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新闻局”局长承认处罚未经“审委会”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6 04:12:40

在矿山,几乎每一矿口都有窑庙,矿工们除了每月的初一、十五要烧香拜神,逢八日、十八日、二十八日还会举办仪式。迷信成了他们最后也是最最无用的救命稻草。

一旦煤矿出事后,人命被折算成人民币,这是通用的处理方法。邱龙坤说,以前一个遇难矿工是2万-3万之间,这些年提高了,大概在4万-5万之间,加上打点政府等费用,总共要花费6万-7万左右。

为此,在山西、陕西、河南、河北等小煤矿聚集的地方,存在专门“处理”死亡事故的“服务组织”:负责办理医院死亡证明、封锁消息、异地火化、家属赔偿谈判等一系列事情。

“不过今年的赔偿费提高到了20万。”邱龙坤说,7月14日,罗岗镇福胜煤矿16个遇难矿工每人获赔20万,让私营煤矿主们感到了一些吃紧。但事实上,矿主还是付得起,预防事故的成本还是明显高于事后赔偿。

煤矿业的全面停产整顿将引起相关产业连锁反应,最终将造成巨大的经济损失

兴宁矿难以后,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总局局长李毅中说:“这是一起典型的‘矿主赚钱、矿工受难、政府埋单’的恶性安全生产事故。”

政府收拾残局的一系列举措,折算成货币成本凸显出来。以兴宁矿难为例:救援矿难需要水泵,每套设备都需10辆车运输,2000多公里的路程,光运费就要180万元;此外,政府每天所花费在几百名矿工救援人员、现场指挥人员、公安武警以及新闻记者身上的食宿以及生活资料的金额大约在60万元左右;安置在兴宁林业大厦、华侨大厦等6家宾馆的123名遇难者家属共419人,加上配备的安抚人员,政府实际上每天要承担1000多人的吃饭住宿,这笔开销在30万元左右。

按每人20万赔偿,123名遇难矿工需要2460万元,而大兴煤矿老板曾云高被抓时在兴宁所有户头的资金仅有300多万元,如果曾无法拿出钱来进行赔偿,这笔费用则落在经济本来就不发达的兴宁市政府身上。

除了为私营矿主埋单,政府还要吞下矿难种下的苦果。矿产资源一直是兴宁的经济支柱,兴宁每年产煤量是200万吨,占全省煤产量1/4强。据了解,兴宁每年的财政收入近1.5亿元,仅该市煤矿每年缴税就占1/5左右。因“8·7”矿难,兴宁市的所有矿山包括煤矿和非煤矿山以及整个广东省的煤矿业均处于全面停产整顿状态。而随之亦陷入困顿的除了工业发电,还有钢铁厂、水泥生产、造纸业、造砖厂、运输业等,甚至当地居民的日常生活。

市面上的煤价由400元/吨,短短的几天,突破600元/吨。之前,正在兴宁修建的港资电厂兴达电厂也将难逃这次煤炭业的大震荡影响,资方香港东方集团及香港华润集团的相关代表对此表示感到忧虑。

“这一关还能不能恢复生产?”一位石姓矿主试探地问记者,已投资数千万元于煤矿的他忧心忡忡。而另一个矿主投资一个多亿,还处于基建状态,没有进入开采时期。

一刀切的关闭,加剧市场供应的紧张。虽然电厂、水泥厂、钢铁厂等大型企业本身有一定的煤炭储备,但广东3个月的整顿时间无疑使很多企业无法等待。而这意味着,广东不久即将依靠外煤供输,而这也必将大大增加企业的生产成本。政策公布三天后,兴宁已经出现煤炭业遭停而引起的相关产业连锁反应。

轰隆隆的炸矿之声使广东境内的煤矿老板惶恐不已,短短的10天内,约30亿的煤矿资产就毁于一旦。据了解,广东目前产煤总量约为910万吨,有煤矿260多个,目前被炸掉的煤矿已经超过100家。

8月22日,受兴宁矿难波及的清远连州32位煤矿主组织部分矿主赶赴北京,为了自己投资数千万元的煤矿谋出路。其中,被炸掉的连州市大冲煤矿是市政府引进外地资金开办的煤矿。“我们32家煤矿企业是完全合法,并依法经营的煤矿企业。”连州的矿主认为,兴宁市矿难他们同样感到十分的悲痛,但不应该全部受到株连,政府部门应该对炸封后的煤矿做好善后安抚工作。

8月22日,国务院办公厅向全国发出了《关于坚决整顿关闭不具备安全生产条件和非法煤矿的紧急通知》,给违规煤矿的整顿工作下了最后通牒。对于广东兴宁等矿难事故后逐渐浮出水面的腐败现象,《通知》特别规定,凡已经投资入股煤矿的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国有企业负责人,自《通知》下达之日起1个月内,必须撤出投资,逾期不撤出投资的,依照有关规定给予处罚。

“造成中国矿难高发生的原因,一是监管对象有问题,一是监管机制有问题。”香港中文大学行政学院王绍光教授说。

灾难没有停止。兴宁矿难次日,8月8日。1000公里外的贵州省六盘水市发生煤矿瓦斯爆炸事故,17人死亡。8月19日17时许,吉林省舒兰矿务局五井发生透水事故,16人被困井下,救援仍在进行。

今年1月1日至8月21日,全国已有951人在矿难中死亡,矿难次数和死亡人数比去年同期上升43.5%和134.2%。

去年,中国矿难死亡总数占全世界的80%,6000多人在采矿业的爆炸、透水、塌方和其它事故中丧生。

我国对煤矿安全的投入只占GDP比重的1%左右,而在发达国家,安全生产投入占GDP的3.3%。(采写:本报记者龙志谭林实习生罗文婧)

据美联社28日报道,美国密苏里州哈夫威市年过半百的老“人弹”戴维·史密斯的“炮打飞人”节目曾经创下过吉尼斯世界记录,当地时间27日,老史密斯再创一项新的世界记录:通过一门大炮将自己打过美国和墨西哥边境,从而使自己成为有史以来第一个从空中穿越两国边境的“人肉炮弹”。

据报道,这一“炮打飞人穿越美墨边境”的主意是由委内瑞拉艺术家贾维泽·特莱兹想出来的,他将自己的主意和美国密苏里州哈夫威市“炮打飞人”吉尼斯世界保持者老戴维·史密斯商量后,两人一拍即合。

在这一离奇的“炮打飞人”表演中,老史密斯钻进一门停在墨西哥边境城市提华纳的特制大炮内,当大炮发射后,他要穿过一排高为20英尺(6米)间隔为6英寸(15厘米)的黑色金属柱,最后落在美墨交接处,位于圣地亚哥的洲立公园内的一张大网上,飞行距离为45米。整个过程,组织者还安排了一辆救护车,防止降落时出现意外。

据报道,这一计划名叫“穿越虚空”,计划设计者特莱兹在一份声明中称,他是从马戏团表演者那里获得灵感的,他希望通过这项创记录表演“使提华纳和圣地亚哥这两座边境城市的空间和精神边界的概念得到新的开拓”。据特莱兹称,他计划为这一表演拍摄一部记录片。

据悉,尽管任何人———包括美国公民从政府海关以外的任何地方进入美国都属于非法行为,然而据美国边境巡逻部门发言人库斯坦·罗斯伯格称,美国边境巡逻局长戴维·阿圭拉已经破例允许老史密斯“从空中入境”。

史密斯一家有5个“人肉炮弹”:老史密斯本人,他的儿子小史密斯,两个女儿和一个堂兄弟。老史密斯建造了7个专门用来“炮打飞人”的特制大炮,一家人使用其中的5门大炮,巡回世界各地进行表演。1998年5月29日,老史密斯在宾夕法尼亚州西米夫林市被大炮打出了185英尺(56.4米)远,从而创下了“炮打飞人”节目的最远距离世界记录。而他的儿子小史密斯也飞出了55.19米的好成绩。

小史密斯对记者称,被大炮打出炮膛的体验非常惊险刺激,在5分之一秒内,一个人就可以以每小时50英里的速度被投掷出去。小史密斯还称,“炮打飞人穿越美墨边境”的计划成功后,那么他的父亲就是有史以来第一个通过打炮被射过两国边境的人。沈志珍

本报讯(记者安然)今天上午,于6月13日聚众冲击怀柔法院的13名犯罪嫌疑人被怀柔警方公开逮捕。这起曾在京城造成巨大影响的事件正式进入司法程序。

上午9时30分,刘文艳、徐小辉、隋维等13人依次被带到怀柔体育中心,走在队伍最前面的刘文艳脸带一丝微笑,在同伙儿们尽可能把头低得更靠近地面的同时,她的头一直高高昂起。

据介绍,冲击法院的事件是由发生于3月份的一起案件引发的。今年3月1日,北京凯隆达客运公司因为未按合同规定履行运营义务,被当事人起诉到怀柔区人民法院。经法院审理,判决凯隆达客运公司败诉,并向原告赔偿损失100多万元。凯隆达公司提出上诉,被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驳回。6月13日下午是执行的最后期限。当天中午,公司经理刘文艳找来十多人,对他们讲:“如果钱都被法院执行了,你们也就拿不到一分钱了。”说着,刘文艳拿出了40多份伪造的合同,要求他们立即到怀柔区人民法院,状告自家公司,目的就是寻衅滋事,趁机厮打法院工作人员,最好能让对方还手,以图把水搅浑。下午3点,众人来到法院,要求立案厅的法官立即给他们立案,并立即解决,当法官们前来向他们做工作时,众人一同高声喧哗,四处砸门,见到穿制服的人就上前撕扯,并追打工作人员一直上了法院的二楼。在冲突中,怀柔法院14名法官和法警受轻微伤,大批办公器材被损坏。事件发生后不久,怀柔分局民警赶到现场,当场抓获十余名肇事的违法人员。不久,幕后的主谋刘文艳也落入法网。

在今天的公捕大会上,公安机关表示,刘文艳团伙已经涉嫌流氓恶势力犯罪,有关部门将依法严厉处理。

赵永琛说,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恐怖主义问题愈来愈成为影响世界与地区和平、安全和稳定的重要因素。当前,恐怖主义已经演变成国际社会的公害,反恐斗争任重而道远。

他说,由于产生恐怖主义的根源很复杂,恐怖主义问题不可能在短时间内根除。恐怖主义与反恐斗争仍将是未来一个时期内影响国际安全形势的重要因素。从这一角度,“国际恐怖主义”专题入选本届法律大会无疑有着重要的现实意义。

赵永琛说,中国同样面临着恐怖主义的现实威胁和长期的潜在威胁。从近10年的情况看,中国面临的恐怖主义威胁主要来自境内外的“东突”恐怖势力和国际恐怖组织、恐怖分子等进行的各种恐怖活动。

赵永琛说,对此,中国坚持立足预防,主动出击,高效处置,加强国际反恐合作的原则,从政治、经济、立法、执法、行政等各个方面采取了一系列行之有效的措施。其中,赵永琛着重介绍了中国的反恐立法工作。他说,1997年,中国全国人大修改刑法时,把中国加入或缔结的有关惩治犯罪的国际条约纳入了适用范围。中国已经加入了13部反恐国际公约之中的10部,签署了其中的两部,并积极参与国际反恐立法进程,推动国际反恐怖主义法律体系的建立。

针对“9·11”事件后的形势发展要求,2001年12月29日,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二十五次会议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修正案(三)》,对刑法作了补充修改,将许多恐怖行为列为刑事犯罪,增加了若干与恐怖犯罪相关的新罪名,加重了刑罚处罚的幅度。这些,为预防、打击和制止各种恐怖活动提供了有力的法律保证。

同时,为有助于更好地预防和惩处恐怖主义,中国积极主张开展国际反恐合作。赵永琛介绍了中国加强国际反恐合作取得的实质性进展。在全球反恐合作领域,中国坚持主张反恐要遵守联合国宪章和国际法原则,倡导新型安全观,支持联合国安理会通过一系列反恐决议,积极参与联合国创制反恐法制进程,对于中国已经加入的反恐国际公约,中国都认真履行条约义务,开展各项工作;在区域性合作方面,中国加强与地区性国际组织的反恐合作;在双边合作领域,中国不仅加强和一些大国的反恐合作,还加强了与中亚、东南亚等地区有关国家执法部门的反恐、执法的交流与合作,包括订立双边打击恐怖主义、极端主义的协定。

赵永琛说,中国在反恐问题上的基本立场是:反对一切形式的恐怖主义;反恐不能持双重标准;应有利于维护人类的和平与安全,促进社会文明进步与繁荣;要遵守《联合国宪章》和国际法基本准则;反对将恐怖主义问题和特定的宗教或民族相联系;要标本兼治。

赵永琛强调,在防范和惩治恐怖主义过程中,各国应充分运用政治、经济、法律、外交、社会等综合手段加以应对,而不单纯依靠武力来解决恐怖主义问题;应积极致力于解决日益严重的发展问题,而不是继续扩大贫富差距,从而造成不平等和社会矛盾;只有建立公正合理的国际新秩序,在经济上相互促进发展,缩小贫富差距,推动社会公正与公平,真正实现共赢、共享、共存的全球发展战略,才能有助于更好地铲除恐怖主义滋生的根源。

今年第13号台风泰利(TALIM)的中心今天早晨5点钟已经移到了中国台湾省台北市东南方大约980公里的洋面上,就是北纬21.3度、东经130.2度,中心附近最大风力有12级(55米/秒)。

预计,台风中心将以每小时20-25公里的速度向西北偏西方向移动,强度还将略有加强,并逐渐向中国台湾省东部沿海靠近。

所谓口水油,就是酒店工作人员将客人吃剩下残羹剩饭回收,撇出剩菜里的油,因为已经混入了客人的口水,故名。

7月底,一男子先后向本报热线新闻部和河南电视台公共频道“第八新闻眼”栏目记者反映,称时下正在郑州流行的香辣虾连锁店虽然表面上看起来很体面也很卫生,但实际上这些店内,不但厨房卫生肮脏不堪,而且大肆反复使用“口水油”。

据了解,香辣虾作为郑州餐饮业的新贵,从去年10月份进驻郑州以来,在不到一年的时间内,已经有近百家火锅店开始经营香辣虾。据反映问题的男子称,他以前就在“香辣虾”店内当服务员。他说“口水油”在一些香辣虾店里,已经成了公开的秘密,一般服务员都能看到。

本报与公共频道记者为此兵分两路打入香辣虾连锁店的内部,进行了为期半个月的调查。

8月初,记者以打工者的身份来到了位于郑州东明路和纬五路交叉口的2048香辣虾连锁餐饮一分店。两名记者称自己是刚刚毕业的大学生,因难以找到合适的工作,前来应聘,并说因为是老乡,因此想在一起做工。经过女老板的一番询问,没有索要任何证件,两名记者顺利当上了传菜员和服务员。

第二天,两名记者一大早就赶到该店开始了一天的“工作”。传菜员所做的工作就是从厨房把菜端出来,放到客人的桌子上,客人消费后,再把残余物品收拾干净。这个工种是除杂工外唯一有机会进入厨房接触到厨师的工作。在进入酒店的当天中午,记者就在该店发现了这样一个现象:含油量丰富的香辣虾锅底,在客人吃完之后,不是倒进垃圾桶内,而是由传菜员端回后厨,然后统一倒进后厨内的一个大铁皮桶内。

当记者第一次端着客人剩下的混有杂物的汤到后厨时,记者询问另外一名传菜员该往哪倒时,他头都不抬地说,都倒到厨房边两个桶里。

在厨房边两个高约一米的大铁桶内,盛的都是客人吃剩下的汤,中间还漂浮着卫生纸、折断的筷子等杂物。在接下来的时间内,所有被客人食用过的香辣虾锅底都被倒进了这个铁皮桶。

当天晚上11时许,厨房内的两名厨师就把这两个盛满了剩汤的铁皮桶内的杂物用漏勺和手捞出,然后就把铁桶放在火上加热,这些残汤很快煮沸,泛着白沫,散发着一股呛人的异味,一工作人员把上面厚厚的一层油撇出来,然后就放到另一个桶内。接着又在桶内加放了一些不知名的东西继续熬,不久油色就变得新鲜了。

“他们在干什么呀?”记者故意问另外一名传菜员。“这你都不知道!炼油急用呀!”该名传菜员说,大厨们每天晚上都要这样炼油,然后就用这些“口水油”再做出一锅锅味道鲜美的香辣虾。他还告诉记者,放的那些东西就是大料,但不知道是什么中药。

在郑州市南阳路和农业路交叉口是2048香辣虾连锁餐饮总部,是郑州最大的一家,总共有六层。

当另一路记者前往应聘时,这家店的经理只是让记者简单的登记后,就安排领班给记者从柜子里拿了一件放得已经发臭的工作服,开始让记者上岗工作了。根本没有问及记者的健康状况,更没有人提出要为记者办理健康证。

刚开始,记者看到厨师炒虾的红油是盛在几个大铁皮桶里,散发着异香,并不像举报人说的那样。然而,当工作进行到晚上9点钟之后,记者就发现了新情况,此时,很多顾客已经吃完了,传菜员把顾客食用后的锅底端回后,把锅里的红油倒进了后厨操作间里放着的一个大铁皮桶里。

记者跟着来到了操作间,看到地上总共有大小四个铁皮桶。由于长期盛放剩菜和锅底红油,桶壁上结下了厚厚的油垢。记者随即来到大厅,将客人吃过之后的火锅锅底端到后厨,装做要倒进下水道的样子,此时站在旁边的一名领班当场进行了阻止。说这样的红油锅底要倒进大桶里。

记者看到在这几个大桶里有很多筷子、烟头以及剩菜等杂物。当天由于来吃香辣虾的顾客很多,这几个大铁皮桶很快就被倒满了。就在记者再次前往倾倒时,看到一个大约五十岁的中年男子右手拿个大漏筛伸进大桶里,箅出油汤里的杂物,左手拿个大勺子将红油舀进另外一个稍小一点的铁皮桶里。

为了了解熬制“口水油”的全过程,记者第二天继续留在总店打工。第二天早上打扫卫生时,记者看到几名厨师不断从一个紧闭的大门里抬出来很多桶熬制好的红油。

地下一层的面积很大,就像一个停车场,屋子中央是厨师用来熬制的器具。器具是由两部分组成,下面是一个电炉,上面是直径大约90厘米,高约150厘米的大铁皮桶。三个厨师把这个大桶里的红油倒进小的铁皮桶里,把小桶里的油抬到了上面的操作间,等大桶里面的红油倒完了,一名厨师将一根白色塑料管拿过来,接到了一个漏勺上,然后朝上面喊话,不一会记者就看到粘稠的红油汤从塑料管流进了这个大桶里。

记者又快步来到楼上的那个操作间:和下面一模一样的一根白色塑料管一头伸在撇好红油的小桶里,另一头伸到了地下,位置和地下熬制红油的桶相吻合。至此,记者终于明白了他们使用“口水油”熬制炒香辣虾时用油的全过程。

店内的一员工向记者介绍,他们是在地上操作间里把客人吃剩下的锅底里撇出“口水油”,经过一个晚上澄清后,第二天早上用塑料管输送到地下的熬制车间,然后配上几十种药材,加以高温熬制后,成品就可以在第二天炒虾时用,如此循环,红油就可以反复的使用。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