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中国企业500强榜单公布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1 11:26:57

黎女士:当时她没穿那个衣服,戴的手套黑乎乎,背的包脏兮兮的。我当时都不想做了,但一千元钱交了,我不做,又害怕她们不给我退钱。

眼前的一切虽然让黎女士有些担忧,可一想到自己马上就能拥有一张漂亮的嘴唇,以后再也不会为每日画口红费时费力了,黎女士那颗不安的心又平静了下来。二个小时后,眉毛、眼线和嘴唇的美容都结束了。

黎女士回家后,严格执行美容院工作人员的要求。然而,让黎女士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次美容,让她经历了终生难忘的噩梦。

黎女士:当时做了之后,我的嘴不是打麻药了嘛,两天都没有感觉。到了第15天,就全是那大脓包了。

看到眼前的这张嘴,黎女士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满嘴的绿脓包使自己看起来就像个怪物。这真是应验了美容院的那句话,让你进来一个人,出去变成另外一个人。

一次漂唇美容为什么让自己的嘴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了呢?黎女士不敢怠慢,她来到了北京市海淀医院。医院的诊断结果是接触性皮炎,而且大夫告诉黎女士,嘴唇出现绿色浓胞很可能是美容院卫生条件不合格造成的。

黎女士:第一次到美容院,(她们)弄了点淡盐水,把烂皮全给我弄干净之后,就说再起一层痂,半个月、一个月的就好了。然后给了我美容膏,让我再抹点。又给我清胃的牛黄、阿莫西林片,一大堆消炎药。

“一个月肯定好了“,听着美容院工作人院肯定的回答,对漂唇几乎一点儿也不了解的黎女士相信了美容店的承诺,她拿着美容院开的消炎药回到了家。

可是一个半月又过去了,她的嘴唇不仅没有消肿,反倒变得更加严重,整个嘴就像抹了辣椒和芥末似的,向外凸。

黎女士开始真地感到害怕了。这次她没有再找美容院而是直接去了北京中关村医院,医院的诊断结果是脓孢疮。

北京中关村医院激光整形美容中心主任苏明山:她这个疾病不能及时得到控制的话,局部可能感染加重,破坏了表皮以后,可以造成溃疡,严重的话,溃疡治疗愈合以后容易造成斑痕。第一,从面部角度来看,就是毁容了。第二,会丧失一部分功能。

毁容!丧失一部分功能!医生的话让黎女士非常后怕,为了让自己的嘴唇能尽快的消肿,黎女士也只能强忍着疼痛坚持治疗。

黎女士:我说你先给我3000元钱,我先看。她说给你2500元钱吧,就跟我们没啥关系了,她就写了一个字据,说是因美容事故引起的,让我签个字,然后给了我2500元钱,就不管我了。

急需用钱治疗的黎女士,也没想那么多,拿着美容院给的2500元现金离开了。接下来的日子里黎女士不断地奔波于北京的各大医院之间。

可是每天的奔波并没能阻止黎女士嘴唇起浓枷。她的嘴唇依然是掉皮、起脓、再掉皮、再起脓。

钱花了,药吃了,四个多月过去了,黎女士嘴唇上的开裂流脓一直没有好转。因为嘴唇肿胀,吃饭只能小口小口的吃,喝水也只能靠吸管维持,就连刷牙也成了一种奢望。更让她难受的是她还要忍受许多异样的目光。

黎女士:我现在就不出门。嘴唇这样,寒碜,特难受,这样出去,人家看你跟毁容了似的。

漂唇失败之后黎女士再也不能去上班了,唯一的经济来源没有了,当初美容院赔偿的2500元钱早已用完,无奈之下黎女士只能第三次找到美容院。

美容院工作人员:咱们说句实话,我们已经一次性解决了,你这样就属于违约了,我们也想要你好,谁又不是说没有良心了,你说我不管你了。

美容院工作人员:我们写的是,如果再出现什么情况与本院无关,我们说的是后果自负。

美容院表示,赔过了2500元钱算了结了。但看到黎女士嘴唇现在这个样子,美容院的工作人员拿出了一小瓶药,让黎女士回家继续使用。

美容院负责人:你用吧,保证没事,很严重的烫伤、烧伤,比她严重的都好了。

真是消炎药吗?自己已经吃了三个月的消炎药了,嘴唇都没好转,哪还敢吃这出自美容院的不知名的药呢?黎女士认为,正是自己一次又一次的听信了美容院的保证和承诺,才使嘴唇变成了今天这个样子。

黎女士:我现在吃了这么多消炎药,身体伤害到什么程度,现在我不知道。我老感觉特别累,特别累。

走出美容院的黎女士没有看到美丽的红唇,反倒被满嘴的绿浓胞折磨得痛苦不堪。想到当初看到的广告,懊恼的黎女士是大呼上当。看到这里,您可能有点纳闷,这家美容院不仅给黎女士做了医疗美容,而且还给她开出了消炎药,这医疗啊、开药啊,不都是医院才有资格干的事吗?怎么这美容院也拓展了这些业务呢?

生活美容包括皮肤护理、化妆修饰、美体塑身等服务项目,是与消费者接触非常频繁的常规行为,其特点就是无创伤性和无侵入性。

而纹唇、隆鼻术、祛除眼袋术、面部除皱术、隆胸术、以及穿耳眼、拔火罐等等都属于医疗美容的范围,必须在医疗机构进行,是一种医疗行为。医疗美容具有创伤性和侵入性的特点,做医疗美容的人员必须是具有资格的执业医师。

黎女士接受的眉毛、眼线和嘴唇的美容术,都属于医疗美容项目。那给黎女士做美容的马桂玉美容美体中心到底是一家什么样的机构呢?北京市海淀区卫生监督所的执法人员对美容院进行了检查。

检查中,执法人员发现,这家马桂玉美容美体中心的部分工作人员没有健康证明,美容院连最基本的生活美容所具备的消毒间都没有。

美容院工作人员:马桂玉全国大大小小几十家分店,做了N个也没有出现过这种情况。

从美容院的收费帐本中,执法人员发现了他们进行医疗美容的证据:漂唇450元,拉皮1000元,丰胸1800元,而且,美容院内的宣传广告中也大肆印刷着各类医疗美容项目的价格。在大量的证据面前美容院的负责人不得不承认他们这里的确开展过医疗美容项目。

执法人员:这个单位根本没有开展医疗美容的资质,也就是说,根本不允许它开展纹眉、纹唇这些医疗美容活动,这个单位没有合格的消毒间,说明他们现在连做基本的生活美容的要求都达不到。

针对马桂玉美容美体中心卫生许可证过期以及部分人员没有健康证的情况,北京海淀区卫生监督所做出了罚款一千元的处罚决定。

执法人员:它这个地方从事了纹眉以及其它一些医疗美容,按照医疗机构管理条例,属于非法行医,我们现在正在对它进行立案处罚,将进行罚款,没收药品、器械,以及非法所得。

卫生许可证过期,工作人员没有健康证,也没有消毒间,这家连做生活美容的资格都不具备的美容院,居然大刀阔斧地进行着医疗美容。这么看来,黎女士遭遇不幸似乎也不奇怪了。五个多月过去了,黎女士一直没有放弃治疗,她做梦都希望自己的嘴唇能恢复往日的模样,这个愿望什么时候才能实现呢?

身体和精神的双重打击让黎女士痛苦不堪,她无时无刻不想回到美容前的模样,对于自己当初莽撞的决定,她后悔不已。

黎女士:别提了,一提心里就难过。自己怎么能给自己找这么一个罪受,特后悔,如果时间能倒流多好。

她的嘴唇还能恢复吗?2006年3月24日,《生活》记者和黎女士一起,来到了中国医学科学院整形外科医院。

中国医学科学院整形外科医院副教授腾利:我们觉得可能是感染造成的,也可能是注射的东西和组织反应造成的,我们现在不知道她注射了什么东西,所以无法对症治疗,找不出明确的特别有效的方法。通过跟她的沟通交流,我觉得这件事对她的心理造成的伤害更大。

这位多年从事整形外科的腾教授告诉我们,由于黎女士的嘴唇已经从急性变成了慢性,所以还需要多长时间治愈他不能确定。

在黎女士看来仅仅是一次普通的美容,没想到却让自己遭受了这样巨大的伤害,如今的黎女士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以后的生活,她不知自己的嘴唇能否治好。

黎女士:什么药都吃到了,现在再怎么治?人是彻彻底底地毁了,要是胳膊上、腿上,无所谓,穿上衣服就行了。可现在是在说嘴上,我现在还没结婚,特别无助……

看了黎女士的遭遇,打算去做漂唇的女同胞们可能要心里打鼓了。“进了这个门,出来变个人”,您可千万千万别进错门。其实,爱美之心,谁都可以理解,我们在这里想提醒您的是,像什么美容院,美容中心,美体中心这样的单位其实都不具备开展医疗美容的资格,他们所能进行的,只是生活美容。而能做医疗美容的只能是正规的医疗机构和有资质的医师。

本报讯(记者郝冬白陈霞)2005年9月29日,白银一男子王晓意因其姐姐先天性智障影响他找对象而将姐姐活活掐死,而后他丧心病狂地将尸体奸淫后丢弃到荒野,这起惨绝人寰的杀人奸尸案被皋兰县公安局破获后,该案件移交给兰州市人民检察院起诉,检察院以涉嫌故意杀人罪起诉。4月5日,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将公开开庭审理此案。

据记者了解,在开庭之前,王晓意的父亲向法院提交了一份对王晓意的精神病进行二次司法鉴定的申请书以及“宽大处理”的申请书。4月3日,王晓意的父亲接受了记者的采访。他对记者说,开庭前他做了两件事情,一件事是,他针对兰大二院对“王晓意没有精神病”的司法鉴定结论,向兰州中院提出申请,要求重新鉴定。其理由是,第一,一个人的精神健康受到生理、心理、社会环境诸多因素的影响,确定一个人是否患有精神病,应当对影响精神健康的所有因素进行综合分析和判断,进行精神病诊断和鉴定时,应当全面调查收集被鉴定人的个人史、家族史、案发前后的精神状况、知情人对被鉴定人有关精神状态的证言等材料,并对这些材料与精神健康之间有无关系进行精神病学方面的分析,因此该鉴定结论是在鉴定材料严重不足的情况下作出的,是不可靠的。其二,王晓意杀害其姐姐与家庭精神病遗传史有关。

本报记者颜莎实习记者马睿君为您摄影报道“书记伯伯、慈善总会及我的老师同学和所有好心人:谢谢你们帮助我妈妈!虽然这只是一封信,但这代表我们全家最深的谢意,我会好好学习用行动报答你们……相信妈妈一定会坚持下去!”昨日下午,本报连日来独家强势关注的《救救我妈》一文有了突破性进展:看着自己所写的求助信得到市委书记陈宝生伯伯的亲自批示后,病危的妈妈在社会各界的关心帮助下住进医院接受治疗,14岁女孩婷婷满怀感激之情,含热泪写下了这封感谢信。

14岁的女孩婷婷原本有个并不富裕但却幸福的家庭,可是2004年腊月,一向身体很棒的妈妈突然高烧不退,在检查了很多次后,最终被医院诊断为急性粒-单核细胞白血病,不得不立即住进医院接受治疗。高额的治疗费用很快让这个靠低保金和400多元下岗工资生活的家举步维艰,在连续三次住院治疗之后,婷婷家已欠了近8万元外债。2005年9月,因无钱继续接受治疗返家调养的妈妈经常大口吐血,有时一连几天都下不了床。听着妈妈时常因为病魔折磨而发出的痛苦呻吟,婷婷心如刀绞。

2006年3月12日,正在学校上课的婷婷接到邻居的电话,称她妈妈在家晕倒了,当她赶回家时,发现妈妈满嘴是血不省人事。怎么办?谁能救救妈妈?这时,她从报纸上看到了下岗女工杨昌萍得到社会救助的消息,为了救妈妈,一向内向的她产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写信向兰州市委书记陈宝生伯伯求助!

在等待消息的日子里,婷婷一家同样得到了来自社会各界的关爱。在本报的持续关注下,许多市民表示愿意为婷婷母亲捐献治疗白血病所必须的骨髓,最让婷婷一家意想不到的是,3月16日,市委书记陈宝生带来了好消息!昨日,记者在婷婷求助信的右上角,见到了陈书记的亲笔批示:“请恩渭同志阅,能否把情况搞清楚后,向杜颖主任汇报一下,请求支援。”就这样,婷婷的信件连同陈书记的批示,很快便被转至兰州市慈善总会。市慈善总会的王恩渭会长在看了批示后,立即通知婷婷的爸爸王先生到市慈善总会,并为婷婷的妈妈捐款3000元,使其顺利住进医院接受治疗。

在谈到婷婷的“惊人”之举时,父亲王先生连称不敢想象,自己这个在生人面前说话都会脸红的女儿,竟会给市委书记写信求助。“她太小了,才14岁呀,太难为她了,她是实在没办法,想救妈妈呀!”说话间,这个50多岁的汉子眼眶红了,声音变得哽咽起来。

昨日下午,记者在兰州市第九中学初二年级一班见到了婷婷,因为采访与我们相熟,她一见到记者就羞怯地笑了,轻声地说了声“谢谢”,语气中流露出连日来少有的兴奋,书记伯伯的回应,让她仿佛看到了妈妈好起来的希望。

婷婷的班主任郭老师告诉记者,听说婷婷的父亲下岗,母亲没工作,这学期开学时,学校按照国家“两免一关怀”政策,为其减免了学杂费和书本费。从本报得知婷婷母亲患上重病后,和婷婷关系好的几个同学突然跑来找到郭老师,表示要主动为婷婷捐款。随后,学校政教处王主任在向领导汇报情况后,连夜写好了爱心倡议书,并于周五早上贴在了教学楼门口,同时发起了全校爱心捐助活动。“这孩子太懂事了,身上所背的负担太重了!我们都被她所感动,全班同学都自愿为她捐款,希望她妈妈能尽快好起来。”郭老师说到这里,声音有些颤抖。

昨天,当再次提及妈妈的病情,婷婷瘦小的脸突然变得明朗起来,她告诉记者,因为有了书记伯伯、老师同学和社会好心人的帮助,妈妈住进了医院,在医生的悉心治疗下,妈妈的病情已明显好转,脸色比在家时好了很多,也能吃点东西了。说到自己曾经几度为了给妈妈挣钱治病,而产生辍学打工的想法时,婷婷迟疑了一会儿,缓缓告诉记者:“看到妈妈重病在家却没钱医治时,看着爸爸为治妈妈的病整日奔波忙碌,而我却不帮不上一点忙,当时我的心里难受极了,我想让妈妈快点好起来,也想为爸爸分担一些。妈妈身体好的时候,我从不做饭、洗衣服,但现在我学会了做饭、洗衣服,学会了帮妈妈按摩。”现在,婷婷在同学的帮助下找了份周末的卖鞋零工,有时一天能挣35元,“一个人一辈子只能有一个妈妈,我不能失去她,我没有钱上学可以,但我不能看着妈妈没钱治病……”说到这里,婷婷的脸上流露出与她年龄并不相符的少有成熟和坚定。

近日,四川省泸县人民法院审结一起合法夫妻被公安抓“现行”引发的行政诉讼案,并依法作出判决:被告泸县公安局2005年9月6日对“梦兰美发室”实施的治安行政检查行为违法。

本案原告白某经营一个名为“梦兰美发室”的理发店,还招有两个徒弟。理发店仅有一间房,且用玻璃柜隔出部分空间作居住使用,该房有前后两道门。

2005年9月6日22时许,泸县公安局接到该店有卖淫嫖娼嫌疑的举报电话后,即指令当地派出所出警检查,派出所指派两名民警前往检查。民警在敲该店后门未开的情况下破门进入室内,发现白某与一自称薛某的男子已上床就寝,当即表明执法身份和检查卖淫嫖娼嫌疑事项。

白某和薛某声明系合法夫妻,民警要求其出示夫妻证明,薛、白二人则拒绝出示并打电话叫来邻居和亲朋予以证实,因此而聚集了众多群众围观。民警在群众证明薛、白二人系夫妻后欲离开现场,却遭到围观者阻止,直至派出所领导到场当众向薛、白二人赔礼道歉,表示负责修补损坏的门锁后,检查民警才得以撤离。

次日,县公安局在薛、白二人要求查处举报人时制作了询问笔录和检查笔录,并进行相应的调查取证。此事件,经当地电视台报道后引起轰动,薛、白二人遂提起行政诉讼,请求确认泸县公安局的检查行为违法。

法院审理认为,被告作为治安行政管理机关,有权对违反治安行政管理秩序的嫌疑场所实施检查。但是,被告在本案中实施现场检查的民警仅亮明了执法身份而未出示检查证,不符合公安部《公安机关办理行政案件程序规定》第六十七条第一款“为了收集违法行为证据、查获违法嫌疑人,经县级以上公安机关负责人批准,可以对可能隐藏违法嫌疑人或者证据的场所进行检查。检查时,须持有检查手续,并表明执法身份”的规定。

而且原告经营的“梦兰美发室”系营业和居住共用的场所,在非营业时间,该场所属于原告的居住用房,公安机关对其进行治安行政检查,不应参照适用该规定第六十七条第二款“因情况紧急,对单位确有必要立即进行检查的,办案人员可以凭执法身份证件进行检查,检查结束后,立即补办检查手续”的规定,因而被告实施的检查即不具有合法性。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