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自主创业 首年赢利70万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0 07:41:38

谈起王兵等人在留史的嚣张程度,有的干部群众至今还记得。几年前,留史镇一个干洗店老板在给王兵妻子的羊毛衫干洗时没有洗干净,双方发生争执,结果王兵妻子打电话召集一批打手,手持片刀追砍干洗店老板。干洗店老板跳楼逃生摔伤,被送到医院。王兵又带领10余人追到位于镇公安分局旁的医院里,在民警在场的情况下仍要砍人,最后被民警带离。

王兵团伙作案手段残忍,不计后果。20世纪90年代末,王兵在经营托运站期间,想挤掉另一托运站负责人刘树文,就通过他人警告刘树文的弟弟刘树武托运站不要开业了。遭到拒绝后当天晚上,王兵就指使同伙张彦庆开枪将刘树文打成重伤。为争夺蠡县荆邱皮革市场,他还先后找人开枪将竞争对手李更新、戴士伟击成重伤。

在留史,王兵对于一些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也不放在眼里。1997年到1999年间,蠡县公安局留史分局原局长张春辉多次组织警力对王兵团伙的违法犯罪行为进行查处和打击。为了报复,王兵找到宋广生准备炸药,再由王纪元携带炸药到张春辉家实施爆炸。炸药在张家两次炸响,张春辉幸亏不在屋中,大难不死。

王兵团伙的恶行引起了河北省甚至公安部的高度重视。据介绍,王兵涉黑案件是由公安部、河北省委政法委督办的,保定市还在1999年将王兵案列为严打第一号案件。1999年12月,保定市蠡县公安局根据上级要求,对蠡县留史镇西曹佐村羊绒托运站负责人王兵为首的黑恶势力犯罪团伙进行了立案侦查。

没想到,在案件侦办中,警方竟难以得到有关部门和社会上的配合。一位原专案组人员说,留史镇皮毛托运市场混乱,同当地交通部门有关,查王兵案件必然涉及交通部门,可交通部门并不配合。此外,由于王兵团伙在当地影响巨大,一些受害者谈“王”色变,这些情况都导致王兵案件取证艰难。

王兵案件原来提出的是各部门协调办案,可案件没有办完,一些部门就撤了出去,只剩下专案组几个人孤军作战。在这种艰难的情况下,专案组排除干扰,查出了王兵在当地非法敛财,垄断羊绒运输线路,非法上路查货、查车、扣人、打人、烧车、强迫外地客商和本地个体运输户接受服务等行为,并将王兵等团伙成员十余人送上法庭。可令专案组没有想到的是,此案真正的困难才刚刚开始。

王兵涉黑案首次开庭时,蠡县法院称有两名辩护律师没有出庭,开庭中断。办案民警将王兵带出法院时,有的围观者起哄,对王兵说“一路走好”、“大哥保重”之类的话,显得极不正常。经过艰苦努力,蠡县法院终于在2002年4月以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等多项罪名,判处王兵有期徒刑19年。与此同时,专案组继续深挖王兵团伙余罪,又查出了王兵团伙对留史公安分局原局长家实施报复性爆炸等犯罪行为,一批在当地群众中产生恐慌的涉爆涉枪重大积案得以告破。就在这时,一系列更“蹊跷”的怪事接踵而来。

2002年夏天,警方将涉嫌对留史公安分局原局长家爆炸案提供炸药的重要证人宋广生抓获。在监所有关人员的帮助下,宋广生以得脑血管病需要住院治疗为由,被送到县医院。不久,有人称“县医院条件不好”,宋广生需要送到保定市的医院。当时,此事引起了曾指挥侦办此案的原县公安局长段荣才的警觉,他认为宋广生是保定人,这样重要的嫌犯不能在保定治疗,对此表示强烈反对。时任县公安局领导也认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决定将宋广生转到保定市监狱医院,然而宋广生“不无巧合地”第二天就从医院逃脱,械具与脚镣都扔在病房中。

宋广生至今下落不明,使整个案件又发生了新的变化,串供、翻供随时可能发生,为新的庭审增添了障碍。2004年,公安机关依法直接对王兵团伙漏罪追加起诉,保定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让办案人员没有想到的是,王兵团伙成员当庭翻供,并称原来的供述是刑讯逼供而来。办案人员注意到,候审管理不严:开庭前,王兵团伙犯罪成员在候审室里被羁押在一起,互相交头接耳;休庭期间,王兵的哥哥还被法警领到候审室,单独同王兵谈话十几分钟。

2004年6月,保定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作出判决,以故意杀人罪、爆炸罪等罪名判处王兵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其余团伙成员分别被判处死刑、无期徒刑等不同刑罚。

一审判决后,王兵提出上诉,案件进入二审程序。怪事又发生了:据王兵团伙成员王纪元说,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刑事审判庭一名审判员在提审他时,见面就骂:“我告诉你,中院的判决我已经推翻了,全部作废。你小子不要整天想着立功,整天诬陷别人……再胡说八道,定你个诬陷罪……你会在监狱里度过此生。”王纪元曾为专案组提供大量线索,为侦破王兵团伙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在这种情况下,办案人员联名给省委政法委写信反映这一情况,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撤换了这名法官。不久,上级检察机关转来关于王兵案发还重审的退查提纲。2005年6月,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给保定市中级人民法院发函称一审审理的王兵案件“有问题”,由于宋广生在逃,爆炸案与王兵是否有关证据不足,许多情况需要重新核实。

当初的专案组一位负责人说,王兵案件是保定市打黑除恶的一面旗帜,公安部和河北省委高度评价此案,当初办案的蠡县公安局长段荣才被公安部授予全国二级英模,可这起案件却至今没有画上句号。关于检法部门的疑问,有足够证据证明串供问题的存在和个别政法干部的人为因素干扰。此外,王兵涉嫌犯罪的证据都形成了链条,如果把王兵同杀人、爆炸等案件分离,将使有组织犯罪割裂为个案,就失去了打黑除恶的意义。

为什么王兵案件办理如此艰难,一些办案人员感觉到,这同王兵黑恶势力背后的深层次保护力量有关。

曾在留史公安分局工作过的一位公安干部说,1998年,留史先后取缔了多家非法垄断的行业,打击处理一批不法人员,王兵的托运站也在取缔之列,结果王兵的托运站重新开业,有关部门始终支持、保护他。1998年,王兵的团伙成员持刀砍人,被警方抓获,在王兵的活动下,这些打手没有追究刑事责任,只给了行政拘留的处理。王兵领人持刀公然到医院砍干洗店老板时,曾被民警带走,最终由于个别领导干扰,没有任何处理。

蠡县公安局曾写了一份有关王兵案件保护伞的情况报告,提到了县交通局运管站有关领导及工作人员,但至今没有结果。当王兵被捕后,为其活动的有北京某国家机关的干部,甚至还有记者。王兵案件的取证十分艰难,有群众担心,万一王兵出来,当初出证的证人的安全无法得到保证。群众的这些担心不无道理:1999年3月,在县人代会上,一位人大代表曾揭露不法分子为非作歹的事实,事后他儿子的一条腿被打断,家中还留下一封恐吓信。此后又发生留史公安分局局长与县交通局副局长住宅爆炸案,一时间弄得大家人心惶惶。

专案组负责人说:“一审判决出来后,有的办案民警眼泪都掉下来了,这么多年办案太难了,辛苦没有白费。没想到拖到现在都没有结果,专案组都解散了,许多办案人都换岗了,真不知道这起案件到哪天才能见亮!”来源:半月谈

新闻回放:2005年6月18日凌晨,汪清县拥有千万家资、号称汪清首富的恒信建筑安装有限责任公司第六项目部经理蔡宽锡及妻子、22岁的儿子、16岁的女儿在家中遇害身亡,保姆身中3刀,幸免于难。灭门案震惊延边,被列为公安部督办案件,警方悬赏10万元缉拿凶手。2005年7月24日,警方在汪清县将年龄最小的犯罪嫌疑人孙某抓获,次日又将逃往珠海、青岛两地的另外3名犯罪嫌疑人田子文、王博伟、倪迎秋(女)抓获。其中田子文、倪迎秋二人为夫妻。4嫌犯均为汪清县无业人员,进入蔡家行窃时惊动了蔡家人,搏斗中蔡家4人遭害。

本报延吉讯(记者杨威)震动延边的汪清灭门惨案昨天在延边州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宣判:法院以抢劫罪判处主犯田子文、王博伟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没收全部财产;以抢劫罪判处从犯孙某有期徒刑7年,并处罚金5000元;以抢劫罪判处从犯倪迎秋有期徒刑10年,并处罚金1万元。在庭前调解阶段,被告孙某的家属向受害者赔偿了1万元,受害者撤销了民事赔偿要求。4被告目前还未提出上诉。

公开宣判原定在昨日9时。但开庭前先进行了民事赔偿的调解,开庭时间延后。

9时,在法官的主持下,4被告的家属和受害者蔡宽锡一家的家属以及幸存的保姆高明福坐在一起就民事赔偿进行协商。受害者蔡宽锡一家的亲属在开庭审理时提出了赔偿70余万元的诉讼请求,保姆高明福提出了赔偿1万余元的诉讼请求。对于这个要求,被告的家属向被害者家属表示万分歉意,充分理解他们的心情,年龄最小的被告孙某的父母当场拿出1万元钱进行赔偿,其中6000元赔偿给蔡宽锡的父母蔡奎彬、李敏玉夫妇,4000元赔偿给保姆高明福。而另外3名被告的家属则表示赔,但家里条件差,实在没有钱。最后,蔡家和保姆高明福都放弃了其他赔偿要求。

9时40分左右,法庭开庭,由于是公开宣判,所以旁听席上坐满了前来旁听的4名被告的家属和受害者的家属。4名被告被带到法庭上来时,不断地朝旁听席上的家属张望,他们的家属也一直盯着4名被告,眼中都含满了泪水。

4被告被带到法庭上后,主审法官当庭宣读判决书,4被告一直低着头,当听到田子文、王博伟被判处死刑时,到庭的田子文的父母掩面哭泣,王博伟的哥哥弟弟都流下了眼泪。

坐在另一边的被害者蔡宽锡的父母、哥哥、妹妹也泪流满面,一时间,法庭上充满了低沉的哭声。

与家属们哭声四起的场面相比,4个被告的反应平静得多,无论是听到死刑还是有期徒刑,他们始终低垂着头,没有什么反应。当公布完判决后,法官向4名被告宣读他们有在接到判决书10日之内上诉的权利,但他们没有任何反应。

宣判之后,法庭宣布闭庭。当法警带着4个被告离开法庭时,被害的蔡宽锡一家的亲属们大叫着冲了上去,情绪激动,法警们拦阻他们,并将4个被告带走。

本报讯(记者谭遥通讯员蒋旭)昨日下午,嘉陵江大桥边,一位六旬老太跌下约15米高的悬崖,卡在建筑缝隙中。20分钟后,老人被消防队员救起,但已经死亡。

下午4点10分左右,记者赶到嘉陵江大桥南桥头时,三名消防队员已系着安全带下到崖下,桥头围满了看热闹的群众。

失足掉落的老人被困在崖壁与一小楼的墙壁之间,头卡在二楼,而下身悬在一楼。老人所在位置距桥面约15米高,一旁便是轻轨车站。消防队员到达时,老人已没了动静。

据目击者梁先生回忆,事发下午3点50分左右,他正在桥头遛狗,和老人大约10米距离。“我看到她时,她已站在护栏外,崖边缘只有半米宽。她来回地走,像是在散步。”

半分钟后,老人突然蹲下,接着坐在崖边,脚悬在半空,“当时我还没来得及喊,人已经不见了。”随后,梁先生报了警。

事发后两分钟,市消防特勤四中队便赶到了现场。指挥员何兴伟带着两名战士,腰系安全带来到崖下。

几分钟后,消防队员从缝隙中将老太移出。经120急救人员诊断,老人已死亡。

记者看到,老太大约60岁,短发,穿着整洁。上身穿蓝色外衣,内有红色毛衣,下身是深色长裤。大桥清洁工表示,平时未见过此人,至下午4点50分记者离开,死者亲属仍未前来。

时代商报讯(首席记者吴丹)“从现在开始到全国‘两会’结束,不论省内哪个地区,由于管理责任不到位,发生死亡10人以上(含10人)特大交通、火灾和治安事故的,主管工作的副局长、支队长和大队长要全部引咎辞职!”昨日,辽宁省公安厅下发这道史无前例的严格“军令”。

1月26日晚7时,省公安厅党委再度召开全省公安机关春节和全国两会安全保卫工作紧急电视电话会议,反复强调“安全”二字,要求全省各地坚决做到“六个不发生”,即:不发生严重影响国家安全和社会政治稳定的重大案件,不发生重大恶性刑事案件,不发生严重暴力恐怖事件,不发生造成严重影响的重大群体性事件,不发生群死群伤的爆炸、火灾、交通等重大治安灾害事故,不发生民警严重违法违纪问题。

与此同时,省公安厅党委要求打破警种界线,统一组织协调,科学部署警力,多警种联合作战,最大限度地把警力摆在社会面上,提高人民群众的见警率,同时要严格落实24小时值班备勤制度,保证有足够的警力接处警和处置各种突发事件。

严格执行信息报送制度和重大情况请示报告制度,遇有重大情况,在报告当地党委、政府的同时,立即向省公安厅报告。对瞒报、迟报、谎报、漏报造成严重后果的,将严肃追究有关人员和领导的责任。

本报讯(记者周立)新春将至,开县挖煤资助贫困生的刘念友老师收到一份特殊的新春礼物——香港凤凰卫视著名主持人吴小莉特意为他准备的2万元过年钱。

25日,重庆骏德汽车有限公司老总王灿受吴小莉委托,将2万元交到刘念友手中。当天中午,刘念友赴京参加由中国慈善总会、江苏电视台组织的大型公益活动晚会后返渝,王灿特意派人驱车前往机场迎接,并将他送回开县北斗村小。

据了解,王灿和吴小莉目前均在清华大学读MBA,是很要好的同学。在本报网站上了解到刘念友挖煤资助贫困生的事迹后,吴小莉很受感动,一度想赴渝采访刘念友,但一直未抽出时间。

春节即将来临,吴小莉担心刘老师一家无钱过春节,便委托王灿将2万元过年钱转交给刘念友,并再三嘱咐他:“这是给你私人过年用的。”但刘念友当天下午就将钱悉数交给了北斗小学校长陈银山,将这笔钱用在资助贫困生和改善学校教学设施上。

本报讯(记者王兴)今年母亲给的压岁钱竟然是100万元,市民严女士的四个儿女可能连做梦都没有想到,可这已经成为事实。因为24日下午6点,严女士到九龙坡一销售站买了10元的双色球彩票,结果幸运地中得500万大奖,扣除100万税款后,她的儿女们正好每人分得100万。

24日,严女士在家做大扫除,从早上一直忙到下午,直到下午5点35分时,严女士突然意识到还没有购买当晚要开奖的双色球彩票,眼看6点半彩票销售就要截止,情急之下,严女士赶紧揣了10块钱赶往福彩投注站。

当严女士赶到彩票投注站时,离销售截止时间只有不到半小时了,她来不及细想就直接让投注站的销售员机选了5注双色球号码,也许是天道酬勤,500万大奖就这样砸到了严女士身上。

年过5旬的严女士表示,突然有了这么多钱也不知道怎么花,而4个儿女平常对自己也很好,眼见要过年了,干脆将奖金平分给儿女们,每人100万,算是自己给的压岁钱。

新华网北京1月28日电(记者茆雷磊)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28日20时30分许公布了赠台大熊猫乳名征选活动的最后入围名单,10对名字依次是“团团、圆圆”;“和和、美美”;“欢欢、乐乐”;“宝宝、贝贝”;“亲亲、情情”;“健健、康康”;“龙龙、凤凤”;“聪聪、慧慧”;“壮壮、娇娇”、“志明、春娇”。

《人民日报》、中央电视台、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国绿色时报》、中国台湾网、网等媒体6日起受权承办大陆同胞赠送台湾同胞一对大熊猫的乳名征集活动。在对征集到的7万多对乳名进行筛选后,产生了10对认同率最高的乳名。这10对乳名将在央视“春晚”上由电视观众投票产生最终结果。(完)

1月24日晚,在深圳市商业圈华强北的一家湘菜馆里,100多名乞讨人员吃着迎春宴,这是由“作秀大王”比特策划的一场活动。

如果说这是一场“秀”,那么这是一场对社会有积极意义的“秀”,民政部门官员评价称,这是社会力量积极参与救助事业的一个新信号,是国家所提倡的。

获得如此肯定,对于幕后的比特来说,无疑是一场成功的“秀”。他对本报记者说,“你们关注,就说明这件事情是有价值的,不论你们站在哪个角度上。”

尽管这是一场成功而有意义的“秀”,但其中波折重重,略有遗憾。社会力量参与救助的模式需要推广,可以从这场“秀”里总结经验。正如民政部救助站管理处副处长张齐安所说:“社会力量在类似活动中缺乏经验,政府愿意提供指引和组织方面的帮助。”

就深圳百余乞讨人员集体吃年夜饭活动,本报记者昨日采访了国家民政部救灾救济司副司长庞陈敏,他表示,这种社会力量主动组织的关爱式活动在国内还是首次。

庞陈敏说,在2003年国家用新的救助制度代替原先的收容遣送制度后,经过多年发展,目前政府已经建立了覆盖全体流浪乞讨人员的救助制度,“只要是有需要的流浪乞讨人员,在他自愿的前提下,政府救助机构都会给他们提供必要的保障与救助。”

民间人士宴请乞讨人员,实际上源于旧时对乞讨人员的“粥棚”,民政部专门负责救助方面工作的救助站管理处副处长张齐安说,给乞讨人员安排年夜饭,这种形式在2004年春节首次出现,首先在武汉、天津等地由政府相关部门安排。深圳此次由社会力量组织类似活动还是首次,“也是社会力量积极参与救助事业的一个新信号”。

国家提倡善待乞讨人员。张齐安认为这不仅体现国家对人民的关爱,同时也可以让贫困、需要帮助的人员感到社会的温暖,消除不必要的矛盾,维护社会稳定。“民政部门是不提倡政府提出建立禁讨或限讨区的,这样会造成市民对乞讨人员普遍的仇视,也不利于对他们进行关爱。”

对于深圳此次的活动,张齐安表示十分支持。他建议政府和其他社会力量都参与到救助事业中,如果社会力量在类似活动中缺乏经验,政府愿意提供指引和组织方面的帮助。对乞讨人员不设定其是否属于职业乞讨者,只要他自愿接受,就应给予救助。但同时他不鼓励直接给这些乞讨人员钱,“这样会让他们产生依赖心理,一定程度上导致他们职业乞讨,呼吁给他们提供衣物或食物”。

深圳民政部门也对此次活动表示支持,市救助站站长唐荣生表示,深圳救助站每年春节期间都会组织流浪乞讨人员集体吃年夜饭,有关领导也会在节日期间慰问这些需要救助的人员,今年春节的年夜饭将在除夕夜举行。

唐荣生说,救助机构目前覆盖面比较广,这么多乞讨人员集中在一起,维持秩序等方面的问题必须要考虑,这方面政府机构工作人员比较有经验,希望有心参与救助的社会力量今后加强合作与沟通。

对此次独特的救助活动所产生的社会影响,北京大学社会学系教授夏学銮认为,对贫困人士的慈善最基础来自于乐善好施,深圳此次社会力量组织的救助,说明除了国家政府对需要救助的人员充满关爱外,个人和企业等都对社会公益事业充满激情与自觉。“类似事件具有榜样作用,类似的操作并不复杂,而且有能力操作的人和机构比较多,具有很强的操作性,相信更值得期待。”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