篮球世界都在等巨人爆发 姚明:明天又会是新的1天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8 12:59:11

吴姐给我办了一张银行卡,第一次就打了10万到我的账上,算是平时的生活费。失去了压力,我逐渐打消找工作的念头。在这个温暖的三居室,成了我逃避生活艰辛的庇护所。

我试着寄了5000块钱给在重庆的爸妈,说是找到了一份不错的工作。电话那头,妈妈激动地哭了,“我儿子长大了,有出息了”。

对朋友那边,我则称,是在吴姐的公司里上班。他们很羡慕我认识这样一个姐姐。回请朋友吃饭,那一顿我很阔绰,3人吃掉两千多块,结账的一瞬,我很满足,甚至有些莫名的兴奋。

当年底,吴姐生意很忙,不停在全国飞来飞去,和我在一起的时间很少。我提出回重庆,她答应了。我并没有回大渡口的父母家住。我谎称,新单位在两路口,就近租房住。其实,我在临江门租了一套房。

吴姐又打来一笔钱,要我好好照顾自己。三天两头,她都会打电话来。新年元旦,吴姐来重庆,说以后每月来看我一次。

我仍然没有出去找工作。钱快用光时,只要一个电话,第二天卡上又马上充实起来。

因为没事可做,我开始酗酒。夜深人静,我烂醉如泥,一身烟酒臭味回家。吴姐很快打电话来,只是要我注意身体。

春节后不久,我一个人到杭州散心。西湖春色勾不起我任何欣赏的雅兴。就在那天,我碰到了钟琳。当时,身后突然传来一句正宗的重庆话“今天到哪里吃饭”,我习惯性地回头,3个高挑的女孩儿正兴致颇高地拿着地图找吃处。

她们也是来旅游的。千里之外遇到老乡,我主动要求请客吃饭,3个女孩爽快地答应了,答应得最快的那个就是钟琳。回到重庆,我和钟琳发展得飞快。她挺漂亮,比我小3个月,就快大学毕业了。和钟琳在一起我很开心,她会做难吃得不能再难吃的酸菜鱼,也会在我不停抽烟时狠拧我胳膊,而这一切我都很乐于享受。

我在杨家坪又租了一套房子。和钟琳在一起时,我都住在那儿。当吴姐到重庆时,我才会回临江门的住处。

和钟琳在一起,我知道了什么是爱。我半夜给她盖被子,早上6点多起床给她买早餐,接受她的建议改变发型。

除了周末,每天我都会装模作样地去上班,然后一个人偷偷溜到网吧打半天游戏,下午回到临江门住处睡午觉,晚上再装出腰酸背痛的样子回到杨家坪。

我戒了酒,甚至找到一份在解放碑一家电卖场上班的工作,权作打发时间。而1000多元的月薪,对我来说只能算是一个笑话。

我决定和吴姐摊牌。在电话中把一切都说了,没有一丝迟疑,我说只想要一段爱情想要一个家。

吴姐什么都没说挂了电话。第二天,她又打来电话说想留住我。几天后,她到了重庆,拉着我满城逛,最后不由分说地在江北五黄路上买下一套房子。

吴姐平静地告诉我,她不会跟我结婚,但“警告”说如果离开她将会一无所有。若真相大白于天下,钟琳会怎么看,爸妈会怎么想?我被镇住了,猛然发现,自己早已悄悄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吴姐说,房子是为我买的,我满30岁时会自动转到我名下。她为我买房是想让我有安定感,不再胡思乱想。

我同时想像,离开吴姐的话,1000多块钱月薪,生活会是什么样的窘相,我还会有幸福吗?我变得前所未有地不自信。

我第二次摊牌了,是对钟琳。那天在朝天门,我对她说想要分手。钟琳说你疯了吧,我说我是疯了所以我想分手。

我语气坚定,表情容不得她不信。她问为什么,我说你知道得越少越好,我觉得累了。钟琳没哭,转身就走。当天晚上,她就从杨家坪搬走了,留下一封信,最后一句话是:我很后悔,因为你不是男人。第二天,她的手机就再也无法打通。

从那天开始,我再也不愿在朝天门广场作任何停留。最后一次看见钟琳,是在一酒吧门口,醉醺醺的她和醉醺醺的我擦肩而过,我们一句话也没说,她甚至没有多看我一眼。

我和吴姐的关系又回到了从前。每一两个月,她飞来重庆,住几天又飞走。4年过去,我不情愿地看清,其实我不过是被她控制过的一个玩物。也许她真正喜欢过我,但那绝不是爱。

我上医院看病说自己失眠,然后偷偷储存安定片。按小说上的描述,大剂量安定片加烈酒是轻生者惯用的方法,我照此试了3次,但每次都是头昏脑涨地醒来。

又近绝望时,我又遇到了一个女孩———杜菁,在银行工作,一个单纯而文静的女孩。我又试图去维持一段不知能否茁壮成长的爱情。

我需要再次告诉吴姐吗?我有勇气吗?她会原谅我的背叛吗?我今年26岁,作为一个男人,在同龄人里,恐怕算是最没能力生存下去的人。

难言的耻辱,也许只有包在光鲜皮囊里那所剩无几的那一丁点尊严才知道。我的故事,只有最最要好的两个朋友知道,他们无数次劝我逃离。可每当我看到这座城市里失意的人们,我就再一次胆怯。

病症分析:在钱皓最为窘迫的时候,吴姐帮了他。应该说这之后,他们之间达成了某种默契,钱皓满足了吴姐的欲望需求,填补了她心灵的空虚。

另一方面,钱皓也从吴姐那里得到了他物质上所急需的东西,让他摆脱了生存的巨大压力和物质匮乏的不安全感。

可以猜测一下,钱皓与吴姐之间的感情,是否就是一场裹着外包装的彼此需要的交易呢?

钱皓没有意识到,这种生活方式正在废掉他的“武功”,使他畏于去冒险、去探索,甚至不敢去爱,更不用提发展。

不难感觉到,钱皓身上男人的特质正一点一点地退化,现在可能正接近他承受的底线。精神内的生存或是毁灭可能比物质的压力来得更重。这样的冲突,不断地吞噬着他。他的酗酒便是一种表现。

医生建议:在钱皓和吴姐的故事里,钱皓需要区别的是爱和需要。需要一旦得到满足,就会对对方的评价降低。

而爱是什么?爱是深深的理解和接受!这是时下物质日渐丰富的世界里,人们在感情上最易混淆的问题。因为很多需要有时是被爱包装着,在男人和女人之间,这种被爱包装的需要不易被人辨清。

所以钱皓必须尽快摆脱用“青春换现在”的机会主义生存策略。钱皓使用的“低成本高产出”的成长道路,必将付出与其成反比例增长的精神颓势。

若再继续沿此惯性下滑,钱皓会变得更加的消极和自卑,内心激烈的冲突使其更加惧怕竞争,不仅“武功”要被废掉,可能连最基本的那点生存能力也会因此丧失。

正式采访钱皓之前,我已经从他朋友处了解了他故事的梗概。同事开玩笑问我,你只比他大一岁,会不会羡慕他的生活。我说我想不会。

当不负责任的男女关系充斥网络,包养的故事在城市里变得并不鲜见。但每个人都更应看清自己真正想要的东西。人这一生,有很多东西是不能拿来交易的,尤其是爱情和前程。

因此,钱皓把他的故事娓娓道来时,我很同情,但这样的同情在他把故事讲完后也就嘎然而止了。

我们不知道,钱皓和吴姐的关系还能维持多久。当钱皓明知道吴姐不可能和他结婚,甚至根本不爱他时,那他对这样的关系还期望什么?是钱吗?我不敢完全肯定,因为钱皓本人也不能。

他反复提到生存的压力,更怕真相大白时会无颜面对亲人朋友。可是,假若许多年后,当他与吴姐这段关系以其他方式终结时,还能逃过他所惧怕的一切吗?

既然知道自己已荒废了最珍贵的4年,说明他已明白今后的人生方向,只是他还在犹豫。人生是自己的,没人能帮他做出任何选择。既然这一步迟早得迈出,为什么不趁早?

近两年,我身边不少的朋友都结婚了,或富有,或清贫。参加他们的婚礼时,我没有注意他们的花车是奔驰还是奥拓。他们哪怕现在生活并不轻松,但他们在朋友祝福下,用彼此的双手打造未来,属于自己的未来。

钱皓,希望有一天,你也能过上真正想要的幸福生活,而且衷心地希望这一天能早点到来。记者朋友文钊

日前,在宁打工的河南女子张琴准备和丈夫黄伟回老家办理离婚手续,而这一切均是因为妹妹张倩已经怀上了黄伟的孩子,张琴讲述自己的遭遇时,一脸的痛苦和无奈。

今年35岁的张琴出身于河南许昌一个普通的工人家庭,丈夫黄伟比她大一岁。为了挣钱,1999年,俩人一起来到南京做布料生意,因生意越做越大,2003年底,张琴把远在老家的小妹张倩接过来帮忙,三人一起租住一套二居室里。

谁知,今年3月份,张琴发现妹妹经常出现呕吐现象。在她的逼问下,妹妹道出了实情。原来,由于张琴不爱黄伟,对他不冷不热,黄伟一直很痛苦,每当他心情不好的时候,便向张倩倾诉,久而久之,便互生好感。2004年11月份的一天,张琴去杭州进货,黄伟一个人在家喝闷酒,张倩劝他少喝点,身体要紧,黄伟非常感动,说张琴从来没有对他说过这样的话,并紧紧地抱住了张倩。那晚,俩人睡到了同一张床上。

这突如其来的打击让张琴一晚没睡,更让她惊讶的是丈夫出轨的原因竟是因为她的冷漠。据张琴说,她和黄伟是经别人介绍认识的,黄伟很爱她,为了她还自杀过,但是她并不爱黄伟,只是被对方的真情所打动而嫁给了他。

张琴无法接受妹妹和黄伟相好的事实。“我当时真想立马拿把刀杀了黄伟,然后再自杀,太丢人了。”尽管如此,理智还是占了上风,当天晚上,张琴便建议妹妹尽快去医院堕胎。但妹妹坚决不从,哭着央求她说:“姐,我知道我对不起你,可我是真的喜欢姐夫,请你成全我吧。”这话让张琴心如刀绞一般。

据张倩坦白称,为了不让张琴发现,她和黄伟经常利用张琴去进货时偷偷约会,平时俩人基本上保持距离。“其实我早就应该料到会有这一天,只是我太大意了。”张琴说,有一次,她从浙江进货回到家,已是凌晨一点左右,她听见小妹在房间里和丈夫有说有笑。当时她就感觉有点不对劲,但是她没往坏处想,毕竟一个是丈夫,一个是亲妹妹,他们能有什么故事发生。

本报讯昨日上午10时许,一持刀男子将西安市雁塔区福谦堡村一女青年劫持到该村一居民楼二楼房间内与民警展开对峙。13时14分,被劫持女子从民房窗口凌空落地后,被现场人员欲抬上救护车时,从民房内传出4声沉闷的枪声。事后据警方介绍,劫匪是在人质离开后持刀袭警,经鸣枪警告无效后被当场击毙。

当日中午12时,记者得到线索,在西安市鱼化寨发生一起劫持案件。12时40分,记者赶到事发现场。

事发现场位于福谦堡村东一两层民房内,现场已经被警方封锁,场外挤满了熙熙攘攘的人群,一辆120急救车停在事发现场一旁的马路上。记者在周围群众中了解情况,经过群众的指引记者找到了劫持所在房子的房东梅先生,梅先生告诉记者:“里面有1男1女2人,男的劫持了女的,女孩是这个村子的,男的是外面的人,我们都不认识。里面现在什么情况我还不清楚,警察不让我进去。”13时10分,记者从远处看到,那名劫持人质的男子从2楼的窗户里探出头张望。13时14分,一个身穿灰黑色短袖、土黄色中裤的身影从居民楼2楼距地面约4.5米的窗口跳下,落地时伴随着一声凄厉的女声尖叫。人群“哗”地往上拥,附近的3名男子马上上前抬起落地女子,送往等候多时的120急救车上。

随后,突然从民房方向传出4声沉闷的枪响,现场有一刹那的静止,一直在一旁等待人质的父母双双昏厥。周围的群众有人大喊,有人鼓掌,大家都猜测劫匪已经死了。

救护车开走后,一位该村村民称,事情是在上午10时30分左右发生的,劫匪劫持人质后不久,一名男子拿着火钳子上楼,旋即又下来了,说劫匪让他打110报警;又过了一会,一名女子又上楼试图与劫匪交涉,仍遭拒绝,劫匪依然要求她报警。警方是11时左右到场的。13时20分,7名持枪的武警战士来到现场。

直到下午15时50分,才看到有人在2楼清理事发现场。15时52分,一位清理现场的工作人员下楼,左手拿着一团布条,右手拿着一个灰色的挎包,还从包里掏出一沓折起来的信纸,称这是那个劫匪的遗书和遗物。

16时37分在警方的护送下,被击毙的男子的遗体被工作人员送上一辆白色面包车运走。当车辆刚刚启动的一瞬间,部分村民在街道、小院、事发现场内和走廊里燃起了爆竹。

记者顶着难闻的气味来到事发的房间。在这间13平方米左右的房间内,在靠临街的窗户下,摆着一张席梦思床,在房间中间还放着一张长方形的桌子,桌子下是一捆卫生纸,在桌子上除了一瓶喝了不到三分之一的矿泉水瓶外,还有警方当时于男子劫持人质时,警方为稳定男子情绪为其所购的青菜炒香蘑菇盒饭,被掀开盛米饭的饭盒内一双筷子重重地插在米饭中,看来犯罪嫌疑人当时没有动过。

在充满爆竹屑的地上显得十分凌乱,在敞开的房门附近,发现一片血迹,估计是男子流下的。有村民称:男子劫持女孩的刀具与普通西餐刀大小差不多。

16时40分,记者在高新医院了解到,从二楼跳下的女大学生钱某右腿小腿骨折,同时身体四肢和颈部有刀伤,医院正在全力救治,目前女大学生没有生命危险。

昨日13时26分,“人质”的家属与警方起了争执,家属大声责问警方:“你们在这里这么长时间,还是让歹徒把娃从楼上推下来了。娃要是有三长两短,我们要让你们负责……”周围群众也说:“女娃已经从楼上摔下来了,为啥还把男娃用枪击毙了呢?”议论声不绝于耳。这时,有人从医院那边得到消息,女孩的右腿小腿骨折了,有群众说:“摔到水泥地面上能不骨折吗?要是当时下面有个垫子也许就不会摔伤了。”在人质从2楼窗口落下被抬上救护车时,房内传出4声沉闷的枪声。人质被送往医院抢救,现场各种迹象表明劫匪已被击毙后,围观群众中有人为劫匪“辩护”。一位姓刘的男子说,人质已经从窗口落下,说明劫匪已不能再对其生命安全造成威胁,为何警察还要将其开枪击毙呢?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