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款利率达建国来最低 政协委员建议取消利息税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26 04:40:42

“警察叔叔,千万别把这事告诉我妈,她要是知道该不让我参军了,我想妈妈,让我回家吧!”

哀求民警的是一名17岁少年,他与四名同龄男女“制造”了沈阳一种新型犯罪:通过互联网视频聊天强迫少女网上卖淫,而且导致女孩染上严重性病,怀孕8月被迫引产的严重后果。更让办案民警震惊的是,犯下如此重罪,少年们竟问民警何时能回家,“这是一群典型的小法盲啊,个个痴迷网络,全是单亲家庭!”3月15日,记者采访此案后深思

3月5日上午,一妇女领着一个女孩急匆匆走进铁西区路官派出所,未等说话眼圈已红:“警察同志,快救救我女儿吧,他们强迫我女儿卖淫,她才16岁呀!”

警长刘铸让母女坐下,详细询问了案情。刘女士流着眼泪哭诉了女儿的悲惨遭遇:去年10月,她发现女儿小燕怀孕了,而且已经8个月了。刘女士连急带气逼问女儿,小燕看瞒不过去了,向母亲讲了实话。原来,从去年5月开始,一帮半大孩子缠上了爱上网聊天的小燕。小燕当时才15岁,胆小怕事,那群小混混强逼着她网上卖淫,不从就打她。领头的坏小子叫大飞,他和两个少年负责在互联网聊天室发布卖淫信息:“美丽女孩,15岁,处女,缺钱,价格3000元……”如果有感兴趣的人,同伙中女打手小麦就逼迫小燕在视频露面,让对方相看,如果想见面,大飞等人还押着小燕到约定地点,让对方面对面相看。同意后,大飞等人押着小燕到小旅店与嫖客“交易”。去年,通过这种方式,大飞等人共逼小燕卖淫3次。

刘女士获悉女儿怀孕的消息,又气又急,领着小燕到医院看病。医生检查后说怀孕8个月了,必须做引产,而且查出小燕已染上了严重的性病。做完引产后,刘女士考虑到名声,没有报案,只是让小燕和大飞等染断绝来往。不料,大飞等人并没有放过小燕,这也是刘女士报警的原因。

今年3月2日,小燕在铁西区一网吧上网,又碰到了大飞等人。大飞等人将小燕拽出网吧,在一僻静的胡同一顿痛打,小燕连连求饶。大飞怒骂:“这几个月为啥不露面?是不是自己但干了?”小燕跪地哀求放过自己,大飞冷笑:“不干可以,必须拿出8000元钱,不然就告诉你妈!”大飞还派两名同伙跟随小燕认其家门,吓得小燕只好就范。3月2日、3日两天,大飞在网上联系到两名嫖客,逼着小燕去卖淫。

这起案件性质十分严重,路官派出所副所长俞彬带领民警全力破案。3月5日,大飞再次与小燕取得联系,要求她在下午3时到某网吧“上班”,如果不去后果自负。得知这个消息后,俞彬和警长刘铸带领民警先赶到网吧设伏,小燕也准时到达网吧。下午3时30分许,大飞等人出现了:“赶紧走,出租车在外面等着呢,已经联系了好几个活!”民警悄悄跟在后边,大飞的等人刚要上车,民警一涌而上,当场抓获了3男两女,大飞掏出尖刀要和民警拼命,被制服。

经审查,被抓获的两少女中,其中一个是打手,另一少女也是该团伙的“性奴”。此外,民警还从他们身上搜出4把尖刀和一支仿真手枪,“如果嫖客赖帐,我们就用刀枪吓唬他,实在不行就抢。”根据他们的交代,民警找到了最后一起“交易”的嫖客,该男子是某公司是职员,面对民警还直叫屈:“我差点被他们杀了。”原来,男子讲好是1000元,先交给女打手500元,等“生意”结束后,发觉不是处女,拒绝交另500元,大飞等人持刀追债,男子跳窗逃跑。

这是一群什么样的犯罪分子,为什么如此凶残摧残花季少女?办案介绍:“在这个逼迫少女卖淫的团伙中,几名犯罪嫌疑人都未成年,最大的才17岁!”闻听此言,记者越发感到沉重了。

民警审查中,有这么一个情节印象很深,大飞央求民警:“我最对不起我妈,去年她想让我参军,体检没合格,今年她还想让我去,要是妈妈知道了这事,肯定当不上兵了。”接着,大飞竟问民警何时可以回家:“我就从中抽了点钱,也不是什么大事,该让我回家了吧?别耽误我当兵的事。”法盲的后果是严重的,民警强调,根据刑法第358条,强迫妇女卖淫判刑应在5年至10年间,但情节严重(如多次强迫卖淫)、后果严重(染上性病怀孕引产)的判处10年至无期徒刑。

据民警介绍,4名犯罪嫌疑人都是单亲家庭,疏于管教,“十天半个月不回家,也没人管没人问。”而被害女孩的问题,同样令人关注:女儿怀孕8个月了妈妈怎么才知道?女儿经常出入网吧为什么家长不警惕?

“我再也不去酒吧了!”16岁的中专生阿牛躺在病床叹息,其头、手、背、腿已取出100多颗钢珠,医生称其身上共中了近200颗钢珠。2月25日凌晨,他与同学阿昌等约14人在天河区龙洞一间酒吧跳舞,有同伴与人发生争执。出门后,他们遭到霰弹枪射击,5人中弹。同样受伤的阿昌外表看起来就是个小孩,他告诉记者,现在到夜总会玩的学生非常多,都和他差不多大。

今年3月1日施行的《娱乐场所管理条例》明确规定,歌舞娱乐场所不得接纳未成年人。违者处1万元以上3万元以下罚款;情节严重的责令停业整顿。目前此案警方仍在调查中。

今年还不满16岁的阿牛是广州通×职业技术学校一年级学生。昨天上午,阿牛躺在广汕路一家医院的病床上,右腿、手指裹着纱布。

“没想到中了这么多(霰弹)钢珠。”阿牛不时摸摸后背,称医生从腿上取出100颗钢珠后,他感觉后背痛,居然抠出了几颗。阿牛的母亲说,2月25日凌晨,她接到儿子中枪的消息,几乎晕倒在地,“这么小的孩子,怎么会跟枪牵扯上?”

医生拿出手术前拍的多张片子,可见很多小孔,“这些全是霰弹钢珠,加起来有近200颗!”医生说。当天凌晨,他们手术6小时,取出了伤者右腿内的100多颗钢珠。随后几天,又取出17颗钢珠,后脑外壳1颗,左手无名指1颗,背部15颗。医生称,伤者右大腿内仍留有15颗钢珠,暂时不能取。因为伤者有三块肌肉被打断,需等康复后才能手术。但如果任由这些钢珠留在体内,很容易发生感染。另外4名中弹者伤势不是很严重,1人为阿牛的同学,3人是社会青年。

据阿牛回忆,2月24日是周五,放学后,他和几个同学坐在学校外的一间士多玩,准备回家。晚8时许,同学阿昌带了几个朋友过来,说一起去外面的一间酒吧玩,于是打车前往。同去的有三四名女同学,还有社会青年,共约14人。

他们去的酒吧位于广汕路,距离学校约3公里,名为“新××西餐厅”,里面可以饮酒、跳舞,与酒吧经营项目相似。晚10时许,阿牛一行来到酒吧,在二楼开了间包房,在里面唱歌、喝啤酒,消费近1000元左右。

同去的社会青年阿凰今年23岁,他称,当晚12时许,他们几个人走出包厢,去舞池跳舞。跳舞的人很多,大家发生了碰撞,就吵了起来。对方操起凳子就要砸,他一拳挥过去,谁知打到了在酒吧看场的保安。随后10个保安将他拉出酒吧,拖进外面的一个小巷口,打了几拳。

阿牛说,他刚走出包厢,就看见阿凰被人拉下楼,就跟着一起下来。其他同行朋友也赶了过来。在楼下,他看见看场保安打阿凰。同去的社会青年阿达称,他见状立刻上前给看场保安道歉,并招呼阿凰离开。

阿达称,阿凰走后,他们就没有再进酒吧,只是坐在门口的花坛上。四五分钟后,来了一辆面包车,冲下来六七个人。

阿牛说,当时他看见一个人拿刀走过来,他觉得情况不妙,拔腿就跑。那几名女生当时就吓哭了,抱头蹲在地上。

阿牛说,他跑了三四步,就听到第一声枪响,感觉右大腿特别痛。当时只顾逃命,并没有意识到自己中弹。跑了四五步远,又听到一声枪响。这次他仍没感觉到背部已中枪,仍然拼命跑。

阿达说,他第一次遇上有人用枪,而且打的还是自己,就拼命逃跑,不敢往回看。大家跑到高架桥下。他带了几个人往右,爬门进了一个小仓库。当时路上全是沙子,他们摔了好几个跟头,但怕被枪打上,为了逃命,爬起来继续跑。

阿牛称,他和阿昌几个人继续往前跑了约100米,然后往右转,爬进了一个大仓库,进去才知道阿达他们也在里面。

这个大仓库分了很多小房子,分上下两层。阿牛和阿昌躲在二楼的一个小房子里。阿牛感觉衣服发粘,觉得是血,说了句“中枪了”,就晕了过去。阿昌说,刚开始,他不相信阿牛中枪,以为是开玩笑。因为此前大家还一起跑,还翻过了4米高的铁门。直到阿牛不说话了,他用手机照,看见阿牛身上全是血,这才害怕了。他们怕阿牛一旦睡着,会死过去,就扇了阿牛两耳光,不停地同阿牛说话。同时,其他朋友立刻打110报警。

他们各自躲在小房子里,不敢出来。直到听到警笛声,确定没人追过来,才跑出来。阿昌才也是事后才发现自己左脚中弹,目前钢珠还未能取出。

警车来到后,浑身是血的阿牛被送往龙洞人民医院抢救,后转送到广汕路一家大医院做手术。

而被子弹擦伤的阿昌称,他仍要去夜总会酒吧玩,那里年轻人多,音乐强劲,这样喝酒才有感觉。阿昌从外表看起来就是个小孩。

昨天,记者来到阿牛所在的学校,见到多名学生在校内抽烟。受访的10名男生中,有6人表示去过酒吧,并喜欢在酒吧内喝酒。该校一名老师称,他们这类中专学校,招收的学生一般基础较差,不容易管理。这些学生聚在一起,很容易出事,“想真正管住很难”。

记者来到涉事酒吧采访,该店工作人员承认确有此事发生,但事情与酒吧无关,打人者并非酒吧工作人员。目前此案警方仍在调查中。

1992年1月1日起施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未成年人保护法》第二条规定:本法所称未成年人是指未满十八周岁的公民。

第二十三条规定:营业性舞厅等不适宜未成年人活动的场所,有关主管部门和经营者应当采取措施,不得允许未成年人进入。

2006年3月1日施行的《娱乐场所管理条例》第二十三条规定:歌舞娱乐场所不得接纳未成年人。

第四十七条规定:歌舞娱乐场所接纳未成年人的,由县级人民政府文化主管部门没收违法所得和非法财物,并处违法所得1倍以上3倍以下的罚款;没有违法所得或者违法所得不足1万元的,并处1万元以上3万元以下的罚款;情节严重的,责令停业整顿1个月至6个月。

昨晚9时,记者来到涉事酒吧,门前霓虹灯闪烁,“狂野之城”、“激情诱惑”等字样格外抢眼。

记者走上楼梯,墙上挂有《广州市公安局娱乐场所管理规定》,其中有条款规定未成年人禁止入内。3月1日实施的《娱乐场所管理条例》规定,需安装使用闭路电视监控系统和安全检查设备,记者均没有看见这些设施。

酒吧内放着强劲的音乐,客人却很少。一名服务员告诉记者,现在还没到时间,“夜里生意才好”。该名服务员还说,周边民办学校很多,学生一般周末才出来玩,“这里做的就是学生生意”。

记者询问站在舞池边的一名负责人:酒吧是否接待未成年人?对方表示,现在学生长得都很成熟,根本分不出来,“只要给钱,我们就提供服务”。该名负责人认为,未成年人进不进娱乐场所,主要靠学生本人和家长约束。

记者随后电话采访了一名黄姓夜总会老板,他表示,条例规定禁止接待未成年人,不具备可操作性,他们又不会去查客人的身份证。

近日,有媒体报道,供职于四川风行娱乐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的20岁艺员娇娇,要通过比赛唱歌和跳舞的形式,寻找自己的梦中情人。

比赛按“超女”模式,分别在成都、太原、贵阳、济南、重庆进行海选,选手以专业评委和观众的短信支持率相结合进行PK。总冠军不但可以抱得美人归,还可获得10万元奖金和一枚钻戒。

此消息一出,立即在网上引起“大爆炸”,点击率、回帖数高得惊人。然而,在众多回帖中,除了极少数网友表示“支持”、“我要报名”外,绝大多数网友纷纷以“我鄙视!让我们用行动谴责他们这种人!”、“看闹剧怎么收场”、“明显炒作”、“庸俗”、“荒谬”等作答。

昨日,记者联系到娇娇本人,没想到她爽快地接受了采访。她称,自己真名叫缪姣姣,20岁,土生土长的成都人,目前独居成都。父母在海南开一家约600平方米的火锅店,家境殷实。她4岁时学习舞蹈,初中毕业后直接进了上海的一所艺校,直到去年底毕业回到成都。现就职于四川风行娱乐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任舞蹈老师,期间曾参加过多场演出,赚了不少掌声。

“作出这个举动,我也是偶然想出来的。”她说,自己生活简单,每天除了上班就是回家,因此感情问题一直是个空白。2月中旬一天中午,其经纪人阿月等几位朋友逗乐说:“你不如来一场比舞招亲”。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她回家后思考了一夜,并与父母、朋友商量后,没想到他们都支持,于是决定实施这一想法。

娇娇的经纪人,该活动的主要策划人阿月称,本周末至4月初,该活动将在首站成都熊猫万国商场全面启动,届时报名者将可以通过网上、电话、到现场等方式报名。而重庆是第二站,他们预计将在4月中旬开始报名海选,而目前场地、赞助商等还尚未确定,他们正在急寻重庆的合作伙伴。

“他们完全享受超女同等待遇!”成都熊猫万国商场策划推广中心主管李国喜证实,目前双方已基本谈好,本周末该活动将会如期举行。

娇娇:我这两天一直在接受记者采访,仅今天(15日)下午就接待了7家媒体记者,明天(今天)还有北京、上海的媒体预约采访,因此根本没时间上网。我只是听见一些记者和朋友说过,但只要我心态放正,别人怎么看不重要。

娇娇:成了公众人物,压力是有的,我甚至不敢去逛街,但压力也不是很大。除爷爷和婆婆目前还不知道我的事外,其他家人和朋友对我都很支持。

记者:比赛结束后,要是总冠军与你的期望有很大差异,你还会兑现承诺吗?

娇娇:感情可以慢慢培养,相信通过观众和评委的层层筛选,再差也不会差到哪里去。我是真心想找男朋友的,届时我们还会举行隆重的订婚典礼。

阿月:不是。10万元只是奖金,肯定兑现。而嫁妆是另外的,依娇娇的家境,嫁妆将会超过10万元。

阿月:娇娇要么会很快红起来,要是不红,她也会找到一个称心如意的男友,继续担任舞蹈老师,过一辈子,“但我相信肯定会有一个圆满的结果”。

时报讯(记者王丽凤通讯员王宏山陈伟秋)昨天下午4时04分,在下塘西路的高架桥路段发生一起特大交通事故,造成6人死亡,20人受伤,其中1人重伤伤员全部没有生命危险。事发后,省领导王华元、梁国聚分别作出指示,要求全力抢救伤员,查明事故原因,并将情况通报省卫生厅。市委书记林树森通过市委总值班室监控系统坐镇指挥抢救工作。市长张广宁立即指示:全力以赴抢救伤员,妥善做好死者的善后工作和家属、伤员的安抚工作,并尽快恢复交通秩序;迅速查明原因,从严追究责任人;立即召开会议,吸取教训,举一反三,防止类似事故的发生。市委副书记张桂芳、副市长甘新及省市有关部门负责人分别赶赴现场指挥抢救工作。

据悉,广州安迅达散体物料运输公司的一辆满载泥沙的自卸泥头车,由南往北行至下塘西高架桥转弯路段因超载失控越过中心双实线侧翻,与迎面驶来的一辆由北向南的公交车相撞,泥头车上的泥沙倾倒入公交车车厢内。与此同时,紧跟公交车后面的一辆小车刹车不及追尾碰撞公交车。事发后,救护车和消防车纷纷赶到现场进行营救,已经逃出公交车的众多乘客陆续被送往附近的医院进行抢救。消防官兵们拿着铁锹爬入已经变形的公交车内,奋力将车厢内的泥土挖走,还用电锯等工具切开公交车的车体,救出一名被困女乘客,并抬上救护车送往医院。经过营救人员的努力,遇难者的尸体陆续被抬出。营救工作完成之后,拯救人员开始将公交车和运泥车拖走。至6时30分左右,现场基本得到清理,交通也得到恢复。

随后,副市长甘新主持召开紧急会议,部署事故的善后处理工作。会议要求:第一,卫生部门要尽最大努力做好抢救伤员工作;第二,按照属地管理的原则,做好死者的善后工作和家属、伤员的安抚工作;第三,迅速组织力量,加强对泥头车的整顿,防止类似事故发生。会后,副市长甘新和有关部门的负责人代表市委、市政府前往市第一人民医院和省第二中医院看望伤员。

据了解,昨晚市市容环卫部门根据紧急会议精神,收回广州安迅达散体物料运输有限公司建筑垃圾准运证,并对全市所有散体物料运输公司停运整顿。

下午4时多,记者在路上不断见到有警报呼啸的救护车以及增援的警车往现场赶去。远远地,就可见到高架桥上人头攒动,警灯闪烁。高架桥的两端已经封锁,下面的下塘西路堵起了长长的车龙。

记者爬上高架桥旁边一幢十余层高的居民楼,桥上的一切尽收眼底。桥中部由北往南车道上,新穗巴士公司一部864路公交车斜靠在桥边的水泥护栏上,车身左侧被一部由南往北方向行驶的黄色泥头车压住。泥头车右边车身侧翻,变形的轮子高高翘起,车身本身的巨大重量加上车上满载的泥土,已经将长方形的公交车身压成了菱形。现场还有一部米色的吉普车型的小车,车头已经严重凹陷,怀疑是与泥头车或公交车相撞。

并不太宽的桥面被一大片醒目的白色大盖帽(交警)和绿色头盔(消防员)所掩盖,大量的交警、消防员以及120救护人员、路政人员、交通施救人员充斥现场。从人群的缝隙中可以看到,地上满是泥头车上洒落的泥沙,还有两车相撞后掉落的零件碎片。现场一片紧张而忙碌的气氛,各部门开始协商对策,各司其职,投入到紧张的救援中。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