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廉王子为躲避媒体欲秘密举行婚礼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1 18:59:34

经审讯,吴某等8人对其利用网络制黄、贩黄的违法事实供认不讳。她们大部分是中专学历,此前有的无业,有的曾做过服务员。目前,吴某等8人因传播淫秽录像分别被处以治安拘留7日并罚款人民币3000元,对其组织者正在进一步追捕中。

据了解,想进行色情聊天的客人,只有在买卡以后输入密码才能进入该网站,凭卡消费,根据时间的长短,从卡上扣除金钱。

吴某等人交代,他们从未见过老板,每个月的工资都是直接打入她们的银行账户。大家的工资根据网聊时间的长短而有所不同,如果陪聊的时间越长,奖励就越高,得到的提成就更多。

为了让客户能长时间逗留在网络上,她们不惜以“脱”来拖延时间。从警方现场查获的工资表上显示,前后有许多人在该色情网站工作又离开了,工资表上记录的月最高工资是5000元,最低的只有几百元,大部分人每个月的工资是一两千元。警方分析,离开的人肯定是因为知道这是违法行为所以离开了,而那些得到高工资的人肯定“脱”了,才能赚这么多钱。

据了解,每间房都有一张床,色情陪聊女子都是24小时工作,只是在累了的时候可以在床上躺一下。她们对自己的工资都能一目了然,在计算机上有个结算软件,每个女子都能看到自己的工资和业绩。

警方提示,参与陪聊的女子以为并没有犯法,但这种行为已经触犯了法律。

福建省三明市公安机关最近侦破一起利用“E话通”视频聊天组织淫秽色情活动的案件。

“E话通”是目前国内较流行的一种即时通讯工具,网民安装客户端软件、摄像头后即可进行实时在线的影像和文字交流,并可申请建立或加入聊天室(房间)进行10人同时在线视频交流。

今年9月底,三明市公安机关网安部门经缜密侦查,发现有人利用“E话通”视频聊天工具从事裸聊、手淫等淫秽色情活动,遂展开专案侦查。

经查,今年5月,郭兰海上网申请了用户名为“一起飞”的“E话通”账号,在聊天室与网友进行视频聊天。8月以来,他先后加入了“少妇聊天室”、“夫妻”等聊天室,与其他用户相互进行淫秽表演,其中多次作为“夫妻”聊天室的主持人、管理员组织淫秽色情表演活动。

2005年2月27日,呼伦贝尔市公安局海拉尔分局刑警大队接到报案,一位网名为“火焰”的女教师,检举一网名为“白开水”的青年男子以公布其偷录的女教师聊镜头相要挟,严重干扰了她的正常生活。

警方提供的案件资料显示,“白开水”通过甜言蜜语骗取“火焰”信任,然后用脱衣服视频的方式勾引,诱使“火焰”在家中裸体。“白开水”偷偷将此过程录下,并刻成光盘。

之后,“白开水”将此资料通过视频让“火焰”观看,并以公布录像资料相威胁,强迫“火焰”与其发生两次性关系。

警方将犯罪嫌疑人王某抓获后,侦破结果表明,这位只有22岁的青年人曾用同样的手段,多次与其他女人发生过不正当的性关系。(作者:纪燕玲黄培岳张秀辉)

一直到现在,那篇文章还在袁岳抽屉里放着。题目叫:《好男人应该用安全套》。

有报告显示:中国人感染艾滋病的途径,由早期的吸毒和卖血,转换为性渠道,而且性传染是增长最快的因素。而另一个调查则显示:将近90%的人都认为,安全套是避孕用的,跟性安全没有关系。

“一方面,性成为传染艾滋病的重要渠道,而另一方面,人们性活跃度很大,却没有意识到危险性。我觉得关注这个问题很有必要。”这便是袁岳写文章的初衷。

袁岳:有的,因为性话题毕竟有一定的敏感性。调查之前,都会有沟通,我们会告诉他:这是一项公共研究,目的是让更多的人来理解自己行为的危险性。但是就这样也不能完全排除这种敏感性,调查过程中,有人就很生气:你问我这个干吗?

其实“性”这个话题现在已经谈得很多的了,尤其是在互联网上。但是大部分人感兴趣的是性的乐趣,性的浪漫,安全是热闹背后的东西,一般不容易被谈到。

袁岳:应该说安全系数非常低。过去,因为性活跃度比较低,安全问题不是特别的突出,就像路上如果车很少的话,安全问题不很紧迫,但是现在人们的性活跃度提高,问题就很迫切了。我手头的资料显示:有20%的男人报告自己有过多性经历,在这20%中间,只有16%的人承认在每一次性生活时都使用安全套,大部分至少是有若干次是不用的。

袁岳:我觉得这方面的工作不应是政府来做,性安全应该是一个公共化问题,应该动用公共资源来做这个事情。就像我们公司今天做这个指数,我并没有把它看作一个内部信息,而是无偿地公布出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动用了某种公共资源。用大家的力量做大家的事情,它是一个公共产品。

袁岳:我一个美国朋友有个女儿,18岁,上了高中,在学校里找男朋友了。那个美国妈妈首先想到的是告诉女儿:要用安全套;假设一对中国夫妇也有同样一个女儿,中国妈妈可能就是这样的态度:什么安全套,我告诉你,不要和人家乱搞!(笑)

在一些发达国家,性开放度是很高,但是对性安全的重视也很高;中国人更多的是一种道德的选择,而不是一种安全选择。这种非公共化的结果,就是每个人都用自己的标准来决定自己做什么。

据英国《每日电讯报》5日报道,4日,一起发生在法国的火车抢劫和强奸案被揭露。1日凌晨,数百名火车乘客遭到一群近40人组成的年轻犯罪团伙的抢劫,数名女乘客还遭到强奸。

据报道,去年12月31日,数百名乘客搭乘火车从法国马赛市出发,前往尼斯市。而这列火车上,还坐着约100名因新年醉酒闹事将被警方送至尼斯市警察局的暴徒。1月1日凌晨,约40名年轻罪犯在亢奋情况下对所有乘客实施了集体抢劫和袭击行动,列车上的工作人员和警察根本无力阻止他们的行为,火车内情况越发混乱。

在实施抢劫行动时,为了显示自己的威风,这群罪犯还大肆砸破火车车窗,用小刀划破火车车座。另外,在大庭广众之下,数名女性乘客遭到了这群歹徒强奸。

4日,在这一大型火车抢劫袭击案件被曝光后,法国的反对党成员纷纷对法国政府提出不满和抗议,谴责该政府掩盖事实,企图隐瞒这一大型暴力行动。他们还称,当局领导人竟在新年欢庆典礼上宣称,该国度过了一个没有暴力和暴动事件的新年。(张子明编译)

本报讯昨日3时20分,“宝鸡—连云港东”的2262次列车驶出郑州站后,车尾拖挂的行李车厢突燃大火,浓烟夹杂着火苗随风向前面的旅客车厢蔓延。列车随后紧急刹车,工作人员将失火车厢与车整体脱钩,失火车厢滑行后最终停靠于紫荆山路铁路立交桥上。而未着火部分则停在了立交桥以东、50米远外的陇海线上。

数十名消防官兵历时两个多小时才将火势控制,但行李车厢已被严重焚毁。事故造成一名指挥乘客逃生的乘警昏迷倒地,幸被众乘客救出。事发后,在该车厢内的数名行李员逃生后,已被铁路警方带走调查。

昨日3时32分,事发的这节行李车厢,停在郑州市紫荆山路陇海铁路立交桥上,该车厢整体已成了一个通红的巨大火炉,车内大火在偏西风劲吹下,燃得正急。火苗夹杂着浓烟蹿出玻璃已破碎的车窗,飘出很远。原本绿色的车厢外壳多处扭曲变形,变成了黑炭色。

现场一位铁路员工透露说,这节车厢托运的大都是该车乘客的行李,事发后,在该车厢内的数名行李员逃生后,已被铁路警方带走调查。

较早发现火情的17号车厢112号座的西安旅客徐光远说,车刚出郑州站,自己就闻到了一股煳味,当时车开得很快,怪味越来越大,朝后一看,发现白烟已钻到17号车厢,而且还有火光,他马上向该车厢的乘务人员作了报告。随着,钻进17号车厢的呛人浓烟越来越多,车内乘客开始惊慌起来。

数分钟后,一名中年男乘警疾步从前段车厢赶来,并打开了17号车厢和行李车厢之间的车门,准备进入检查。可车门刚被打开,行李车厢内积聚的浓烟很快就冲进了17号车厢以及更前部的16号、15号车厢。乘警被烟雾和热气吞没,摔倒在地。坐在几节车厢内的数百名乘客顿时乱作一团,纷纷起身朝车门方向奔逃,有的乘客则试图打开车窗。

“大家不要慌,不要慌……”就在大家忙乱之际,这名已歪倒在车厢地板上的乘警扶着车厢壁稍稍站起,竭力朝全车乘客喊话。见这名乘警倒地,乘客徐光远等几名年轻人准备抬起他一块下车时,却被这名乘警拒绝,“他当时说‘你们快出去!不要管我……’他那么负责,我们怎么能丢下他呢?”随后,几人强行将乘警抬出了车厢。

徐光远说,就在车上不少乘客扒窗欲跳时,列车突然急刹车,滑行一段距离后停了下来,着火车厢与17号车厢很快脱离。但因车厢内烟雾太浓,几节车厢内的乘客跳窗的、从车门出的,都逃到了铁路边的空地上。在寒风中呆了足有半个小时,车内烟雾逐渐散去后,乘客才陆续返回车内。

为扑救车内大火,市消防支队管城大队的20多名消防员手持水枪,分别站在车厢四周一直奋力透过仅有的几个车窗朝车内喷水,但近半个小时过去了,火势未有减小迹象。

4时15分,一名消防员取来撬杠,和三四名同事一块儿合力撬开了车厢北侧的一个侧门,并钻入满是浓烟的车内。而随着侧门的打开,一股巨大的白烟也立时“喷涌”而出。

随后,车厢的多个车门被打开,四五名消防员提着水枪很快就冲了进去。至4时45分,虽然仍有不少浓烟冒出,但车上明火已基本被扑灭。经消防队员搜索检查,确认车内并无人员伤亡。5时许,消防车开始撤离。

昨日下午,记者通过电话与该列车乘客徐光远联系获悉,该列车凌晨在陇海铁路本市市区段停留近1个小时后,正常行驶,目前已晚点抵达终点站江苏省连云港市。

郑州铁路公安段有关负责人昨受访时表示,该2262次列车隶属西安铁路局。火灾发生后,事发原因目前尚不清楚,两地铁路公安、安全生产等有关部门已介入调查处理。《郑州晚报》《东方今报》供稿

在这个世界上,有千万朵一模一样的玫瑰花,只有一朵驯服了小王子。他为她浇水、罩玻璃罩、立屏风、杀毛毛虫。他留意她的无端抱怨、可笑的吹嘘和沉默。

这就是驯服,爱情的必要步骤。像《小王子》中的狐狸所说:这是一种常常被忽视的行为。现在已经很少人重视驯服了。在这个欲望消费不断刺激心智的时代,过于焦虑和忙碌的男男女女,似乎忽视了这样缓慢的行为,快速地占有,短暂地消费,没有人愿意花很多时间去“建立”某种关系。

时尚杂志出现的调查问卷:你会和陌生人上床吗?你会拥有多个性伴侣吗?——似乎是在征询答案,实际上却是用言说消除人们的禁忌,COMEON!你可以和陌生人上床,你可以拥有多个伴侣。杂志、印刷代表社会默认了这种短暂的激情:你们是自由的,只要遵从于你们的内心——实际上,你遵从的是迅速膨胀的、短暂的、消费性的欲望。

于是,童话的魔力渐渐在现代社会中消失了,灰姑娘、白雪公主、小王子还有小人鱼,去死吧!爱情变成了一次技术的活儿:接吻、抚摸、牵手、怄气、到超市去购物,一次郊游,一次相互的揣测和试探,一次做爱。当我们试图讨论爱情的时候我们已经变得迟疑和有些不好意思了。在讲究成本和回报的时代,它更多的是遵从心照不宣的默认规则。游刃有余,张弛有度。

说服小蓝接受采访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作为一个衣着整洁的白领她已经习惯了矜持和沉默。她认为自己的生活至少已经很平静,青春期的冲动和不安已经稍微远离了她。她的记忆似乎有些迟缓——那是很久没有拿出来的衣物,在阳光中抖出飞旋的灰尘。她想起了许多名著里的句子,每一个都和爱、大悲悯相关,而“社会只是越来越冷酷而已,没有其他的奥妙”。

我上大学的时候和一个男孩子谈恋爱,那时候很纯,总觉得那种事是要到婚后才能做的,结果一年后他和他的一个同班女生同居了。当时这个事情给我的刺激挺大的。我记得在学校的小树林里我主动要把身体交给他,但是他最后还是帮我整理好衣服,送我回宿舍了。那年我20岁。

后来偶然认识一个25岁的男人,人挺善良的,无业游民。我并不爱他,而且他也很丑,可是我突然想,伤害自己,也许就是伤害离开我的男友,我就这样稀里糊涂地和他发生了关系。当时觉得自己一下子变得异样、古怪,不配被人爱了。

结果也是偶然的机会,我爱上了那个人的朋友——安石,一个不爱说话的人。我很喜欢他,因为我觉得他善良、正直,是一个充满理想主义的人——这也许是我想象的,可是那时候太喜欢他了,又因为自己和不爱的人发生关系而感到羞愧,我觉得这辈子也不可能这么爱一个人。后来他喝醉酒了,我们就发生了关系,他问我是不是处女,我说不是。就一次,此后他就有了女朋友。我没有怪过他,因为我认为这是我的问题,我没有把事情讲清楚,我和他发生关系是因为我很爱他。我没有再和他说话,虽然一直想念着他。

怀着对自己强烈的憎恨,我又认识一个男人,他也不怎么工作。有一次回宿舍晚了,睡在他的屋里,还有另外一个人,我就没有戒心。结果他让那个人出去,强行和我发生了关系。很快我发现自己怀孕了。但是那个人就消失了,故意不见我。

24岁那年,终于有一个人爱上了我,他对我很好,我还是那样,觉得他单纯、善良。我想我们会结婚的。可是安石的影子还在,让我觉得自己是不忠的。我不知道为什么,瞒着我的男友和好几个人发生了关系,痛苦也许增加了快感。我们很快陷入了冷战,他伤心地离开了。我想我可能是故意的,我背叛的不是我的男友,相反,我对他保持着温情。我觉得我在背叛自己最初的爱情,我被它折磨,不惜践踏它以达到说服自己放弃的目的。

7年来,我和20多个男人发生过关系,大多数是非常短暂的。其实我并不是一个十分热衷于和男人发生关系的人,也并不赞成一个人同时有多个性伴。虽然青春期的冲动很强烈,但是比起欲望,我还是更看重爱情。我只是希望自己被爱。每一次,我都会尽可能地温柔,坦诚,希望他们能够同样地回报着温情,甚至可以继续发生感情——可是大多数的男人,都不重视这些愿望。

他们把我看成是那种开放的女孩子。当他们知道我是怎么想的时候,他们就自动退出了。对于这样的男人,我会敬而远之。因为他们不尊重感情本身。真正的冷漠在于,事后没有人可以重现或者回忆起这些温情。

我承认我不会保护自己,很容易被男人的甜言蜜语打动。我分不清楚真心和假意,也许大多数人,都是此一时、彼一时的,尤其是雄性,容易有多情的倾向。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大声为自己辩解,我总是在说服自己:我是干净的,我只是为自己的爱付出代价。

我还是相信爱的,但我想这只不过是安慰自己,我不相信自己能够拥有它。有时我觉得,我这么在意它,为什么反而得不到呢?我想这就是佛教上说的“贪、嗔、痴”了。我的将来不会和过去一样,至少不会那么痛苦了。

林森看上去非常阳光,圆圆的脑袋,眼睛里看不到阴霾。他慷慨地与本刊分享了许多他的性经历。他的性欲似乎和他的智力一样充沛,他热衷于在自己电脑上收集各种A片,并且在BBS上热心地回答无知少年提出来的各种性问题、性困惑。他振振有辞地说:每个人都想知道有关性的问题,这不是我说的,是美国著名导演伍迪·艾伦说的。同时他认为“多性”才是自然选择的结果。

林森:16个。不少性伴都是从网上认识的,大部分是学生。第一次是我二十出头时,去校外的宾馆开的房间。

林森:如果没有女朋友的话就会。我最多和2—3个女性同时保持关系。现在因为临近毕业,压力大,加上要陪女朋友,精力不如从前。

林森:我只有两个性伴是年长的,她们的开放程度和技术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她们会比较热情和主动,让我感到自己有价值。不像年轻女孩子,有时候羞羞答答的。

林森:我对这个事情天生比较狂热。我4岁时就开始手淫,而且体会到高潮。

林森:在选性伴上不是全开放的。我要考虑对方是不是顺眼,是不是安全,这个人是不是很放荡,是不是一个人品比较好的人等等。我不会花钱去买。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