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民将破旧小棚变淫窝 每次提成2元床位费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6 12:34:46

前锋线上,特雷泽盖是我们的第一选择,尽管不是半程最佳射手,从效率上,稳定性上讲,上半程打进15球的法国人都是意甲锋线之最,此外,他连续9场进球的成绩,也逼近了当年巴蒂斯图塔连续11场进球的纪录。

在19轮之前,我们还在犹豫最后一个名额是给托尼还是吉拉迪诺,但19轮之后,悬念已无,托尼打破了进球荒,19轮进18球,一个恐怖的数字诞生了,这是近年来的“半程最佳射手之最”。

最佳主教练的候选有三个:卡佩罗、普兰德利和多纳多尼,相比之下,卡佩罗的52分创意甲纪录的半程积分固然恐怖,但是有一个几乎没有弱点的豪华阵容为根基,普兰德利对于佛罗伦萨的改造绝对成功,但托尼“哑火”的那一段时间,佛罗伦萨连战连平,也让我们看到了普兰德利也有他的局限性,相对而言,没有巨星,阵容平庸的利沃诺被带到了半程第五的位置,更能看出多纳多尼的功力。这位前AC米兰的虎将是我们最终的选择。

全联盟倒数第一的老鹰队结束了四连败。哈林顿拿下28分,乔-约翰逊22分10次助攻。鹰队命中率达到50.6%,在篮板上以37-28占优势。

麦蒂已经连续缺阵四场,缺少了他和姚明,火箭队甚至连联盟最差的老鹰队都不如。比赛一开始,火箭队就落了下风,鹰队频频攻入篮下,乔-约翰逊和埃弗里相继上篮得分后,鹰队以10-3开局。火箭队凭借穆托姆博在篮下两度得手,将差距缩小,首节还有3分20秒时,霍华德勾手中的,两队战成14平。穆托姆博在本节将结束时还造成犯规,罚中一球的,火箭以21-20反超。穆托姆博在第一节3投3中,得了8分。

哈林顿第二节5投5中,单节拿下13分,率鹰队发动猛烈的攻击,一举取得优势。本节开始后不久,两队战成25平,但此后火箭队3分多钟未能投中一球,鹰队以33-27超出。两队的差距还以继续扩大,乔-约翰逊连投带罚拿下3分,埃弗里中投中的,鹰队连得5分后,以43-33取得10分的优势。本节快结束时,乔-约翰逊投中三分,鹰队以51-41领先结束上半场。

鹰队在第三节开始后一度将优势扩大到12分,但火箭队终于找到感觉,连连投篮命中,打出一波10-2后,在本节还有6分33秒时将比分追成51-53,赫德和阿尔斯通在这波攻击中都有“打三分”的表现。此后鹰队又将优势扩大到8分,但阿尔斯通在本节最后77秒投中两记三分,火箭队将差距缩小,以65-71落后结束前三节。

火箭队在第四节开始后又陷入困境,本节打了近6分钟后他们只投一球,鹰队以80-68再度拉开差距。火箭队此后只能将差距缩小到9分,鹰队在终场前1分32秒以94-80扩大优势,锁定胜局。最后一节火箭队15投仅5中。

科学家最新惊人发现:人类祖先竟然被鹰吸脑而亡——当今社会人吃鸟百万年前鸟食人

现在说人类是鸟类乃至动物的最大威胁,恐怕鲜有异议。但是倒退200万年人类却是天上猛禽的盘中餐,实在让人跌破眼镜。一桩难倒成千上万科学家的远古谋杀案,1月12日终于真相大白,人类祖先竟然被鹰吸脑而亡。

英国《泰晤士报》1月13日报道,美国人类学家李·伯杰在著名的远古人类“汤恩幼儿”的头骨上,发现鹰爪啄食的小孔和裂缝,由此揭开了困扰科学家80多年的“汤恩幼儿”死亡之谜。

南非约翰内斯堡的威特沃特斯兰德大学教授李·伯杰,在一次偶然的机会揭开了“汤恩幼儿”死亡之谜,结束了人类起源研究史上争论最激烈,分歧最多的一桩公案。

李·伯杰在“人类起源国际会议”间歇公布了这项惊人发现。他在“汤恩幼儿”头骨中发现细孔,眼眶后面有粗糙的裂缝。伯杰说,200万年前,“汤恩幼儿”头部遭到一个14厘米长的锋利爪子袭击,大脑随后被掏空。从爪子的长度和其他附近的证据来看,非洲凶猛的鹰类冕雕就是凶手。

伯杰说,“汤恩幼儿”被袭击后,大脑随即被冕雕掏空。那只鹰很可能用它锋利的爪子抓烂“汤恩幼儿”的头骨,扯出脑髓,并用喙啄食眼睛。这些都是人身上最有营养的部分。伯杰和他的研究伙伴在“汤恩幼儿”的头腔内发现被鹰喙啄成细小孔洞,眼眶后面有扯裂产生的骨缝。

这一发现让整个考古学界既兴奋又懊恼。伯杰说:“我都不敢相信我的眼睛。数千名科学家包括我自己在内怎么都没有发现这些至关重要的伤痕,我感觉自己像个白痴。”但这一发现已经被考古界人士普遍接受,伯杰说:“毫无疑问,我们解决了一桩困扰考古界近80年的200万年前的谋杀案。我可以和任何怀疑者对簿公堂,证明非洲冕雕是杀死‘汤恩幼儿’的凶手。“

所谓的“汤恩幼儿”,是英国教授雷蒙德·达特1924年在南非汤恩地区的石灰石矿发现的一个幼年灵长类动物的头骨,它混合了猿和人的特征。1925年2月7日,他的发现发表在《自然》杂志上。达特认为这个“汤恩幼儿”化石是猿与人之间的“缺环”,将它命名为南方古猿非洲种。

到了20世纪40年代,总计1000多件远古灵长类化石在东非大裂谷沿线附近出现,其中包括生活在距今300万年前著名的远古猿人“露西”。从此人们普遍承认人类起源于非洲,第一个在非洲出土的“汤恩幼儿”因此成为人类进化史上一个标志,这个生活在200万年前的3岁半的小孩掀起了一场革命。

“汤恩幼儿”的史学价值使考古学家对他的身后故事产生了强烈的好奇心:他到底是怎么死的?他有介于人和猿的面容,和人类相似的额颌骨和牙齿,但脑容量仅为450毫升(现代人约为1500毫升),基本上处于猩猩的水平。最让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是,他的头骨上有一个巨大的裂口,看起来像是头骨被砸破而死。

10年前,美国科学家李·伯杰在发现“汤恩幼儿”的地方发现了很多猴子的化石。猴子身上都有被禽鸟捕杀的痕迹。因此伯杰和研究伙伴认为,杀死“汤恩幼儿”的有可能也是一只捕食鸟。但是10年过去了,伯杰一直没有找到支持“捕食鸟杀人”的证据。

然而疑案终于出现转机。5个月前,伯杰偶然翻起俄亥俄州大学的一份研究报告,忽然茅塞顿开。俄亥俄州研究小组在美国科学杂志《体质人类学》上公布了一篇研究鹰对猎物骨头造成伤害的学术专著。反复阅读文章后,伯杰忽然意识到困扰他10年的“汤恩幼儿”死亡之谜真相大白。

俄亥俄州大学的报告中显示,远古时期非洲的冕雕和现代冕雕在捕食习惯上非常相似。冕雕经常袭击大自己几倍的动物,其中包括人和猴子。这些性情凶残的鹰会从天空向地面的猴子俯冲而下,用拇指粗的鹰爪刺穿猴子的头骨,然后盘旋空中耐心等待猴子死去,再用爪子抓裂猴子的头骨,吸食脑髓和眼睛。受到文章的启发,伯杰马上重新研究“汤恩幼儿”的头骨,果真发现一些伤痕和报告中形容的一模一样。“汤恩幼儿”眼眶后面有小孔和参差不齐的骨头裂口。

“汤恩幼儿”死于鹰爪这一事实,对人类认识远古人类和人类起源起着重要作用。伯杰教授说,现代人可以通过“汤恩幼儿”的遭遇,真实地感受我们祖先在二三百万年前的生活。

人类的祖先在相当恶劣的环境中生存,慢慢演化。他们不仅要应付来自地面的猎豹,还要时刻提防来自空中的杀手。人类祖先曾经经历的恐惧成为他们大脑情感的一部分。经过几百万年的演变,遗传到现代人身上。伯杰教授说:“远古祖先的恐惧成为我们现在行为的源头,可以解释我们人类看待世界的方式。”

再一次走进久违的球场,不知道会有怎样的精彩或落寞。伤病抑或禁赛,凡此种种后的复出,其中总是有太多的鬼魅,让人难以捉摸。谈及复出者,大多是声名显赫,并非泛泛之辈。因为不是泛泛之辈,所以精彩,所以期待。

“魔术师”约翰逊绝对是篮球天才,但他的复出与乔丹相比结果却是天壤之别,不仅谈不上成功,甚至尽碰到尴尬的糗事。一切都仅仅因为AIDS。

约翰逊在1991年被检查出染上了爱滋病,这对他来说不啻于晴天霹雳。他被迫宣布退役。

在被诊断出身患绝症的十个月后,他在妻子库克的陪同下出席了电视台的一个节目,在节目中他曾笑着指着自己的下身说:“给你这里带上帽子,它就不会痛。”

患病之后,约翰逊复出的成功与否对约翰逊来说已经不重要,因为他已经得到了很多荣誉,不需要再向人们证明太多,之所以在退役4年之后复出,只因为心中的篮球情结无法割舍。

但由于艾滋病人的特殊身份,重回赛场的约翰逊备受歧视,以卡尔·马龙为首的许多球员都公开抗议,不愿与艾滋病感染者同场竞技。在自尊心备受打击的同时,约翰逊的球技也大不如前,在1995~1996赛季参加的32场比赛中,他的场均技术统计下降到14.6分、6.9次助攻。湖人队不仅未因他的回归而有所起色,内讧之声还不绝于耳。无奈之下,约翰逊在赛季中段再度宣布退役。

复出失败后的”魔术师”把更多的精力放到了球场之外,他更多地参加社会公益活动,向人们宣传预防艾滋病的各种知识,呼吁人们不要歧视患有艾滋病的人。尽管身患绝症,但”魔术师”从没有把自己当成病人,向往常一样迷人的笑容仍旧挂在脸上,在与艾滋病病毒斗争了六年之后,终于于1997年向外界宣布,他体内的病毒已经消失,他不再是艾滋病患者。而在去年,他还和姚明联袂拍摄了预防艾滋病的宣传片。经历过患病、复出和退役的磨难,最终能立地成佛的,恐怕只”魔术师”一人了。

伟大的人物总有伟大的故事,而对迈克尔乔丹而言,似乎伟大这样的字眼已不足以概括他亦人亦神的不朽传奇,而三番两次的诡异复出就是他传奇人生的重要主题。辉煌,退出,复出,再辉煌,再退出,再复出,暗淡,归隐。这样多变的人生轨迹注定只属于迈克尔乔丹一个人。

1993年,乔丹的父亲詹姆斯乔丹被人枪杀在北卡莱罗那高速公路旁的树林里,对于深爱着自己父亲的乔丹而言,这是无法承受之痛。已经取得三连冠的乔丹觉得自己身心俱疲,只是说了一声我有些累了便中断了自己正值顶峰的职业生涯。一时间,公牛队群龙无首,联盟也江湖大乱,诸强纷纷乘虚而入。但1995年季后赛前夕,在离开球场18个月后,一句简简单单的“I’mback”,从悲痛中复苏的乔丹杀回NBA。

众所周知,乔丹第一次复出之后,公牛队在乔丹的率领下又创下了诸多诡异新纪录,除又一个三连冠之外,1995~1996赛季72胜10负的联盟常规赛最佳战绩更让人瞠目结舌。乔丹第一次复出成就之巨大,并非人力所能为。然而,1999年取得的乔丹轻轻地说了一声:“Ihavegone”就宣告了退役。从那时起,不知有多少人幻想着再次在球场上看到这位有史以来最伟大的球员。

2001年,幻想变成了现实。飞人实在耐不住赋闲在家的寂寞,决定为华盛顿奇才队效力两年,消息一出,不到一个上午便传遍全美,全世界的球迷也近乎疯狂。就连当时的美国第一夫人西拉里·克林顿也拍起了飞人的马屁,说出“我相信人类可以飞翔”这样的话。斯特恩无疑是最高兴的人之一,他说:“有迈克尔在,联盟永远都是春天。”

尽管乔丹的第二次复出没有取得惊人的成就,但对球迷来说已经足够,人们已经不再指望40岁的他能飞多高,得多少分,只要他出场就已经让人们欣喜若狂。

当然,乔丹的这次复出也有“诡异”之处,对阵夏洛特黄蜂时单场50+的得分又是一项新的纪录,成为NBA单场砍下50+最老的球员。

在各行各业,总有一些人被始终拥戴,无论成败输赢,你尽可以把诸如幽雅、绅士或高贵等词统统用来艳赞他。比如说格兰特·希尔,他的成功所依靠的绝不仅是球技本身,而是与生俱来的个人魅力

四次复出和打满钢钉的腿——这就是格兰特·希尔的复出轨迹抑或是与伤病抗争的历程。每次听到希尔复出的消息,人们总是充满期待,但每次复出总是来去匆匆,人们还没有来得及欣赏他的优雅球风,老伤就又把他送进了手术室。

伤病让这位曾经最像“乔丹接班人”的绅士在职业生涯的黄金时段不得不在病榻上度过,从2000至2004年间的四个赛季的里,格兰特·希尔只打了47场比赛,但他从未宣称退役。也许是坚强的意志感动了老天。上帝终于在2004~2005赛季还给希尔一只健康的脚踝,这个赛季希尔出战67场,打出了场均19.7分、4.7个篮板球和3.3个助攻的数据。

不幸的是,上赛季末希尔再度受伤,本赛季至今未还能复出。但人们坚信他还会回来,因为面对伤病,永不言弃已经成为希尔最大的存在价值。

上世纪90年代是盛产中锋的时代。莫宁,这个以球风强硬著称的铁汉便是那个时代的代表人物之一。现在提到莫宁,他给我们的印象不再是激情、暴躁兼备的莽汉气息,而是坚强。

2000年悉尼奥运会结束后,载誉归来的莫宁被确认出患上了严重的肾病。正处于职业生涯巅峰时期的莫宁不得不离开赛场寻求治疗。在经历了第一次手术后,莫宁在2003~2004赛季与网队签约,正式宣布复出,但病情的恶化使他只为网队打了12场比赛就再次倒下,接下来的肾移植手术又让他休战一个赛季,但为了自己的总冠军梦想,他再次加盟热队,作为奥尼尔的替补,在上赛季季后赛当中的表现,根本不像一个换过肾的人。

在本赛季奥尼尔受伤高挂免战牌的比赛中,莫宁作为热队的首发中锋,给人带来前所未有的震撼,他场均4次封盖和58.3%的投篮命中率均列联盟第一,还有场均11.6分、8.4个篮板球的贡献。仅就盖帽而言,这样的状态甚至超过了他的巅峰时期,其诡异程度让人无法解释。也许正如他自己所说:“别人都把我看成病人,而我一直都把自己当做一名为总冠军而战的球员,仅此而已。”

2002~2003赛季,“国王”韦伯因为严重的膝伤困扰而不得不长期休战,但当人们以为没有韦伯的国王队会为季后赛席位而苦苦挣扎时,状态极佳的佩贾却带领国王众将士打得虎虎生风,并长期位居西部第一,塞黑人也逐步确立了自己国王新领袖的地位。而当2003~2004赛季后期韦伯伤愈复出时,他上一次站在阿科球馆已经是九个月之前的事情了,尽管复出的韦伯第一次出场便拿下26分和12个篮板球,但后来的事实证明他已不再是以前那个无所不能的“国王”了,让佩贾把刚刚坐上的王位拱手相让也很觉不爽。

韦伯复出后,为与佩贾夺权,球风变得很独,尤其是与佩贾德的配合,完全貌合神离,两人的各自表现都还可以,可球队不再是一个整体,战绩不断下滑,老大之争愈演愈烈。一山不容二虎,二人迟早要有一个人离开,马洛夫兄弟最终留下了更为年轻的佩贾,而把34岁的韦伯送到了费城。

巨星归来,球队不仅不能变强,反倒从西部第一的位置一路跌至最终的西部第四,并最终命丧季后赛第二轮,实在诡异的很。

当然,韦伯的遭遇不免有几分凄凉,曾经的领地转眼间被别人来了个鸩占鹊巢,其滋味不亚于回家一看自己的老婆改嫁给了别人,曾经不可一世的王者如今成了艾弗森的跟班,当真世态炎凉。

对于马库斯·坎比,人们既不熟悉也不陌生,不陌生是因为他是96黄金一代当中紧跟艾弗森的榜眼秀,一个好斗的弹簧人,不熟悉是因为他的职业生涯一直被伤病困扰,始终没有打出令人铭记的比赛。球迷记住他更多的是因为他当年在尼克斯一拳误打在主帅杰夫·范甘迪的脑门儿上,或者是他手臂上“勉族”的汉字刺青。

其实坎比并非不堪重用,只是易碎的身板儿让他心有余而力不足。在尼克斯的最后一个赛季,他只出战29场,2002~2003赛季他来到了丹佛掘金也只出战了29场,漫长的伤病恢复期几乎让人们忘了他曾经是排在科比、纳什之前的榜眼秀。

直到近两个赛季,坎比才逐渐从伤病中恢复,但掘金内线有巴西人内奈,去年又得到了马丁,恢复健康的坎比并未获得足够的发挥空间。本赛季,内奈和受伤,马丁低迷,坎比却爆发了,恐怖的篮板球和封盖让人难以置信。在参加的前17场比赛中坎比场均拿下16.9分、14.1个篮板球外加3.41个封盖,场均篮板球和48分钟场上绩效均列联盟第一。这样的超级表现使坎比在奥胖伤停、姚明平庸的形势下,无愧于联盟第一中锋。

从一个选秀水货到病秧子再到NBA场上绩效最高的大个子、MVP的热门侯选人,命运就是这么捉弄人,透着邪性。对31岁的坎比来说,也许复出是他人生道路上最伟大的选择。

上赛季的奥本山群殴让阿特斯特只打了7场比赛便被斯特恩先生赶回家去,足足休息了一个赛季。少了阿特斯特等人的步行者一度只有8人应战,尽管他们最终还是打进了季后赛,但能量实在有限。本赛季,解禁复出的阿特斯特和小奥尼尔、杰克逊、“欧洲天王”贾斯科维休斯的组合,正在试图把步行者带回到东部的顶尖之列。

阿特斯特在步行者的作用几乎和小奥尼尔同等重要。阿特斯特在场上的作用更多体现在在攻守两端的平衡,尤其是一对一防守,阿特斯特应该是联盟中让其他小前锋或得分后卫头疼的球员。无论是对位科比还是“小皇帝”詹姆斯,阿特斯特都不落下风,总会让对方在48分钟不能轻易得到出手机会。强壮的身体让他在进攻方面和防守上一样出色,在本赛季,他平均每场攻下19.7分、5.5个篮板球和2.2次助攻。在家闲晃一年,刚一复出就能有这样的表现,的确算是难得。更诡异的是,在阿特斯特之前,几乎所有因斗殴而遭长期禁赛的NBA球员“刑满释放”后都被老东家抛弃,只有阿特斯特成功的在母队复出,正可谓从哪儿跌倒,在从哪儿站起来。

谁还记得埃利奥特?这位超级换肾人。如果你看过1999年缩水赛季的西部决赛,你肯定不会忘记这位马刺的小前锋。那年的西部决赛第二场终场前9秒,马刺仍然落后于开拓者两分,最后的进攻机会应该是把球交给已经在内线要好位的大卫·罗宾逊,因为那样成功的机会更大。但埃利奥特带球沿右侧突破后晃过对方两名防守球员后出手,三分命中,马刺险胜,总比分2比0,这招断魂枪为马刺最终夺冠立下了大功。赛后被人问到为什幺不把球交给罗宾逊时,他的回答是:“如果那样的话,还要打加时赛。”这就是埃利奥特,尽管那时他已经患有严重的肾病。

埃利奥特的神奇之处并不仅在于此,夺冠后的埃利奥特在1999年的8月17日做了肾移植手术,但他仅仅休息了6个月的时间就又出现在球场上,当他宣布再为马刺队征战一个赛季时,所有人都不相信那是真的。人们的第一反应就是——不可能,他的恢复期如此之短?!2000年的3月15日,埃利奥特参加了复出后的第一场比赛,并以先发主力的身份打了12分钟,靠扣篮拿到2分。

尽管埃利奥特因肾病加剧,在复出后不久便无奈归隐。但对于埃利奥特的复出,正如他的主治医所言:“西恩创造了奇迹,这样的复出在人类体育史上是空前的,篮球对西恩来说不仅是一项运动,他代表了一种职业精神和热情。”正是由于像埃利奥特这样的球员,篮球运动的意义远远超出了它本身的价值。当然,身患重病还玩命打球的精神可嘉,但切勿模仿。

现在提起威利斯·里德,恐怕一些年轻球迷并不熟识,但如果你是纽约尼克斯的球迷,知道它曾经夺取过一次总冠军的话,你就不会不认识这位早已进入名人堂的著名中锋。1970年的NBA总决赛是纽约尼克斯和洛杉矶湖人之间的龙虎斗,尼克斯队队长里德到底有多厉害,只要你看看当年被他打败的湖人队阵容就会略知一二——威尔特·张伯伦、埃尔金·贝勒、杰里·韦斯特。

当年的总决赛前5场尼克斯3比2领先,此前饱受伤病困扰的张伯伦一直被里德压制,在第五场比赛中尼克斯尽管赢得了比赛,但核心里德却因拼得太凶而导致大腿肌肉拉伤,因此第六场比赛里德不得不作壁上观,在那场比赛里没有了里德防守的张伯伦重新焕发出巨星的光芒,一人独得45分,将比分搬成3平。

生死战的那天晚上,当双方球员走出更衣室时,威利斯·里德一瘸一拐地出现在麦迪逊广场花园,迎接他的则是球迷雷鸣般的掌声和震天动地的呼喊。然而,里德的复出非常短暂,他只在开场后投中2球,振作了队友士气,便下场观战。

后来有人说,是一只脚几乎不能站立的里德打败了整个湖人。这是NBA历史上最短暂的复出,但也是最酷的复出。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