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洁如愿以偿揽吉列入怀 3日开始正式联合运作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8 01:01:20

“陆先生,人民币升值了,快看电视。”打电话的是《华尔街日报》的驻沪记者。老陆扔下碗筷,顾不得蹬掉的一只拖鞋,箭步冲到电视机边。

老婆问:“出什么事情了?饭也不吃!”他扭过头,无精打采地答道:“人民币升了2个点。”

7月22日一早,公司的全体高层集中开会。下午,老陆命令,所有近郊的外销员撤回本部,召开全体人员的临时会议。最终,公司达成的基调是:不签长期订单;提高订单价格;5%以下的利润坚决不做;缩短回款日期。

会议结束后,一位外销员红着眼圈跑到老陆的办公室:“汇率让我丢了人民币十多万元。”

这位外销员的那批货是抢在6月份出的,订单价格为100万美元。当时没有考虑周全,让客户3个月以后再付款。按照2%的汇率,2万美元就这样白白地掉进水里了。陆龙生摇头道:“没办法!销售人员是按照自己的订单利润来提成的,钱少了,自己亏大了。”

而公司的另一位外销员也遭遇了同样的尴尬。7月初,该外销员与美国客户签了一笔人民币200万元的单子。同时,他也与对方约定60天后结账,用信用证作为凭据。7月21日,他乐滋滋地到银行办理“押汇”手续,手续办理的时间需要3天。不料,21日晚上人民币就升值了。转眼间,丢了人民币4万元(出口押汇是指:出口商向银行提供跟单信用证及全套单据,银行审核无误后,扣除押汇利息。然后,按当月该外汇指定银行的挂牌价折成人民币,扣除押汇利息后提前划拨给出口商的一种融资方式。这将帮助出口商提前拿到货款)。

“一家大的外贸公司,不在乎这2%。全国所有的出口企业,2%更是小数字。但是对于一个销售人员而言,2%就是100%的损失。”陆龙生深有感触。

去年,飞马的销售额为1.9亿美元。“现在卖了9000多万美元。估计到12月底,也要将近2亿美元。”

压在陆龙生心头的一块石头,还包括自己的失策。“虽然一直风传人民币升值,但是我们的准备确实显得很仓促。”陆龙生粗略估算了一下,上半年公司的关税缴了176万元,加上升值前大批货物的货款没有及时到位,今年的利润会打一些折扣。

飞马公司95%的产品出口国外。在出口国家分布上,美国、欧洲和日本市场的比率分别是3∶2.5∶2,所有产品都用美元结算。

“国内一些私人企业疯狂出货,将某些种类的服装配额提早逼近100%,害得我们不得不跟进。”

2005年中国纺织品出口关税取消——国家开征关税——中国企业依然大量出货——部分纺织品配额即将用完——欧美称“中国产品倾销”且可能封关——企业再度抢着出口——回款凭据等大量累积——部分产品款项无法马上回笼——汇率调整——损失出现。

他解释道,因担心欧美地区提早封关,不少产品都抢在5月到7月之间一泻而出,这直接导致了销售款凭据的猛增。一般来说,外销公司会以信用证等凭据结算货款。大多数信用证约定的付款期限为2个月。因此,5月21日到7月21日这段时期出口的这些货物,以信用证等方式来约定结算日期,且“押汇”过晚,那么汇率调整后将给公司带来损失。

“汇率一变,利润就直线下降。这就好比一座独木桥。一开始,如果大家分步走,那么桥中间就算有块绊脚石,人们会马上发现且避开它。但现在,都一窝蜂地在同一时间段内拥挤过来,那么谁都很难绕开它。”陆龙生表示。

在美国,飞马的一种三角裤很畅销。“我们卖了三年,一年的销售额大约是100万美元。”陆龙生说,一开始,公司以为这批货物已经到达了美国,并且顺利通关。后来才知道,中国输美的三角裤配额全部用光,美国提前封关。“没办法,我们就把这些货转为内销,损失了运费和其他费用。”

“船价、客户意见和国家政策,对出口企业来说都是大事。前两个可以谈,第三个文件肯定是要服从的。”陆龙生对船价的判断是,国内在经过升值洗礼之后,出口产品会减少一些,船价也将相应回落。

但是,对于国家的政策,陆龙生说自己很难把握。他取下商务部的这张通知单给记者看。这纸公文是商务部、海关总署的联合公告第44号,由商务部外资司出具。其中写道:7月1日以后第一批《纺织品出口自动许可目录》所列商品不再实施出口自动许可。

陆龙生的观点是,在政策多变的情况下,如果双方签订长期订单,就会增加出口商的风险。“因此,三个月以上的单子,我们尽量避免接。”

占据中国总出口额16%的纺织业,无疑是受升值消息影响最大的行业。悲观者指出,对于已连续遭遇美国和欧盟“特保大棒”的中国纺织业,危机正有外而内,指向既往的核心竞争力——价格。

其他发展国家像孟加拉、越南、印尼等或将脱颖而出。以物美价廉而闻名的中国纺织品多年来一直维持着极低的利润率,靠低价策略席卷全球市场。人民币每升值1个百分点,就意味着成本的同比增加。

而国泰君安分析师李质仙认为,目前人民币升值2%对纺织品造成的实际冲击并不太大。若持续升值,负面影响将相当明显。

由于纺织行业中各种产品在进口成本、企业和行业的议价能力,行业的出口依存度等方面存在差异,因人民币升值受到的实际影响也会有所不同。纺织品出口集中在服装、棉纺和毛纺等三大类产品。其中服装出口约占总出口额70%,棉纺占25%。据李质仙估算,人民币升值2%,意味着服装产品利润率下降1.4%,棉纺下降4.4%,毛纺下降1.34%。

一位在校女大学生惨遭强暴,7月28日,犯罪嫌疑人董某被提起公诉。事情的起因竟是受害人通过网络出卖自己的肉体!董某被捕后多次告诉办案人员:“从某种角度上来说,是她的放纵给了我犯罪的勇气。”

董某1975年5月出生于江苏南京,在他尚未成年时,父母便因疾病先后离开了人世。邻居一位警察叔叔见他太可怜,收养了他。尽管养父母一家对他非常关心、体贴,但董某却始终把自己看作是外人。

1990年,董某坚决不愿意上学了,每天和附近的一些社会闲杂人员混在一起,并在他们的影响下学会了盗窃。当年8月,15岁的董某便因犯盗窃罪,被南京市白下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执行。四个月后,正在缓刑期间的董某再次因为盗窃,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四年,撤消缓刑,合并执行有期徒刑六年。刑满释放后,养父母没有放弃对他的关心和教育,但董某并不领情,并在释放后不到两年再次被判刑,伤心的养父母只得与他解除了收养关系。

刑满释放后,董某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便以开“马自达”为生。2004年初,董某与江苏盱眙的一位农村女青年结了婚。

今年3月,妻子回娘家生孩子,独自在南京的董某因为寂寞,便学着上网聊天,并取了个“付费找女生”的网名。他想试试,自己会不会也能有点“艳遇”。

4月7日晚,董某上网聊天时,一个网名为“听天由命”的女子主动过来搭话,自我介绍说是南京某大学的大二女生。董某问:“你明白我这个网名的意思吗?”对方回答:“当然明白。”董某根本不相信一个女大学生会同意与自己交往,便试探性地问了句:“你同意吗?”得到的答复是:“你只要付钱,我就同意!”

这个大胆的回答让董某吃惊不小。董某说,在他眼里女大学生一直是他这种人可望而不可及的“仙女”啊,可眼前的这个女生怎么如此开放,竟然连最起码的遮羞布都不要。于是,他下意识地问:“你接过多少客人?”得到的答复是:“记不清了。反正给钱我就接。”这样的回答让董某的心里更不舒服了,于是故意为难对方:“我可是有特殊要求的啊,到时候我要把你完全捆绑起来做的。”董某以为这样一定能吓走这位女大学生,没想到对方竟很快就给他回了一行字:“你只要给我1000块钱,你想怎么样都行!”

这样的回答,让董某不相信对方会是女大学生。于是,他马上问对方“是哪个学校的”,对方很快回话过来:“我是南京某大学财经专业的大二学生,我的学校地址是……你若不相信,可以随时打电话去查。”董某这才不得不承认自己是“少见多怪”。

还没等他回过神来,那个名叫小虹(化名)的女大学生就很快打了一行字过来,问他“在哪里发财”,董某随口说自己是南京一家私营企业的老板。刚说完,董某就后悔了,因为他生怕小虹会追问他“在哪个私企”,以核查他的身份,没想到小虹随后打过来的一句话让他彻底宽了心,小虹告诉他:“只要你能付得出钱,你干什么都与我无关。”董某一听长舒了一口气,连连保证“钱不是问题”。小虹迅速将自己的手机号打在了屏幕上,并要了董某的手机号,说有空就给他打电话。

第二天中午,电话真的来了:“我今天下午没课,可以做昨天我们说好的那事了。”主动送到嘴边的女大学生,董某怎会不要?于是,两人约好下午三点在光华门某公共汽车站见面。

为了让自己更符合老板身份,董某以每天160元钱的价格租了一辆白色轿车。当董某开着漂亮的轿车准时出现在小虹面前时,他从小虹开心的笑容中读出,这位女大学生对自己非常满意。

之后,小虹便直截了当地说:“你还是先付我一半钱吧。”这句话,让董某再次意识到,眼前的这个女生早已“掉进钱眼里了”。于是,他掏出500元钱交给小虹,说:“那我们现在就去做事吧。”小虹将钱仔细点了两遍后,突然说“想喝酒”。董某不动声色地笑了笑,开车带她到城东一家超市去买了两瓶红酒及一些啤酒和一份龙虾,然后来到了他一个月前刚在雨花台某小区租好的一处套房里。

进屋后,小虹便放肆地边吃龙虾边喝酒,还向董某要烟抽,董某在心里连声感慨:“真是遇到高人了!”

见小虹已经吃饱喝足了,董某试探性地问道:“可以开始了吗?”小虹无所谓地点点头,董某便上前用透明胶带将小虹捆绑在了床上,并将其嘴上也贴上了宽胶带,然后才扑了上去……事毕,董某把她嘴上的胶带撕下,问她“感觉怎么样”。女的说:“无所谓,反正你给我钱就行。对了,你不要给我假币啊。”此话说了两次。

看着仍被他绑在床上的小虹,董某突然觉得自己如果就这样付给她1000块钱,实在是“太亏了”,“她那么老练,一看就是经常在外面做(卖淫)的人,别人一次才200元左右,她凭什么要收那么多钱?!”董某开始琢磨起怎样才能不付钱,然后让小虹走人。但他从小虹此前的表现来看,觉得她是个“钱比命重”的人,怎样才能让她同意不收钱呢?

考虑了约十多分钟后,董某决定吓唬吓唬小虹。于是,他从厨房拿出一把菜刀冲到小虹面前,猛踢了她一脚,恶狠狠地说:“你知道我是什么人吗?告诉你,我是全国通缉的杀人犯,我刚才接你的那辆汽车也是抢来的!还有,我曾经在这间屋里杀过三个女人,并将她们全都分尸了。你如果不想成为第四个,就快点拿钱来买你的命!快说,你到底是要钱还是要命?”一边说,一边狠抽了小虹几个耳光。

此时的小虹早已吓得面如土色,连声说“要命”,并哭着求董某放过她。董某问:“你愿意出多少钱买回你的命?”小虹忙不迭地说自己可以给他一万元钱。她的话音刚落,董某就狠狠又打了她几个耳光,说:“我以前一直觉得你们这些女大学生是高不可攀的,没想到你的命竟然只值1万元钱!”小虹吓得赶紧说:“那我给你5万吧。”此后,小虹还主动告诉董某:“你可以把你刚才给我的那500块钱先拿走,其余的钱我再想办法。”董某便毫不客气地将那500元钱夺了回来。

董某的预定目标已经达到了,但他怕小虹会反悔,便躺在小虹身边,凭空吹起了自己“以往的杀人分尸经历”,并随手拿出一张女人的照片给小虹看,告诉她:“此人已经被我杀掉了。”他的这些举动,让21岁的小虹吓得连大气都不敢出,只是一个劲地在床上发抖。董某见她真的怕了,便问她:“你说同意拿5万元钱来买你的命,但你怎么拿得出钱呢?”

小虹求生心切,忙说自己有个同学也很有钱,“我们可以把那个同学绑架来,然后向她家里要20万元,她家里人一定会给的!”董某听罢,随口答道:“要是真能拿到20万,我可以给你提成5万块钱。”小虹一听,竟真的拨打那位同学的电话,但那位同学正好关机了。

之后,在董某的恐吓及暴力之下,小虹被迫又与董某发生了性关系。当晚八时许,小虹见董某昏昏欲睡了,便借机会逃出了董某的暂住地。令人惊愕的是,小虹随后又返回董某身边,从他的口袋里抽了100元钱后才再次离开。董某根本没有睡着,对小虹的所作所为全部看在眼里,只因为他觉得自己“没吃多少亏”,才没有起身阻拦小虹!

出门后,小虹猛跑出100多米后,才敢坐在路边休息一下。她越想越觉得吃亏,“竟然白白损失了1000元钱”。为了“出口恶气”,小虹便报了警。很快,董某便被南京市雨花台区警方抓获,他对自己的行为供认不讳。警方经调查发现,现年21岁的小虹是镇江人,在南京某高校读大学二年级。7月28日,南京市雨花台区检察院以涉嫌强奸罪对董某提起了公诉。

据介绍,董某被捕后多次告诉办案人员:“其实我一开始根本没有想到会有女大学生来搭理我,因为我的那个网名本身就是带有污辱性的,但小虹却主动凑上前,并且开放得让我这个坐过牢的人都觉得意外。从某种角度上来说,是她的放纵给了我犯罪的勇气。”董某的话自然是在为自己辩解。但一个受过良好教育的在校女大学生,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违反校纪、违反社会道德的事呢?7月28日上午,记者在办案人员的帮助下,采访了小虹。

小虹告诉记者,自己确有过多次卖淫行为,但那“完全是出于想为家里分忧”。据小虹说,她的家在镇江市郊,家里因为母亲常年多病而一直经济窘迫,自己上大学后全家的经济更是紧张。当记者问小虹“为什么不去找点勤工俭学的活做,而要用这样的方式挣钱”时,小虹的回答是:“那些活太累,挣钱又少。”

真的很不好意思,看到那位朋友的理财经历。最让我感动的是她对父母的态度,只要有收入,首先想到的是报父母的养育之恩。虽然我也有很多想法,可惜“穷家出娇子”,我和老公都没有很好的理财意识。

早年1998年大学毕业,我回到父母身边的小城,主要是想利用家里的有利条件考研,因为那时尚是男朋友的他已经在一省级事业单位上班。我在一单位上班后,工资大约在450元左右。就这样,前四个月的工资两千元,我给了爸爸妈妈。他们曾经看到我写在纸上的愿望,想要组合音响。父母就去买了一套VCD和跟放等,让我唱唱卡拉OK。妈妈叫我每个月交150元,她贴350元,给我存起来,作为无论是上学还是结婚的备用。所以实际上在结婚前都是父母在养我。当然奖金等我也是交的。

2000年10月结婚,除了妈妈帮我存的钱,父母根据姑爷的要求,还买了一台电脑,方正的,九千块钱。此外还有洗衣机、床上用品等。而公婆只是买了条项链而已。婆婆连结婚都没来,所有忙的都是我妈妈和老公自己。住的是单位的旧房子,好歹要装一下。等尘埃落定,他妈来享福了。所以我虽然是通情达理的人,对婆婆也还好,但我们确实完全靠的是自己。

根据妈妈的指教,我没有大的浪费过,总是想着存钱。可那时两地分居,每个月有200元花在路费上、100元在电话费上。我们俩花钱也随意,一直我是没什么钱的。但老公很节俭,而且经常帮人家做设计,一年有2-3W。我只知道,结婚他花了大约3W,买了股票2W(全部套牢)。2001年,老公得了前列腺炎,前后花了总有3W-4W。所以我们又是赤字。他说,要不是没有孩子,是不会花这么大代价的。

直到2002年,老公才每月只交400元,我自己300元,这样存了一年,8400元,加上父母赞助3000、老公掏私房钱,我去上了MPA,学费3W,书本费1500。此前,报名、辅导班等都是老公出的。2002年我们回他家过年,是没给钱的,只买了很多东西。我算过,01、02、03年我们每年都把钱用掉了。除了日常生活开支,他换了三部手机,1W;我的衣服与手机约1W;旅游等1W。

于是2003年春天,我因为上学经常回家。这年我怀孕了。到年底,他们单位集资建房,我们是108平方米的,需要拿20W,(现在的市价约35W)当时我说不如买单位的二手房,只要4、5W,两年就可还清。后来考虑将来老人的问题,还是全借,首付10W,借了三家。03年还了3W。

2004年,我们还了2W。宝宝出世了,从怀孕到生产花了大约2W,还好我单位报了5000元。人情收了近1W5,所以才持平。

2005年,新房封顶,我们贷款10W,好在我04年考上省直的公务员,收入有所提高。现在,我们还欠亲戚5W,贷款10W,可是可恨的老公这时说要去上工程硕士,我当然不能反对。10月交房,装修又是一大笔钱。不要说对父母有什么回报,这几年他们光是各项赞助就掏了近1W。

很惭愧,我今年打算存1W给父母,因为想等所有的债还完,再孝敬他们,恐怕这辈子都实现不了。反正,这日子就这样过吧。如此糟糕的理财经历,我想我应该结束了。

我打算今年再借2W,加上现有2W,先简单装修,明年一定要把首付的钱还完,后年也就是2007年把装修和老公上学的钱还掉。这样,我就只欠银行的钱了。毕竟还有公积金,是不那么紧张的。

我是很羡慕那些有好公婆的姐妹们的,我要我的女儿不要再象她妈妈这样。不是门当户对的思想,确实,双方家庭差距太大,是不利于夫妻相处的。虽然我的父母也只是小城里的普通干部,却有着宽厚的心胸,相反,他的妈妈却斤斤计较,自私小气,我给她买衣服都是去商场,她也从来没有不要过,却指着这个说好那样说漂亮。我的妈妈却老说我不要乱花钱,她什么都有。对我、老公和宝宝是有求必应。可是他妈妈真抠门,亲戚给她商场的卡,她全给自己买,连儿子、孙子都不曾舍得说一句:孩子,你们要什么?摊上这样的婆婆,也没办法。我原来对她十分尊重,从来没有说因为她是农民而瞧不起,但她的做法我真是反感。

美国近年来多次发生的女教师对男学生进行性侵犯的案件中,最新被媒体曝光的一起可谓与众不同,因为案件中的被告不是遮遮掩掩地以色相来进行引诱勾引,而是借着酒胆,强行将其16岁的男学生灌醉,然后两次与其发生性关系。与此同时,她还被控与另外3名17岁的男生发生性关系并且长期不知廉耻地“酒胆”和“色胆”齐头并进,骚扰自己的男学生。

这个色胆包天的女色狼名叫桑德拉·吉塞尔,是美国纽约州首府奥尔巴尼郊区科罗尼一所天主教学校的老师,现年42岁,是4个孩子的母亲。8月1日,她因为被控强奸她的一位男学生而被拘捕。而她的一个儿子就在自己工作的学校读书。

奥尔巴尼地区检察官戴维表示,检察机关除了将吉塞尔与男强奸犯一样提出犯罪指控之外,还正在考虑对其提出追加起诉,指控其强迫未成年人喝酒。据悉,如果罪名成立,吉塞尔面临的是至少16年的监禁。(寒山)

郑廷安(右)在妹妹的陪同下来京做变性手术。今年28岁的她,去年才知道自己原来是女儿身。本报记者汪城摄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