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价医药费调查:医院收费及专家会诊费近千万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1 12:50:48

它主要就是还是那个西北风要向东南要走,正好天山东西横挡在新疆的中间,所以起了一个阻挡作用。它这个风必须寻找几个垭口,从天山低的山底经过,正好聚在哈密七角井,就是一个大的风口。

强烈的西北风在天山的山谷中蜿蜒盘旋,最后经由七角井山口呼啸而出,狭窄的山谷使憋闷了许久的气流犹如决堤的洪水倾泻而出,冲向广阔平坦的戈壁,风速被大大加剧,形成典型的“狭管”效应。之后,七角井南面17公里处的13间房一带,几条深沟大槽正好对这七角井山口方向,西北风在这里通过第二次“狭管”效应,形成了新疆风速最大的百里风区,每年的大风日达到了149天。

东南风对它的吹蚀作用也是非常强烈的。两股风共同作用,就逐渐形成了我们国家比较典型的这种雅丹地貌。

每当超劲狂风到来,黄沙遮天,风沙在突凹地表间激荡回旋,凄厉呼啸,如同鬼哭狼嚎一般,令人毛骨悚然、惊恐不安。过去,蒙古族牧羊人称这片戈壁为“苏鲁木哈克”,意为“魔鬼居住的地方”;巧合的是哈萨克牧羊人则叫它“沙依坦克尔西”,意为“魔鬼的地方”。再加上这片戈壁荒无人迹,危险重重,魔鬼城因此得名。

戈壁中的魔鬼城死一般的寂静,似乎扼杀了所有生命的呼吸,让人不得不相信这里从来都是死神的领地。

然而,刘志铭却从这些雅丹土丘上却注意到这样一些细节:不仅土丘的土质与戈壁的沙砾土壤截然不同,而且从土丘剖面上可以看出,都无一例外地拥有非常清晰的层理结构,不同层理间的土质也有所区别,这显然与戈壁荒漠的环境是反差极大的,这种差异也许在暗示着一种不同寻常信息。

这一块比较细腻的一块,这都属于静水沉积层,这是砂岩。再往上你看,它颗粒逐渐逐渐变粗了,这都是些洪水沉积相。那么为什么这又是倾斜的呢?你看这个倾斜面,交接倾斜面,就是这块沉积以后,这有个大洼地,一个大洼的坑。后来洪水又在这里水平沉积,这样一层一层的,把这些东西都卷在这里,大的颗粒沉积下来,小的逐渐逐渐变细了,这就是很典型的沉积地貌。

荒凉的戈壁深处竟然有大面积水域遗迹,这是出乎意料的。有水自然会有生命的存在,魔鬼城就不是一座天生的死亡之城。事实上,哈密魔鬼城分布在13间房南部到南湖乡西部,沿着已经消失的库如克果勒河床北侧长120多公里、宽30公里的广大范围内,如果这些巨大的雅丹土丘都是水域中的泥沙沉积,谁又可以想象这里曾经是怎样广阔的一片水域?!而这片水域又是在何时因为何种原因绝迹的呢?

由于这次偶然的发现,激发了刘志铭强烈的好奇心,他开始在附近几十公里的范围内进行考察。一个挥之不去的预感提醒他,发现才刚刚开始。

这一天,他来到一片还未曾踏勘的雅丹区域。突然,他看到地面上随处散布着细小的象骨头棒一样的东西,而且数量非常之多,有的清晰地镶嵌在砂土之中。他再次仔细地查看,原来这竟然是一些骨头化石!

这是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哈密的戈壁荒漠在侏罗纪时期竟然有大量的始祖鸟生存!很显然,按照这样的情况推断,那时的魔鬼城绝不可能是现在的样子,当年它的自然条件与目前的环境也会是天壤之别,死亡之城可能完全是误解,这里隐藏的秘密也许会远远超越人们的想象力。

刘志铭的好奇心仍在魔鬼城蔓延,生命的证据开始让他不再恐惧死亡的阴影,于是,新的发现也在寻找中不断遭遇。

这块地层中有许多这样的动物化石。像这块动物化石骨骼就非常粗大,这块化石大致仔细观察一下,它是一个脊椎骨,大约有三十公分粗。这是表面出露的,里面有多大,现在我们还不可知。这些动物为什么能够形成化石呢?很可能,假设吧,就是说到这儿来喝水,陷落在泥沼中不能自拔,被洪水淹没,死在这里,久而久之形成化石。

在刘志铭涉足过的雅丹区域内,他已经发现了数十处这样的大型动物化石出露点,而这显然并不是全部,也许更多的化石仍然深埋地下。但是,现在已经没有人再怀疑魔鬼城曾经是生机勃勃的世界了。

魔鬼城的迷雾正在渐渐散去。那么,魔鬼城过去的地质环境究竟是什么样的呢?

此后,人们又发现了一个盛产怪石的地方,这就是位于魔鬼城南部的南湖地区。在戈壁的风沙中,很多石头暴露在地表,或大或小,或横或立,更多的则是静静地埋在地下,它们的奇怪之处就在于外观象树干一样逼真。在哈密的奇石市场里,经营奇石的商店到处可见,而它们的共同之处就在于每间商店里都摆放着大量的这种石头。

经过专家鉴定,这种石头原来叫做硅化木,距今有一亿两千万到一亿四千万年的历史,是侏罗纪时期的历史遗存。

大量硅化木的发现说明魔鬼城曾经拥有大片茂密的森林。由于地质变迁,它们被埋入地下,经过硅元素侵入置换,就形成了硅化木,是树木硅化后的化石。同样道理,围绕在魔鬼城周边的三座大型煤矿也说明了这一点,因为煤是树木碳化后的化石。无疑,侏罗纪时期的魔鬼城是充满生命气息的。

这个时候哈密包括新疆的准格尔这一带都是大型湖盆,大型湖泊、沼泽地,也就是适应了大型哺乳类动物生长以及鸟类生长和大型植物生长环境,所以形成了现在的我们看到的南湖戈壁的硅化木以及部分鸟类化石。

原来,魔鬼城在远古时期竟然是新疆大湖盆中的一部分,在它的周围竟然拥有着茂密的森林和众多的动物,那曾经是怎样一个生机勃勃的世界?!

逐步揭示的秘密吸引着刘志铭沉浸在这片戈壁之中。就在已然确定魔鬼城是森林环绕内陆湖的古地理环境后,另一个意外的发现似乎又推翻了这个结论。一天,同样在南湖戈壁,刘志铭看到远处有些发亮的、象水的反射一样的区域,他好奇地走了过去,原来那里是几座石灰岩山,然而正是这几座石山,又暴露出一段不为人知的秘密。

刘志铭首先发现了一些表面呈孔状的石头,这立刻引起了他的兴趣。他有意识地把随身所带的饮用水泼向石壁,上面马上清晰地显现出许多一块一块象野山蜂的蜂房一样的图案,而且中心还有放射纹。根据过去的经验,他几乎可以肯定,这些带有图案的石块就是蜂房状的珊瑚化石。

但是,依据珊瑚的生活习性判断,它应该是生活在水深不超过200米,水温在摄氏18度以上的热带浅海域中。温带戈壁中的魔鬼城竟然发现了珊瑚化石,这完全是出乎意料的,令人难以置信。

刘志铭的推测显然是有根据的,但让他想不明白的是,过去推断侏罗纪时期,整个魔鬼城所在的哈密盆地甚至新疆都是内陆湖盆,森林分布其间,而珊瑚则是热带浅海生物,它生存的环境应该是热带海洋,这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难道这其中还有什么不为人知的内情吗?

在对哈密盆地的地理研究过程中,赵兴有把整个地质变化时间向上追溯到了2.5亿年到2.2亿年前的二叠纪。

二叠纪这个时候,也就是说,我们新疆包括西北地区好多地方都是海洋这种环境。那么包括昆仑山、天山以及北面的阿尔泰山,这时候山都不太高。到三叠纪末期的时候,这时候有一次比较强烈的构造运动。构造运动以后,包括天山、觉洛塔克山、昆仑山这时候有一次抬升。那么抬升以后,哈密盆地相对来说它也抬升,但是抬升的不太高,它还属于盆地,那么这个时候海水基本上就退出。退出以后到三叠纪的时候,这时候海水就成了大型的内陆湖泊。

到了距今1.4亿年到1.2亿年的侏罗纪时期,哈密盆地从地理到气候都非常湿润,大型动植物开始形成了。

后来到白垩纪,白垩纪的时候还是湖泊,但是气候水热条件都没有侏罗纪那时候好。在这个时候,哈密盆地虽然它整体是下降的,但是局部,也就是在南湖戈壁这一带,也就是中间这一带,它就是基本上整体下降,但是它局部还是有抬升。

时间一直推进到4500万年前的第三纪,哈密还是一个湖盆。这时,喜马拉雅构造运动爆发,天山、昆仑山、青藏高原强烈抬升到很高的程度,印度洋的湿润气流被隔绝了,哈密盆地仍然是湖盆,沉积泥沙,但动植物却已经并不茂盛了。

第四纪初期,也就是整个气候彻底变迁。第四纪初期以后,气候比较寒冷了。大的寒冷期到来以后,在新疆大的山地里面都形成了一系列的冰川,也就是冰期。冰期来临以后,包括天山、昆仑山都是半覆盖型的这种冰川,冰川基本上都可以达到山麓地带。那么后来减冰期的时候,也就是冰臼这些通过洪水的形式,冰川消融形成洪水,把细的沙泥搬运到盆地里面。

洪水把泥沙搬运到到现在的魔鬼城范围内,这时哈密盆地局部的气候已经变得异常干旱,湖盆渐渐干涸了。在两亿多年的地质变迁中,哈密盆地经历了由海盆到湖盆、湖盆到陆盆的沧桑巨变。

大概八十万年左右的时候,雅丹地貌开始发育,在哈密盆地最典型的就是,一个是五堡,一直到西面的那个沙尔湖,东面也就是整个从南湖戈壁再向东,到现在敦煌发现的那一片雅丹。

80万年间的风沙雕琢,哈密魔鬼城的雅丹地貌呈现出了独特的个性,因为它囊括了雅丹地貌的不同发展形态。上大下小的蘑菇状土丘是雅丹典型的衰亡阶段,接下来它的特征就将消失,成为一片戈壁;上小下大的造型各异的是雅丹的中年阶段,也是目前魔鬼城的主体部分;而沟槽则是雅丹发育的初级阶段,随着风蚀作用的加强,它会变得支离破碎。在可预见的未来,雅丹的变化过程仍具备一定的规律性。

如果再发育,根据现在整个地理环境的这种格局,哈密盆地还处于这一种,也就是雅丹地貌消失,后面紧接着孕育着新的雅丹,又开始形成的这么一个过程,也就是周而复始的这么一个过程。

诡异神秘的魔鬼城终于被破译了沧桑巨变,死亡之城原来竟是一个鲜活的生命世界。

然而,另一个惊人的发现即将到来。既然众多的动植物都在这茫茫戈壁上的魔鬼城中留下了生命的印记,那么,人类的足迹会不会也曾留在这里呢?如果真有的话,又会是怎样的一段历史呢?

当上证指数(资讯行情论坛)在本周五最终停顿在1298点之际,贯穿整个三月的多空激战也终于鸣锣收兵。回顾过去3月份的日K线,大盘先抑后扬的“V”形走势与我们新旗舰中心在3月1日的文章中所指出“股指将在3月形成上穿2月头(1304点)之后再破2月脚(1256点)的“穿头破脚”走势!而在下探至该位置附近后,大盘不排除还有机会返身向上”的观点基本一致。而由于本周五的收盘点位直接关系到周、月、季线最终的尘埃落定,因此,我们看到多空双方今天的交锋也异常激烈。上证指数在下探到1285点之后便重新抖擞向上,即使市场的核心主力--中石化、银行股等权重股依旧表现消极,但股指仍然在有色金属、资源等个股大涨中再度逼近5日均线。由于大盘自998点以来的主要上升波段只要以5日均线为攻击通道,能否攻克该位置即意味着能否掌握短线市场的主动权,因此,短线股指也就变的极为敏感和关键。

从周线上看,本周收盘点位1298点已刷新了998点以来的最高记录。这使整个市场人气重新恢复高涨,不过值得一提的是,在3月29日这个重要时间敏感点里(以2005年10月28日1067点为中心点,上证指数自2005年6月6日998点以来,分别运行99个交易日的时间对称点在3月29日),大盘虽然创出了1313点的行情新高,但是对于1310点的中期重要阻力还是没能有效突破,在市场分歧进入两极化的影响下,近三个交易日的成交量明显放大,并由此引发了短期大盘的高位震荡。短线方面,我们新旗舰中心中心认为:1280点作为重要的技术支撑位依然是后市的重要观察点!一旦该位置被有效击穿,要慎防一波级别较大调整的风险。反之,大盘仍然属于强势市场的特征之中。与此同时,后市以中石化、G长电(资讯行情论坛)为首的权重股在短线探低之后能否返身向上,带领股指再度冲关也需要我们进一步跟踪。

另一方面,从领先上证指数的深成指目前的周线、月线分析,该指数目前已十分接近2001年高点以来的下降压力线,而这个自97年最高点以来所形成的大型下降三角形形态,后市将如何演绎则对我们分析上证指数有着重要的启示作用。

时间方面,我们曾经指出2245点以来,历年的3、4月份都是构筑顶部的敏感时段(可回顾我们3月29日文章《股指的四月情结会否再现?》),股指运行至今日,周K线和月K线都以十字星收盘,显示出短期内变盘在即,多空双方自春节后一直不断争夺营造的盘面迷局相信也将会很快揭晓。

而投资者可以根据我们在3月27日文章《从市场成交额看主力的进退节奏》所提到的“从市场的明显低点的底部拉升到一个阶段高点的成交额基本等于从这个阶段高点开始的高位震荡到最终确认下跌位置的成交额”原理。目前市场还可以在高位震荡放量大致在4715-4548=167亿到5590-4548=1042亿的水平。投资者可以跟踪观察。

中国证券市场的洗钱已非常严重,其主要通道是证券公司营业部,洗钱方式包括支票换现金、转托管、国企高买低卖接盘等多种。造成这种普遍现象的原因在于,之前,监管部门通常将相关操作视为违规而非洗钱

黄先生是一家证券公司营业部的负责人,最近他有一件烦心事。他所在的证券公司总部的顶头上司给他介绍了一位新客户李先生,但李先生想要做的业务可不同一般。

李想将妻子的证券股东账户从其他证券公司营业部转托管到黄先生所在的营业部,并想将股票卖掉后提现。按照规定,转托管必须由开户者本人拿股东卡、身份证等相关证件到证券公司营业部办理。李先生代办属于违规。

更重要的是,李先生的操作还可能涉嫌洗钱,但因顶头上司“打了招呼”,黄先生只能冒着风险做完了相关交易。

内控不严,是证券公司目前依然存在的普遍问题。这也使得证券业已经成为一条重要的洗钱渠道。

3月27日,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项俊波强调,年内将启动对证券及保险行业的反洗钱工作。这是今年以来,他第二次在公开场合强调央行反洗钱下一步的动向。

不过,与央行的高调相比,券商的主管部门——中国证监会显然低调许多。据《财经时报》了解,中国证监会研究中心目前尚未将证券业反洗钱列入研究课题。

在国际金融专家丁大卫看来,现阶段是中国金融机构反洗钱的关键时刻,尤其是在证券市场,洗钱现象已非常普遍,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在于,之前,有关部门将相关操作视为违规而非洗钱。

一位不愿具名的证券公司营业部客服经理向《财经时报》详细披露了证券业洗钱的各种内幕。

证券市场洗钱的主要通道是证券公司营业部,洗钱涉及支票换现金、转托管、特殊机构高买低卖接盘等多种模式。

具体而言,通常,证券营业部的计算机系统中有现金添加和支票添加两种入账方式。按照规定,证券公司营业部必须是支票进、支票出,而且支票从哪里来就必须到哪里去。支票进来后不能马上入账,必须等银行的确认回单后方可入账。

但在实际操作过程中,营业部经常以现金添加方式将转账支票入账。这样,开户人可以再通过银证转账,将现金打到银行卡上并直接支取。

转托管的洗钱方式相对简单。一般来说,开户人会用支票买股票,再把股票转托管到其他证券公司,然后将股票卖掉,提取现金。这种洗钱方式也属于支票换现金的一种路径。

值得注意的是,支票换现金有时能达到方便调现的目的,但同时也为洗钱提供了许多便利。

此外,一些企业通过证券市场洗钱的方式主要是高买、低卖、接盘等。通常,企业会和私募基金会签定协议,比如,现在某只股票股价是2元,企业在2.3元接盘,但账面仍按2元结算,15%的差价进入个人腰包;或者,私募基金不直接付现给企业,而是给后者剩余股票,企业再通过托管到其他营业部,几次买卖后就能将“黑钱洗白”。

据了解,相当一部分国有资产都是通过这种方式洗钱流失的。由于国有企业本身账面控制比较严,因此,这种“倒仓”行为很少在国企之间进行,而多发生在私募基金与国企之间。

在丁大卫看来,广义上的洗钱是把非法收入合法化。从这个定义出发,中国证券市场的洗钱已经非常严重,只不过以前有关部门并未将证券市场中一些不合理、骗钱的行为和洗钱划等号,只认为是违规操作。

在一位不愿具名的资深市场人士看来,事实上,证券业洗钱是渗透在各个环节之中的。例如,发行上市时公关,给权力者送原始股;在一级半市场,上市前把职工股以7元的市场价卖出,而以5元入账,中间两元的差价就进入某些个人的囊中;“庄家”花钱散布假消息,自己却已提前买入,股价上涨后卖出获利;上市公司做假账,大股东掏空上市公司等。

丁大卫认为,和美国证券市场相比,中国证券市场的洗钱猖獗的原因在于,这些简单的洗钱方法在美国证券市场根本行不通。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