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宫高官称美国竞争计划不针对中国与印度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2 12:54:07

但更深层问题在于,现行股改操作规则本身是否科学与公平,目前市场“通行”的对价是否真正保护了流通股股东的利益,还是中小股东弱势之下的逆来顺受?如果答案是前者,那么清华同方就确实很冤;反之,非流通股股东也就无冤可谈。

从对价的原始定义看,笔者以为,对价高低的最终标准,实际上是要看在其他条件保持相对不变的情况下,股改实施之后,各公司流通股股东的市值是增加了还是减少了。直观地说,股改后,中小股东群体是赚钱了,还是赔钱了,是判断个股对价高低的“实践标准”。如果是后者,即说明中小股东在股改中做了“冤大头”,而不是大股东。

根据万得咨询的K线图的股价复权数据,自2005年6月3日至2006年1月11日,清华同方的股价涨幅为16.35%,指数化后跌幅仅为0.73%;同期,指数化后金牛能源(资讯行情论坛)跌幅高达21.48%,三一重工(资讯行情论坛)跌幅更达22.49%,紫江企业(资讯行情论坛)跌幅也有20.19%。

需要说明的是,上述4家公司在2005年内业绩并无大的波动,至今也没有哪家有年报预增或预减的公告,金牛能源在2005年第二、三季度业绩还分别有超过100%、50%以上的增幅。很大程度上,导致三家G股公司股价下跌的影响因素中,股改无疑是决定性因素。

首批试点顺利通过股改的3家公司,指数化后的股价跌幅均超过了20%,而清华同方则因为股改试点遭遇阻击而获得“幸免”——中小投资者在股改中用手与用脚投票呈现出迥异的损益结局。

晨报讯(记者赵睿刘炜佳)凌晨1时许,39岁的刘刚(化名)点亮了家里所有的灯,把小狗也拉到了身边……

“我以为我的心理承受能力够强的了,没想到……”2月3日,刘刚把这套影碟拿到了本报。

“影碟《天灾××》整套共5张,前4张半都是历史上一些灾难纪录片,就最后这半张,用工具把人给卸了……我一闭上眼睛,眼前就……”

他掏出手机对记者说,“看,这是我拨110的记录,2月3日凌晨1点15分15秒。拨之前我还想,警察会不会以为我有毛病,看电视吓着了拨110?

“110拨通了,‘您好,这里是沈阳市公安局110……’,我手机不大好使掉线了,也没再拨。

“然后我点亮了屋里所有的灯,把我家的小狗也拉到身边……我在床上翻来覆去地合计,最后拨通了晨报热线,我不能让这样的东西给小孩看见,我女儿才11岁。”

记者随后播放了影碟的“恐怖”部分,屏幕上出现《全球十大禁播影片》和“××试验”四个字。突然,一个男人脸色惨白,一个女孩的四肢被他用麻绳捆了起来……

“就是这儿!他要剁……上次我看到这就再也不敢看了”,刘刚躲到记者身后,低着头,3分钟内没说话。

辽宁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社会心理研究室主任张思宁分析,看恐怖片一般有两种心理,一是渴望和害怕的矛盾心理,一是寻求刺激和好奇的心理。面对恐怖,生活经历又让人产生了不同的心理反映。

刘刚说过,“我外甥女出车祸去世了,当时是我把她抱回来的,没害怕,可这个碟演的就像真的一样,我有一种恐惧感。”

昨日中午,记者来到三好街某商场的4楼一个摊位。记者:有《天灾××》吗?

就此,记者找到了辽宁省文化厅文化市场管理稽查处。如果电影中有超过一定限度的恐怖和血腥场面,国家就不允许制作。这套光碟后半部分插进了和主题不相关的恐怖内容,很可能是盗版碟。目前记者已将此事反映给国家文化部。

本报提醒:市民应到大型商场和正规的光碟经销商处买正版光碟,如发现盗版光碟,可拨打12318举报。

经济学家将有钱人对汇率的极端敏感称为货币错配。中国已属货币错配比较严重的国家之一,管理和控制货币错配是发展中国家首先要解决好的重大问题

我国去年新增的外汇储备中有大约1000亿美元不能由国际收支平衡表予以合理解释,这中间就有相当大的部分被兑换成人民币坐享升值。经济学家将有钱人对汇率的极端敏感称为货币错配。

货币错配是金融全球化的一个普遍现象。在广大发展中国家和转轨国家中普遍存在。一旦其汇率水平或(和)汇率制度变动,倘若解决不好便会对其国内金融体系和经济运行带来巨大不利冲击。而对于这样一个与汇率制度改革密切相关,在一定程度上可能决定改革成败的重大问题,国内基本上还没有认真的研究。

所谓货币错配是指这样的情况,大到一国政府小到一个企业和家庭,在其进入国际交往时,由于其资产和负债,收入和支出使用了不同货币来计值,因而在货币汇率变化时会受影响。其敏感性越高,货币错配的程度也就越严重。

根据这一定义,中国已属货币错配比较严重的国家之一,从中国外币资产的角度看,到2004年底,中国居民持有的外币资产总额估计已达8000亿美元,而从外币负债的角度看,同期我国外债余额2285.96亿美元。上面两个数字对比说明,我国货币错配严重。

在我国,人民币与美元敏感已久。自从2002年日本率先以“中国向全球输出通货紧缩”为由发难,并进而于2003年要求人民币升值以来,国内已经出现了若干次预期人民币升值的骚动。这种骚动的直接影响之一就是,2003年1月~5月、2003年9月、2004年2月~6月、2004年11月~2005年1月,国内外币存款都曾出现过净额下降的情况;被从银行中提取或者不再被存入银行的新的外汇资产,都被其持有者换成了人民币。对于一个对外经济交往规模迅速增长的国度而言,这种现象是极不正常的。

进一步的研究发现:2004年高达2067亿美元的外汇储备增长中,有大约1000亿美元不能由国际收支平衡表予以合理解释;这中间,就有相当大的部分归因于国内的外币持有者将其外汇资产兑换成人民币的行为。人们看到,外汇储备的高速增长所造成的人民币的过度投放,正是导致我国人民币汇率升值压力的主要因素之一,而这一压力又是来自货币错配所诱引的外汇投机,外汇投机又使得汇率改革难以找到合适的机会……如此往复,不一而足。显然是恶性循环。

正是注意到这一现象,中国金融学会副会长李扬在近两年的几次讨论货币政策的会议上多次指出:由于我国资本项目尚未全部开放,人民币汇率制度改革所造成的混乱可能并不主要来自外国游资的冲击,而可能主要来自国内外汇持有者慌不择路地将外币兑换成人民币的“内乱”。“内乱”就是指货币错配造成的不利冲击。

就外因而言,广大发展中国家所以面临货币错配,是因为布雷顿森林体系崩溃以后形成的以美元和欧元(20世纪末以来)为“关键货币”的国际货币体系,事实上将美、欧之外所有其他国家的货币都“边缘化”了。在这种货币体系下,可能只有美国和欧元区各国基本上不会发生货币错配现象,因为美国和欧元区居民的资产/负债、收入/支出基本上都能以同一的美元(或欧元)定值。在这幅图景的另一半上,由于广大发展中国家的经常项目交易和资本项目交易很难用本币来定值,更难用本币来实施,它们的资产/负债、收入/支出便一定呈现出多种货币并存的局面,货币错配由而成为常态。一些经济学家用“原罪”来解说这种货币错配现象,应当说比较准确地揭示了广大发展中国家的无可奈何的窘境。

从“内因”上看,大致可以从负债/支出、资产/收入两个方面找到货币错配形成和暴露的原因。

从负债/支出方面看。在本国储蓄供应不足,且资本市场发展滞后的情况下,发展中国家的企业不得不到海外去筹资,或通过本国的银行到国际市场筹资。

由于在国际资本市场上基本不可能筹到以本国货币计值的债务,这些企业或银行只能借入外币资金,于是自然就陷入货币错配困境。

从资产/收入方面看。由于发展中国家需要筹集为进口先进技术设备所需的资金,大多不得不实行某种形式的“出口导向”战略;贸易顺差遂成为这些国家追求的目标。同样由于交易难以用本币定值,顺差的实现自然还是意味着外币定值债权的积累,货币错配还是不可避免。亚洲地区各国的问题更为严重。由于具有极高的储蓄率,同时本地区又对银行信贷过度依赖,债券市场发展滞后,致使本地区的储蓄很难有效地在本地区转化为资本,“过剩”的储蓄不得不(通过贸易顺差和资本外流)大量流向美元市场、欧元市场或其他货币定值的市场,从而使得货币错配问题更形恶化。

然而,问题还有复杂之处。李扬指出,形成货币错配后,如果一国的货币汇率以某种形式“钉住”美元,存在货币错配的企业或银行将感受不到汇率变动的风险,因此也不会有动机去控制和化解货币风险,由此将导致货币错配程度的积累和扩大;倘若这些国家变动货币汇率或改变汇率制度,剧烈波动的本币汇率将迅速把货币错配的风险暴露出来,企业及银行的资产负债表将迅速感受到不确定的冲击。面对这种情况,发展中国家的政府只有两种选择,一是利用储备干预外汇市场,维持原有的固定汇率水平,以免货币错配风险暴露和蔓延;二是接手私人部门的货币错配,由政府来承担所有货币错配的损失。不管做出哪一种选择,最后都需要有巨额的外汇储备来做支撑———这也就顺便对发展中国家广泛持有大量外汇储备的原因给出了较为合理的解释。

既然是一个普遍的问题,而且存在诸多不利之处,管理或控制货币错配,就成为每一个打算融入国际金融体系并相应实行较具弹性的汇率制度的发展中国家需要首先解决好的重大问题之一。

两位美国人最近写的《控制新兴市场国家货币错配》一书对控制货币错配问题提出了一个涉及宏观经济政策、微观制度建设、金融监管以及外汇储备管理等多方面的系统建议。其基本要点有四。

长期的固定汇率制度是造成货币错配风险积累的基本原因。一方面,公开宣称的固定汇率制度会给微观主体提供负向的激励,使之忽略汇率变动的风险和货币错配的危害,从而导致货币错配风险的积累和扩大。另一方面,一旦货币错配形成了较大的规模,考虑到汇率波动可能产生的巨大负面影响,各国政府就益发不敢让汇率浮动,由此患上“浮动恐惧”(Fearoffloating)症。无论出现何种情况,一国的经济运行和宏观经济政策将因而背上沉重的包袱。

因此,尽早实行真正意义上的管理浮动,是解决货币错配问题的积极态度。

货币错配的起因之一在于本国资本市场(尤其是债券市场)的不发达;对于亚洲国家来说,尤其如此。因此,发展资本市场(尤其是债券市场)理所当然地居于极其重要的地位。

密切关注各个层次经济主体(企业、部门、银行、国家)的货币错配状况,跟踪监控所有的外币贷款、银行客户的外币资金缺口,是管理货币错配风险的又一类措施。在外汇领域实施审慎性监管的主要目的,一方面是让监管当局“心中有数”,另一方面还是为了向微观主体提供正向激励,以确保其自主地去限制货币错配规模,或通过各种交易来化解和转移货币错配风险。

外债的总量及结构对货币错配风险的大小有直接影响。从政府控制的角度来说,短期外债的总体规模应该控制在官方可以控制的外汇资金的一定比率之内。此外,尽可能地使外债的分布结构与外币资产分布结构相匹配,对那些不具有外汇收入来源的部门的借取外债的行为加以限制。

在控制货币错配风险的诸项措施中,外汇储备构成了最后一道屏障。在私人部门面临威胁时,政府需要动用储备去干预外汇市场,减轻汇率波动给私人部门可能造成的损失,或直接替私人部门承担货币错配的损失。这意味着,发展中国家保持较大规模的外汇储备是完全必要的。

李扬认为,要在不长的时间内使中国金融体系实现(哪怕是基本具备)上述这些制度上的转变,孰非易事。

中新网2月5日电综合香港媒体报道,香港长实集团主席李嘉诚次子李泽楷,昨晚从外地返港后,今早到柴湾哥连臣角坟场,拜祭亡母。

李嘉诚亡妻李庄月明位的坟墓,年初一被破坏,李嘉诚和长子李泽巨分别已在年初二及年初三到过坟前致祭,及了解情况,现时墓地已完成修复。

李泽楷没有回应对亡母坟墓被毁的感受,只是说,早前公干离港,昨晚回港后,至今早才有时间前来拜祭。

本报讯昨日,双流机场股份公司就大年初二乘客廖琴跳楼事件进行说明,并再次为伤者垫付治疗费用。但关于该乘客“迷路”的原因调查,至今仍无结论。

据双流机场股份公司党委工作部长刘斌介绍,大年初二,乘客廖琴乘3U8696次航班从拉萨回成都。12时20分飞机到达双流机场,停靠老候机楼登机口,廖琴随旅客通过K26登机桥下飞机。但她在通过连接老候机楼和新候机楼的廊桥时,不知为何进了男厕所,12时40分左右,廖琴从廊桥男厕所内约1.2米高的窗口跳了下来,当即被机场工作人员发现。机场工作人员询问她,但她不说话。机场120的救护车在5分钟内赶到现场,对廖琴进行检查,随后将她送进双流人民医院,机场方面垫付了部分费用。据刘斌介绍,从老候机楼到新候机楼出口,沿途有8个醒目的标识。同时,只要购买了机票,机场就会为乘客提供帮助和服务。但廖琴当时没有询问工作人员也没有提出求助。而根据警方的调查,廖琴为什么会走进男厕所并最后翻窗跳下的原因不明。刘斌认为机场没有太大的责任,他们为廖琴提供治疗援助是出于人道的考虑。昨日下午3时许,机场方面派人到医院再次缴纳了8000元治疗费用。

昨日下午,记者再次赶赴双流人民医院,廖琴依然没能回忆起自己跳楼前后的细节。据其远在西藏的男朋友谢宝学介绍,廖琴1月22日到拉萨,原计划在那里结婚。但她到了高原后,出现了比较严重的高原反应,他们赶紧买机票送她回成都。

“我的车先走,我出门向右拐,五分钟后你们都往左拐,我们在酒店门口集合,然后排队开进酒店大院。”新郎的表哥这样郑重地告诫其他司机。

“你们一会不要走正门了,直接从后门出去吧,把门的三号楼那儿有两个骑摩托车的。”一个五十岁上下的男士急匆匆地跑上来说道。

这种交谈让记者一时间摸不着头脑,从新娘处简单询问后才得知了个大概。原来当地有个风俗,叫“劫婚车”。“反正就是要偷偷地走,不要被发现,不然没个几千块钱下不来。”还没问明白,新娘不得不提前被转移了,好奇的询问只能暂时中断。

新郎、新娘、伴郎、伴娘就座,婚车慢慢驶出小区后,五楼的新房开始传出了亲朋好友下楼的脚步声。

出了大门,一对新人表情严肃,新郎不停地向后张望,“没有人跟随”,他不停地汇报着情况,给司机,也给新娘。

“过了前面那个红绿灯,再左转就安全了。就担心这两个路口了。”司机总是忘不了提醒,让刚刚松弛下来的气氛又凝重起来。

新娘紧紧地握着新郎的手,而坐在他们右边的记者压根就没有感到沉重,只是发现人人都聚精会神,没人愿意回答我的问题,才安静下来不讲话了。

三四公里的路程觉得好慢。“到了!”司机的一句话叫醒了我。抬眼望去,酒店门口已经站满了亲朋好友,好多鞭炮已经不耐烦的在地上躺了好久。

可这时,婚车却停下了,司机一个劲地朝正要点鞭炮的小伙挥手。此时的新郎还是不停地向后张望。“莫非,还有什么问题?”记者更摸不着头脑了。

整个过程,在一个外人眼里,除了气氛有点紧张,没有其他的。但新郎、新娘却说一块石头终于落地了。

“昨晚,我们商量最多的话题是如何接新娘,据说我们将要结婚的消息已经被好事之人放出风声,从县城通往她家村子的各条交通要道都会有人翘首以待。其实讨些喜糖、喜烟也是说得过去的风俗,可是近几年这里的风俗已经被演变为了恶习,只要人民币,当然美金人家也分不出真伪。少则几千,多则上万,这哪是讨个喜气这么简单的事情,简直就是抢劫嘛,而以往的例子也是多半最后叫来110才能协商摆平。”新郎无奈地说道。

新娘笑嘻嘻地接过话题说:“昨天我想如果有人敢劫我的婚车,我会弃车而跑,大不了步行回家的,可是这样一来喜事就变成闹心的事情,多没劲呢。”

“前思后想,还是不要什么形式也罢,所以提前一天就把她从家里接到我家了,这样就只有从我家到酒店的距离危险了。”新郎说现在还有点后怕。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