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魂之哨引爆皇马阵营 偏袒巴萨主裁被架上刀山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1 13:35:24

小弟:同款真维斯毛衣一件39元+裤子一条49元,共88元,原价分别是139元和149元。

回家准备给老爸老妈过年的钱,一人500,共1000。爷爷奶奶不在了,姥姥姥爷从小最疼我,一人500给他们开心。两个弟弟压岁钱一人200,大舅家两个弟弟一人100,二舅家两个妹妹一个弟弟一人50。

这些支出共3204元。路费先算500吧。再留出2000机动资金,6000块钱应该可以过年了。(私底下还是觉得自己的礼物买的挺值得,先赞自己一个呵呵)

“找总统,不如找市场”,身陷巨亏的通用和福特还未启齿要求联邦政府救济,布什一式柔中带刚的“太极推手”就绝了他们的念想。布什本周三在华盛顿表示,通用和福特应该自己努力开发点更“眩”的产品夺回市场,别指望政府给一分钱帮它们处理沉重的退休金负担。

曾经作为美国强大工业力量象征的汽车业,目前已衰弱到连“守土保国”都力不从心的地步,日系车去年在美国市场攻城略地如入无人之境。通用和福特裁员的裁员,关厂的关厂,甚至到了拿“破产”来说事的绝境。

在市场上被日本人打得落花流水,在家里被工会逼得就快砸锅卖铁的这当口,通用和福特的高管们找上了布什。有趣的是,“不找市长找市场”正是当年美式自由市场经济的金科玉律之一。

但擅打“太极”的布什甚至在见面中就没有给通用CEO瓦格纳和福特董事长小福特“求援”的机会。布什当地周三在接受有关援助汽车业的专题采访时表示,他没有和“底特律来的朋友们”讨论任何有关“资产负债表”的问题,而两家公司也没有正式向他提出要求政府援助的申请。

事实上,瓦格纳和小福特如果聪明的话,也不应去做自取其辱的傻事。布什当天表示,指望联邦政府掏钱“救济”通用和福特基本没戏。他“委婉”的表示,目前的状况让他想起了自己的前任总统们曾遇到的艰难选择,“但我希望没有人会要求我做那样一个选择”。而瓦格纳和小福特的确“识相”的暂时按捺住了这一冲动,尽管在公司上下以及市场中这样的呼声甚高。

在布什看来,通用和福特不应该找总统,而应去找市场他周三以专家的口吻劝说通用和福特,称两家公司应该努力开发更适应市场要求的新产品,“市场机制应在这一危机中起主导”作用。他指出:“混合动力车就是一个很好的选择,这会帮助他们夺回市场的”。

让通用和福特“哭笑不得”的是,布什甚至搬出“民族大义”来教育他们。他表示,在高油价时代,美国必须减少对国外石油的依赖度,更省油的混合动力车将帮助这个国家。具有讽刺意味的是,除了日系车攻势凶猛,工会欲壑难填之外,通用福特身陷财务危机至少还有另一个原因———为了响应政府的产业政策,在开发混合动力车上花费了太多资源,扔下一大把银子,连个水花都没看见。

分析人士指出,尽管通用和福特暂时按捺住了要求联邦政府救济的申请,但如布什所说的,最终起主导作用的还是市场机制,如果经营形势继续恶化,求援也是早晚的事。也就是本月23日,福特刚刚宣布了关闭其名下10家工厂,并在全球削减2.9万个工作岗位的“噩耗”,通用和福特的复兴之路仍然看不到一点光。

早报记者俞懿晗在美国环境保护署的倡导下,包括杜邦在内的8家美国公司1月25日同意分阶段停止使用全氟辛酸铵(per-fluorooctanoicacid,PFOA)这种制造“特富龙(Teflon)”不粘锅涂料所需的化学原料,并于2015年前在所有产品中全面禁用全氟辛酸铵。这是美国工业界应对这种“可疑致癌物”的最新环保举措。

记者昨天从杜邦中国公司了解到,由于需要使用全氟辛酸铵的氟聚合物加工过程全部在美国完成,杜邦“特富龙”参加减排计划对其中国生产基地和消费者并无影响。杜邦公共事务处经理李小姐向早报表示,该公司“现在肯定没有在国内生产全氟辛酸铵。”

根据25日公布的这份由美国环保署和相关厂商达成的自愿性协议,各大公司将最迟在2010年之前,减少全氟辛酸铵95%的生产排放量,同时也确保95%的消费者产品不能出现该化合物。到2015年,所有产品中都将禁止使用全氟辛酸铵。

对于普通消费者而言,该协议将大幅度减少全氟辛酸铵出现在日常生活消费品中的程度,其中糖果包装纸、比萨盒、微波爆米花袋、不粘锅这些货架上常见的商品。事实上,作为制造不粘锅涂料和一系列有机氟工业产品所需的关键物质,全氟辛酸铵将会逐渐告别工业舞台。

上世纪80年代以来,美国环保人士一直质疑全氟辛酸铵对人体健康的副作用。根据目前医学界对动物的临床研究,全氟辛酸铵可能导致癌症或先天缺陷性疾病。虽然全氟辛酸铵对人体的影响至今没有定论,但美国环保局已将这一争议物质定为“可疑致癌物”。在现代工业的广泛应用中,全氟辛酸铵已悄悄“侵入”人类的生存空间,包括95%的美国人血液中被测出含有全氟辛酸铵,连海洋有机物与北极熊体内都存有这种物质。

杜邦、3M、Ciba、克莱思(Clari-ant)等8家公司在25日公布的减排协定中表示,虽然在2015年前,全氟辛酸铵仍会用在制造“特富龙”不粘锅涂料和其他产品上,但制造商会对其采取特别的安全防护措施,确保全氟辛酸铵不会从终端产品和生产工厂中进入环境体系。

据悉,美国一个独立的联邦科学顾问委员会可能在近期向政府提出建议,要求把全氟辛酸铵列为“可能”或“疑似”致癌物质。一旦该建议获得通过,联邦政府无疑将会对全氟辛酸铵采取一系列新的管制措施。“对全氟辛酸铵的科学研究还有待深入,但人们的顾虑确实不容忽视”,美国环保署“预防、杀虫剂和有毒物质办公室”代主任苏珊·哈赞表示,“为了我们的健康与环境,这是正确的做法。”

环保人士则表示,“减排”协议正是美国环保署为民众做的一件“大实事”。就在去年12月,杜邦公司因未能及时向环保署汇报有关全氟辛酸铵的潜在危险,被迫交出1.65亿美元与政府达成和解。

全氟辛酸铵(perfluorooc-tanoicacid,PFOA),为一种人工合成的化学品,通常是用于生产高效能氟聚合物时所不可或缺的加工助剂,是生产不粘锅涂料“特富龙”的一种表面活性剂。专家指出,作为一种化学品,全氟辛酸铵对人体有一定危害,但危害程度取决于其含量的多少。杜邦公司不粘锅涂料“特富龙”受争议之处就在于没有明确标示“特富龙”中含有多少全氟辛酸铵,并确认这个含量对人体有无影响。

在所有参与“减排”协议的公司中,杜邦公司因其影响巨大的“特富龙”不粘锅涂料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这个曾给杜邦带来10亿美元销售业绩的明星产品,如今却给杜邦带来不少误解和难关。在经历了诉讼、罚款等不利事件后,该公司的“减排”承诺终于引来环保和消费人士的一片赞赏。

杜邦公司全球商务总监大卫·布斯表示,他们已经开发出能够将氟聚合物分散液产品中全氟辛酸铵的含量减少97%以上新技术。此外,他们还将使用加温或添加工序的方法,进一步消除全氟辛酸铵的使用。

不过也有消费者质疑,杜邦等公司参加“减排”的举动,是否意味着他们承认全氟辛酸铵及其产品“特富龙”可能对人体造成危害?对此杜邦公司坚持称,目前的科学研究没有显示全氟辛酸铵致癌的证据。而哈赞也表示,“消费者无须为他们日常使用的家居产品担忧。”

周小川表示,汇率制度改革与整体经济改革进程一样,总是一个渐进的过程。他认为,现行人民币汇率浮动区间运行良好,市场波动也还没有出现接近上限区间的实例。

周小川警告,虽然美元走弱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帮助美国降低外贸逆差,但如果美元的走弱过程变得不可控制的话,将给全球金融市场带来混乱,并且伤害全球经济。

在解释怎样进一步放松管制利率与外汇市场的时候,周小川指出,中国将放宽国内企业与个人参与金融市场的限制,包括允许他们自由购买外国货币。

周小川进一步指出,2006年是中国加入WTO过渡期的最后一年,因此中国国内金融机构的管理人员应该对于政府的服务业特别是金融服务业的开放政策已有更深理解。

周小川表示,中国的经济和货币政策研究机构有许多研究人员,不同的研究小组得出的结论可能各不相同,但总体上今年的GDP增长目标应该在8%~9%这个范围。

周小川还表示,中国应该加快养老、医疗保障和教育体系改革,以便将过高的居民储蓄率降下来。

周小川说,谈到出口和海外投资的问题,就不能不谈居民储蓄率,目前中国的居民储蓄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高达40%以上。

他说,高储蓄率与中国传统文化、社会结构、家庭观念等诸多因素有关,但社会保障体系的不健全使老百姓不敢花钱是重要原因。不过,社会保障体系的不健全只是暂时的,政府应该通过加快养老、医疗保障和教育体系改革,减少居民的“预防性储蓄”,从而使储蓄与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降到正常水平。

在回答摩根士丹利公司首席经济学家罗奇有关中国储蓄率降低后是否会影响中国持有的美国国债总量时,周小川说,储蓄的跨国界流动是全球化的结果,只要走向健康就没有必要忧虑。

周小川谈到中国外汇储备问题时说,中国政府没有刻意增加外汇储备,随着外贸顺差的缩小以及人民币汇率改革的推进,中国外汇储备的增速将会放缓。

本报讯(记者左颖)几日前《国际金融报》一篇名为《芝华士12年:“勾兑”了多少谎言》的报道一经刊登,便在中国市场引起了轩然大波,这篇爆出“CHIVAS(芝华士)的真实成本也就是25元”惊人内幕的文章不仅迅速被各类媒体转载,甚至还在网站上被列作专题进行讨论。此后几天芝华士在华的代理分销公司保乐力加(中国)与《国际金融报》之间围绕“谁在说谎”所进行的各种形式的“辩论”就从未停止。

昨天下午3时,在上海明天广场万豪国际酒店的5楼宴会厅内,作为这场“辩论”的主角之一,保乐力加(中国)联合苏格兰威士忌协会以及英国芝华士兄弟有限公司举行了联合记者招待会,再次重申:“芝华士12年是用多种在橡木桶中醇化了至少12年以上的威士忌调和而成的高级苏格兰威士忌。消费者在中国市场和国际其他市场上购买的芝华士12年高级苏格兰威士忌都是严格按照英国和欧盟相关法律规定进行生产和加注标签年份说明的,并完全遵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进口并在国内进行销售。在国内销售的所有芝华士全部是全进口产品。”

在发布会上,包括前英国驻外大使现任苏格兰威士忌协会首席主管、保乐力加(中国)董事、英国驻上海总领事馆贸易主管以及芝华士兄弟公司首席调酒师等在内的各路人士纷纷站出来为芝华士12年“勾兑”事件辟谣。其中首席调酒师科林·斯考特现场对芝华士12年的生产过程进行了介绍,他特别强调说:“每一瓶芝华士12年都是用发芽的大麦和其他谷物蒸馏出酒,然后将其置入橡木桶中醇化使其醇香圆润并最终酿制而成。根据相关法律,所有蒸馏和醇化过程必须在苏格兰进行,并在英国税务海关总署一系列监管措施下保证达到规定的年份与产地要求。而威士忌的年份是指从酒装入橡木桶第一天起至木桶倒空之日的这段时间。木桶倒空后,酒在木桶内醇化的年数和天数就是酒的年份,这些年份数据都有所记录,并且必须接受英国税务海关总署与公司内部部门的审计。在调和过程中,来自不同蒸馏厂不同年份的酒被倒在一起,在大桶内混合,按照芝华士的规定,调和酒中年份最短的酒至少是12年。因此芝华士12年的质量是完全可靠和有保证的。”

对于外界普遍关注的芝华士12年的成本问题,保乐力加(中国)董事总经理齐德辉在现场接受记者采访时说:“芝华士12年成本是25元的说法根本就是无稽之谈。每一瓶芝华士12年在进口过程中所缴纳的关税、消费税、增值税等加起来就远不止这个金额,而一瓶芝华士12年在大多数超市的零售价不到200元人民币。这其中根本不存在所谓的‘暴利’。”

在昨天的发布会现场,最具有戏剧性的一幕是最初进行芝华士12年报道的《国际金融报》记者也来到了现场,就在保乐力加宣布“要求《国际金融报》就其失实报道做出正式的书面道歉并纠正其错误报道。同时已向《国际金融报》发送了律师信”后,《国际金融报》这位女记者迅速作出回应,现场表示目前已经将回复的律师信贴在网上,如果最终走上法律解决的途径,“爆料线人”将随时准备现身提供证据。

今年1月20日,《国际金融报》刊登了一篇题为《芝华士12年:“勾兑”了多少谎言》的报道,文中称“CHIVAS(芝华士)的真实成本也就是25元”,“CHIVAS瓶里装的实际上只有一小部分12年酒,其余都是用2年、4年等不同年份的酒勾兑出来,大陆根本没有真正意义上的12年酒”。

1975年成立,总部设在法国巴黎的保乐力加集团目前是全球第二大、美国以外地区第一大烈酒和葡萄酒集团。目前全球销售量最大的前100个烈酒品牌中,保乐力加拥有20个。保乐力加(中国)是该集团在中国的一家独资贸易公司,总部位于上海,其目前在中国的核心产品为芝华士、马爹利、皇家礼炮等。

近日,一则依据单一匿名信源,指称极为畅销的洋酒“芝华士12年”真实成本只有人民币25元的报道,在业界掀起了一阵不小的骚动。该报道同时称,内地根本没有真正意义上的12年酒。不管最后真相怎样,赶在消费旺季的中国“年关”出了这起事件,对于芝华士品牌的拥有者保乐力加集团,这家欧盟境内最大的酒类生产商多少有点“流年不利”的感觉。

不过我们并不关心“芝华士12年”的利润是否够得上暴利,因为问题的核心其实不在于“芝华士12年”赚了多少钱,而在于消费者合法的交易权利是否受到了不正当行为的损害。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4条、第9条、第10条规定,消费者享有公平交易的权利;经营者与消费者进行的交易行为应当遵循自愿、平等、公平、诚实信用的原则。很显然,到目前为止,我们没有看到“芝华士12年”的交易过程中,有任何违反公平交易的行为。

退一步讲,法律也已经表明,只有当一个产品的生产者利用了自身的优势市场地位,作出了剥夺消费者选择权的情况下,所带来的暴利才是违法的。但是相关事实是,“芝华士12年”在中国市场本身就是以一种奢侈品的形象,而不是以一个必需品而存在,也因此,所谓的“暴利”行为在法律上并没有被禁止。由此我们对上述报道的公信力产生了一个合理的怀疑,那就是这样的一个指责本身不具有法律上的依据。因为在这起事件中,售价的确定完全是市场行为。

长久以来,普通民众对于大众媒体给予了巨大的信任。而且《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六条也赋予了大众传媒对损害消费者合法权益的行为进行舆论监督的权力。但是,现在的问题是,如何合理地利用这种权力。

作为一个严肃、负责任、强调公信力的媒体,有责任维护媒体在大众中的公信力。我们认为,通过指责一家非垄断的奢侈品生产者的“暴利”,有违媒体的职业道德。作为媒体我们不能,也不应当干涉任何自由竞争的市场行为,当然,这种不干涉的前提是厂商的行为必须是合法的。

芝华士的生产商在事后发布的公告称,苏格兰威士忌的酿造受到英国政府的严格监管。产品完全符合苏格兰威士忌法案的相关法律规定进行生产。

我们现在不完全清楚,欧盟法以及英国法中是如何规制“芝华士12年”的生产的,不过我们很清楚,在中国境内销售的任何产品必须遵守中国法律的相关规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产品质量法》第4条、第20条的规定,禁止在生产、销售的产品中掺杂、掺假,以假充真、以次充好;生产者生产产品,不得掺杂、掺假,不得以假充真、以次充好,不得以不合格产品冒充合格产品。因此,我们认为,尽管最初报道信源存在极大疑问,但事实上该起事件目前已经逐渐引起了广大消费者关注,中国的工商管理部门以及食品药品监督管理部门,有理由考虑就此事发言或采取进一步的调查行动,要求对方提供详实而可靠的相关证据支持。毕竟,一定意义上,这已经不仅仅是一家报纸和一家跨国公司的争论了。

同时,根据《产品质量法》第10条的规定,国家对产品质量实行以抽查为主要方式的监督检查制度,对用户、消费者、有关组织反映有质量问题的产品进行抽查。监督抽查工作由产品质量监督管理部门规划和组织,同时,根据监督抽查的需要,可以对产品进行检验。而且产品质量监督管理部门不得向企业收取检验费用。

因此,当前对于“芝华士12年”的生产商来说,更有力地证明自身清白的最好办法,莫过于向国家有关机关申请产品的质量检查。我们相信,如果在中国市场销售的“芝华士12年”本身是完全符合相应的质量标准的话,不仅可以澄清那些不严谨、不客观的报道,对于中国市场为数不少的忠诚于苏格兰威士忌的消费者,更是一种负责任的表现。

更多精彩评论,更多传媒视点,更多传媒人风采,尽在财经新评谈栏目,欢迎访问财经新评谈栏目。

中新社华盛顿一月二十五日电(记者余东晖)在美国国内对美中贸易不平衡的责难声中,美国权威贸易团体发表的最新研究报告得出相反结论:中国加入WTO后,美中贸易投资增加将使美国经济多增长百分之零点七,每个家庭每年增加可支配收入一千美元。

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二十五日公布了由英国牛津经济学和TheSignalGroup两家研究咨询机构进行的“评估美中贸易投资对美国经济影响”的最新研究结果。这份报告指出,尽管美中贸易不平衡引人关注,但从长远看,美国将从对华贸易投资中获得实质性、可持续的利益。到二0一0年,美国国内生产总值将会因为对华贸易投资增加而多增长百分之零点七,而同期物价则会因此下降百分之零点八。两者相加作用,相当于美国每个家庭可支配收入每年增加一千美元。

这是美国近年来首份从正面角度系统评估美中经贸影响的报告。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主席傅强恩(JohnFrisbie)说:“这份报告为对华贸易提供了平衡的观察,当前的争议忽略了美国从对华贸易中获得实际利益的现实。”

报告指出,美国每个工人产出将会因为与中国产品竞争和成本降低而提高百分之零点七。对华贸易投资扩大促使美国就业结构转型,到二0一0年美国加工业将减少五十万就业岗位,但服务业主要是分销业和金融业却相应增加五十万就业机会。尽管产业工人付出代价,但总体而言对华贸易投资增加将对美国经济的产出、效率、就业和工资产生持续的、增加的、积极的影响。

报告认为,对华贸易不平衡本身并非美国近年贸易状况恶化的原因。尽管中国对美贸易顺差急剧增加,但十多年来中国在美国经常帐户逆差中的比重一直保持在二成左右。如果不是因为中国履行加入WTO的承诺,二00五年中国对美出口将比实际数少九百亿美元,从美国进口也会少一百亿美元,表面上看美国贸易对华逆差因为中国加入WTO增加了八百亿美元,但实际上中国对美出口增加被东亚其它地区对美出口减少所抵消,反映了东亚地区和跨国公司产业转移的变化。

报告强调,由于需求旺盛,中国已成为全球经济增长的主要火车头之一。二000年到二00四年,中国对全球经济增长的贡献大于其它任何国家,中国需求增长刺激了包括美国在内的主要贸易伙伴对华出口增长,中国是美国出口增长最快的市场。

傅强恩呼吁,美国的政策制定者应当正视美国贸易关系不可避免的变化,制定最有利于美国公司利用中国市场开放,扩大实际利益的政策。

又一轮的新年度铁矿石长期合同价格谈判分别在亚洲和欧洲进行。亚洲以日本为主的谈判于23日结束,欧洲的谈判仍在继续。与此同时,国内的两家钢厂与矿石提供商分别签订了两份短期铁矿石供应合同,价格上涨了10%。各方均认为目前铁矿石提价的可能性已越来越高。

相比欧洲和日本,中国矿石需求商等待铁矿石价格下跌的要求最为坚定。然而,最近两家国内钢厂的“提前行动”,却在业界激起了一阵波澜。

正在长期价格谈判进行得如火如荼时,华东的一家国有钢厂与另一家华北的私营钢厂分别与两家主要铁矿石供货商签订了短期铁矿石采购协议,价格为44美元/吨,比2005年长期合同的基准价格上调了10%。必和必拓公司同时承认,已经向中国的现货市场出售了少量铁矿石。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