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出故障药方大挪移 6龄童吃下妇科药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6 09:25:53

个中原因就是国储中心已经知道国储局准备计划释放很多库存。而这也可视为国储中心做空的底牌。

知情人士透露,发改委和国储局早有抛铜的计划,而国储中心为提高自己在市场上的影响力,借用了国储的名义。“出库计划是早就定了,但是有人利用了消息,毕竟实际操作权在中心手中。”抛铜虽然早定下计划,但具体抛铜时间表却是由国储中心定,“国储极有可能是在被套住以后定的。”

然而,让国储中心没想到的是该中心进出口部主任刘其兵和他背后巨大的老鼠仓。“应该在1∶1-1∶1.5之间,也就是说20万吨国储空头的话,老鼠仓应该有30万-40万吨。不然基金不会费这么大力气挤仓。”知情人士告诉本报,当听说国储抛铜的计划后,刘其兵开始趁早建仓。可以判断,在几个月前,刘其兵建立空单之际,其心里的一张底牌就是,国际基金多头不知道中国准备计划几个月后抛售10万-20万吨铜。

上述知情人士告诉本报,事实上,整个事件中国储中心犯了期货投资的大忌,即下单人和资金调拨人是刘其兵一个人。由于这种情况在全世界期货业都最忌讳,因此有些期货经纪公司会定期对客户进行核对(核对下单人和资金调拨人是否还是同一人)。

而国储铜事件其实也是因为这种核对而开始暴露。10月中旬,国储中心收到了某境外期货经纪公司的核对单,这样才得知原来中心帐户上已几乎没钱。于是,中心立即想调回原来在市场获利留下的几亿美元资金时,这笔巨款已经没了踪影。

“这充分暴露了相关部门内部管理的混乱。”业内人士表示,对于一般大型企业,不仅是下单人和资金调拨人不能是同一人,连结算、财务、交易体系控制人员都是分开的。

通常,完备的授权体系,分别由财务体系,交易体系和结算体系三部分组成。三个体系的权限人,应该有不同的授权时限,主管部门会定期授权,便于适时审视授权的必要性和额度。但很多时候,人们往往只重视权限的范围,而不重视时限,“中心就输在这儿了,而这是参与期货市场风险控制最基本的规则。”

据可靠人士告诉本报,国储铜事件目前已经引起了相关部委领导的高度重视,开始调查了解有关情况。

“现在在给有关领导解释汇报时称并没有亏很多钱。”现在国储中心向上级的解释是,中心不像市场传闻那样因为投机亏钱。为此,为了保证账目的持平,国储中心几乎把以前所有的收益都用来平衡这次亏损。

国储方面解释的理由是,国储中心在国际市场均价每吨2200美元的时候购进了15万-20万吨铜。没想到,随后国际市场涨到每吨3400-3500美元左右,之后铜价格又下跌。于是,他们认为在这么高的价位,几十万吨铜必须进行保值。但当时上海市场20万吨铜抛不进去,只能在伦敦抛,于是就在伦敦市场做了20万吨铜的抛空。

彼时,国储中心的如意算盘是,如果均价维持在3200美元一吨,等于2200美元买进,3200美元抛出,一进一出,每吨可赚1000美元。但是没想到价格一涨,国储中心在伦敦作为大空头给多头基金挤住了。于是,没有办法,只能继续持空。此外,国储方面曾经试图申请过出口铜用于交割,但没有得到上级批准,加上此时业内对国储投机的意见已经巨大,国储中心只能在国内卖货,然后平掉伦敦空头。

据悉,国储中心现在是这样计算这笔“不亏”的买卖。伦敦市场2200美元买的,现在上海市场价格38000元左右卖掉,即相对于伦敦是3700美元卖掉,这样算下来,等于一吨赚了1500美元。中心在伦敦空头建仓位置是3200美元,现在如果平仓,算在3400美元均价,然后再亏掉300美元升水,等于是3700美元平仓。“在伦敦是亏了1500美元,在上海市场赚了1500美元,两头一算帐,没有亏什么钱。”

问题真的这么简单吗?业内人士表示,关键是,国储中心为何要在两个市场都同时做空?

“国家怎样处理,很难预料。”知情人士告诉本报,目前,国储中心内部账目显示没有亏钱。

记者从工商部门了解到,国储中心注明企业类型是全民所有制,工商部门人士表示,这样就意味着这个企业是国家的,如果出了问题,按理应该是由国家来承担。

但即便账面没有亏损,面对承担国家战略物资储备调节的中心来说,依然难辞其咎,“这么多从国家批到的资金,整个没有赚到钱。等于浪费了机会成本,现在还导致资源进不来。”某期货公司人士认为,现在,国储铜事件导致了国内和境外正常的贸易流受到很大影响。而万一价格居高不下的话,中国还要在市场上重新购买,现在好不容易压低一些价格,但是和国际价格还是很有距离,这样是不是以后会补涨。从国储本身来说,卖掉这些战略储备的铜,那何时买回,也是关注的问题。

知情人士向本报表示,整个事件中,之所以给市场造成很多迷雾,主要是在三个问题上:一是国储中心确实有接受国储局的(出库)任务,但都只限于国内的行为。由于国储局和储备中心的历史渊源,中心势必会放大其影响。

第二,在国内,国储局因为轮库(卖掉旧库存,补充新库存),向来通过国储中心在市场抛铜。而国储中心就利用了与国储局的关系,获取信息,进而又授权在国际上做多。而这种便利曾经也让国储中心在国际期货市场上赚足了金钱。国储中心也就开始萌发投机心理,导致了后来的做空。

第三,正是由于以上关系,刘其兵一直在市场上以代表国储局自居,进而动用国储中心一定的可操作额度。据接近刘其兵的人士向本报透露,光是刘这两年通过在期铜上的投机,就给自己的小金库增加了不下3亿美元的收益。

“这件事总体来说,暴露了很多问题。”相关人士认为,如果国储铜事件能够引发一系列的改变,带来好的监管,对参与国际期货市场的人员、内部风险监控、包括交割等等都会有个深刻的认识,也算有益。“就怕最后糊里糊涂的找个替罪羊就此作罢。”

手机市场的价格到底是谁说了算?是手机生产商,还是渠道?其实,这两者都不是关键,手机价格在各地的不同,只是企业实行的价格营销手段而已

2005年10月27日,奥克斯在南京公布《中国手机成本白皮书》。该成本白皮书表示,目前国内手机市场中有大量的“洋品牌”存在不合理的暴利。

与此相应的是,《华尔街日报》10月29日出示的一份诺基亚8800全球城市标价报告表明,这款手机在中国上海售价最高:泰国曼谷标价855美元、香港标价7388港元(约1000美元)、上海标价12033元人民币(约1480美元),上海卖价竟然比曼谷高出近6成。同样一款手机,为什么中国的标价却成为全球最高?

高昂的手机价格,里面到底有多少水分?同款手机,在不同的销售市场上价格也不一样,这里面藏着什么样的猫腻?

10月27日,南京,在奥克斯举办的新闻发布会上,最忙碌的人是奥克斯的全国市场总监李晓龙。诸多记者的追问和质疑,缘于其刚刚向业界引爆了一枚地雷

在发布会上,李晓龙以奥克斯的一款高档手机“海洋之星”为例进行现场成本解剖:这款具备MP3、百万像素、滑盖等功能的手机,主板成本610元,显示屏195元,结构件110元,附件75元,渠道利润190元,研发成本80元,生产和管理费各30元,销售费用110元,工厂利润50元,共计1480元。

解剖之后,李晓龙特意强调:“这个价格仅仅是洋品牌同类机型价格的三分之一。”

消息传出,立即在业界引起哗声一片,“指责”奥克斯故伎重演,又想通过“炒作”来扩大门面。业界专家项立刚认为,奥克斯的《中国手机成本白皮书》根本经不住推敲,一部手机除了原材料成本,还有研发成本、软件开发成本、品牌塑造成本、服务维护成本多个方面。把一个复杂的手机成本如此简单地变成材料成本的加法运算是不合理的。

奥克斯发表成本白皮书已不是第一次,人们不由得联想起3年前奥克斯在空调行业发表的那本《白皮书》。经营价格策略对于这个企业来讲似乎有着比较长的“历史渊源”。

2003年4月,或许还有不少人记忆犹新。当时奥克斯在宁波正式发布中国空调行业技术白皮书,其负责人吴方亮面对各地赶来的记者,痛揭空调行业经营暴利的庐山真面目。

为获得手机牌照,一度急得要跟信产部打官司的奥克斯终于在今年3月31日获得国家发改委发放的手机生产销售许可证。5个月后,奥克斯在上海金茂大厦召开题为“奥克斯血洗手机市场”的发布会,提出“手机就当白菜卖”的口号,表达要打击危害消费者利益的“价格恐怖”和“产品恐怖”现象。10月27日,奥克斯在南京公布《中国手机成本白皮书》,将矛头直接指向了国内手机市场中的“洋品牌”。

奥克斯白皮书故事的一次又一次上演,从空调的得意到汽车的失意,再到现在的手机,一系列的事件背后,有一只无形的手在左右——价格营销。

然而,偌大的一个手机市场,一纸成本白皮书就可以决定手机价格的命运吗?

同样的诺基亚8800,在曼谷标价还是855美元,到了上海为什么标价就高达12033元,成为全球最高价格了呢?

市场机制本身具有市场导向功能,通过价格变动反映市场供求状况和资源的稀缺程度,起到一个平衡供给与需求、生产与需要自动调节器的作用。诺基亚销售渠道的工作人员告诉本刊记者,“行内有种不成文的说法:8800手机的市场建议零售价是8800元”,但事实上,目前所有经销商的价格都和8800元的建议零售价相去甚远。

针对诺基亚8800手机在全球卖出不同价格而以中国内地价格最高的现象,诺基亚中国终端资讯负责人蔡芸对媒体公开表示:“供不应求给了经销商涨价的可能,我们对此采取的措施通常是通过市场供货和调配来解决。8800手机的出厂价格在全球基本是统一的,同时公司还对该款手机制定了销售指导价或者叫做建议零售价,但是各地经销商都会根据当地的市场销售情况对价格进行调整,对此诺基亚不好限制。”

对奥克斯《手机成本白皮书》提出的“无论市场上多高档的手机,成本也不过2000元,一些外资品牌正在赚取着500%以上的利润”这一观点,蔡芸认为,虽然对这份报告的内容和它的统计方法并不十分清楚,但是肯定诺基亚的手机绝对不会是这样的成本和利润。“尤其要考虑我们的研发成本。”

不光是诺基亚8800,其他一些国外品牌如摩托罗拉、三星等手机的价格也有类似的情况。甚至还有厂商向本刊记者透露,一部万元以上的手机经销商能得到3000元以上的利润,这对手机行业的一些懂“行规”的人来说并不是什么希奇的事。

本刊记者走访卖场后,获悉到一些手机的降价情况。比如nokia6230上市时间是2004年4月,上市价格是4980元,但半年后降到2950元;motoE398在2004年7月上市,当时价格是3680元,但几个月后降到2800元;还有三星E708上市时卖到5280元,但数月后的价格是3500元。据了解,国产手机的降价幅度就更加厉害了。有些国产机型,甚至可以在几个月内,就能从两三千元降到千元以下。一位销售商在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感叹:“现在的手机价格,隔一个礼拜就不同,几乎可以说一月三变!”

说到手机降价幅度如此之大,某国产品牌手机代理商告诉《IT时代周刊》,这是手机厂商的销售策略。现在手机市场的竞争越来越激烈,逼得很多手机厂商尤其是国产手机厂商,采取急功近利、榨取式的定价策略。一般来说,新手机上市时,厂商都要搞促销、打广告,为了将这些成本回收,厂商都会将新手机价格定得很高。另一方面,价格定得高,也为下一步的降价留出空间,通过大幅度降价,来诱惑消费者。“现在的新品手机,一般最多3个月价格就会狂降,以刺激人们购买,而半年后则干脆清盘甩货,弄得我们这些代理商也十分被动……”这位代理商感叹道。

奥克斯此次跳出来发布白皮书,最大的原因是整个手机产业正在进入新一轮“淘汰赛”,希望借此再一次抓紧手中的价格撑杆。

近日,国产手机企业频频对外披露亏损状况。日前波导公布的第3季度业绩报告显示,每股净亏0.73元,今年前9个月亏损2.8亿元。同时,波导还发布“公司在2005年度将出现较大亏损”的预告,而上年同期波导的净利润是2亿元。同一天,TCL通讯也在第3季度业绩报告称,期内亏损4.6亿港元,上年同期亏损1.47亿港元。康佳第3季度报告称,受手机业务的拖累,公司出现“大面积”亏损,净利润比去年同期下降近四成。夏新在10月27日公布的业绩中也表示,第3季度亏损达1.35亿元,并预计第4季度及全年净利润都将发生亏损,国产手机第一梯队的四家企业已经全线亏损。

而对于刚刚进入手机行业不久的奥克斯而言,这样做有利可图。博通智信资深电信分析师李文峰在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说,“奥克斯此举采用的是取悦消费者的营销手段。相对而言,奥克斯在手机市场目前没有太大的优势,而国外的一些手机厂商无论是核心技术还是渠道或服务,都做得比较强了,奥克斯要在这些方面与他们竞争很难。作为刚进入这个行业的弱势企业,价格的确是比较容易突破的一个点。而就中国企业来说一般都比较忌讳产品成本的公开,奥克斯这样做显得有些特立独行,虽然能在一定程度上起到打击竞争对手的作用。但奥克斯的价格战不会打太久。”

尽管国内很多企业都清楚价格战是把“双刃剑”,弄不好要“害人害己”,但是为了市场份额的增加,却也还是不断地降价。

李文峰介绍说,奥克斯的这次行为会加速手机行业的“洗牌”,2至3年后,将会看到一批不具备真正竞争力的企业退出这个行业,到那时,市场会筛出真正能与国外企业竞争的优秀国产手机厂商。

价格营销能否取得成功,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各种营销手段都只是一时的权宜之计。对于手机这样一个高科技产品来说,核心技术是支柱,不管是迫于市场竞争压力也好,还是缓兵之计也好,光靠营销策略是走不远的,只有踏实练好基本功,才能在市场上生存。

体育讯特派组莱比锡专电,12月9日晚笔者在06年世界杯抽签地莱比锡的新展会外看见国人久违的“施大爷”信步走过红地毯进土场馆,虽然拍下了一张施拉普纳“傲气十足”的照片,却未得机会进前说话。原以为就要这样错过一位“中国足球专家”,谁知道12月10日(周六)早晨在欧洲最大的火车站——莱比锡火车站三楼的候车大厅里却戏剧性的再次见到“施大爷”。

十几年前的春节晚会上,牛群冯巩的《拍卖》以7万元的高价拍出时任中国国家队主教练的施拉普纳的一根白发,国人无不为这位中国足球的首位“洋教头”喝彩叫好;十几年后“施大爷”在德国冬日的早晨一人独自等待回家的火车,身边人来人往,在绿色的杉树和红装的圣诞老人装饰的气氛下显得有些孤单寂寞。不过这位65岁的老人心里仍然惦念和挂记着中国足球和他的那些弟子们。

1992年亚洲杯上施拉普纳灵光一现,中国队获得第三名;而时隔半年后的中国足球史上的“兵败伊尔比德”不仅让中国队冲击世界杯再一次失利,也直接导致了施大爷的下课。然而他并没有因此离开中国足球,这之后的十年间,施拉普纳来往穿梭于中德之间,为中国球员进入欧洲联赛、中欧足球俱乐部交流等做出了重要工作,尽管如此,他的“施大爷啤酒”在中国并没有得到广泛一致的欢迎。

施拉普纳带队中国虽然未能解决中国足球进入世界杯的“饥渴”,但是却给他留下深刻的印象是他的一批中国弟子们。这些中国弟子日后拜他的帮助也多次前往德国进行训练和进修,其中最为耀眼的莫过于曾经效力于德国法兰克福和汉堡圣保利俱乐部的杨晨和为德国亚琛和菲尔特征战的谢晖。

“中国杨”的名字一度在德国足坛上掀起不小的波澜,不过在施大爷的眼中,那个“中国杨”只是法兰克福的杨晨,而杨晨之后效力于圣保利则是施拉普纳万万不能理解的。“我当时让他来德国踢球,我是想让他真正的能够在德国联赛的氛围中成长,能够向世界证明,中国球员一样能在欧洲高水平联赛立足,也为日后的中国的球员做出榜样。事实证明,我是正确的。如果他能够按照我的想法去做的话,他现在绝对在德甲的某支俱乐部。”那究竟是什么让“中国杨”走向了圣保利呢?施大爷摇摇头,无可奈何。

“谢晖可惜了。”施大爷在赞叹谢晖的英语和德语语言能力之外,对于谢晖因为受伤而无法长期在德国联赛效力感到十分惋惜。“他的语言那么好,和队友、教练交流都没有问题,太可惜。你看,上个赛季他在上海踢得多好,那么多进球,在国家队也有不错的表现。但是现在我真的不知道还能为他做些什么”。

中国目前火热的经济形势也吸引了大批教练和球员前往中国,施拉普纳很直截了当的批评他们说就是为了“钱”。“他们去中国的目的太明显,就是为了中国人轻易就拿出的钞票。他们名义上说是去帮中国,解决中国足球的问题,又有几个是真正的呢?”施大爷说到这里开始动情,声调提高了很多,言语也相当激烈。“我在90年代初的时候那是真正的工作,我和我的中国助手们每个礼拜工作七天,那才叫真正的用心,我真是为了帮助中国足球。”当然相对“恶劣凶险”的环境也挡不住施拉普纳为中国足球做出贡献的脚步,他时常在中德之间飞来飞去,继续为中德足球交流奔波。“我刚在中国呆了十几天,二月份我又要去了。”说到中国的时候,施大爷的眼中总是流露出一丝眷恋。

“把那帮小孩子放在一起训练,还到德国来训练,有什么必要?能有什么积极作用?纯属炒作,你看看去得什么地方?巴特基辛根,那个市长就是为了赚钱。”看上去憨厚的施大爷有些“义愤”。“十年前我就提过计划,将一批年轻队员分散到德国乃至欧洲的各个俱乐部,让他们在欧洲的环境中成长比赛,每个月或者定期聚会总结经验,打训练赛,球员在自身能力提高的同时培养与队友的团队精神,这才是好的训练方法。这个计划现在还保存在中国足协,我家中还存放着,但是中国足协根本没有考虑,这些材料不知何日才能成为现实。如果中国有这样一批球员的话,我们真的可以想象昨天晚上32支队伍中必然有CHINA的字样”。施大爷一直为中国未能进入06年世界杯决赛圈耿耿于怀,“伤心是我唯一的字眼”。

曾经身为德国足球俱乐部球员和教练的施拉普纳谈起德国国家队世界杯抽签形势兴奋之情溢于言表,不过言辞中还是体现德国人“居安思危”的小心谨慎态度:“形势很好,似乎其他球队都不是很强。不过暗礁往往就藏在看似平静的水面下,这些球队可能也会爆冷,将德国拖下水。希望德国队和克林斯曼好运。”(少娴)

新华社北京12月10日电(记者安蓓)国土资源部官员10日说,中国石油产量将在2010年左右达到2亿吨,并有能力保持这一水平持续15年以上。

国土资源部油气资源战略研究中心副主任车长波在此间召开的“中国能源市场建设及能源风险控制高层学术论坛”上说,根据新一轮全国油气资源评价的结果,2005年至2020年,中国石油探明储量将稳步增长,年均探明8至10亿吨;石油产量持续上升,2010年左右达到2亿吨,并持续15年以上。

据介绍,新一轮全国油气资源评价共评价了129个盆地,参与汇总盆地115个。评价结果目前已报国家有关部门批准。

车长波说,中国待探明油气资源总量丰富,但探明程度总体不高,石油探明程度仅为33%,天然气为12.5%。

新一轮的评价结果显示,2005年至2020年,中国天然气探明储量持续增长,年均探明4000至5000亿立方米。天然气产量也将快速增长,2010年达到900至1100亿立方米,2020年达到1500至1700亿立方米。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