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专家称朝鲜可能不经试验直接生产核武器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6 11:02:53

资江煤矿原为娄底市市属国有矿,今年1月26日整体转让给民营企业湖南辉鹏投资有限公司。现已查明,资江煤矿无安全生产许可证,属非法生产。事发时有230余名矿工在井下作业。“幸亏没有发生瓦斯爆炸。否则后果不堪设想!”李毅中说。

接到初步调查报告后,李毅中马上作出批示,并转给湖南省省长周伯华。他同时致信湖南省安监局局长,建议对该矿老板采取控制措施。

本报曾报道娄底市掀起整肃“官煤勾结”的反腐风暴。该市市委书记10余次下乡暗访,发现该市矿难频繁的症结在于党政干部参股分红和充当违规煤矿的“保护伞”。整肃风暴中,在娄底产煤最多、死人也最多的县级市涟源,包括该市地质矿产资源管理局局长、副局长、执法大队长和一位煤炭局副局长在内的10名官员被批捕。

给李毅中留下更深印象的是今年3月14日黑龙江七台河新富煤矿发生的特大瓦斯爆炸事故。事故造成18人死亡。该矿矿主彭国财竟然是七台河市桃山区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副局长。彭国财的哥哥是七台河精煤集团公司副总经理。该公司收购新富煤矿后转包给彭国财。兄弟俩互相勾结,对煤矿不改造不投资,终因煤矿通风能力不够导致事故发生。

“这是给安监人员脸上抹黑!”李毅中说,今年3月19日,他在山西朔州矿难现场与省委书记田成平谈及这一问题。田成平表示要派纪律监察部门查处事故背后的不正之风和腐败现象。“在山西的很多矿难事故中的确存有这样的问题。”李毅中说。

事实上,“官煤勾结”并非娄底和山西有,在很多产煤省也存在此类现象。权钱交易导致开办煤矿的法定审批程序和有关部门应该承担的法定监管职责形同虚设,违规煤矿被“做成”了“合法”煤矿。在权力的遮护下,一些黑心老板置最起码的安全标准和安全投入于不顾,疯狂追逐短期利益。权力和资本结盟被认为是导致矿难频发的症结之一。

中新网北京6月16日电(记者孙自法)目前,中国已是造船大国,而且是举足轻重的世界第三造船大国。那么,中国造船由大到强还需要多久?主管船舶工业的政府部门——国防科学技术工业委员会回答说,预计到二0二0年,中国造船技术达到或接近世界先进水平,成为世界造船强国。

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十六日就中国船舶工业发展情况举行新闻发布会,国防科工委向中外媒体提供信息称,世界产业结构继续调整,世界造船中心继续东移。中国发展造船业具有明显的综合比较优势:一方面,有丰富、低成本的劳动力资源,另一方面,船舶工业已具备良好的基础和条件。

预计到二0一0年,中国造船产量占世界市场的份额将达到百分之二十五以上,形成中、日、韩“三足鼎立”的世界造船格局;到二0二0年,中国造船技术达到或接近世界先进水平,成为世界造船强国。

国防科工委表示,当前,中国船舶工业正面临良好发展机遇,在未来一段时期,将采取以下措施来推动造船更快、更好发展:

——抓住东北等老工业基地改造和部分大中城市布局调整的有利时机,统筹规划,通过搬迁、扩建和兼并、重组等方式,加快产业结构调整,提高产业规模化和专业化水平。

——加强技术引进和消化吸收,突破一批重大关键技术,快速提升自主创新能力。主力船型实现标准化、品牌化,具备自主设计高新技术船舶的能力,明显增强海洋工程领域的技术储备。

——加快发展船舶配套业,尽快提高中国本土化船用设备装船率,培育若干具有国际竞争力的船舶配套基地,使中国成为船用柴油机和甲板机械的主要生产国。

——推进建立现代造船模式,快速提高造船效率,进一步增强产业国际竞争力。

同时,中国鼓励国外造船企业、配套企业和研发机构,与中方相关机构合资合作,参与中国船舶工业产业结构升级、企业重组和技术创新,共创合作双蠃的新局面。

中新网6月16日电据日本媒体报道,对于美国国会下属的美国和平协会任务团周三(15日)出台的“美国利益舆联合国改革”报告,日本政府做出反应,表示对这一可能会在联合国未来一系列的改革中发挥关键性的作用报告不予重视。

据悉,该报告对联合国的内部运作机制提出了多项改革动议,强调推进联合国的彻底改革符合美国的利益,也符合大多数联合国会员国的利益。

出台报告的美国和平协会任务团,由来自民主共和两党的共12名成员组成。该团体未就安理会是否应该扩大达成任何认可意见,也未提及美国会帮助日本获得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席位的问题。

对于该报告,日本外务省高官16日在一次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日本对此报告不甚关注。该官员同时表示,日本将尽最大努力,以求得更多国家支持包括日本在内的“争常”四国所提出的联合国改革方案。

这位官员还指出,日本将利用7月6-8日的G-8峰会以及6月23日的G-8外长会议,推动四国“争常”立场。届时,包括英国、加拿大、法国、德国、意大利、日本、俄罗斯和美国在内的各国领导人及外长将就安理会改革方案等问题进行磋商。

台湾苏澳渔会的资料显示,从去年至今,光是南方澳就有7艘渔船被扣押或是罚款,分别是:2004年2月23日“金顺丰66”、5月14日“新满福3”、5月26日“金日进116”、6月24日“新全福102”、7月28日“渔满载号”,及今年2月23日“金福渔66”和5月22日“载亿渔1”。

所有的争执均源自一片争议未定的经济海域。1996年日本依联合国海洋法,单方面制定“有关专属经济海域及大陆礁层法”,从最南端的与那国岛划二百海里经济海域,把台湾、马祖都划到其经济海域之内。

这意味着,台湾渔船即便在台湾地区近海打鱼,也属于在日本经济区域作业,更罔论台湾外海。

“新永发号”船长洪文心记得大约十年前就开始有被日舰驱逐的经历,“他们会派小艇上船,拍照、揿手印,像是对待犯人一样。”

关于“专属经济海域”的划分,台湾和日本曾进行谈判,日本仍坚持中线原则处理,但此举造成海域的界线就在距离苏澳很近的外海,台湾渔船只要从苏澳出海,一个多小时就面临着跨入日本经济海域的危险。

1998年,台湾实施“‘中华民国’专属经济海域及大陆礁层法”,主张由双方协商解决经济海域问题。但从1996年到2004年为止,台、日进行过14次渔业谈判,始终无法达成共识。

而就在争议未定的情况下,日本军舰已经定期在苏澳外海游弋,动辄驱逐在此作业的台湾渔船。其海上巡逻舰长期挂着写有“此地是日本的领海要立即退出”的白带警告标语,不时执行驱离渔船任务;台湾渔船不论是捕鱼、船只搁浅,还是救难船,都会遭查扣船并罚钱。

洪文心说,早两年,日舰只有“龙星丸”在那里驻防,承担驱逐任务。从去年开始,陆续增添了“白风丸”、“白岭丸”等好几艘,吨位也比以前大。

“现在动辄四五艘一起出动,不把你驱逐出去,不罢休。”今年,洪船长再也没有去那片海域打鱼。

对于渔民来说,这意味着渔业收入会大打折扣,每年3月到6月,苏澳外海是黑鲔鱼的集中出没地,而黑鲔鱼是多数渔民的主要捕捞对象,收获一尾即可支撑数月收入。现在,几乎没了可能。

吴淑美也对本报记者抱怨说,因为捕鱼区域限制,渔民收入一年不如一年,“今年才相当于去年的一半,讨海为生的人好可怜。”为了补贴家用,她丈夫林福财要么冒险一博,要么在邻海加班加点,夜以继日,但景况依然不尽如人意。

南方澳港是台湾三大渔港之一,渔民们说,早年,在苏澳东北方60海里处作业,稍微好一点的天气,都能从岸上看见船上的灯火,真是“在自家门口捕鱼”。而不知道什么时候起,渔火重重的祥和被恐惧所代替。

洪文心说,现在在外海打鱼,明明是在执法线内,都得像做贼似的,渔具布下后,还得顶着睡意,轮流值班,一看见远处黑点出现,便发了疯似的起网走人。

即便如此,依然有渔船不幸成为日舰的“猎物”,陈春桂的丈夫王文聪就是这样“招来”无妄之灾的。

5月22日,王文聪从苏澳港口出海,至今还没有归航。后来陈春桂知道“载亿渔1”因为发动机出了毛病,船只顺着海流漂入日本的经济海域,因此被查扣。

陈春桂至今还记得,丈夫临走时穿着白色短袖,运动长裤。依照惯例,丈夫每天都会从海上通过无线电报声平安,但这一次,从5月23日起,就音信全无了。

5月26日,苏澳渔会接到日本水产厅的传真,证实王文聪及“载亿渔1”六名大陆籍船员、2名越南籍船员均因擅入日方经济海域而被扣留,需要缴纳400万日元(合计128万新台币)担保金。

对于这个窘迫的家庭来说,百万巨款是个无法承受的数字。陈春桂告诉记者,房子是租的,20多年的老渔船还有贷款未清,渔会和亲友筹措了20万,至今仍有100万的缺口,不知如何是好。

6月11日,陈太太去渔会请求能够与丈夫通电话,哪怕只是听听声音,但也为日方拒绝。分隔的二十天里,她没见到丈夫一面,没和丈夫说过一句话,她说自己快被逼疯了。

当天,日方通知说,将在6月16日对扣留在列霸市的王文聪实行起诉,被扣留的船可以先行拿回。

当天晚上,,无助的她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的电话里轻声抽泣,身旁是熟睡中的三个尚未成年的孩子,最小的还在读幼稚园。

一场没有对手的冲突终于曲终人散,6月9日上午9点,集结于苏澳外海的六十余艘台湾渔船在遗憾中四下散去。

但“海巡署”5025舰的“放虎归山”激起的愤怒并没有消弭,6月10日上午7点,“海巡署”的出海港口被集结抗议而来的50艘渔船堵塞。

消息传开,岛内亦开始有人捐钱支持渔民的抗议行动,更有学界发出声援。

台湾当局在面对日舰时的软弱,成为台湾各界诟病的焦点所在,“立法院长”王金平强调,台日重叠经济海域问题,应该就历史事实和国际等情况好好研究,并宣示应有的立场,以保卫“领土主权”。

6月10日上午,国民党籍“立法委员”朱凤芝告诉本报记者,国、亲两党的部分“立委”已在“立法院”召开记者会,对台湾渔民的抗议举动表示声援,同时表达对政府当局处置手段的不满。“不以人民福祉为依归的‘政府’,不如不要!”朱凤芝说。

连民进党“立委”王拓都表示了对“海巡署”做法的不满,他呼吁民进党当局应支持渔民作为,不惜以武逼和。

为挽回人心,“海巡署”表示目前正在兴建一艘500吨的舰艇,可进行较远的护渔行动,并计划再建一艘3千吨舰艇,希望续航能力较强,以便远航护渔。

据悉,“台湾驻日代表处”已通过日本交流协会正式具文向日本政府抗议,要求日本政府早日和台湾召开第15次渔业谈判,以解决专属经济海域重叠问题。但14次的前车之鉴,如何让渔民取信第15次?

几乎在第一时间,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刘建超就此次渔事冲突指出:钓鱼岛附近海域是中国渔民的传统作业渔场,日方强行驱赶在该海域正常作业的台湾渔民,是对中国主权权益的侵害。中方对此表示强烈不满,并已向日方提出交涉。

这一掷地有声的表态,让台湾渔民倍增信心,“新永发号”船长洪文心说,以前也有大陆渔船在类似区域作业,但日舰很少肆意干扰。他说,“如果局面再不改观,不如挂着五星红旗出海。”本报记者朱红军(见习记者李盛对本文亦有贡献)

据英国《卫报》、《苏格兰人报》13日报道,丢失一艘遥控潜水艇对英国海军来说已经是够不幸的事了,然而动用高科技搜索设备仍然未能寻获的这艘潜水艇却被一群英国渔夫偶然“捕捞”到,并且借此向英国国防部勒索“酬金”,对于英国国防部来说除了不幸外,并且还有点丢脸了。

据悉,当苏格兰渔夫约翰·贝克乘着一艘捕龙虾船在伊斯雷岛附近海域检查捕虾篮时,他突然发现一个东西漂浮在水面上,最初他以为那是一个废弃的油桶,然而等他靠近仔细检查时,贝克惊讶地发现,这个近3米长、重约850公斤的黄色圆筒,其实是英国皇家海军一艘价值75万英镑的遥控微型潜艇,上面装满了各种高科技设备,用来帮助英国海军对危险海域进行水底探测。

贝克立即意识到英国皇家海军可能将这艘微型潜艇搞丢了,于是他立即用渔船将这艘潜艇拖回了艾伦港口,并且在其他渔民的帮助下,雇佣特殊绞盘设备将这艘近一吨重的潜艇拖到了陆地上。

接着,贝克认为自己有责任将这艘小型潜艇“物归原主”,于是他打电话和英国国防部取得了联系,称他找到英国海军丢失的小潜艇;没想到英国国防部一点也不表示感激,并且一口否认那艘潜艇是他们的物品。然而当贝克指出潜艇上有“英国国防部”的标志时,国防部官员这才勉强承认,他们的确有一艘微型潜艇丢失了。

然而当英国国防部希望贝克将潜艇归还时,却遇到了意想不到的麻烦。帮助贝克将潜艇打捞上岸的当地渔夫称,他们帮助英国海军打捞上了这么贵重的军事设备,英国国防部怎么说也得“意思意思”。贝克的妹夫哈罗德·哈斯蒂道:“我们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才将潜艇拉到岸上,我们为此花了一些钱,我们应该得到一定的经济补偿。”

然而,英国海军认为渔夫们的行为是“敲诈勒索”,因此不愿意为这艘潜艇支付“赎金”。一名皇家海军发言人称,对于渔民们仍未将潜艇归还,他们感到相当失望。这名发言人道:“潜艇失踪后,我们立即通知了克莱德舰艇以及海岸警卫队,但他们并没有及时找到失踪潜艇的下落。现在它被一群渔民找到了。我们不愿意受到任何勒索,希望他们能及早将潜艇归还。”

这名发言人接着道:“根据标准程序,我们需要调查潜艇是如何失踪的。如果在调查结束前,我们就付给渔夫们一笔钱,将彻底违反官方正常程序。渔夫们说,只有我们给了他们钱后,他们才会将潜艇还给我们。但我们不准备和他们玩这个游戏。”(爱尔)(来源:华夏时报)

中新网6月16日电据凤凰卫视报道,美国国会下属的美国和平协会任务团,15日出台了一份题为“美国利益舆联合国改革”的报告。各方预估,这份报告将会在联合国未来一系列的改革中发挥关键性的作用。

该报告对联合国的内部运作机制提出了多项改革动议,包括联合国内部设立独立的审计机构,赋予秘书长直接撤换高级官员,以及增设由资深人士担当的联合国日常内部事务负责人等,报告强调推进联合国的彻底改革符合美国的利益,也符合大多数联合国会员国的利益。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