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子俩娶回母女俩 两对新人同天办喜事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9 10:46:28

自主研发与华为有竞争性的产品、聘用越来越多离开华为的骨干员工,港湾渐至引发华为的不满,就像大象再也不堪蚂蚁的咬啮。而同一市场的竞争关系,终使两家酿出不和。

2001年,港湾销售了1.7亿元的华为产品及相关服务,但埋头只做研发的华为终于在2002年感觉到被隔绝市场的危险。“我们的分销交由港湾等公司去做,我们这么做是没有任何防备的,”华为3COM公司现任首席运营官兼总裁郑树生,2002年初还只是华为企业网事业部的总监,他回忆说,“我们当时的研发部门给予港湾等公司很大的支持,视港湾为一种同志加战友的关系。但是2001年底的时候,我们发现,市场拓展不是很快,并且客户普遍对我们有‘只做直销不做分销、港湾就等同于华为’的误解,这种误解来自于港湾等公司向客户散布的谣言,这对我们造成了很大的伤害。”

与此同时,港湾网络推出了自主品牌产品。原华为华北区总经理唐更新、售前宽带经理何大炳、售前总经理黎东荣、广州办事处售后总经理刘海鹏及一批研发人员都投奔李一男。如果说华为不希望港湾壮大到威胁自己的地步,但为什么华为的动作这么迟缓呢?

最初华为在同思科角逐固网的核心网,并没有积极拥抱IP技术的发展。这也是李一男离开华为的原因之一。事实上并不是只有李一男看到了IP技术的机会。比如美国的网捷网络(FoundryNetworks)就是由思科公司(Cisco)一名员工创建的。他在推销思科的产品时,发现许多新客户不需要原有的老产品了,便决定自己创业开发IP技术产品。“技术人员往往能敏锐地感觉到这个新机会,并抓住它。”一位业内人士表示,“而当时的华为则是轻易不敢把重点投入到一个新的领域。他们需要考虑到自己的老客户,对新技术的转弯不是那么快。”

另外,华为为了应付思科的诉讼以及内部整合为上市做准备,在某种程度上忽视了港湾。而一旦华为决定行动,那就会是暴风骤雨般,不会给港湾网络以喘息的机会。2004年华为全球合同销售额达到了462亿元人民币,它有实力在数据通信等业务上不计成本的同港湾网络竞争。而已经成长起来的港湾网络的并不能够像初创期那样动作灵活,反应敏捷地切入市场。

港湾网络能够在短短几年中飞速成长,得益于追随李一男的大批华为员工。李一男为他们提供的待遇很好,这些跳槽过来的员工还都得到大量的期权股票。这的确是激励员工的一种很有效的方式,全员持股对公司的发展有很强的推动力。其神奇作用李一男在华为就看得清清楚楚。

早期创业阶段,研发部门的工作人员天天加班到凌晨。而到了2003年,这种创业气氛都还没有改变。几乎每个人都会主动加班工作,如果一名员工这一周有两个休息日,那么下一周他则只能休息一天。尽管如此,员工情绪仍然十分高涨。而总是衬衫、休闲裤或牛仔裤的李一男本人则一直保持研发人员本色,天天在食堂和普通员工一起吃饭,很长一段时间坚持骑自行车上下班。

但这些人同时也将华为原有的派系斗争带到了港湾。2004年还曾经爆出港湾网络股权分配不均的传闻,除李一男和投资方各掌握公司1/4股份外,其他高层则控制了1/4股份。而其余公司员工则持有1/4股份。据公司内部人士透露,此比例大致属实。后来李一男曾经给全体员工写了一封邮件,表示公司没有发生问题,希望大家同心协力,共渡难关。不过年底还是通过公司高层会议,由副总出面在高层会议上承认公司发生了问题。内耗严重影响了港湾的发展。据港湾内部员工透露,市场部副总经理唐更新、何大炳、黎东荣等人都由于不同的原因离开了港湾。

李一男并不是完全没有机会。尽管国内销售低迷,但是海外市场却给他带来了惊喜。在港湾将xDSL产品及时地推向巴基斯坦、日本、泰国、法国、尼泊尔等海外市场后,今年就已经获得了4000万美元的收入。增长令人喜悦,但也会掩盖很多问题,而这些问题,则会在危机爆发之后纷纷浮出水面。港湾也许会遗恨于这个2005年——假如没有华为的发难,也许它将成功跃过龙门,成为资本市场上新的宠儿。这是命运的捉弄吗?或许,港湾正可借今时之低潮,重视审视和夯实自己的发展之基。(记者焦晶对本文亦有贡献)

然而,《第一财经日报》在南京调查发现,太平洋建设2004年的营业收入仅19亿元,资产总额只有10亿元,净资产不到8亿元,税后利润则不到3亿元。

用太平洋建设规模不大的资金链去承载2700亿元的订单,并不轻松。2004年底,太平洋建设只有6000多万元的流动资金。《第一财经日报》从一位5月份离开太平洋建设的中层人士获悉,严介和收购的部分子公司有半年甚至连发工资都难以为继。太平洋建设宣传部的郭部长对此也并不讳言,称这是部分子公司的现象,不会波及到集团。

在南京,只要和出租车司机说去太平洋建设大厦,司机就会非常爽快地把车开到五台山一号的大楼前。楼前硕大的五字牌匾——太平洋建设。

出租车司机说,这座32层的大楼都是严介和老板的,这座大楼的一到二层,就是南京闻名的江苏红商务俱乐部,南京人笑称为“花钱进不去,进去不花钱”。太平洋建设内部员工透露,该俱乐部和全南京唯一的一辆9米长的凯迪拉克通常被严介和用来接待来此谈判的人士。

在大楼的右边,记者发现了这座大楼的另一个名称——丰汇大厦;左边则是太平洋建设员工进出的小门。这座大楼真的属于严介和与太平洋建设?

事实上,严介和只花了每年100万元、9年期限的条件租赁了丰汇大厦其中的四层楼。《第一财经日报》获得了严介和的租房协议,写字楼的所有权并不属于集团,而属于太平洋建设的股东之一——张万俊个人。张万俊2003年9月23日向南京丰汇房地产公司购买了这四层写字楼。严介和这位胡润中国百富榜中的榜眼富豪,从1995年发迹开始一直未购置自己的办公楼。

按照太平洋建设公开的资料,该公司2004年规模以上工程项目数比2003年翻了三番,在手订单1100多亿元。截至目前,严介和号称手上已有了近2700亿元的订单,基本完成了对全国13个重点城市的战略布局。2700亿元意味着什么呢?意味着20个北方中等城市一年的GDP。

严介和的解释是,公司自2001年起大量采取BT模式运作基建项目,目前已有总额约2700亿元基建合同,集团的毛利率可达到35%左右。而《第一财经日报》根据太平洋建设去年的利润总额测算,毛利率最多也只有22%左右。

那胡润富豪榜严介和125亿元的资产是如何计算出来的。昨晚,《第一财经日报》联系上了严介和,严介和表示公务在身,安排正在身边的太平洋建设集团宣传部郭部长回答问题。郭表示:“125亿元的资产是根据严介和的资产总量,乘以国际市场上同类市政建设公司的平均市盈率计算出来的。”

作为严介和手里最主要的一张牌,太平洋建设集团拥有多少资产呢?2004年,严介和手里拥有1100多亿元的订单,那太平洋建设去年又赚了多少钱呢?

《第一财经日报》在南京独家获得了太平洋建设集团2004年度的《公司年检报告书》。在太平洋建设集团的名录内,包括了严介和承接BT工程的注册资本545万元的江苏太平洋工程机械有限公司。

太平洋建设集团,这家注册资本1.05亿元的民营企业,截至2004年12月31日,资产总额为10.4540亿元,净资产总额7.7869亿元,营业额19.186亿元,税后利润2.895亿元。

在《公司年检报告书》的“资产负债表”上,2004年12月31日的货币流动资金只有6347万元,应收账款4.1847亿元,存货6002万元。

有关媒体称,按照胡润的计算,太平洋建设历年的销售额一共约600亿元,乘以20%的净利,就是120亿元。根据《第一财经日报》目前掌握的信息,2004年是太平洋建设发展最快的一年,营业额19.186亿元。按这样的营业收入,太平洋建设至少也要经营30年才能达到600亿元的销售收入。

今年上半年离开太平洋建设集团高层职位的蔡汉东先生向《第一财经日报》透露,太平洋建设集团的财务数据和资本情况只有严介和最清楚。“我怀疑任何的财务数字,也包括你提供的数字(指上述2004年度的《公司年检报告书》)。我在太平洋工作了两年,感觉非常疲劳,所以今年年初选择离开。”

郭部长表示:“太平洋集团有一些上市公司和项目公司是财务独立核算的。我们也从来没有合并过这些公司的财务报表。”上海大成律师事务所合伙人王汉齐律师表示:“根据中国的《合并会计报表暂行规定》,注资比例超过50%的子公司都必须归并到太平洋建设集团的财务报表中。”

2002年开始,严介和打包收购了包括上市公司*ST纵横(600862.SH)、江苏淮阴长城装饰门窗厂、江苏机械化施工总公司、宿迁玻璃厂、江苏双洋酒业集团、连云港王府葡萄酒业公司等27家40亿元的国有亏损企业。但这近30家公司并没有给严介和带来多少利润。

蔡汉东表示:“很少一级政府会把不亏损的企业卖给民营企业。收购亏损企业也是企业融资的普通渠道之一。太平洋建设集团的实际财务数字我也不太清楚。但我知道,太平洋的融资能力要比一般的企业强一点。”

另一位曾在太平洋集团从事行政工作的普通职员告诉《第一财经日报》:“严介和收购二三十家亏损的国有企业,就是为了获取更多的融资渠道。太平洋建设集团的部分下属分公司,已经半年没有发工资了。太平洋集团并没有多少现金,今年四五月份资金最紧张的时候,集团内部甚至传言,连水电费都要拖欠;高管个个回家凑几十万元,偿还银行的贷款。”

严介和改造*ST纵横也并没有带来实质性的变化。尽管*ST纵横恢复上市,但其主业盈利能力并没有明显改善,主要盈利来源在于太平洋建设置入的东辰公路工程公司,去年给上市公司带来2548.88万元净利润。

2003年底严介和收购的*ST纵横。在*ST纵横的财务报表中,2003年底时,其长短期债务总额为5.5亿元左右,到2005年中期,债务总额急升至8.36亿元,增加了近3亿元。

严介和连续两年收购27家国有亏损企业的计划,最近终于暂停了。7月份,太平洋建设集团与景德镇方面曾签署《基础设施建设合作协议》和《国有企、事业单位改制合作协议》,太平洋建设集团获得景德镇新市区建设等基建项目,同时受托管理景德镇市属国企华意电器等6家国企共计80亿元“资产包”。

10月21日,由于华意电器总公司与太平洋建设集团在两个月内关于华意电器总公司改制的有关问题一直未达成协议,双方最终签订了《终止委托管理协议书》:终止双方于2005年7月7日签订的《托管协议书》。华意电器的一位高管曾表示,任何一家与华意电器合作的企业都必须注入足够的资金,否则只能是空谈。

记者调查发现,严介和不只在市政项目和重组国有企业的交易上很少使用现金,从他1995年开始至2002年开始大规模收购国有企业,他就很少用现金组建、参股企业。

1995年,代课教师出身的严介和通过拍卖将乡有资产“淮安市引江建筑工程有限公司”转变成民营企业。

当年年底,严介和以3800万元的机械设备发票、张万俊以199.3万元机械设备发票为出资凭证和7000元现金组建了江苏太平洋工程有限公司。在严介和的机械设备清单中,甚至包括两辆单价29.6万元的桑塔纳轿车。记者事后反复求证,1995年最贵的豪华版桑塔纳轿车市价不超过22万元。

江苏太平洋工程集团有限公司组建于1996年。在严介和申请成立报告中,集团的核心层公司为江苏太平洋工程公司(注册资本4000万元,法人严介和);紧密层公司为江苏中山路桥工程公司(注册资本215万元,法人严介清)、江苏星海构件公司(注册资本128万元,法人沙正大)、江苏奥斯达轻钢结构公司(注册资本1215万元,法人沙浩仁);半紧密层公司为淮安市三堡水泥制品总厂(注册资本86万元,法人张万俊)、淮安市三堡水泥预制品厂(注册资本32.4万元,法人陈加图)、淮安箱纸板厂(注册资本35.67万元,法人张晓林)。

为了控制这些江苏太平洋集团有限公司内部的企业,严介和再次以机械设备等实物发票作为出资定价凭证,入股余下的六家企业,参股的比例分别为60%、53.13%、79.2%、18.6%、22.34%、24.3%。

1996年,严介和完成了搭建集团公司之后,开始了第一轮的收购和组建公司,其中不乏成为太平洋集团核心产业的酒业、玻璃业。

1998年,成立江苏太平洋工程机械公司,注册资本421万元,江苏太平洋工程集团以15万元货币资金、406万元实物资产参股77.25%。

2002年,成立淮阴太平洋工程公司,注册资本2020万元,江苏太平洋工程以1550万元机器设备、12万元家具参股。

2002年,成立江苏太平洋玻璃公司,注册资本5092.23万元,江苏太平洋工程集团以1916万元实物资产、2480万元无形资产参股86.34%。

2002年,成立江苏太平洋酒业公司,注册资本5065万元,江苏太平洋工程集团以3830万元的实物资产参股75.62%。

2002年,成立江苏太平洋房地产开发公司,注册资本2000万元,江苏太平洋集团、太平洋工程机械分别以1800万元的无形资产、200万元的实物资产参股组建。

2002年,成立江苏太平洋装饰设计工程公司,注册资本500万元,江苏太平洋工程集团以300万元的实物资产参股60%。

在这期间,严介和对太平洋工程集团的控制力也不断加强。1999年,在江苏太平洋工程集团唯一的一次增资扩股中,严介和通过历年未分配利润转增4000万元的股份,占注册资本74.29%;2002年,股东之一的张芸芹又将1200万元的股份全部转让给严介和。有了这9000万元的股份,严介和从而完成了对太平洋集团的绝对控股。

特别声明:此稿件为第一财经日报授权财经独家网络发布,如需转载请致电财经,财经保留此稿件的网络版权及法律追诉权,未经许可擅自转载者一切法律后果自负!

商报讯(记者金冰)昨天,《福布斯》杂志在京揭开了2005年福布斯中国富豪榜的神秘面纱。在此次的榜单上,荣智健家族以133亿元人民币的财富当仁不让地占据头把交椅,而朱孟依家族和网易掌门人丁磊分别以116亿元人民币和103亿元人民币的资产分列二、三名。

记者依据榜单数据粗略估算榜单前163富豪的财富之和510余亿美元,而排在美国富豪榜首位的盖茨总资产则是510亿美元。也就是说,中国最富前163人的财富总和才抵得上盖茨一人的财富。此外,所有上榜富豪的财富总和约为739亿美元,而美国富豪榜400位美国富豪的总资产为1.13万亿美元。

从榜单看,45岁以下的中国富豪几乎占据了半壁江山。他们在新兴的商业领域是绝对的“主力”,其中,有近30位年轻人活跃在IT行业。出人意料的是,此次榜单上最年轻的富豪李兆会只有24岁,且排名第26位,而最年长的富豪则是82岁高龄的卢国纪。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福布斯中国富豪榜的上榜人数扩大到了400人,首次与美国版富豪榜的人数一致。其中,女性富豪的比例也有所增加,今年共有25位女富豪榜上有名。

与去年的福布斯中国富豪榜的“十强”相比较,今年的福布斯中国富豪榜除了荣智健稳坐“老大”位置外,其他富豪的排名均有变化,郭广昌、徐明更是将鲁冠秋和杜厦挤出了前十。而去年排名第十的朱孟依家族则迅速蹿升至榜眼位置。

另外,房地产公司似乎越来越有影响力,今年上榜以张力为首的相当一批富豪都活跃在房地产领域。同时,在物流、医疗这些以往相对不太受关注的领域,今年都有新人上榜,从另一个侧面展现了民营企业的战略走势。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86岁高龄的《福布斯》杂志昨天第三次独立发布了《福布斯》中国富豪榜。所谓的“独立”,是因为在2003年之前它的编写者是胡润。而如今他们已不欢而散,胡润有了他自己的胡润百富榜,《福布斯》也有了他新的中国合伙人——范鲁贤。

如今在中国的财富榜又何止福布斯、胡润两家,各种各样的富豪榜、慈善榜充斥着人们的眼球,国人传统的“财不外露”的传统已被打破。大家突然发现中国居然有那么多的富翁,中国人好像变得真的很有钱了,不过这种想法有些“夜郎自大”。相比一下,美国的“福布斯首富”比尔·盖茨总共有510亿美元总资产,中国的“福布斯们”几十亿美元资产哪能称得上富翁。中国的富翁不是太多,而是太少。放眼全球,中国富翁的数量还太少,资产太少,知名度也太低。

上榜的中国福布斯们并没有“金榜题名”的兴奋。由于有些人的财富有不可外露的“黑暗”,而惧怕福布斯把他们的财富数目公布于众。每年正是因为福布斯中国富豪榜的“慧眼识金”让中国福布斯的同伴总会少几个,不是因为他们赚钱少被别人赶超,而是财富的曝光让他们进了“局子”。

所谓“人在江湖混,总有一天是要还的”。面对福布斯似乎变成中国富豪“黑榜”的无奈,也只能怪那些人钱来得不“干净”。但也有一些人在这个“财富江湖”中屹立不倒,只要他们的财富一直在“阳光”下就不怕被曝光,当你“既富且仁”的时候,那些“仇富”的言论也就会自然消失。再说,富商们真正在乎的是他们公司的财务报表,谁会太在意财富榜上区区几个排名呢?(朱裴)

昨天有外电消息称,中石油(资讯行情论坛)集团总经理、中石油股份(0857.HK)董事长陈耕有可能离职,现任中石油集团副总经理、中石油股份副董事长兼总裁的蒋洁敏有望接任。不过,中石油股份公关处一位人士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采访时谨慎表示:“这类任命应由国家相关部门公布。”中石油集团宣传部内部人士也称不知情。与中石油集团有相关合作的壳牌公司也未获悉相关消息。

陈耕最近一次露面是在11月2日,他会见了BP全球CEO约翰·布朗,双方就现有合作项目及前景进行了探讨。来自《英文虎报》的消息显示,陈耕可能就任国家发改委能源部门要职。据了解,国家发改委现有一个国家能源工作领导小组,发改委主任马凯兼该小组办公室主任,两位副主任为中石油集团原总经理马富才和发改委能源局局长徐锭明。

现年58岁的陈耕毕业于北京经济学院劳动经济专业,1983年10月任长庆石油勘探局副局长,1988年8月进入中国石油天然气总公司,出任劳资局局长。2002年12月被聘为中石油股份总裁,去年4月份起担任中石油集团总经理,当年5月出任中石油股份董事长。作为中石油股份的当家人,他曾与股神巴菲特互通信息,中石油是巴菲特投资的唯一一只石油类股票。

今年49岁的蒋洁敏也是“石油人”,其在石油行业从业30余年。1999年2月参与过中石油重组与上市,2000年6月任青海省副省长一职,2004年4月进入中石油集团担任副总经理,5月份起就任中石油股份副董事长兼总裁。他倡导中石油与中石化、中海油等合作往来,也积极推动了中石油股份与投资者的沟通。无论是陈耕还是蒋洁敏,对于中石油的A股上市一直表示,从不放弃,但也并未有明确时间表。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