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宙第一缕光来自恒星诞生 距今至少125亿年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6 12:35:16

张定明进一步解释,流通股股东可以出售权证以获取1.8元/份的收益,再融资的最后落实可以由长江电力集团总公司来承担。

“我们在长江电力的持股上一直采取的是增持态度,今天投票赞成表明了瑞银对长江电力一贯看好的立场。”参会代表、瑞银集团亚洲区董事卢强说。

他认为:“长江电力运作规范、业绩优良、投资风险低,瑞银支持长江电力股改方案。”

对于长江电力复牌走势,卢强没有发表直接的看法,他说:“长江电力搞不搞股权分置改革并不重要,我们一直都非常看好这只股票,并继续长期持有。”

参加股东大会投票的博时基金公司代表于洋发言认为:“长江电力股改方案经过多次沟通,得到了众多机构投资者的一致认同。希望股改能成为长江电力开辟未来发展道路的起点,而不是终点。”他建议,长江电力加快收购步伐,进一步保持盈利增长能力,并适当考虑实施管理层股权激励计划。公司管理者、非流通股股东、流通股股东利益一致,更有利于投资者信心的保持。

作为机构投资者追捧的行业龙头股票,长江电力复牌走势令人关注。作为占上海证券交易所总市值2.93%的权重指标股,长江电力复牌后股价的变动对大盘指数的影响不容忽视。

而长江电力的股东们有理由相信复牌的良好表现,近期复牌的G股股票纷纷走出的复权走势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如果长江电力复牌后能有一个好的走势,其股价对大盘指数的带动作用将是其他股票不能比拟的。作为持有者,我们期待长江电力复牌的这一天。”某基金经理说。

7月21日晚8时40分,成都市蒲江县城区朝阳大道。一辆车牌号为川AZ5232的黑色桑塔纳轿车从朝阳湖往县城世纪广场方向行驶,将正在过人行横道的两名少女撞翻在地。司机黄明军下车后没有察看伤者,而是在拨打一个电话后弃车而去。随后,一名叫曹纪成的中年男子赶到现场,称自己才是肇事车司机。

黄明军是蒲江县大兴镇党委书记。被撞伤的,一个是北京邮电大学学生,另一名则是刚参加了高考的高中毕业生。

县交管部门事后认定曹纪成是肇事者。伤者家长不服,将“顶包”事件向县委书记张俊国反映。张俊国当即要求县纪委、监察、公安部门调查事情真相,严肃查处肇事司机。昨日,这起镇党委书记驾车撞伤人后找人“顶包”的事件终于真相大白。

路经蒲江城区的朝阳大道是连接成雅高速到朝阳湖的一条双向4车道,晚上车流量并不大。7月21日晚8时30分,家住前卫街附近的黄婷婷和同学王一羽参加完同学聚会,相约一起回家。黄是北京邮电大学的大二学生,王一羽刚参加了今年的高考。8时40分,二人走到朝阳大道与凤江街十字交叉路口的人行横道时,一束刺眼的灯光射了过来。两人还没有回过神来,黄明军驾驶的黑色桑塔纳轿车就撞上来。黄婷婷和王一羽当场就晕了过去。一位目击者称,当时黄婷婷的头重重地砸在车前挡风玻璃上,整个人又弹回地上,王一羽则被撞出几米远。

目击者说,戴着黑框眼镜的黄明军一边下车一边打电话。当时他没有走向伤者,而是急匆匆地离开现场。随后,有人拨打了120和122。当交警赶来时,另一个中年男子赶到现场,自称是该车的驾驶员,人是他撞伤的。目击者称,该男子名叫曹纪成,是蒲江县某出租车公司的总经理,是黄明军的“亲家”。

7月27日,事故发生后第6天,蒲江县公安局交警大队出具了“蒲公交[2005]第133号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交通事故基本事实为:2005年7月21日,曹纪成驾驶川AZ5232轿车沿蒲江县城朝阳大道往县城世纪广场方向行驶,20时40分,行至朝阳大道与凤江街十字交叉路口,因疏忽大意与从凤江街往前卫街方向横过朝阳大道的行人黄婷婷、王一羽相撞,造成黄婷婷、王一羽受伤,川AZ5232车受损。并认定,曹纪成承担事故全部责任,黄婷婷、王一羽不承担事故责任。

两个孩子的家长当时提出异议,认为曹纪成是“顶包”的,并非真正的肇事司机。

“……当时两个娃娃被撞得相距20米远,但是目击者却看到肇事司机并没有去看伤者,而是打了一个电话后逃走,一会儿,另一个人上了桑塔纳。”7月29日,伤者家属给蒲江县委书记张俊国写信,反映了“顶包”的情况。

知情者说,就是这封信使一起看似扑朔迷离的交通肇事顶包案逐渐变得清晰起来。

在了解到这一情况后,张俊国感到很吃惊,要求县纪委、监察、公安部门一定要查清此案,严肃处理,还受害者及其家属一个公道。这封信的催化剂作用很快显现出来,纪委、监察、公安部门立即对此事展开调查。

8月4日下午,蒲江县委宣传部新闻科一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这件事情影响比较坏,纪委、监察、司法部门现在都在对此进行调查,县上也将会有一次大的整顿。”他说,事发后,黄明军已被停职。

蒲江县委宣传部一位副部长介绍,县委、县政府对这个事情高度重视,纪委、监察部门也正在对此事进行调查,目前还没有调查结果。他说,前不久在该县召开的一次大会上,县委书记张俊国花了十分钟讲酒后驾车的问题,对这种不负责任的行为进行了严厉批评。

8月4日,成都市公安局交管局作出了“关于撤销‘蒲公交[2005]第133号’交通事故认定”的决定。

该决定指出:蒲江县公安局交警大队在办理信访案件过程中,发现“蒲公交[2005]第133号”交通事故案肇事人有“顶包”嫌疑,立即对该案进行重新调查,发现情况属实,即上报我局要求撤销“蒲公交[2005]第133号交通事故认定书”,我局按照执法监督程序对此案进行复查。经复查,2005年7月21日,黄明军驾驶川AZ5232桑塔纳小客车沿蒲江县城朝阳大道往县城世纪广场方向行驶,20时40分行驶至朝阳大道与凤江街十字交叉口时,因未避让在人行横道线内通行的行人,将在人行横道通行的行人黄婷婷、王一羽撞伤,事故发生后,其通知曹纪成前来顶替。原“蒲公交[2005]第133号”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曹纪成为事故肇事驾驶员的事实错误。

成都市公安局交管局撤销了蒲江县公安局交警大队7月27日作出的责任认定,由蒲江县公安局交警大队依法重新作出交通事故认定。当日,蒲江县公安局交警大队重新作出了《交通责任认定书》,确认了黄明军驾车撞人、弃车逃逸并通知曹纪成前来“顶包”的事实。

4日下午3时30分,记者来到蒲江县人民医院。两名伤者就在这里接受治疗。病房的门紧闭着,床上的被子叠得很整齐。护士说,两个女孩散步去了。

提及两个女孩子所遭遇的车祸,几名医护人员仍清晰地记得事发当晚的情况。一位护士说,两个受伤的女孩中,黄婷婷伤势较重,身上多处有挫伤,送到医院后先后吐了三次。王一羽伤势相对较轻,脸上和身上有擦伤。经过十多天的治疗,两个孩子的病情已经稳定下来,但还需住院观察。

记者了解到,事故发生后的最初几天,黄明军一直没有露面。送伤者到医院、给伤者垫付生活费等都是由曹纪成在做。直到4日晚上,黄明军夫妇才前往伤者家中道歉。

在记者赴蒲江采访期间,有知情人士指出,黄明军肇事后下车时,满身酒味。

4日下午,就记者提出的“黄明军是否酒后驾车”问题,蒲江县委宣传部新闻科一工作人员表示:“我们和你们了解的情况大体上差不多,他是否是酒后驾车还需要公安机关的说法。”

4日下午,记者来到蒲江县大兴镇党委和政府办公大院。一位工作人员称,平时的印象中,黄是一个很务实的人,也不爱喝酒。记者了解到,黄今年41岁,当初从重庆一学校毕业后,分配回县政府办工作。1998年来到大兴镇任镇长,后来任镇党委书记。

随后,记者来到离镇有1公里左右的黄明军家中。他同母异父的哥哥何金良称,黄明军平时不怎么喝酒,前段时间母亲生日时他也只是喝了两杯啤酒。

昨日上午9时45分,记者拨通了黄明军的手机。在记者表明身份后,电话那头出现短暂的沉默。黄明军称,这件事情正在调查。当记者提出面对面采访时,黄称“我在外面”并急着想挂断电话。记者立即询问:“你是否酒后驾车?”他回答:“再说,再说。”随后就挂断了电话。

昨日下午,记者再度拨通黄的电话。黄接通后就挂断了电话。下午3时10分,记者在伤者王一羽的家门口巧遇黄明军。当记者上前表明身份时,他说:“这事已经解决了。”记者再度提出“是否酒后驾车”这个敏感问题。黄一再强调“事情已经解决好了”,然后快步离开。

目前,当地有关部门正对此事展开进一步调查。本报将对此事予以继续关注。记者刘诚马黎明摄影实习生林坤

本报讯(记者张力)渝北区统景镇龙安村的邹兵醉酒后夜闯嫂嫂卧室,被嫂嫂用扁担打死。嫂嫂段凤合很快被公安机关逮捕。令人意外地是,当地200多名村民在得知段凤合被抓后,联名上书法院为其求情。称段凤合大义灭亲,为村民们除去了“村霸”。昨日,打死小叔子的嫂嫂段凤合被渝北区法院一审判处犯有故意杀人罪,但因其属防卫过当,免予刑事处罚。在场旁听的群众无不拍手叫好。

今年1月1日晚11时许,家住渝北区统景镇龙安村的段凤合一家睡得正香。突然,屋外看家狗“汪、汪、汪”地叫个不停。“段凤合,我要整死你一家人,让你们全家不得好死……”门外,一个跌跌撞撞的醉汉口出狂言不停地叫嚣。很快,堂屋大门响起了撞门声和窗户玻璃的破碎声。段凤合和丈夫邹茂华已经听出了屋外大声叫嚣的人正是邹茂华的亲弟弟邹兵。

邹兵在当地是出了名的恶霸,村民人人都怕他,此时的段凤合和丈夫都被吓得不敢出声,惊恐地留意着门外的动向。但屋外的撞门声越来越大。没多久,他们听到用钎担(一种农用器具)顶住的堂屋大门被撞破的声音。

邹兵闯进堂屋,径直走到哥嫂卧室门外继续大声叫骂。邹茂华见状被吓得在卧室里大声呼喊:“救命啊!快来救人啊!”邹兵听到哥哥的呼救声,不但没有罢休,反而在堂屋里找到一把镰刀,对着卧室门一阵猛砍。卧室门很快被邹兵砍了一个洗脸盆大的洞。

眼见卧室门被砍烂,段凤合把心一横,硬着头皮准备往卧室外冲。没曾想这一冲,与邹兵撞了个满怀,醉酒的邹兵被撞倒在地。极度恐慌的段凤合顺手抄起屋里的一根扁担对摔倒在地的邹兵一顿乱打。

渐渐地,邹兵的叫嚣声小了。此时,里屋里的邹茂华壮着胆子走出卧室,却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跳——邹兵躺在地上已没有动弹。邹茂华赶紧叫妻子停手。

看到出了人命,邹茂华的儿子立即向110报警。后经法医鉴定,邹兵全身有10多处伤,死亡原因为重型颅脑损伤所致。

110赶到现场后,段凤合很快承认是自己打死了小叔子邹兵。段凤合说,邹兵夜闯她家是想要钱。事发前几天,她家刚卖了头肥猪。就在事发头天,邹兵来家里要钱,段凤合当时给了他200元。段凤合估计邹兵再次上门要钱,是因为那200元花光了。

根据一系列调查,警方很快以涉嫌故意杀人罪对段凤合实施刑事拘留。今年5月8日,渝北区检察院以段凤合涉嫌故意杀人罪对起进行起诉。检察机关认为,段凤合为使她本人和他人的人身、财产等免受正在进行的不法侵害而实施的防卫行为,明显超过了必要限度,造成被害人死亡,因此构成故意杀人。

令人意外地是,当地村民得知邹兵被杀都感到大快人心,对因此被起诉的段凤合备感同情。

听说段凤合被司法机关带走,当地200多名群众自发联名上书,称邹兵是当地恶霸,段凤合这样做是为民除害,请法院判决段凤合无罪。

邹兵生前恶行很快在统景镇政府处得到证实。邹兵经常偷、抢、吸毒,已经判刑、拘留过三四次。此时,邹兵的母亲也站出来为段凤合说情。邹母说,幺儿邹兵10多年前就将儿媳打跑,儿媳一直没有回家,直到这次邹兵被打死后,儿媳才从广州回家,即使这样,儿媳也不敢住在邹兵家里。邹母还说,前两年,邹兵“干坏事儿”的时候,她多说了儿子几句却被儿子打断了腿。

几经调查,段凤合打死邹兵一案开庭了。段凤合的行为是否属于正当防卫成了法庭辩论的焦点。

检方认为,邹兵首先砍的是卧室门,并没有对段凤合及其家人造成人身侵害,只是存在潜在侵害的可能。邹兵被段凤合撞倒在地后,段凤合提起扁担就不停地猛打,主观上具有致邹兵于死地的意图,其行为不是正当防卫,而是防卫过当。但案发后,段凤合主动投案自首,可以从轻或减轻处罚。

经过审理,渝北区法院昨日作出判决:打死小叔子邹兵的嫂嫂段凤合被渝北区法院一审判处故意杀人罪,但因属防卫过当,免予刑事处罚。

-一次偶然发现,引出千古传说;一块奇特“怪物”,掀起轩然大波;有人说它长生不老,有人说是“太岁”出世,它究竟是什么?

-7月21日,酒泉一青年捡得一疑似“太岁”的怪物并廉价抵债,谁料此物竟是稀世之宝。短短几天,此物一连转手几人,最终酒泉富康家世界董事长以27万元的高价收购并收藏了此物。一时,有关“太岁”的传说在周遍地区流传开来……

在酒泉市富康家具世界当保安的陈荣德是酒泉市肃州区双明村七组的农民。7月21日下午2时许,陈荣德到村庄东头的淌沟(地名)洗澡,他突然发现浅水处有一像木桩或石柱的“怪物”发着亮光。他走近一看,此物一半露出水面,一半埋于河床,顶部竟长有大小、形状与人和动物眼睛相似的黑“眼睛”,点点亮光就是从此发出的。由于好奇,陈荣德找来一洋镐,想把“眼睛”拿出来,谁料一不小心却将“眼睛”弄烂,溅出一小摊浆汁。后陈荣德把此物弄回了家,然而,此举招致其父母的一顿臭骂。

陈荣德年过六旬的父母一见此物便怀疑其为人避之不及的“太岁”。“太岁头上动土会招致祸端”的俗语让陈荣德父母惊慌失措,要求陈将“太岁”放回原处。陈荣德对此不以为然,却将其暂时存放于其家住酒泉市区的姐姐家。

据陈荣德讲,后来,一位当地市民闻讯愿出3万元的价钱买下此物。陈荣德在收取了3000元定金后,将“怪物”出手。那位市民买走“怪物”时称,他要请专家进行鉴定,如果有价值,他马上兑现剩余的钱;如果没有价值,“怪物”就物归原主,定金不退。

“怪物”出手后的第四天,陈荣德又找到“买宝人”要回了“怪物”,并带回其姐姐家。后陈荣德姐姐的一位嘉峪关的亲戚对此物情有独钟,加之其亲戚又帮过陈的姐姐不少忙,陈的姐姐遂把此物送给亲戚以作报答。后陈的姐姐提出:“以此物抵消弟弟向她借的1万元钱。”

7月31日,陈荣德所在单位酒泉富康家具世界的董事长李先生出差回到酒泉,他听到“怪物”一事后非常感兴趣,抱着“不能让宝流失”的念头,李先生当即决定出重金回收“怪物”。

8月2日凌晨,李先生以27万元的转让价将此宝物“请”回富康公司,并制作专用容器,将宝物浸泡于清水中。

8月3日下午,记者在富康家具世界李董事长的办公室见到了这个宝贝。经测量,此物高45厘米,重27公斤。据介绍,经酒泉市一些生物专家初步鉴定,认定此物为形成时间万年以上的“太岁”。

记者发现,这尊“太岁”色泽鲜艳,呈玉黄色状态,用手触摸,底部及侧面大部分地方坚硬,但顶部和侧面部分位置柔韧,具有一定的弹性。此物直观形似木桩又似石柱,侧看能分辨出一圈一圈的纹理,像是生长年轮,被挖去“眼睛”的地方仍留有“眼膜”之类的黑色东西,黑色分泌物没有任何异味。据介绍,我国有资料记载“太岁”以来,目前酒泉的这个“怪物”(27公斤)的重量仅次于黑龙江“太岁”(50公斤)和吉林“太岁”(49公斤)。

李先生告诉记者,在沿海地带,一尊“太岁”在展馆展出后,仅观看一次的门票就高达500元左右,可见“太岁”的“身价”确实不菲。

目前,富康家具世界计划将此“太岁”永久保存于该公司,并着手准备展厅。与此同时,酒泉市政府,旅游局,文化、文物等部门也对此非常感兴趣,几位市上领导观赏后建议,尽快进行详细的鉴定。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