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电曝鲁能签下新外援 高大前锋曾效力西甲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7 08:39:04

13:25,乘客们的疑虑终于得到了证实。机长在广播中告诉乘客,由于飞机再次发生机械故障,他们将返航虹桥机场,预计13:50到达机场。“一听到广播说飞机有故障,机舱内气氛马上紧张起来,我身边一位女老外马上就哭了。”张小姐说。

“说是机械故障,可是刚才不是说问题解决了才让我们第二次登机了吗?加上第一次在飞机上等的时候,他们也说故障排除了,后来证实没有排除,他们已经两次食言。飞机一开始就飞得很低,应该是很早就发现还有问题的。”一位乘客质疑。

在现场处理此事的一位上航工作人员向记者证实,第一次让乘客下机时发现的故障和第二次让飞机返航时发生的故障并不是同一个机械故障:“我们不可能在没有排除已经发现的故障的情况下让飞机起飞的。”但该人员并不愿意透露该飞机具体发生了怎样的故障。

之后,现场有乘客向记者反映,上航工作人员在向乘客做解释工作时曾透露,第一次的故障是电力系统故障,而第二次则是乘务人员发现飞机在起飞之后起落架无法收回,导致飞机无法提升飞行高度。当记者向上航工作人员确证这一说法时,他委婉地表示“基本就是这样”,但不愿透露更多细节。

再次回到候机大厅等候,乘客们在A4登机口前分成了两组——100多名外国旅行者和上航工作人员在一起沟通,10多名中国乘客在一旁休息。

下午3时,FM9335航班已经延误了6小时以上,乘客们纷纷开始更改自己的行程。“有一些人是要借道桂林去北海的,还有一些今天有活动安排的,这些都得再联系了,有些外国人去改签或者退票了。”一位乘客告诉记者。上海的张小姐无奈地说:“我明天有一个会议,本来今天要做些准备工作,这下全给耽误了,航空公司到现在还没有跟我们谈赔偿的事情。”

“请飞往桂林的FM9335航班的乘客,凭登机牌到A4登机口领取餐券……”40分钟后,机场大厅广播中传出温柔的女声。上航工作人员通知乘客,可以凭餐券到机场餐厅吃一碗阳春面,同时承诺将给予每位乘客300元的误机补偿。

由于两次出现故障,上航临时从附近机场抽调相同的波音737飞机,以接替屡次出现问题的“病机”。“我们马上会抽调其他飞机来,收拾准备之后尽快起飞。”上海工作人员告诉记者。16:25,替换飞机到达虹桥机场。由于有20多位乘客退票或是转签其他航班,余下的100多位乘客在半小时之后开始登机。17:10,飞机终于在无故障的状况下飞翔蓝天。这次航程,飞机飞得异常平稳。19:12飞机平安到达桂林。

中国台湾网8月12日消息据台媒报道,台湾“立法院长”王金平11日下午赴国民党中央,与党主席连战恳谈一个多小时,确定维持不续任第一副主席的决定。王金平说他已获得连战的谅解,追随连战任党永远的义工;但党以后有任何需要,或新任主席有任何指示,他一定会全力以赴为党奉献服务。

王金平昨天返台,下任党主席马英九亲自接机,王马两人气氛缓和不少,王金平是否续任国民党第一副主席,备受关注。下午约三时许王金平抵达党中央,与连战恳谈一个多小时,会后王金平提出说明。

王金平说,连战对他的想法表示“尊重与理解”,但是希望他能慎重考虑。他自己决定不续任副主席。王金平说,他感谢连战4年前提名,经过16全代会任命他为副主席,新任的党主席接任后,他将随同连战提出辞呈,跟连战同进退。

王金平表示,连战已聘请他担任国民党中评会主席团主席,他说今后将以中评会主席团主席身分全心全力为党奉献与服务。

王金平表示,马英九办公室已经联系要和他见面,他预估会面时间应该在国民党17全会之前。他强调,他非常乐意和马英九见面交换意见,谈党未来的问题,这是党员职责所在,但他希望马英九不要保留副主席位置给他。(火山)

中国日报网站消息:据美联社报道,一名知情人士8月11日说,如果伊拉克前总统萨达姆在首次受审后因1982年的杜贾尔村案被判死刑,他可能被执行死刑,而不必再因其他罪名接受审判。

据指控,萨达姆1982年在巴格达以北的杜贾尔村杀害了大约150名什叶派穆斯林。除了杜贾尔村案,萨达姆还被诉以其他多项罪名,包括杀害政敌、1987年-1988年迫使数万名伊拉克库尔德人迁往北部地区和1991年镇压什叶派穆斯林起义。这些罪名将分别立案审判。

与此同时,萨达姆的女儿威胁称,如果萨达姆的辩护律师不能更好地接近萨达姆,律师可能抵制审判。(王建芬)

抗日战争胜利已经60年。历史未被尘封,世界已然改变。与看着抗战题材影片长大的前辈相比,上世纪80年代出生的青年更多地是在日本偶像片、漫画和电子产品中成长。今天,个性更为鲜明的“八十年代后”是如何看待那段历史和我们这个奇怪邻国的呢?

爱日本,还是恨日本,这似乎是一个问题,特别是对1980年以后出生的学生来说。

如果把对日的各种情绪合在一起调成一杯鸡尾酒,调出的这一杯一定层次分明,最下面的是强烈的反日的情绪,接下来是对日厌恶,上面是对日爱恨交加的矛盾心情,渐渐地会出现对日的喜爱,最上面一层是对日本的崇拜。

80年代出生的学生们只是从书中和电视中看到那个硝烟战火的年代,却成长在中日经贸与文化往来密切的时代。他们看着日本动漫、玩着日本游戏长大,身边充斥着日本产品,为日本的繁荣与发达而惊叹。

在这个问题上,“八十年代后”与前辈的观点几乎完全一致:这场战争的性质是中华民族反对外国侵略的正义战争,是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重要组成部分。

绝大多数学生认为,中国的抗日战争是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东方主战场,中国的抗战牵制了大量的日军,使日本无力进攻苏联和扩大对东南亚的侵略。

国际关系学院国政系学生丁之天说:“日本打美国也是迫不得已,它深陷在中国,它自己也清楚要是再拖下去就更没机会打败美国,它偷袭珍珠港就是抱着博一把的心态。”

“中国在抗战中做出了艰苦努力和巨大牺牲,不少西方国家和它们的媒体却因意识形态和政治原因而有意忽视中国在二战中的作用,这简直毫无道理!”外交学院国际法专业杨贵说。

“八十年代后”对日的爱与恨从何而来?现实提供了太多喜欢或讨厌日本的原因。

“现在中国青少年的反日心理主要是历史与现实原因相结合造成的。”北京国际关系学院国际政治系主任赵晓春教授在接受《环球》杂志记者采访时评价道,“中国这个传统上的大国被日本小小一个岛国侵略,这让很多中国人心理上难以接受。”

日本对历史问题的态度再加上现在日本政治上的一些不友好举动,如靖国神社问题和东海问题,就构成了广大80年代出生学生对日反感的主要原因。

另一方面,他们又往往会对日本的技术、电子产品及流行文化产生浓厚的兴趣。

对此,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副主任孙云晓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日本的科技产品和文化产品大都代表着最新的流行时尚,这正迎合了青少年追求时尚的心理”。

因此对于日本,80年代的学生大体上有三种看法:讨厌日本、喜欢日本、爱恨交加下的矛盾心理。

《环球》杂志近期与网联合进行了一个“80年代后中国学生的日本印象”的网上调查,截至8月2日,共有8742人参与,其中绝大部分是大学生。调查结果显示,日本在大多数“八十年代后”的心中是一个负面形象。

79.98%的被调查者提起日本,印象最深的还是“南京大屠杀”;对日本的态度,74.09%的人回答是厌恶;96.43%的被调查者对日本在历史问题上的态度不满;55.63%的人认为历史问题是中日关系发展的最大障碍。

这样的结果既让人意外,却似乎又在意料之中。而且这一调查结果与1997年《中国青年报》做过的一个类似调查的结果惊人的相似。

孙云晓分析说,“反感日本主要来自政治和历史层面,与中国的国家利益密切相关;而喜欢日本更多的是由于个人的喜好,是文化层面的东西”。

同时,并非所有的80年代后出生的学生都将对日的反感情绪盲目地与反日本人和日本文化等同起来。这次调查中,对于日本人在你心目中的形象这个问题,43.62%的人认为“日本人和任何地方的人一样,有好人也有坏人”。

为什么这次网上调查却只反映了一种对日的普遍反感呢?可能就如孙云晓所说,“现在中日之间的焦点在历史问题和政治问题上,在这个时候做调查当然听到更多的是反日声”。

“现在我们看到一个可悲的景象。一边是盲目挥舞着反日大旗的中国青年,另一边是对这一举动以及参与和未参与其中的中国人不屑的日本人。如果任何一方不跳出这一怪圈,到时可不仅仅是对日本政府的反对,而是两国、两国人民、两种文化的敌视与冲突。”北外新闻专业的贾斯丁评论道。

归根到底,反日还是因为中日的历史遗留问题。钓鱼岛和东海之争,更多是领土资源的争夺,是现世的两国利益之争;否认历史、篡改教科书、参拜靖国神社完全是日本右翼势力在搞鬼。因此反日其实该是反日本右翼军国主义势力。如果因为一小撮人的胡作非为而与日本这个国家为敌,不光正中这些人的下怀,而且从长远上看也不利于中国的根本利益。

喜欢日本的人大多从喜欢日本文化开始,一些人是因为日本先进的科技与技术。但他们对日本的接触很多时候仅仅停留在自己感兴趣的领域,对其了解也不过来自一些日剧和媒体的报道。

但日剧和漫画中描绘的日本可能与现实还有很大距离。“日剧中反映的日本是不真实的,它只展示了日本好的一面。”北外日语系刘志诚说道。

一个人们无法回避的问题是,喜欢日本的人中有几个真正了解日本?他们喜欢的是真实的日本吗?而反日的青年中又有几个了解真正的日本?

如果80年代的学生对日本的认识有偏差的话,也许媒体的责任首当其冲。这次网上调查显示,57.84%的人认为媒体报道是决定自己对日本认识的首要因素。

中国媒体起到了正确引导80年代的学生对日的态度的作用吗?孙云晓认为,中日两国的不少媒体对彼此的报道都不全面,报道的主要是负面的一些内容,有关两国友好的行为较少。

如果主流媒体不能够培养一种有利于解决中日问题,有利于中国长远国家利益的对日态度,那么青年人公开表达激烈的对日情绪,这就会变成害国而不是爱国。

赵晓春教授认为政府应担当起正确引导青年人反日情绪的责任,“政府应给青年人以正确的引导,不能把这种情绪推向极端,同时要坚持自己的立场,在历史问题、台湾问题上不能向日妥协”。

赵晓春说,“广大的青年人应从现实角度出发,保证中国的政治稳定,不能因为日本引起社会的动荡。应避免情绪化和狭隘的民族主义,对日本人,日本民族和国家都要有一个理性的看法”。

孙云晓说,反日要理性,不能笼统化,要有一定的原则。“现在的青少年不能忘记历史。但反日应有针对性,要反的是日本军国主义,不是反日本这个国家,反日本人民。”

有专家提出,我们常提到要警惕日本右翼势力对日本国民和政治走向的影响,但是不是我们的社会也逐渐形成了一种反日的社会氛围呢?

如果我们的文化中渐渐包含一些反日的元素,如始终把日本人定性为侵略者、把反日与爱国划等号、把日本右翼势力的观点认为是日本政府的观点等等,那么很多人会在判断力还不健全的儿时就已经形成了对日本的一种思维定式,认为反日就是爱国,情绪越激烈就越爱国。同时,他们将带着这种思维模式选择性地对日本的过去和现在的一举一动进行解读。

另外,如果认为日本是中国利益的威胁,那么我们天天喊着“振兴中华,打倒小日本”,中国就能超过日本吗?提防日本右翼势力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发展自己。国际政治的舞台历来是以实力说话,中国现在仍是一个发展中国家,发展还是我国的第一要务。

新华网消息:美联社日前援引日本经济产业大臣中川昭一对外披露的消息报道,日本当局发现中国已开始在有争议的东海海域开采油气的迹象,因而于9日通过外交途径向中国提出抗议。但由于眼下日本众议院业已解散,政坛出现了权力空白,在上述问题上显得一筹莫展。

中川昭一对记者说:“很有可能中国已经开始在那片海域开采油气,因此我们要求中国给予明确答复,并停止开采活动。”但日本方面还没有收到中国方面“令人满意的答复”。

另有日本媒体报道,对中国方面的上述动向,日本政府正在苦思对策。但现在的状况是,由于日本众议院业已解散,因而政坛出现了权力空白,不具备采取对策的条件,日本方面目前拿不出可立刻看到成效的对策。

《日本经济新闻》11日的报道说,日本当局想通过外交渠道要求中国停止开发,但经济产业省官员称,实际情况是“没有有效的办法”。以外务省为中心,为了避免恶化与解决朝鲜核问题六方会谈的主办国中国的关系,也对日本采取对策产生了很大影响。

这家报纸认为,正面临大选的首相府和自民党也无暇关注这一问题。因而出现了政治空白,从而使海上保安厅等采取警备行动的法律上的准备工作无法取得进展,所以作为对抗措施在分界线日本海域一侧进行钻探的行动估计无法进行。(完)(/参编)

本报综合消息英国一处名为UPDOWNCOURT的豪宅,最近以7000万英镑(约1.3亿美元)要价,被《福布斯》杂志列为全球最贵私人住宅。这座豪宅位于伦敦西南郊萨里地区,离伦敦只有20多分钟车程,共有103间房。它占地58英亩(约350亩),其中有11英亩正规花园,另有树林、两幢宾客副楼,马厩、网球场、两个室外泳池、三个室内泳池、壁球室、保龄球室、影院、酒窖、直升机坪等,豪宅还应用大量电脑控制技术。

目前已有俄罗斯、中国、澳大利亚等国的潜在买家到该项目参观过,已有一位不知姓名的中国商人对此表达了购买意向。所有涉及国媒体均兴致勃勃地报道本国买家的参与,而莫斯科时报则预测,该豪宅很有可能落在俄罗斯富豪手中。争夺该豪宅隐讳地变成了多国民间斗富游戏。

新华网平壤8月12日电(记者姬新龙)朝鲜最高人民会议常任委员会11日发布政令,决定为庆祝朝鲜劳动党建党60周年和朝鲜半岛光复60周年,自9月1日起实行大赦。

据朝鲜中央通讯社和《劳动新闻》、《民主朝鲜》等媒体12日报道,这项大赦令说,建党60周年和光复60周年是朝鲜人民团结一心展示朝鲜气概的重大政治事件。为庆祝这一节日,最高人民会议常任委员会决定从9月1日起实行大赦。

大赦令要求朝鲜政府各级机关做好工作,妥善安置获赦人员。但大赦令没有透露此次大赦的对象和即将获赦者的人数。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