邋遢丈夫一年不洗澡 妻子难忍恶臭提出离婚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1 11:10:13

韩晓平相信,中海油在1999年上市之初市值只有人民币60亿元,而现在资产总值已经达到225亿美元,资本运作、谋求海外并购一直是中海油迅速做大的重要手段之一,因此收购优尼科是值得看好的。

目前,对中海油来说,目前世界排名第四的谢夫隆-德士古是收购优尼科进程中最大的拦路虎。

近年来,谢夫隆-德士古发展势头强劲。去年是谢夫隆-德士古公司庆祝公司成立125周年时,首席执行官兼董事会主席DaveO’Reilly向股东宣布,2004年是谢夫隆-德士古125年历史上发展的最好的一年,净收入达到133亿美元,公司负债从2003年的126亿美元下降到113亿美元。总体股东回报达25.5%,这样,在过去的5年中,谢夫隆-德士古公司股东年平均回报达到7.4%,比标普(StandardPoor)500强公司在过去5年的平均股东年回报要高。

谢夫隆-德士古首席行政官表示,2004年,公司在能源勘探和挖掘方面取得了良好的成绩,并希望未来在北美、亚洲、欧洲、澳洲等地进行更全面的石油及天然气勘探工作。

优尼科是全美第九大大石油公司,公司在亚洲地区拥有非常丰富的油气储备。分析人士认为,谢夫隆-德士古一旦收购成功,将进一步拓展其亚洲市场。谢夫隆-德士古预计,合并后的原油产量每天将达到约300万桶,兼并优尼科后,原油产量和储备量增加15%。所以,谢夫隆-德士古对优尼科可谓是志在必得。

虽然中海油是国内三大石油公司之一,但与谢夫隆-德士古相比,还是存在差距。2004年,公司全年销售收入为709.2亿元,利润242.2亿元。截至2004年底,公司总资产为1532.6亿元、净资产830.6亿元、油气产量3648万吨,2002年以来,公司负债率常年维持在35%左右。中海油目前在世界石油公司排名中保持在50位左右,各方面条件与目前世界排名第四的谢夫隆-德士古相比,还有一段差距。

调查结果表明,光明山盟4月21日到5月20日生产的库存滞销产品光明山盟纯牛奶共37.99吨,其中18吨因超过保质期或被污染而直接作报废处理,经检验合格在保质期内作为含乳饮料原料进行再利用的共计19.99吨。

调查文件指出,光明山盟的管理体制存在缺陷。首先,光明乳业兼并郑州山盟乳业以后,光明公司派来的法人代表并未常驻郑州。光明的管理理念、制度、标准未能在郑州光明得到及时的实施。此外,还存在着部分管理人员责任心不强,违反《食品卫生监督量化分级管理规定》等问题。郑州市食品安全监督管理办公室的有关人员还告诉记者,6月21日下午,该办公室对光明山盟进行了抽查。到下午6点为止,抽查的有关活动还未结束。

光明乳业近日发布澄清公告,对回奶事件报道中提及的几项证据作解释,报道中所提到的堆放的百利包产品“是郑州光明生产的、尚未销出的库存产品”,由于郑州山盟正在进行土建,仓库没有完全建好,就将可常温存放的百利包产品堆放在外面。光明表示,在存放过程中如果发生渗包现象造成了一些污染,“这是光明管理上的疏漏”。对于报道中提到的被剪包的牛奶,光明表示,这部分牛奶是经销商在保质期内没有售出的牛奶,正处于按照流程返厂进行报废阶段。光明公布的牛奶报废流程为:剪开牛奶袋子———倒进废奶桶———从废奶桶倒入污水处理池,并表示所有报废的牛奶都有报废单可查。

6月20日,一直被“回炉奶”风波困扰的光明乳业终于打破沉默,正式发布了“公司并未加工销售变质奶”的澄清公告。公告称:“针对部分新闻媒体报道的关于郑州光明山盟乳业有限公司将市场上变质牛奶返厂再加工销售事宜……通过调查,郑州光明山盟乳业有限公司存在用库存产品在保质期内经检验合格再利用生产。截至目前,尚未发现郑州光明山盟乳业有限公司从市场上回收牛奶再利用生产……”

但比起铺天盖地的媒体文章,这份澄清公告显然有些迟到了。从6月5日开始的“郑州回炉奶事件”,到6月15日的一度跌停,在短短几个交易日里,光明股价下跌超过17%,流通市值缩水了两个亿。

6月5日,河南电视台首次播出了光明乳业郑州子公司将过期奶回炉并用于销售的消息,触目惊心的画面令人大跌眼镜。6月7日,人民网河南视窗发表了一篇《记者暗访揭开变质光明牛奶返厂加工再销售黑幕》的文章,指出郑州光明山盟乳业利用回收的变质奶生产产品,该消息迅速在网上流传开来。面对媒体和消费者质疑的目光,光明乳业公司的态度也很强硬,表示“我们根本不会做这样的事情”,并委托郑州市政府出面组织调查。一波未平一波又起,6月10日,又有浙江媒体报道,浙江省质量技术监督局对光明杭州生产基地突击检查时,发现了生产日期标为6月12日的“早产奶”,而涉嫌虚标生产日期的光明产品非常普遍。无独有偶,《中国经营报》日前也报道了光明乳业乳品二厂也存在“早产奶”问题。根据该报的报道,6月13日,上海市闵行区质量技术监督局对光明乳业股份有限公司乳品二厂抽查时发现,其利乐枕包装的常温奶所标注的“生产日期”已是6月15日、6月16日。

这一连串的变故令光明颇为尴尬,“回炉奶”出现在远离总部的郑州,而媒体报道的“早产奶”则诞生在邻地杭州,甚至是家门口上海,消费者闻讯色变,媒体报道此类消息究竟是否属实,从光明乳业昨天的公告中,人们并不能找到答案。

在这场问题奶风波中,对于人们最关注的郑州“回炉奶”事件,光明一开始的态度非常强硬,表示要等待最后的调查结果,而拒绝了媒体的采访。在“早产奶”风波四起之后,公司方面曾经打算召开新闻发布会进行澄清,但后来又突然取消,并在6月20日发布了澄清公告。

这份澄清公告算是光明乳业首次对于问题奶风波的正面回应。但仔细分析该公告,记者再度产生疑团和不解。首先是郑州市政府的调查结论让人疑惑,尽管调查结果显示“尚未发现郑州光明山盟乳业有限公司从市场上回收牛奶再利用生产”的现象,但该公司却存在“用库存产品在保质期内经检验合格再利用生产”的行为。

其中,“库存”和“再利用”的说法也令人困惑,公告对此并没有详细说明,但《中华工商时报》昨天报道,“郑州市食品药品安全委员会书面调查报告”显示,光明山盟在4月21日到5月20日生产的库存滞销产品光明山盟纯牛奶共37.99吨,其中18吨因超过保质期或被污染而直接作报废处理,经检验合格在保质期内作为含乳饮料原料进行再利用的共计19.99吨。公司方面也承认,确实存在保质期内回收奶再利用现象,但该现象很少。

保质期究竟是多长时间,曾经有其他奶业公司透露,出厂前在库里至少要放一周时间,而光明乳业所称的保质期究竟是多长时间,光明乳业的公告并没有作出解释。

针对部分新闻媒体报道的关于郑州光明山盟乳业有限公司将市场上变质牛奶返厂再加工销售事宜,经郑州市政府食品安全监督管理办公室牵头,市质监、卫生、工商、农业、工会共同参加成立联合调查组调查,形成如下阶段调查结论:通过调查,郑州光明山盟乳业有限公司存在用库存产品在保质期内经检验合格再利用生产。截至目前,尚未发现郑州光明山盟乳业有限公司从市场上回收牛奶再利用生产。

我们再一次重申光明乳业秉承的“创新生活、共享健康”的历史使命……在此,请广大消费者相信我公司的产品是可信赖的,光明将永远伴随你与健康同行。

记者:您一直非常关注消费者维权问题,光明乳业在“回炉奶”风波中,是否存在侵权行为?

张显峰:主要还是剥夺了消费者的知情权。而且作为一个上市的公众公司,光明也严重侵犯了投资者的知情权。

记者:在相关的调查报告中提到“光明山盟的管理体制存在严重问题”,从法律角度您如何分析这场风波?

张显峰:光明事件中隐含着一个重要的法律监管漏洞,就是名牌免检制度的监管。据了解,在一个企业拿到名牌资质后,就可享受3年的免检优惠政策,光明就是这样的名牌受惠者。

但这样的政策并不适合奶业企业,因为当时的抽检只是在某一时段某一生产厂进行,而液态奶的生产销售都是当地化,就是说,尽管奶产品的商标都是光明,但并不代表其质量是整齐划一的,企业会将所有子公司的产品都披上免检的漂亮外衣,而消费者是毫不知情的,更是无从判断。

记者:目前对个别子公司没有达到免检标准的企业,在法律上有处罚措施吗?

张显峰:目前政府部门还没有处罚的先例,希望通过光明事件能加大这方面的监管力度,让食品的免检标志更加真实。

6月5日,河南电视台报道,光明乳业郑州子公司将过期奶回炉并用于销售。

6月7日,人民网发表《记者暗访揭开变质光明牛奶返厂加工再销售黑幕》。

本报焦作讯昨日,备受世人关注的王某等12人(8女4男)聚众淫乱案在焦作市山阳区法院正式宣判,参与聚众淫乱的12名成员全部被判处有期徒刑,刑期从10个月到7年不等。

据法院查明,自2003年春节至2003年5月,王某等12人多次聚众进行淫乱活动,参与次数最多的有16次,最少的有4次。在实施淫乱过程中,少则3人,多则12人。

晨报讯(记者张黎明)“假如不可能的事情终于发生,中国经济真的慢下来,那会如何?”在最近连续发表的两篇文章中,摩根士丹利全球首席经济学家史蒂芬-罗奇急切地表达他对中国经济走势的忧虑,其中一篇文章更被他直接定名为《假如中国变冷》。

作为能够影响华尔街的经济分析师,罗奇对中国的看法一向被西方投资者视为关键的参考标准。去年以来,罗奇一直关注中国对经济过热的宏观调控,这一次他在文中强调了中国经济增长中的潜在危险。

罗奇认为,过度地依赖出口和固定资产投资是中国经济增长模式的一个缺憾,而这次的问题正在于这两方面可能同时面临压力。“假如中国政府在消除房地产泡沫后又在货币问题上让步,就必须认真应对中国经济将严重缺乏增长动力的风险。”罗奇说。

在罗奇看来,目前出口占中国GDP的36%,固定资产投资占GDP的44%,而房地产开发则占固定资产投资总值的20%。他指出,由于面临外部的贸易摩擦,中国的出口动力在今年下半年将显著放缓,而房地产业“降温”措施的出台可能使固定资产投资在下半年出现实质性的放慢,最终影响GDP的增加。

事实上,在中国学术界关于经济会否下行的讨论已经展开。几天前,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教授宋国青就表达了和罗奇相似的观点,认为下个季度我国出口很可能会减少,如果在这时候内需同时受到控制,我国社会的总需求将被拉低,经济由此下行。

专注于研究中国宏观经济的学者赵晓更指出,紧缩过头,回过头来才发现治理通缩远难于治理通胀,这已经成为中国在宏观调控中需要重视的经验教训。

罗奇估计,如果中国经济变冷,亚洲的供应链将受到严重的冲击,“日本、韩国、新加坡等地出口增长已经放缓”,更广范围的全球GDP增长也会受到影响,大宗商品价格可能进一步受压。

“在过去8年,打赌中国经济增长不继者均铩羽而归,一次又一次,中国的坚韧性令看淡者大跌眼镜”,“可是,目前中国面对的是全新的更加艰巨的挑战,中国要避免实质性的减速将比以前更为困难。”罗奇在文中说。

5月27日,定西市安定区监察局和区纪检委下发文件,决定给予安定区公安局行政拘留所所长李贵清党内严重警告、行政撤销副科级侦察员职务(包含所长职务)的处分,原因是李贵清在值班期间,曾有被拘留者将酒带入拘留所畅饮、被拘留者出逃在外喝酒“潇洒”等事件发生,更为严重的是,一名被拘留人员的妻子竟然将卖淫女带入拘留所与监舍“老大”单独“见面”,而当班的李贵清对这一切竟一无所知。

2004年10月18日,安定区居民宋某因为殴打他人被行政拘留,与张某等6人关押在拘留所同一间监舍内。宋某被关入拘留所后,因害怕同监舍的被拘人员“教训”他,便拿出随身携带的50元钱请大家吃饭,拘留人员李某请示值班的李贵清后出所买了牛肉面,返回拘留所时又偷偷带了1瓶白酒和几瓶啤酒,几名被拘留者在拘留所痛饮了一场。虽然宋某请客喝酒,但当晚还是遭到了同监舍人员的欺负,被张某等人“骑”了“毛驴”。而当班的李贵清对这一切竟全然不知。

次日,宋某打电话让妻子给“舍友”送饭,宋妻到拘留所后,宋某诉说了自己受欺负的事,并说监舍的“老大”张某要求为其找个“小姐”。宋妻无奈,于当日下午在定西汽车站找了一名卖淫女,并轻松地将其带入拘留所。据知情者反映,卖淫女进入拘留所后,有6名被拘人员先后与其发生了性关系,但记者在有关部门的调查材料中看到,只有张某与卖淫女在拘留所的一间房子里单独“约会”了半小时。然后,宋妻带卖淫女离开了拘留所。

与卖淫女“约会”的当天晚上,被拘人员岳某和白某再次买了几瓶白酒在拘留所痛饮,喝到晚上9时许,几人还嫌不“过瘾”,上厕所时让宋某藏在厕所,晚11时许,李贵清在监舍门上挂上锁子,没有上锁就回值班室睡觉,宋某取下锁子,同监舍5人翻墙逃出拘留所,在一酒吧喝酒“潇洒”直至次日凌晨3时许,后来有4人返回拘留所,宋某则直接回家了。天亮后,宋某到公安局向公安人员反映了自己受欺负、被拘人员出外喝酒等问题。

就在公安局派人调查被拘人员在拘留所喝酒、私会卖淫女以及出外“潇洒”等问题时,被拘人员张某、李某借李贵清吃饭之机逃跑,而张某、李某的被拘留期尚有1天。为了隐瞒真相,身为拘留所所长的李贵清在明知道两人拘留期未满的情况下,竟私自为李某出具了《解除拘留证明书》。

李贵清今年55岁,是一名在公安机关工作多年的老警察。此次事件发生后,定西市安定区检察院对案件进行调查后认为其行为不构成犯罪。案件转入区监察局和纪检委后,两部门调查确认,李贵清不能正确履行职责,管教不严,对出入拘留所人员未进行严格登记检查,导致被拘人员在拘留所内喝酒,5名被拘人员深夜偷逃出所喝酒、1人未回,卖淫女出入拘留所,两名被拘人员脱逃等恶性事件的发生,其行为已严重违纪。安定区监察局和纪检委决定给予李贵清行政撤销副科级侦察员(包含所长职务)、党内严重警告的处分。其工资待遇相应降低。本报记者柴用君宋维国

当日,长电的一些持股较大的基金管理人接到通知,要求公司高层于20日集结北京,与中信、广发等保荐机构商谈试点方案。

“不过,当天晚些时候又突然取消了。”一位接到通知的基金经理说,“据说国资委对长电提出的权证方案并不满意,认为不构成利好,要求重新修改方案。”

6月20日,长电总经理助理朱思泽在北京“大盘蓝筹公司股权分置改革专家研讨会”上表示,长电和保荐机构十分谨慎,经过反复推敲和论证,准备拿出一个多种方式组合的方案。

方案因素包括:一是采取平稳股价措施;二是大股东承诺长期控股及设定最低出售价格;三是向流通股股东即期支付一定的对价;四是大股东采取一定的制度安排提升公司业绩;五是实施认股权证计划。

这是长电就试点方案首次公开表态。从6月9日公告澄清10送2,到6月20日,长电方面对外披露认股权证综合方案,长电如何经历这11天?综合方案出台的逻辑何在?

6月21日,在朱思泽公开表态一天后,记者联络多位基金经理,均表示,尚未接到长电方面的通知。

“方案最终是由国资委拍板的,长电方面有些被动,他们是希望不做最好。”有基金经理表示。

据该基金经理透露,根据朱思泽的表态来看,长电近日的态度已经开始转变。

早在本月10~12日与基金经理的“一对一”沟通之时,长电方面出言强硬。“不送股、不派现,这是大原则,然后提出权证的方案。”上述基金经理说,“长电是希望在这个大原则下由基金经理提方案,但大家都没有表态”。

接近长电方面的人士透露说,在“一对一”对话之后,长电股权分置改革开始提速。自那之后,长电高层多次与中央国资委沟通。

“上周,长电拉一根阳线的当天,长电老总就到国资委去谈方案了。”他说。

另外一位基金经理表示,在“一对一”对话时,长电曾承诺未来20年大股东控股并不实现流通,且称将通过加快收购等计划,提升公司业绩。

“这些安排在朱思泽的表态中都有提到。”该基金经理说,“不过,当时长电方面坚决表示不送股、不派现,现在看来有所让步”。

根据朱思泽的说法,长电将对流通股股东即期支付一定的对价。申万分析师杨国平认为,所谓对价,最终无非是两种形式,一是股票,一是现金。

曾有传闻说,长电将采用10送0.5股,并派发0.5股权证,权证价格为4.20元的方案。就此问题,记者在6月20日拨通了长电董事会秘书傅振邦的手机,傅对此坚决否认,“长电的发行价格就是4.30元,权证价格怎么可能那么高?”

对于试点方案,傅振邦表示,将采用权证综合方案,并说方案详尽内容在未来一两日将对外公布。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