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龙粉以股抵债 四川长虹“控股”中华数据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2 19:55:40

证券市场的健康稳定发展与合规资金入市是相辅相成的。证券市场要发展需要各种新的、相应规模的合规资金入市的支持、推动;而一个健康向上的证券市场也必将给入市资金提供一个保值增值、分享经济发展成果的场所和平台。十多年来,中国的股票市场为国民经济的持续发展、为国企改革作出了巨大的贡献,但相当的投资者却尚未分享到这一成果……如今,随着证券市场在国家发展战略中地位的不断提高,随着影响市场发展的最大历史问题的逐步解决,随着投资者信心的逐渐恢复以及多方资金源源不断地进入,中国股市正在经历着破茧成蝶走向新生!

中国人民银行昨日宣布,今起上调境内商业银行美元、港币小额外币存款利率上限。值得注意的是,本次调整后,三个月期美元存款利率将首次超过同期限的人民币存款利率。根据央行公告,一年期美元、港币存款利率上限均提高0.375个百分点,调整后利率上限分别为2.000%和1.875%。三个月期美元存款年利率上限为1.750%,而现行三个月期人民币存款年利率为1.71%。此前至少3年,三个月期美元存款利率始终低于同期限人民币存款利率。这已经是人民币升值后央行第二次调高境内美元、港币小额外币存款利率上限。在7月22日人民币与美元脱钩当日,央行就曾上调美元、港币小额外币存款利率上限。这也是今年以来央行的第三次加息,在今年5月20日的调息中,美元和港币一年期利率上限分别上调0.25和0.1875个百分点。一位外汇分析师分析说,汇改之后人民币升值预期居高不下,导致美元持有者倾向于结汇,而提高美元利率减少利差,有助于缓解人民币升值压力。

大盘自1783点高位回调以来,经历了4次冲击半年线的反弹,前3次均无功而返,本次是突破力度最强的一次。但在上周末对半年线回试的调整中,市场的担忧开始加大,大盘是否会重蹈前几次覆辙而冲击失败,再度成为当前行情的焦点。我们认为,本次行情与前几次的反弹冲击具有很大不同。

2004年以来的回调是基于宏观调控下的经济收缩,在政策面并未出现大的突破的情况下,前3次的反弹既无基本面的支撑,也没有制度层面的推动,因此反弹的性质只能是假突破。主力资金借助于一些股票的极度超跌特征,做一些拉高自救的行情,导致追高介入的资金成为新的套牢筹码,因而行情不可能具有好的持续性。本次反弹所存在的经济环境虽然并无实质性改善,但来自于股权分置改革所产生的做多动力则是前所未有的,这种制度层面的重大突破,意味着一个一个新的市场环境的即将诞生,虽然从短期看,公司的经营和治理都不会有明显的改善,但毕竟是为上市公司的良性健康发展提供了制度层面的基本保证。

可以说,本次行情并不是基于宏观经济和公司基本面的整体改善所产生,而是制度性的股权结构缺陷消除后所引发的风险价格补偿,因此只要股权分置的改革不结束,围绕股改的行情就会不时产生。如果全面推开的股改方案不亚于试点股票的股改方案,股改行情的信心就能维持,回试半年线后行情就有望延续。

前3次反弹行情只有一两日的量能放大,拉高出货的迹象甚为明显,行情主力主要是场内资金,外围资金并没有大规模介入。虽然在去年底就出台了一系列保险、社保、年金等机构资金入市的鼓励办法,但出于对当前宏观经济形势、上市公司整体经营状况以及股权分置等制度性缺陷的担忧,这些机构资金的入市态度并不积极,只是试探性地做了小规模建仓,结果仍未摆脱被套的困局,迫使它们在后续的反弹中加入了反弹自救的行列。

本次反弹的看点在于市场最大的风险隐患--股权分置正式破题解决,而经济减速的预期在股价上已得到了相当程度的反映,虽然非流通股的减持压力曾对市场带来冲击并引起市场的分歧,但经过诸多政策措施的化解后,市场基本形成了共识。统计发现,试点股推出之初并未得到市场认可,46家试点股在推出对价方案复牌后的3个交易日累计涨幅仅为1.39%,近半的试点股复牌后逆市下跌,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在于对大量非流通股减持的担忧。而两大措施的出台则基本上消除了这一担忧,一是国有经济布局和分行业持股比例的指导性意见,由于股改股的主体是行业地位强的大盘股或国有控股公司,因此这一规定对于减缓非流通股减持冲击的效果是很明显的;二是大股东对于减持价格的承诺,46家试点股中有30家作出了这种承诺,这无疑会起到较好的锁定筹码的作用,同时也是对流通股股东利益的实质性保护。可以说,在当前的位置参与股改行情,投资风险是比较容易控制的,从而吸引保险、社保、年金等风险厌恶型机构的积极参与。

此外,股改概念的推出也引起了游资的共鸣,两市本地股尤其是上海本地股,由于较强的股改预期而被热捧,氯碱化工最高涨幅在120%以上,对吸引外围资金介入发挥了较强的示范作用,个股炒作大面积活跃。而在前几次反弹中,游资虽然也出现过小规模反弹,但均因没有过硬的炒作题材而难以为继,导致大批游资加入新的套牢大军。

在股权分置的市场环境下,宏观经济、行业和上市公司在很大程度上是隔离的。制度性缺陷的存在不仅使宏观经济的高增长难以有效传递至上市公司,也使上市公司价值的影响因素呈现出多元化和复杂化的特征,也就是说,依靠传统的价值判断路径--宏观→行业→公司,常常难以得出正确的结论,这在很大程度上限制了价值理念发挥的空间,也是投机庄股盛行的根本原因。在逐步走向全流通的G股市场上,这一难题有望破解,制度性的瓶颈解除后,上市公司的表现将和宏观、行业经济一脉相承,影响价值判断的政策、体制方面的因素将大大减少,可以说,在G股市场上,才能真正确立起适宜价值投资的市场环境以及明晰的经济、价值和股价的逻辑关系。

可以预见,在中国GDP保持高增长的经济环境下,以绩优公司为主流的G股市场业绩相比GDP将有更为突出的表现,从而价值投资的路径选择更为理性和逻辑。事实上,那些与GDP同步甚至更快增长的公司,近几年已得到价值投资的深度挖掘。据统计,在2001年以来的持续熊市中,逆市创出新高的股票主要是业绩保持持续增长的公司,如上海机场、深赤湾、佛山照明、烟台万华等。有理由相信,股权制度风险消除后,价值理念的投资环境会进一步优化。

当前市场对经济减速的预期仍较强,价值投资尚难以在短期内担当推动大盘继续上行的力量,反周期股票一方面因数量少而不能决定大盘的走向,另一方面在经过前期的不断挖掘后,继续上升的空间已较为有限。因此,大盘后市的运行趋势仍要看股改行情的变迁。

从已推出的G股看,由于含权预期消失而完全失去了概念炒作的空间,回归内在价值是自然的市场反应,多数G股在短期内基本上不存在继续做多的能量。因此,对股改投资机会的把握仍在预期参与上。虽然各地方政府纷纷出台有利于股权分置改革的政策措施,导致相应地区板块的活跃,但从投资风险控制的角度看,还是按照内在价值的路径进行选择更为稳妥些,行业地位强、市值大、业绩好的股票不仅试点的可能性更大,而且其行情走势因具有较好的价值支撑而更理性更扎实。

本版作者声明:在本机构、本人所知情的范围内,本机构、本人以及财产上的利害关系人与所评价的证券没有利害关系。

本版文章纯属个人观点,仅供参考,文责自负。读者据此入市,风险自担。

本报综合消息兰州警方日前侦破一起连环碎尸命案,两名背负命案的疑犯竟然是一双年过5旬的“魔鬼搭档”,其中一犯马金城曾经干过8年警员、后又被评为全国劳模,而被他们杀害碎尸并劫财的两女子都是曾经的熟人。

嫌疑人马金城现年50岁、贺兰定54岁,两人系合伙同谋作案。马金城早年时曾经在甘肃靖远县公安局干过8年警员,后来调到兰州市工商局工作,1986年由于工作成绩突出,他当选全国劳模。

今年5月6日,兰州警方在七里河区一僻静处发现不明碎尸块,接报后刑警确认尸块为女性尸体;由于抛尸地点、碎尸手段等与两年前发生在此附近的一起碎尸悬案极其相似,故警方决定将其并案侦破。死者邓女身份确认后,家属报告其生前随身携带某银行龙卡一张,经查卡上钱款已被人从自动取款机尽悉取走。警方遂在邓女帐户下存入约相当于其月工资的钱款诱“蛇”出洞,疑犯马金城、贺兰定果然中计。

周二两市大盘平稳开盘,沪综指开于1158.83点;深成指开于3032.69点。沪综指最高1159.63点,最低1139.24点,收于1149.96点,下跌0.75%,两市共成交177亿元。

消息面上:证券法、公司法修订草案将在今日起召开的十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七次会议上递交二审。消息人士称,会议将完善证监会准司法权。专家认为,对证监会在证券法修订过程中获得的准司法权增加相关程序上的设置,可使准司法权行使的法律框架设置更趋于完善。详情请见:证券法公司法二审将赋予证监会更多准司法权力

沪深大盘上午呈现开盘后一路走低的格局,午后在半年线附近再度遇到支撑,市场略微出现企稳迹象,但由于没有得到成交量的配合,只能维持小幅整理。有专家分析认为,大盘的空头形态已得到确认,相信半年线的支撑效用也被消化得差不多了,估计两市股指将会因获利盘的大幅吐现而重回弱势。

宝钢权证今日继续大幅飚升,涨幅达25.57%。而G股板块在G天威涨停的带动下,G七匹狼、G风神、G苏宁等均有不错的表现。涨幅在前的有ST兴业、ST纵横和*ST四通等10多只个股。中国石化和G长电表现较为强势,其它指标股、蓝筹股走势一般。本钢板材、大冶特钢等钢铁股午后大举走强。跌幅榜上,盘中八成个股出现下跌,当中前期领涨的西藏天路、江铃汽车、先锋股份等均出现在跌幅榜上前列。海本地股分化持续加大,氯碱化工和轮胎橡胶等前期领涨股大幅下跌。

“罗水秀现在病情比较稳定,但是背部严重烧伤,很可能被感染,这周就要进行手术。”8月22日,深圳市宝安人民医院一名医生接受记者采访时说。

数日来,遭商场保安毒打致使胎儿死亡的21岁女子罗水秀的命运牵动着许多人的心,同时也引起新闻媒体对此事件的持续关注。

本应承担维护安全和秩序、为顾客或者业主提供服务的保安人员为何对一名孕妇下如此毒手?

孕妇罗水秀被施暴致伤、胎儿死于腹中的直接原因是被怀疑偷了深圳东方红百货商场的一瓶洗发水。

今年8月13日晚6时,怀胎5月的罗水秀和丈夫钟如华到东方红百货商场购物。钟如华驻足在商场外观看大屏幕上的电视画面,就让妻子一个人进商场买东西。罗水秀选了一瓶标价28元的洗发水,在付款的时候感觉有点贵,便又放回货架,当她出门的时候,突然从斜刺里冲出一个男子,伸手抓住她的头发,拖着她向旁边的通道走去。

这个男子是商场的保安员刘某。刘某和商场另一保安黄某看到罗水秀没有到收银区交钱,直接往商场外走,便怀疑她偷走商店里的商品。刚好商场前天丢失了总价值两千多元的二十多瓶洗发水,于是他们理所当然地认定,罗水秀就是偷走这批物品的小偷。虽然后来商场辩解,当时他们从罗水秀身上搜出了一瓶洗发水,但一直未能向警方提供录像证据。

随后发生的事情让罗水秀一辈子也忘不了。据罗水秀说,她被强行带上了3楼办公室。保安刘某、黄某等要求她承认参与前天盗窃商场二十多瓶洗发水的事实。当罗水秀拒绝承认后,有人拿着一捆电线,没头没脑地抽她,从脊背一气抽到脸上,到处火辣辣的疼。罗水秀不停地哭喊也没能使他们停手。过了一会儿,又有人用点着的烟头烧灼罗水秀的身体。罗水秀的身上被灼出一道道黑色印记。再后来一个自称老板的人捏住罗水秀的指头,硬把针头扎到了指甲缝里,并使劲捏着针头在肉里面转了几圈。而暴行还没有结束,又有人拿了一袋子盐,朝罗水秀身上泼,盐燎伤口的疼痛让罗水秀死去活来。然而更惨的事情还在后头:有人连续朝怀孕的罗水秀的肚子踢了两脚,罗水秀的肚子一阵剧痛,她用手一摸肚子,感觉里面开始发硬。当时罗水秀的第一反应就是孩子有没有事,随后的事实证明了罗水秀的担心。

当警察赶到时,发现罗水秀两只手被电线绑着,嘴里还塞着一块毛巾,披头散发地瘫坐在楼顶天台的水洼中。直到此时,被折磨将近九个小时的罗水秀才被送往医院,接治医生告诉她,肚子里的孩子已经成了死胎。

在事件发生之后,该商场的老板娘李洁仍然信誓旦旦地对媒体表示,“在我们传统观念中,打小偷是个很正常的事情,但只不过她是个孕妇,身份特殊罢了,加上保安员打得重了些”。

“这种看法是非常错误的,我们建设法治国家必须根本改变这种观点”,在听完记者转述此事后,中国人民公安大学王太元教授语气激动地说,“法治不是靠义愤来支持,而是靠法律来支持,用义愤来解决问题是人治,理智、公平、均衡才是法治要求的原则”。

“正义的行为不当作出就不一定正义。”中国人民公安大学教授李玫瑾说,“保安在抓小偷等维护社会安全的正义职责行为行使过程中,即使人证、物证齐全,也不应该私自搜查、讯问。”她告诉记者,“我国刑事诉讼法明确规定,一般犯罪的侦查权只有公安机关才能行使,任何个人无权私自讯问犯罪嫌疑人。保安只有协助安全权,对于小偷等违法者抓住后应立即交送公安机关,而不应采取搜查、殴打等违法行为。否则,诸如抓小偷等原本正义的行为也会因后续行为的不当作出,转化成违法犯罪行为。”

王太元说:“如何认定犯罪,谁有权认定犯罪,必须有法律依据,并由有权机关执行。”

据了解,保安施暴致人死伤事件在全国各地屡见不鲜,大大小小的搜身、辱骂、拘禁、打人等违法侵权之事更是经常发生。

保安服务在法律上是何种性质?如何界定保安人员在提供保安服务时的权利义务?当记者把问题提给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研究员莫纪宏时,他非常无奈地说:“这些在我国法律上都还是空白。”

莫纪宏说,自从1984年我国第一家企业性质的保安服务公司在深圳市蛇口工业区诞生到2003年底,我国已拥有1800多家保安服务公司,保安从业人员已逾73万人。

但是,保安制度的法学理论一直是个空白,理论上的滞后性,导致了在实践中出现的问题很难找到有效的法律对策。目前在国家立法层面上,规范保安服务的只有公安部出台的《关于保安服务公司规范管理的若干规定》这一部委规范性文件,地方上只有一些关于保安服务的地方性法规和地方政府规章。保安服务的法律性质还有待于进一步探讨。

此外,目前在社会上存在的保安服务方式很不规范,特别是保安人员所持有的安全设备和所采取的保安手段没有得到有效控制。存在着保安人员权力过大的问题,有的甚至在行使着公安人员的职权。

要规范保安人员的行为,明确保安人员在提供保安服务时的权利和义务,就必须建立起比较正规的上岗资格认定制度、行业评价标准和体系,严格界定安全服务质量标准,防范各种可能出现的安全事故。

莫纪宏说,在我国保安法律制度仍是一项待建的制度,需要通过健全和完善有关保安立法,将保安工作纳入法制轨道。

对于健全和完善有关保安立法的呼声,王太元有不同的看法,他对记者说:“如何规范保安问题,不是有没有相关制度规范的问题。即使有管理保安业的规范,规范再详细,不能够贯彻执行仍然解决不了问题。”

“第一就是依法追究所有参与打人者的责任。”解决直接责任者问题的同时要注意追究所有参与者的责任。多数保安参与打人的案件不同于有组织犯罪,有组织犯罪要区分主犯和从犯,而保安打人只要参与都有责任,都要受到惩戒,绝不能有法不责众的思想;如果对一般的参与者不予追究,很可能助长这种违法行为的发生。同时受害人为了得到更多的救济还可以提起民事诉讼,要求商场、保安承担侵权损害赔偿责任。

“第二个层面就是保安公司、雇用单位、公安机关的监督管理问题。如果是由保安公司正式招入、培训、派出、管理的保安,这些保安做出违法事件以后,管理者或者监管者也应当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李玫瑾对此观点也表示肯定,她对记者说:“超市在使用保安时应加强对其进行职责教育,使其明确法律规定的职责范围和权利义务,因为保安在工作中的行为是一种职务行为而不是私人行为,发生问题时超市也要承担相关责任。”

“第三个层面”,王太元语重心长地说:“就不仅仅是法律问题了,而是社会认识问题,应该宣传教育人们遵守法律。”

“古人云‘杀马者,道旁儿也’”,王太元认为,旁人的舆论氛围,如“小偷就该挨打”等观点和态度也促成了保安违法侵犯消费者权利。

李玫瑾对记者补充说:“我们对盗窃行为本身也要进行否定。该案中如果最后证实该名妇女的确偷了超市的财物,那么不论最后她是否是受害者,对于她自己无视孕妇身份,严重不负责任,不顾胎儿死活地实施盗窃,也应给予谴责。目前,社会上存在一些不法分子,利用自己的特殊身份,企图钻法律的空子实施一些违法犯罪行为,如未成年人、孕妇进行盗窃、抢劫等。我们不仅要同情他们的处境和遭遇,更应对其行为本身有清醒的认识,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在对弱势群体关心、帮助的同时,对其违法犯罪行为也决不姑息迁就。”

8月13日晚上,21岁的孕妇罗水秀因被怀疑参与盗窃物品,被松岗街道沙浦围社区东方红百货商场员工拖至小房间,用鞭打、用针刺,用盐泼等骇人听闻的暴力手段折磨长达两个小时。她全身上下伤口淤青发黑,血迹斑斑,整个背部全是被抽打的条条黑痕。腰腹部、手臂也是整块淤黑,嘴唇、双臂、小腿有被烟头烫和火机烧过留下的黑色印记。当有人前去营救之时,罗水秀竟被带到楼顶并推坐在水中,当时她的手被绑着,口里塞着毛巾。经过一夜的折腾后,让她难以接受的是“我的孩子没了”。[全文][发表评论]

负责处理此案的松岗派出所负责人向记者透露:涉嫌犯罪的东方红百货老板陈鹏飞及商场两名防损员在事发当天已被刑事拘留。目前,警方正在抓紧追捕其余两名在逃疑犯。[全文][发表评论]

同时,记者昨日了解到,罗水秀在于16日下午转院至宝安人民医院后,病情一度加重。昨日下午,该院向其家属下达了病危通知单。[全文][发表评论]

关于非流通股股东已沦为弱势群体的观点,影响如此之大,以至于证监会主席尚福林不得不在上周五召开的股权分置改革专家总结会上加以回应,指出“流通股股东成为强势的说法,本身就暴露出了轻视流通股股东权益的态度”,他强调“流通股股东的地位实际上是弱势,所以流通股股东必须是证券市场的重点保护对象”。

对于股改的必要性以及股改的目的,各方在初始阶段并无异议。须知,此轮股改之所以能够进行,是建立在对中国股市深刻反思的基础之上的。文章犹在,尽可查阅。

大致说来,见诸媒体的主要反对意见有以下三种:原国务院国有资产管理局企业司司长、现任多家上市公司独立董事的管维立撰写三万言书———《中国股市的荒唐一幕》,全面否定股改;吴敬琏则认为“千点托市不应该,补偿流通股股东不尽公正”;宝钢股份公司独立董事、美国新桥投资集团的中国董事总经理单伟建,对现行对价方案提出强烈质疑。

这些质疑的具体指向各不相同。管维立先生认为股改出现了方向性问题,有论者尖锐地指出,“其实三万言书要否定的不仅仅是股改,而是整个中国的资本市场”;而吴敬琏与单伟建则以成熟资本市场作参照系,认为对价与对价的支付程序已经违背了市场原义,是对非流通股股东产权的一种剥夺。

否定股改,进而否定资本市场,要求“有限期地关闭股市”,这是要求大家一齐向后转,一步退回计划配置资源的时代。理由据说是因为股改过程中存在种种不合理不合法的现象,已经在“中国股市编年史上写下最可耻的一幕”。这是不是意味着,如果股市继续以往的生存方式,即为国企输血、为大股东圈钱,就有存在的价值了?一旦支付了对价就丧失了立足的根本?股市投机与浮夸盛行,究竟是股改造成的,还是缘于中国股市的先天不足?

吴、单两位先生还表示出了对股改中的非流通股股东可能沦为弱势群体的担忧。这背后的潜台词是,流通股股东会趁股改之机,无限制提出对价要求,以“共产风”的形式,剥夺大股东的合法利益,进而动摇市场基础。这一观点显然不能简化解读为替大股东鸣冤叫屈,而是基于以往政府疏于产权保护的切肤之痛。作为资本市场的行家,单伟建所服务的新桥投资控股的深发展,也面临着被决策部门“强迫”向流通股股东支付对价的局面。

这一担忧忽略了中国股市的特殊性,即对价补偿只不过是在为过往的为单方面利益考虑的行政行为埋单。若非如此,政府的信用将荡然无存,建立一个真正的资本市场的努力,也将因为缺乏民意的支持付之东流。

对对价合法性的质疑,事实上等同于认可以往股市股权分置状况下的圈钱等不规范现象,在这样的认识基础上实现全流通,大股东当然不必支付对价。但这既有违资本市场同股同权同价同利的精髓,也是公然的违法行为,我国《公司法》第一百三十条明确规定:“股份的发行,实行公开、公平、公正的原则,必须同股同权,同股同利。同次发行的股票,每股的发行条件和价格应当相同。任何单位或者个人所认购的股份,每股应当支付相同价额。”目前的股改,只不过是重回法律与市场的正途。

要使中国股市走出政策市的泥淖,有不同的路径可供选择,每一种选择都不可能尽善尽美。但判断优劣的标准只有两条:是否有利于中国股市的市场化改革,是否有利于保护大多数投资者的利益。我想,三位专家对这一点应该不会有异议吧。

南京日报报道妻子出轨怀孕后,想瞒过在外工作的丈夫。结果,谎言却因丈夫无生育能力而被揭穿。愤怒的丈夫坚决要求离婚,并要求妻子赔偿自己5万元。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