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京重申不打算谋求第三个总统任期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8 12:38:56

下调金融机构超额存款准备金利率,对于货币、信贷有扩张作用,因为低收益率会促使商业银行将资金运用出去,而不是放在央行的账户上。而为了减小这种扩张作用的负面影响,央行有必要回笼资金。金融机构超额存款准备金利率的最近一次下调在半年以前。2005年的3月17日,央行将金融机构超额准备金利率,由年利率1.62%下调到0.99%。

现在,央行在大力推进利率市场化,市场一直存有超额存款准备金利率进一步下调的预期。10月27日,中国社科院金融所的一次会议上,该所所长李扬也提到,可能的话,可以考虑调整准备金(超额准备金、法定准备金)利率,使得真正的市场利率水平能够凸显出来。

昨天通过的个税法修正案,将个税起征点提升至1600元,同时要求高收入者自行报税,这两大变化充分体现了“一松一紧一平衡”。在全国人大常委会随后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财政部副部长楼继伟等详细解读了短短几行字的变化给百姓“钱袋子”带来的影响。

“工资、薪金所得,以每月收入额减除费用1600元后的余额,为应纳税所得额。”

修正案草案最初将个税起征点定在1500元,而这个数字在普通百姓和专家眼中显然有点低,在全国人大举行的立法听证会上,各界人士涨声一片,修正案将起征点提高到1600元后获得通过。100元之差到底能给国家和个人带来多大影响?

设定个税起征点,就是要把居民生活支出扣除后剩余部分再交税。根据国家统计局有关资料测算:2004年全国城镇职工年人均负担家庭消费支出为13718元,每月为1143元,具体包括衣、食、住、行等方面的开支。从地区结构看,2004年全国东部、中部和西部地区城镇职工人均负担的家庭消费支出分别为1381元/月、929元/月和1012元/月。楼继伟说,为更好地解决实际负担较重的中低收入者的基本生活费用扣除不足问题,更有利于与基本生活费用增长的趋势相适应,使法定标准更有适当的前瞻性,有利于保持法律的稳定。最终将扣除标准确定为1600元。

楼继伟算了笔账,按照现行的每月800元扣除标准,工薪阶层纳税人数占总人数的比例约为60%;扣除标准调整至每月1500元后,纳税比例将降至30%左右,纳税人数减少一半左右。而按照1600元标准,工薪阶层纳税面进一步降至26%左右。“最终收益的是中低收入者”,楼继伟说,收入越低,减负越多;收入越高,减负越少。这种政策效应符合个人所得税立法宗旨,有利于发挥个人所得税调节社会分配的积极作用。

在记者随机采访中,仍有市民和专家认为“1600元”偏低,而楼继伟向记者坦陈,按照新标准,国家财政每年少收入280亿元。

楼继伟解释说,我国目前各地区财政状况不均衡,调整扣除标准还要兼顾各地区的财政承受能力。中央财政从所得税收入分享改革中多得的财力,全部用于地方主要是对中西部地区的一般性转移支付。因此,扣除标准定得过高,造成财政减收过大,影响中央财政对中西部地区的转移支付力度,影响支持欠发达地区发展的财政资金来源。

国家财政部税政司司长史耀斌表示,如果把住房公积金、医疗保险金、基本养老保险金、失业保险金和其他允许在纳税前扣除的项目综合计算,实际上,个人总的免税额会大大地超过每月1600元的水平。

史耀斌为大家算了一笔账,因各地工资收入水平和缴付比例不尽一致,按上述“四金”提取比例占工资总额的20%测算,个人缴纳养老保险金占工资总额的8%,医疗保险金占2%,失业保险金占1%,住房公积金占5%至12%,允许扣除额度一般在每月200元至500元之间。也就是说,个税起征点如果上调到1600元,那么每月大约可以有最高2100元的免税额。

如果说提高起征点是对中低收入者“松”,那么要求自行报税就是对高收入者的“紧”,此前有专家评价此次税改时曾表示,国家希望通过一松一紧达到平衡贫富的目的。

“当前我国实行的税制存在缺陷”,楼继伟坦言,将选择适当时机全面修订个人所得税法,实行综合与分类相结合的个人所得税制,此次修订要求高收入者自行报税就是为综合税制做准备。

楼继伟说,比较合理的税制是将工资薪金所得、生产经营所得、劳务报酬所得、财产租赁所得等有较强连续性或经常性的收入列入综合所得的征收项目,制定统一适用的累进税率;对财产转让、利息、股息等其他所得,在一段时期内仍按比例税率实行分项征收。

中国人民大学财政金融学院副院长赵锡军教授接受记者采访时就多次表示,目前我国“灰色”现金交易大量存在,实行综合税制条件不成熟。楼继伟表示,建立健全税务部门对个人所得信息收集和交叉稽核系统以及银行对个人收支的结算系统,实现收入监控和数据处理的电子化;逐步建立个人收入档案和代扣代缴明细管理制度;建立个人财产登记和储蓄实名制度。

记者了解到,目前北京市已经实施了个人所得税明细申报,为500余万人建立了纳税档案。下一步,北京市将逐步为北京的个税应税者建立个人收入档案。(晨报记者朱烁)

在中国上月CPI(居民消费价格指数)以百分之零点九增速温和上涨及“十一五”规划建议刚刚通过之际,由国家发改委今日牵头召开的“资源价格改革研讨会”显得颇为意味深长。

代表财政、环保、土地、科技、水利等多个部委发言的高级官员将于今明两日悉数到场。而此次会议将就如何完善水、电、石油、天然气、土地、煤炭等资源价格形成机制给出改革“路线图”。

从此次会议传递的信号看,中国官方对当前资源价格被低估的状况已了然于胸。而官方接下来的动作将更趋于明朗;坚持市场化方向改革,让价格这一“看不见的手”走至前台、发挥功用,中国资源性产品终结免费或廉价午餐时代的脚步已清晰可闻。

事实上,官方此次在资源性产品价格形成机制改革方面迈出重要一步实是时势使然。

众所周知,由于中国的水、电、气、石油、土地等资源价格受到政府管制,使其远低于市场均衡水平。而资源的免费或低价使用,致使资源市场对价格变化的反应极其迟缓,进而衍生了浪费和效率低下,而损害环境的生产和消费方式亦随之大行其道。

一项数据显示,目前中国的能源利用效率仅为百分之三十三,较发达国家低约十个百分点。

与这项数字同样令人担忧的是中国原本并不丰富的水、石油、土地等资源性产品储量。

据知,中国石油已探明剩余可采储量为二十四点九亿吨,人均仅为一点九吨,为世界平均水平的百分之八。而中国耕地、水资源人均占有量亦分别只有世界平均水平的五分之二和四分之一。

《建议》提出,“十一五”期间,实现二0一0年人均国内生产总值比二000年翻一番;资源利用效率显著提高,单位国内生产总值能源消耗比“十五”期末降低二成左右。

国家发改委此次召集“资源价格改革研讨会”无疑是对中国下一个五年纲领的一次明确回应:下一步将“抓紧完善资源价格形成机制,大力促进经济增长方式转变”;种种迹象表明,中国资源调价已“箭”在弦上。

事实上,当前这一时期,中国官方酝酿发出资源调价之箭大可做到一箭双雕、一石二鸟。

由于CPI已连续数月低速增长,九月更是低至百分之零点九,通胀压力已几近于无,逐步提高资源产品价格对于避免中国陷入新一轮通缩无疑将大有助益。

石化股反手做空令大盘难以见底。受上海石化业绩同比下滑的影响,昨天上海石化、中国石化、齐鲁石化、扬子石化为代表的石化股股价全线回落,拖累沪深综指再度大跌。上证综指收于1080.87点,跌幅为1.54%;深证综指收于263.12点,跌幅更是高达2.23%。两市累计成交金额约为128亿元,较上个交易日有所萎缩。

本周是股改行情发动以来最为黑暗的一周。上证综指的周跌幅达到5.3%,深证综指周跌幅更是达到6.36%,都为2004年10月中旬以来的最大周跌幅。股改几乎变成股灾。G股贴权愈演愈烈。昨天复牌交易的7只G股全部贴权,其中G精工与G威尔的贴权幅度都超过18%,再创股改以来G股复牌首日贴权新高。

除首日复牌交易的G股外,昨天两市股价跌幅超过5%的个股数量达到305只,约占沪深A股总数的20%。个股轮流惨跌,直接推动股指跌跌不休。

昨日上证债券指数大跌0.42%,创本轮行情的单日最大跌幅。自上周四摸高109.73点以来,上证债券指数近6个交易日累计最大跌幅已经达到1.07%,K线组合5阴夹1阳的头部态势十分明显。

昨天交易所债券市场恐慌心理加剧,报价基本以卖出为主。沪市下跌价格超过0.5元的国债达到16只,跌幅最大的010509券,跌幅达到0.85%;010404券的跌幅也达到0.82%。

这两个国债还不是昨天跌幅最大的债券品种,沪市的03中电投和05渝水务昨天日跌幅均超过1%。其中03中电投的跌幅为1.48%;05渝水务的跌幅也达到1.09%。

一个年仅15岁的浙江女孩和自己的母亲,宛然成了古时的“妻妾”,共同侍候一个“丈夫”长达两个多月。

27日,当她向南平浦城县警方报案时说,“不要处罚母亲和他,我是自愿的,如果他再离开了,我们母女就无依无靠了。”因为母女两人是不堪被“酒鬼”父亲长年累月毒打,才双双离家出走,后投靠了一名浙江江湖郎中辗转来到南平浦城,从此三个人一张床。

昨日,女孩的母亲及母亲的情人因涉嫌强奸罪,被浦城警方拘捕并移交至浙江警方,女孩也被带回老家,而该起离奇事件的背后却耐人寻味,究竟是谁导演了这起闹剧?

10月27日一大早,一名身材瘦小,年龄约15岁的少女,在浦城县公安局110巡警大队门外徘徊着,当值班民警上前关切地问她有何事需要帮助时,少女总是犹豫不决,欲言又止,并且遇到民警后,很不好意思地跑开了,等一会自己又跑到门前徘徊着。

凭职业敏感,民警觉得这名女孩应该遇到了什么难以启齿的难题,需要得到帮助。于是,得到汇报的浦城县公安局领导,特别指派了该县公安局刑侦大队的一名女警官接待了这名满腹心事的少女。

起初,该名女孩什么都不说,经过女民警一番劝说和安慰,少女的眼泪像断了线的珍珠似的从她稚嫩的脸颊滚落下来,心扉也逐渐敞开了。

“我要离开他,但是你们不要处罚他们好吗?”这是她说的第一句话,她说,她和母亲共同侍候一个“丈夫”,已经两个多月了,她再也不要过这样的日子了。

“我找警察,主要是想让他离开我,但还是要对母亲好。”她说。随后,她向女民警道出了几个月来的非人遭遇,以及让人难以启齿的隐情……

少女名叫郑小红(化名),家住浙江省景宁县的一个小村子。父亲郑平忠(化名)今年42岁,平时靠在家里种点蘑菇和稻田为生。“家里没有一样像样的家具,由于种蘑菇家里还欠下别人一屁股债。”一名前往景宁县调查的民警这样对记者说,除此之外,郑平忠还喜欢赌博。

如果说困难还能被接受的话,嗜酒成性的他却无法让人原谅,“一旦心情不好,或者赌博输了钱,或手头拮据了,他就开始不停地喝酒。”一名参与案件调查的民警说,他一喝酒基本就醉,喝完后就开始殴打母女俩,郑小红的一位邻居证实说,一到郑平忠喝醉酒,就看见他把母女俩往死里打,即便到现在,当女警官掀开郑小红的外衣时,还能看到一些结疤的伤痕,“那些,都是父亲打的。”小红说。

郑小红的母亲林红花(化名)也多次被父亲打得死去活来,并落下一个头痛病,每逢阴雨天,她的头就会像开裂般地疼痛。7月26日上午,郑平忠又喝醉酒了,骂老婆不会挣钱,只会在家白吃白喝。紧接着,酩酊大醉的郑平忠还跑到厨房,拿出一把菜刀朝林红花狠命劈来,幸亏被邻居死死拉住,才没有造成惨剧。林红花当即拉着女儿郑小红朝村子外面逃跑。

之后,母女俩在村外的一个土庙里抱头痛哭,她们担心回家后,会被丧失理智的郑平忠杀了。于是,母女俩经商议后,连夜离家出走。

当她们母女俩步行几个小时来到浙江省景宁县城时,已是饥肠辘辘。身无分文的母女俩顿时觉得自己陷入绝境。

为了摆脱眼前的困境,林红花想起两年前,在县城里有一个曾和她“相好”过半年之久开药店的村民刘海龙。两年前,林红花在县城打工时,因常患头痛病,就时常到刘海龙的药店里买药吃,一来二往,两人便熟悉起来。随着时间的流逝,已年逾40岁的林红花与年仅28岁的刘海龙发生了“姐弟恋”。半年后,刘海龙发现林红花是有夫之妇,且还有两个儿女,便断绝与林红花之间的恋爱关系。

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林红花试探着与刘海龙挂电话,在电话里向他哭诉自己眼前的困境,为了获得刘的信任和获取他的欢心,林红花还在电话里口口声声向他承诺,只要刘海龙收留她们母女俩,她愿将年仅15周岁的女儿介绍给他做女朋友,并保证自己的女儿会与他发生性关系。

果然,刘海龙如约而至,带着她们母女俩登上去浙江省庆元市的班车。几个小时后,他们三人住进一间十分简陋的旅馆。当晚,林红花为了兑现承诺,把女儿叫到另外一个房间,要女儿与刘海龙发生性关系。郑小红听后,十分惊恐,并断然拒绝母亲的要求。

可林红花仍不死心,对女儿说道:“如果你不与刘发生性关系,刘就会离我们而去,我们现在是无家可归,吃没吃的,住没住的,回家又会被你爸砍死,而且我还会经常发头痛病,这些困难只有靠刘海龙帮我们解决。”

听了母亲一番话后,不谙世事的郑小红感到茫然无措,陷入了沉思。就在郑小红发呆时,林红花把女儿推到刘海龙房间的床上,脱下女儿的衣裤……就这样,一位天真无邪少女的贞操,在其母亲亲自操纵和注视下,被糟蹋了。

之后,刘海龙带着她们母女俩辗转浙江、江西、福建等地,每到一处,他们三个都同租住在一个旅馆,同睡一张床铺。刘海龙还多次与郑小红发生性关系,而每次都是由母亲林红花帮郑小红脱了衣裤,并站在一旁注视着。

在此期间,刘海龙也多次与林红花发生性关系。罕见的母女共侍“一夫”就这样悄无声息地上演了……

刘海龙是一名赤脚医生,他带着这对母女“老婆”,在浙江、江西、福建等多个县城间辗转,卖草药并帮人推拿看病等,他白天帮人看病,一到晚上,在暂住的房间里的床上,有一对母女“妻子”在等着他……

一个多月前,他带着母女俩到了浦城县莲塘镇租了一间民房,每月的租金是50元,暂时稳定了下来。

办案民警介绍说,两个多月来,对于郑小红来说,她就像生活在地狱一般,她害怕夜晚的来临,她怕见到母亲那张扭曲的脸,还有给她带来恐惧的陌生男人。

郑小红产生了摆脱痛苦的强烈愿望,就算饿死、冻死了,她也要结束这噩梦般的生活。于是,10月27日凌晨,她趁他俩不注意之时,溜出暂住民房,到了浦城县公安局求助。

浦城县公安局接到她的求助后,高度重视,立即安顿好她的吃住,并立即组织警力,根据她提供的线索,直扑刘海龙、林红花住处,并依法传唤刘海龙、林红花到刑侦大队,同时成立了专案组,与浙江、江西警方联手侦查这起涉嫌强奸案件。

同时,浦城警方与浙江警方取得联系,共同解救这名少女。昨日上午,因涉嫌强奸罪,刘海龙和郑小红的母亲林红花被浦城警方拘捕并移交给浙江警方做进一步处理。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