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调查发现新一代女性贞洁观越来越淡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7 19:35:43

加斯姆现年20岁,他的父亲是前萨达姆军队的一名官员,父子二人一起被美军逮捕关押。加斯姆与其他70名囚犯关押在一起牢房里,他说,“他们整个晚上都在我们耳边播放音乐,向我身上浇冷水,让我们不停的站起来蹲下去,并经常殴打我们”,

新公布的报告称,“每名囚犯头上都罩有一个袋子,上面写着他所犯下的罪恶”。加斯姆头上写着“IED”,意思是“路边埋置炸弹导致数百人伤亡”。

在接受调查时,美军看守人员称他们不知道加斯姆的下颌是如何脱裂的,调查人员根本无法查出是哪一位看守人员施虐所致,因此无人受到惩罚。(春风)

2001年5月,好莱坞影星罗伯特·布雷克的妻子在停车场外被枪杀,而仅仅在几分钟前,布雷克才离开妻子返回餐厅寻找他遗失在那里的手枪,他理所当然地成为主要嫌凶。

2005年3月16日,美国洛杉矶法院裁决布雷克谋杀罪名不成立,将他当庭释放,从而结束了布雷克长达4年的噩梦。

2001年的5月4日,67岁的好莱坞老牌明星布雷克和新婚6个月的妻子邦妮,在加州洛杉矶市的木桥大街泊车。布雷克把车停好后,挽着妻子的手穿过街区,朝洪加大道4349号一家名维特罗的意大利餐馆走去。这是一个月色明朗的夜晚,尽管早春季节多少让人觉得有点寒意,但谁也没有想到,死亡会和这么一个夜晚联系在一起。

布雷克因20世纪70年代出演警探系列剧《贝雷塔》而红极一时,他和邦妮两年前在一家爵士乐俱乐部“偶然邂逅”,说“偶然”,是因为布雷克常去那里,邦妮打听到这个消息后,刻意安排自己在他身边转悠。两人很快就眉来眼去搭上了,还在旅馆发生了一夜情。布雷克想当然地以为,和他以往的风流韵事一样,这个女人不过是他生命中的一个片断、一首浪漫的插曲罢了,转眼就会风消云散。但是,他错了。

餐馆老板约瑟夫亲自招待这对明星夫妇,两人没有坐在往常的位置上,而换了一张比较靠里的餐桌。中途布雷克上了躺卫生间,有客人后来作证说,布雷克在垃圾桶旁边呕吐,还边扯自己的头发边咕哝着什么,离开卫生间时,他显得焦虑不安,还虚弱得有点发抖。

当晚布雷克没有喝酒,也没向侍者投诉说食物有什么问题,他平静地走回餐桌,不久就要求结账。晚上9:30到9:40左右,他和妻子离开餐馆,朝停车场走去。根据布雷克自己的说法,邦妮上车后,他发现自己把防身用的手枪落在了餐馆里,他跟妻子说自己一会儿就回来,接着急急忙忙折回餐馆。

几分钟后,布雷克回到停车的地方,却惊恐地发现邦妮卧倒在座位上不省人事,鲜血正从她脑门的一处枪伤外汩汩直流。任凭布雷克怎么叫唤,邦妮没有一丝反应。惊慌失措的他只好直奔街对面一个住宅区,向住在那里的摄像师西恩·斯丹尼克求救。

布雷克跌跌撞撞地跑到西恩家前,又是捶门又是按铃,把这名摄像师唬了一跳。西恩起初没认出布雷克来,还以为谁在跟他开玩笑,直到看清布雷克那张惊慌苍白的面孔,他才意识到出事了。

“她受伤了,我需要帮忙!”布雷克歇斯底里地大叫道,“老天爷,快来人帮帮我吧!”西恩听得一头雾水,好不容易才从他断断续续的叙述中搞清楚怎么回事。他打电话叫了救护车,接着和布雷克一起赶回现场,那时候大约是晚上9点50分。到了现场,西恩留下来照看着,布雷克则跑回餐馆找人帮忙。

警察闻讯赶来时,布雷克正瘫坐在路边,一边哭喊着,一边在呕吐。一名警察在他身边坐下,轻拥着他的肩膀安慰他。布雷克向警察复述了事情发生的前后经过,他解释说,他之所以随身带着枪,是因为邦妮总害怕有人侵犯她。至于枪一开始怎么会落在餐馆里,他觉得应该是吃饭时不小心弄丢的。等他把枪找回来时,却发现邦妮已经倒在血泊中,右耳和肩膀各中了一枪。

警方随后在街区附近寻找更多的目击证人,警方还盘问了餐馆老板约瑟夫,结果发现布雷克的叙述中似乎有一个很大的漏洞。布雷克曾表示,他返回过餐馆两次,头一次是为了找回那支枪,后一次是为了找人帮忙抢救邦妮。但是约瑟夫却表示,他记得布雷克只回来过一次,而且显然是在邦妮中枪后回来的。

“他冲进来大喊出事故了,”约瑟夫回忆道,“进门后他先要了一杯水,然后说他妻子中枪了生死未明,还叫我打911救人。”

餐厅的侍者则表示,布雷克和妻子离开后没两分钟,他们用过的那张餐桌就来了新的客人,并没有谁发现那里有遗失的手枪。

警方事后又在现场找到了几个弹壳,但警察在搜查了布雷克的家以后,没有发现能够发射这些子弹的枪支。不久,两名已退休的好莱坞特技演员公开声称,布雷克曾想雇佣他们充当杀手,并愿出庭作证。情况对布雷克越来越不利,尽管并没有足够的证据显示他就是杀人凶手,但公众和舆论对事件进行了大肆炒作,实际上已经将他列为了头号嫌疑犯。

经过长达近一年的调查取证,警方最终还是把嫌疑人目标锁定为布雷克,洛杉矶警方于2002年4月18日逮捕了布莱克及其贴身保镖伊勒·卡德威尔。4月22日,洛杉矶地方法院检举人正式指控布莱克犯有一级谋杀、两项买凶杀人罪、“特殊情况下”撒谎和作伪证等罪名。

检控官和在案发地点找到一支作案手枪的警方都认为,正是布雷克扣动扳机杀害了妻子,卡德威尔也因为事先知情,并涉嫌为布雷克准备手枪、地铲、毛毯等作案工具,被指控犯有参与谋杀的罪名。

检控官称,布雷克认为自己的妻子当初利用怀孕、把他“诱捕”到一段没有爱情的婚姻中。之后他一直试图保护他俩的小女儿露斯,并不让露斯与邦妮接触,因为他认为邦妮和其他男子有性关系;布雷克因为看不起邦妮,并且为了获得罗西的监护权,而想杀死她。

在布雷克杀妻事件闹腾开以后,有一个人对此表示极为关注,他就是几年前因为相似的案件而把整个美国掀翻了天的橄榄球明星O.J.辛普森。他被控杀害了自己的前妻及其男友,对于他的审判还差点造成了美国一次种族大骚乱。

辛普森在接受采访时说:“当我听说了这件事以后,我非常感兴趣。我的第一个反应就是对他感到特别同情,因为我知道他将要经受什么。”他同时还向布雷克积极介绍应付这种事情的经验:“不要看电视,罗伯特。我知道电视只能使你更加感到沮丧。那就是电视惟一能做的。”

围绕这起案子的调查和审讯从最开始的那天起,整整持续了4年。随着调查的深入,舆论越来越认定布雷克就是凶手,而且,他枪杀妻子自有难言之隐——因为,邦妮是一个“厚颜无耻的骗子”。

在法庭上,布雷克的辩护律师劳恩将死者邦妮描述为那种“为成为名人的妻子而不惜把自己的肚子搞大”的女人。她经常从容地辗转于各路名人之间,与他们有着各种暧昧的关系。落入她网中的除了布雷克之外,还有著名影星马龙·白兰度的儿子克里斯蒂安·白兰度,她甚至还声称与摇滚巨星杰利·李·刘易斯生有一个女儿。而布雷克就是因为她有了自己的女儿才不得不和她结婚的。

邦妮·李·巴克利于1956年6月7日出生于新泽西州摩利丝城的普通工人家庭,摩利丝城人口只有1.7万,对于那些希望寻求刺激生活的人来说,这实在是一个无所事事的地方。从高中开始,野心勃勃的邦妮就梦想着能打进好莱坞。毕业后她成为一名模特,可惜她的明星梦从未真正实现过。20多岁的时候,她糊里糊涂嫁给了一个名叫保罗·哥朗的工人,还生了两个孩子。尽管为人母为人妻,不过邦妮对名利的渴求却从未停息过,反而更加变本加利,她的第一段婚姻以草草离婚收场。

1990年,邦妮来到田纳西州的孟斐斯市,在那里她决心想方设法接近自己的偶像,摇滚的传奇人物杰里·李·刘易斯。

“她一门心思只想着钓上我弟弟,结果还真成功了。”刘易斯的姐姐琳达说,邦妮先想办法接近她,两人还一度成为很要好的朋友,直到后来邦妮逢人便说自己怀上了刘易斯的女儿,她们的关系才彻底闹翻。

1993年,邦妮生下了第三个孩子——洁莉·李·刘易斯,她自称孩子的生父就是刘易斯。

“邦妮总是不停地和男人约会,包括像迪安·马丁那样的影视名人。”琳达回忆说,“大约是在1995年吧,一天晚上她很兴奋地打电话给我,说她和迪安·马丁约会了。我最后一次看到邦妮是在1998年,当时她住在孟斐斯,几乎每个周末都到一个劳改农场去看马兰·白兰度的儿子克里斯蒂安·白兰度。她没有说是怎样钓上白兰度的,我倒是好奇得很。”

1998年,邦妮准备和克里斯蒂安·白兰度离开孟斐斯去过自己梦寐以求的上流生活。为了不让过去的生活成为自己嫁入豪门的绊脚石,她狠心地将小女儿丢给了前夫保罗。

翻开邦妮的过去史,她的生活绝对称不上洁白无暇。1989年,邦妮在孟斐斯因为藏毒第一次被捕。7年后,她企图以孟斐斯一家唱片公司的名义伪造两张总值60多万的空白支票,结果被当场抓住。

1998年,邦妮服完刑没多久又犯事了。警方从她家里搜出7张伪造的驾照和5张社会保险卡,分别用的是不同的假名。原来,邦妮利用这些假证件在全美各地租借了不同的邮箱,然后她在杂志上刊登假的征婚广告,以此向那些觅偶的单身男人骗取钱财。

警方还在邦妮家里发现了一些女人的裸体照片,她曾经给一些受骗者写信,宣称自己就是照片中的裸体女人。警方还发现了一份手写的名单,上面一一记载了不少男人的姓名、电话号码、地址以及他们寄过来多少钱,名单后面甚至配有备忘录,提示邦妮给这个和那个男人写信时用的是什么假名,以防搞混。

据悉,被邦妮骗倒的男人什么年纪的都有,有些还来自德国和荷兰等国,他们被骗的金额小到20元,多到200元不等。布雷克的辩护律师称,正是通过这样的婚姻骗局,邦妮多年来给自己树了不少敌,这些人也可能是杀害她的凶手。

在审讯过程中,布雷克的辩护律师还向媒体公开了一系列的录音带,其中记录了邦妮生前与朋友的电话录音。在一次谈话中,邦妮怀孕后向朋友征求意见,问是应该缠着布雷克呢,还是揪着白兰度。

“我觉得他年轻的时候真是帅极了,如果在以前遇上布雷克,我可真想要他。不过现在我却不敢肯定,因为他如今长得可不怎么样。”邦妮在录音带里对那位名叫雷的朋友抱怨道,“我还真不知道自己愿不愿意跟他过下半辈子呢,他会变得越来越老而且越来越丑的,我觉得自己已经爱上白兰度了。换成是你,你会选谁?布雷克还是白兰度呢?有时候我又觉得跟着布雷克会更有安全感些。”

“我觉得他很老道,你别指望从他那儿得到一个子儿,他可不笨。我倒是觉得他会利用你多一些。”。

录音带曝光后,邦妮家人雇请的律师卡里在NBC的访谈节目里公然指责布雷克的做法“无耻之极”,他表示,邦妮尸骨未寒,布雷克却企图给死去的妻子大泼脏水,这不过是为自己赚取同情分,进而影响陪审团的判断。

由于丈夫是大名鼎鼎的电影明星,邦妮的死引发了媒体的极大兴趣,不少小报更对邦妮本人的荒唐情史趋之若鹜。《国民闻讯报》就报料说,他们搞到了邦妮家人提供的秘密录音带,上面记录了邦妮和布雷克以及其他人的谈话。在录音带中,布雷克显然对邦妮的怀孕大为光火,他强迫邦妮去堕胎,但却遭到拒绝。邦妮最初告诉布雷克,她怀的孩子可能是他的,也可能是白兰度的骨肉。后来的DNA检验结果证实这个“龙种”是布雷克种下的,他只好认倒霉,两人在2000年11月结婚,但婚后分居。

2003年1月,布雷克涉嫌杀妻案开庭重审。布雷克的辩护律师向法庭提交了新的证据,称杀害他妻子的真正凶手是当时在附近伺机抢劫的一个名叫凯文·伦敦的罪犯。

凯文·伦敦因为抢劫军火罪正在服刑,布雷克请求法庭尽快抓获真正的凶手及其同伙,并释放其本人以求清白。但法庭调查的结果似乎并非如此。凯文·伦敦的女友称凶杀案发生的时候伦敦并不在现场。凯文·伦敦的辩护律师也提出,伦敦虽然是黑人,可当时他抢劫的时候手持的是一把气枪,而杀害布雷克妻子的凶手用的是左轮手枪。

2005年3月16日,布雷克一案竟然峰回路转。加州洛杉矶县高等法院一个由12人组成的陪审团宣告他无罪,从而结束了布雷克背负了4年的刑事指控。

陪审团经过9天讨论才作出无罪结论。此前,他们对一系列证人问了话,包括那两名指证布雷克唆使他们干掉自己的妻子的好莱坞前特技演员。辩护律师指出,这样一个主要基于两名特技演员证词的案子站不住脚,因为那两人都曾是大量吸毒的瘾君子,“没一个可信”。

对于杀人罪名的指控,没有目击证人、血液或者DNA(脱氧核糖核酸)证据可以把布雷克与这起罪行联系在一起。此案的凶器——后来在垃圾桶内发现的一支手枪上也没有布雷克留下的痕迹。

最终,陪审团以11票赞成对1票反对裁决布雷克谋杀罪名不成立,法官宣布撤销对布雷克杀妻等多项指控,布雷克当庭被无罪释放。

闻听法官申普宣读裁决结果,这位满头白发的71岁影星一下抱住了自己的辩护律师,并在座位上激动地发抖,将脸埋于手中哭泣起来。

对于几年来为应对这场官司的花销,布雷克说:“如果你想知道怎么在5年里花掉1000万美元,就问我吧……我已经一文不名,我需要工作。”

布雷克虽然获得保释,但此前一直软禁在家。为对他的行动进行监控,当局在他脚上安装了一个电子脚镯。他向人群问道,谁有工具能帮他把电子监控脚镯拆掉。随后,他弯下腰,切断了套在脚上已经几年的脚镯。

布雷克出生在新泽西州,他的父亲詹姆士和母亲伊丽莎白曾以歌舞为生。1939年,年仅5岁的布雷克开始在一些电视短剧中露面,并在1948年美国轰动一时的电视系列剧《塞拉玛迪里的宝藏》中扮演了一个小角色,这为他成年后打入好莱坞奠定了基础。

1967年,布雷克因在电影《冷血杀手》中成功塑造了血腥杀手佩里·史密斯这一角色而名声鹊起,顿时跻身好莱坞明星行列。随后,他主演了一系列影片,但直到1975年主演电视系列剧《巴里塔》,他的演艺事业又登上一个高峰。

不久,布雷克与影星桑德拉·凯丽结婚,并生下了2个孩子,婚后布雷克的演艺事业开始走下坡路。

但1993年,布雷克又因在电影《世界末日》成功塑造了一个杀手形象,而获得“艾美”奖提名。他在1997年主演了《失落的公路》等两部影片后,再度从人们的视野里消失了。1999年,他在洛杉矶一个俱乐部里结识了邦妮·巴克利。本版编译瑜虹

本报讯据英国媒体26日报道,戴安娜的哥哥史宾塞日前宣布出租戴妃生前的卧房,并定下了一晚3万英镑的天价。对此,英国王室非常不齿,称已经够富有的史宾塞“对金钱的欲望没有止尽”。

据悉,史宾塞是在专为美国“黑金卡”客户(“黑金卡”是只为极少数“尊贵人士”所打造的顶极信用卡)发行的杂志上刊登租房广告的。将戴妃故居“艾尔索普庄园”辟为旅游景点,大肆招揽富翁富婆们前往度假。“艾尔索普庄园”距离伦敦7公里,该庄园最大的卖点就是戴妃与查尔斯一起住过的卧房。广告称,游客可在该卧房中亲身体验戴妃昔日“童话般的幸福生活”,不过价格也高得惊人———一晚上3万英镑(约合人民币46万元)。史宾塞还称:“一切都是基于游客的需要而定。您想要什么,我们就提供什么。”(袁海)

中新网3月27日电据英国《星期泰晤士报》报道,联合国秘书长安南的同事称,安南秘书长目前心情沮丧,并正在考虑自己的未来。将于下周公布的官方报告将对他儿子科乔与联合国伊拉克石油换食品项目的关系作出结论。

安南秘书长将不得不根据报告的结论在秘书长职务和他对儿子的忠诚之间作出取舍。

对联合国持批评态度的美国国会议员已要求安南就石油换食品计划管理不当辞职,甚至安南的支持者也对安南任期内发生的众多丑闻感到震惊。

联合国内部的一位观察家称,安南的情绪就像一个“正弦曲线”,他看起来已接近曲线的谷底。

29岁的科乔曾在一家瑞士公司工作。他在公司获得石油换食品项目的一个合同之前离开了这家公司。上周有消息说,他从这家公司获得了40万美元。

联合国证实安南秘书长曾三次会见该公司的经理,其中两次会见是在合同签署前进行的。安南的办公室主任布朗称,会见很短暂,与该公司所获合同无关。如果有关科乔的一些传闻获得证实,那么“是科乔而不是秘书长将面临不同的形势”。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