沪深两市14日窄幅振荡 权重股护盘多空暂且平衡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1 07:17:33

今年要平稳处理须退出市场的金融机构的各类事项,保持整体金融系统的稳定

记者:2005年,央行将继续执行稳健的货币政策,这里的“稳健”是什么含义?2005年将要注意哪些问题,相信您已经了然在胸,能否作一些介绍?

周小川:这里的“稳健”,简单说,就是要注意防止通货膨胀和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

当前,我国物价上涨压力还没有根本缓解。水、电、燃料和城市交通等公共服务品价格可能推动CPI(居民消费价格指数)上升;生产资料价格持续高位运行,对CPI的滞后传导效应将逐步显现;国际油价和一些重要原材料价格居高不下,将影响国内价格;居民可支配收入和消费需求增长也将对CPI产生一些拉动。这些情况都值得我们密切关注。

为落实稳健的货币政策,今年的金融调控要注意五条:第一,切实提高对经济金融运行趋势判断的预见性;第二,进一步完善间接调控机制,灵活运用有关货币政策工具及其组合,保持货币信贷平稳合理增长;第三,引导金融机构着力优化信贷结构,发挥好价格手段在促进总量平衡和结构调整中的作用;第四,密切监测对外经济金融形势变化,促进国际收支平衡;第五,平稳处理须退出市场的金融机构的各类事项,保持整体金融系统的稳定。

还不能说现在已经进入了“加息周期”。利率政策并不是说一定要保证在任何时候存款利率都是正利率

记者:您刚才提到了价格手段。令人记忆犹新的是,2004年10月29日,央行宣布加息,引起了全世界的瞩目。不少人预测,中国从此进入了持续、小幅加息的“加息周期”。请问,今年您还会发布像去年那样令全球瞩目的消息吗?目前,由于物价上涨幅度似乎超过了存款利率水平,加上利息税的存在,存款的实际利率似为负数,您是否会消除“负利率”现象呢?

周小川:中国经济正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轨,还不会像成熟的市场经济那样表现出明显的经济周期性。在成熟的市场经济国家,由于经济的周期性比较明显,所以其利率调整也体现出周期性特点,一个阶段是加息,一个阶段是减息。中国的经济周期性还不那么稳定,因此从利率的角度,我们还不能说现在已经进入了某个周期。中央银行将密切监测经济金融形势变化,及时分析国民经济状况、物价水平等宏观经济指标,由此来决定下一步加息与否的问题。

说到“负利率”问题,大家应当认识到,利率政策并不是说一定要保证在任何时候存款利率都是正的实际利率,它是由多种因素决定的。

央行调整住房信贷政策同时下调超额准备金利率2005年03月16日中国人民银行决定,从明天(二00五年三月十七日)起,对商业银行自营性个人住房贷款政策进行两项调整,同时将金融机构超额准备金存款利率由现行年利率百分之一点六二下调至百分之零点九九,法定准备金存款利率维持百分之一点八九不变...[全文]

四大银行确定房贷执行利率跨行转按揭不划算2005年03月23日北京多数银行房贷利率确定,目前除建行外,九折利率成了市场的主导。面对差异化利率,一些借款人可能想跨银行转按揭,但银行人士提醒:跨银行转按揭实际操作起来困难重重,而且可能划不来。截至昨晚记者发稿时,又有多家股份制小银行确定了新的房贷执行利率...[全文]

京城银行据央行规定调整第二套房贷利率升10%2005年03月22日央行决定从17日起调整个人房贷政策,取消利率优惠,实行下限管理,并赋予商业银行在下限上自由浮动利率的权力。北京日报报道,观望了4天后,京城部分银行终于定出了明确的个人住房商贷利率...[全文]

央行祭起住房贷款加息大旗撼动的是老百姓腰包2005年03月24日两会上政府工作报告关于要控制房价的话音刚落,央行立刻宣布贷款利息至少增加0.2个百分点,似乎又祭起了杠杆调节的大旗。于是专家们又是一片叫好声,好像只要此招一出,房价就该应声而落,老百姓应该高呼央行万岁了...[全文]

房价泡沫再遭紧箍咒央行新政砍向既定目标2005年03月20日尽管中国建设银行几天前刚刚传出董事长张恩照因个人原因辞职的消息,该行对于3月16日晚,央行新出的房贷政策的反应一点也不迟缓。《财经时报》从建行有关方面了解到,建行总行17日已内部传达文件表示将新的利率点定在6.12%...[全文]

经济透视:中国央行温和“出招”楼价走稳可期2005年03月18日继今年“两会”总理温家宝“抑制房价过快上涨”的政策宣示之后,央行抑制楼价飙升的房贷新政在“两会”闭幕两天后应时而出。央行于十六日向楼市抛出“重磅消息”:从十七日起,将现行的住房贷款优惠利率调整回归到同期贷款利率水平...[全文]

历经十多年的发展,三里屯酒吧街逐渐兴旺,几乎成为北京夜生活的代名词。而随着拆迁进程,三里屯南街即将告别酒吧时代。3月11日晚,罗大佑来到三里屯南街。这一天夜里,“乡谣”酒吧正在举行它的告别仪式。包括罗大佑在内的众多熟客从各地赶来,参加了这场“最后的酒会”。9天之后的20日凌晨,“乡谣”酒吧关门停业,从此退出三里屯南街。它是最后一批退出者之一。此前,更多酒吧已经在从去年6月开始的拆迁中成为废墟。3月23日,本报记者来到这片废墟之上。3月23日下午,大风。东大桥斜街两边工地上尘土飞扬。东大桥斜街,也就是三里屯酒吧南街,属于南三里社区的辖区。以前,在这里每走几步便能看见一个酒吧。每个晚上,这里都有人来人往———不断跟行人打招呼的酒吧服务员,各种肤色的老外,抱在一起的情人,卖花的小女孩,卖羊肉串的商贩,卖自制风筝的老头,沿街游走的乞丐……现在,各色人等都已散去,三里屯南街渐成废墟。

“明大”顺着街道走进去,西边第一幢房屋已成一片废墟,上面覆盖着绿色的遮尘网。两名英国人站在废墟上,低头寻觅着什么。其中一名老外捡起了两块砖头,拎在手里。“这里原来是‘明大’酒吧。”老外用中文说,以前他们经常到这里泡吧,想留个纪念。1995年,“明大”酒吧开业。它是三里屯酒吧南街第一批开业的酒吧之一。老板姓孙。“明大”酒吧租的是三里屯办事处的房子。“以前,这地方是办事处的活动中心。后来出租给‘明大’酒吧,每月房租一部分给办事处,一部分交给社区。”南三里社区居委会主任曹洪瑞说。2005年1月,“明大”拆除。“梦幻色彩”“梦幻色彩”酒吧与“明大”酒吧一路之隔。它仍在营业。但是,老板说,由于拆迁,来的客人已经很少了。酒吧外,一片宽敞的空地在路东边铺开。不时,有路人从上面穿过。路西边是一幢居民楼,几幢没有拆完的楼房,墙壁上留着大大的白色“拆”字。工人们戴着安全帽站在楼顶,忙碌着。墙一堵一堵倒下,尘土飞扬。新拆下来的砖块,临着西边的街道一路堆起来。偶尔会看见两块砖块上,留有绘画的色彩。砖块废墟中间,散落着打碎的啤酒瓶碴子。“黑太阳”两座未拆完的水泥门台,立在砖瓦废墟中,几十个旧啤酒瓶盖镶在上面,排成星状,阳光打在上面,泛着光。“这里是‘黑太阳’。”南三里社区居委会主任曹洪瑞说。“黑太阳”酒吧北边,一排平房还没有拆,酒吧门前的牌子上写着:“ALLBEERTENYUAN”(所有的啤酒,10元)。老板是一名中年女子,胖胖的,她说,她在等待酒吧最后的客人。

“乡谣”“乡谣”酒吧藏在南三里社区东14号居民楼一层,古旧的装修,乡村的气质。门前搭着彩灯棚和木栅栏。风吹过,木栅栏刷刷地响。酒吧经理陈捷正在招呼工人打理物品,准备带走。20日凌晨,它已关门停业。1996年8月1日,“乡谣”酒吧开业。当时,北京音乐广播电台有一名为“乡谣”的音乐栏目,老板去参加了一期节目,回来便将酒吧取名为“乡谣”。这里曾经吸引了罗大佑、高晓松等音乐人前来捧场。陈捷说,几天前,菲律宾歌手CHRIS的歌声还在客人耳边流转,转眼间便成了追忆。而不久后,“乡谣”也将成为追忆。

“爱尔兰”“爱尔兰”酒吧是南街面积最大的酒吧。它位于三里屯南街最中央的丁字路口旁边。三里屯居委会工作人员说,电视剧《浪漫的事》曾在这里拍过许多镜头。还有许多的电影导演、艺人或作家晚上在这里聚集……2004年10月,拆迁中,“爱尔兰”墙倒屋塌。北墙凸现出来,白色的墙上刷着一个红色的英文单词“NO”,似乎在抗拒着时光流逝带来的改变。“隐蔽的树”“这里是‘隐蔽的树’。”修自行车的魏文贵背靠酒吧的南墙,坐等来修车的人。来自辽宁的魏师傅,在三里屯南街修了11年车,以前住在“隐蔽的树”旁边的简易楼里,现在,那里变成了一片平地。魏说,“隐蔽的树”是一个叫李季的老板和一个比利时人合开的,生意非常火。当时,比利时的首相曾经去过。“隐蔽的树”还没有拆,但从早到晚都关着门。院内的两棵树,高高地长过围墙,枝干伸出了墙外。树,就是这个酒吧的名字。

“芥茉坊”“隐蔽的树”对面,路边的电线杆高处悬挂着“芥茉坊”的招牌。但酒吧已成瓦砾堆。“芥茉坊”开张于1997年,女老板冰冰是入了瑞士籍的“海归派”,原籍重庆,在中戏修过戏剧,剃过光头。冰冰曾是三里屯的常客。后来,成了这里的酒吧老板。2004年4月,“芥茉坊”成为最早被拆除的酒吧。

更多的酒吧往南,或往北,曾经还有许多大大小小的酒吧。它们是:青纯女孩,河吧,彩虹岁月,HappyHouse,蜥蜴,花香满径,古典,火狐狸……不久的将来,在这片废墟上面,将立起新的建筑群———它的名字叫“巴黎城”。

酒吧老板眼中的三里屯南街讲述者:赵国刚(三里屯南街“火狐狸”酒吧老板,家住三里屯附近)北京市的第一家酒吧,名叫“捷捷”,在工体北门附近。上个世纪80年代初开的,当时刚刚改革开放不久。老板是从国外回来的。在国外,老板曾经喜欢一个女孩,叫JENY,回国开酒吧取名“捷捷”。“捷捷”大概只有25平方米,屋顶和椅子是一色黑。酒吧里卖的洋酒12元一杯,到酒吧的全是外国参赞和驻华大使,中国人很少有进去的。那时候,酒吧里放音乐用的是手提录音机,放的全是外国歌曲。装修也很简单,用三合板挡着,隔成一个个包间。崔健成名前和他的乐队曾经在“捷捷”唱过歌。那时候,酒吧里没有麦克风,崔健清唱,乐队伴奏。三里屯最早的一个酒吧出现在三里屯南街,名叫“阿Q”酒吧,大概开张于1983年到1985年之间。第二家酒吧叫“高尔顿”。1995年前,酒吧街的店铺主要经营面对老外的工艺品、礼品、鲜花、服装和瓷器,还有汽车配件,整条街相对比较安静。直到1995年4月,酒吧北街出现了名为“云胜酒屋”的酒吧,最初也不过摆放几张桌子,搞一个吧台,供人们闲暇时喝咖啡呷酒品尝西式糕点。但是,三里屯酒吧业开始兴起。酒吧能在三里屯兴起,起源于周围有许多的大使馆,外国人多,有市场。先在三里屯南街兴起,是因为那时候三里屯北街没有房子。从1995年北街第一家酒吧出现,到1998年,三里屯酒吧街的店铺经营逐渐进入高峰。那时候,经常有新的酒吧进入,也有酒吧退出。除了外国人,还有好多中国人也开始进入酒吧消费。酒吧最火的时候,是1998年到2000年。从2000年起,听说酒吧南街要拆迁,一些店铺开始撤出或者转让。2004年6月,拆迁公告正式贴到了南街,从此,酒吧开始先后离开南街。作者:本报记者田乾峰

中新网广州三月二十九日电(记者郭军)今天上午,中国国民党副主席江丙坤率领的国民党大陆参访团一行三十四人,在广东一百多位台商代表的陪同下,前往广州黄花岗七十二十烈士墓拜谒。

上午九时三十分左右,拜谒活动还未正式开始,烈士陵园内就已人山人海,挤满了闻讯赶来欢迎江丙坤一行的市民。大家都期待着这个具有历史意义时刻的到来。

九点四十五分左右,参访团一行所乘大巴抵达烈士陵园。参访团成员一下车,立刻成为几十家传媒记者争先追逐的对象。“欢迎回来!”……在前往烈士墓碑前长约二百米的墓道上周围等待的市民的欢呼声、热烈的鼓掌声,不绝于耳。

随行成员显然没有预料到这一激动人心的场面。“真的很谢谢你们!”台北市“议员”林奕华兴奋地说道。

上午十点,拜谒仪式正式开始。江丙坤代表国民党主席连战及全体国民党党员向烈士敬献花圈。参访团所有成员均向烈士三鞠躬致敬。随后宣读的祭文中写道:“壮哉先烈,死以报国,身毁名荣,英风义烈,永为世率。”

祭奠完毕,江丙坤与随行成员登上七十二烈士纪功坊,轻轻抚摩着碑坊、细细阅读着七十二烈士的英勇事迹。期间,江丙坤两度回首,向坊下瞻望的民众挥手致意,大家则报以热烈的掌声和问候声。

江丙坤随后向媒体和民众表示:“这次中国国民党正式组团来向烈士致祭,这是代表团的荣幸,也是很感伤的一刻。因为孙中山先生为推翻满清政府,经历过多次起义失败。一九一一年农历三月二十九日的广州起义,有八十六位革命党人牺牲生命。后来收殓到七十二位烈士遗骸,合葬于此。”

他表示,为了推翻满清政府,大家众志成城,当时参加起义者来自全国各界,台湾虽然处在日据时代,但仍有许多人参加起义。

江丙坤说,今天一来是向先烈们表示尊敬之意,同时也是表达一种饮水思源之情。

据悉,拜谒活动结束后,广东省台商宴请了江丙坤先生一行。下午,参访团将离开广州,飞往南京拜谒中山陵。

为了家庭隐忍多年屈辱事。昨天,当再次见到妻子和情人约会,南京一名丈夫冲到与妻子约会男子的商店,把这名店主打得嘴角流血。

昨天下午3点半,两名40来岁的中年人一起走进了夫子庙派出所,其中一人嘴角上都是血,乱糟糟的头发上沾满了灰尘。“警官,你看他把我打成什么样子了?”被打男子自称姓张,在夫子庙开服装店。张某称,昨天下午3点,他在长乐路“意外”遇到了对方(李某)的爱人,就一起走路。没过一会儿,李某就跑到他的商店里打他,李某还对他说:“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对此,他很害怕,希望民警救救他。

李某听了则更气愤。原来,李某的妻子曾在张某的服装店上班。没几个月,他就发现妻子和张某关系暧昧。妻子也承认做了张的情人。为了家庭,李某暂时忍下这口气。在他的请求下,妻子答应和张某断绝一切联系,还换了工作,夫妻感情才恢复如初。

昨天,李某带儿子回家,结果在长乐路路口发现妻子又和张某在一起。他把儿子送回家后,便跑到张的商店找他算账。

弄清楚情况后,民警先对李某打人的行为进行了批评。随后,民警又严肃教育了张某搞婚外恋的坏行为。经过调解,张某答应今后彻底和李的爱人断绝联系,李某则答应不再对张某进行人身伤害。高文玉

中新江苏网3月29日电(记者陈旻丁梅)国民党副主席江丙坤一行乘坐的CZ3507航班今天下午十六点二十三分抵达南京禄口国际机场,受到江苏有关方面及在苏台商的热烈欢迎。这是该参访团赴大陆“缅怀之旅、经贸之旅”的第二站。

江苏省台办主任陈尧、中共南京市委副书记杨植、南京市台办主任赵再飞等江苏省及南京市官员,以及江苏省各地的台商协会会长及台商六十多人在机场迎接。

守侯在机场的台商打出了横幅“欢迎国民党大陆访问团江丙坤一行光临”。南京市台商协会会长陈武雄对记者说:“江丙坤先生他是位经济专家,是我的好朋友,所以我要到机场来迎接他。”

国民党新闻发言人张荣恭在机场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我们明天早上敬谒中山陵。我们是怀着尊重历史的心情来南京,希望这次的旅行能得到两岸人民的肯定,进而推动两岸的交流与和谐相处。”

根据安排,今天晚十八点三十分,中共江苏省委书记李源潮将在南京金陵饭店钟山厅会见并宴请江丙坤一行。三月三十日上午,江丙坤一行将前往南京中山陵谒陵和参观“总统府”,并前往由台商投资建设的江宁银杏湖度假村,与台商座谈欢叙。

本报讯昨晚10时15分许,明光路1号门附近的一条黑咕隆咚的巷道内,一名小偷在众人的围追堵截下见逃跑无望,遂装死。

新华网专稿:日本政府3月26日确定制定的“日中共同计划”被日本媒体称之为旨在改善中日关系的举措。据悉,该计划的具体内容包括东海天然气田开发等问题。不料,“日中共同计划”刚出台,日本经济产业省第二天就作出决定:将在月内为日本企业办理东海勘探、开发石油和天然气的矿业权。联想到最近一段时间,日本频频采取矛盾直指中国的种种举措,不能不使人们对日本制定“日中共同计划”的真实意图提出质疑……

日本经济产业省27日决定:为了给予日本石油开发公司在东海勘探、开发石油和天然气的矿业权,将在本月内开始办理具体的手续。

围绕着东海的专属经济水域,日本主张把中间线作为同中国的分界线。其目的在于牵制在该海域附近进行开发的中国动向。由于经济产业省决定开始办理矿业权手续,因此,两国间在外交上的讨价还价今后将越来越频繁。

观察家们认为,在日中关系因参拜靖国神社等问题而越来越冷淡的情况下,日本一旦决定勘探,那么就有可能招致中国出动海军予以干预的糟糕局面,因而,日方的警备和确保安全等问题非常多。

20世纪70年代日本的多家石油企业曾提出过矿业权申请,但由于中日之间对分界线存在争议,因此日本政府把办理矿业权手续问题搁置了30年。

日本媒体称,由于中国方面的开发活动越来越频繁,因此,自民党海洋权益特别委员会3月25日作为对抗措施而拟定了要求政府勘探的紧急建议。

据《日本经济新闻》近日报道,日本和印度政府,基本上已经就联合开发孟加拉湾安达曼群岛附近的天然气资源达成了一致。本月22日,前往印度访问的日本自民党代理干事长安倍晋三,在与印度总理辛格等国家领导人举行会谈时,便基本确定了双方联合开发天然气资源的意向。待4月底小泉首相访问印度时,双方政府将进行最后的谈判。

目前,日印双方已经确认安达曼群岛附近存在天然气资源。日本政府下一步将选择民间业者对此进行勘探和开发。开发出来的天然气,计划通过运输管道输往印度,并出口日本。成功的话,便能为日本提供稳定的天然气供给源。

政治分析家们认为,日本希望借此强化与印度的关系。美国国务卿赖斯将印度作为访问亚洲的第一站,可见其重视程度。与赖斯访印相呼应的是,日本的党政要人也相继出访印度。强化与印度的关系虽然重要,但实际上,日本视线的焦点是中国。

中国通过与缅甸强化关系,进一步窥视印度洋。安倍晋三等自民党议员,希望通过与印度加强合作,遏制中国的崛起。他们推动了此次联合开发的谈判。另外,日印双方都谋求进入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也在一定程度上促成了这次合作。

日本防卫厅的智囊机构——防卫研究所对日本目前所处的安全保障环境进行了分析,并于28日发表了2005年版的《东亚安全战略概观》。概观指出,中国的军事现代化,使台海的军事平衡“愈加不透明”。

概观强调,中国人民解放军正在加速装备、组织、训练等方面的现代化进程,频繁地进行假设对台湾行使武力和阻止美军介入的攻击性训练。概观还介绍了专家的预测——2006年到2008年以后中国的海军和空军实力将超过台湾,表明了中国军事现代化会造成台海局势动荡的看法。

路透社27日报道,日本将在遥远的南部岛屿冲鸟岛上安装雷达以对该地区的船只活动和海浪运动进行监视。此举可能会引发中国的抗议。

日本声称距离东京1700多公里的冲鸟岛是其最南端的岛屿。中国则对此表示拒绝,称那只是一个礁石,不是一个岛屿。《读卖新闻》说,将于6月安装的雷达能够细致地监视距该岛20公里范围内的船只活动和海浪运动情况。日本外务省官员拒绝对此作出评论。(阿彭、徐睿珩)

日本《读卖新闻》:日本“朝拜”印度2005年03月28日今年1月,经济产业大臣中川、财务大臣谷垣、经济财政大臣竹中相继访问印度。本月19日,自民党代理干事长安倍晋三将出访印度。小泉首相也计划于4月底借“五一”长假前往印度访问。几乎可以称得上是“朝拜印度”,日本的政治家之所以如此热衷于强化与印度的关系,是因为印度正作为与中国齐头并进的亚洲大国,在不断扩大自己的影响力...[全文]

日本和印度将联手开采孟加拉湾的天然气2005年03月27日日本和印度近日就联合在位于孟加拉湾的安达曼群岛开采天然气基本达成一致。据《日本经济新闻》报道,印度总理辛格上周二在会见日本自民党干事长安倍晋三时就上述问题达成一致。日本首相小泉纯一郎计划将于4月底访问印度,届时双方将就具体细节进行讨论...[全文]

日本拒绝与中国联合开发东海能源态度日趋强硬2004年06月29日日本断然拒绝中国联合开采东海油气的建议,越南则在南沙借助官方力量紧锣密鼓进行海岛经济开发。这些对中国“搁置争议、共同开发”的原则构成挑战,如何采取切实措施保护海洋资源和权益应尽速提上议事日程...[全文]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