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荣融发力财务资金管理 赵新先被捕成反面教材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0 16:27:03

张艺:孩子15岁的时候我就发现王亮摸过她,他对我女儿特别的好,不像是父亲对女儿的那种好。从那时开始,孩子很少来看我,每次来都是一两天后就着急走了。

张艺:发生就发生了,把孩子领走就拉倒了,我并不想离开王亮也不恨他,因为我太爱他了。

张艺:我不恨他,其实我们挺相爱的,发生这种事也不能光怨他,女儿也不小了,也不是不懂事。

张艺:他与女儿发生关系我没有告他,是因为我太爱他了。但当时他要打我和女儿,我就急了,所以就报警了。

母亲对此的解释:“我能做到牺牲女儿来纵容他,女儿走了就结束了,这就是解决的方法。”

继父和女儿之间发生了性关系,年幼的女儿没有报案,作为母亲的张艺也没有报案,她认为把女儿领走了,所有的一切都“拉倒”了。“孩子也不小了,找个大几岁条件好点的对象嫁出去也就算了。”张艺选择的解决问题的方式,最终把亲生女儿引向了卖淫之路。

2005年3月的一天,张艺带着女儿来到了位于鞍山市山南地区的良缘婚姻介绍所,自称是女孩的姑姑要为其征婚。

“找个有钱的,条件好就行,岁数大点没关系,一个月给个2000元~3000元,并说李丽是个处女。”婚介所老板告诉记者这是张艺为女儿的征婚条件。

按照这个标准,婚介所为李丽介绍了家有妻室的老王。49岁的老王早在2004年就在该婚介所登记注册,并告诉婚介所老板自己已经有妻子了,但妻子有病不能过性生活,想找一个岁数小的女子“找心情”。

“我当时不知道老王有妻子,一起吃第三次饭时才知道他有老婆。”面对记者,张艺表示自己当时并不知情,而在接受检查机关的审查时她并不是这么说的。“张艺隐瞒女儿不是处女的事实,以此与老王谈好价钱第一个月3000元,以后每月2000元。”主诉检察官孙丽艳说。

与老王谈好条件后,双方都向婚介所支付了100元中介费,之后李丽开始与老王单独电话联系。

在李丽给公安机关供述的笔录中,记者看到,3月24日李丽与老王第一次见面,只知道这个人已经49岁,在谈好价钱后甚至连老王的名字都不知道就答应了。“见面第二天给我打电话,把我接到一个房子里给我500元钱让我买衣服。隔两天又打电话,我又去了那房子,他又给我500元钱,然后很自然地来碰我,因为我拿了人家的,我就同意了。”就这样,李丽通过婚介所走向了卖淫的道路,在近一个月的时间内,李丽与老王共发生了五次关系,每次发生完关系两人立刻就分开,老王一共给了她3000元钱。

张艺:她虚岁已经18了,已经不小了,我就是18岁搞对象,19岁结婚,20岁生的孩子。

张艺:我能做到牺牲女儿来纵容他(王亮),女儿走了就结束了,这就是解决的方法。

“李丽个子很高,发育的很成熟很丰满,但她的言谈和为人处世并没外表那么成熟。”主诉检察官孙丽艳说。

“就是我不跟她去,她自己也会去,可能还会找个年龄更大的。”在张艺的眼中,给女儿征婚是很正常的事,女儿李丽非常倔强而且有主见,发生什么事从来不跟母亲说。

张艺表示,在婚介所的介绍下见过老王一面后,都是女儿李丽单独与老王联系,拿到的钱都是女儿自己花,她从来没要过,这些都是女儿自愿的。

由于无法找到李丽本人,她的内心感受无从得知。在检察官口中,记者了解到李丽并不是她母亲所说的那样。

“李丽个子很高,发育的很成熟很丰满,但她的言谈和为人处世并没外表那么成熟。”主诉检察官孙丽艳说,“她告诉我,妈妈得知她与继父的关系后,想让她摆脱继父,所以她才在母亲的带领下去征婚的。妈妈带她去征婚她便去,根本没有什么主见。”据检察官分析,张艺之所以默认了女儿与继父的关系,又带女儿去找有钱人征婚都与王亮所拥有的一个摊位有关。因为王亮曾说:“我在西柳有一个床子给张艺的朋友做银行抵押,结果被骗了,为此我们经常发生口角,张艺就对我说她和女儿以后挣钱养活我。”

尤为让检察官震惊的是,老王在与李丽的交往中,曾经因为李丽在发生关系时反应冷淡说她性冷淡。为了不让老王“跑了”,张艺还与王亮亲自示范教授女儿“床上功夫”。在张艺的供述中,记录着她曾经为此购买了催情药,让17岁的女儿吃下后与继父发生性行为,但发现吃药并没有作用。于是张艺与王亮又用实际行动来演示给女儿看。

“面对母亲的行为,李丽非但没有恨自己的母亲,反而觉得这都是正常的。”主诉检察官孙丽艳认为,“这也反映出李丽辨别是非的能力有限。”

经审理,法院认为张艺的行为已经构成介绍他人卖淫罪,判处张艺有期徒刑七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1000元,婚介所老板此前也因介绍他人卖淫被判处拘役五个月。

12月7日,铁东法院的一名法官来到鞍山市第一看守所,宣布了这一判决结果。因为刑期是从张艺被羁押之日算起,所以张艺在宣判后被当即释放。

张艺:我觉得法院判七个月有点轻了,我责任很大,我准备在里面待三年呢。

张艺:我也不知道自己责任在哪里,我不知道自己现在该去哪,也不知道该去干什么,更不想去面对我的家人。

张艺:法院都判我是聚众淫乱了,我还进了看守所,也不知道他会怎么对我。

张艺:我没介绍女儿卖淫,我就是跟她去征婚了,那怎么能算介绍卖淫呢?

张艺:我不认为我犯法了,也不知道犯罪了,我觉得到婚介所去很正常,出现这些事只是因为我命不好。

采访结束后,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身上只穿了套运动服的张艺仍旧不知道自己该到哪里去,只是觉得该去王亮那拿回自己的身份证。走出看守所的大门,王亮早已经拿着棉衣等在那里,两人没有久别重逢的喜悦,而是默默地消失在夜色中……(文中涉案人物均为化名)(本报特别报道组文/图)(感谢鞍山市铁东检察院大力协助采访)

再闻母亲与继父教女儿房事技巧,一名检察官所说的感觉油然而生,恶心!

事件的背后是怎样一对母女?当记者与这位母亲交谈过后,所有的疑问都有了答案:这一切仅仅是因为母亲对第二个丈夫自私的爱,盲目的爱。

在经历了一次失败的婚姻后,她似乎找到了那份期待已久的爱。而正是因为这份爱,她漠视了丈夫与女儿间发生的一切,为了让年轻的女儿退出对这份爱的争夺,她无视一个母亲应尽的义务与亲情,将女儿引向了卖淫之路。

未满十八岁的李丽是无辜的,某种程度上讲,作为母亲的张艺也是众多社会问题的一个牺牲品,盲目的将自己经历过的早婚加载到女儿身上,同时对法律无知的她并没有意识到自己是在犯罪,甚至走出看守所时仍旧不知自己罪在何处。

张艺母女将成为人们心中永远的遗憾,法律可以给予张艺相应的惩罚,但是给孩子或者整个社会造成的触痛是无法抹去的,留给人们的应是更多的思考——法制社会的进程中,太多问题需要我们细心诠释。

自宝钢权证上市以来,三个多月的时间,已上市的六只权证创造了全球权证交易的奇迹。众多大户、散户乐此不疲,每天感受着“从天堂到地狱”、“从地狱到天堂”的大起大落。

在这场权证热潮中,一个小户“高手”炒权证的复合收益率达到100%,3.8万元变成了11.1万元。还有多少这样的财富故事在发生,无法估量。

这个小户“高手”就是小吴(某公司白领),在股市里摸爬滚打了十多年的他,曾有过1994年那轮权证炒作中的惨痛教训。但自从宝钢权证宣布即将上市,“T+0”卷土重来之时,小吴决定在此轮权证炒作中再大干一场。

为此,小吴还做足了准备功夫。由于已找不到10年前的权证交易软件,小吴专门去图书馆翻阅当年的报纸,对每个权证从上市到特别表现日的价格及走势都做了认真笔记。他认为,投机都是大同小异的,对于相同的品种,操作规律还是有章可循的。

8月22日,千呼万唤的宝钢权证一上市即封至涨停板,并保持至收盘。由于炒新气氛太浓,在早盘时权证涨停稍一打开时,短短几分钟内,数千万追单就蜂拥而来,小吴因没来得及排上号而错过了头一天的机会。

8月23日,宝钢权证以1.35元开盘,小吴吸取了头天的教训,早早地在1.5元、1.6元左右价位分批追单,宝钢权证再次较大涨幅收盘,收于1.586元,最高至1.83元。8月24日,宝钢权证拉出第三个大阳线,小吴首尝胜利果实。

但是,自8月25日起,宝钢权证却渐渐走上了价值回归之路。权证从最高时的2.088元,一直跌至10月27日的收盘价0.691元。小吴在这段时间被束缚了拳脚,赚来的钱又被套了回去。

小吴把这段时间称之为“第一轮操作”:“属于坚决参与阶段,虽然没赚什么钱,但渐渐找回了操作的感觉。”

连续“经典操作”第二轮操作始于10月28日,也是小吴大有斩获的一个阶段。10月28日,至今仍是小吴引以为傲的一次成功操作,小吴清楚地记得那是一个周五。在当天之前,宝钢权证已是连续数日拉了阴线,而且成交量也有所萎缩。在那一段时间,小吴也基本上停止了操作,一直在等待新的机会。

10月28日这天,宝钢权证走势突然诡谲起来。在盘中被拉升后,走势比较平稳,而不是之前常见的脉冲式拉升,拉升后就迅速急跌。小吴感觉到机会来了,在尾盘时,权证价格又被拉了一拨。时不可待,小吴果断地在下午2点50分,临近收盘时,以0.76元买进,果断追涨。当天宝钢权证于下午3点整收盘时,创下了那一段调整期的涨幅新高。

10月31日,周一,宝钢权证果真如小吴所料,继续拉了一大阳线。小吴在当天分批买进抛出,那一天就赚了30%。对于这一成绩,小吴还不是很满意,因为当天权证的价格可是足足涨了45%。权证当天以0.771元开盘,收于1.121元。

11月9日,是小吴称之为的第二个“经典操作”日。这一天,因为上海证券交易所终于对有关违规交易会员做出了处罚,宝钢权证出现了自上市以来的第一个跌停板,收于1.159元,单日的跌幅达到29.58%。

在第二天的新闻报道中,当天的市场情绪基本上都是非常恐慌,尤其是尾市半个小时内跌幅逾15%,明显有多数“T+0”资金被迫平仓出局。然而小吴却是特立独行的一位“高手”,敢于在最后跌停的十几分钟内以跌停价买进。在他看来,“跌停恰恰是进入的好机会。”据他事后了解,当时敢于进入的寥寥无几。因为这一操作,小吴第二天赚进了20%。

11月18日,小吴再次成功抄底,充分演绎了“T+0”的魅力。当天宝钢权证以1.930元开盘,午后出现急跌,走出一波波浪式行情。小吴以1.62元买单,当天最低价格即达到1.611元,5分钟内,权证价格又反弹至1.77元时,小吴果断抛单,5分钟时间赚了近10%。

武钢蝶式权证于11月23日接踵而至。小吴认为:“市场炒新的投机心理永远存在。”于是小吴在武钢权证上市的前一天,将宝钢权证全部清仓。武钢权证第一天涨停,小吴还是没能排上。第二天,小吴成功地“博傻”,再次成功追上涨停板,将十多万全部投向了武钢认沽权证。11月25日,小吴将全仓抛出一半,赚了15%。

投机有赢必然就有输。小吴唯一的一笔亏损发生在武钢认购权证上。11月28日,上证所为警示风险,武钢蝶式权证停牌一小时后才交易。当天由10家券商创设的11.27亿份武钢认沽权证也上市“平抑物价”。没有了集合竞价时间,权证供应量急剧增加,小吴全仓买进认购权证,当天就亏损了数万元。

由于创设机制及深市三只权证集中上市,自上月底以来,小吴明显降低了新品种的操作力度。“下一步的炒作重点还是在宝钢权证,及盘子较大的万科权证。”据他透露,他炒作权证赚来的资金在上周又创了一个新高。

上海证券交易所有关负责人日前在某会议上提到,“权证不适宜散户操作”。但小吴并不以为然,在他看来:“权证是最适合散户操作的品种。”虽然波动性相对剧烈,但散户可以在当天随进随出,有些损失是可以随时弥补的。散户进入股市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投机”,权证正是极大地激活了投机的特性。

被誉为“亚洲电子第一市”的赛格电子市场,地处深圳“钻石宝地”的交通主干道深南中路与华强北路交会处,目前商户近3500户,市场从业人员数约1.2万人,市场每日客流量达6万-8万人次,年交易额上百亿元人民币。

这个人流、资金流汇集的地方成了各路扒手大展拳脚的舞台,偷窃案就像“肥皂剧”一样每天上演,趴在楼梯间窗边观看小偷行窃,成了商户们茶余饭后的例行节目。

扒手屡打不绝,商户们担心客商钱财被盗而影响市场形象,进而影响其经营,于是愤然举报。本报记者连日来,在赛格电子市场暗访观察,通过文字及图片记录扒手疯狂行窃的过程。

“看小偷啊,那里,那里……”12月8日上午11点多,赛格电子市场二楼电梯间传出这样的声音。记者走进去看见,靠近玻璃幕墙栏杆边,站满了看客,他们有的一边拿着手机对着外面进行拍摄,一边叫道“哎呀!像素不够”、“没拍到镊子伸进裤兜”……

这些看客其实就是赛格电子市场的商户,电梯间被他们称作“看小偷的地方”,他们在这里除了抽烟、聊天、吃饭,还可以现场观看频频上演的“肥皂剧”,主演便是那些猖獗的扒手。对于长期在此的扒手,商户们就像对影视剧的主角一样如数家珍。

“这些扒手有四五十人,分为不同的‘派系’,活动的主要范围在赛格电子市场靠近华强北路的小广场到华强电子市场这区间。每个扒手派系都有头领,他们会划区域井水不犯河水行事。”据不愿透露姓名的商户介绍,这种状况打而不绝,已经存在五六年了,特别是年关将至,扒手们更加猖獗。

商户们说,各“派系”的扒手衣着光鲜貌似白领,他们协作扒窃,有背着电脑包堵住人路的,有在旁边故意挤人转移视线的,也有拿着报纸、雨伞藏着镊子下手的。偷来的现金和手机等财物都转交给头领分配。

“每天上午11点左右,扒手们就会陆续过来,跟上班一样。”商户们介绍,从上午11点到下午3点多,是扒手活跃的高峰期,因为这个时段路上的人多,而且大多是带着现金来采购商品的。外国客商通常会携带大量外币,而且缺少防备意识,因此成了这些扒手的“重要猎物”。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