种毒打又持续了两个多小时,将罗打得大小便失禁。毒打之后,陈鹏飞还用盐水淋罗受伤的身体,而对罗腹部的袭击和连续的毒打直接导致罗所怀的5个月大的婴儿胎死腹中。

当晚11时许,陈等5人及邓某(另案处理)把罗的双手绑住,用商场接送车带罗至沙埔围一建筑工地,找到罗的丈夫钟某,然后又将二人带回经理室谈“处理问题”,陈提出要钟赔偿2000元才可以放罗水秀,钟向公安机关报警。

当民警赶到现场时,陈鹏飞、郑庚斌将罗的双脚绑住,将罗转移到商场6楼平台,并安排黄先云和范某(另案处理)二人看守,逃避民警解救。次日凌晨3时许,在遭到持续7个多小时非人折磨之后,罗才获救。(根据检方当庭指控整理)

昨日上午11时,在宝安区人民医院外三科39床,曾经遭受非人折磨的罗水秀趴在病床上睡觉。

外三科医生说,目前,罗水秀的伤势已痊愈,此外,心理医生曾对罗水秀作过心理辅导,罗水秀的心理伤害也已基本治愈,从病理学上讲已经可以出院。

记者看到,罗的背部凹凸不平,有近十处植皮部位,特别刺眼。“这些都是那些保安用电线打我、用火机把我烧伤后,伤口腐烂得厉害,植皮了还不平衡。”罗水秀说,由于新肉还没有长出来,植皮部位很痒。

回忆起被打一幕,罗水秀说她还是很后怕,“那些保安员和商场老板那样打我,虐待我,就像电视上播的日本鬼子打中国人的电视情节一样,我想起来就怕,心里也很难受”。

护工刘女士说,罗水秀被送进医院后,经历了3次手术,住院已两个多月,“十多天前,她才能下地走动”。刚开始一段时间,罗水秀每天都做恶梦,梦到被打的情景。借助安定药物作用,罗水秀才能重新入睡。

10月13日晚上,阿清、阿桦与她们的老板李先生到广州,阿清说:“除了我们3人,公司还有一位50多岁的女同事,来广州之前,老板说宾馆住宿昂贵,因此就让那位年纪大的女同事住流花宾馆,而我们三人就住在老板在广州的一位朋友的家里。”三人最后住在滨江东路好景花园裕丰大厦一套两室一厅的房子,阿清、阿桦住一间房,而李先生则住另一间房。

“这几天我们觉得李先生有些怪怪的,但又说不出来是什么,他每天都手提着一个装着笔记本电脑的黑包,肩上还背着一个大包,这两个包从不离身,当时我就说,老板你这样不累吗,把包放下吧,他说习惯了,物品贵重随身带。”

阿桦说,还有一点让她们百思不得其解的,就是李先生每天都不让她们先回到住所,“每天参展完后老板都有饭局,我们每次想让老板把住所的钥匙给我们,好让我们先回去洗澡休息,他都显得很紧张,并用各种理由来推搪,不让我们比他先回去。”

昨日是阿清的26岁生日,当晚老板比她们先回住所,还特意买了生日蛋糕,吃蛋糕后已是晚上10时30分左右。“有一件事情现在回想起来才知道老板是别有用心的,14日我们入住后,他就在洗手间洗脸盆下的一个小盆里放了好几件脏衣服,而且几天下来都没见他去洗,当天我们都看到了,但没留什么心。”

阿清说:“吃完蛋糕后,我到洗手间,坐在马桶上,往洗脸盆方向望去时,无意中却看到在那堆脏衣服里,好像有一个又圆又亮的东西,当时我就奇怪,应该不会有那么大的一个皮带扣啊,于是走过去把衣服翻开,一看,竟然是一台摄像机,而且还正在录着,那个又圆又亮的正是摄像机的镜头,它一直对着洗手间淋浴及马桶的位置。打开摄像机的取景框一看,发现我的脸就出现在里面,那一刻我吓得尖叫起来,把摄像机扔回那个小盆。”

阿清说,李先生听到她在洗手间尖叫,马上冲到门外,要她开门,她不敢开,只是不断地呼唤阿桦。“当时我在房间里听到阿清的喊声,于是跑出来,看到老板站在洗手间外很紧张地拍门,我上前让阿清开门,她才打开一丝门缝,老板就像发疯了一样,把门撞开,挤进洗手间,并把阿清推了出来。阿清出来后,拉着我跑入房间反锁上门,向我讲述了在洗手间看到的一切。这时李先生不停地敲我们的房间门,说这是一场误会,我们又害怕又愤怒,与这变态的男人住在一起已经四天,不知被他偷拍了我们多少东西。于是我在房间里用手机悄悄地报了警。”阿桦说。

“很快,警察就上来了。在录口供时,老板还说是一场误会,并说摄像机是打算用来拍与‘神六’飞船升空有关的题材,可是当警察问他为什么放到洗手间去拍,他就没话说了。”

一直到昨日凌晨2时多,阿清、阿桦才录完口供从派出所出来,而她们的老板李先生则仍然被拘留。昨日采访时两名女子一直惊魂未定,她们现在最担心的是在李先生的那台笔记本电脑里,到底会不会保存了大量偷拍了她们洗澡、上洗手间的短片,“这个人真是太变态,他还是已经有了儿女的人,竟然做出这样的事。我们将保留依法追究的权利。”

从1994年到2002年,法库县叶茂台派出所吃饭、买烟酒糖茶、称猪肉驴肉砍排骨一直赊帐,有人估计派出所赊帐至少能有十几万元。

2005年10月14日,法库县副县长、公安局局长金维民没有回避这个问题。“仅在黄静任叶茂台镇派出所所长期间,该派出所赊帐总数就高达11.4万元,时间跨度将近6年。”

同日,记者当地十余个个体户手中,看到了100多张赊帐白条,金额从几万元到几百元不等,赊帐范围遍布日常生活领域。

在法库有赊帐行为的,不止叶茂台镇派出所一家。记者从金维民局长处得到的信息是“法库县目前一共有22个乡镇级派出所,几乎每个派出所或多或少的都有类似赊帐问题。”

10月14日,靳秀平打开一个结实的塑料夹,慢慢抽出厚厚一摞白条,一共是35张。

这些白条都是法库县叶茂台镇派出所欠她家饭店的饭费,总额将近2.7万元,时间从1994到2002年。

记者看到,靳秀平手里年头儿最多的两三张白条已经破损,时间最久的一张虽然已经退色,但白条上面写的“派出所1994年1-5月欠李铁军(靳秀平丈夫——记者注)饭店饭费5661.60元,由派出所结算”字样,以及经手人签字、时间还依稀可见。

这张白条的经手人是叶茂台镇派出所时任某所长,靳秀平说这个所长开的白条只是一少部分,绝大多数白条是在他之后,任职6年左右的另一个所长和他的属下开的。

派出所写给每家的赊账白条从几张、十几张到几十张不等,以饭店的居多。除了饭店,赊账范围还涉及其他日常生活领域。

不同金额的白条是以“沓”的方式出现的,赊账金额,最多的达到26686.90元,最少的也有几百元。派出所写给每家的赊账白条从几张、十几张到几十张不等。

在所有的白条中,以饭店的居多。除了饭店,赊账范围还涉及其他日常生活领域。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