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道部副部长称京沪高铁建成后单程只需5小时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2 01:54:22

忘了是哪一天,我们住进了一个宾馆。事后,他说:对不起,我不应该这样的,但其实我也是爱你的。老师对我百般的体贴,让我有一种幸福感。他说在高中时已注意到我,只是觉得我太小,根本不敢想太多。那时,我相信他会为了我离婚。老师说他要想办法调到武汉。

老师说,他和老婆关系并不好,老师结婚前根本不喜欢她,是迫于年龄压力才和她结的婚。他们没有孩子,是因为他老婆不能生育。他们花了很多钱去做过试管婴儿,还是不行。

那时,每个周末,我都会乘长途汽车去见他,几个小时的车程,我竟从来都没有觉得累。他也尽一切可能来武汉见我。我相信老师对我的感情是真的,他说他没有想到这样的岁数才体会到爱情的美妙。

但是,我越来越不能容忍自己爱的男人和另一个女人生活在一起。我对他说,我想要俗世的幸福,和自己爱的男人结婚生子。可每次他都以各种理由毁掉他的承诺。我学会喝酒,后来有一次他来武汉时,我们吵架了,他狠狠地骂,他甚至说我和他在一起的时候根本就不是处女。

不久,我发现自己怀孕了。他听到这个消息惊喜万分,说马上离婚调到武汉来,要和我一起走过下半辈子;但当他再次来见我时,态度又变了,他说他跟老婆张不开口,毕竟她陪了他这么多年,也并没嫌弃过他。

我说现在你终于有孩子难道你不珍惜?如果你没有勇气说跟你老婆说,我去告诉她我有了你的孩子。他拦着我说,她会受不了的。

初孕反应越来越严重,心情又压抑,感觉非常痛苦。那天晚上,在租住的房子里,一个人承受着身心的痛苦,忍不住给她老婆发了短信,告诉她我有了她丈夫的孩子。

他老婆的回信让我吃惊,她竟一点不意外也不愤怒,她说:你安心的养孩子吧,不要操太多心。口气仿佛局外人。

又一个周未,他来了。对离婚的事,他敷衍着说:离婚的事慢慢谈,你先把身子养好,把孩子生下来再说,我老婆表示愿意帮我们带孩子。

我一下子糊涂了,我扮演的是怎样的一个角色?他们之间到底有怎样的协定?突然间我被自己的一个想法吓坏了———他们是要借我的肚子!我做梦也没想到,我执着地爱着的人竟会利用我的爱。

于是我毅然做出决定,中止怀孕。我想自己还年轻,还有机会要孩子,这样就可检验他的感情。

那天躺在手术台上,我默默地向孩子道别:请你不要怪我,因为一个错误的开始,我不得不删除这个错误的结果。当我把这个消息传达给他时,他没有回答我只言片语,也再也没来。

后来,我听一个中学同学说,很久以前,老师和她老婆曾向人打听抱养孩子的事。

一对年轻夫妻在镜头前合影。同样的打工经历、共同的命运安排使得不少男女在工厂里相知,然后相伴。

8月,从江西来打工的一对夫妻把老家放暑假的孩子接过来一起住。由于东莞学费高、平时工作忙。外来工大多把孩子留在老家。

夫妻房里年纪稍大的一对夫妻。他们近年来辗转了很多打工的地方,因为这家工厂提供夫妻房,所以在这里工作最久。

“夫妻房”的设立,无疑为外来工夫妻的性健康带来好处。夫妻房内陈设很简单,这对夫妻闲暇时喜欢读读杂书。

条件好一点的夫妻房内有电视,下工回来三五朋友坐在电视前有说有笑。暑假里,6层楼上狭小的走廊便更加热闹。

午休时间,一对夫妻回到夫妻房里抓紧时间休息。夫妻房里的墙壁上大都贴着明星海报,也有夫妻把“大展鸿图”的贴画也贴在墙上。

8月的一天傍晚,东莞市虎门镇一幢外来工宿舍楼顶层,铁丝网上挂着住在夫妻房的一对夫妻的内衣。

对于那些珠三角的“外来工”夫妻,能够有条件堂堂正正地在工作的城市生活在一起,比我们想象中的,要艰难。

东莞是一座外来工高度集中的城市,据保守估计,这一群体的数量至少在800万以上,他们大多分散在1万多家外资企业和数十万民营企业中。

然而,不容忽视的现实问题是,绝大部分企业安排的都是集体宿舍,从而影响着“外来工”们生活的方方面面,其中包括性健康。但在虎门镇,记者惊讶地发现,一家服装厂在拥有几千名员工的情况下,投入数百万元设立了860多间“夫妻房”,从而为东莞解决外来工的性健康等问题提供了一个可供借鉴的现实模本。

中午12点,周平志夫妇在食堂吃过午饭,回到顶楼的七平方米宿舍。这个小小的空间,是他和妻子每日结束辛苦打工后的私密爱巢。他一屁股坐在床上,妻子从公共水房打了桶水,为他擦洗膀子,不到一小时又要开工了,他们得抓紧时间休息。两个人从江西到广东打工五年了,几乎每年换一家厂,如今在这家已经呆了两年,因为厂里为同在一厂上班的夫妻分配了“夫妻房”。

“夫妻房”设在顶楼上,6楼以下都是集体宿舍,男女分开,每间住8至10人。6楼是厂里单独建的,分成4排建了68间面积一样的小房间,房间之间用木板隔着,不够隔音但都是单门独户。房间不大,最多五六平方米,陈设简单,一张床、一张小桌子和两个行李袋。也有住的久的夫妻会把房间简单“装修”,铺上地板胶,放一部收音机和电视,晚上下班三五老乡聚在一起看看电视、打打牌算为消遣。夜里10点到12点间,“夫妻房”宿舍区人气最旺。加班回来的工人开始洗漱,一时间6楼走道、水房、卫生间到处都有男男女女的说笑声,像一个大杂院。

周平志说,工厂有了夫妻房,夫妻俩一起打工的日子才能更长久。以前和妻子在其他厂干,两口子只能白天见面,一到晚上就要各自回集体宿舍,心里憋屈。实在忍不住了,就出去找便宜旅社住一晚上。

“像做贼一样,既心痛钱又不方便。”他如此形容。现有的“夫妻房”隔音不好,但怎么说也比集体宿舍强上百倍。累了一天,两个人总算有了说悄悄话的地方。

但是,就虎门镇大坂地工业区而言,因为每建一栋“夫妻房”需要上百万投资,故真正有“夫妻房”的工厂只有几间,而且数量有限,并不能完全满足工人的需要。喜欢独处而没有分到房的人,就到附近居民区租房,厂里每个月给50元到100元不等的补贴。

东莞目前拥有1万多家外资企业和几十万家大小民营企业,来自全国各地的800余万外来工分散在这些企业中,其中有不少夫妻在同一单位打工。在这种情况下,夫妻工的住宿和性健康问题就显得极其重要。不仅是东莞,在整个珠三角地区,都存在这样的问题。“夫妻房”,让打工者离开家以后,重新拥有了爱巢,虽小,却很温暖。

新华网呼和浩特10月21日电(记者张云龙)呼和浩特市高致病性禽流感疫情发生后,卫生部门采取各类措施严防疫情向人间传播,目前,疫区内隔离人员无异常症状出现,没有人间禽流感疫情发生。

疫情发生后,呼和浩特市卫生部门展开流行病学调查。经查,巴彦镇滕家营村出现病、死禽的养殖户1家,密切接触者2人;穿防护服参与调查、捕杀、运输、焚烧处理病死禽的工作人员21人;疫区内未发现病死禽的养殖户2家,接触人员22人。

为防止疫情向人间传播,卫生部门对2名病禽养殖人员和参加扑杀病、死禽类的21名工作人员实行了医学观察措施,并进行了流感疫苗接种和预防性服药。呼和浩特市、赛罕区两级疾控机构配合自治区疾控中心采集密切接触者血样12份进行病原学检测。指挥部还派呼市医院心内科专家对患有心脏病的病禽养殖人员进行心电图等相应检查,并送去了预防性药品。

针对现场防护服紧缺问题,卫生系统先后分三批紧急调用一次性隔离服、一次性口罩1000套及消毒药剂漂白粉100公斤、消毒药片5件到疫区。目前,呼和浩特市医疗机构已做好人禽流感疫情的应急准备工作,并指定了专门医院,一旦发生人禽流感病例,可以进行紧急医疗救治。

按照卫生部关于《人禽流感疫情预防控制技术指南(试行)》,呼和浩特市要求各级各类医疗机构密切关注,如发现有人禽流感样症状的病人或不明原因肺炎病人,详细追问流行病学史,如有与病鸡、鸭等禽类接触史,应立即隔离治疗,并向属地疾控机构报告,做到早发现、早报告、早隔离、早治疗。继续对密切接触者、禽类养殖人员、防疫人员等高危人群进行流感疫苗接种和预防性投药。卫生执法监督部门还对全市的禽类、禽产品进行了一次大检查。同时,广泛开展健康宣传教育,宣传禽流感防治知识,提高群众自我防护意识,注意养成良好的卫生习惯。

昨天,本报报道了一位15岁少年为要钱上网竟持刀威胁奶奶的新闻引起关注,不久前,本报另外一篇15岁少女杀死奶奶的报道同样在读者中引起轰动。不少读者问:现在的孩子到底怎么了?日前,记者从市妇联了解到,反家庭暴力热线开通两个月以来,共接到391个电话,其中有近20位家长反映遭受到子女打骂,安康医院精神卫生中心心理门诊最近也有十多位遭受孩子暴力伤害的父母带着孩子求诊的。专家说,这种新型家庭暴力背后潜在的心理隐患应引起社会的广泛关注。

“我是被爸妈打大的。记得小时候因为淘气,妈妈竟然在大街上打了我,当时的情景我到现在都记得。她从不考虑我的自尊,经常当着别人的面打我。我上小学6年级的时候有一次她打我,我顺手挡了一下,她的表情挺吃惊还后退了。从那儿以后我发现我完全有能力反抗了,他们再来打我我就打他们。我让他们给我买什么他们就得给我买,不买我就打他们。妈妈再对我唠叨,我就让她‘闭嘴’,她果然就挺害怕地闭了嘴。”

一位蔡女士在热线中反映,儿子沉迷于上网打游戏,学习却兴趣不高。“他平时寄宿在学校,周六周日一回家,就发脾气要钱,然后让我滚出去。最近一个周末,他回来要钱,我没答应,他竟抡着拖把追着打我,当时的场面好吓人啊!现在我只能睡在亲戚家,不敢回家了。他才15岁就这样,真不知道长大以后会成什么样。”

“我跟丈夫离婚后把所有希望都放在女儿身上,谁知她却越来越不听话,一遇到不如意的事就打我,姥姥、姥爷劝他,她就连姥姥、姥爷一起打。前两天因为姥姥让她去剪头发,她不愿去,结果争执起来,竟打了姥姥好几个耳光!”

“在门诊看到满脸伤痕、痛哭流涕的父母谈起自己孩子的时候,我们医生也跟着难过,他们的内心有多痛苦我们可以理解,但还是得告诉他们,他们对孩子教育方式的不当正是引发这种新型家庭暴力的根源之一。”安康医院的曹金发大夫告诉记者。曹大夫认为,有的家长经常打骂孩子,殊不知家长是孩子的一面镜子,慢慢长大的孩子就很可能模仿家长,反过来施暴于家长。有的家长过于溺爱孩子,为了让孩子成才不惜一切代价,这样教育出来的孩子除了学习,与人交往、自立能力等其他各方面均不如别的孩子,这样的孩子一旦遇到挫折,就很可能出现心理问题。有的孩子认为自己的“无能”及所有的缺点都是父母造成的,于是就仇恨父母,进而对父母拳脚相加。有的家长对孩子管得过严,孩子长期压抑,情绪没有出口,积攒到一定程度就以暴力的形式爆发出来。

市青年志愿者协会青鸟心理咨询工作室高级心理保健师董浩告诉记者,现在社会节奏越来越快,孩子的心理压力也随之加大,积累到一定程度,就只能到家里找亲人发泄。这种新型家庭暴力的发生还与父母的婚姻结构有关。“有的家庭出现了婚姻危机,父母之间大打出手,这时孩子动手打了父亲,从此父亲不敢再动手打母亲,于是孩子认为他的行为可以保护母亲。”

“单亲家庭的母亲不要过分溺爱孩子,发现暴力倾向要及时看心理医生。如果孩子上网,父母要注意引导。同时,父母应培养孩子对亲情、友情观,培养孩子的爱心。”董浩说:“让人忧虑的是,现在还有一些遭遇家庭暴力的家长碍于面子不敢向别人求助,而自己又没有能力来解决和改变现状。我希望这些家长赶紧放下面子,不要让已经出现暴力倾向的孩子再向更可怕的方向发展。”

为了帮助那些孩子有网瘾或有严重暴力倾向的家庭,本市首个心理咨询青年志愿者团队——阳光青鸟心理咨询工作室本周六晚7时至10时专门为广大市民免费开通心理辅导热线81250612,届时将帮助您和您的孩子进行心理辅导。(记者杨子炀)

新华网北京10月22日电(记者倪四义孟娜)为封堵贪官外逃躲避法律制裁的通道,中国政府在2003年12月签署《联合国反腐败公约》后,经过不到两年的积极准备,于22日将公约提请国家立法机关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批准。

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在提请审议批准公约的议案中说,批准这一公约“有利于我国开展国际合作,遣返外逃腐败犯罪人员,追缴被非法转移国外的资产,有利于我国建立健全教育、制度、监督并重的腐败预防与惩治体系。”

据公安部资料显示,到去年底,中国外逃的经济犯罪嫌疑人尚有500多人(其中多为贪官),涉案金额达700亿元人民币。目前通过双边司法协助、国际刑警组织等手段被遣返并追回财产的只有很小一部分。

《联合国反腐败公约》于2003年10月经第58届联合国大会审议通过,中国政府于当年12月10日签署。截至今年9月15日,已有30个国家批准公约。公约将于今年12月14日生效。

公约共71条,确立了预防、刑事定罪与执法、国际合作、资产追回、履约监督五大机制,规定缔约国就腐败犯罪的查处进行国际合作,包括引渡、司法协助、移管被判刑人、移交刑事诉讼以及执法合作等,并对跨国流动的腐败资产追回提供合作与协助。

外交部副部长武大伟22日在向全国人大常委会就公约作说明时说,国务院经审核认为,公约提出的预防与惩治腐败并重的主旨与中共中央确定的标本兼治、综合治理、惩防并举、注重预防的反腐方针基本一致,公约具体内容与中国国内法基本一致。且公约作为旨在预防和打击腐败、加强国际合作、促进跨国流动的腐败资产追回的反腐败国际法律文件,为中国逐步解决涉外腐败犯罪案件中的“调查取证难、人员引渡难、资金返还难”提供了国际法依据。

据介绍,公约起草期间,由外交部、监察部、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财政部、中国人民银行和外汇管理局组成的中国代表团在公约的形成过程中“发挥了建设性作用”,使公约最大程度地反映了中国的利益。

中国一贯重视反腐败领域的国际合作。自1998年以来,中国检察机关在国内外有关部门的协助下,成功抓获了潜逃国外的腐败犯罪分子70余人。原中国银行广东开平支行行长余振东等3人贪污挪用公款达4.83亿美元后潜逃美国,经过大量的外交努力,余振东于2004年被美国司法人员移交给中方。

公安部的消息称,从1993年到2005年1月,通过国际刑警组织的配合,中国已先后将230多名外逃嫌疑人从30多个国家和地区缉捕回国,也将从外国潜逃至中国的嫌疑人遣送回其本国。

武大伟介绍说,公约批准后,有关部门将按照计划抓紧落实中国有关法律制度与公约的衔接工作,如制定反洗钱法、修订刑法中有关行贿和受贿罪的构成要件的规定等。

前日上午9点,安溪后楼市场旁,安溪城监工作人员在执法时与一些市民发生冲突,在冲突中,多人受伤。

昨日,记者来到安溪县铭选医院。在三楼一间病房内,当事一方王文莉女士正半躺在床上。病床旁边聚集着不少人,有王的家属、城监大队的领导、王所在村里的领导等,他们正在商议中。

这些人称,事情已经协调得差不多。作为当事人的王女士也不大愿意开口。在记者的追问下,王女士讲述了前日发生的事情。她说,前天上午,她到安溪后楼市场旁的三远物业交物业费,将车停在三远物业门口,这时,城监大队人员刚好经过此地,就说车不能停在那里。话刚说完,城监人员就要把车拖走。

王女士不让拖车,就边骂边上前阻止。但是城监人员还是强行将车拖走,王女士说:“在我阻止他们拖车的时候,在场的六七个城监人员,有的打我,有的踢我。”她指着膝盖的一块淤青说,那就是城监人员踢的。当记者试图追问更详细的细节时,旁边却不断有人提示她不要多讲。

据反映,另外一个受伤者在医院六楼。受伤者以前在后楼市场卖过菜,前天伤者并没有卖菜,而是作为买菜人去了市场,结果被城监人员打了,手被车门夹住,伤得不轻。

安溪县城监大队林教导员说,在前日的冲突中,城监也有人受伤,其中一人伤势较为严重,正在安溪中医院接受治疗。

昨日,记者在中医院见到了受伤者小胡。他说:“我们从9点多被围攻到12点多。”他的手部、头部、背部等多处受伤。他说,前日,城监大队分成两组,每组六人对后楼市场进行整治违规停放。他的小组所在的是市场的上段,与王女生发生纠纷的小组是在市场的下段。在纠纷发生后,他们小组的人员驰援下段的城监人员。

小胡说,那个时候,纠纷现场已经围了很多人,不少是王的亲戚,更有不少不明身份的人。这些不明身份的人大多是市场内的小摊小贩,平时因为超过划线卖菜,常被城监整治,积怨已久。纠纷发生后,整条通往市场的路都被堵满了。王女士来了很多亲属,城监人员试图退守车内。就在纠纷中,有个王的亲戚追打小胡的同事。小胡说,为了保护他的同事,他被重重地扭了一把,这才住进了医院。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