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找催眠大师治疗性冷淡遭到猥亵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1 10:28:11

6月28日,我在家里,丈夫无意发现了校长发给我的色情短信。我一直隐瞒的事情终于还是暴露了。

7月初,我在家人的支持下写了控告检举书,并署下真实姓名递交给区教委,希望主管部门能彻底调查这件事情,排除一直在我身边长达5年的性骚扰。我只想过平静的生活,凭我的能力做一名优秀的幼儿教师,我不想再有人猛地推我进厕所,不想在下楼梯时有人突然从我背后拍我的屁股……我不能再沉默下去了!

我们感觉这个学校几乎只要是年纪稍微年轻一点的女教师都成了校长的猎物,被他拉网式地捕获。我们几个被骚扰的女教师一起总结出:只要反抗就遭报复,最好能周旋好久就周旋好久,不到万不得已千万别得罪他。

但是,这样的沉默或许在胡校长看来却成了鼓励。今年5月初的一天、5月27日晚上和6月某天,胡校长对我的举动超过从前,真是让我难以启齿,我痛苦极了,整晚整晚睡不着觉,睡着了就做噩梦,成天精神恍惚,家人对我的变化大为不解,以为我是因为工作调动的事情而闹情绪。

6月28日,我在家里,丈夫无意发现了校长发给我的色情短信。我一直隐瞒的事情终于还是暴露了。

7月初,我在家人的支持下写了控告检举书,并署下真实姓名递交给区教委,希望主管部门能彻底调查这件事情,排除一直在我身边长达5年的性骚扰。我只想过平静的生活,凭我的能力做一名优秀的幼儿教师,我不想再有人猛地推我进厕所,不想在下楼梯时有人突然从我背后拍我的屁股……我不能再沉默下去了!

小文在检举书中提到的几位老师,现在都已经放假在家。记者分别与她们电话联系,问起关于小文检举胡校长的事情、是否曾被其性骚扰以及觉得胡校长为人如何等问题时,除了许老师以外,其余几人所说与小文所说有区别。

许老师:(平静)我的情况小文在检举书里都已经写了,符合事实,教委来调查过,我把我知道的情况如实说了,都摁了手印。我马上要回老家了,就这样。

杨老师:(说话很大声)我不晓得小文的情况,教委要调查?不晓得。6月30日开会我们说的是学校工作,没说胡校长的事情。啥子骚扰哦,你不能乱说!教委找我问话,我还觉得莫名其妙呢!我觉得他还是一个比较负责任的校长,私人找他帮忙都比较热心。

冯老师:(激动)这件事不太清楚。说我遭性骚扰?!完都完了,没得那回事,我们都是有家庭的人,不要乱说哦,会有影响。

赵老师:(轻笑)你是谁?你是小文什么人?(这事)我也不是不晓得,不过没有亲眼看到的,怎么说呢?你说是吧?胡校长工作方面要求严格,为人蛮随和,生活方面就不是很清楚了,没有亲眼所见。

记者:胡校长,我想您已经知道小文老师写了一份检举书递交到区教委了吧?

胡校长:教委已经调查了,到时调查结果是什么就是什么。她说是那样,我说是这样,又有什么用?还不是你说你的,我说我的,一切等教委的结果。

已经接到检举书3个星期的巴南区教委,被几方面看来都是最有权说话的地方。7月21日记者采访了该区教委办公室主任付云。

记者:从小文的检举书上看,每件事情描述得都很细致,部分内容还涉及到其他老师,而且她署的是真名。

付云:不错,对这样署真名的检举我们特别重视,这说明检举人是冒了很大的风险在做一件至关重要的事情。我们成立了调查组专项调查这件事情。

记者:关于性骚扰案件现在正是媒体关注的焦点,而且前不久全国人大也对性骚扰进行立法。

付云:这种事情很难界定,也很难取证,究竟什么是性骚扰,摸一摸,开开玩笑,算不算性骚扰?很难说清楚的事情。

付云:我还是建议你们等我们调查完了再做报道,这关乎到我们领导干部的问题,也关系到检举人的一生,报道出来后会影响我们调查。

2004年5月,临洮县一名遭受继父强暴长达5年的女大学生,在男朋友的鼓励下,鼓起勇气,到公安机关报案。公安机关接到报案后将恶继父抓获。但在报批捕时被检察机关退查,公安机关只好将犯罪嫌疑人释放。就在公安机关补充侦查结束时,犯罪嫌疑人畏罪潜逃。外逃1年后,作恶多端的继父迫于压力返回临洮县投案自首。

遭受继父强奸的女孩叫晓文(化名),现在西安一所著名大学上大三。据晓文的母亲讲,晓文3岁时其亲生父亲因病去世,自己带着晓文过着艰苦的生活。1992年,晓文9岁时,晓文的母亲带着晓文与比她大14岁的包工头王某结婚,1995年,她给王某生下一个男孩。儿子出生后,王某认为她的“任务”已经完成,开始经常打骂她,并且在外面拈花惹草,为了维持这个家庭,她一直忍着,但她万万没有想到,王某不但在外面找女人,而且将黑手伸向了晓文。

晓文哭着向记者讲述了被继父强奸的过程。1999年10月的一个星期天中午,晓文一人在家,继父突然回来,到家后叫晓文给他泡杯茶,晓文泡好茶后,继父让晓文坐在他身边。晓文刚坐在沙发上,继父就将她抱住,强行将晓文抱进卧室后,不顾晓文的反抗和喊叫强暴了晓文。

将晓文强奸后,继父拿出一把刀,威胁晓文道:“这件事不许告诉任何人,如果叫别人知道,我就杀了你外婆和你妈。”刚刚16岁的晓文知道,继父平时经常当着她的面打妈妈,这个恶棍任何事都可以干得出来。所以没有将遭受继父强奸的事情告诉任何人。

晓文的软弱助长了继父的恶胆,从此后,只要有机会,恶继父就对晓文实施强奸。1999年底,晓文被恶继父强奸后怀孕,在一家远离县城的私人诊所做了人流手术。这一切她都没敢告诉妈妈。

2002年高考后,晓文以优异的成绩上线,妈妈希望晓文在兰州上大学,以便就近照顾她,遭受了3年暴行的晓文为了躲避恶继父的蹂躏,坚决不愿意在兰州上大学,最终选择了西安一所高校。

虽然晓文在西安上大学,但每个假期都躲不过恶继父的黑手。每次放假回家,她都在屈辱和羞愧中度过。她曾经多次想一死了之,但看到非常疼爱自己的外婆和妈妈,她的心就软了下来。她不知道这种遭受恶继父强暴的日子何时能到头。

上大学二年级时,晓文谈了一个男朋友,男朋友的爱让晓文渐渐从被继父强暴的阴影中摆脱了出来。2004年“五一”假期期间,晓文和男朋友到临洮县探望母亲。5月4日,带着前妻出外旅游回来的继父趁晓文一人在卧室的机会对晓文动手动脚,被晓文严厉呵斥,晓文的呵斥声也被在客厅的男朋友听见。在男朋友一再追问之下,晓文将自己多年遭受继父强暴的事全盘告诉了男朋友。晓文的男朋友鼓励晓文报案。但为了自己的名声和顾及母亲的生活,晓文没有报案。

晓文和男朋友回到西安后,没有得逞的恶继父开始对晓文的母亲施暴,连续几日暴打晓文的母亲,接到母亲哭诉电话后,晓文于2004年5月11日赶回临洮看母亲。5月12日、13日连续两天,恶继父乘机又两次强奸了晓文。5月13日晓文再次遭受强奸后,男朋友劝她报案的话再次在晓文脑海中闪现出来,她冲出家门径直到临洮县公安局报了案。

晓文报案后,临洮县公安局立刻采取措施于2004年5月14日将王某抓获,并提取了王某强奸晓文的证据。但在提请检察机关对王某批准逮捕时,临洮县检察院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为由没有批捕,要求公安机关补充证据。刑拘期满后公安机关将王某释放。2004年6月下旬,在定西市检察院的过问下,临洮县公安局再次提请临洮县检察院批捕王某,检察院于当月底批准逮捕王某,此时自知末日来临的王某已经畏罪潜逃。

2005年3月30日,在外躲避了近一年的王某慑于公安机关追逃的压力返回临洮县,走进公安局自首。记者采访时得知,目前检察院已经将王某起诉到了临洮县人民法院,这个恶棍不久将得到法律的严惩。本报记者柴用君

昨天,国务院法制办和文化部的官员就国务院最新颁布的、今年9月1日起施行的《营业性演出管理条例》(以下简称《条例》)中有关假唱、公款消费等大众关心的热点问题对媒体进行了解释并回答了记者的提问。国务院法制办副主任汪永清在会上强调,今后应当严格杜绝演出市场的公款消费。

近年来北京演出市场的高票价问题,是京城观众普遍关心的话题。就此,国务院法制办副主任汪永清表示,公款消费是演出市场票价虚高的重要原因之一。他称,公款掏钱去搞营业性演出,不仅影响了政府的开支,也损害了政府在人民心目中的形象。同时公款消费也是一些地方政府搞形象工程的一个表现和方式。他说:“有些地方政府动辄花数百万搞一场演出,戏也看了、脸也露了,可是究竟给地方经济和社会带来什么?”因此,新《条例》防止用公款消费助长价格虚涨,维护党和政府在人民群众心中的形象。除文化主管部门依照国家有关规定对体现民族特色和国家水准的演出给予补助外,各级人民政府和政府部门不得资助、赞助或者变相资助、赞助营业性演出,不得用公款购买营业性演出门票用于个人消费。

新《条例》还对违反规定进行“公款追星”的个人和单位的处罚作出明确规定,例如对单位给予警告或者通报批评。对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给予记大过处分;情节较严重的,给予降级或撤职处分;情节严重的,给予开除处分。

同时,新《条例》还要求文化主管部门、公安部门和其他有关部门及其工作人员不得向演出举办单位、演出场所经营单位索取演出门票。

营业性演出大部分都是在大中城市,对于那些偏远地区和厂矿企业的观众来说,看上一场非常不易。汪永清称,面向大众是此次修改《条例》的根本出发点,同时也要解决人民群众看得上、看得起演出的问题。据汪永清介绍,新《条例》降低了市场准入门槛,取消了原《条例》中有关非法人单位不得成立演出经营主体的规定,规定演出场所、个体演员、个体演出经纪人从事演出活动不需要再履行事先的前置性审批,只要办理登记就行了。允许个体演员独立从事演出活动、允许演出场所在本场所内举办组台演出。同时新《条例》还规定通过宣传、表彰购买版权等方式推动演出活动面向基层、面向老百姓。这些规定将大大调动营业性演出经营主体的积极性,推动文艺表演团体和演员开展面向基层和面向群众的演出,对此国家要给予必要的支持。新《条例》规定,国家对在农村、工矿企业进行演出以及为少年儿童提供免费或者优惠演出表现突出的文艺表演团体、演员,应当给予表彰,并采取多种形式予以宣传。此外,汪永清还强调,为了降低演出成本,对于这些演出国家将采取合法的方式取得著作权,提供给文艺团体和演员使用。同时,将来将把演员在农村和厂矿企业演出的数量以及观众的反应纳入文艺评奖的条件之一。

就消费者权益以及募捐义演等情况,汪永清强调营业性演出不得欺骗观众,演出中演出单位、主要演员或者主要节目变更的,演出举办单位必须向观众说明,不得终止或者退出演出。演出举办单位、演员不得在募捐义演中获取经济利益。对于演出中屡次出现的“拉大旗做虎皮”的现象,新《条例》规定,不得冠以“中国”、“中华”、“全国”、“国际”等字样。同时,为了消除倒卖批文的现象,还取消了原《条例》有关涉外和港澳台演出只能由涉外演出经营机构承办的规定,这是一个比较重大的改革。

在新《条例》中,最引人注目的恐怕就是有关假唱的问题了。对于这个人人喊打的丑恶现象,文化部市场司副司长张新建解释道,新《条例》从三个方面进行了规定,首先要求演员不能假唱;第二,演出主办单位不能为假唱创造条件或者组织演员假唱;此外,演出主办方对于演出具有监督职责,如果发现假唱没有制止的,应当追究主办单位的责任。张新建说:“可能有些演员觉得很委屈,他是因为身体不适造成假唱。发生了这种现象,演员和主办单位应当公开向观众说明,得到观众理解。如果是个人演唱会,演员不能唱了,那么观众有权退票。如果演员是假唱或者是对口型,那么他就不能按照真唱收取出场费。”

对于假唱,文化部副部长孟晓驷补充解释道,假唱首先不利于歌手的发展、不利于发现人才、不利于歌坛的吐故纳新、不利于演出市场的建设,假唱严重侵害了消费者的权益,同时假唱也败坏了行业的风气。孟晓驷说:“这种现象已经存在了多年,尽管原先《条例》中也有规定,但是屡禁不止,其中主要原因是证据不容易搜集。另外,原来的《条例》中只规定了文化表演团体和演员的义务,对于举办单位的义务没有明确的界定。新《规定》中不仅规定演员不能假唱,还规定了举办单位不能组织演员假唱,任何单位和个人不能给假唱提供条件,并且在“罚则”中对于这些举办单位经各级主管部门向社会各界公布名单并给予相应的罚款。我想仅仅靠立法完全地制止假唱是远远不够的,还要靠演员的职业道德修养、演出行业诚信机制的建立以及行业规范,可以说这是一个系统工程。”

对于电视晚会的假唱问题,张新建解释说:“在电视的演播厅中录制的晚会,都不属于《条例》规定的范畴,而在摄影棚之外或者其他娱乐场所拍摄的营业性演出,也应当比照《条例》的规定。”除了假唱之外,近年来在舞台上还发现了假演奏的现象。对此,张新建称,虽然新《条例》中没有出现假演奏这个词,但是对假演奏也要和假唱一样来处理。

近几年,在演出现场发生演员和观众伤亡事故的事情屡有发生,造成了许多悲剧。此次新《条例》也开始对这种现象予以关注。汪永清说:“此次新《条例》把解决这类问题作为重点加以规定。首先对于营业性演出可能发生事故规定了一系列的措施,演出场所的建筑设施应当符合国家标准和消防安全规范,大型演出的举办单位要有安全的工作方案,灭火、紧急疏散的应急预案;设立演出场所要依法办理消防安全管理审批;文化管理部门在审批临时搭台演出的时候,应当核验场所验收合格证以及消防安全保卫方案。演出举办单位应该按照公安部门核准的观众数量划定区域,印制和出售门票。最近几年发生的类似悲剧,大多是人员大大超过了现场能够容纳的数量。”对于演出过程中的安全措施,汪永清解释说,演出举办单位发现进入举办场所的观众已经达到核准数量,还有观众要进场的应当中止验票,并向公安部门报告。演出场所应当根据公安部门的要求,配备安全检查设施,并对观众进行安全检查。演出举办单位要维护现场秩序,发现混乱的应当立即采取措施并向公安部门报告。公安部门批准的演出,要加派武警维持秩序,确保演员和观众的生命财产安全。信报记者张学军/文刘志坚/摄

本报讯(记者辛言)昨日,本报记者再次到“长春市人防俱乐部”暗访发现,虽然相比前一天,舞厅内的光线好了许多,但原本在“明处”的交易却转到了“暗处”。长春市文化市场稽查支队得知情况后,非常重视,责令长春市宽城区文化稽查部门进行调查,并提出整改意见。

昨日10时许,记者再次来到“人防俱乐部”时发现,舞池内的光线亮了许多,舞客也比记者前一次暗访时少了,只有不到百人。这样一来,舞池的空间就显得宽敞很多,抱在一起的舞客也少了。

记者发现,改观最大的是舞厅内出现了几名巡视的工作人员,他们时不时地提醒有过分亲昵动作的舞客。咖啡厅两侧的坐席台上也有工作人员监督,但坐席台内鲜有舞客就座。

随着一声“大哥,跳舞吗”的问话,一位穿着暴露的女子来到记者面前,一边说话,一边将手搭在记者身上,尽管一再退步,该女子仍然步步紧逼地贴近记者,“5元一曲,10元3曲,保你满意。”女子不仅态度暧昧,手还不停地在记者身上摸来摸去。记者推开“舞小姐”,试探着说:“舞厅里面这么亮,跳舞不方便吧?”该“舞小姐”马上说:“谁知道今天怎么这么亮,要不咱们玩点别的,去咖啡厅‘打个快拳’?”记者询问道:“今天这里安全吗?”“舞小姐”说了声“我去问问”,便进了咖啡厅,不一会儿,回到记者近前说:“今天有报纸把这事报了,咱们还是出去吧,70元。”记者拒绝后离开。每首舞曲结束后,记者都能看到有男舞客暗地里将钱塞给陪舞的女子,原本在小卖部前进行的交易转移了。

下午,当记者再次来到“人防俱乐部”时,“火爆”场面重现了,只见二三百名舞客聚集舞池内摩肩接踵,虽然光线还和上午一样,但舞池内却又出现了过分亲昵的舞客们。坐席台又出现了相互拥抱、亲吻、抚摸的男女。

昨日上午,记者将人防俱乐部的情况反映给长春市文化市场稽查支队,该部门对此非常重视,表示立即指派长春市宽城区文化稽查部门对此事进行调查。

宽城区文体局稽查队的刘队长介绍说,他们上午就到“人防俱乐部”进行了调查,并对其提出了整改意见,要求其舞厅、咖啡厅、餐厅的灯光必须保证达到规定要求,建议舞厅建立专门机构,对场内的治安秩序进行宣传和监督,对出现过分亲昵行为的舞客及时给予劝阻。他同时表示,陪舞者向舞客索取报酬在法规中虽然没有明确规定,但跳舞时如果出现过分亲昵的动作,也是不允许的。

本报讯(记者钟亿军)前晚8时多,在北大33号宿舍楼,一男生从5楼宿舍的阳台坠至水泥地面,因抢救无效,于昨天凌晨身亡。

昨天,在该校的BBS上,一封落款为“北京大学心理学系”的帖子上称,“祝愿这位同学一路走好,并祈求类似的事情不要再次发生”。据了解,在此前的3个月零3天时间里,这已是北大发生的第3起学生坠楼身亡事件。

昨天上午,33号宿舍楼东侧的地面上,仍留着警方在地上画的死者坠地后的形状,旁边还留有一只沾着血迹的拖鞋。从地上画的线条,可以推断出死者为侧身落地,四肢紧缩。

住在33号楼的一名学生称,前晚8时许,在宿舍看书的他,突然听到窗外传来一声闷响,紧接着便有人喊叫“有人跳楼了”。随后他跑到阳台往楼下一看,只见地上躺着一名男生。

多名北大的学生称,坠楼者是从33号楼5层一宿舍的阳台上坠下的,事发后,他们看到校医院的急救车和警方迅速赶至现场,将坠楼者送往医院抢救。

事发当晚,学校BBS站务组在BBS上发布了一则“关于今晚坠楼事件的公告”,称“经本站站务组与学校有关部门联系,获知今晚心理系一名本科男同学不幸坠楼,现在该名同学正在抢救中,希望广大同学不要妄加猜测,让我们一起为他祈祷吧”。

对此,学校BBS上也发了一则“沉痛悼念我们的同学”的帖子,上面写着“2005年7月25日晚,我系一名本科男生在其位于33楼5层的住所处不幸坠楼,随即被送往医院急救。

后因抢救无效,于今天凌晨永远离开了我们。在向这位同学寄托我们无限哀思的同时,也希望大家和我们一道,祝愿这位同学一路走好,并祈求类似的事情不要再次发生。“这则帖子的落款为”北京大学心理学系“。

昨天中午,记者来到33号楼5层,坠楼者所住的宿舍房门紧锁着。其隔壁宿舍的一名学生称,坠楼学生所在的宿舍里当时没有其他的学生,他们都放假回家了。对于坠楼者的情况,住在5层宿舍里的学生们不愿谈起。

随后,记者来到北大宣传部,办公室里均无人。北大校办一值班的老师称,“现在领导都不在,没法接待(接受采访)。”该老师表示,此事件的原因正在调查中。

昨晚7时许,北大一名学生在电话中称,目前在校内BBS上,已有200多封帖子向坠楼者悼念。

●7月25日晚8时,北大33号宿舍楼,一男生从5楼宿舍的阳台坠楼身亡。据称该男生为北大心理学系本科生。

据了解,在此前的3个多月时间里,北大共发生3起学生坠楼身亡事件。记者昨日就此现象采访了北大社会学系夏学銮教授。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