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时尚高端 八百万像素数码相机推荐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9 21:37:42

1994年高考临近,戚柯一心向往中国最高学府清华大学,而在填报志愿时却犯愁了。父亲一眼看中了清华的工程物理专业,虽然全家人都不清楚“工程物理”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专业,但其中一条太吸引人了:成绩优秀者,可本硕博连读,9年取得博士学位。父亲一锤定音,一同来的外公也十分赞同,他认为当科学家是最理想的人生。

戚柯果然不负众望,考出了636的高分,成绩排名在当年湖南省的第60名。两个月后,戚柯从清华大学邮寄回来第一封家书:

清华不愧是一流大学,不但各种教学设备先进齐全,而且在生活中也有很周全的服务……

现在核科学已广泛应用在医学、工业和核电事业上,我们系的学生毕业了可以有其他三个去向:机械、电子、计算机,这都是工物系的强项,工物系要求学生有很强的动手能力,也要求学生有深厚的理论基础,适应能力非常强。(摘自1994年9月17日家书)

虽然语句中带有几分稚气,但看得出当时的戚柯完全沉醉在成功的喜悦中。其实,当时系里的老师曾向学生泼过一些“冷水”,称工程物理专业之前主要是培养核科学人才,随着核工业不需要大量人才,工物系招生的规模也在逐渐缩小,但当时的戚柯怎么也没想到,6年之后,他会因就业而痛苦不堪。本报记者刘俊/文摄影记者伏志勇/图

G博汇(资讯行情论坛)(600966,前收盘5.98元)天同证券:股价低估,随时可能补涨。

G旋风(600172,前收盘4.10元)中银国际:目前世界上产量最大的人造金刚石企业,目前市盈率仅为10倍左右。

G厦工(资讯行情论坛)(600815,前收盘2.68元)华安证券:主导产品装载机市场占有率为18.51%,上周五连阴,短线有望反弹。

G星湖(600866,前收盘2.06元)汇正财经:公司控股50%的上海博星基因芯片公司具有明显的垄断优势。

中房股份(资讯行情论坛)(600890,前收盘2.79元)北京首证:公司在北京拥有大量土地储备。

银基发展(资讯行情论坛)(000511,前收盘4.06元)光大证券:机构去年四季度大举介入,后市随时可能强劲爆发。

她说:我们这个产品啊,收益率高,风险低,每年平均收益8%左右,而且起点低,5000就可以啦、、、、、、

仔细一看,xx券商的大名就在上面,然后条款一看,就是券商委托理财合同吗。

不保本,不保证收益率,预计收益率8%。呵呵,海协这比同期银行存款高xx,比国债高xx.

那位女士很认真地接待了我,首先问我是否有港币或者美元,得到了肯定地回答后,她就告诉我,现在有个外汇挂钩产品。

本报阜新消息昨天22点,阜新警方向记者证实,3月31日晚组织30多人洗劫该市中林国际酒店、扰乱社会秩序的组织者谭林(女)已经被刑事拘留。目前,阜新市中林国际酒店已经恢复了正常营业。

3月31日零点左右,30多名身着迷彩服、全副武装的恒瑞公司职工乘坐双层大客车来到中林国际酒店,下车后,这伙人显得非常有组织,有人控制电话、有人控制电脑、有人控制监控室。厨房内的部分物品被砸坏。其中一伙人跑到中林国际酒店的员工宿舍,将门揣开后,对员工大打出手,将员工的手机没收,大多数员工只穿着衬衣就被赶出来。其中保安经理卢兴岩的头、腰和脸部被人扎伤。事件发生后,导致中林国际酒店停止营业。

昨日晚7点30分,阜新警方将当天晚上坐在中林酒店大堂内指挥的女人(谭林)家的别墅(6号楼)团团包围,大约在昨晚9点左右,谭林及在其别墅内的六七个人被带走,但其中是否有当晚用刀扎保安经理卢兴岩的人,现在还不能确认。

目前,瘫痪两天的阜新市中林国际酒店已经恢复了正常营业,昨天顺利地接待了来自意大利的一个考察团。

“我被打得满地打滚,满脸满身都是血,我只能在地上爬,浑身在发抖……”前日,躺在病床上的阜新中林国际酒店保安部经理、当晚值班总经理、28岁的卢兴岩断断续续地对记者说。

当晚大约在零点左右,许多人突然冲进酒店大堂内,卢兴岩上前询问时,对方手中的棍棒就朝着他抡了起来。他转身想往外跑,结果被对方堵在了大堂里面,只听有人在说:“打死这个姓卢的。”在卢兴岩跑到厨房后,追他的人用厨房内的盘子、碗等像雨点一样猛打在卢兴岩的头部、脸上、身上。浑身颤抖的卢兴岩感觉后背湿湿的,用手一摸,全是血,过了一会儿,他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当他醒来时,已经被人拖到大堂上的地上,一个他以前认识的女人坐在大堂的沙发上,对卢兴岩说:“从今以后,再在中林看到你就打死你。”之后,两个男人将卢兴岩拽到酒店外面,他跌跌撞撞地走到中林酒店东侧的天宏酒店门口时,发现只穿衬衣的无处可去的10多名员工都在这里。此时,有人拨打了110报警电话,卢兴岩被送到医院抢救。

卢兴岩的脸部缝了8针,后背部长约有12厘米的刀伤,头部、手臂等有很多伤口。

中林国际酒店的管理人员向记者介绍说,2001年他们从谭林手中买断了这家酒店的餐饮经营权,2005年5月20日,又将整个酒店的经营权买断,可是还不到一年的时间就发生这件事。事件发生后的2天里,客房的70多名员工现在只有5人在上班,其余的员工根本就不敢上班。酒店的粗略统计表明,当晚酒店的丢失的各种资料、损坏的电脑程序、员工手机、钱、总台的现金等共计146000元,每天酒店的进账3万多元,在已经过去的两天里,酒店营业损失达6万元之多。本报特别报道组

财经讯中国石化(资讯行情论坛)(600028.SH)4月3日披露的2005年年报显示:去年,该公司主营业务收入7991亿元,同比增35.3%;利润总额615亿元,同比增14.84%;净利润396亿元,同比增22.57%;每股收益0.456元,同比增22.58%。

同时,中石化表示,目前正积极整合内部管理体制,为股改创造良好的条件。并称,中国石化集团公司对中国石化的股改目前尚无具体计划。

说到抑郁症,许多读者都会想到中央电视台著名主持人崔永元。“我有病,患的是抑郁症,而且是很严重的抑郁症。”

崔永元说:“得抑郁症的基本上都是天才”,“得抑郁症并不可怕,应配合医生的治疗”,“得抑郁症的人除了想睡觉之外,平时与常人没什么区别”,“得抑郁症仍可以进行工作,只是需要极大的毅力”,“产生抑郁症的原因很多,请不要歧视他”。透过日记和书信,我们发现,毕业6年来,戚柯一直在与抑郁症做斗争,只是这种心灵的挣扎,竟是那样的艰难。

从中科院高能物理研究所出来后,戚柯意志十分消沉,很难接受这样的事实。抑郁症可能是困扰他多年的疾病。从他写给父母的信中,因抑郁症想结束生命的念头曾让家人寝食难安。直到2002年被确诊为抑郁症之后,戚柯才清醒地认识到自己的问题所在,并在日记中留下了这些心灵挣扎的经历。

坚持每天服药,每天这么多药,真让人感到头疼。如果有效果,彻底地改变自己的睡眠状况以及病症,那么我也就知足了。

我没有什么朋友,没有什么真正了解、体谅我的朋友,希望这种环境是一种普通真实的环境,我希望在这种环境下能够把握住自己的人生方向。(摘自2002年3月22日的日记)

今天从安仁回到湘潭,睡了一下午,起来后感到很累,喉咙也有些痛。在安仁这半个月,我觉得身体的调控能力还是很差,碰到睡不着我还是没有办法,和外公外婆之间的沟通也没有多大成效,只是觉得生活很无聊。(摘自2002年5月20日的日记)

今天从广州看病回来,潘医生希望我坚持吃药或住院治疗,我也希望自己能够通过服药来治愈自己的病(抑郁症),过上正常人的生活。

现在的我只想找一份能够谋生的工作,能够靠自己养活自己,至于前途,我都不敢去想,因为这些事都太渺茫。

我现在一看书就头晕、想睡觉、睡又睡不着,我希望自己能够找到度日的办法。(摘自2002年10月23日的日记)

2002年,戚柯和小自己两岁的妹妹一齐来到深圳寻找工作,他一直都没有忘记母亲的劝告,“高能物理研究所不要你,就不能生活了吗?还有许多路可以走,还有许多事等你去做。”

这段时间,戚柯想过许多选择,考研还是找工作,怎么找工作?这些都是痛苦的选择。最要命的时候,一个“思想者”头脑里是万马奔腾,可行动上却表现出十分的懒散。

妹妹戚芳向母亲打来电话,说哥哥每天睡到中午12点还是不愿意起床,根本就没有去找工作,老是望着天花板发呆,一会哭一会笑。

读了这么多年的书,买了这么多钱的书,但是我无法从书中找到自己精神上的满足……想一想,真是让人感到伤心,但是,我希望自己能够坚持下去,不求有所得,但求在书中度过悠悠岁月。

来到深圳以后,和同学联系了很多次,每次联系,只觉得相互之间已经越走越远,现在我宁愿自己一个人静静地度过,也不再去渴望别人的理解。友谊和沟通,那并不是我真正想去做的事,也不再是我自卑心理的一个症结,我无法改变自己,别人也很难接受我。环境之于我已经不再有感觉。我只是希望在这样的环境中坚强地生活下去,这就是人生。(摘自2002年7月19日的日记)

母亲总是打电话来,催我回去,真是烦死人了。工作、读研、出国,我觉得读研岁数太大,出国身体又不好,只能工作,目前工作只能从底层做起。(摘自2002年10月26日的日记)

远在湖南湘潭的詹女士得知儿子根本没有找工作之后,心急如焚地赶往深圳龙岗镇的一个小居民区。此时的戚柯脸色很不好,并有些浮肿。

小小的出租房内零乱不堪,阳台上留下一地的烟头。一直体质虚弱的戚柯此时又患了重感冒,长时间在附近的一个小诊所里打吊针。

现在是二十一世纪了,想起读大学到现在,经过10年的时间,我从理论学习到工作实践,接触了社会的一些方面,在感情上成熟了一些。

自己也没有想到在北京、深圳会发生这些事情,对社会对人都太理想了,自己对朋友太真了,没有轻重。

最近回来治病,心情平静了许多,更深入地思考了很多事情,希望能对自己有一些帮助。(摘自2004年10月1日的日记)

离开北京已很多年,我的心情好多了,我想身体会好起来的。(摘自2004年10月10日的日记)

与长辈们的恳谈,使我很累,我没有鲜明的立场,更没有动人的观点,庸俗的生活使我寝食难安。朋友自然越来越少,未来生活的另一半也不愿多想,摆脱这种机械的电气化的冷漠成为强烈的愿望,也不想去计较日常生活的得失与朋友之间的亲疏。

深圳已成为旧游,又要回到北方,用一种广阔的心灵去体验,而不要为自己辩护,去承受平凡生活的深刻。(摘自2005年4月6日的日记)

经过几番努力,戚柯回到湘潭家中。在此后的4年时间里,他的脾气十分古怪,他十分反感父母通过各种方式为他找工作和治病。

一名在清华大学当教授的亲戚对戚柯说,国家很快就要建设许多核电站,正是你英雄有用武之地的时机,可每次找到合适的工作时,戚柯又表现出清华学科成绩给他留下的自卑心理。

2005年,詹女士和戚柯在北京治病找工作期间,再次去过中科院高能物理研究所。当年是戚柯导师的毛泽普再次将他拒之门外。

詹女士说,高能物理研究所在她孩子的问题上是有一定的责任的,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正是需要关爱的时候,却遭受无情的抛弃,这种毫无人情味的用人方式令人寒心。

她说,曾被媒体报道的“神童”魏永康,最初也是被高能物理研究所拒绝,后来还是另外一所大学的教授接纳他为研究生,为什么一而再地出现类似情况,“这些以高级知识分子自居的人,难道就没有反思过自己的问题?”

从一名清华学子沦落到一名搬运工,除了叹息以外,我们不妨再次思考,到底是谁之过?

教育之过?中国的“应试”已有数千年传统,也培养了无数精英人才,就连教育强国美利坚也曾到中国来探索“考试”制度的奥秘。再者,许多教育强国如日本、韩国等也十分重视考试的作用,均采用考试来选拔人才。

数年的“应试教育”转“素质教育”,让人们发现,考试本身并没有错,教育也很难摆脱考试,因为它是一架相对公平的秤,但如何利用考试这杆秤,则学问极大。

严爱之过?正如戚柯自己所言,家长对自身要求过于苛刻,期望值过大,导致了心理的极度失衡。反过来想,其实这种压力再大,也大不过他自己给自己的压力,如果这种压力能够得到利导,则是一股无穷的精神力量。用另一句话说,戚柯自己没有能够战胜自己。

抑郁病痛之害?从崔永元这个典型抑郁症患者来看,抑郁症并不可怕,抑郁症同样能干出优秀的成绩,同样能够走出心理的阴影。

古人云,心病还需心药医。笔者理解,抑郁症本身就是一种心理障碍,是一个很难打开的心结,一旦这个心结彻底消除,病态也就迎刃而解。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