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最大邮轮在芬兰下水 可载5740名乘客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0 08:10:26

广东省第二中医院外科主治医生夏医生在车祸发生当晚时值班。据他回忆说,前天晚上7点半左右,他正从五楼外科到一楼急诊室看一个病人,这时一对中年夫妇抱着一个小女孩就冲了进来。

“孩子当时已经血肉模糊,”夏医生说,当即进行诊断发现孩子颅骨塌陷,从伤口来看可能是撞伤,腹部也严重受伤,当时已经死亡。得知孩子死亡的噩耗,溪溪的父母悲痛欲绝。情绪激动的母亲大声质问医生“你们为什么不抢救她”,医生们只能安慰他们“孩子已经死了,抢救没有意义。”

溪溪的父母立刻报案,警察随后来到医院了解了案情。此后,父母一直守在溪溪身边痛哭,直到她被送到太平间。昨日上午,急诊室已把溪溪的死亡证明上交到医院主管部门。今天上午10点,法医将为溪溪进行尸检,以确定死因。

昨日晚8点,记者打电话给满江红中英文学校的任校长时,她正在开会。8点30分会议结束后,她接受了记者的采访。

任校长说,本来那辆校车有一个老师跟随,但该老师的孩子当天拉肚子,老师就请假了,而司机的女朋友正好跟在车上。校方询问司机是否要另派人跟车,司机称“没问题,你们放心好了。”任校长称,校方在此事上疏忽了,没有再派老师跟车。

对于车门一拉就开的问题,任校长说,目前这种“扬子江”客车都是如此,一些公交车也是这样的。当记者问这种门是否存在安全隐患时,任校长称,校方今天开会已经系统讨论了工作上的漏洞,校方会尽快改进。

广东正大方略律师事务所余树林律师表示,据初步掌握的案情判断,肇事校巴司机、溪溪所在学校和当时打开车门的学生都对这起事故负有责任。

对于事发时车上只有司机一人,余律师表示,溪溪只是一个7岁大的孩子,这么小的孩子乘坐校巴,学校应派专人维持他们乘车时的秩序。此外,校巴设备陈旧,车门居然可以由小孩子随意打开,存在重大安全隐患。校方对此事故负有不可推卸的民事责任。此外,拉开车门的学生也对事故负有责任。关于司机在事故中责任的认定,余树林认为,司机应负民事责任的大小,要看在当时车速下,司机在客观上是否有能力制止事故发生的能力。

对于司机弃车逃跑的行为,余树林表示,事情的关键是溪溪在司机弃车时是否已经死亡。如果溪溪当时已经死亡,司机只需负民事责任;如果溪溪当时并未死亡,则司机是在交通事故发生,他人处于危险状态之后见死不救,故意不作为,放任事情恶化,属于间接故意杀人罪,要负刑事责任。

近一段时间在长春市双阳区某中学的学生中,流传着这样一个秘密:吃了一种药后就可以“飘”,忽忽悠悠的。很多同学出于好奇,买来药偷偷吃。昨日,记者调查得知,这种药名叫“盐酸曲马多片”,是国家明确规定的处方药品,而该学校附近一些个体诊所和药店竟将这种药随便卖给孩子。

“曲马多,我们班同学挺多人都吃,我没吃过,他们说这药吃完了就能‘飘’。”该校二年级的一名学生告诉记者,一个月前,班里一位女同学拿来几片曲马多,说这种药吃了人走路就会像“飘”一样,不知道她从哪里得来的消息。她吃了,一些同学好奇也跟着吃了。

接着,他压低声音说:“我们班有一个同学一次就吃5片,一连吃了四五天。还有一个男生,最多时一次吃了10片,看了都吓人。同学说吃完了不怎么好受,可不吃吧还总想。”

据了解,一周前,该班有一位男生因失恋吃了5片药,吃完后就开始哭,说是浑身更难受了,恶心,想吐还吐不出来。他走路像喝多了酒似的,晃晃悠悠的,后来就趴在桌子上一动也不动了,从早晨上学到下午放学,整整睡了一天,放学走时还像没劲儿似的。

有一位同学将记者领出校门很远说:“我们班同学只知道这是一种抗癌的止疼药,吃了能上瘾,而且对大脑不好。全班49人得有一半人吃过这药,一周前最严重。”

学生:“男生女生都有,学习好的坏的也都有。他们吃药根本不背着人,什么时候想吃就吃,有时同学上课时还塞嘴里两片。”

学生:“现在吃的人不像原来那么多了,可还有人在偷偷吃。别的班级也有一两个人吃药,他们都是长时间吃的。今天中午放学时,我们班里的一个男同学还拿了几片药,说是心情不好要吃药。同学不让他吃,大家都往下抢,不知道后来他吃没吃。”

据了解,这些学生有很多都是在学校附近的一家名为牛莲荣诊所买的药。记者找了一名小学生去买药,小学生轻易从一位老太太手中买到了5片药。

昨天下午,记者再次来到这家诊所,卖给小学生药的老太太也在。“有没有曲马多?”“有,你要多少?”老太太说。“一天得吃几片?”“分哪种病。”“牙疼能吃吗?”“能吃,什么疼都能吃,牙疼一般吃一个,能挺4个多小时。”“有没有副作用?”“没有,一点副作用也没有。”

10元钱一盒,正在交钱时,本报另一名记者走进来。老太太突然警觉起来,把药放进抽屉,拿着钱不动:“你们是一起的?”又上下打量了两眼,才到里面的卧室把药取来。

记者亮明身份后,她不知所措,说不知道这是处方药,是长春来的人推荐的,挺多药店和诊所都在卖。她还说来买药的学生都不说实话,说是家里大人要吃。

记者在双阳区科苑大药房和双阳区嵩山路的双兴大药房也轻易买到了曲马多。

在盐酸曲马多片的说明书上,不良反应写着“偶见出汗、恶心、呕吐、纳差、头晕、无力、嗜睡等。罕见皮疹、心悸、体位性低血压,在病人疲劳时更易产生。”另外,长期使用不能排除产生耐药性或药物依赖性的可能。有药物滥用或依赖倾向的病人不宜使用。而且,此药与乙醇、镇静剂、镇痛药或其他精神药物合用会引起急性中毒。

长春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药品安全监管处一位工作人员表示,“盐酸曲马多片”为处方药,必须凭医师处方销售。药店擅自销售视为违规,将受到相应处罚。

一位学生家长听说这事后说:“别说是孩子,就是我也是刚听说曲马多是什么东西。十五六岁的孩子好奇心强,不知道的东西都想尝试一下。如果药在孩子中传开,泛滥下去会毁了孩子!”

该校校长听说此事非常震惊,他找到学生反映的两个班级的班主任。两位班主任调查后得知班级学生中确实有人服用过曲马多。

校长表示,当日开会研究彻查此事,要让孩子知道吃这种药的危害。另外还要向相关部门举报,查处卖药人。本报记者张南

本报讯(于江东亚记者蒲长洪)11月10日,公主岭农民夏某拉着一个木箱子,走进了长春市绿园区城西镇民丰村村民赵某家。“姨呀,我有一个装破烂的木箱子没地方放,先放到你家,过几天我来取。”14日,赵某打扫卫生时挪动箱子,发现箱子里是一具女尸。

11月10日,公主岭农民夏某拉着一个木箱子来到长春的姨家,说有一个装破烂的木箱子先暂放到她家,过几天来取。赵某一看是自己的外甥,也没多想,让外甥把木箱放到了自家的一处空房中。

11月14日14时,赵某要打扫空房子,准备把木箱搬到一边,费了好大劲也未搬出多远,好奇心促使赵某打开了箱子的盖子向里面一看,她当场瘫倒在地,原来箱子里是一具女尸。赵某缓过神后立即向公安机关报案。

长春市公安局绿园区分局接到报案后,根据赵某的描述及现场勘查,警方将侦查视线锁定在赵某的外甥夏某身上,并判断夏某很有可能回到赵某家移尸,便在赵某家附近布下警力。

14日18时许,一辆客货两用车停在了村民赵某家的院前,从车上走下一名男子,经核实该人就是夏某。民警迅速将该男子抓获。在警方讯问下,犯罪嫌疑人夏某对杀害被害人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犯罪嫌疑人夏某交待:他与被害人均住在公主岭市永发乡,二人都各自组建了家庭,且两家还是邻居。随着接触机会增多,二人有了暧昧的关系,今年4月,两人从公主岭老家私奔到长春,暂住在朋友家,由于没有固定收入,二人以打工为生,先后转换了多个打工单位。

11月初,思念亲人的被害人回了趟老家。11月10日,回到长春后与夏某见面。二人闲谈时,均流露出活得挺累的想法。被害人对夏某说,如果你是真心喜欢我,就把我打死。一听这话,夏某犹豫了一下,顺手拿起床边的一把铁锤,照着被害人的太阳穴砸了两锤,见被害人没有死,夏某又补了两锤,直至被害人不再动,夏某用床罩将被害人的尸体包上,用一个木箱装上,雇车拉到了他的三姨家,准备数日后再转移到大岭藏尸。没想到,在14日取尸时被警方抓获。现在,犯罪嫌疑人夏某已被刑拘。

本报讯(记者蒲哲)临湖的厂房里,几个工人正热火朝天地焊接,一艘小型潜艇已经露出雏形。昨日中午,在汉阳月湖边,记者找到蔡甸农民李玉明的土法潜艇“制造厂”,他的第3艘潜艇正在加紧建造。

“我们造这第三艘潜艇,就是要让人们知道我们没有消沉!”李玉明告诉记者。今年65岁的李玉明,是蔡甸区霞光村农民,从去年10月起,他和当地农民一起“打造”出潜艇“霞光一号”,负债累累;今年9月,他又造出“霞光二号”,但刚一试水即被海事部门叫“停”。李玉明此举轰动全国,引来多方争议。

李玉明介绍,正在建的这艘潜艇命名为“知音号”,是上月开始制造的,将于本月底下水。据称,“知音号”的制造工艺有不少改变,“首先是外壳换用了玻璃钢,在工序上是先安装内部预件和设备,再安装外壳。”

据称,该潜艇主要是用于观光开发,“让市民花几万元钱就可以买个潜艇,到水下看世界”。

晚报讯中国公民杨萍女士乘坐美国西北航空公司的班机从夏威夷飞往上海途中,向空姐要了一杯白开水。岂料杯子倾倒,开水烫伤了杨萍的私处,双方就赔偿事宜未能达成一致。近日,杨萍起诉美国西北航空公司侵权案件在上海市静安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

1999年8月4日,杨萍乘坐美国西北航空公司的班机,从夏威夷飞往上海。途中,她向空姐要了一杯白开水。空姐送来开水后,突然水杯倾倒,滚烫的白开水烫伤了杨萍的私处。事后,双方对水杯究竟是如何倾倒的说法不一。杨萍认为是空姐放置不稳,航空公司则认为是杨萍拿杯子时不小心碰翻了杯子。当飞机降落在日本东京机场,在对杨萍施行紧急处置的过程中,双方又产生了不同的看法。

杨萍曾向美国夏威夷法院提起民事诉讼,后来撤诉,又在国内起诉。上海市静安区人民法院受指定审理这起案件。

在预备庭上,杨萍和美国西北航空公司双方的代理律师交换证据。杨萍的代理律师出示了6组证据,要求美国西北航空公司对杨萍在飞机上受到的不尽义务的行为和事后傲慢的态度在报上公开道歉,并支付名誉和精神损害赔偿1美元。美国西北航空公司委托的律师也提供了5组证据。对于这11组证据,双方在众多的证据上还是存在明显的分歧。

2005年9月8日,在大连举行的世界UFO大会上,62岁的哈工大航天学院教授陈功富发表的《全新宇宙和全新通讯》论文引起轰动,获得优秀论文奖。会上陈功富教授被评为“世界华人UFO优秀会员”,并被选为“世界华人UFO联合会”学术部主任及常务理事。陈教授得知自己获奖后,激动得流下热泪。他认为,如果不是一直坚持不懈对1994年凤凰山上UFO孟照国事件进行细致的研究和不断探索新发现,也不会得到今天的成绩。正是由于他重新揭开了UFO孟照国事件的神秘面纱,再次掀起人们探索UFO(不明飞行物)和外星生物的巨大热情。

1994年6月6日,五常市山河屯农民孟照国像往常一样和村民们到红旗林场管区摘野菜。突然,大家看见不远处的凤凰山南坡上,有一个银色的庞然大物停落着,许多村民放下手中的工具,议论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有的说是有人在山坡上搭起了塑料大棚,也有人觉得更像是一片冰盖。26岁的孟照国却感觉像是气象预报的气球。因为他以前曾在凤凰山上遇到过,还捡回许多尼龙绳等小物件。担心这样的好事被别人知道,也去捡东西,他便悄悄地和侄女婿李洪海约定,第二天一早上山寻宝。

6月7日一早,为了不引起村民怀疑,他俩故意在车上说,凤凰山上发现一小片薇菜,今天去采些回来。10时30分,俩人在凤凰山第二道山脊岩石上看到:300米远处停落的大物体既不是气球,也不是坠毁的飞机,形状像个蝌蚪。该物体长约50多米、高约2至3米,面积大约在600至700平方米左右,有点乳白还有些黄色。因担心有什么危险,孟照国让李洪海躲到一块大石头后边,自己向不明物体走去。正当他离物体约有150米远时,不明物体突然发出类似破喇叭的报警声,孟照国当时就吓趴在地上。

想到不能让李洪海和自己空手回去,一小时后,孟照国从另一方向靠近不明物体。还是在距离150米远处,该物体不仅又发出报警声,就连他包中的铁器工具、铁环、手表都像电一样击中他的身体,使他不能再靠近不明物体。连续两次失败后,孟照国和李洪海琢磨:如果是飞机,靠近不可能有这种感觉,会不会是飞碟?当晚在家中,二人都感觉恶心,没吃饭,孟照国还有种铁器麻身的感觉。第二天,他们将这一段离奇的事情向村民们说起,勾起了许多人的好奇心,大家都想去山上看看这到底是啥东西。

6月9日,由孟照国当向导,红旗林场工会主席周颖带着30多名村民来到凤凰山。为了拍录下不明物体,许多村民还特意借来照相机和录音机。大家走到距出现不明物体地点10公里处时,村民用望远镜还未看到什么,而孟照国接过望远镜一看却说了句“看到了”,接着一头栽倒在地。村民们一时不知所措,都呆住了,有的妇女害怕得哭起来。当大家镇定下来时,看见平时身体健康的孟照国满嘴是草,双手还紧紧攥着地上的草,表情非常痛苦。几名身强力壮的村民抱起孟照国便往山下跑。

当红旗林场卫生所医生林辉看到孟照国时,他抽搐不止,两眼发直、怕光、怕铁器。当村民把他在路上甩丢的手表找回来还给他时,孟照国像触电一样,把手表打飞。林医生给孟照国测量脉搏、血压、呼吸一切都正常,但神经系统反应迟钝。为验证孟照国是不是装的,林医生用烟头往他眼睛上烧,但几根睫毛都烧掉了,他的眼睛仍不眨动。事后孟照国回忆:他接过望远镜,就看到不明物体,前边还站着一个黑衣外星人。对方举起左手,手心夹着香烟盒大的东西瞄准他,一道比闪光灯还亮的光打来,他脑门剧烈疼痛,便倒在地上。

本报讯(记者程时盛郭静)昨天晚上7点10分左右,一位骑燃油助力车的妇女在北京工人体育场东路和工人体育场南路的十字路口被一辆载重量10多吨的大型水泥罐车卷入车轮下。

令人称奇的是该妇女只是受到惊吓,没有生命危险。被救出时这名妇女神志清醒还能说话,但她的助力车被撞得粉碎。

据现场的目击者许先生介绍,当时骑助力车的妇女由南向北在辅路行驶,这时她左边主路上行驶的一辆水泥罐车向右拐来,结果就与助力车撞到了一起。

“那辆助力车被撞得面目全非,地上散落的零件就没有一块是完整的。而那女的好像刹那间就被卷进了车轱辘里。大车的司机下来后,看到现场的情况脸都吓白了。”目击者许先生说。

让所有人惊奇的是,事故发生后,卷在车轮里的女士神志清醒,附近也没有血迹,但就是无法出来。19点50分,消防队员前来增援。消防战士借助千斤顶和钢棒将车顶起来,用了半个小时才从水泥罐车车轮下小心翼翼地把这位女士拉出来。

赶去现场救助的朝阳120急救部门的李大夫告诉记者,这名女士姓沈,从外表看没有太大的伤。“她当时还能站起来说话,我问她感觉有什么不舒服,她回答只是感觉臀部有点疼痛。我们怕她有内伤,就将她送往附近的朝阳医院接受检查。”李大夫说。

昨天晚上22点30分,记者致电朝阳医院急诊室,急诊室一位大夫告诉记者,目前沈女士没有生命危险,但还需要留在监护室进一步观察。

记者从朝阳交通支队了解到,此事故的原因目前还在调查中。(摄影/读者许兰武)

该村18年间有250多人死于癌症,祸起矿山剥采污染水源,央视曾称其为“死亡村庄”;

投资1000多万的水库建成后将提供干净饮用水,该村可能成为广东首批能源植物种植基地

韶关翁源县的上坝村,有可能是广东最著名的癌症村。3000多上坝村民,从1987年至今,已有250余人因癌症而丧生。

这种情况有望在未来的几年里得到改观。目前,省人大代表沈演泉提议的水库引水工程正在建设,预计将于明年3月正式完工,届时上坝村民将能喝上干净的水。

上坝的环境问题也得到了广东省科学界的严重关注。目前已有包括华农大、广东土壤研究所在内的两个科研团体在此立项,致力于土壤修复和矿山水土保持功能。其中的一个项目,已经成为了广东省科技厅的重大专项,并获得了政府40万元的科技支持。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