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几内亚岛发现失落的世界 存在大量新物种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3 14:36:12

“想过退学后做什么吗?”记者不禁问道。“边打工,边自考!”王思涵回答得很干脆。

思涵(面对记者的发问,他答不出来了,许久后,他小声说):体力活,我做不了;脑力工作,我也没有文凭。

自考嘛,会选择一个涉及文科少点的专业,因为跳级,地理、政治那些,我从来都没学过。

10岁考上中学,14岁考上大学,王思涵似乎再次演绎了一个“神童诞生的故事”。但在大学四年里,他拒绝参加一切活动,不愿与老师、同学交流,深陷父亲等亲人离去的痛苦中无法排解,最终遭遇尴尬退学。

国内著名教育专家宋凤兰将此总结为“生理、智力和心理发展不和谐造成的。”可又是什么造成了他生理、智力和心理发展的不和谐呢?教育的不平衡性可能就是一个主因吧。

在本报推出了“昔日神童大四黯然退学”系列报道后,广大读者纷纷打电话表示对王思涵的同情,并恳求学校再给神童一个机会。可是当记者真正走进“神童”背后的生活时,那份同情变成了一种理性的思考。

记得18岁就取得哈佛大学哲学博士学位的诺伯特·威纳,还以自己的经历向全世界呼吁:神童不一定为社会所需。他们中的一些人脱离了现实社会,生活变得很艰难。本报记者王欢

最近,上海的温度连创新高。和上海许多时尚MM一样,吊带衫、超短裙、露脐装等等比较“露”的衣服,李小姐穿起来从来不皱眉头。用她的话说,这叫“时尚”。李小姐最得意的搭配是黑色露背吊带衫和低腰紧身牛仔短裤,这套行头在炎炎夏日的确够凉爽。挤在人群中等地铁的时候,李小姐修长白皙的双腿亭亭玉立,格外惹眼。

从等车开始,人们在车门前就开始相互挤位。车门打开的一瞬间,人们鱼贯而入。“肌肤之亲”便时刻伴随着男男女女。象李小姐这样“穿得出”的年轻女孩,在拥挤的车厢里自然吃了不少苦头——带着汗水的臂膀相互粘在一起,肉贴肉的尴尬,避也避不开。被汗水浸湿的胸口紧紧贴住同样潮湿的后背,空气中弥漫着汗水的咸味。车厢里,李小姐的站姿端正,尽管车子的晃动也会让她和别的乘客靠的更紧,可她还是尽力保持住身体的平衡避免不必要的接触。作为一名上班族,李小姐始终保持着她夏季的穿着风格。尽管地铁很拥挤,尽管她时常抱怨着拥挤。李小姐说,这就是她的STYLE。

喜欢“时尚秀”不是MM的错,而秀到让男士尴尬就有点过火了。郭先生对自己的一次经历有些哭笑不得。那天,在拥挤的地铁车厢里,他前面就站着一个穿吊带衫的少妇,其大半个后背和肩膀没有一丝衣衫。这就苦了老郭,一路上他努力往后撑着,避免碰上这个秀身材的少妇。

到站了,总要下车,老郭轻声问:您下车吗?少妇不理睬。再大声问,还是不理睬——原来她带着耳塞。拍肩膀?光溜溜的,不敢。拍腰?更不敢。可怜的老郭灵机一动,用手里的矿泉水瓶子轻轻碰了一下少妇:您下车吗?少妇猛地回头,正义凛然地呵斥老郭:“别碰我!”极具穿透力的女高音使一车厢的目光齐刷刷地聚焦到老郭这个“色狼”身上,可怜的老郭立即汗如雨下,举着矿泉水瓶子,磕巴磕巴地解释:“我用的是这个。”少妇依然怒不可遏:“这个也不行!”——老郭只有“抱头鼠窜”,在众人鄙视的目光中。

本报讯20岁的潘某,爱上有妇之夫后提出结婚要求,但屡次遭到拒绝,昨日上午,伤心的她爬上瀛福小区一6层高楼欲跳楼轻生,幸被及时赶到的瀛洲派出所民警及消防官兵救下。

上午11时许,记者赶到现场时,看到潘某曲着身子,赤脚坐在遮雨棚外沿,双腿悬空。据介绍,此时,潘某已贴着墙壁晒了近2个小时的太阳,刚开始她还用双手抓着遮雨棚的角铁,后来松了手,瀛福小区里围观的百余名群众都为她捏了一把汗。高楼下,充足气的救生气垫正在“待命”,消防官兵及瀛洲派出所民警已做好紧急营救的准备。目击者杨先生说,该女子原来坐在遮雨棚旁的横梁上,可能是体力不支,才挪到遮雨棚上坐着。居民许女士说,该女子是通过窗外横梁爬上6层楼的,之前她还买了把小刀哭着割自己的双脚。

直到中午12时25分,经民警劝说潘某才同意配合营救。第一个消防员绑好安全绳,到达潘某身边。此时,潘某已全身无力,另一名消防员也爬上遮雨棚协助。中午12时34分,潘某被安全扶到楼梯口。被救后潘某只是抱着女同事伤心哭泣,民警怕她脱水晕倒,忙拿来一杯水,等其情绪稍稳定后,才将潘某等人带回所里进一步了解情况。

昨日下午2时多,派出所民警派车将潘某送回了暂住地。据警方介绍,潘某年仅20岁,长乐人。来福州打工后,与一有妇之夫相恋,在向男友提出结婚要求屡次遭拒后,伤心不已才欲跳楼轻生。

金报讯前天,义乌城镇职业技术学校的毕业生王伟收到了宁波大红鹰职业技术学院软件学院的《录取通知书》,但他和家人一点也不高兴,因为他们认为填报志愿时受到了班主任误导。

昨天,王伟和20多名同班同学以及部分家长一起来到义乌城镇职校,要求学校给他们一个合理的解释。

据了解,在今年高等职业技术学院的入学考试中,义乌城镇职校市场营销毕业班(三)班55名学生,有49名上了录取分数线。6月26日上午,学生们开始填报志愿。填报学校分第一批、第二批进行,而在第一批中,市场营销专业的学生只能报读宁波大红鹰软件学院,而在第二批中却有20多所学校可供选择。

昨天,王伟等同学说,由于与自己现在所学专业不对口等原因,许多同学都不愿报读软件专业,而想在第二批中选择自己理想的学校。在填写“高职考生志愿”计算机读取卡时,班主任说,把第一批填报志愿的学校代码、专业等也填上去,不会影响考生被第二批报读学校录取。许多学生就按班主任的意思,先在第一批填报志愿栏上写上宁波大红鹰软件学院的代码,然后再填上自己喜欢的第二批报读学校的代码。

后来,学生们了解到,在同班同学中,共有38人在第一批志愿栏中填了宁波大红鹰软件学院,他们现已全部被宁波大红鹰软件学院录取。而许多学生和家长说,这是违背他们当初填写志愿本意的。

按省招生部门规定,如果不想读第一批的学校,可以在填写栏中写上“999”表示放弃。但昨天在场的学生们表示,班主任根本没有讲过这句话。

这位班主任说,在填报志愿时,他曾跟学生们说,填报志愿要慎重,第一批志愿可以填也可以不填,不填就空在那里。同时,他考虑到第一批志愿的宁波大红鹰软件学院在全省只招收40人,学生们被全部录取的可能性不大,就又对学生们说,第一批志愿的录取分数线比较高,填一下也可以。他认为,学生“可能受这句话的影响比较大”。

但后来他了解到,经省招生部门同意,宁波大红鹰软件学院已将招生人数增加到90多名。结果到前天为止,这38名学生已全部被宁波大红鹰软件学院录取。

据悉,目前生源竞争激烈,一些高职院校未到学生毕业就到各职校联系招生,少数高职院校存在违规招生现象。昨天,一些家长还怀疑此事存在幕后违规行为。

据校方反映,虽然事先有20多所高职院校的招生人员与他们联系,但都被校方拒绝了。此事发生后,校方也曾怀疑有班主任参与违规招生,但毕业班的6名班主任都否认宁波大红鹰软件学院曾委托他们招生。

6月25日,该校就毕业生填报志愿事专门开会,强调不填报志愿时,要叫学生写上“999”表示放弃,而此时市场营销班的班主任也在场。

该校校长表示,此事发生后,他们进行了反思。虽然填报志愿家长、学生是第一责任人,而老师只起到辅助作用,但多讲一句话就可能会对学生产生误导;另外,学校方面也承认对高考招生宣传不够,因为按常理学生、家长应该为能读第一批志愿的学校感到高兴。

本报沧州电(记者刘树鹏)本报关于沧州街头按摩院成为色情陷阱的连续报道,引起沧县青年妇女刘俐(化名)的注意,7月8日,她与本报记者取得联系,讲述了她丈夫成为派出所协勤并干上按摩院以后,给其家庭带来的遭遇。

刘俐介绍说,自己的丈夫原本在沧州市区开出租车,经常被派出所的协勤叫去,潜伏在一些按摩院附近抓嫖客。后来,那些人劝他不要开出租车了,就到派出所干协勤吧。2003年,丈夫果真卖了出租车,到某派出所干了协勤,后他又买了一辆旧车,每天与其他协勤一起,到处去抓嫖客,罚款后,他们可以从中得到提成。大约过了半年多,丈夫为了多挣钱,索性自己开了一家按摩店,招了几名按摩女。据丈夫说,他们罚款的对象,主要是那些看起来像是农村或外地的人,因为这些人吃了亏还说不出来,只好花钱免灾了事。

刘俐说,一开始,自己总是劝丈夫,不要干那种缺德事,但丈夫不听。没想到,今年“五一”过后,丈夫突然告诉她,自己在外面有了人,要和她离婚。后来,刘俐来到沧州,她发现丈夫所说的那个人竟是他自己店里的一名按摩女。

刘俐说,自己与丈夫的离婚案正在等待法院的判决。她希望有关部门能彻底整顿街头按摩院。

据了解,本报对沧州一些警务人员串通按摩院进行大肆敲诈的报道刊发后,引起了省委政法委的高度重视。目前,已有两名涉案的警务人员被检察机关逮捕。

挤地铁对身高马大的男士来说,也许不像女士那样遭罪。不过也难免遭遇老郭那样的尴尬。当过一次“色狼”后,老郭总结出一套不成文的“规定动作”也许能避免不少尴尬:

在地铁上,男士的眼睛应该往哪里看呢?首先,万万不能往下看。夏天,女士的领口都比较宽大,有的甚至是开胸或低胸。男士的个头普遍比女士高,敢低头往下看者,后果一律自负;其次,不能东张西望。眼神飘忽、举目不定者,让人缺乏安全感。一旦目光和哪位女士警惕的眼神对上了,那你在别人心目中的形象便会大打折扣。往上看或者往前看总可以了吧?实践证明:长时间抬头看车顶,容易造成颈椎疲劳。往前看着同一个地方别人不尴尬,自己也怪怪的。

老郭的经验解释了一种现象:为什么地铁上有那么多男士在闭目养神或是在看书读报。

上了地铁以后男士的手往哪里放,同样是个尴尬事。往下放?立刻打住!这个动作很容易被误解为标准色狼或者“贼骨头”。往胸前放?悠着点!撑起的胳膊肘正位于女士胸前的敏感地带。万一车子一个晃动碰了上去,后果不堪设想。所以,正确的动作是伸展开手臂稳稳当当的抓住扶手,不要有多余动作。这样才能体现男人的稳健。

老郭的这个经验同样说明了为什么在地铁上男士们明明热得汗珠汩汩却不敢擦。

到底是全身运动还是全身不运动?应该说,是要把全身不运动作为一种运动!通俗的解释这节的要领就是一个词“屏住”。首先,要屏息。男士的呼吸要均匀,过于用力的呼吸要是喷在前方女士的脖子上,那就有挑逗的嫌疑了。当然也不必不敢喘气,那样憋得慌;接下来身体要屏住。手臂,躯干,大腿最好岿然不动。就算动也尽量别蹭在女乘客的身上,这样既卫生也把疑似性骚扰的发生概率降到了最低。

不过,老郭认为上上之策是,哪里男人多就往哪里挤,哪怕是踩了哪个男人、吵上一架,也比被当成色狼好。

新闻索引南京一位已婚工程师几年前在深圳工作时,与当地一酒吧的女歌手同居并生下了孩子。之后,他应酒吧女的要求,写下了总额高达180万元的“欠条”。不久前,这位酒吧女突然手持“欠条”来到南京,将这位工程师告上了法庭……

现年42岁的张晨是江苏苏州人,1984年从浙江某大学数学系毕业后,被分配到南京一家研究所工作。1988年5月,25岁的张晨与南京某公司女职员林玲结婚,次年他们有了儿子。1995年10月,张晨所在的研究所在深圳市罗湖区成立了一家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张晨被派到那里任副总经理。工作之余,张晨喜欢泡酒吧,并在那里认识了四川女孩许薇。许薇是一家酒吧的歌手,出生于四川绵阳一个工人家庭,1995年从当地一所师范专科学校毕业后来到深圳。之后的日子里,张晨经常去酒吧给许薇捧场,并渐渐地喜欢上了许薇,但他只是偶尔约许薇喝喝茶,因为他清楚自己早有妻室的身份。

1998年10月13日是张晨35岁的生日。那天晚上九点多,他忙完了公司的事情后照例去酒吧喝酒,并托服务员给许薇带了张字条,上面写着:“今天是我的生日,我想听你唱歌,随便什么歌都行。”没想到,几分钟后许薇竟脱下演出服,换上了自己的衣服将他拉出酒吧,说:“我请过假了。今天是你的生日,我想只为你一个人唱歌。”

当晚,他们去了深圳著名的红树林。许薇一路上说着笑话哼着歌,让张晨感觉到了久违的温情。所以,当返回途中张晨让出租车直接开到自己的住处时,许薇没有反对。一周后,两人便住到了一起。

那段日子应该是张晨人生中又一段“激情燃烧的岁月”。他清楚地记得,当时的许薇每天都会给他的手机上发几条柔情短信。更让张晨感动的是,那时无论他去哪里出差,许薇都会每天收看那个城市的天气预报,然后发短信提醒他注意冷暖、保重身体,这让常年独自在外的张晨真实地感觉到了一种温馨。

与张晨同居后,许薇便按张晨的要求不再去酒吧唱歌了。此时的张晨虽然年薪已达30万元人民币,但他必须将其中的绝大部分交给远在南京的妻子,这让他挣钱的欲望更为迫切。于是,张晨便利用业余时间给当地的一些单位讲课,这样每年至少可以拿到10多万元的讲课费。

2000年元月,张晨在深圳买了套总价60万元的房子,因为此时的许薇已经身怀六甲。张晨觉得,虽然自己不可能给许薇一个名份,但作为男人,至少要在形式上给这个女人一个家。

2000年3月20日,许薇生下了儿子小可,这让张晨在又一次沉浸在做父亲的喜悦之中的同时,对许薇又多了几分歉意。也正因为如此,张晨在经济上对许薇母子从不吝啬。在儿子一周岁生日的那天晚上,许薇躺在床上第一次和张晨聊到了对孩子将来的打算,张晨歉疚地说:“我这一辈子都欠你和小可的”。

许薇听罢,笑着说:“你既然承认欠我的,那你就给我写个欠条,否则你哪天突然翻脸不认人了,我和小可找谁去!”张晨觉得她这一定是在开玩笑,便说:“如果我欠你和小可的能写清楚,你让我写多少都行”。许薇听罢,竟然真的当场拿出纸笔递给张晨,说:“那你就写吧,随便你怎么写”。张晨觉得,反正这也只是情人之间的玩笑而已,便爽快地拿起笔写下:“今欠许薇人民币二十万元整”,落款日期是2001年3月20日。

这之后,许薇会经常撒娇般地找理由要求张晨对自己几年来“通情达理、从不要求名份”的“高姿态表现”进行“精神奖励”,张晨每次都会按她的要求写下“欠条”,上面的“欠款数额”少则十万元,最多的一次竟然高达六十万元!

每次写完后,张晨看着许薇认真地把“欠条”仔细叠起来藏好,就笑她是“财迷”,并开玩笑称她是“百万款姐”,因为那时欠条上的欠款金额已达120多万元了。对此,许薇的解释是:“我只想用这样的方式试探你是否还在爱着我。你愿意写,就说明你是爱我的”。就这样,到2002年4月时,张晨已经给许薇写下了总额高达180万元的“欠条”。

2002年5月,许薇趁张晨出差的机会突然将孩子送回四川老家,然后重操旧业又到深圳的酒吧去唱歌了。之后,张晨发现许薇的手机总是不分昼夜地响个不停,这让张晨心里很不舒服。2002年6月底的一天晚上,当张晨再次为此事与许薇发生争吵后,许薇便再也没有回过他们的“家”。

半个月后,张晨接到法院的传票,才知道许薇将他告上了法院,要求解除与他的非法同居关系。2002年8月,深圳市罗湖区人民法院判决解除两人的非法同居关系,孩子随许薇生活,许薇要求张晨一次性付清孩子成年前的生活费及各种教育费40万元整。张晨经过再三考虑,同意将深圳的那套价值60多万元的房子转到许薇名下,不再另行支付孩子的生活及教育费用。许薇签字表示同意。

张晨事后说,自己之所以愿意把那套价值60余万元的房子给许薇母子,是因为“当时我是真的打心底里觉得欠她和孩子的,毕竟她一个未婚女子给我生了个孩子,而且我觉得她将来一个人带着孩子,生活起来会很不容易”。

结束了这段“孽债”后,张晨为了换份心情,于2002年10月跳槽到了广州的一家电子公司工作。2003年2月底,张晨回南京过年时,与妹妹各出50万元在新街口买下两间店铺出租。

2005年2月22日,许薇到张晨户籍所在的南京某区法院起诉,称张晨曾向她借款180万元至今未还,要求法院判决张晨归还欠款,并申请法院对张晨在南京新街口投资的商铺进行财产保全。法院经过审查,正式受理了此案,定于4月5日上午对此案进行开庭审理。

张晨的妻子接到法院的开庭通知后,怎么也弄不明白丈夫为什么会在深圳欠一个女人那么多钱她当即打电话给正在广州上班的张晨,张晨一下子也蒙了,他当即打通许薇的手机,愤怒地质问她“为何如此无聊”,许薇却反问他:“我用法律手段讨回自己的钱,怎么会是无聊呢!”

无奈的张晨只得向公司告假,于第二天中午飞回了南京,并如实向妻子坦白了自己这几年和许薇的事。作为妻子,林玲当时的愤怒可想而知,但“大敌”当前,她还是和丈夫站在了一起,因为她知道,许薇现在盯着的,是她和丈夫共同的家产。

开庭当天。许薇当庭出具了11张由张晨亲笔写下的、总数额为180万元的“欠条”,要求法院判令张晨归还欠款。法官随即询问张晨,那些欠条是不是他亲笔写下的,张晨在仔细看过那11张欠条后,承认这些欠条确实都是自己亲笔写下的,但他强调写这些欠条“完全是情人之间的感情游戏”。与此同时,张晨及其律师还当庭出具了他在深圳工作期间的工资单,证明张晨个人收入良好,且在深圳没有任何大宗投资行为,根本不需要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向他人借如此巨额款项。张晨更是当庭指出,许薇作为一个原先在酒吧唱歌的外地打工妹,“她在深圳根本没有什么个人资产,怎么可能能拿出180万元的巨款借给我呢!”

许薇显然是有备而来。张晨的话音刚落,她就当庭出示了一份深圳市罗湖区某饭店的营业执照正本,上面明确写着许薇是这家饭店的法人,饭店的注册资金是150万元,注册时间是1998年2月。许薇因此而质问张晨:“我开了七年多的饭店,怎么会连区区180万元都拿不出?只是以前我没告诉过你而已!”

不仅如此,许薇还拿出数十张邮局的汇款收据,证明她即使是在酒吧唱歌期间,每月也至少能给家里汇款2万元以上,以证明她根本不是张晨所说的“没有任何经济来源”。当法官询问她,张晨向她借如此巨款作何用时,许薇指着张晨大声说:“他迷上了赌博,这些钱都被他赌输了!”说罢,许薇还当庭出示了张晨和几个男子坐在一起打麻将的彩色照片,照片上的日期是2002年1月3日22时10分。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