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克兰前美女总理向俄罗斯求援 试东山再起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9 16:06:14

但由于西门子无意短期内出手自己的其它通信业务,它显然不愿把手机业务出售给存在通信设备竞争关系的对手。由此,摩托罗拉、华为、中兴等排除在外。

为了获得员工对交易的默许或支持,西门子也不愿把手机部门出售给一家在市场和渠道上严重重叠的公司,因为这难以避免人员大调整和动荡。相形之下,明基主要的自有品牌市场集中在中国、印度等亚太市场,与倚重欧洲、拉美的西门子正好形成互补。

西门子更无意冒着损害品牌的危险,把手机业务转手给一个过于羸弱的企业。况且,其通信系列设备也需要一个手机终端战略合作伙伴作为测试平台。

种种权衡之后,年营业额超过50亿美元并处在上升势头的明基,刚好成为西门子的首选。

与中国大陆公司相比,明基的国际沟通能力更具优势。李焜耀曾在瑞士IMD洛桑管理学院读过硕士,对于欧洲自不陌生;明基的高级管理层中很多均来自如高通等美国大型企业。

一位业内人士对《财经》分析,在此次收购交易中,最后真正与明基形成竞争的,很可能是韩国的LG。因为后者急于冲破三星的屏障,“老二总是比老大更积极”。但很显然,从地缘上来看,明基比LG更接近中国大陆这个手机业的“超级富矿”。

李焜耀则告诉《财经》,明基在谈判中首先将合资方式排除在外,因为这将延长未来需要的整合和磨合期。文化理念上的冲突在合资情况下更易被激化。另一关键问题是知识产权,仅这一“拉锯战”,就占去了两个多月的时间。

最终,西门子在手机方面拥有的1000多项专利——包括28项核心的GSM/GPRS专利——都被移交给明基;一并流动的,还有西门子在手机方面2000多名研发人员。

此外,西门子在手机操作系统SYMBIAN上拥有的8.4%的权益也将转交明基。这将为明基今后进军3G手机市场创造一个良好的软件支持环境。

在品牌许可方面,明基也争取到最大的权益。据最终协议,从2005年10月1日起,在未来的18个月内,明基仍可在手机上单独使用西门子的品牌;联合品牌的授权期限则为五年。

这一条款看似与联想收购IBM的个人电脑部门(参见本刊2004年第24期《联想豪赌》)之后的品牌授权并无二致,但在细节上存在微妙区别。因为联想获得的授权有严格的限制条件。以笔记本电脑为例,只有现有的THINKPAD型号及存在继承关系的改进型,才能使用IBM商标;如果联想打算推一个新的系列,即使在18个月内,也不能使用IBM商标。而明基所获得的品牌授权完全脱离了具体型号,是一个更广义的品牌许可。

另外一个敏感的话题,是在德国的工厂是否会关闭以及裁员问题。明基自然不愿意过多向外界谈论这一话题,但西门子首席执行官克莱恩菲尔德直言不讳,称最后选择买家的一个重要因素,就是“确保在德国的工厂持续运营”。今年5月德国的失业率高达11.8%,比同期美国的5.2%高得多。且西门子内部的劳工代表一直对出售手机部门持强烈反对态度,一旦出售导致大规模裁员,西门子面临的种种压力可想而知。

西门子方面披露的信息显示,明基将保证西门子目前在德国的工厂继续运行两年。李焜耀接受《财经》采访时也承诺:明基将切实遵守德国的劳工法律,并继续履行西门子与员工已经达成的劳资合同。

按照预期,明基将在两年之内,改变原西门子手机部门亏损的局面。比照此前的众多收购案例,这无疑是颇具挑战性的工作。

劳工问题对于企业的影响在西欧相当普遍。此前,TCL已有切肤之痛。按照德国平均的薪酬水平估算,明基在德国的KAMPLINTFORT工厂拥有2000名员工,在未来的全球手机总部慕尼黑也拥有1000多名员工——仅薪酬一项,每年会达上亿欧元。

在这块成本无法迅速降低的前提下,如果不能很快在战略上找到出路,西门子承诺的那些成本支出,对于明基而言,也只能是杯水车薪。

当然,明基还有其它选择。据公司内部测算,到2006年,由于合并而节省的运营成本将达7500万到1.25亿美元,制造成本的节约基本相当。

更大的一块可望来自采购成本的降低。以手机使用的显示屏为例,目前西门子均购自日本厂家,今后则可能转由明基旗下的友达光电提供,后者已成长为全球第三大液晶面板供应商。明基测算,在2006年,采购成本的节约有望达到1.25亿到2.5亿美元。

节支只是一个方面,关键还在于拓展市场。与西门子合并之后,明基将拥有接近3000人的研发队伍。李焜耀认为,只要能更迅速地推出产品,使高端产品最终占到50%的比重,在德国的工厂未必不能获利。明基今年计划推出30多种型号的手机,与诺基亚、摩托罗拉和三星相当。

但是,明基的超越之途注定漫长。诺基亚在手机市场超过30%的份额,使后来者短期内难以撼动;摩托罗拉、三星在各个分市场犬牙交错,两者的市场份额均相当于新明基的两倍左右。况且,后面还有韩国LG、索尼-爱立信两个咄咄逼人的对手。

一段时间以来,西门子手机的外观设计及对消费心态的把握,都为业内所诟病。在GARTNERDATAQUEST的分析师SANDYSHEN看来,明基尚未显示出足够的能力来补足西门子的短处。

明基在中国市场寄予厚望。收购西门子手机之后,明基将在苏州之外新增上海生产基地。时过境迁的西门子与锐气十足但根基尚浅的明基结合,能否在短期内改变市场格局?“机会肯定存在,但西门子和明基,一个太老,一个太新,加上磨合需要时间,一切都只能慢慢来。”一位电信业咨询人士对《财经》说。

“我们的目标,是在中国(手机)市场上进入前三!”明基副总裁兼网通事业群总经理陈盛稳告诉《财经》。在亏损的重压之下,TCL已选择了与阿尔卡特分手,而明基,虽已在收购中展现其超群的谈判能力,但还能继续创造奇迹吗?

8天,噩梦般的“丐帮”生活让患有轻度精神类疾病的王芸(化名)痛不欲生,抢劫、殴打、强奸、猥亵……

13天,救助站、安宁医院的善待,让王芸重新回到丈夫怀抱,鼓起勇气触碰还隐隐作痛的伤疤,揭开断断续续的记忆……

带着额角、手背、大腿尚未痊愈的伤痕,王芸表情惊恐地开始了讲述:“两个月前,我和邻居发生口角,丈夫劝了我几句,我觉得他向着外人,心情不好就拿着家里桌子上的10多块钱,坐火车到了沈阳。”

王芸的丈夫说,妻子因为患有间歇性精神障碍,经常离家出走,可每次不是被好心人送回就是自己找回来。他没想到,妻子这次一走就是21天。

当天的列车时刻表显示,王芸乘坐的火车是在10点41分抵达沈阳站的。人生地不熟的王芸害怕了,没有地方可去,她在之后的6个小时里一直在沈阳站前广场逗留。

“我一直坐在那里想着和丈夫的矛盾。”王芸指着沈阳站前西南角施工工地的沙堆说。16时许,噩梦从她施舍给沈阳火车站前乞丐的两根麻花开始……

“有两个十七八岁脏兮兮的乞丐走过来,他们俩个儿都不高,1.70米左右。我没搭理他们,后来我饿了,就掏钱准备买个麻花吃。”王芸说,“他俩说也饿,非要帮我去买,我就给他们身上剩下的4元钱,让他们去了。”

善良的王芸把乞丐买回的两根儿麻花都施舍给了他们,自己没吃。王芸善意的举动和含混的表达,让两个乞丐误认为她是个有精神障碍的“有钱人”,于是跟着王芸不放。

天渐渐黑下来,王芸看到沙堆旁一扇工地大铁门后面就是铁道,她想做火车回家,于是从铁门下面钻了进去,直接进到站台。可她没想到,那两个青年乞丐也紧紧地跟在她的后面。

“那两小伙突然把我架住了,我拼命地挣扎,可还是被他们拖到了火车道旁边一个变压器铁亭子后面,一个乞丐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另一个乞丐眼睛有点斜,他把我摁倒在亭子后面的废木头上管我要钱……”王芸靠在丈夫的肩膀上说。

“看我没钱,‘斜眼睛’顺手抄起变压器后面碗口粗的木头照我头上就是一下,‘嗡’的一声我就有点迷糊了。”王芸拼命反抗呼救却换来了更残忍的殴打。

“他拿着大木头棍子使劲打我,后来又觉得不解气,解下他的皮带拼命地抽我,这时他就想强暴我,往下撕我的衣服,但我死死抓着衣服,他见没机会了,就往我头上撒尿……”

说到这,她下意识地抬头看了看身旁的丈夫。“我头上脸上全是血,意识也有点模糊。”王芸说,“后来先前离开的那个乞丐回来了,还带回来一个40左右岁的男乞丐,那男人一看我已经被打得不像样子了,就拦住了‘斜眼睛’,还说‘照你这么打,打出人命怎么办!’后来那个40多岁的乞丐让没打我的小乞丐把我背出了车站。”

“有个40多岁,拄棍子跛脚的乞丐,看上去是他们的头儿,他拦住我们问我身上的伤是谁弄的。”王芸说,“知道事情经过后,跛脚乞丐显得非常生气地说‘他年纪快赶上你妈了’你怎么能那样对她?还让那个斜眼乞丐跪在广场上。”

“后来从变压器后面救我出来的那个40多岁的男乞丐把我带走了。”王芸说,“我们走了好一会儿,他把我带到了一个还没完工的楼里,屋里有些简单的家具,他让我好好在那儿养伤,我就在那屋子里住了一晚。我自己睡一张床,他和原来已经在那里的另一个乞丐住另外一张床。”

接下来的两天,王芸说她一直在那间房子里养伤。“那两天我很想家,但我伤得特别重,根本动不了,整天躺在床上哭。”王芸说。

因为惨痛的经历,王芸发病了,她记不清自己待了两天的房子到底在哪里。第四天,王芸被带她走的乞丐领到了一个建筑工地的废弃集装箱里。“具体的地方我说不清了,就感觉是个没盖好的楼房,后来,看我恢复得差不多了,那个乞丐晚上就在我身上乱摸,还脱下了裤子,但他没强奸我……”第五天,王芸趁乞丐不在,自己偷偷跑到了建筑工地上。“工头见我伤得很重,就收留了我,住了两天后,工头给了我50块钱让我回家。”王芸说。第七天,来到火车站的王芸又遇到了那位带她走的40多岁乞丐。“他好像着急把偷的东西交给那个瘸乞丐,让我等他一下,我没等,跳上一辆公共汽车,坐了一会下车了。”

第八天,王芸已经沦为乞丐了,身上的衣服在遭受殴打时已经被撕烂,从街上,又遇到一个中年乞丐,他让我做他的乞丐婆,说会‘罩’着我。”王芸说她没同意,瞅准机会溜走了。

“等我走到一家店铺门口时,老板帮我打了‘110’,救助站的也来了,就把我送到了安宁医院。”

“110”赶到后,见到王芸衣衫褴褛,迅速联系了沈阳市救助中心,该中心将她送到了沈阳市安宁医院。在安宁医院医护人员的精心治疗下,王芸的病情有了进一步好转,在她入院第10天左右,她突然记起了自己娘家的电话。

可是由于娘家的电话无人接听,王芸继续留院治疗,救助站也未能与她的家人取得联系。

与此同时,王芸的丈夫林先生也在家乡抚顺报警、贴寻人启事寻找着自己的妻子。“每天晚上都睡不着,以泪洗面。”王芸的丈夫说。

当他再去王芸娘家询问时,娘家人埋怨他又没照看好自己的女儿,林先生怕亲属为她担心,就谎称王芸找到了。王芸的家人看到来自沈阳的未接电话也就没有留意。

妻子走失的时间越来越久,终于王芸丈夫向亲人承认了妻子至今未归的事实,王芸娘家这才查到了来自沈阳安宁医院的未接电话,王芸丈夫经过21天终于找到了妻子。

害怕妻子提到沈阳的经历犯病,直到昨天认为妻子已经基本痊愈,他才敢带着妻子到沈阳报案。

昨天15时许,在记者的陪同下,王芸和丈夫来到沈阳站前公安派出所报案。

民警带着王芸,一点一点地回忆当天的事情,终于找到了王芸记忆中第一次遭殴打的变压器箱。在箱子后面,民警发现了王芸遗失的鞋子。

“这样看来,王芸虽然有精神疾病,但这鞋子证明她当时确实遭到了殴打。”派出所值班所长李军说。但王芸的讲述并未能为警方提供更多有价值的破案线索。“除了第一现场,其他犯罪地点讲述得太模糊了,尽管我们找到了嫌疑人实施暴力的第一现场,但对抓捕嫌疑人没有更多价值。”

沈阳站站前派出所值班所长李军说。根据这样的情况,16时,派出所紧急布置警力,在沈阳站前广场周边展开排查,王芸在丈夫和记者的陪同下也开始在沈阳站站前广场寻找记忆中的几个“丐帮”成员。10分钟后,警方的排查工作没有进展。“再等等,晚些时候也许还有一部分乞丐会聚集在附近。”值班所长李军安慰王芸说。15分钟后,寻找到站前纪念碑下的王芸表情变了……“就是那个人……”王芸小声对丈夫说。记者看到,一个白衬衫脏成灰色的少年在纪念碑西侧的一个面包车后面横躺着。

卷毛、1.7米的个子、眼睛有点斜……一名记者不动声色,悄悄离开了广场,同时另一名记者留在原地盯住了躺在那里的青年。3分钟后,记者带领派出所刑侦副所长赵忠军从两侧包抄过去……“别动!”赵所长一声断喝吓了青年乞丐一哆嗦,乘机将青年乞丐按住。

意外的是,一名嫌疑人被抓获后王芸却“变卦”了,她不愿指证嫌疑人转身要走。“根本没有发生那事!他(指‘斜眼睛’)当时是想强暴我,可是我奋力反抗,根本没有那事。”王芸显然有些激动,“那个老乞丐也只是猥亵我,没强奸我!”

在丈夫和记者的劝说下,王芸勉强来到派出所但仍拒绝指证嫌疑人。在民警最后的审讯中,“斜眼睛”乞丐交代,当天他不但对王芸实施毒打而且对王芸实施了两次强奸!

“她一定是被人强暴过,我爱人的大腿内侧有很深的抓痕。”王芸的丈夫红着眼眶说,“她说谎一定是因为怕我知道这事情跟她离婚,她真傻!”

据警方透露,被逮捕的那名“斜眼睛”今年17岁,沈阳人,是长期在沈阳站混迹的乞丐。据嫌疑人交代,当天的另一名小乞丐外号叫“刚哥”,已经很久没在沈阳站附近出现,至于跛脚乞丐头和那名40多岁的男乞丐,“斜眼睛”说那是“刚哥”带来的,他不认识。“由于头部受到严重撞击,王芸对所发生的事并没有连贯性的回忆,她不愿指认嫌疑人,这给案件的审理带来了很多困难。”派出所民警说。

截至昨晚22时记者发稿时,尽管民警和丈夫苦苦劝说,但王芸仍拒绝指认嫌疑人。本报记者冯勇实习记者李晔

如果没有更好的选择,我肯定舍不得辞职的。但目前这更好的选择是不是真的更好,我却拿不定主张了,希望大家能帮我出出主意。

我有一个比较要好的同学(女的,只是比较要好,她目前已经结婚),去年初她开了一家小公司,主要业务是做企业形象设计(企业包装、Logo设计……)和网站建设,到现在生意一直还不错,感觉比较稳定(真实的财务状况我不是很清楚)。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